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1 担惊受怕!

    “竟然是你!”

    秦天南皱着眉头,看着面前脸色微变的男子,他刚才就觉得这个男子的身形和气息有些熟悉,却没想到这个人竟然是暗卫之首,陆游!

    陆游,从家主上位时便一直担任暗卫之首,带领着纳兰家族的众多暗卫一直守护着纳兰家族,当年如果不是纳兰明月因失踪离开纳兰家族,那么,便是如今的玄月继承暗卫之首,因为当年玄月便是作为暗卫之首训练的,他,本来是要接手纳兰家族的暗卫的,只是后来出了意外,他的主子不见,而他也失去了担任暗卫之首的机会,才会离开了纳兰家族。

    只是,这么多年来,这个陆游一直隐身暗处,尽着他的职守保护着纳兰家族,如今,却出现在这里,而且来意还是想要杀了詹致威,置主母于死地!真真该死!

    想到这,秦天南浑身的气息顿变,冰冷而摄人的气息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那股威压,那股气势,竟是那样的强大,那样的骇人!杀气弥漫在空气之中,让那周围的黑衣人们都不由的心头一凛!他们知道秦天南的厉害,可,却不曾见他露出这样骇人的气势来,这样的秦管家,陌生则摄人!

    饶是旁边的唐心眼中也不由的划过一丝诧异,只因他身上的气息变化得太厉害了,一瞬间,竟是那样的骇人,浓郁的杀气蕴含着强大的摄人威压,而这一股威压,竟然是比纳兰啸天还要这更胜三分!看到这样的他,心中的疑惑再次的冒了出来,他,真的只是一个管家吗?如果真的只是一个管家,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气势?到底,他还有着什么样的身份?在他的身上,又有着怎样的秘密?

    唐心的视线从秦天南身上移开,落在了那名被揭了面具的男子身上,那是一名年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兴许是常年戴阒面具的关系,他的脸色较于常人有些偏白,长相中上,浑身散发着嗜血的冷冽气息,饶是此时被他揭了面具,他的镇定也比一般人来得要好,从他挺直的腰杆以及身上那股杀气来看,此人是从由经过严格训练的暗卫,因为他不仅杀气较于一般人重,而且隐藏气息的本领也比一般杀手要众,这样的气息,与玄月不分上下,而秦天南又认得他,从以上种种猜测,这个人,应该是纳兰家族的暗卫之首!

    暗卫之首!能成为纳兰家族的暗卫之首,各方面都是极为出色的,从玄月的优秀便可知纳兰家族挑选暗卫之首上面一点也不含糊,要不然,此时被揭了面具,他又怎么可能还能保护着这般的镇定自如?只是……

    她微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的男子,心下暗自思忖着,今晚他出现在这里,明显就是听令于纳兰星辰的母亲二夫人而来的,那个女人不止一次想要她娘亲死了,能让这暗卫之首亲自出面处理,看来,他们是打算一击必杀斩草除根!脑海中突然掠过一个想法,当年能在纳兰啸天和她娘亲的守护下悄然无声的将她带出纳兰家族的,莫非,便是这纳兰家族的暗卫之首?难道是因为当年他们就已经勾结在一起?能让一个男人冒着这样的危险去做这样的事情,看来,他与二夫人之间的关系并简单!

    只是,一直她都很好奇,既然那个女人命人杀了她,那么,小小年纪的她又是如何活下来的?当年,又是谁救下了她并将她送到龙腾大陆里去的?

    面具被揭,露出了本来的面目,陆游抿着唇,紧握着手中的长剑,却是一声不吭的看着面前的秦天南,秦天南!他的厉害他不曾领略过,但却曾听说过,在纳兰家族当中,他几乎可以说是第二把手,很多的人与事都得经过他的手去处理,他各方面出色的能力让他备受家主宠信,只是,他却又不贪权力,家主好几次让他担任纳兰家族中主要的职位,他却说他只想当一个管家,这个男人,他看不透,却知道很危险!只是没想到,今天,竟然会与这个男人面对面的持剑而立!

    “陆游,放下兵器,跟我回去见家主,把事情交待清楚方能留你个全尸,否则,你,必将生不如死!”秦天南眯起了目光,看着那前面的陆游。他,不是他的对手,如果不乖乖束手就擒,他便在这里把他给废了!

    “事情到了这份上了,你以为我会不知道我已经在劫难逃?”他清楚的知道,若是落在秦天南的手里,他将生不如死!而且,他不是秦天南的对手,逃,此时已经逃不掉了,唯一可以做的,便是自行了断!眼中暗光划过,正准备动手,但对面的人却似乎早已察觉他的意图,竟然瞬间便朝他袭来。

    出手快如风,手掌划划空气间,带起一股凌厉的气息,那掌风中所夹带的暗劲蕴含着凛冽的气势,一出手,便是直击陆游的门面,原本正打算自毁内丹而亡的陆游见到那骇人的一击朝他而来,几乎是本能的便迅速往后一退,出手抵挡,他知道,秦天南不会杀了他,但,会废了他!会让他连自尽的能力也没有!这个人,铁血手腕,太过可怕了!

    “咻!”

    “砰砰!”

    唐心在一旁看着,而随着秦天南和那陆游的动手,那周围的黑衣人也跟着动起手来,刀剑相碰的声音铿锵而响,在这夜色中传开,空气中,杀气凛冽,气流压抑而骇人,那从众名黑衣人身上弥漫而出来的气息在空气中汇聚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涌动着,弥漫着,随着战斗的打响,渐渐的,一股血腥味便在空气中随风散开……

    她静立着,目光看着那秦天南和陆游的战斗,陆游的招式一出手便是必杀手,以快狠准为重点,不可否认,身为纳兰家族的暗卫之首,他的身手确实不错,甚至,不在玄月之下,如果是玄月与他交手,她想,估计还得有一番的恶战,但,他如今的对手是秦天南,这个让她一直看不透的男人,借着这个机会,她静观着他的招式,发现他的招式千变万化诡异莫测,却是看不出门路来,虽然陆游的出手已经很快了,可碰上了秦天南,却依旧还是比不上,步步后退的陆游反攻为守,却仍处于下风,步步逼近的秦天南压根就没想给他喘气的机会,按照两人这样的战斗下去,不出半柱香的时间,那陆游一定得败在秦天南的手中!

    正在她看着他们两人战斗之时,突然察觉身后一股冰寒的杀气朝她而来,她眸光一眯,眼底迸射出丝丝寒光,下一刻,脚下步伐一转,白色的身影侧身一闪的同时压过了那名黑衣人手中的剑,利剑反握于手中,几乎是没有停留的便是顺着身体往后一转的时机,手中利剑往回一剌!

    一剑正中那名黑衣人的心脏之处!一击毙命!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

    原本的一些黑衣人就没几个敢靠近她的身边,然,那个不知死活的竟然以为她站在这里便是一只待宰的肥羊,却不知,她,才是那最恐怖的一个存在!

    “嘶!啊……”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唐心回头看去,见就这么会的功夫,秦天南便已经将那陆游拿下了,废去了他的手脚以及一身的灵力气息,那凄惨的声音还在夜色中回荡着,直到,他整个人脸色惨白的跌落地面,身体隐隐的抽搐着时就时那声音才渐渐落下,秦天南带来的人不少,不一会,周围刀剑相碰的声音便也随着停止,只见,一具具的尸体横倒在地面上,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着,十分剌鼻,那凌乱的肢体,似乎在昭告着,刚才的那一场战斗到底有多激烈一般……

    唐心有些恍惚的看着那名背对着她的秦天南,这一刻,她确确实实的在他的身上看到另一种气势,一种强者的气势,他背对着她,负手而立着站在那陆游的面前,空气中的风轻轻的吹起,扬起了他的衣袍,不知为何,她能感觉到他的愤怒,他浑身弥漫着的杀气。

    “留下几个人清理这地方,其他的随我回去,把他带上!”

    “是!”

    低沉而带着威压的声音在夜色中响起,那些黑衣人恭敬的齐声一应让她回过神来,不知为何,她心中突然冒起了一个念头,这些个黑衣人根本不是纳兰啸天的人,而是他秦天南的人!

    复杂的看了那秦天南一眼,她抿着唇,并没有开口。而这时,秦天南转过身来走向了她,看着面色清冷却用着复杂的目光看着他的纳兰明月,他只是沉声道:“大小姐,你是否要随我们一起回去?”

    “你打算怎么做?把他交给纳兰啸天?”

    “这件事由家主来处理,也是可以的,我相信,后面牵涉会不小。”他说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又道:“大小姐如果不放心,也可以跟我一起回去,看看家主是如何处理这件事的。”暗卫之首,却听令于二夫人想要置主母于死地,虽然他未必会说出这是二夫人指使的,但,落在他的手中,他定会让他乖乖说出口!

    闻言,唐心眸光微闪,纳兰啸天么?这件事牵涉到纳兰星辰的母亲,二夫人,且不说纳兰星辰在这个纳兰家族中被众多的人认可,就说说这个二夫人的娘家,也是有着一定的势力存在着的,如果真的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估计,她的娘家也不会置之不理,而纳兰啸天,这个各方面都以家族为重的男人,他又是否会真的处置了她?这一刻,她还真想看看,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到底会如何处理?

    “好,我与你一同回去。”她唇角微勾,露出了一抺高深莫测的笑容来。

    纳兰啸天若真的禀公处理那自是最好,解决了这二夫人的事情,她也不会再留在纳兰家了,但,他若敢把这事情压下,那么,就不要怪她搅了他的家族了!

    “大小姐请。”秦天南做出请的手势,示意她先走。

    唐心看了他一眼,忽的又是一笑,道:“秦管家,我突然发现,你很强者的气魄,当一个小小的管家,真是委屈你了。”声音一落,便转身往前走去。

    身后,秦天南眸光微闪,深深的看了那前面的那抺白色身影一眼,敛下了眼眸,吩咐道:“把人带上,回去。”便跟着前面那抺身影离开了这里,只剩下几个人清理着地方。

    与此同时,纳兰家族之中,二夫人的院落里,她手里原本正端着茶杯在喝着手,却不知为何的,突然间心头一跳,划过了一抺不安与心惊的感觉,手一松,茶杯掉落地面,摔成了碎片。

    看着地上那个成了碎片的茶杯,她皱着眉头,一手捂住着胸口,心头那里,扑通扑通的直跳着,跳得让她觉得心慌。皱着眉头,她站了起来往外走去,唤了一声,一名暗卫便出现在她的面前。

    “陆游回来没有?”她沉声问着,目光看名暗卫。

    “回夫人,还没有回来。”

    “去看看怎么回事。”她微皱着眉头说着,看着那名暗卫应了一声后迅速离开,她转身往屋中地走去,只是,走了几步却又顿住了脚步,又唤来了一名婢女,让她去把纳兰星辰请来。

    不多时,纳兰星辰来到她的屋中,看着她在屋中走来走去,便上前问:“母亲,深夜唤孩儿来,是不是有什么事?”

    对于她让陆游去杀詹致威,他是完全不知道的,有很多的事情都在她和陆游在后面安排着,并没有告知他,只是,今晚莫名的不安,让她有些担心。

    “我要你马上去你外公家,这阵子先不要回纳兰家族来,过段时间如果没出什么事的话,你再回来,如果、如果听到什么风声,那么就不要回来了!”她脸色凝重的说着,看着自己的这个儿子,这个寄予厚望的儿子,她是多么希望他能当上这纳兰家族的家族,如果没有纳兰明月的出现,也许,此时他已经是纳兰家族的少主了,只可惜,原本就该死的纳兰明月却这样突然的出现,还打乱了她的一盘计划!

    “母亲,到底出什么事了?为何这么急?”听到这话,再看她的神色,他也知定然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要他现在就走?

    “你就不要问了,只要记着,母亲是不会害你的就是了,记住,去你外公家,就算真的有个什么事,你外公他们也能护得住你,但千万要记住,如果我真的出事了,你切记不可回到纳兰家族来,听明白了吗?”她郑重的交待着。

    他皱着眉头看着她,却见她压根没有想说的意思,可让他这样不明不白的蒙在鼓里,那感觉根本就是难受至极,于是,他走到桌边坐了下来,沉声道:“母亲,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儿了,如果真的有什么事,还请你告知孩儿,让我知道我应该怎么做,让我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不想这样被蒙在鼓里,如果你不说,那我便留下不走了。”

    “你!唉!”

    她无奈的一叹,道:“你听着,我今晚让人去杀了詹致威,可是到现在人还没回来,刚才我这心里直惊得慌,女人的直觉很准的,我想,这一定是出事了。”

    “母亲让人去杀詹致威了?”他有些诧异的看着她,毕竟,他可还没查出到底那地方在哪,不同想到她已经知道了,只是……心下有些不解,他看着她,问:“就算是失手了,那些人也会自尽的,他们根本找不到我们这里来,母亲为何会担心成这样?竟然让我连夜离开?”

    闻言,她看着他,深深的一叹:“你可知,今晚我让谁去了?”

    “谁?”他一怔,不明白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游。”

    “什么!陆游!这怎么可能!”他一惊,整个人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陆游,他可是纳兰家族的暗卫之首,而且,这暗一一般都是直属听令于纳兰家家主的,也就是说,他们是直接听令他父亲一人的,尤其还是陆游,更是暗卫之首,又怎么可能会被娘亲一叫就去?这、这太过不可思议了!

    看着他震惊的神色,她眸光微闪,道:“事情已经这样了,我也没放时间跟你多说,你马上离开,无论怎么样我都得保住你,要不然他们一查到我的身上来,第一个受连累的便是你!”

    “母亲,我不能走,如果我一走,岂不是坐证了我们心里有鬼?到时父亲就算是不用查也会直接判你死刑,相反的,我留下来,也许还有帮助。”虽然他不知到底那陆游为何会听令他母亲,但却知道,眼下这样的情况,他更是不能走,他走了,那就代表他跟纳兰家绝缘了,他先前所有的一切努力也将白费,留下来,他还有一丝的机会。

    “你!”

    听到他的话,她又是气又是急,她何尝不知他若走了后果会怎样?但,她只能做最坏的打算,如果他留下来,她真怕到时连他也……

    “母亲,事到如今担心也没用了,我们先不要自乱阵脚,看看情况再说,时候不早了,我就先回去,如果明天没事的话,那么,应该就是没事的,再说,母亲莫要忘记了,我们并不是只有母子,我们还有外公,外公的势力所在,父亲无论是何事,我相信他也会留着三分情面的,眼下,事情并没有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他缓声安慰着她,心下其实也知道,明天便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到底有没事?那就要看明天的了。

    闻言,她叹了一声:“唉!你说得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但愿真的没事吧!否则,这么多年的努力全白费了,她真的会心有不甘啊!

    夜,正深,回到纳兰家族中的唐心和秦天南他们便听到夜空中传来一声声的惊雷之声,有的像是几道一起劈下,响亮的惊雷声在这夜色中传开,几首震南响了半天边。

    听到那惊雷的声音,唐心脚步一顿,回头看了远处的夜空一眼,那里的夜空之上,似乎蕴含着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一道道的闪电划出,一个个的惊雷劈下,轰隆的良声音几乎是震耳欲聋,就连她站在这纳兰家族当中,也能感觉到脚下所站着的地面微微晃动了一下。

    看到她停下脚步回过头去看着那远处的天空,秦天南也跟着抬头看去,看到那远处的天空中闪电一一道道的划过,蕴含着强大气息的一记记惊雷也不时的劈下,他负着双手,道:“应该是有修士在进阶,而且还是进入化神期的,看样子,还不止一个。”

    唐心挑着眉笑了笑,看着他道:“秦管家这眼力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就这样也能看出不止一修士在进阶,确实是不简单啊!”她的一双眼睛在他的脸上打转着,心下则在暗自思忖着。

    “大小姐可早点安歇,明日一早便将他交给家主处理,我就先退下了。”说着,便也转身离去。

    看着他离开,唐心笑了笑,朝那天空看了一眼,便往里面走去,却不是去自己的院子,而是去了古世君所在的院子,已经捉到了人,那么,他那边又有什么消息?

    走过了几段路,便来到了古世君所在的院子,这里也是纳兰若尘的院子,只是他们此时全不在,也就只剩下古世君和他的那几名修士在这里,当她来到院子时,正见着他们几人抬头看着天空,看着那远处划过的一道道闪电,以及一声声的惊雷声。

    “唐心,你怎么回来了?”因为她说过,还是叫她这个名字她比较习惯,于是,他便也改的口,唤着她这个名字,也知道,这纳兰家族她并不喜欢,迟早,她是要离开这里的。

    她笑了笑,走上前,对他们道:“不用看了,是我的人在进阶,他们现在进入化神期,要历炼九九八十一道天雷,这会还早着呢!坐,我们来说说今天的事情,你在这里可有什么发现的?”

    “有,我正想跟你说,今天我收集到的消息,那个二夫人那里……”他将他所知道的消息说给她听,也在听到她的话后,知道她和秦天南捉住的那人定就是今天下午那人没错了。

    “呵呵,真没想到,原来她后面的人就是这个陆游,这个陆游不得不说,实力什么都是很出色的,真想不懂,他一个党朝着卫之首,想要什么女人没有?竟然人去跟纳兰星辰的母半勾搭在一起,真是让人意外的。”

    “我听说,这二夫人的娘亲势力也挺大的,这事并不是什么光荣的事,甚至还可以说是丑事,哪个男人也不会喜欢被人戴了绿帽子,我觉得,纳兰啸天把这事公开处理的机会不大,相反的,被他盖下的可能性要相对的强一些,你不想留在纳兰家族里面是已经挑明跟他说的了,纳兰若尘则性子温和,而且意不在纳兰家族当中,只剩下这个纳兰星辰是主可用的,我并不觉得他会舍弃了他。”

    听了他的话,唐心笑着点了点头:“你说得没错,这些我也想过了,毕竟这些日子的相处,也了解到他是一个以利益家族为重的人,亲情和女人在他那里算不得什么,我一走,若尘也走,他的那些子女中就剩下个纳兰星辰最为出色,他又怎么可能会毁了最有机会承继他衣钵的儿子呢!”她的声音顿了一下,道:“不过,他是他,我是我,他下不了手,我却可以和他下这个手,别说这二夫人当年所做的事情,就是她一心想置我娘亲于死地这一点就已经很该死了!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她的话中,不紧不慢却透着一股冷冽,她不会特意去找人麻烦,但,对于那些一而再的欺上门来的,她却也不会轻易放这,尤其是,还毁了她在龙腾大陆时的温暖家庭,让她爹娘和胖子哥哥以及小雨经历了那么多的苦难,更是罪不可恕!

    次日,清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清新气息,阵阵轻风拂面而过,温柔如母亲的手,那远处天空中,一声声的天雷之声还在打响着,而这一边,纳兰家族之中,纳兰星辰母子俩怀着不安的心情等到了天亮,这一天,也许是决定他们命运的一天,他们担心着,忧心着,却,无可奈何着。

    前厅处,气氛压抑而骇人,因为,那坐在主位上的纳兰啸天在听到秦天南的话后,在看到那个已经变成废人,趴在地上的男子后,那一张脸黑沉得可怕,半响也没说出一句话来……

    一旁,唐心端着茶轻抿着,举止优雅而显得落落大方,名门千金,贵族子弟的气质与蕴养在她的身上一一可见,她似乎并不着急,只是喝着茶,无视着厅中那骇人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