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5 夜色下的杀戮!

    听到颜沐的话,众人的目光不由的看向他,又看了看纳兰明月,颜家少主的礼物,会是什么?纳兰大小姐又是他的小师妹,想必这份礼物一般非同一般吧!

    唐心只是淡笑着看了他一眼,便道:“无论什么,都是师兄的心意,再说,师兄送什么,我又怎么会知道呢!”

    颜沐笑着站了起来,走到了她的面前,妖冶的眼睛半眯着,透站丝丝邪魅之气,似真似假的道:“小师妹,不如,我把我自己送给你如何?”

    “嘶!”

    他的话一出,底下的众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这颜家少主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把他自己送给她?这岂不是变相的在说他心悦于她?一时间,齐刷刷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那抺白色的身影与那抺红色的身影之上,在两人的身上来回的徘徊着。

    上官震南在听到颜沐的话后,抬眸扫了他一眼,便敛下了眼眸,眼底光芒涌动,却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纳兰啸天看着颜沐,眼中也划过一抺暗光,却也没有开口,只是将视线落在身边的女儿身上,想知道她是不是也对他有好感?如果与颜家结为亲家,倒是门当户对,而且,对纳兰家族也有极大的好处。

    那坐在一旁的纳兰若尘也是微怔,师兄竟然说出这样的话?难道他真的喜欢明月?心下疑惑着,可看他那神色,却又不像在说笑,清澈而带着异讶的眸光朝他父亲看去,看到他父亲眼底掠过的那抺暗光,他不由心一沉,心下暗叹一声的敛下了眼眸,在这大家族中,就算是他的亲生子女,也比不上这纳兰家族千秋万代的辉煌,只要是对纳兰家族有利的事情,他,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如今师兄说出这话来,只怕,父亲更会想尽办法留住明月在这纳兰家族中。

    古世君听到颜沐的话,心不紧的提了起来,几乎是本能的朝她看去,她可会应下?撇开颜家是四在家族之一的雄厚势力不说,颜沐自身也很优秀,她又是他的小师妹,如果应下,倒也无可厚非,只是,她会应下吗?

    心,紧张得揪成了一团,他屏着气息看着她,生怕她真的会接受颜沐,可,却又在想着,如果她连颜沐这样优秀的男子也看不上,又岂会看得上他?他虽出色,但比起颜沐却还是差了一大截,在这样的场合,他第一次对自己这样的没有自信。

    而站在唐心身边的玄月则冷冷的扫了颜沐一眼,便移开了目光,用脚指起也知道,这个人绝对是没机会的,不过,敢在这样的场合说出这样的话,胆子倒是不小。

    “师兄说笑了,我不缺护卫,而且,师兄这样的人物,又岂能当东西一样送人?这份好意,我心领了就行了。”出乎意料的,唐心却是以曲解他的话来化解去这有几分诡异的场面,不知为何的,听到了她的话,场中人众人不由的轻呼出一口气来。

    纳兰啸天这时才抬眸笑了笑,看着颜沐沉声笑道:“世侄,这样的话你可不能再说,免得到时颜兄跑我府上来找我麻烦,不过,你若心仪月儿,我们两家人倒是可以商量商量着这事,当然了,最主要的还是得看看月儿的意思,你说是吧?”

    闻言,唐心眉头微皱了一下,却是看也没看纳兰啸天一眼的敛下了眼眸,但那一身冰冷的气息却是自然而然的弥漫而出,任谁见了,都知道此时她正不悦。

    颜沐见状,讪讪的笑了笑,道:“小师妹,我就跟你开个玩笑,你别当真,看,这才是送你的礼物。”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盒子递上前给她。

    青荷上前接过,放到了唐心的面前,只不过,她却是连打也没有,只是淡淡的道了一声:“如此,便多谢师兄了。”便将盒子交给身边的玄月收起来。

    见她连看也没看一眼,颜沐就知道她定是生气了,只是,他刚才说出那话时她也不见生气,而是在纳兰啸天说出那话后她才冷下了脸,看来,她虽回到了纳兰家,但与她父亲之间的关系却似乎并不是那么好啊!

    纳兰啸天自然也知道她冷下的脸是因为他的话,眸光微沉了几分,继而举起手中酒杯对众人道:“来来来,各位不要拘束,尽兴的喝,尽情的吃!”

    众人虽见气氛有几分冷场,却也不敢多言,此时见状,便也笑着举杯畅饮,一时间,又恢复了先前活络的气氛,然而,唐心坐没多久却是先行回到春晖院中,而随着她的离开,颜沐和纳兰若尘以及古世君几人也跟着离开了,尾随着她而去。

    看着那几人相继离开,纳兰啸天目光沉了沉,眼底掠过一抺暗光,这抺暗光稍纵即逝,却仍让那仿如空气一般静立在不远处毫无存在感的秦天南注意到了,他只是看了纳兰啸天一眼,便敛下了眼眸。

    竹林中,亭子处,一袭白衣的唐心拿着空间的酒葫芦在喝着酒,面上神色仍旧是那份清冷,仔细一看,能看出她的眼中还有着没散去的寒意,一旁的玄月示意两名青衣婢女退出亭子,自己便坐在桌边,看着她,道:“主子,何不早日离开这纳兰家族?”她回来主要是为了打听主母的消息,不过听她说,家主也不知主母去了哪里,那么,自然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而且,那詹致威也已经落在他们的手中,她外公的仇,算是仇了,早点离开,不必置身于这阴谋诡计之中,岂不是更好?

    唐心喝了一口酒,这才缓了缓气,道:“我还没找出那个派人去龙腾大陆伏杀我的幕后人,就是要走,我也得把他们除了!”那些人让胖子哥哥和她爹娘还有小雨受了那么多的苦,她既然来了,岂能就这样离开?

    闻言,玄月眸光微闪,问:“主子心中可有数?”

    “这纳兰家族中,虽然想我死的人大有人在,但,真正有这个实力派杀手去追杀我的,也只有纳兰星辰的母亲了,不过,我总觉得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事,应该还有人在帮她,这个人到底是谁,我还没揪出来,也还没找到他们的证据,所以现在还不能离开。”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但见那走进竹林的几人时,玄月便也不再开口,而是看向了那几人。

    “小师妹,你怎么丢下那一堆边的客人就走了呢?要不是小尘子带我来,我还真找不到这林子里来。”颜沐笑说着,也不管她是否冷着脸,便凑上前坐下,一双眼睛朝玄月扫了扫,问:“小师妹,他是谁?”

    古世君和若尘也走进了亭子,在桌边坐下,听到他的放,古世君也不由的朝玄月看了一眼。这时,若尘则对唐心道:“师兄说他也要在这里住些天,就与我住在一起。”说着,声音一顿,看了玄月一眼,见她没有开口的打算,便道:“他是玄月,明月的的护卫。”

    “哦?护卫?”显然,颜沐和古世君都是不信的,毕竟,就这气势,怎么可能只是一个护卫?

    “纳兰家是一个是非之地,你们若没什么事,住几天后便回去吧!”她看了他们两人一眼,微顿了一下,又道:“你们一个是隐门少主,一个是四大家族的颜家少主,这回竟然就只带了四名护卫来此,回去时还是得小心点好。”想杀他们的人多了去了,而这两人,竟然只带了那么几个人,真不知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这样玩命。

    来时他们可以安全到达,但到了这里消息已经传开,估计他们只要一出了这纳兰家族的大门,半道上的伏杀都在等着他们。

    “最近我们家族也没什么事,你又担心我的安危,不如,我留下来陪你如何?”颜沐一手托着脸颊,妖冶的眼眸紧落在她那张绝美的容颜上,越看,越觉得赏心悦目。

    “明月,我也留下来帮忙吧!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帮忙的。”古世君也开口说着,如果真的回去了,估计,想见再她就难了。

    唐心忽的深深的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淡淡的道:“我有爱的人了,你们不必花心思在我的身上,我的事情我也会自己处理,不用你们的帮忙。”经过今日宴会之后,如果她还不知道这两人打的是什么心思,她也算白活了。

    被她一语说中心思,古世君脸上泛过一丝不自在的红,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只知道心中有着浓浓的失落。而颜沐则有些讶异的挑起了眉头,问:“你有心上人了?怎么这么快?他是哪个家族的人?我见过没?你竟然弃我这么出色的男人而不要?莫非,那人能比我还出色不成?”

    她淡淡的一笑,想起了那个在她心中占有很重要地位的男人,那个别人无法取代的男人,她的眸光也不禁柔和了下来:“我五岁时便与他相识,他陪我一起走过了很多的风风雨雨,他是我认定的男人,别人是无法取代的,除了玄月之外,你们都没见过,将来若有机会,一定让你们见见他。”

    也不知,他从炼狱中出来没有?如果出来了,他可知,她在这里?她心中微微一叹,说不想念,那是不可能的,她嘴里不说,但谁知,每天夜里睡下闭上眼睛的那一刻,她都会想着他就在她的身边,虽然他在炼狱中,但她相信,他一定可以安全的走出来的,因为他是沐宸风,是她唐心认定的男人,她在这里,他也一定会寻来,只是,不知这么久没见,他可还好?与他在一起的时间,总是那么的少,真希望,当所有的事情都告一段落后,他们可以过上平静幸福的生活……

    原本还想问话的颜沐,看到她眼中浮现的那抺思念与眼底少有的柔情,心下不禁的暗叹了一声,他终究是慢了一步,看她的神色,她与那个男人的感情一定很深吧!只是,不知到底是怎样的一个男人?竟能在她心中留下别人无法取代的位置,这一刻,他不禁有些羡慕那个男人。

    “你有喜欢的人,为何从不曾听你提起?”不知怎么的,却还是问了出来。

    唐心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问:“为何要提起?如果不是不希望你们把心思花在我身上,我并不想说。”那是她与沐宸风的事情,他们因为是从小认识的关系,有时一个眼神就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她不会刻意去向谁提起他,因为他在她的心尖上,不用跟别人提起。

    他挑着眉,又道:“你跟他又没在一起,你就不担心,相隔两地,他会爱上别的女人?”虽然,他觉得不太可能,毕竟她太优秀了,试问又有几个女人能胜得过她?

    “他不会的。”说起沐宸风,她唇边又悄然无声的绽开了一抺柔和的笑意,道:“再说,一个男人,如果爱上了别的女人,那只能证明他的爱并不坚定,这样的爱情是维持不了多久的,早一点散,岂不更好?”

    他神色一怔,实在是很少听见这样的解说,而且,她说起那个男人时,对他的那份信任,竟然是那样的不容质疑。整了整神色,他继而笑道:“小师妹,那你也总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吧!我们可是师兄妹,也就不要太客气,如果真的是我们帮得上的,你尽管说就是了,免得到时那老头说我这个当师兄的没多照顾着师弟和师妹,那这罪名就大了。”压下了心中的那抺奇怪的感觉,他虽对她有好感,但也还没到生死相许非她不可的地步,退一步又如何?

    “多个人也能多个帮手,有什么需要帮忙你就直说。”古世君也回过神来,虽然心下失落,但也很快的便强压下心中的感觉,也许,他只能当她的朋友吧!能得她一句朋友,对他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了,她所要面对的敌人太过强大,而他,却仍不够资格站在她的身前保护她。

    闻言,她轻叹一声,道:“我现在还真的没有什么需要你们帮忙的,而且,就算有,我估计你们也没能帮得上忙,所以真的不用了。”

    “你不说,又怎么知道我们帮不上?”颜沐挑了挑眉看着她,见她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那葫芦里的酒,不由的眸光微闪,他可没忘记,他只是喝了一大口便醉倒了。

    她抬眸淡淡的朝周围看了一眼,见那两名青衣婢女已经不知何时退到了远处,她这才道:“这次回来纳兰家族,我主要是想找我娘亲的下落以及揪出当年派人去龙腾大陆伏杀我的那幕后人,你们若真想帮忙,那就帮我寻找我娘亲的下落,不过,这么多年,她却是一点消息也没有,这次纳兰啸天放出我回来的消息,而她也没回来,我猜测着也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可能?”

    “她被人困住了,回不来,否则,纳兰啸天放出的消息天南地北的人都来了,没理由她却没来。”这是她想了很久才得出的猜测,除非是回不来了,要不然,她怎么可能没回来?像她外婆那样思念她而疯了?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当年她走时是清醒着的,而且她些日子的打听,她娘亲也不是一般的女子,承受能力不可能那么弱的。

    “为什么你会觉得是被困住了呢?她没回来,也许,她已经不在了。”颜沐假设性的说着,对于纳兰家族的主母他也是听说一些的,不过失踪了这么多年,就连纳兰啸天都找不到她,现在她想要找她出来,谈何容易?而且事隔多年,她会不会真的已经不在人世?毕竟听说她的娘亲是一名少见的美人,容颜之绝色也是举世少见……想到这,他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讶异的看着她。

    “你是觉得,以你娘亲的绝色容颜,也许是被某些实力很强的人给囚禁起来了?”他惊讶的看着她,这样的一个想法,也是说得通的,要不然,为何纳兰啸天会找不到人?

    唐心赞赏的看着他,点了点头道:“还真不愧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少主,这头脑转变得还真快,没错,我就是这样猜测的,至于为何我敢肯定她还活着,那是因为不久前我除掉了詹家时,詹致威说他曾给我娘亲下了子母盅,而我查探了一下,他身上确实有母盅,解毒炼丹我在行,但对盅术却是束手无策,不过却也知道一些,子母盅,如果子盅死了,母盅则不会再成长,而在詹致威的身体里的母盅,却仍在生长着的,因此我敢肯定,我娘亲一定还活着,只不过,纳兰啸天也找不到她的下落,我想要找出来,只怕也得很费功夫,你们若是想帮忙,就不妨帮我查查,当年我娘亲年轻时曾与哪些男子有过牵联,又或者是,有曾有哪些男子心仪过她的,而如今又拥有不俗的实力的,一些就连纳兰啸天也不知道的往事,也许,能顺藤摸瓜找出她的下落也不一定。”

    “嗯,这事确实想查不容易,不过你放心,既然你都说了,这事就包在我的身上。”颜沐笑着把这一事情给包下了,虽然很具挑战性,但其实只要排除一些不可能的因素,想要查出,应该是不难的,更何况她也已经引导了方向让他去查,更是能事半功倍,不过,对于她叫纳兰啸天却是全名,而唤纳兰家的主母却是娘亲这一点,他倒是很奇怪,为何这纳兰啸天不入她的眼?毕竟,他可是她的生父来的。

    “你不认可纳兰啸天当你的父亲,这是为何?”心下想着,口中已经问出。

    当他说出这话时,几人的目光也不由的朝她看去。是啊!为何她对纳兰啸天没好感呢?毕竟再怎么说他也是她的生父,不是吗?

    唐心又是不紧不慢的喝了一口酒,瞥了几人一眼,道:“我一向对花心的男人没什么好感,尤其是口中说多爱我娘亲,却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的娶进门的男人。”她本就崇尚一生一世一双人,自然是看不惯那种男人的所做所为,这也是为何她打一开始从玄月口中听说他竟然有好几个女人和十几个儿女时就很反感的缘故。

    有实力的男人就得用身边的女人来显示他的不凡?她的唐老爹就是一专情的男子,就算她娘亲身体不好,他也只守着她不是吗?

    闻言,几人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不知在想着什么,又敛下了眼眸。

    纳兰府中的宴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明月高挂之时,自然,纳兰啸天并没有一直陪着众人喝酒,他走后,便由他的两位弟弟以及纳兰星辰在陪着客人喝酒,安排着客人们落宿的院子。

    纳兰若尘和颜沐以及在古世君几人也回到院中休息,毕竟夜色已深,他们身为男子,也不便久留在春晖院中,当然,只有玄月是例外的,他从来到纳兰家族便是形影不离的跟在唐心的身边,自然住也是住在这院落之中,唐心在房中盘膝修炼,而她也让玄月不用跟着她,让他回去早点休息,屋外,也就两名青衣婢女守着。

    这段时间都是这样过的,也不曾出过什么问题,不过,今夜,竹林中,一歪歪晃晃的身影踏着虚浮的脚步而来,嘴里也不知在呢喃着什么,目光迷离的四处看去,撞撞跌跌的便穿过竹林,来到了春晖院中。

    “呵呵……这黄毛丫、丫头竟敢、敢不将我放、放眼里?哼,我、我今天就要给她点颜色、色瞧瞧……”踏着虚浮的脚步进了院子,迷离的目光四处的看着,却看到两抺曼妙的青色身影站在那里,看到那两名青衣女子,他那醉醺醺的目光不由的露出了一抺淫邪,晃着脚步就上前去:“你、你、还有你,过来!过来陪、陪二爷我……”

    两名青衣女子一怔,继而皱起了眉头,道:“二爷,此时夜色已晚,你怎么到这里来了?还请二爷快回去。”

    “放、放肆!”他的一声低喝,酒气冲天,直让人心生厌恶之感。

    “知道我、我是二爷还、还敢这样说我?这府、府中,哪个地方是二、二爷我不能去的?”说着,他突然往前一扑,作势就要去抱那两名青衣女子。

    两人被他那举动惊到了,却又不敢闪开,因为一闪开他这样撞过来就会撞开大小姐的房门,可对他出手又不敢,毕竟再怎么样他也是这府中的二爷,就在这一闪神间,两人皆被他搂了个正着。

    “嘿、嘿嘿,爷跟你们说,跟了二爷、爷我,回头收了你们当个夫、夫人,来,给爷亲一口。”说着,一手抱着一人,竟还凑上了嘴想要亲那两名青衣婢女,吓得两人脸色惨白。

    两人虽然有些实力,可再怎么样实力也比不上他,而且她们毕竟只是下人,若真的打了她,只怕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只能拼命的推开他,一边惊慌的喊着:“二爷放开!快放开!”

    房门突然打开了,在修炼中的唐心听到门外的声音便出来看看,谁知这房门一打开,看到的竟是那满身酒气的纳兰德宇强搂着两名青衣婢女,还凑着嘴想去亲那两人,看到这一幕,她的脸当即就沉了下来。

    “放开她们!”她的声音冷冷的,透着一股寒意,眸光直视着那浑身酒气的纳兰德宇,这人竟然跑到这里来撒野,真是太放肆了!而这暗处的暗卫,竟然就由着他进来?也真是该死!眼底,一抺杀意掠过,耳边听着那没有丝毫动静的暗卫,唇角勾起了一抺嗜血的气息,也许,她应该给这纳兰家族的暗卫换换血!

    突然房门打开,而走出来一身白衣的绝色女子,却是让醉醺醺的纳兰德宇恍了恍神,迷离间,像是看到了那个女子在怒斥着他一般,不由的松开了手,放开了两名青衣婢女,整个人却是朝那个白色身影扑去,口中一边说着:“烟、烟儿、你、你不要生气,我放开她们了……烟儿……”

    “嘶!”

    “大小姐!”两名青衣女子看到那纳兰德宇竟然想扑抱她,还口中唤着主母的名字,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惊呼了一声,想要上前拉住那纳兰德宇,谁知却被喝醉的他一个威压袭来,两人皆重重的摔了出去。

    “滚开!”

    “砰砰!”

    两道身影重重的摔向地面,因为对方雄厚的威压,两人只感觉胸口一阵剧痛,一口鲜血猛的喷了出来,溅了一地。

    “噗!”

    “烟儿……我好想你……”他拂开了两名青衣婢女,就朝那抺白色的身影扑去放。

    唐心冷着一双清眸,眼底泛着丝丝杀意,只是,喝得醉醺醺的纳兰德宇根本不知道此时他已经一脚踩进了棺材里面。看着他如同恶狼般扑了过来,唐心不闪也不避,直接的抬起脚狠狠的就朝他踹了过去,蕴含着暗劲的一脚一出,只看到前面那抺扑来的身影整个人飞了出去。

    “啊!”

    一声惨叫在夜色中划过,惊得林中棲栖的鸟儿纷纷一惊的拍翅而飞,更让那住在西厢的玄月眉头一拧,翻身一跃的朝前面飞掠而来。

    “噗!”

    剧痛在胸口处传开,那股暗劲的力道漫延着胸口,只感觉胸骨被那一脚一踢,发出了几声咔嚓的声音,而这也让那纳兰德宇整个人惊醒了过来,原本迷离的眼睛总算因这剧痛而恢复了清明,倒在地上的他,口中喷出的鲜血溅了他自己一身,脸色因喝醉的酒而泛红,掩去了那因剧痛而惨白的脸色,只是,一口气卡在喉咙处上不来也下不去,直让他瞪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抺清冷而散发着凛冽杀气的白色身影!

    “主子!”

    玄月来到唐心的身边,皱着眉头看着这面前的一幕,两名青衣婢女从地上起来,嘴角溢着鲜血脸色惨白,而那倒在地上浑身散发着酒气的纳兰德宇同样也是嘴角溢着鲜血,但他挣扎了半响也起不来,看样子,伤得不轻。

    唐心迈着步伐,不紧不慢的,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而此时,那倒在地上终于看清面前这白色身影是纳兰明月时,想要起来的纳兰德宇却是被那突然踩上胸前的一脚给踩了回去,胸口本就被那一脚的暗劲所伤,此时再被这样一踩,他嘴角的鲜血又再度的溢了出来,可是想动,却偏偏动不了。

    玄月眸光微闪,看着她浑身浑发着着嗜血杀气,并没有上前,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心下则在暗忖着,这个纳兰德宇到底做了什么事让主子这样生气?竟然浑身弥漫出冰冷的杀气来?

    “你是谁?”

    一脚踩在纳兰德宇胸口处的唐心,问出的却是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语,一时间,让人摸不着头脑,然,那纳兰德宇却是眼中划过一抺惊慌,背后冷汗直渗而出,流了一背,因为他听得懂这句话后面的意思!

    他是谁?他是纳兰啸天的二弟,他是这纳兰家族的二爷,但,他却唤了纳兰家族的主母之闺名,还是那样亲昵的两字,而且,他还说了那样的一些话,甚至,误将面前的纳兰明月当成了她娘亲,竟然、竟然……

    夜闯纳兰家族大小姐的院子,越距的唤了纳兰家族主母之闺名,还意图轻薄……这、这哪一条说出来,都足够他死一千次一万次!他慌了,真的慌了!这事若是让他大哥知道,他哪有活命的机会?

    “你是谁?”

    无视他眼底的惊慌,无视他那额头渗出的冷汗,唐心清冷的话语再度的传出,声音在这夜色中,显得那样的冷冽,那样的诡异,那样的骇人,而这声音中的杀意,更是显而易见,令人不寒而栗!

    “我、我、我……”

    第一次,他在一个小辈的面前竟然说不出半句话来,第一次,他竟然有了向一个小辈求饶的念头,她眼中的杀意,浑身的杀气,竟然与他大哥是那样的相像,甚至,甚至比他大哥还要更加的骇人!

    她半弯下了腰,从她的靴子中拨出了一把匕首,精致而华美的匕首一出刀销便是在夜色下泛着丝丝嗜血寒光,她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像是在夜色中欣赏着那匕首上面镶嵌着的精美宝石,又像是在欣赏着那锋利的刀刃,她的每一个动作都显得那样的优美,那样的迷人,可偏偏,却是让那被踩在地上的纳兰德宇惊得浑身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一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我、我、我可是府中的二爷,你、你父亲的亲、弟弟!”他断断续续的说着,一双惊慌而恐惧的眼睛一直注意着那把精美华丽的匕首,生怕她手突然间的一松,那把匕首就会深深的剌入他的身体!

    “是吗?”她漫不经心的应着,只是那声音中的冷意还是那样的明显,而就在她的声音一落的瞬间,手中的匕首突然间被她往下一丢,像丢飞镖一般的将匕首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剌进了他的手背穿过掌心直接与地面深深连在一起。

    “啊……”

    凄厉的惨叫声如同杀猪一般的传出,只是就在那声音传出的瞬间,一根银针射出,封住了他的声带,凄厉的惨叫声骤然而止,也不用惊动于春晖院外的各路客人,也不会让外面的人听见,也让唐心的耳朵清静了不少。

    暗处,那些奉命监视着注意着纳兰明月一举一动的暗卫们,此时看到这一幕,一个个惊得背后也是渗出了丝丝冷汗,一双双的目光不由的朝那名面色清冷的绝色女子看去,她不知用什么办法让那纳兰德宇叫不出声,而那用匕首剌入手背固定着无法移动的手还在流着鲜血,那鲜血而剌眼的鲜血,让人看得都不由的心头一惊,平添的生出一抺惊骇的感觉。

    他们可都是受过最严格训练的暗卫,自然也见识过杀人的骇人手法的血腥的场面,但不知为何,此时这纳兰明月浑身散发出来的杀气,以及她那折磨人的手段,却是让人不寒而栗!胆战心惊!

    唐心再度弯下了腰,无视着那一旁两名青衣婢女震惊的目光,不紧不慢的将那穿过手背剌入地面的匕首拔了出来,那样的一幕,如果不是那些暗卫亲眼所见,真的无法想象竟然会在一名女子身上所看到,因为,她在拔出匕首后,又将匕首随手一射,再度的剌入另一只手中,而这一次,匕首剌入的不仅仅只是皮肉,而是直接穿过他的手腕,划断了他的手筋……

    夜色渐深,各院的客人们也渐渐的睡下,而当秦管家在听到消息后赶来时,一进院子,看到的便是两名青衣婢女震惊的站在一旁,而那院子的地面上倒着的是奄奄一息的纳兰德宇,在他的身下是一滩鲜红剌眼的鲜血,这样一眼看去,就看到他整个人躺在血泊之中,身上到底有多久处伤,根本数不清,只知道,空气中,浓郁的血腥味在这夜色中弥漫而开,而在他的胸口上,一只脚还踩着,那一抺白色的身影手中把玩着滴着鲜血的匕首,面容清冷,嗜血摄人!

    他眸光微闪,迈步走上前去,沉声道:“大小姐受惊了。”

    好吧!这摆明着,就是那纳兰德宇快死了,是那纳兰德宇遭殃了,然,这秦天南的到来,却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不管是出自于何意,总的来说,都让唐心嘴角勾起了一抺笑意,只是,这抺笑意却是不达眼底。

    “秦管家来得真快。”她淡淡的说着,此时,已经收回了脚,转过了身在院中的桌边坐下,利用水属性在清洗着自己的手和手中的匕首,又不紧不慢的拿着布擦干净匕首上的水迹。

    秦天南自然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没有人通报,他如何知道这里出了事?她所指的,应该是指暗处的暗卫吧!既然有暗卫在,竟然还让纳兰德宇来到了这里,这,便是暗卫们的失职,也许,他们并没将她这个大小姐放在眼底,也许,他们存着看好戏的心态在看待着,也许,他们想看看她会做何反击,也许,他们觉得她,不敢拿他们怎么样!

    家主以为他安放了暗卫在这里大小姐不知道,却不知,她只是没将那些暗卫看在眼中罢了。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沉声道:“大小姐,二爷就交给我来处理吧!夜已深,我不便在此久留,二爷伤得不轻,我便先带他离开,明日一早便将这里的事情禀报家主。”说着,上前一步,伸手一提,便带着纳兰德宇往外走去。

    “玄月,把暗处的人清理了。”坐在桌边的唐心淡淡的说着,看着那提着纳兰德宇往外走去的秦天南听到话后脚步微顿了一下,却没有回头的继续往前走。

    “是!”玄月应了一声,朝周围看了一眼,下一刻,黑色的身影飞掠而出,快如闪电的身手一出手便是必杀招式,饶是那些暗处实力不弱的暗卫遇到了玄月,一个个也是被杀得措手不及,没办法,同为暗卫,但玄月以前作为暗卫首领来培养的,精通所有暗卫的必杀招,而且他的身手诡异,出手又极快,暗处的那些暗卫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嘶!”

    只听黑夜中,隐隐有着几声闷哼声传来,紧接着便是身体坠地的声音传出,不消一会,便见玄月将一具具黑色的身影丢到了院子中间,来到了唐心的面前,道:“主子,全部解决,一共八人。”

    “嗯。”唐心淡淡的应了一声,扫了那一个个被扭断了脖子毁掉了内丹的暗卫一眼,她站了起来,转身往房中走去,一边交待着:“尸体丢到外面去。”

    夜,正深,回过神来的两名青衣婢女忍着胸口处的痛而清洗着地上的血迹,虽然知道大小姐不简单,可是再一次看到她的手段,她的狠厉,她的嗜血,仍不由的心惊胆战!

    而这一夜,除了秦天南之外,没人知道这春晖院中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