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2当年真相!

    黑沉着脸的纳兰啸天从主位上请站了起来,他负着手,走到那厅中间,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趴在地上的人,浑身浓浓的煞气结与骇人的杀气是那样的令人心惊,他没有说话,但那股威压与气势却比说话还要让人不安,他看着已成废人的他,幽深而蕴含着愤怒的目光像有着万般的情绪在里面似的,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却又松开。

    “陆游!你当真是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你枉为暗卫之首!”

    低沉而蕴含着煞气的声音在厅中响起,声音中,有着被背叛的愤怒,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个为他掌管暗卫的暗卫之首,竟然会背叛于他!身为暗卫之首,他是与他有着血契的,是必须的忠心不二,因为,他的命的就掌握在他的手中,这样的一个人,他又怎么可能会去怀疑他?然,他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真真的让他愤怒非常!

    到底是什么让他连命也不要的背叛他?让烟儿死,于他又有什么好处?

    听到了纳兰啸天的话,地上的陆游身体微不可察的一震,此时被废去一身修为的他,比普通的百姓还要不如,手脚都被打断,他,此时就是连站也站不起来,秦天南的手段,是那样的雷行风厉,他总算是亲自感受到了,只是,对于纳兰啸天,他心中是有着一份愧疚,但,他不后悔!

    见他闭上了眼睛,却不吭一声,纳兰啸天的脸色越发的黑沉,沉声喝道:“到底是谁?说!”蕴含着强者威压的一气一经袭出,此时已经成了废人的陆游一丝一毫也抵挡不了,只听他闷哼了一声,嘴角溢出了鲜血。

    一旁,秦天南看地上的陆游一眼,却是沉默着,敛着眼眸静立一旁。然,他却在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纳兰明月,她会怎么做?想必,她这回不会再放过他们了吧!只是,家主又将如何?他是护着呢?还是当真会处理二夫人和纳兰星辰?

    “这纳兰家族的暗卫,到底是听令于陆游的?还是听令于家主的?”喝着茶的唐心漫不经心的说了一句,像是随意提起,又像是在点醒什么一般。

    然,听了这话,纳兰啸天衣袖下的拳头却是越发的紧拧了起来,暗卫,说是说纳兰家族的暗卫,但,却一直归陆游训练出来,他如果早有异心,培养出的暗卫归他自己,那他这个家主根本就指使不动那些暗卫们,想到这,他眸光沉了沉,错信他人,后果真真是不堪设想!但,他纳兰啸天有的是办法让那些暗卫重新掌控在他的手中!

    “能让一个男人如此不要命,不是为权,就是为了女人,出了这两点,还会有什么?”唐心放下了茶杯,看了那地上的陆游一眼,唇角勾起了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意,她可没时间在这里等下去了,外面的天雷不断,她还得去看看八煞他们的进阶进得如何,又岂能在这里耗费太多的时间?既然纳兰啸天问不出什么来,那就由她来揭开吧!相信,事情很快便会一清二楚的。

    纳兰啸天看向唐心,眉头微拧着,神色莫名。

    “纳兰家主不是想知道他为何想我娘亲死吗?”她淡淡的笑着,声音一顿,道:“试想想,这府中有什么人是最不想我娘亲活着回来的?”

    秦天南依旧敛着眼眸,没开口,也没抬头,然而这时,却听见她的声音再度的传起。

    “就我们几人在这里,未免也太单调了,秦管家,你去把二夫人请来,让她来看看戏也好。”她漫不经心的说着,然,她的话,却是让地上的陆游闭着的眼睛微动了一下,那紧抿着的唇也抿得越发的紧。

    听到她先前的话,此时再听她这话,就是傻子也知道她的意思到底是什么,纳兰啸天此时的脸色已经不是能用难看来形容的了,那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却是久久没有放开,而是目光从纳兰明月脸上移开,落在了地上的陆游身上。

    任何一个男人也不会喜欢戴绿帽子,就算他再不喜欢那个女人,但只要她还是他的女人,他都不会容忍那样的事情发生,但,往往很多的事情却是在他不知的情况下发生了,这一刻,他真的有把陆游碎尸万段的冲动!

    春天南看了纳兰啸天一眼,见他没有开口,便问应了一声:“是。”说着,便往外走去。

    随着秦天南的离开,纳兰啸天的目光再度的落在纳兰明月的身上,眸光微闪,复杂而晦暗不明。她是如何知道这事的?明明她回纳兰家族的时间是这样的短,她甚至还没入纳兰家族的族谱,族谱,想到这,他的眸光又闪了一下,她是打定了主意不认纳兰家族的,也不认他是她的父亲,她怎么能把纳兰家族,把他这个亲生父亲看得这样无所谓?

    厅中,气氛变得诡异,谁也没有说话,各自沉默着,各自思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直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渐渐靠近,纳兰啸天的唐心两人朝外面看去,见,二夫人来了,而秦管家就跟在一旁。

    “老爷。”进了厅中,二夫人看也没看地上的人一眼,上前,微微的一欠身,朝纳兰啸天行了一礼后,又微微的朝唐心行了一礼,唤道:“大小姐。”

    见纳兰啸天黑沉着脸没有开口的打算,只是一双眼睛紧盯着那二夫人看着,她唇角微勾,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意:“二夫人不必多礼,请坐吧!”

    二夫人心一紧,这样的纳兰明月,让她心惊,这样的纳兰啸天,也让她心惊,这一刻,她竟是惊讶的发现,他们父女两人带给人的威压感竟是那样的相似。

    “二夫人,你可认识地上的男人?”唐心浅浅笑着,看着那依旧一派镇定的二夫人,还真有些佩服她到了这个地步了,竟然还能这般的镇定,确实不愧是在大家族的后院中打滚的人,攻于心计,非一般人能比也。

    她朝地上的陆游看了一眼,见他一身灵力被废,如此如同废人一般的趴在地上,眼底不由的掠过一抺暗光,敛下了眼眸,却是笑道:“大小姐说笑了,我怎么会认得他呢!”好狠!竟然把他变成废人,这是秦天南做的?整个纳兰家族中,除了纳兰啸天之外,也只有秦天南有那个本事可以把他打伤!

    “哦?是吗?二夫人不认识他吗?他可是纳兰家族的暗卫之首,陆游,就在刚才,他已经跟家主招了,说是你让他去杀我詹致威,打算置我娘亲于死地的。”

    “没有!”

    “他污蔑我!”

    两道惊慌的声音不约而同的传出,前面的一道,来自于趴在地上的陆游,另外的一道,自然是那二夫人的了,听到了陆游的话,再看纳兰啸天的秦天南以及 纳兰明月的神色,二夫人只腿脚一软,心头猛的下沉着,莫不是扶着身边的椅子,只怕,此时她已经跌坐于地上了。

    何谓此地无银三百两?说的不正是眼下这情况吗?唐心不过开了个头,两人便急于否认,这不是更证明了他们心中有鬼又是什么?厅中的几人都不是一般的人,眼下这场面,谁又会看不出是怎么回事?

    达到了她想要的结果,唐心便只是笑了笑,唤来了侍女续上茶水,一边抿着茶,完全一副不关事的样子,更视那纳兰啸天身体里弥漫出来的骇人气息于不见。

    厅中,气氛压抑得可怕,浓浓的骇人气息与威压互相形成一股压迫力,那二夫人在这股威压之下,只感觉一块巨石压于胸口,想要喘气,却喘不上来,额间,冷汗不由自主的渗出,在这股骇人的威压之下,她真的有种想要说出一切的冲动,但,她知道她不能,无论如何,她都必须杠着!

    纳兰啸天的目光盯着二夫人,你是一头恶狼想要撕裂了她一般,浓深的煞气弥漫在身上,他突然间,一扬手便朝二夫人狠狠的掴了一巴掌。

    “啪!”

    “贱人!”

    伴随着那响亮的一巴掌响起的,是一声蕴含着杀气的怒喝声,声音中的戾气,那样的显而易见,那样的令人心惊,那一巴掌的力道之大,让二夫人整个人顺势的倒向了地面,半边脸肿得老高,原本美艳的容颜上,那红红的手掌印是那样的鲜明。

    “嘶!啊!”

    二夫人痛呼着,因他的力道之大,她的半边脸几乎是失去的感觉,口中浓浓的血腥味传开,她一张口,想要辩解,可一开口却是一口血水,那血水里还掺杂着一颗被打落的牙。

    “老爷……你听我……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纳兰啸天儿一脚狠狠的踢向了肚子,整个人缩起了一团的往门外撞去,重重的撞在那门板。

    “噗!”

    一口鲜血喷出,她整个人捂着肚子,脸色惨白,却是说不出一句话来。纳兰啸天的一脚,还是在愤怒之下的一脚,那杀伤力有多大,他们看得真切,他是恨不得杀了她以泄心头之愤,让他戴绿帽,让他最信任的属下背叛他,这样的罪名扣在她的身上,她就是死一万次也不够解恨。

    “母亲!”

    纳兰星辰匆匆赶来,可一见厅,却看到那脸色惨白的母亲倒在地上缩成一团,他心头猛的一惊,迅速上前将他扶了起来,哪知就在这时,纳兰啸天的冷喝声也随着传出。

    “不许扶她起来!”

    “父亲!”

    纳兰星辰愕然的抬头看去,看到盛怒的他,看到他一身浓浓的骇人气息,不由的心头一沉,视线落在那前面趴在地上的陆游身上,看到他已经被废一身修为,此时就如同废人一般的趴着,甚至连动也没动一下,不知为何,他心中有着浓浓的不安,他本以为父亲会看在母亲娘家的份上会对母亲网开一面,而此时看来,他真是太天真了!

    唐心淡淡的眸眸扫了那纳兰星辰一眼,便又继续喝着茶水,心下则在想着,这天雷好似也打了不少了,看来,不用三天的时间他们便可进阶成功,只要一进入化神期阶段后,他们的实力也将更为稳定。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站了起来,既然他不让他扶,他也就不扶,此时看他母亲的样子受了不轻的伤,只怕一时半会也站不起来。

    从昨夜回去后他就在安排,今天早上知道秦天南把母亲带到了这里,他也已经急急的赶来,就怕出了什么事,就算是那陆游被抓,可各方面的信息又有什么是指向他们的?就算他们最有动机动手,但,又有什么证据可证明?

    纳兰啸天缓了缓气,看着面前的这个儿子,心下复杂万分。纳兰明月很出色,如果则来担任纳兰家少主那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但,她却不想回到纳兰家族来,不想认他这个父亲,对于纳兰家族的一切,她竟然看不上,这一点,让他很是愤怒。而纳兰若尘的心性与御下的能力根本与纳兰星辰不能相比,若尘没有野心这一点他是早就知道的,那么,便只剩下星辰了,纳兰家族总得培养出一个出色的接班来人,哪怕,他是庶子也无所谓,只要他真心为纳兰家族好,能为纳兰家带来利益,能让纳兰家族更上一层,那便一个各格的人选。

    因此,出了这件事,他虽想杀了二夫人,但,对于这个儿子,他还是得顾虑一些的,毕竟,他不希望因为他杀了他母亲而让他怀恨在心。

    “你可知,陆游去剌杀詹致威的事?”他沉声的一问,锐利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

    “孩儿不知。”他沉声说着,他说的也是实话,母亲的安排,他确实是不知。

    见他想也不想的便回答,纳兰啸天身上的气息这才缓了一些,看样子,他确实是不知,只是,真的一点也不知吗?杀了詹致威能让他体内的母盅死亡,那么,烟儿身体里的子盅也会跟着发作,这整的来说,也可以说只是那个女人妒忌烟儿想要置她于死地,只是,真的单单只是妒忌?

    他敛着眼眸沉思着,目光忽的朝一旁的纳兰明月看去,却见她一手的长着下巴,此时正看着好地上脸色惨白的二夫人,那目光不知在思量着什么,竟让他怎么也看不透。

    这个女儿,他不否认她的出色,可,她却又不当他是个父亲,不将她放在眼中,今日这事之后,估计,再过不久她了会离开了吧!

    突然间,想起她曾说过的话,她说,她留下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以为他知道她娘亲的下落,想打听,第二个是因为她要找出当年杀害她的人,似乎是,她流落外面之后,纳兰家族中还有人派杀手去追杀她。

    “明月,你怎么看?”不知为何的,他还是问出了这一句话,虽然没有证据,但事实已经摆放在眼前,他们都不是傻子,自然看出了刚才陆游和二夫人之间的不对劲。

    一个男人,不是为了权就是为了女人,这话一点也不假,而陆游到底是怎么会跟那个女人在一起的?他这已经不想去深究了,反正,他们两人到最后都不会留下!他绝对不允许,让这个给他戴绿帽的女人和陆游活着离开,更不可能让这内幕传了出去,因此,只有秘密解决了!

    一旁的秦天南敛下的眸光微闪,抬眸看了纳兰啸天一眼,又看了唐心一眼,若有所思的敛下这眼眸。

    而唐心听到了他的话,也回过神来,她收回了落在二夫人身上的视线,看向了纳兰啸天和纳兰星辰,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道:“家主可还记得,我说过,我留在这里的其中一个目的,为的便是找出当年派去龙腾大陆杀害我的人?找出那毁去我在龙腾大陆的家的那幕后人?”

    她的声音淡淡的,轻轻的,不紧不慢,却不知为何的,让纳兰星辰的心猛然一沉。他看向她,深邃的目光微闪,这个纳兰明月,一次次的出乎他的意料,一次次的让人震惊,她想要找出当年的事情,想要找出那幕后之人,早已见过了他的手段,这一刻,他竟是毫不质疑,只要她想做,她就有那个能力揪出幕后之人来!

    眸光微闪,心头很是沉重,怎么也不会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一天。

    纳兰啸天皱了下眉头,看着她,问:“你知道是谁?”按理说,这么短的时间她应该还没查出来吧?出了这么多的事情,纳兰家族中,想要她性命的人只怕也不止二夫人一人,就算纳兰家族里的那几位长老,虽然口里叫她大小姐,但却并没有真正的承认她,要不然也不会一直拖着不给她入族谱了。

    只是,他们却不知道,她,根本就不屑入纳兰家族的族谱。

    唐心站了起来,迈着步伐走上前,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二夫人的面前。纳兰星辰一见,警惕的来到她的面前,挡住了她,口气不善的问着:“你想做什么!”

    “我只想跟二夫人玩个我问你答的游戏。”她淡淡的笑着,眉宇间,尽是自信的气息,清眸一抬,睨了他一眼:“你挡着做什么?莫不是担心我对你母亲不利?说真的,如果我想亲自动手杀了她,她,活不到现在。”她说的可不是大话,如果她只是想就那样杀了她,那么,她早就死了,她想杀的人,可没几个能躲得过去,只是,不将当年的事情揪出来,她不想她死得太痛快。

    纳兰啸天眉头一皱,却是沉默着没有说话,而这时,耳边传来他父亲的话。

    “站一旁看着!”纳兰啸天沉声说着,瞥了他一眼,自己也走到主位上坐下,目光扫过地上的陆游,又掠过那二夫人,这才落在那一袭白衣的明月身上,心下暗忖着,她,到底要做什么?让那个女人亲口说了当年的事情?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其实,他想的一点也没错,唐心正准备做的,便是让二夫人亲口说出当年的事情,如果是平时她绝对没把握做这事,但,眼下这样的情况,她心慌了,意乱了,意志力的防守也弱了,要击溃她心中的防线,此时便是最佳时机,刚才她观察了好久,这个二夫人此时心中已经乱了套了,全然没了平时的镇定,此时用上催眠之术引诱她说出话来,最好不过。

    秦天南看了唐心一眼,这一回,没有再敛下眼眸,他心下也好奇着,她到底想怎么做?

    地上,二夫人缩在一起,因被打了一巴掌,又被狠狠的踹了一脚,此时那脸色还是惨白的,不过,她的气息明显已经缓了过来了,但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腹部,以着一种防备着的姿态看着唐心。

    “二夫人,其实陆游已经算很好命了,能有你这个红颜知己相陪,昨日还一度春风,就是作鬼,他应该也无怨了,你说是吗?”她的声音轻柔轻柔的,很是悦耳,但却是让那躺在地上的二夫人脸色一白,更是让那陆游轻喘了一口气,闭上了眼睛。

    惊,慌,恐惧,此时占据了二夫人的心,她看着面前的这个笑意盈盈的女子,不知为何,目光望入了她那双清眸时,却不由的心神一震,她是怎么会知道的?明明、明明当时没人在的,明明,这件事没人知道的……

    她看着她,那双清眸此时一片的幽深,像一个旋涡一般将人吸进去,让她的心口一滞,莫名的诡异。

    “二夫人是不是在想,为何我会知道?”她的声音越发的轻柔,目光也一直看着她的眼睛,不让她的眼睛离开她的视线,眸光中,莫名的光芒流动着,像是有着盅惑之力的一双眼眸,深深的,让人迷失在其中。

    心一慌,一惊,在唐心的催眠之下越发的加快了迷失的速度,一个恍惚间,她只听见耳边的声音低低的,柔柔的在响起,不知为何,大脑像是停止了转动,脑海中只有着那个声音在回响着,她整个人也不知为何的放松了下,像是,闻到了一股很好闻的味道,让她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着……

    “二夫人,当年是谁将刚出生不久的纳兰明月抱走的?”唐心轻轻的问着,不知何时,她已经蹲在她的面前,与她平视着,轻柔的声音听着似很正常,但,却又显得有些不正常。

    当厅中的几人都认为二夫人就算是知道也不会说时,却听她竟然说了出来。

    “是陆游。”

    短短的三个字一出,厅中的几人眼中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震惊于当年竟然是陆游抱走了刚出生不久的纳兰明月,更震惊于二夫人竟然会这样说出来。

    “母……”纳兰星辰心头猛的一惊,想要开口,但,唐心手一抬,几枚银针的瞬间射出,竟让他整个人动弹不得也说不出半句话的站在原地,这一幕,让那一旁的纳兰啸天心头一震。

    她、她竟然一出手就如此轻易的将星辰制住?那样快的手法,太过诡异了!

    秦天南则看了纳兰星辰一眼,见他静立着,想动也动不了,想开口却说不出,只能用着一双眼睛在那里瞪着唐心,却耐何不了她,视线一转,又落在了唐心的身上,他还是很好奇,她到底用的是什么方法?竟然能让二夫人开口说出当年的真相?

    “告诉我,是谁让陆游去偷抱的?又为什么要那么做?”唐心轻柔的声音再度慢慢的传出,那神秘莫测的目光依旧着二夫人的眼睛。

    “是我,是我让陆游去抱的,我让陆游杀了她,只有杀了她,我的儿子才有机会成为人上人,只是,陆游没有亲自动手,交待了底下的人最后却搞砸了,那个孩子被人救下了,却不见了。”二夫人喃喃的说着,她的目光空洞而无神,根本不知道她自己到底在说着什么,只知道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回荡着,引诱着。

    纳兰啸天听到这话,拳头紧紧的拧在一起,竟然是她和陆游做的好事!他们竟然对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动手!真是该死!这么多年来,他竟然放着这样一个女人在身边,还是一个害得他妻离子散的恶毒女人!

    纳兰星辰眼中尽是不可置信,母亲这怎么了?她这怎么了?她怎么会说出来?纳兰明月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到底做了什么!心中在呐喊着,在咆哮着,但,却动不了,喊不出,他心中此时尽是恐惧,尽是不安,再这样下去,会发生什么事?再这样下去事情再无法再挽回,他将什么也做不了!

    一定是她用了什么诡计!一定是!要不然,他母亲怎么可能把当年的事情说出来?可是,现在他要怎么办?再这样下去,还会从他母亲口中说出什么来就连他也无法预知,到底,除了一些他知道的事情之外,还有多少是他不知道的?

    一旁,秦天南眸光微闪,看着唐心,眼中划过不明的光芒……

    ------题外话------

    求票子妹纸们。天冷了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