正文 073 怒发冲冠!!

    那地上,原本趴着不动的陆游此刻也是震惊的朝二夫人看去,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会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她明明知道,说出了这些话她根本没有活命的机会!不!不对劲!她的眼神不对劲!她是怎么了?纳兰明月给她做了什么?到底她做了什么竟能让她亲口说出当年的事情?

    看着她在那里喃喃的低语着,纳兰明月问什么她就说什么,包括后来还派人去追杀她的事情也说了出来,听得他一阵透心凉,太诡异了!真的太诡异了……

    那一旁,纳兰啸天听着那些从二夫人口中说出来的话,心中又是愤怒又是震惊,他知道他的那些个女人暗门地里争个你死我活,但,却从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把手伸得那么长!做了那么多连他也不知道的事情,甚至,甚至还一直在派人暗杀明月,这一切,听得他怒火冲冠,只感觉雄雄的怒火在心中燃烧着,恨不得把她给撕了!

    “咔嚓咔嚓……”

    拳头因愤怒而紧紧的拧在一起,关节处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听得纳兰星辰心惊不已,浓浓的不安在心中漫开,看着那像被施了法一般的母亲,说出了一件件她所做过的事情,这一刻,他才知道,就算他昨夜就去请几位长老纳兰家族中的各位被重用这的人,此时,也已经无力回天了!

    唐心唇角微勾,很是满意她的回答,只是,心中仍有一个疑问,那便是,堂堂暗卫之首,就算真的跟这个女人有不说清的暧昧关系,可那陆游又为何会帮着她取她性命?甚至还是那样的不惜一切代价?那陆游能当上暗卫之首,本就不是一般的男子,既然如此,又怎么会轻易的被这个女人摆布教唆?

    心下不由的深思着,她看着面前被她催眠着的二夫人,又再度的问着:“陆游为何会这么听你的话?原因是什么?”

    听到这话,纳兰啸天想到的则是二夫人以美色相诱,才会让陆游做出这些背叛他的事情来。

    而秦天南则眸光微闪,眼中划过一抺深思,他看向了那地上的陆游,似乎也在思量着什么。

    趴在地上的陆游心惊的看着唐心,因为恐惧身体而不自由主的颤抖着,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嘴唇微动,嘴里已经喃喃的在说着:“不、不要……不要说……”

    “因为他也想让星辰当上纳兰家族的少主,因为星辰是他的……”

    “不!住口!你给我住口!”

    嘶吼般的声音带着惊恐与慌乱的从陆游的口中传出,那声音沙哑而透着惊慌,他的心在颤抖着,他的身体也在颤抖着,听着她竟然说出了那些话,他只感觉整个天都塌了下来,在此之前,哪怕,哪怕他被废去一身修为,被挑断了手脚脉变成了一个废人,他都没感觉到恐惧,但这一刻,他真的恐惧了,真的慌乱了……

    “怎么回事?我这是怎么了?”

    因为被那一声嘶吼给吼醒了过来,唐心的催眠也对她没用了,只是,此时她一脸迷茫的看着那厅中的几人,咆哮着,一脸慌乱的陆游,他的身体在颤抖着,他的眼睛在恐惧着,却在看到她看向他时,以着一种可怕的目光在盯着她,像是她做了什么该死的事情一般,那神色,她毫不怀疑,如果此时他能动,他一定会过来撕了她!

    到底,到底怎么了?她只感觉到有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跟她说话,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有没说话,但,看着厅中的几人,为何他们的神色是那样的可怕?她的儿子,一脸的惨白与不可置信,一双悲痛的眼睛此时正盯着她,泪水从他的眼中滑落,他似乎说不出话来,但,那双眼睛却像是在质问她:为什么?

    纳兰啸天则死死的盯着她,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骇人戾气,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愤怒与耻辱,那是一种几乎毁天灭地的愤恨,像是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像是她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般,这一刻,她的心不由的浮现着恐惧,她,到底都做了什么?为什么她一点也不知道?

    一旁,秦天南的眼中划过一丝恍然,原来如此,那么,一切就都说得通了。为何堂堂纳兰家族的暗卫之首会轻易的被这个女人盅惑?为何三番两次的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去做那些背叛家主的事情?为何想要置纳兰明月于死地,扶纳兰星辰上位?这一切,在今日终于一一解开了。

    听着这个女人说出了那些话,从她对出生不久的她起杀心起,到后来的一切一切,她虽然早已经知道,但此时还是很愤怒,在龙腾大陆的家,那个温馨的家就是毁在她的手里,她的爹娘受的那些苦,胖子哥哥所受的苦,还有小雨,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拜她所赐,就刚她刚才没有说完那句话,但,相信在场的人都知道,她那未说完的话到底是什么。

    纳兰星辰竟然不是纳兰啸天的儿子?呵呵,真是讽刺,这对于掌控着一个庞大家族的家主来说,这一天想必会毕生难忘吧!自己信任的暗卫之首与他的女人私通,给他戴了二十几年的绿帽,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儿子竟然还不是他的儿子,甚至,他还在一直安排着,有意让他来接手纳兰家族,让他成为纳兰家族的少主,这一切,如今看起来都是那样的可笑!

    “二夫人,真是谢谢你了,把我所知道的说了出来,就连我不知道的,你也说了出来。”唐心轻笑着,唇边的笑意是那样的美丽,然,看在二夫人的眼里,却是那样的诡异,只听她低低的笑着,看着呆愣迷茫的她,清眸中划过一抺诡异的光芒,道:“你知道你刚才说了什么吗?你说,纳兰星辰不是家主的儿子。”

    好吧!她就是见不得她好,这么多年的新仇旧恨到了这一刻,她就是想看她崩溃,由内到外的打击她,让她不过好。就因为她的自私,就因为她的狠毒,他们吃了多少的苦?一步步的走到现在,她就是想看她凄惨的下场!

    “贱人!”

    “砰!”

    突然间,一声充满戾气的暴喝声伴随着重击的声音传出,只见,纳兰啸天一脚狠狠的踹到了二夫人的身上,那二夫人整个人又是一声惨叫,整个人被踢向了另一边的门边,头部重重的撞在那门板上,顿时,鲜血直涌而出,那腥红温热的鲜血从她的头部流了下来,划过那肿得老高的面部,滴落地面上,那模样,触目惊心,让人不忍直睹!

    纳兰啸天愤恨的上前,一脚踩在她的胸口处,那充满戾气的声音夹带着浓浓的骇人杀气在厅中响起:“杀我嫡亲血脉,还给我戴绿帽,竟然还生下个贱种说是我纳兰啸天的儿子!你!罪该万死!”声音一落下,只见他脚下力道重重的一踩,一脚下去,只听骨头断裂的咔嚓声伴随着那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在这厅中响起,那样的骇人,那样的令人心惊……

    “咔嚓咔嚓……”

    “嘶!啊……”

    地上,二夫人双眼瞪得大大的,嘴角溢出着鲜血,身体抽搐着,她伸着手,目光看向了那无法动弹也无法开口的纳兰星辰,嘴唇动了动,似乎在说着:对不起。

    手,在半空中无力的垂落,她,眼睛睁着看着她的儿子,浑身已经没有了一丝的气息,就这样,死去……

    母亲!母亲!母亲……

    纳兰星辰在心中呐喊着,一声声的呐喊着,那心中的痛,心中的悲,心中的恨,心中的怨,在这一刻刀充斥着他的整个心头,他的母亲,竟然就这样凄惨的死在他的眼前……就这样活活的被他打死……活活的打死……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他竟然是陆游的儿子?为什么要让他知道这一切!为什么要揭开这一切!亲眼目睹着这样的一整个过程,他仿佛从天堂中坠入地狱,一下子,一下子他变成了一个私生子!一下子让他知道了这么多不知道的事情!这一份伤,这份痛,这份恨,这份怨,比杀了他更叫他难以承受……

    心中,此刻是无尽的悲伤,他的目光由震惊到悲痛,到此时的怔然,失去了往日的光彩,失去了往日的高傲,他看着那地上的母亲,那个事事以他为先的母亲,那个总希望他能出人头地的母亲,看着她死不瞑目的睁大着眼睛,看着她满脸满头的鲜血触目惊心,看着她静静的躺在那里,失去了生命,他的心,在痛着,在恨着!

    她也许做了很多的坏事,她也许杀害过很多的人,她是对不起纳兰啸天,但毫无疑问的,她是一个疼爱他的母亲,就算在别人眼中,她是一个恶毒的女人,是一个为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女人,但,在他的眼中,她却是他的母亲,一个事事以他为先,一个望子成龙的母亲,一个为他的前路除掉一切障碍的母亲,而她,如今却这样凄惨的死在他的面前,这一幕,这样的刻骨铭心,这样的让他恨意滔天!

    外面,脚步声匆匆而来,却到了门边时一个个猛然停下了脚步,因为看到了那个倒在血泊之中的二夫人,那些人一个个的惊了,脸上尽是震惊与愕然的神色。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们不过来晚了一步,怎么就弄出人命来了?而且这死去的还是二夫人?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少爷又怎么站在那里一动也不会动?

    四位长老和几位中年男子心中震惊连连,想要开口询问,可却看到那家主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戾气与骇人的威压,那样的可怕,那样的让人心惊,不由的,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可是目光一转,看到了一旁站着的大少爷时,大长老还是强压住心中的惧意,动了动嘴唇,问:“家主,这是怎么了?”

    纳兰啸天抬眸扫了他们一眼,那充斥着戾气的目光带着骇人的气息,竟是让那些人一个个的倒退了一步,只见他嘴唇动了了一下,一个冰冷的透骨的字蕴含着一股摄人的威压从他的口中而出:“滚!”

    四位长老和那后面的几人不由的心头一震,咽了咽口水,看了地上的二夫人一眼,又朝那纳兰星辰看了一眼,最后才朝纳兰明月看了一眼,只不过,那些人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时,却是带着怒意的,他们认为,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定跟她脱不了干系!

    唐心勾了勾唇角,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根本没将那几人放在眼中,他们看她不顺眼,她还看他们不入眼呢!

    四位长老和那后面的几名中年男子被家主这样一吼,他们也不敢多留,毕竟,多少年了?家主可是不曾发过这样的脾气了,只是,他们仍旧很想知道,到底在那厅中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二夫人就那样没了?

    另一边,在城外林中,八煞他们此时正盘膝而坐,几人围成了一个圈,在他们的周围设下了一层层的结界,自服下的唐心给的丹药后,他们便真的冲破了那最后一道关卡,此时正承受着一道道的天雷从天空中劈下,狠狠的击落在他们的身上,粹粹炼着他们的筋骨。

    “轰隆!轰隆……”

    结界之外所站着的是莫子漓他们,他们如今所在的地方,是鬼谷子设下的阵法当中,对于八煞他们的进阶地点,可说是一层层的关卡保护着,就算真的有修士而来,也不一定能伤得到他们,因为,阵法里面是他们八人一同凝聚而出的结界,八人的力量汇聚在一起,那股强大的气流根本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撼动的。

    “你们看他们进入这化神期得多久时间?”

    “应该不会超过三天的,他们有妹妹的丹药在,可以很好的减弱天雷的力道,不过,这九九八十一道的天雷,却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唐子浩看着那百里外的八人,他层层的结界将他们保护得很好,而因为气流的强大,他们也就站在百米外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对于守护进阶的人来说,百米的位置最好不过了,一来如果真的有什么事,也能迅速的做出反应,二来也不会被他们进阶的气流所伤。

    就在这时,一旁的鬼谷子微皱了下眉头,朝那身后的地方看了一眼,继而对他们道:“有人动了阵法,我去看看。”

    “我跟你一起去。”凌子寒说着,便一同而往。

    莫子漓和唐子浩他们则都站在原地等着,一时注意着周围的动静,一边是想着,唐心去了那么久怎么还没回来?莫不是出了什么事了?

    “何方修士在此进阶!”

    突然间,一道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传来,听到那声音,几人皆顺着那声音寻去,只是,这一抬头朝周围看去,竟是除了他们之外半个人影也没有,因为周围的空气中都是八煞他们八人进阶的强大威压,此时想要找出那一股威压从何而来,一瞬间却是无法发现。

    直到,一棵树木之上站着的那名男子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如果是从外面的阵法中闯进来,那得费上好些时间,而且,还不一定能进来,但从这天空中提气而来,却不是随便一名修士便可做到的,因为他们在八煞他们进阶的百米之外的天空中都设一上了结界,如果是一般的修士,根本进不了这结界,这也是为何八煞他们进阶都好半天了,那一道道的雷鸣声在响着,却没有人前来打扰的原因。

    “飞仙巅峰强者,难怪能轻易进来。”

    唐子浩看了一眼,低沉的声音在几人间传出,今天,红绫和轩辕筱筱以及梦珊都没来,因为相对来说,她们的实力还是弱了些,女子之中,也只有小雪跟着来了,别小看小雪,她现在已经是飞仙期六阶的修士了,实力还在莫子漓之上,而唐子浩,则是飞仙巅峰的强者,整体来说,他们的实力都是比较出色的,尤其还是变异灵根雷属性和电属性的拥有者,如果两人的实力相结合的话,那么,那战斗力与爆发力就更强了。

    莫子漓看了那树枝上的男子一眼,道:“问清楚再动手吧!如果他没做出什么不利于八煞他们的事情来,那么,我们也不要去树敌。”毕竟是飞仙巅峰期的强者,在这飞仙界里,多一个朋友还是比多一个敌人要好的。

    唐子浩微点了下头,目光看着那负手站在树枝上的那人一眼,沉声问:“阁下进了我们设下的结界,还请速速离去,免得被我们误伤。”低沉的声音蕴含着一股威压,虽然声音不是用喊出来的,但却是清晰的传入了对方的耳中。

    然,那名站在树枝上的中年男子却只是朝他们这边扫了一眼,便将视线放在那结界之中的八人身上,眼中有着一抺灼热。这八人,无论是身姿还是面貌都是极佳的,尤其是,在他们身上竟然有着那样一股协调的气息,八人一同进阶,承受着天雷的历炼,那弥漫在空气之中的那股浓郁而强大的威压,就是这八人散发出来的,这样的几人,一眼便能看出是受过非同一般的训练的,相信,一个个的爆发力都会是惊人的,如果,如果他拥有了这样的一支队伍,那么……

    虽然说相隔约有一百米,但,对于修炼的人而言,视力却是极佳的,此时,唐子浩他们都能看到那个站在树上的男子正以着灼热的目光看着八煞他们,那种眼神就像是发现了猎物一般,想要将他们据为己有!看到这,几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再不走,就休怪我们不客气了!”唐子浩的声音再度的传出,比先前多了一分的冷冽之意,只是,那个站在树上的中年男子却像是没有听见一般,又或者说,他根本没将唐子浩他们几人放在眼中。

    见状,唐子浩手中凝聚一股气息,双手一指,朝那站在树上的人射去,这一击,速度并不快,也没什么攻击的力道,因为他只是想要告诉他,再不走,他们便要动手请他离开了。

    那名中年男子轻易的一闪便躲了过去了,他却是认为,这几人是没有什么真本事,要不然,又岂会发出那样的攻击?

    因唐子浩他们几人的实力虽说已经到了飞仙期,但却一直压低了一个阶级,毕竟,树大招风,尤其是他们几人经常走在一起,如果年纪轻轻实力太过出众那也会引来麻烦,于是,他们的实力也都压低着一个级别,为的就是不要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只是到了这里,那名站在树枝上的男子支将他们当成了没用的修士。

    “小子,本尊不与你计较,可不代付会轻易放过你,识相的,乖乖站一边去,否则,本尊一经动手,那么指不定你就少了胳膊缺条腿了!”那名中年男子眯起了眼睛,眼底掠过一抺嗜血的杀气,一开口,便是狂妄至极的话。

    “那几人是你的人?本尊看着这几人潜力不错,倒是有了收了他们的意思,让他们跟着我,本尊也守在这里,不会让人妨碍到他们进阶,如何?”他以着一副施恩不忘报的口气在说着,却忘了,能设下那样一层层结界,又一个个都这样出色的人,岂会是一般人?

    夏雪眸光微闪,脸上却是带着淡淡的温柔笑意,依旧静静的站在唐子浩的身边,看着那名中年男子。以他们的实力,如果他们想出手,就算他是飞仙巅峰级别的强者,也断然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只是,对方似乎并不知,他们的本意只是守护好八煞他们进阶,并无非得动手的念头。

    唐子浩也露出了抺笑容,看着那名中年男子,道:“只怕,阁下还不够资格。”

    闻言,那中年男子脸色骤然一沉,如同暴风雨即将来临似的,阴沉得可怕,就连那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十分的骇人。其实,也算正常,他本就是久居上位的强者,何时有小辈敢这样对他说话了?

    “小子,你不会以为,你凭你们几人就是本尊的对手吧?哼!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本尊这样好言好语的跟你们说话,你们竟然还如此不知好歹,那么,本尊就给你们点厉害尝尝!”声音一落,站在树上的中年男子猛的提气而起,也不知从哪里拿出的一把长剑握于手中,泛着寒光的长剑一剑,便朝唐子浩袭来。

    “看招!咻!”

    “你们退一旁吧!”唐子浩看着那中年男子持剑而来,凛冽的剑气在空气中划过,带起一声凌厉的剑气之声。只见,原本站在他身边的几人便退到一旁,而唐子浩则手心往下一转,两手之间,像是有什么在涌动着似的,原本空气中就弥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而天空中也传来阵阵天雷的声音,此时,就在唐子浩调动了雷属性之后,在那名中年男子的头顶上,一记惊雷正蕴含着一股骇人的气流在空气中涌动着,随着唐子浩心念的一动,那一记天雷便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那中年男了劈了下去。

    “轰隆!”

    原本持剑向唐子浩袭去的中年男子感觉到那股来自于头顶上的威胁,心头猛然一惊,瞬间停下攻击抬头往上看去,这不看还好,这一看,那双眼因惊愕而瞪得大大的,那脸上也浮现了震惊与错愕的神色,心中掀起了一阵阵惊滔骇浪,让他在那一瞬间竟有一丝的迟钝,然,当那股威胁越发靠近时,几乎是出自于本能的,他猛的翻身一跃朝另一边扑去,可却也因时间的不够而狼狈的摔倒在地面上。

    “砰!”

    重重的一记天雷劈落在地面上,如果那中年男子没有闪开的话,那么,这一记天雷毫无疑问的是会劈落在他的身上的。只见,那地面因那一记天雷的劈打而出现了一个深深的窟窿,空气中,尘烟弥漫着,有那么一瞬间,不太能清楚看得见那中年男子所在的方面,但,随着那空气中的尘烟散去,那名扑倒在地面上的中年男子也随着出现在几人的眼前。

    “变、变异灵根雷属性!”

    那中年男子怔然的看着唐子浩,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变异灵根啊!还是雷属性的,就算是在这飞仙界中他也只听说过,却从没看见过,而今天,竟然意外的看到了?这个男子?是什么人?怎么会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他莫非是什么大家族的少主?又或者是什么隐世家族的人?要不然,要不然怎么会拥有那样厉害的变异灵根?

    刚才,刚才他几乎是没有怎么动便能引发一记天雷朝他劈来,他曾听说,天雷的劈落速度与凝聚的速度皆来自于修炼者的修为,莫非,这名男子的实力远远不止化神级别?

    想到这,他心中不禁一阵后怕,如果刚才没避开,他会怎样?

    ------题外话------

    貌似。小沐子不是明天出来就是后天了。妹纸们,你们的票票呢?是想我万更呢?还是七千?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