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9 再见唐子浩

    当唐心从药痴那里离开时,夜已经很深了,回到院子时,却见玄月和两名青衣婢女还在那里等着她,她微微一笑,道:“时候不早了,去休息吧!”

    玄月点了点头,这才往另一厢走去,看到她平安归来,才能放心休息。

    “你们两个也下去吧!不用守着。”她拂了拂手,示意两人下。

    两名青衣婢女相视着了一眼,这才曲膝一行礼,齐声应着:“是。”这才转身往自己房中而去。

    看着他们离开,她敛下了眼眸,抬头看向天上的明月,此时,夜色正深,明月正散发着姣洁的光芒,照亮着底下的一片漆黑天空……

    她知道,裴炎的负伤离去,让她在这纳兰家族中没有多少时间了,身为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少主被她锁了琵琶骨,裴家家主定然不会轻易罢休,相信,不日便会找上门来,而,在此之前她也必须得做好一切准备,毕竟,她虽是仙者品阶,但,裴家家主的实力却是远远在她之上。

    虽然知道这必将是一场恶战,但她不后悔打断裴炎的手脚和锁住他的琵琶骨,伤了她的人,就得付出代价!

    次日清晨,唐心将昨夜发生的事情简单的跟颜沐几人说了一下,便送走了颜沐,让古世君尽量快点找出纳兰星辰母亲的一些蛛丝马迹,纳兰若尘留在了春晖院与玄月闲聊,而药痴,她则让他去做另外的事情,那便是,按她说的去调配一种药,一种可以治好鬼谷子烧伤的喉咙的药,至于鬼谷子身体里的陈年旧伤,则由她亲自处理。

    秦天南带着那姓许的男子正准备去詹致威所在的地方看那盅虫,便见唐心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她,他便开口唤了一声:“大小姐。”

    “呵呵,纳兰大小姐,早啊!没想到清晨看到你,你这刚睡醒的样子也是极美的,难怪外面的人都在传,纳兰大小姐一身风华绝代,倾国倾城,当真不假。”那姓许的男子一双眼睛紧盯着唐心,眼底流动着一抺暗光,贪婪的看着她那张绝美的容颜与曼妙的身姿。

    秦天南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见唐心连应那姓许的男子一声也懒,便也开口,道:“大小姐,时候不早了,走吧!”说着,做出了请的手势,对于一个敢把裴家少主裴炎给废了的人,他毫不怀疑,这姓许的男子若有什么无礼或者惹怒了她,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

    “嗯。”唐心淡淡的应了一声,迈步便往前走。

    那姓许的男子走在后面,一双眼睛紧盯着她曼妙的身影瞧,尤其是视线从背上落在她的臀部,那眼中的猥琐,不言而明,他那明目张胆的放肆目光,就是连秦天南看了心中都冒起了一簇火焰,但他没开口,只是眼底划过一抺暗光,抿着唇,继续往前走着。

    唐心又何尝不知那双猥琐的眼睛一直盯在她的身上?只不过,对于这样的一个男子,她根本懒得理会,等到他若没本事引出母盅,哼,到时,就别怪她了。

    正当几人往外走去时,正好碰见了迎面而来的二夫人和纳兰星辰,看到他们,唐心眸光微闪。而那原本跟在她身后的姓许男子在看到浑身透着少妇的妩媚气息的美艳二夫人时,眼睛也是一亮,竟是上前一步就朝那二夫人行了一礼。

    “这位一定就是府里的二夫人了,昨日远远只瞥到二夫人一眼,没想到今日便遇见了。”他的一双细小的眼睛涌动着暗光的在她的身上打量着,视线毫不掩饰的在她的胸前与纤腰上流连着,那目光,真真是让人不喜。

    纳兰星辰皱起了眉头,冷下了脸,正打算开口,但却有一道声音比他还快的传出,听到那声音,他微敛下眼眸,静立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我还道我与尊驾不曾相见,尊驾怎么会认得我呢!”二夫人露出了一抺浅笑,看着面前令人厌恶的这名男子,问道:“还不知尊驾如何称呼?”

    听到她的话,他笑眯了一双细小的眼睛,道:“在下许狄,是一名盅师,不久前家主让人请我来此,说是让我帮忙解开一个子母盅,今天正打算去看看呢!”

    一旁的秦天南敛着瞍眸,面色如常,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似的。而唐心则眼底掠过一抺暗光,唇角勾起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意,也不开口,任由他将信息透露出去。

    原本她是不想走这步险棋的,不过,昨夜出了裴炎那事,看来也别无他法了,只能让人多盯着点,而且,如果子母盅的消息透露出去,她就不信,这纳兰星辰的母子会没有动静。

    “我们该走了。”秦天南这时开口说着,微皱着眉,似乎有些不悦于许狄将事情说出来一般,看了那两人一眼,道:“二夫人,大少爷,我们还有事,就先告辞了。”

    “呵呵,秦管家客气了,你们有事就尽管去忙吧!我们也就正好路过。”她笑说着,便与纳兰星辰往前走去,擦身而过之时,那二夫人的一双眼睛在唐心的身上扫了一下,眼底掠过一抺暗光。

    “二夫人走好。”那许姓男子竟是痴痴的看着那二夫人离去,直到他们拐了个弯往另一边走去时,这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然后就在此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不紧不慢的声音,那声音虽然轻柔,但说出的那话,却是叫他脸色一变。

    “若让家主知道你色眯眯的看着他的女人,你说,你的下场会是怎样?”唐心唇角勾起了一抺笑意,好整以暇的看着他的脸色大变。

    “呵呵,大小姐说笑了,我怎么可……”他讪讪的笑着,只是话还没说完,就被唐心打断了。

    “秦管家是家主身边最信任得最力的人,你说,刚才那一幕他若是跟家主说了,他会怎么想?”

    那许姓男子皱起了眉头,慢慢的缓下了脸来,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也不再像先前那样的紧张,而是忽的冷笑一声:“大小姐果然如纳兰兄说的,很是厉害!”

    唐心只是勾唇一笑,便迈步往前走去。而秦天南则默不吭声的跟着她往前走。

    后面,那许姓男子眼底划过一抺暗光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迈步跟上前。

    一处由秦天管派人看守着的院落的地下室中,许姓男子在检查了那詹致威的身体后,就一直皱着眉头,似乎碰上了很大的难题一般,一旁,唐心和秦天南静看着,也不开口出声,直到他停下手时,这才问:“如何?”

    “这是一种极其少见的子母盅,我接触盅虫这么多年,也就只碰到过一次,算上这次也才两次。”

    “你引得出来吗?”这才是她最关心的问题。

    听到这话,那许姓男子忽的朝她看了一眼,眼中有着莫名的暗光,微抬起了下巴,眉宇中带着一股自信的神色:“当然能引出来!我曾经就引过一次,不过,要引出来那就得看我愿不愿意了。”

    闻言,秦天南抬眸看了他一眼,又慢慢的敛下了眼眸。而唐心则挑起了眉头,问:“你的条件?”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他若真有那个本事引出来,自然也会给他相应的报酬。

    “呵呵,我听说,这子母盅,子盅是下在大小姐娘亲的身体里面的,也难怪大小姐会这么担心,看到这人被安放在这么隐秘的地方,就知道大小姐是多么的孝顺了,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我一向都看不上,唯一所好,便是美人。”说着,一双眼睛还在唐心的身上转了转。

    唐心唇边勾起了一抺冷笑,眼中却是冰冷森寒,只听她用着玩味的声音问道:“哦?美人?这个倒是不难,我可以帮你找几个。”

    “大小姐,一般的美人,我看不上,也只有大小姐这样出色的才能入得了我的眼,其实我要的也不多,只要大小姐陪我一夜便可,我自然会为引出母盅,让大小姐的娘亲不再受盅虫所控制。”他似乎笃定了这世间只有他能解此盅,更似乎笃定了他们不会去对纳兰啸天说出这话,因此,开出了这样下流龌龊的条件。

    “呵呵……”

    听完他的话,唐心不由的轻笑出声,下一刻,只看到一抺蓝影飞闪而出,一声惊呼传来之时,还伴随着蛇信子的咝咝声。

    “咝咝……”

    秦天南神色如初的看着这一幕,只见,一条蓝色的小蛇盘在了许姓男子的脖子上,张开着蛇口,露出了毒牙,似乎做准备就咬下去,这是一条蓝灵蛇,蛇中之王,毒蛇之最,只要被它咬上一口,那么,当场毙命毫不意外,看着那许姓男子惨白着的脸色,他暗自摇了摇头,谁不去惹,竟然敢惹她?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大、大、大小姐,你想做什么?你、你别忘了,只有我、我能引出这盅虫……”看到那蓝色的小蛇,他当然知道这是至蛇的毒蛇,感觉到那蓝灵蛇冰凉的身体盘在他的脖子上,那样的冰冷,那样的骇人,他只觉冷汗一滴不商的渗了出来,想吞口水,又怕喉咙一动那蓝灵蛇就冲他咬了下去,一时间,僵硬着身体,连动也不敢动一下。

    清冷的眸光落在他的脸上,看着他此时惊恐的神情,她笑了笑:“你不是喜欢美人吗?我家小丹可是一个少见的美人,它肯这样盘在你脖子上,已经是你三生修来的了,如果你想让它给你来一口,我想,它也会很乐意的。”她的声音微顿,掠过一丝杀气的清眸让人看了不寒而栗,尤其是在她对面的许姓男子,更是知道,自己真的惹上不该惹的人了!

    一个连纳兰啸天也说不简单的人,又怎么会真的简单呢?他真的是被美色冲昏了头,竟然想肖想她……

    冷汗滴落,感觉到脖子处的蓝灵蛇在收紧着蛇身,他的心也跟着颤抖着,他虽然擅长养盅,但也只限于盅,对于这盘在她脖子处的毒蛇,还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更怕自己的这一动,小命就玩完了。

    只是,唐心却是无视于他的恐惧,漫不经心的道:“别看我家小丹小,如果吞下你的两个眼珠子,再吃了你的内丹,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不知,你想不想试试?”

    “大、大小姐,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吧!”他顿时连哭的心都有了,听到她的话,双腿不由的一软,不自觉的便跪了下去。

    “引出母盅,便饶是你一命,否则……”她的话没有再说下去,相信,谁都知道那后面的意思。

    “是是是,我马上引,马上引!”说着连忙爬了起来,往那石床走去,又从空间里拿出了一些不知什么药液擦在詹致威的胸前直上喉咙处,准备好了一个瓶子,扶起了詹致威便开始引盅。

    唐心和秦天南在一旁看着,只见原本在那詹致威皮肉之下的那只母盅似乎闻到了什么气味而动了动,由着那些药液的气息而爬上了喉咙之处。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那母盅爬得很慢,连她看了都不由的微提着心,看到那姓许的男子掐开詹致威的嘴巴,不一会,便见一条金色的虫子从他的口中爬出,只是一爬出来时,那条盅虫似乎意识到什么似的想要往回钻去,这时,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原本站在唐心身边的秦天南突然猛的一掌击向詹致威的身体,而受了他这一掌,一口鲜血猛的从他的口中喷出,连带着将那条母盅也一般喷了出来,只是那条母盅一离开詹家致威的身体竟是一跳打算逃生,然而在这时,秦天南已经以着快如闪电的速度,一脚踩了下去。

    “啪!”

    只听见啪的一声,像是那条母盅爆体而亡,他移开脚,果然,看到那条金色的母盅已经死得不能再死的躺在那地上……

    这一幕,快得让唐心有些反应不过来,她怎么也没想到秦天南会在那一瞬间出手,还以着极快的速度将那条母盅踩死,子母盅,只要离开了人体之后死亡,那么,子盅便也已经无害了,而且,此时想必子盅也会死去吧!

    她眸光微闪,眼底浮现一丝疑惑的看向秦天南,却见他脸色如常,依旧是那股盛气凌人的高傲气神色,仿佛他那么做,就没有一点好奇怪似的。

    与此同时,另一边,清晨在小院中浇着花的姬云烟,突然间感觉胸口像是被人拍了一掌似的,只感觉一股剧痛袭来,喉咙一咸,一口鲜血也猛的喷了出来,只是,当她看到那血中的那条已经一动不动的金色虫子时,却是一怔,久久的盯着那虫子,眼中浮现着难以置信的神色,喃喃的道:“竟然是子母盅……”

    忽然间,她笑了,缓缓的笑了,虽然不知道是谁给她下了子母盅,但她知道,她很快,就会跟她女儿见面了……

    另一边,地室中,唐心在给那姓许的男子服下一颗药丸后,这才让小丹回来,那许姓男子脸色仍旧有些惨白,复杂的看着一袭白衣的唐心,欲言又止,到最后,却仍是什么也没说。

    “回去吧!记住刚才说的话,事成之后,我保你无事。”她淡淡的扫了那许许姓男子一眼,便迈步往外走去,如今,子母盅已解,她的娘亲已经不必再担心会死于子母盅之中,接下来,就先收拾了纳兰星辰和他母亲,跟着的,想必就是裴家的人了。

    随着几人的离开,那地室中的詹致威则奄奄一息的躺着,像是随时都会死去一般,如今他的身体里已经没了母盅,他的死活,他们已经不会去在意了,留着他最后的用处便是,当诱饵!

    纳兰家族中的客人,少数的已经走了,而大部份的却仍留着,毕竟难得能在纳兰家族作客,他们也想趁这个机会与各个家族的人多交流一下,打好家族之间的关系。

    自从那一日解开母盅之后,唐心便一直在院中极少出去,因为她在炼制一味药,一味可以制好鬼谷子那肺上的问题的药丸,药痴更是当仁不让的帮唐心打下手,一边在旁边观看着,以及吸她是如何用药配药的,等了这么久终于可以看到她炼丹了,药痴是激动得整个人处于一种兴奋的状态,这几天忙进忙出的却是不亦乐乎。

    “师傅,这么多种名贵药材,你怎么像是随便拿就有的?难道你里面有空间药田?”药痴眼睛发亮的看着她从空间中取出一味味珍贵的药材,看着那些外面都极难寻到的灵药,他不禁越发的佩服她,这样的药材,这是纳兰家族也不一定能弄得齐全,但是她却能轻易的便拿出来,太让人意外了!

    “嗯。”她应了一声,空间药田在一些拍卖会上也能拍下好的,不过却是可遇不可求的,但一些的珍宝轩中的药田则比较一般,不过,自己炼制的倒是可以,她好些日子不曾炼制东西了,药痴跟在她的身边也有段时间了,一直也是很是忠心,既然他这么喜欢炼制丹药,那么她有时间炼制一个空间药田给他倒也不错。

    此时,药痴并不知道,他好奇的问了一句话,就让唐心暗中打定主意要送他一块药田,要是知道了,估计会乐得几天睡不着觉,因为唐心送出手的东西,又岂会一般?

    又过了三天,这一日,她带上炼制好的丹药便与药痴和玄月以及纳兰若尘几人出了门,而古世君则留了下来,因为他还有事情在身,他们出门了,相信,那纳兰星辰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不过她已经跟秦管家安排好了一切,这事情,就是连纳兰啸天也是不知道的。

    今天,不仅是要去拿药给鬼谷子,还要去见她胖子哥哥他们,听药痴说他们已经在九龙城中找了个落脚点,九龙城东边的一处地方买了座院子,直接以唐府居之,方便以后他们议事与落脚。

    想到可以与他们见面了,唐心心中难掩激动,就连脚步也都轻快了几分,从修仙界一别,如今也快两年了,这么久没见,他们可好?

    与她一样,此时唐府中,唐子浩他们也是万分期待着唐心他们的到来,修仙界一别,他们就无时不在期待着重逢之日,那一日自从药痴告诉他们唐心就在这九龙城中之时,他们在安排好那边的事情后,便也很快的转移了地方,来到了这九龙城中,唐府里的事情一安排好,马上就与药痴联系,让他通知唐心,他们已经来到这里!

    当唐心他们来到唐府面前时,看到那唐府两个字,不知为何,她心中就是一暖,有种回家的归属感,这种感觉,是在纳兰家族里不曾有过的,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是有着她熟悉的温暖在里面,唐府,里面的人全是她至亲的人啊!

    察觉到她心情的起伏,一旁的纳兰若尘朝她看了一眼,视线又落在她所看的那两个字上,唐府,也许,在她的心里,唐家才是她的家吧!今天要见到她一直念着的胖子哥哥了,他隐隐的,有些期待,到底那会是一个怎么样的男子?

    “师傅,你们等着,我去敲门。”药痴笑眯着眼便是上前,敲响了门,不一会,大门便打开了,而打开的那个人,正是冷煞。

    “主子!”看到她,冷煞眼中浮现着少见了的激动与欣喜,当即唤了一声,打开大门,请他们一行人进来:“主子,大家都在里面等着你呢!”

    “冷煞,好久不见了,看来,你的实力提升了不少。”第一眼,唐心便看出了他的实力比起以前提升了一个级别,如今已经是元婴巅峰期的修士了,虽然说在这飞仙界当中,他的实力并不能算很是出众,但若再加上他们那一件件非同寻常的法器,那可就不一样了。

    “主子,我们几个人实力都差不多,不过最近一直卡在了巅峰期上不去,正愁着没你指点你就来了。”

    唐心笑了笑,道:“我们进去说。”说着,她迈步往前走去,却又顿下了脚步,对药痴道:“你去把鬼谷子叫到这里来吧!”正好,也可以把人给介绍一下。

    “好,那你们先进去,我去去就来。”说着,他又往外面走去。

    厅中的众人已经等不及的出来外面等了,一出来,就看到他们几人走了进来,尤其是那前面那抺熟悉的白色身影,看到她,众人脸上皆浮现了欣喜的神色,快步的迎了上去。

    “主子!”

    八煞与梦珊师兄妹两人不约而同的唤了一声,而莫子漓看到她眼中划过一抺欣喜,转眼即逝,他也走上前,看着依旧如初的她,唤了一声:“唐心,许久不见了,你还好吗?”

    一旁,红绫看着身边的莫子漓,心中划过一抺苦涩,他还是忘不了她啊!虽然心中不太好受,却仍压下了那抺苦涩,上前也笑着跟唐心打招呼:“总算是找到你了,你不知道,这么久没见,想死我们大家了。”

    “红绫,子漓。”她笑着看了两人一眼,视线落在了那从后面走上来的白衣女子身上,看到她,她眼中浮现了柔和的光芒,走上前去:“小雪。”

    “小姐。”虽然她不止一次说不要叫她小姐,但毕竟叫了很多年了,一开口还是自然而然的唤了出来。她握着她的手,看着她好好的站在他们的面前,心下尽是释然,现在她和小雨都没能在她的身边,虽然知道她一定不会有事,可却还是总是有些担心着的。

    唐子浩走了过来,他面上带着笑意的看着她,目光中尽是宠溺与柔和的神色,他不像其他们一样的围上去,而是从看到唐心时,他就在看着她,看着她瘦了没有,看着她伤着没有,看着她是否还依旧,直到这一刻,他才放下心来,对于这个妹妹,他从小就宠爱着,怜惜着,小时间不知道她的本事,自以为他这个当哥哥的是在保护着她,却不知,其实一直是她在保护着他们,长大了,有能力了,她也一直是他努力修炼的动力,因为他不希望,将来她有危险时,他这个当哥哥的却保护不了她,让她再一次的面对着危险却无力去救。

    这么多年来,她虽然长大了,但在他的心里,她却依旧是那个小小的妹妹,是一个他认为需要他保护的妹妹,每回她的独自一人离去闯荡,他心里也一直在担心着,牵挂着,直到这一刻看到她好好的站在他的面前,这才放下心来。

    “妹妹,你瘦了。”有很多的话想说,有很多的话想问,但,到了这一刻,却只化为了这样简单的一句。

    听到这一句话,唐心只觉眼眶微热,心中酸酸涩涩的,独自一人在外,虽在契约兽的陪伴,但却没有一个亲人在身边,沐宸风在炼狱受着苦,而胖子哥哥他们也不在她的身边,遇到的很多事情,她都得自己杠下来,自己坚强的去面对,她虽坚强,但内心深处却也有一块脆弱的地方,此时听到他这样的一句话,只觉得心头一紧,伸出了手紧紧的抱住了他。

    “胖子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