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6 神秘拍卖会!

    次日,在听完了秦天南的禀报后,负手而立的纳兰啸天阴沉着脸色,浑身散发着一股骇人的威压与怒气,只是,这怒气他却没发出来,只是沉默着,像是在思绪着什么似的,而厅中一旁,静站着的秦天南敛着眼眸,恭敬俨如一副管家模样。

    “他可醒了?”好半响,他才沉声问出了这一句话,转过了身,蕴含着雄厚威压的目光落在秦天南的身上。

    “醒着,不过身上多处重伤,虽不致命,却已废。”秦天南恭敬的说着。

    “哼!胆大包天的混帐!已经算便宜他了!竟敢借酒闹事,真是该死!”蕴含着浓浓怒火的声音冷酷无情,根本不会去念那是他的亲弟弟,在他的眼中,利益最大,而这个人想要破坏他的利益,那就是该死!

    跺着脚步在厅中走着,微皱着眉头,眼中划过一抺思量,沉声道:“让人把他送到别庄去,让几个人看守着,记住,此时不得宣扬!就是他的儿子,也不能让他们知道!”

    “是。”秦天南应了一声,这才道:“属下现在就去办。”

    “嗯,去吧!”他拂了拂手,看着秦天南退下,顿了顿,这才唤来另一名护卫,道:“去请大小姐过来。”

    而此时,唐心也正准备去找纳兰啸天,与玄月走到半道时,便遇见了若尘和颜沐几人,她看了几人一眼,道:“你们到那边亭子坐位吧!我有事去去就来。”

    几人点了点头,也没多问,便往不远处的亭子走去。

    再走没多久,便见一名护卫快步上前,恭敬的向她行了一礼:“大小姐,家主有请。”

    “嗯,知道了。”她脚下步伐没有停顿的往前走着,而玄月则跟在她的身后。今日,两名青衣婢女没有出来,因为昨夜受的伤不轻,唐心让她们呆在院中,不必跟随在身边。

    来到前厅中,她迈步走了进去,而玄月自然也跟了进去,看到那负手而立的纳兰啸天时,唐心眸光微闪,一开口便直接切的入正题:“昨天夜里,我让玄月把暗处的人都解决了。”

    听到这声音,纳兰啸天转过身来一看,看着她一袭白衣不紧不慢的走了上来,在一旁的位子上坐下,举止淡然而随意,一点也没有因为他这个父亲而有感到一丝的压抑与紧张,也不像他的其他子儿一样,看到他都显得拘束,反而是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落落大方的气息。

    他朝那跟着进来,站在她身边的玄月看去,这个人他自然是认得的,没想到他离开纳兰家族后竟然能找到她,这一点,倒是让他很是刮目相看,他缓了缓气,像是没怎么在意她所说的那一句话似的,而是开口道:“解决了便解决了,没用的东西,留着也是没用。”

    唐心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以后别再安插暗卫在我的视线之内,否则,见一个,杀一个!”她的声音虽然不紧不慢,但,却透着一股清冷狠绝的气息,这话一出,饶是原本想不提这事的纳兰啸天脸色也有些微变。

    看着她淡漠的神色,他露出了一抺笑容,道:“为父也是想让他们可以保护你,既然你觉得不需要,那好,以后我就不再安排暗卫暗中保护你了,玄月如今的本事也不小了,有他保护你也足够了,不过……”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看了看玄月和唐心一眼,道:“你与玄月订的是血契,既然你们早就相遇,玄月也依旧对你忠心耿耿,何不将他收为夫婿?这样一来,我也可以放手让你学着接掌纳兰家族,而玄月也可以主管纳兰家中的暗卫。”说着,那双高深莫测的眼眸落在唐心的身上,静观着她的神色。

    玄月在听到这话后,依旧是面色如初,神色不变,全当纳兰啸天那些话是耳边风,他如今跟在主子的身边就已经足够了,那些什么暗卫之首,他根本不屑。

    唐心淡淡的抬眸看了他一眼,眼底神色不明,清冷如初:“你可知,我为何至今仍留在这纳兰家族里面?”

    面对这样的一句话,纳兰啸天微怔,继而道:“你想找到你娘亲,是吧!”想来想去,她会回来估计绝大部份是因为这个,要不然,就这段时间他的观察,依她的性子,如果她不想跟着秦天南回来,就凭秦天南还带不回她。

    闻言,她唇边露出了一抺笑意,道:“这只是其中的原因之一,没错,我要找到我娘亲,见一见她,还有另外的一个原因是,我要揪出这纳兰家族中,当年害我之人,那个派了杀手去追杀我的人,幕后凶手,便藏在这纳兰家族当中。”

    他眉头一皱,看着她问:“你怀疑谁?”

    唐心只是淡淡一笑:“不急,终有一天,我会把那人揪出来的,到时,你自己也就知道那人是谁了。”说着,便站了起来,道:“没事我就先走了。”

    “等等。”他唤住了她,目光中划过一抺不明的复杂暗光,道:“月儿,你真的不愿意当这个当少主吗?纳兰家族的少主,可是很多人想当都当不上的,于你,根本没有坏处。”

    “是没坏处,可也没好处。”她头也没回的说着,迈着步伐便往外走去。玄月自然是跟在她的后面离去。

    看着两人离开,纳兰啸天沉着脸,不知在想着什么,只是坐在主位上,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压抑的气息,不多时,处理好纳兰德宇的事情归来的秦天南进来禀报。

    “家主,二爷已经安排好。”

    “嗯,退下吧!”他沉声说着,目光幽深,不知在想着什么。

    “是。”秦天南应了一声,便往外走去。

    与玄月往亭子处走去的唐心经过前院时,隐隐的听到药痴的声音,脚下步伐一顿,便转了方向,往大门处走去。

    “我说你这护卫怎么回事?我不久前才来过的,你怎么就给忘了呢?你别再挡道了,快让我进去,要不然我跟你不客气了。”药痴被挡在门外,那一肚了的火气也上来了,冲着他护卫便是一阵斥骂。

    走过来的唐心看到被两名护卫架着的药痴,原本一袭的白色衣袍也不知多久没换洗了,竟是脏得让人说不出话来,那张脸也是白一块黑一块的,一头银发更是不知栽进入哪个鸟窝,上面还插着根灰色的羽毛,因被架着不让进,那双眼睛已经冒上了怒火,而他的手也微动了一下,似乎打算给他们下这点毒,看到这,她心下轻叹一声,道:“让他进来。”这药痴,在纳兰家族的大门前用毒,他是不想活命了吗?

    “师傅!”听到这声音,药痴顿时眼睛一亮,火气全消的露出了笑脸:“师傅师傅,我回来了,我回来了!”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他的炼丹术啊!他的还魂丹啊!都在等着他呢!

    “大小姐。”看到是唐心,两名护卫当即放开了他,有些怪异的扫了那药痴一眼,其实也不怪人家护卫不让他进去,上回他怎么说也是一身整洁的跟在唐心的身边,这出去几个月,竟然弄得跟乞丐一样的回来了,试问,哪个护卫有那么大的胆子,敢让一个乞丐进入纳兰家族?

    “你多久没沐浴了?”他一走来,身上还有股酸味,直让唐心看了有些傻眼。见过他脏兮兮的样子,还没见过他这般脏的样子,跟在她身边时,他可是整天都干干净净的,这才出去没多久就打回原形了?

    “嘿嘿,师傅,你怎么问这个啊!”终于意识到自己身上有多脏的药痴,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我、我这不是因为忙着,所以就顾不上花那个时间去沐浴了嘛!”说着,他又抬起了头凑到了唐心的面前,道:“不过师傅你放心,我等会马上去洗干净,换身衣服。”

    听到他的话,饶是站在唐心身边的玄月也不由嘴角微抽了一下。忙得没时间沐浴?他也太能扯了。

    唐心失笑的摇了摇头:“行了,快进去吧!先去清洗干净后再来见我。”说着,便与玄月往里面走去。

    “嘿嘿,好。”他笑眯着眼应了一声,脚步轻快的往纳兰若尘的院子而去。

    另一边,亭子里闲坐着的几人也聊着,颜沐道:“我打算过两天就回去了,尽快的看能不能帮她找到一些什么线索,小尘子,你跟在她的身边也得多注意些,尤其是她跟纳兰家主的关系并不是外面传的那么融洽,我有些担心的是,她在这里面的处境,所以万事你们还是得小心。”

    “师兄放心吧!明月她很出色,虽然我有心帮忙,不过我总觉得我帮不上她什么忙,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多注意你说的这些的。”他并不是愚昧之人,自然知道他的意思,只是,他心下始终有些担心,毕竟,明枪易挡,暗箭难防。

    “如果有什么事,也不用小师妹说,你就让人通知我,我会尽快赶过来的。”

    “好。”他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古世君看了他们一眼,敛下了眼眸,颜沐帮她寻找她娘亲,而他要查出的则是那纳兰星辰的母亲的一些动向以及跟什么人联系最多,不过,虽然纳兰星辰的母亲不是这府中的女主人,但,她所住的院子却是层层把守,严密得无法让人渗透进去,他又应该以着何种办法来得知她的一些动静呢?

    “今日陪你们到城中走走吧!虽然说我们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了,不过远道而来也是客,带你们逛逛九龙城可好?”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亭子外面传来,听到这声音,三人回头看去。

    “小师妹,你总算有点良心,知道陪我们去城中走走,那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了,等什么呢?现在就走吧!”颜沐一拂衣袍,笑着站了起来。

    古世君和纳兰若尘也是笑了笑,相视一眼,便也走出了亭子:“那走吧!看看这九龙城是何模样的也好。”古世君极少来这边,尤其是,他本是隐世门中人,若不是先前为了十二神将,他也不会出隐门,今日有她相陪逛九龙城,自然是满心欢喜。

    于是,唐心交待了一名侍女给药痴传话后,便与他们几人一同往外走去,御剑飞行往九龙城中而去,几人出色的身姿自然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在某一处,看着唐心几人往外而去的秦天南眸光微闪了闪,眼底不知在思量着什么……

    九龙城中,热闹非凡,唐心几人走在街上,逛着大街小巷里的摆卖的东西,一边走着,一边闲聊着,纳兰若尘看到前面的一处小吃摊冷冷清清的,一对老夫妇站在这里却是不时的擦着桌子,把那桌子椅子擦得亮亮的,看到他们身上衣服补了又补,小吃摊上又没有半个人去吃,他不由的对几人道:“我们去那里坐坐吧!看看有什么东西吃。”

    他的话一出,立刻引来了古世君的诧异,毕竟,那样的小吃摊一般去吃的只是平常百姓,贵族之人根本不会去那样的地方,就好像是说,去了那样的小吃摊降低了他们的身份一般,没想到他倒是毫不在意,这倒是让他很是诧异。

    “呵呵,我说古世君,你不用吃惊,我这个师弟就是这样,不会在乎身份之类的东西的,在仙门时跟他出去过几回,他也是拉着我去小吃摊吃,不过你还真别说,这小吃摊的东西真的是别有一番滋味,味道一点也不比酒楼的差,走,我们尝尝去。”颜沐倒是无所谓,他本就不是拘束之人,向来随性,自然也不会在乎在哪个地方吃。

    唐心朝那小吃摊看了一眼,见到的是那简陋的小吃摊,以及一对老夫妇在那里忙活着,眸光微闪,笑了笑,道:“走吧!”若尘就是若尘,别人,谁会注意到?

    小吃摊的一对老夫妇看到他们几人走来,见他们一个个长得俊美不凡,而且气质又是那样的出众,不由的有些紧张,这几人怎么看都是贵族子弟,他们可没招呼过这样的大人物,一时间连手都不知摆放在哪里好。

    “几位公、公子,小小姐,这……”他们是要做什么?来他们这里吃吗?

    纳兰若尘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意,迈步走上前,缓声道:“老人家,你们这里有什么吃的?给我们随便端些上来。”

    “好、好好。”两人看到他一脸温和笑意,也不像一些贵族子弟那样嚣张跋扈,这才放下心下,连忙道:“几位公子小姐,快请坐,请坐。”一回头,便是冲着身后的老妇人喊着:“老伴,快,给几位公子小姐上茶。”说着,他则去张罗着吃的。

    小吃摊的桌,比较短,椅子也没背可靠,只能简单的坐着,还得曲着膝,但唐心几人却也没人多说什么,接过老妇人送上来的茶水,便对她说:“我们自己来就行了。”

    “好好好,几位先喝口茶,我和老伴的这小吃摊都是一些百姓家常见的东西,我先给你们来些吃的。”说着,老妇人便走过去端着两碟吃的摆上来,一边说着:“这是素粿,这是肉粿,都是我们自己做的,你们尝尝。”说着,便笑呵呵的走开了,一边不时的回头来看着,那模样,像是很开心终于有客人来了一般。

    “明月,尝尝看。”纳兰若尘夹了一个放在她面前的碗里,自己也夹起了一个,举止优雅的小口品尝着,而颜沐和古世君以及玄月不用他夹,自己便拿起筷子夹起一个试试。

    唐心尝了一口,入口软软的,像是什么粉做成的皮,而里面又有素馅,卖相虽然比不上酒楼那些精致的果点,但这味道却是很不错的:“不错。”她笑着点了点头。

    “呵呵,来,这里不有。”老妇人又为他们拿上来了几碟不同的小吃,又转过身去帮着她老伴张罗着。

    而因为唐心他们这一行俊男美女坐在这小吃摊上吃着东西,路过的百姓们,一些年轻的男男女女和一些好奇的路人也纷纷来到了这小摊上,一是想尝尝这小摊到底卖的是什么?怎么连那些气质不凡的贵族公子小姐也来这里吃?二是看着他们一个个长得俊美出色,就算是不饿,也想坐下叫点什么,还能就近看着他们,这样一来,原本冷冷清清的小摊很快的便坐满了人,原本冲着唐心他们几人来的路人们,在吃过小吃摊上的东西后,却都是纷纷披眼睛一亮,因为味道真的不错,而且价格也不贵,就算是平民百姓,也能在这里花费得起。

    两个老人因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客人而欣喜不已,虽然忙得没停过手,但却笑得很是开心。唐心几人留下了几币金币,便悄然离开,待两位老人回过神来时想给他们再送上一些吃的时,却见他们已经走得无影无踪,而桌面上,几个闪烁着金色光芒的金币则在那桌面上摆着,他们颤抖着手捧起那几枚金币,只觉那金色的光芒耀了他们的眼,却也温暖了他们的心……

    不远处酒楼上的一名男子眯着眼看着那渐渐远去的一行人,手指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隔了好一会,他才开口:“那名女子就是纳兰家族刚找回的大小姐纳兰明月?”他的声音低沉中透着一股阴鸷之意,莫名的让人不安着。

    “是的少主。”在他的身后站着的灰衣男子恭敬的应着。

    “确实是人间少有的绝色,气质不凡,只不过,实力品阶却不怎么样。”他漫不经心的说着,目光已经收回,因为那一行人也已经转入了另一条街道走去了。

    站在他身后的灰衣男子没有开口,只是静静的站着,微垂低着头。

    狭长而泛着阴鸷神色的目光泛着丝丝寒光,又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的道:“不过,能让颜沐也上心的女人,倒是让我有了几分的兴趣,拿来暖床,似乎也不错,纳兰家族,纳兰明月……”他眸光微闪,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另一边,唐心他们又转了几条街,原本是到处走走的几人,却看到一处拍卖会场,看着那会场外面写着的拍卖东西,唐心眼睛一亮,道:“我们进去看看吧!”这个拍卖会竟然有乌金草!她就是想找乌金草的种子都找不到,这里竟然写着是五百年份的?

    听到她的话,几人点了点头,便道:“走吧!反正也闲着。”几人迈步往里面走去,进了里面才知这个拍卖会场是个地下广场,里面占地之大,倒是让几人都觉得有些意外。

    “若尘,你可知这个拍卖会场是什么人的?”唐心有些诧异的问着,这样的一个场地,而且这里面的装饰也不一般,外面标明着拍卖的东西也极为少见,可见此人来头定是不小。

    “这个拍卖场在这里已经很多年了,但一直没人知道这幕后的人到底是谁,在飞仙界这里,这个拍卖会是极其有名的,不仅是因为这里拍卖的东西都是极为少见的珍贵物品和奇珍异宝,更重要的是,据说,这里的幕后主人是一名实力远在四大家族的家主之上的强者,再往里面进去你们就会知道,这场中到处都是高手守护着。”他边走边说着,场中光线并不亮,但依旧能看到周围已经坐满了人。

    “这个拍卖会难道就是那个云天拍卖会场?”外面并不显眼,而进了这里面才觉得不一般,颜沐不由的眼中划过一丝错愕,他刚才进来时没怎么注意看,想着也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拍卖会场,谁知这一进却是进了飞仙界最有名的拍卖场。

    “师兄,这里就是云天拍卖会场。”纳兰若尘温和的笑了笑,道:“我很多年没回来了,刚才看外面时也没想起,进了这里才想起这里就是云天拍卖会场。”他小时候曾来过一回,却也只是一回,这是第二次来,没想到,事隔多年,这里还依旧在这里,而且,似乎越发的不一样了。

    “原来如此,我听说过,却没来过,看来,今天还真是不枉走一遭了,等会得好好看看这里面拍卖出来的宝贝,据说,每一样都是属于天材地宝级别的。”颜沐的眼睛微亮着,妖冶的眸光朝周围看了一眼,对几人道:“前面那里有位置,我们去寻里吧!靠前面看得清楚一些。”说着便往前走去。

    几人往前走着,唐心的一门心思尽在那株乌金草上,想着,到底是什么人采到了那样的珍贵的灵草?又怎么舍得拿出来拍卖?一边走着一边想着,不多时,便来到了那前面的几个位置上坐下,只是,他们几人才一落下,周围的一双双眼睛不由的齐刷刷的朝他们扫去,有诧异,有怔愕,有课兴味。

    “几位,这个几个位置是特意为提供拍卖品的贵宾留的,请你们到后面的空位上去坐吧!场中的人员没有提前说明,真是抱歉了。”一名年轻的女子走上前来,轻声的说着,她的声音并不大,柔柔的,带着笑意很是礼貌。她口中的贵宾,是指那些拿出了拍卖物品来拍卖的卖主,因为是卖主,所以成了拍卖会的贵宾,这前面的几个位置一般来说也只会为他们几人留着,因为云天拍卖场的不同在于,就算价高者得,但,卖主还是有权力决定要不要将宝贝卖给对方。

    “既然这几个位置是提供拍卖品的几位贵宾的座位,那我们就换个位置吧!”唐心也很好说话,因为女子的礼貌与笑容,明显的是受到良好的培训的,她的礼貌与分寸让人不会想要去为难她,因为,她是低声细语,并不是扬声高喊,眼中也是真诚的歉意,看到这样一个受到良好训练的女子,她心中不禁好奇,这个叫云天拍卖会场的拍卖会,幕后的主人到底是谁?

    听到她这么说,几人只是看了她一眼,便也无所谓的换个位置。而那名女子见状,更是对他们说:“几位,我来为你们引路吧!这边还有几个位子,也是靠得较前的。”说着,便请他们几人左上边的第三排的位置上去。

    人与人之间,你敬我一尺,我敬你一丈,你好说话,我也会更好说话,也因此,唐心几人的退让,也让那名女子为他们挑选了几个较前的位置。

    唐心几人落座后不久,便也看到几名戴着黑色遮帽的人出现在那几个位置上,看到那些没露真颜的人,几人眸光闪了闪,因为他们都是穿着宽大的黑色衣袍,要不是的就是灰色的大衣,而且全身上下包得连是男是女都看不出,但,对于他们这种特殊身份的人他们也知道,如果不想惹什么麻烦,不让人知道他们到底是谁最是安全了。

    也就在那几人坐下后不久,先前领着唐心几人到另外几个位子上坐下的那名女子换上了另一套的衣服,走上了拍卖台。位于地下室的拍卖场中左右以及前方都是座位,坐满了人,而后方,不用说也知道定是存放着宝贝的地方了,看那里一个个实力强硬的修士守得那样的严密就知道,想要打那里那些天材地宝的主意,除非在这拍卖会上以高价拍得,否则,别无他法。

    “各位来宾,欢迎来到我们云天拍卖会场,今天拍卖的东西,想必各位也都知道了,没错,就是我们写在外面板上的那些奇珍异宝,除了了法器之类的宝贝之外,今晚最为珍贵,最为稀有的,便是一株五百年份的乌金草,乌金草是什么样的灵药,也许,很多人都不知道,那么我便在此解说一下。”

    台上,女子面带笑容口若悬河的为众人解说着,同时也吊起了众人的胃口,为何一株五百年分的灵草却会是今天最为珍贵最为稀有的拍卖品?一些不知道的修士们,屏起了吸呼仔细的听着。

    “乌金草,是一株在黑暗中却会散发着点点银白光芒的的灵草,它是野生野长的灵草,但,只有银爪血蛛在乌金草上交配时,雌蛛吃了雄蛛之后的银血滴入乌金草上中才让这这株乌金草变得真正有价值,因此,各位可以想象,这一株乌金草是有多么和稀有,而它的价值是什么呢?”

    拍卖台上的女子抿唇一笑,眸光一转,这才道:“五百年份的乌金草的一片叶子,可以让化神期的修士瞬间实力提升到飞仙期,如果吃下两片叶子,那么,可以让飞仙期的实力瞬间再进一个级别。”

    “哗!真的假的?有那么厉害吗?”

    “就是,一片叶子就能瞬间进阶?这比进阶丹药还厉害?”

    “怎么可能呢?只是一片叶子,开玩笑的吧?”

    听到了那名女子的解说,周围的众人不由的哗然一声哄叫了起来,一声声燥动显示着他们的不敢相信与震惊的心情,虽然心下不太相信,但,想到这乌金草是在这云天拍卖场中拍买的,不由的便也信了七成。

    如果真的是能瞬间进阶一个阶级的,那可就真的算是上是真正的天材异宝啊!要知道,有的修士修炼了大半辈子,却一直停顿在元婴期,如果真的有那样的功效,那花多少的金币也能买回去!

    “明月,她说的是真的吗?那乌金草真的有那神效?”纳兰若尘心下也惊讶着,真的有能瞬间让他进阶的仙草?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想到她能药物极为精通,也许,她能告诉他们到底是真是假。

    听到纳兰若尘的问话,颜沐和古世君以及玄月三人都朝唐心看去,真的有那样的神效吗?毕竟那样的灵草,他们也是第一回听说。

    唐心看着台上的那名女子,笑了笑,轻声说:“她说得没错,不过,她只说了一些,还有一些却没说。”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她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化神期的修士吃一片乌金草的叶子是可以让实力瞬间提升到飞仙期,不过,一步登天自古难,没有打好根基,若再无辅助,那么稍有不慎便会落得个打回原形,服下两片乌金草的叶子,可以让飞仙期的修士实力再提升一个级别,同时,两片叶子如果他无法将那叶子里面的能量转化为灵力,那么,丧命的机会也是极大的,这乌金草的价值是提升实力不错,不过,最好的方法却不是直接生吃了叶子,而是经由炼制,制成丹药。”

    听到这话,他们也知道,并不是所有人得到那一株乌金草都会用的,有的就算是得到了,但若真的按那样说去生吃,只怕一个不慎也会搭上更多。也就在几人闪神时,那名女子又说了一些,这才开始让人拿出拍卖物品进行拍卖,价格由低到高,再三喊价之后,一锤定音!

    颜沐他们几人本就是进来看热闹的,那些拍卖品虽然珍贵,但他们也没什么用处,毕竟凭他们的家族势力,想要那样的东西还是很容易的,因此,几人也没有跟着喊价,只是坐着观赏着那一件件的宝贝被端上来,又在一番叫价中被人以高价拍下。

    唐心主要是冲着那株乌金草来的,难得见到这样的宝贝,她自然是希望得到的,不过她并不是打算用来炼丹,而是打算先种在空间里,再分株培养,想要找到这样一株乌金草是极难的,但,分株出来种值的话,那就不一样了,只要有这样一株,那就可以用种植出一大片,尤其是,分植出来种的乌金草已经有了原株的银血在里面,自然是不需要那银爪血蛛的银血了。

    等了好长一段时间,才到了最后的压场之宝,乌金草,一名修士将那株还带着泥土的乌金草拿上来时,唐心的眼睛亮了一下,带带着原泥的?那更好。别看乌金草只有那少少的几片叶子,但它的根却是极多的,如果损坏了一条根,那么整株草都会瞬间枯萎,但分枝种植却又不会有事,看到那乌金草下装着的那些泥土,她就知道,这乌金草的原主人应该也是个识货的主,不过,怎么就拿出来拍卖呢?

    “最后拍的便是今天的压轴之宝乌金草了,起拍价是,一千万金币。”

    台上女子一开口,唐心脸上神色微变,一千万金币?虽然说乌金草是难得,但也不用这么贵吧!起拍价就是一千万金币,拍到结束最后面的价格那得多少?她记虽然想所那乌金草带回去,不过,可没想到这起拍价就这么贵啊!只是,后面传出来的叫价声,更是让她嘴角微抽了一下。

    “二千万金币!”

    不知是什么人,一开口加价便一千万,真叫唐心受不了,她空间的金币加起来虽然不少,可没打算用那些金光闪闪的金币去换这么一株药材,而且,这虽难得,可比起她空间里上了几千年的药材,还是差远了,再说,那进阶的草药再厉害,有她的还魂丹厉害吗?她的还魂丹是不拍买,要不然,拿出来拍买一颗得多少金币?

    光是想想,她就觉得不得了了。

    这边,唐心心下已经想了几个回转了,再三思量,一是金币不够人家多,二是拿出她全部的金币去换这么一株五百年的进阶神药,她还是有些不舍得。

    一旁,几人见她原本就对那株乌金草感兴趣,而此时众人都在加价了,她却是拧着眉头不知在想着什么,似乎,已经开始走神了,看到她那神色,古世君不由问道:“你不是想要那株乌金草吗?为何不叫价?”

    “呵呵,我猜,小师妹,你是没那么多金币吧!”颜沐笑了笑,道:“我帮你叫价吧!这些金币,我还是出得起的。”说着,就要开口,却让唐心阻止了。

    “师兄,不用。”她开口说着,看了他一眼,道:“这价格高了,不划算。”虽然说真的拍下了,将来种出来后也能将金币收回,不过,他们这样一下子一千万一千万的加,还真的让她想要开口喊人价都觉得没意思,这个分明就是被炒出来的,怎么可能要这么贵。

    “好,九千九百九十八万金第一次!”

    台上,女子在喊着,拍出了高价,她心下也欣喜着,只是,正当她要喊出第二次时,那前面的一名看不见容颜的灰衣人却突然开口:“慢!”沙哑的声音带着苍老的气息,似乎,已经很大年纪了,但,他的声音中却仍是显着中气十足。

    因那名灰衣人的开中口,众人便问也静了下来,台上的女子更是面带笑意的问:“不知有什么事呢?”

    “我要问一问,那位拍下乌金草的人,你打算如何用这乌金草?”沙哑的声音再度传出,听到这话,众人也都明白了,这乌金草想必是他之物吧!而眼见交易就要完成,他提出的这个问题,又是什么意思呢?

    “当然是用来让自己进阶了,难道,这乌金草不是吃一片叶子便能进入一个阶级的实力吗?”不知从哪里传来的声音,但明显的,是名中年男子。

    只见,那灰衣人摇了摇头:“此草不卖给你。”

    那中年男子听到这声音,明显的微顿了一下,继而传出了蕴含着怒气的声音:“为何?这已经是我拍下的了,我付得起钱!凭什么不卖给我!”

    场面,一时间出现了僵硬,台上的女子也没料到那灰衣人会突然说不卖,而周围的人也都在议论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那做准备拍下的中年男子更是迈步走上请前,来到了那灰衣人的面前,睨了他一眼,便对那拍卖台的女子道:“乌金草我要了,金币一个也不会少你的!”

    “我说了不卖给你,那是我的乌金草,我有权力决定卖给谁。”灰衣人沙哑的声音再度传出,只是这一回,却是激怒了那名中年男子。

    “混帐!不卖你拿出来拍卖会干什么?”

    “他可是为你好。”这时,一个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传出,让众人一怔的同时,也在寻找着,是谁在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