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0 引蛇出洞

    其他人都静静的看着,唐子浩有多疼这个妹妹他们都是知道的,而唐心有多在乎唐子浩这个哥哥更是不用说的,相别时是不舍,相逢时是喜悦,这一刻,他们心中都不禁感慨,再次见到她,真好。

    纳兰若尘静静的看着唐子浩,心下终于知道,为何唐心会在说起他时,眼中尽是柔和的光芒。这个男人,看着与他年龄相仿,但身上却有一股他没有的摄人凌厉气息,他沉稳而内敛,看着是一名很稳重的男人,而这样的一个男人,在看向唐心时,那眼中却是满满的宠溺与温情,一股……他无法说出来的感觉。

    “妹妹,我们进去吧!”唐子浩拍了拍她的肩膀说着。

    “嗯,我们进去吧!今天有件要跟你们说说。”她露出一抺笑意,一手挽过一旁的夏雪,一手挽着唐子浩走了进去。

    厅中,众人齐坐着,唐心给他们介绍道:“这是纳兰若尘,说起来,他还是我半个哥哥,不过我与他相识时并不知他的身份,后来也就一直叫他若尘。”她笑了笑,见众人对着若尘点了点头,这才对若尘介绍着:“他就是我胖子哥哥了,现在了瘦了,不过以前他很胖的,这边这位是夏雪,我未来的嫂子,还有他们……”

    当唐心一一介绍完之后,众人便也开始说正题,看到八煞他们一个个的实力也都在元婴巅峰,她笑了笑,道:“你们几人的实力倒是差不多,如今正处于巅峰之期,既然相逢,那便找个地方准备进阶,我这里还有一些进阶的丹药,应该可以助你们进阶的,到时我们为你们护法。”如果他们都进入化神期,那么,这一个个的人站出来,可都是非同一般的强者了,毕竟,他们身上的法器也是不可忽视的,与实力相结合,将爆发出惊人的战斗力!

    八煞几人闻言,一个个惊喜万分,当即便站了起来,道:“多谢主子!”他们进阶的丹药用到现在也没有了,而进入化神期的话,没有她的避雷丹他们倒也不敢蓦然进阶,毕竟,九九八十一道天雷可不是开玩笑的,他们并不像唐子浩一样可以将天雷化为本身的能力,因此,这实力一直便是这么耽搁着。

    一旁的轩辕筱筱听到她的话,也很为他们开心,毕竟,在这世界上强硬的实力才可以保住性命。

    莫子漓和红绫两人,一个是已经进入了化神阶段,一个则是经常与毒物打交道,进阶对他们而言倒是有些顺其自然,莫子漓自从死过一回后,变得越发的内敛,也因唐心的关系,本身天赋不错的他,在丹药的辅助下更加的稳定。

    梦珊和凌子寒的目光不期的撞在一起,眼中划过一抺不自在,却又迅速移开了目光。这两人的相处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变得有些奇怪,若是无事,两人半天也没说一句话,别人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似乎,是有一回两人出去遇到危险后,回来就有些怪怪的了。

    将打伤了四大家族裴家少主的事情跟他们说了一下,便将她的主意说了出来:“其实我是这样想的,我已经托了我在仙门的师兄帮我查找我娘亲的下落,目前还有一件事要解决的便是纳兰星辰和他的娘亲,以及他们母子幕后的人,当年派去龙腾大陆追杀我们的那些人,一定就是他们安排的,纳兰家族我也不会多留,这件事处理好之后就可以离开,前段时间在仙门中时十二天将散落各地,还得去一一把他们唤醒归位,处理完了这里的事情,我们便离开吧!”

    闻言,众人点了点头,唐子浩则沉声道:“裴家既然是四大家族之首,相信裴家家主的实力不弱,不过,集我们众人的力量,相信也是可以抵挡的,至于你说的纳兰星辰和他母亲,如果真的是当年毁了我们家的那幕后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当年,他们一家开开心心的在龙腾大陆那里过着平凡又幸福的日子,可那一次次找上门要以他们性命的黑衣人,却是毁掉了他们的家园,这笔账,他一定会跟他们清算的!

    “主子,那我们马上请准备进阶的事情可好?”听到她的话后,八煞他们更是知道,他们进阶的事情刻不容缓了,毕竟将有一场硬战在打,迅速进入化神期对他们有益无害!

    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道:“嗯,你们八人一起进阶,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我已经让药痴去请鬼谷子了,他精通阵法之术,估计他能帮上一些忙,到时进阶时能将危险降低。”说着,她的声音一顿,又道:“我晚些时间可以还得回去一趟,回去看看那招引蛇出洞可有用。”

    “师傅,我们来了。”药痴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不多时,便见他快步的窜了进来,而后面跟着的则是鬼谷子。

    自从唐心许诺说会治好他的伤之后,鬼谷子在药痴送药给他时便已经说了,要跟着唐心,奉她为主,唐心见他有一技之长,而且就连古世君都说他的阵法之术很是厉害,于是,便也让药痴传话,他要跟着她可以,但必需忠心不二,她最不能容忍的便是背叛,如果有朝一日他若背叛了她,那么下场,绝对会生不如死!

    “鬼谷子拜见主子。”他走上前,恭敬的向唐心行了一礼。

    “起来吧!”唐心说着,从空间中拿出了准备好的丹药递给他:“这是给你治伤的丹药,里面有三颗,每个月一颗,三个月后便可痊愈。”

    “谢主子。”他有些颤抖的伸出手去接,三个月便可恢复,三个月后他便不再担心着随时可能死去,这对他来说,真的是天大的惊喜!

    “药痴,你介绍一下大家给他认识。”唐心端着旁边的茶水抿了一口,说了这么多,她还真有些口渴。

    “好。”药痴喜滋滋的应着,一边指着八煞和唐子浩他们介绍着,厅中的众人介绍完,便道:“就这样了,似乎还有一些没到齐的,不过我也只认识他们了,别的也不见过。”

    唐心笑了笑,道:“将来总会见到面的,到时不就认识了?”说着,她看徽墨鬼谷子,道:“今天叫你来这,除了介绍大家给你认识之外,还要你找个可以让他们八人进阶的地方,在那里设下阵法,八煞他们准备突破元婴巅峰进入化神期,八人的进阶估计会引来不少强者的窥探,因此,阵法方面就有劳你了。”

    “主子放心,我定当不辱使命!”他恭敬的应了一声,心中有些惊愕,八人同时进入化神期?她说得那般轻巧,仿佛他们的进阶是一件易事一般,难道她炼制了什么丹药可助他们进阶?不得他这样想,毕竟,主子能那样熟悉的乌金草的作用,想必在炼丹方面的级别定不低。

    接下来,鬼谷子和药痴便去城外寻找地方,毕竟,要进入化神期而且设下阵法,最好的地方就是城外树林了,八煞他们则在吃了唐心的灵果后便进各自回到房中调息养息,而唐心则和唐子浩以及夏雪他们几人在聊着他们所经历的事情。

    “主子,你是说老夫人真的找到了?”梦珊惊喜的看着她,没想到主子竟然能找到老夫人,还把老夫人的心结解开了,并送她回去蓬莱仙岛,真是太好了!

    “嗯,说上来也是缘份,初遇见外婆时我也并不知她就是外婆,如果不是我外公跟我说过,只怕还真的会错过了。”她笑了笑,看着凌子寒,挑着眉头看着他们道:“我今天见我们两个相处的样子怎么怪怪的?你们这是怎么了?”

    闻言,梦珊脸色一红,微垂下了脸,却是半响也说不出话来。而凌子寒则眸光微闪,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朝梦珊看了一眼,也没开口。

    “嗯?”看着两人神色古怪,唐心眸中笑意连连,谁说这两人没戏的?她看着就觉得挺有戏的。

    一旁的筱筱看了梦珊一眼,似水的秋眸泛着丝丝笑意,道:“这样子,真像我当初跟冷煞相处,就是这样的。”

    “筱筱!”梦珊有些不自在的看了凌子寒一眼,继而站了起来,说:“我、我突然想起好像还有些事没做……”话还没说完就被夏雪打断了。

    “梦珊,你跟你师兄两人也算青梅竹马,要是真的成了一对,小姐也会很开心的,小姐,你说是吧?”夏雪脸上露出了温柔的笑意,看向了旁边的唐心。

    “那是当然。”她点了点头,眸光泛着笑意的看向凌子寒:“子寒,梦珊是个怎么样的人,你最是清楚了,你要是不早点下手,到时被别人抢走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主子!你们、你们一个个都欺负我!”她羞恼的跺了跺脚,一刻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直接转身就跑了。

    凌子寒看着那跑开的身影,不知为何的,心里怪怪的,他看了看对面的主子,道:“多谢主子提醒,我知道怎么做了。”说着,便站了起来往梦珊走开的方向而去。是的,经历过了那么多的事情,他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那一回两人一起出去,却在路上遭到暗杀,她当时被暗器射中了胸口,是他为她吸的毒,也许,不曾失去就不懂得珍惜,那一刻,他也才终于意识到,原来他一直不怎么放在心上的小师妹却不知何时已经住在他的心中。

    看着他们两人相继离开,红绫心中不禁羡慕着,连梦珊都有着落了,她呢?身边的这块木头到底何时才能开窍?又到了何时才会接纳她呢?心下一叹,又再次的强打起精神来,她本来就知道他心中有所爱的人,但她也愿意等,不是吗?她知道唐心只是将他当伙伴,他们是不可能的,因此,无论多少年,她都会等,终有一天,她相信他一定会爱上她的!

    “玄月和若尘就留下吧!我悄悄的回去看看,指不定,真的能捉到人。”唐心唇边勾起一抺诡异的笑容,站了起来,就打算自己先悄悄回去看看。

    “妹妹,我陪你回去吧!”让她一个人回去,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胖子哥哥,没事的,你忘了,我还有青龙火凤它们在呢,如果真的有什么事,它们也会出来帮我,而且,我相信我自己一个人应付的话,也是绰绰有余的。”她笑了笑,便道:“好了,你们继续聊,如果鬼谷子他们找到了八煞他进阶的地方就让他们先去进阶,我事情解决后就会马上赶去。”

    “那好吧!你自己要小心一点。”见她信心满满,唐子浩也只有点头允许了。

    另一边,纳兰家族中,果然如同唐心所料,他们前脚才出去,后脚那二夫人便将那许姓男子请到了亭子里闲坐,纳兰啸天一天的时间大部分都不在家族中,而是在天上宫殿上,自然是不知道底下到底在发生着什么事的,就算是那二夫人此时正陪着那许姓男子喝酒,也没人敢去多嘴说一句。

    “呵呵,二夫人真是太客气了,竟然还特意让人请我喝酒,真的让我受宠若惊啊!”他一双眼睛色迷迷的落在她的身上,目光在她美艳的容颜和丰满的胸前流连着,放肆而大胆。

    果然如那纳兰大小姐所言,这个二夫人当真找上了他,如今再一次的看到事情向着她所说的方向发展,他不禁暗自庆幸,好在没有对她起了什么杀念与耍诡计,要不然,他相信他一定会死得很惨,毕竟,那个女人,真的太可怕了!

    “许大哥既然是我家老爷请来的客人,那便是我的客人,我家老爷常不在府中,请许大哥喝杯水酒,又有什么好客气的。”二夫人态度的转变快得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原本还是唤着尊驾的,现在竟然唤成许大哥了,听得那许姓男子是一阵的心花怒放,脑海中又在想着一些龌龊的事情。

    “对了许大哥,那天你跟大小姐他们是去了哪里?神神秘秘的,莫非还不让人知道?”她状似不经意的问着,一边双替他倒着酒。

    “呵呵,这个嘛……”许姓男子像是有些为难似的,迟疑着,看着她,却不开口。

    “你不说我也猜得到,想必,定是去替詹致威解盅吧!想必凭着许大哥的本事,那盅定是解了的。”她眸光带着妩媚撩人的光芒,有意无意的看着他。

    被那到以美眸勾得心头痒痒的,如同一只小猫在心头挠痒,真让他有种想直接扑过去的冲动,他看着她,却是叹了一声:“唉!不瞒二夫人说,确实是去替一个姓詹的人解盅,你不知道吧!我听大小姐说,那母盅是下在她娘亲身上的,所以她才那么上心,把人安放在地下室那样隐秘的地方,只可惜,那子母盅不是一般的盅,竟是连我到现在都没想到办法来解开。”

    闻言,二夫人敛下的眼眸中掠过一抺幽光,抬眸时,却又已经恢复如初,笑问:“我听说那詹致威并非姐姐的生父,也不知,自从大小姐灭了詹家后,他就一直不见人影,不知,他现在是在哪里呢?”

    “这……”他装作迟疑的顿住了,刚才只说地下室,却没说是在哪里的地下室,自然,这二夫人是要追根问底的。

    “许大哥,我又不会害他,你这么吞吞吐吐的是何缘故呢?”她拿着酒壶起身就为他倒酒,身体有意无意的倚向了他的身边,这里,是她的地方,周围的人已经摒退了下去,只有他们两个人在这里。

    看到她主动的倚了过来,许姓男子当即便是伸手一搂,作势要搂住她的腰,然,她一个侧身却又躲了开去,那美艳的容颜,妩媚勾人的美眸,几乎把他的三魂七魄都给勾走了。

    “许大哥,你做什么呢!”她嗔怪的瞪了他一眼,美少妇的勾人魅力在她的身上尽显无疑,看得那许姓男子心神一荡,当即便伸手拉住了她的手,握在手中细细的抚摸着,摸着那细滑雪白皮肤,他不禁在暗赞着,这纳兰啸天的女人就是不一样,这二夫人这般的勾人魅力,还真的非一般人以有抵挡啊!

    “你不是想知道他被关在哪里吗?我这就告诉你。”他一边说着,一边占着他的她的便宜,又拉着她的手在他的脸上摩擦了一会,又是亲了一口,而就在他的手搂上她的纤腰打算把头往她的胸口蹭去时,只听咔嚓的一声,那许姓男子整个人便保持着原本的姿势僵硬着,只是那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也张开着,却是已经说不出一句话来。

    “哼!恶心的东西!”二夫人冷哼了一声,脸色神色变得嗜血而冰冷,她当即一脚踢开了那倚在她身上的许姓男子,目光看向那身后的那名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时,这才露出了一丝笑意。

    “你怎么来了?”她走上前,倚了过去,亲热的环上了他的健壮的腰肢。

    面具男看了她一眼,沉声道:“趁着大小姐没在,秦管家出门,眼下正是下手的机会,不过,既然已经知道了那詹致威在哪里,我觉得最好的时机还是等到天黑时动手最好不过。”声音中,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气,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与詹致威有仇呢,然,谁知道,这一切只是为了面前的这个女人而已。

    “杀了詹致威,子母盅一经发作,那么,那个女人也就活不了了。”她眸光中划过着一抺冰冷的神色,倚在男人的怀里,道:“我要你杀了詹致威后,把纳兰明月也给我杀了,那个臭丫头,处处跟我作对,我恨不得把她给撕了!”

    “现在并不是杀大小姐的最好时机,她与家主的关系并不是那么的好,少主之位,不一定会是她的,而且,自会有人来取她的性命,根本不用我们动手。”黑衣男子面具下的那双眼睛泛着点点寒光,低头看了倚要怀里的女人,突然间,将她打横着抱起,便往内室走去。

    而那二夫人则环着他的脖子任由他抱着她进了内室,关上了房门,不一会,那房中,便传出了一声声娇媚的低吟声……

    他们并不知道,这一幕落在了院子枝头的一只鸟儿的眼中,那只鸟儿在看完了所有的事情后,便拍着翅膀离开了,回到了好古世君的所在的地方,当来到古世君的院子时是,那只鸟儿停落在古世君的肩膀上,将它所看到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

    “你说,一个带面具的黑衣人?”古世君微怔,没想到这纳兰啸天的女人竟然跟别人有一腿,只是,那个黑衣人又是什么人?能悄然无息的出现在纳兰家族当中,莫非,也是这纳兰家族里面的人?

    也许别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很惊讶,毕竟,一只看似普通的鸟,竟然是一只灵宠,正常来说,契约的灵宠不会是普通的鸟儿的,也因此,很多的修仙者也不会去在意一只普通的鸟儿停落在树头,防着人,也不会防着鸟,但对于隐世家族而言,却又总有一些别人无法理解的东西存在着。

    夜色悄然无声的降临,而数十道身影也朝那关着詹致威的院子而去,早已经在那里和等候着的唐心在看到那些人时,眸光微闪了一下,果然是不出她所料啊!只是,如果不能捉住那个带头的,留下活口供出那二夫人他们,杀了他们倒也是于事无补,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这十几个黑衣人当中,竟然有一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带头着,看到那名黑衣人,她眼睛一亮。

    这人不是一般的杀手,他会是谁?

    看着那十几抺黑色的身影如在夜色中快如鬼魅的闪过,朝那地下室而去,突然间,她觉得,那个好色成性的许姓男子一定是凶多吉少了,如果他真的是去占了那个女人的便宜,相信,那个女人也不会饶是他的,色字头上一把刀,只可惜他只想到眼前的美色,却浑然忘记了自己的性命。

    看着那些人进了地下室,外面的唐心也跟着悄然无声的潜上前,白色的身影如夜色中还是极为显眼的,一袭白衣的她在这夜里飘过,更像是一缕不知从何处飘来的女鬼。

    “咻!”

    从后面靠近,她一出手,便是将那名杀手一刀给解决了,锋利的匕首从那杀手的脖子上抺过,快得根本让他反应不过来。丢下死去的那名修士,她朝周围看了一眼,今晚的防守很松,只有少少的几个普通护卫在看守着,而那些人,此时已经被杀死,就在她打算往地下室走去时,却听见身后传来的声音。

    “大小姐,这里交给我吧!今晚,我会捉住这些人的!”秦天南不知从何时出来,此时已经站在她的身后,而周围,一个个身着黑衣人护卫也将周围围了个滴水不漏,就算是那些人出来了,只怕也是插翅难飞。

    而此时,进了地下室的那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看着石床上躺着的那奄奄一息的人,再想到外面那几乎毫无防守的防备,面具下的脸是猛然一变:“不好!中计了!”声音一落,迅速的带着着众人往外而去,然而,却在一出外面时,看到那将周围包围了起来的那些人,以及,那名身着白衣的绝色女子和一身玄衣的秦天南!

    “等你很久了。”唐心勾唇一笑,然,笑意却是不达眼底,扫了那些人一眼,淡淡的开口道:“你们是打算投降呢?还是打算死?”其实对于杀手来说,他们是不怕死的,但,这前面的这一句也许会是例外,因为,这一名绝对不止是简单的杀手。

    那名面具男看了她一眼,目光落在秦天南身上,眼中划过一抺暗光,纳兰明月他倒没放在眼里,但是这个秦天南……只怕,想要从他手中活着离开,那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

    “如果你们投降说出幕后之人,那么,我会向家主请令,饶你们一命。”秦天南开口说着,眸光掠过众人,最后落在那名面具男的身上,眉头微皱着,总觉得,这个人的身形与气息有些熟悉,只是,在哪里见过呢?

    “杀出去!”为首的那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并没有犹豫,更没有去考虑着他们的话,因为他知道,落在他们的手中,他们是绝对活不了的!今晚真的是失策了,本以为秦天南被派出门了,而这个纳兰明月也进城中去了,谁知,竟然会在这里等着他!

    听到他的话,秦天南眸光微闪,这声音……

    他深深的看了那名戴着面具的黑衣人一眼,下一刻,毫无预警的便是飞身掠出,快如闪电的身法透着几分的诡异,连唐心都没看见他是怎么出手的,只见,那名戴着面具的男子看到他出手时整个人猛的往后退去,手中长剑挥起想要抵挡他的靠近,哪知他的长剑被秦天南两指一夹。

    “锵!”

    长剑断成了两截,而那人的面具,也在这时被他取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