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7 怒!后果很严重!

    唐心起身迈步走上前,因距离不远,走几步便到了前面,看了那连面容也看不见的灰衣人一眼,便对那名中年男子道:“乌金草虽是稀有的珍草,但,并不是每个人都会正确的用它。”

    当她说出这话时,那戴着遮帽的灰衣人抬头看了她一眼,黑纱下,眼睛一亮,饶有兴致的看着面前那一身白衣的女子。

    那名中年男子狐疑的看着她,见她一身淡雅气息,容颜绝色,举止落落大方,像是贵族家族人物,便缓下声来,问:“姑娘此言何解?乌金草不是像那拍卖的女子所说,只要服下全是可的吗?为何到了你这里这,却说不是每个人都会正确的用它?这是什么话?”

    这时,颜沐几人也来到了她的身边,几人这一站,那份气势,更是让原本想要中怒斥唐心的不懂不要装懂的一些人咽下了到嘴边的话,静看着。

    唐心淡淡一笑,道:“那名女子说的方法确实是可用的,不过,也有一定的风险存在,最好的办法,当以配上其他的提升实力的药材,加以炼制,制成药丸。”

    闻言,那名中年男子皱起了眉头,他并不会炼丹,如果买下把这乌金草交由别人去炼制,他又不放心,毕竟,谁知道会弄成什么样的出来了?

    “说得没错,我之所以只让拍卖的那位姑娘说能直接服用,那便是想看看,到底有没人识得此物,真正懂得它的药用价值,直接吃了,你运气好确实是能进阶,但,因没辅助,就算进阶了也有可能会打回原形,如果运气不好,那么便是拿你一身修为来赌,这风险,很大,如果不是真正懂得用它株草的人,我并不想卖。”说着,那灰衣人站了起来,黑纱下的眼睛看着唐心,问:“这位姑娘莫非是炼丹师?就算是炼丹师宗师也不一定懂得这个,想必姑娘的炼丹品阶不低吧!”

    唐心笑了笑,没有直接去应他的话,而是开口道:“前辈,我对这株乌金草也很感兴趣,但我不像那位前辈一样出得起大价钱,不过我可拿出一株千年药材来跟你换,不知前辈可愿?”

    那中年男子一听原来她也打着乌金草的主意,不由的沉下脸来,可听她一番话说得还算礼貌,而他自己又确实不会炼丹,便也压下了心中的不悦,只是一双眼睛仍在她的身上打量着,心下暗忖,此女到底是何人家的子女?

    “拿出一株千年药材我换?”灰衣人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看着面前的唐心,道:“姑娘,对于大家族而言,千年的药材虽说少,但也不是没有,我这乌金草虽然只有是五百年份的,但却不是千年药材可比的,你既然懂药,那应该也知道这一点才是。”

    唐心脸上依旧带着笑意,眉宇间尽是自信的神色,轻声道:“听前辈的声音,沙哑中带着尖锐,而后音又不足,想必定是烧伤所致,如果我猜得不错,前辈不仅伤在声带,而且,肺部应该已经溃烂,再不治疗,前辈性命堪忧,如果前辈看不上的以千年药材相换,那我倒也可以帮前辈治好那暗疾,就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她的话一出,他灰衣人的身体猛然一震,竟顾不得这里就是拍卖会,当场就掀开了头上的遮帽露出了本来的面貌:“你、你当真能治!”

    他,面部大面积烧伤,那可怕的疤痕饶是身边那名中年男子见了都不由的后退了一步,但,唐心却依旧站在他的面前,神色如初,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也在评估着他。他,因面容烧伤而看不出本来面貌,只有左眼的位置是没烧伤的,灰白的头发,可看出,此时年纪已经不小了,怎么说也有四五十岁了吧!不过,在修仙的世界当中,四五十岁正是修为的巅峰之时。

    “啊!他、他不是鬼谷子吗?”

    “是啊!他就是鬼谷子啊!他那张脸就是十几年前烧伤的,原来他还活着啊!”

    “他竟然敢出现在这里,难道就不怕那些人知道他没死又来找他?”

    “就是,这胆子也太大了!”

    当灰衣人掀开遮帽的时候,整个拍卖会哗然一声,有的是被那张在不太明亮的光线下的脸给吓到了,有的则因为认出了他的身份而震惊。

    鬼谷子,一个精通阵法的修士,却在十几年前被人下了药后困在阵法中打算活生生烧死的人,听说是当年是因为有一个隐世家族想要收拢他,让他为他们家族效力,而他却不肯,最后惹怒了对方,被他们下了杀令,事隔多年也不曾见他出现过,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

    唐心只是在听到周围的声音后挑了挑眉,鬼谷子?她没听说过这一个人,不过看众人的反应,似乎,这人还有点来头?

    听到周围众人的话,灰衣人微皱了下眉头,看着唐心问:“你当真能治好我吗?”

    “当然。”

    “好。”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走上前对那名拍卖的女子道:“把那株乌金草拿给我。”

    那名女子一怔,便将乌金草交还给他,目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一袭白衣的女子。

    “这是你的了,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随我来。”他将乌金草递给唐心。

    唐心看了那乌金草一眼,便收进空间,朝颜沐几人点了点头,便迈步跟着那抺灰色的身影离开。

    此时的他们,并不知道,就在此时,纳兰家族中来了一位客人,正与纳兰啸天在厅中说着话,而秦天南,则恭敬的站在纳兰啸天的身后。

    “裴少主大驾光临,真的让我甚感意外,不知,裴少主亲自前来,是有何事呢?”裴炎,四大家族居首的裴家少主,年纪轻轻便已经着手掌管裴家大小事务,自身实力已达仙者品阶的强者,无论是他的父亲还是他,或者是裴家,都是一个极具震摄力的存在!而今天,他却来了,为何而来?这是纳兰啸天此时心中所思量的。

    坐在一旁位子上喝茶的男子抿了一口茶水后便轻轻的用盖子刮着杯中的茶叶,浑身透着一股强硬而不可忽视的气场,他抬起锐利而泛着精光的目光看着纳兰啸天,道:“听闻纳兰家主找回了失踪多年的大小姐纳兰明月,而我在九龙城中游玩时,路上惊艳一瞥,看到了纳兰大小姐的天人风姿,让我起了个念头,于是,便特意上门而来,问一问,纳兰家主可有意思与我裴家结为亲家?”

    听到他的话,纳兰啸天也不由的一怔,讶异的看着他道:“裴少主此言当真?”裴炎无论是哪一方面都是极为出色的人物,而且在实力上,甚至更在颜家少主之上,裴家又是四大家族之首,如果真的与他们结为亲家,纳兰家族就算是排行第五的家族,那地位也会与之前大不一般,毕竟,多了个裴家在后面。

    “那是当然,只要纳兰家主应下,不日,我便会让人送来聘礼,挑选个日子,便可将令千金娶过门。”他依旧喝着茶,漫不经心的样子,还真像不将这事当一回事,那神色,就好像是在说着随便弄多一个女人回家一般,很是平常。

    然,恭敬的站在纳兰啸天身后的秦天南敛下的眼眸却是微闪,他只是微微抬头看了那裴家少主一眼,便又敛下了眼眸,神色莫测,不知在想着什么,而因为站在后面,也没人看见他脸上的神色。

    “呵呵。”纳兰啸天脸上露出了笑意,道:“若能与裴家结成亲家,那是最好的不过的,不过,我这女儿只怕……”是的,依他的这阵时间对她的认识,她不是一个轻易受人摆布的人,就算对方是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她也不可能会由着他摆布。

    “哦?难道令千金的婚事,你这个当父亲的还作不了主?”裴炎挑着眉,饶有兴致的看着他。

    “这……呵呵,也不怕裴少主见笑,我这女儿不比其他,她在外长大的,这性子还真不好说,虽然我也希望能与裴家成为文亲家,但她那一关却不太容易过,如果是亲成,这亲事总不能逼着她去完成的吧!”

    闻言,裴炎扯了扯唇笑了笑,道:“没想到堂堂纳兰家族的家主,竟然还无法决定自己女儿的婚事,真是奇事,这样吧!本少主先在你这府中住下,多与令千金接触接触,也许,会有不一样的结果也不一定。”听那语气,看那神色,好像直当这里是他裴家似的。

    然,纳兰家族虽然说在十大家族中排行第一,但几百来来,家族内部已经大不如前,也就是空有其表,实力势力皆是不对四大家族,更别说是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了,如果靠他们的努力,那不知得多少年才能赶上四大家族的势力,才到挤入四大家族成为之一,但,如果与裴家结为亲家那就不一样了,只是,明月那里却是一个难关。

    “裴少主想在这小住那当然是没问题的,我马上让秦管家安排,待小女回来,便让她来见见你。”他笑了笑,其实,在他看来,他女儿能嫁到个这个人物那也是极好的,别说裴家的势力,就是这裴炎本身的出色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配她,绰绰有余,而且还能让纳兰家族的势力更加强大,这样一石二鸟的好事,他自然是极力赞成的。

    而另一边,那灰衣人本打算领着唐心他们离开拍卖会再说话的,哪知,才走到半道上就被人拦下了,看到那些人,鬼谷子浑身的气息顿变,低声对身后的唐心几人道:“你们先走吧!三日后,在城外树林见!”

    颜沐看了前面那些人一眼,摸了摸下巴,道:“这些人应该是冲我来的吧!”他就知道,走到哪都是有人想杀他的,看来回去后,还真得查查到底是谁想要取他的命。

    唐心看了前面那些黑衣人一眼,又看了那鬼谷子一眼,却是没有吭声的站在原地,那些黑衣人一个个都是实力非凡的杀手,他一个实力不怎么样的人,如何对付?

    “他精通阵法之术。”一旁的古世君看了前面的鬼谷子一眼,便对几人说着:“我曾听说过,鬼谷子这个名字,却不曾见过他,更不知他长着是何模样,不过,倒是知道十几年前有一隐世家族对他做的事情,他脸上的烧伤应该就是那时落下的吧!他的阵法很精湛,如果设下一个阵法,极少人能够从中走出来,当年听说他是中了药才无法逃走的。”

    阵法之术么……

    唐心挑了挑眉,眼底划过一抺暗光。看着前面的鬼谷子双手一转,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一些东西往前一抛,原本空无一无的周围却突然变出了一面面的石墙,将那些黑衣人全围困在里面,而这一面面的石墙,竟然还是会动的!

    “嗡嗡嗡嗡……”

    石墙与地面相磨的声音发出,扬起的灰尘弥漫在空气之中,石墙自动的移动与变换着位置,朝那些黑衣人夹去,而那些黑衣人运手相抵,竟也无法撼动那厚实的石墙分毫,这一点,才是让他们愕然不已。

    纳兰若尘微怔,觉得这种阵法真奇妙,为何能凭空变出石墙来?而这石墙还能移动?是何缘故?

    玄月眸光微闪,心下想着的却是,这人如果真的精通阵法之术,倒是可以收为己用,让他为主子效劳,阵法之术运用得好可以让他们的落脚点不轻易被人发现,而且在紧要关头时也能有用。

    “砰!砰砰!”

    石墙相撞,有的中间夹住了人,而有的则被躲开,那石墙变幻着位置,地方不大,但那些黑衣人却是无法走出来到他们的面前,见状,唐心开口道:“既然他们出不来,那就现在离开,跟我们走吧!找个地方谈谈。”

    鬼谷子回头看了她一眼,便也没多说什么,而是迅速跟在他们的身后。

    太阳即将下山之时,唐心几人也回到了纳兰家族,从城中离开后他们与鬼谷子详谈了一番,她给出了时间,三日后便将治疗的药给他送去,几人回到纳兰家族后便各自回去休息,唐心才回到院子没多久,纳兰啸天便带着裴炎来到了她的院子。

    在院中喝着茶的唐心与玄月坐在一起,两名青衣婢女则在一旁侍候着,玄月正打算跟她说说鬼谷子的事,就充见纳兰啸天带着人进了院子。

    “月儿,我来介绍裴家少主给你认识。”纳兰啸天笑着走了进来,看着那坐在桌边的唐心道:“他是四大家族之首裴家的少主裴炎,这段时间,裴少主就由你多招呼着些了。”

    唐心眉头微拧了一下,看着面前那一袭黑衣浑身散发着强硬气场的男子,只见此时长相虽是出色,只是,那双眼睛中透出了狠厉光芒却是让人难生好感,而且他看着她的目光像是在审视着一件物品似的,那样的赤果果的,那样的毫不掩饰他的目的,真真让人厌恶。

    “我清静惯了,不喜人打扰,也没兴趣去招呼人,这人你还是让别人去招待吧!”她淡淡的说着,声音中带着一抺疏离与冷意,也不管那裴炎就在面前,当下就给拒绝了。

    让她去招待这样一个人?怎么可能!

    “月儿,你怎么能这样说话呢!别忘了,你可是纳兰家族的大小姐,帮忙招呼客人又有什么不对的?”听到了她的话,纳兰啸天当即就沉下了脸。

    唐心看了纳兰啸天一眼,真心觉得有这样生父跟没有没什么两样,他把人带到她的院子来,目的很是明显,当她唐心是什么人了?到了纳兰家就得听他摆布?眸光一扫,她看了面前的裴炎一眼,起身往外屋中走去,一边对说玄月道:“送客!”

    一旁的裴炎眼中划过几分兴味,看着那抺身影进了房中,关上了房门,他便将目光落在了面前的那名男子身上,问:“纳兰家主,这个男人又是谁?怎么在大小姐的院子里?”

    纳兰啸天的脸真的是黑了,黑得不能再黑的黑了,那隐忍着的怒气充斥在他的心头,却又硬生生的压了下来,听到身边裴炎的话,他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玄月一眼,道:“他叫玄月,是月和的随身护卫。”

    “护卫?本少主看着怎么觉得不太像?”他挑着眉,打量着前面的玄月。

    “家主,裴少主,请吧!”玄月任由他打量着,冰冷的容颜依旧是那样的冷漠,并没有因他们的当面讨论而有什么变化。

    然而,裴炎听了这话却是勾唇一笑,忽的迈着脚步在这院中走着,打量着这春晖院的景色,走了一圈后,他回头对纳兰啸天道:“纳兰家主,大小姐这院子不错,我看这里面也不止一个房间,不如,我就在这院中住下如何?”

    “这……好像不太好吧!毕竟男女有别,这若传了出去……”纳兰啸天有些迟疑,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回去后我便会让人前来下聘,现在让我们有个相处的机会,也能提前培养感情,不是很好吗?再说,这个叫玄月的男子不也住在这里吗?还是贴身跟随?本少主住在这里自然也是没问题的,而且,我还真觉得这院子景色不错,我想,住在这里一定会很舒心的。”他意味深长的看了那紧闭着的门一眼。

    原本还有些迟疑纳兰啸天听到这话,这才道:“那好吧!既然裴少主想住在这,那就住下吧!西厢那里应该还有房间。”说着,就对玄月道:“玄月,你带裴少主去西厢住。”

    玄月皱着眉头,冷冷的看了纳兰啸天一眼:“家主,主子说的是送客,请你们两位马上离开院子!”

    “放肆!”纳兰啸天一怒,想到纳兰明月不将他放在眼里,而这玄月竟然也敢这样,怒火中烧,当即便是一声怒喝。

    玄月依旧不为所动,泛着寒光的眼眸直视着盛怒的纳兰啸天,冷声道:“家主,莫忘了,这里是主子的院子,主子有权不让人进来住,请你们马上离开!”

    “这是纳兰家的地方!我身为纳兰家的家主,自然有资格允许谁住进这里!”

    房门突然嘎吱的一声打开了,一袭白衣面容清亮冷的唐心站在门边冷冷的看着纳兰啸天,看着他在那里冲着玄月发火,她扫了那一旁看好戏的裴炎一眼,开口道:“我说过,别管我的事,也别把一些没人要的烂东西也塞来给我,虽然你生了我,但你没养我,你没有这个权力对我做那些事情,纳兰家主。”

    她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出,一字一字的十分清晰,但那话中的冰冷,也是毫不掩饰的,尤其是对那裴炎的不屑一顾,更是让纳兰啸天的脸色由黑转白再转青,变了再变。

    裴炎是什么人?她竟然敢说他是没有人要的烂东西?这也太无礼了!只是,她后面说的话却又让他有些底气不足,是啊!他是生了她,她是他的女儿没错,但,他却没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没有养过她,也没有教过她什么,就连她回到纳兰家族中来这么久,她也不肯唤他一声父亲,由此可见,他这个父亲做得是有多失败。

    裴炎的眸光微闪,眼中划过一抺寒光,盯着那抺白色的身影眼底划过一抺嗜血的杀气,区区一个女子,竟然敢对他这样无礼!忽的,他勾唇一笑,迈着步伐上前了一步,停落在玄月的面前:“莫非,你们还有不一般的关系?贴身守护?就这么点本领?”他的话是对着玄月说的,但目光却是看向唐心,而在他声音一落的瞬间,竟是突然出手朝玄月击去。

    玄月的实力虽然没有他高,但反应速度却是一点也不慢,见他突然出手攻击,当即便也瞬间出手反击,这个叫裴炎的人,真的太令人厌恶了!

    “咻!砰砰!”

    两人掌风相向,招招凌厉像是要直取对方性命一般,随着两人的战斗,院子外的气流变得压抑而让人喘不过气来。看到玄月竟然敢跟裴炎动手,纳兰啸天脸色一沉,本想着大喝一声让他住手,但却又忍了下来,因为玄月的实力不如裴炎,就算他魔现在以着刁钻的招式能避开以及攻击,但,久战之下,玄月必败!

    唐心也是冷下了脸,清眸中尽是冰冷的寒光,堂堂裴家少主竟然跑到她这里来惹事了,什么住进她的院子,什么回去后就下聘,真是荒唐!而纳兰啸天,她第一天回到纳兰家族时他是说着那些多么动听的话语,说什么愧对于她自责不已,却不过短短几个月,他所谓的父爱就在利益的面前荡然无存,真是可笑!

    一旁,两名青衣婢女是震惊非常,玄护卫竟然跟他裴家少主打起来了,而且那裴家少主竟然说什么想住进小姐的院子,家主居然也同意,真的是太荒谬了!看来,家主对大小姐的宠爱并不如家族的利益来得大,毕竟,就连她们也看出来家主是想利用大小姐来拉拢四大家族之首的裴家,大小姐不可能看不出来的。

    两人悄悄的朝那门边的白色身影看去,看到她冷着一张脸,眼底尽是冰寒之色,不由的迅速移开眼睛,将注意力放在玄护卫与那裴家少主的身上。

    “玄月,回来!”眼见玄月处于下风,根本不是那裴炎的对手,为免他被打伤,唐心当即便清喝出声,想让他收手退回。

    而玄月在听到她的话后,便也想迅速收手,毕竟,他不是裴火的对手,再打下去一定会被他所伤,自然此时收手是最好的,只不过,他想收手裴炎却不肯让他收着,似乎没有将他打伤就不肯罢休一般,他已经在步步后退,而他却仍步步逼紧,看得纳兰啸天也不由的皱了皱眉,但因对方是裴家少主,而不便多言,再说,这个玄月眼中只有他女儿,却一点也没有将他这个家主放在眼里,趁机让裴炎教训他一下也好。

    只是,纳兰啸天还是低估了唐心,他不仅低估了唐心的实力,也低估了唐心的势力,更低估了唐心的护短,唐心的护短是出了名的,只要是被她认可的人,她便会视之为亲人,而伤了她认可的人,她也绝对不会轻易罢休!

    “砰!”

    步步的逼紧,杀气腾腾的招式,让玄月抵挡不住的被击中了胸口,整个人猛然后退了几步,只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一口鲜血也随着从口中喷出。

    “噗!”

    “玄月!”唐心眉头一拧,白色的身影一闪就朝前面而去,但,那距离玄月较近的裴炎看到她的紧张,狭长狠厉的目光一眯,竟是大步一上前,扣住了玄月的手往上就是一折!

    “咔嚓!”

    “嘶!啊!”

    利落而狠厉的手法,骇人心扉!他竟是硬生生的便将玄月的手给折断了!那骨头断裂的声音,听着就是让人心惊!

    “找死!”

    看到这一幕,唐心怒了,浑身的杀气迸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