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4 风云暗涌!

    纳兰啸天的那几位夫人一个个都是生得如花似玉,妖娆的,美艳的,清雅的,温柔的,泼辣的,都有,她们有的是一些家族的小姐,有的原本是到处历炼的女修,因为修炼的关系,也因为有保养的关系,她们的容颜几乎都保持在女子最娇美的时期,就算原本都是拥有一定实力的女修,不过到了纳兰啸天这里,却也只变成了一个个含情带羞的小妇人,如同少女怀春一般的秋眸蕴含着盈盈情意的看着纳兰啸天,除了那情意之外,还有的是尊崇之意,对于强者的敬仰与尊崇,与他那一身无法抵挡的男人魅力,让她们甘于成为他众多女人之一。

    而且,成为纳兰啸天的女人好处是不少的,别说有这么棵大树可乘凉,就是对于她们的家族,对于她们自己,都有极多的好处,纳兰家族为炼丹家族,除了炼丹本领非同一般之外,他们的实力也比一般的人要强,因为有丹药的辅助,进阶什么的自然是不在话下的,尤其是那些什么美颜丹啊进阶丹之类的,他更是出手大方,时而赏些给他的那些个夫人,也不会过问她们拿了那些丹药又是用在哪里,因此,就算他有时几个月也没与哪位夫人同房,她们也不会生气,毕竟,在修仙的世界中,寿元是无尽的,她们有的是时间陪在他的身边。

    再说,就算是他没去雨露均沾,又或者独宠着谁,她们也不会寂寞,大家族里的侍妾们,尤其是像纳兰家族这样的,那些女人又怎么可能说不会偷情?然,这些大家族里面的肮脏事情也只有那些当事人知道了。

    “见过纳兰家主。”众人也是不约而同面带笑意的朝他拱手一礼。

    “呵呵,各位不必客气,都请坐。”纳兰啸天笑着示意他们众人坐下,也对那围上来的几位夫人一个示意,让她们各自坐回原位去。

    倘大的庭园设下一个个的座位,那些家族的家主们则坐在前面的一排,而后面则是各家族的公子,再后面相隔不远的地方则再设下一排,坐的则是纳兰家的那些女眷和各家族的千金们。

    纳兰若尘和纳兰星辰两人坐在纳兰啸天下方的位置,这位置在第一排与第二排之间,不会太显眼,也不会被人忽视。

    当面的众人说着一些客套话语的时候,在春晖院的唐心却是不紧不慢的梳理着墨发,在她的身后,两名青衣婢女恭敬的站着,静静的看着她,跟在她身边这些日子,大小姐却是不怎么让她们侍候着,像一些她自己的事情都是她自己在处理的,就像这梳发沐浴,一向不用她们帮忙。

    外面,玄月坐在桌边等着,并不像一般的护卫说规规距距的守着,其实,他与她之间虽以主仆之称,但关系却是超越主仆,而是一种伙伴的关系,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他的内心深处依旧是放不下她的,不过,他不会再去争取,一是争取不过沐宸风,二是,她对他根本没有男女之情。

    他静坐着,目光直视着前方,虽然这周围静悄悄的,但是,属于暗卫的本能直觉告诉他,这暗处还是有暗卫在盯着这院子的,倘大的一个纳兰家族,而主子的身份又是如此特殊,试问,纳兰啸天又怎么可能没有安插暗卫注意着这里的动静?

    “青荷,客人可都入座了?”唐心淡淡的问着,看着镜中的自己,眸光微闪。

    “刚才有侍女来报,已经差不多满座了。”青荷恭敬的应着。

    “嗯。”她放下手中的梳子,轻拂了身上的白色衣裙,便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院中的玄月看到她出来,便回过了神站了起来:“主子,可是现在去前院?”

    “走吧!去看看。”虽然说今天的主角是她,不过,对于这些宴会的,尤其是这种宴会,她还真的没什么兴趣。

    玄月微点了下头,跟在她的身边往外走去,两名青衣婢女也紧随其后。

    前院中,众人正闲聊着,倘大的场合热闹非凡,婢女们不时的上着酒菜,忙碌的穿梭在众人之中,就在这时,外面有护卫快步进来禀报:“家主,四大家族之一的颜家少主前来道贺!”

    颜家?莫非是四大超级家族之一的颜家?怎么连颜家那样的大家族都来了?这纳兰大小姐的面子可真不小啊!要知道,四大超级家族为贵族中的贵族,平时更不会出席任何家族的宴请,没想到,今天倒是来了,真叫人诧异非常。

    “哦?颜家少主?快请。”纳兰啸天也是微怔,毕竟超级四大家族一向都不喜参加这样的宴请,因为他们自认为与他们并不在一个级别的,他们就算会出席,也只会出席四大家族之间的宴会,前来十大家族举办的宴会,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自降身份的事情,这一次的宴会,他也没想到四大家族的人会来。

    众人的目光不自觉的朝那外面看去,想看看,这四大家族的少主,到底是何等的模样?然,就在众人屏息以待时,一抺张扬显眼的红色身影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只见他一袭宽松的红色衣袍着身,衣袖和领口处以着金线绣着精美的花纹,穿松的衣袍套在他那健美而性感的身上,衣襟半敞,露出那结实而诱人的胸肌,出色而俊美的容颜再配上他那一身张扬而显眼的经衣,浑身上下,隐隐透着一股性感妖冶的气息。

    他的一出现,无疑的吸引了宴会所有女子的目光,撇开他的身份是颜家少主这一回事,就冲着他那一身风姿与魅力,就已经让那些女子们怦然心动,一双双秋眸含情脉脉的看着那魅力四射的男子,视线掠过他那微敞开的衣襟下结实而诱人的胸肌时,更是一个个面泛桃花,春心荡漾不已。

    男子们看到这样一个出色而张扬的人物出现,心中是又羡慕又妒忌,羡慕他那出色的容颜与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妒忌他拥有那么好的家世,一出场,不用做什么便将场中众位千金小姐的目光吸引住,毫无疑问的,比起纳兰家族庶出的大少爷纳兰星辰,这颜家的少主更是让人心动,更是让人想要去攀交。

    看到颜沐的出现,最是愤恨的当属纳兰星辰无疑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一直在仙门中不怎么出风头的颜沐竟然就是四大家族之一的颜家少主!今天别的不说,就冲着他出现在纳兰家中的地位,就已经远远的压过了他,本以为仙门一别再一不会相见,谁知,他今日的一出现便以着这样的一个身份而来,真的是让他羞愧之余更多的是愤恨!

    四大家族之一颜家的少主,纳兰家族庶出的大少爷,两人这样的身份,无疑是他在他的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亏他以前还一直在他的面前以着高傲的姿态自居,此时想来,竟是那样的讽刺!

    该死!

    如果他是纳兰家族的少主,那么,此时就不用面临这样的状况!可恨,他到如今却仍只是纳兰家族的主庶出大少爷!连少主都算不上的大少爷!而且,那少主之位还随时有可能会落入那纳兰明月的手中!

    想到这,他阴沉的目光敛下了眼眸,而衣袖下,拳头紧紧拧起,青筋浮现。

    大师兄!

    纳兰若尘眼睛一亮,清澈的眼中有着难掩的欣喜,原来大师兄是四大家族之一颜家少主,这身份隐藏得连他都不知道,不过,这样一来,倒也解释通了为何总有那么多人想取他的性命,想必,身在大家贵族当中也不容易吧!

    颜沐迈步上前,跟在他身后的,是四名飞仙巅峰期的高手,少主出门,还是这样的大张旗鼓,自然得派上一些实力修士随行保护着了,虽然,颜沐本身的实力也是不弱的,但,有这些人跟着,怎么说也得起到一个威摄力和四大家族的派头,毕竟,一般的家族中,就算是家主实力也达不到飞仙级别。

    “小侄颜沐见过纳兰世伯。”他拱手一礼,既不失了礼数,也不失了身份。

    “呵呵,颜世侄远道而来,真是令我大为惊喜啊!快请入座。”纳兰啸天笑着说着,立刻有人为颜沐准备座位,那位置嘛,自然是在前面的了。

    颜沐笑着在位置在坐下,朝那对面的纳兰若尘点了点头,视线划过古世君,这才对纳兰啸天道:“其实今天我是特意来祝贺我小师妹回到纳兰家族的,仙门一别,至今也有几好几个不曾见她了,不知,她如今可是安好?”

    听到颜沐的话,在座的众人不由的暗自震惊,纳兰家族的大小姐竟然是颜家少主的小师妹?他今天还是特意为她而来的,莫不是,他们两人……

    一时间,众人心下都在八卦着,毕竟,这师兄师妹的,若是再来个两情相悦,这又是两个这样强大的家族,若是联婚,岂不更能壮大两个家族的势力?

    “世侄与月儿是同门师兄妹?”纳兰啸天也有些讶然的看着他。

    “不错,不仅如此,若尘还是我的二师弟,我们相识也有有十来年了,这回听说他们回来了纳兰家族,便特意来看看他们,对了,我小师妹呢?怎么没见到?”说着,他还朝周围看了一眼。

    纳兰啸天朝一旁的纳兰若尘看了一眼,这才收回目光,笑道:“呵呵,原来如此,世侄稍坐片刻,我已经差人去请了,相信这会已经快到了。”

    正说着,外面又有一名护卫匆匆进来通报:“家主,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主也来了!”

    这回,众人不由的又是一脸的愕然之色,眼中的惊讶是掩不住的,谁会想到竟然连四大家族的人都来了两位?那上官家族竟然还是上官家主亲自来了?这今天吹的到底是什么风?

    “快请。”纳兰啸天只是眸光微闪,便问让护卫快请人进来。

    一旁的颜沐在听到这话后,也不由的挑了挑眉,这上官家的人怎么也来了?而且还是家主亲自前来?

    古世君微拧着眉头,深幽的目光不由的落在那来人的身上,四大家族的上官家和颜家都来了,真的单单只是道贺这般简单?颜沐来这里倒是说得过去,毕竟,他与风华本就是认识的,风华是他的小师妹,他来此并无不妥,但,这上官家族的家主怎么也来了?贵为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族,地位远在在场的这些人之上,根本不用与这里的家族拉拢关系,那么,他来此,又是为了什么?

    迈步走进来的,是一名身着暗纹锦袍的中年男子,一身强硬而雄厚的气息虽然没有释放而出,但他的出现,却是让这宴会弥漫着一股压抑而浓郁的威压,那是一股久居上位者的威压,这股强大的威压远在纳兰啸天之上,他一手负于身后,一手置于身前腹部,步伐沉稳而有力,目光锐利而蕴含着点点精光,一看,便知不是一个好糊弄的厉害人物,而在他的身后,跟着的是四名修士。

    “纳兰家主,别来无恙啊!”低沉而带着笑意的声音从上官震南口中传出,他只是开笑问候,却是意思意思的拱手一礼也没有,那神色,压根就是没将纳兰啸天放在眼里,虽然声音中带着笑意,但那双眼睛,却是半点笑意也没有。

    能当上纳兰家族的家主,纳兰啸天又岂会是无知之辈?观颜察色的本领更是不在话下,此时看他虽然语带笑意的问候,但那举止与神态却是半点那个意思也没有,当即眼中掠过一抺暗光,笑了笑,便也开口道:“没想到我今日设下的这小小宴会,还能让上官家主也赏面,真是令人意外,令人意外啊!”

    “听闻纳兰家主失踪多年的女儿都能找回,心下好奇,又碰上有空,便过来看看。”说着,他的视线掠过众人,视线在颜沐身上停顿了一下,眸光微闪灵,道:“没想到颜家少主也来了啊!看来,这纳兰家族的大小姐确实是不太一般。”

    颜沐不紧不慢的道:“那是自然,连上官家族都亲自到来的人,又岂会一般?”

    听着两人的对话,众人不禁暗忖着,传颜家与上官家族并不交好,今日看来,似乎还是真有其事。

    毕竟是主人家,纳兰啸天看了两人一眼,便笑了笑,道:“呵呵,上官家主,坐下说话吧!”说着,又朝身后唤了一声:“秦管家,你去接月儿过来吧!此时,她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是。”

    秦天南从纳兰啸天的身后走出,往一旁走去。他原先站在那里无声无息,如果不是纳兰啸天开口,也没人注意到在他的身后还有这样一个人的存在。

    上官震南眯着眼打量着那名往外走去的中年男子一眼,总得他身上的气息并不像一个管家的气息,隐隐的,像是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来,我敬各位一杯,各位都从不同的地方而来,这一路上是辛苦了,这几日就且在府中住上,也好看看这九龙城的盛况。”纳兰啸天举着酒杯笑说着,将众人各自思量的思绪拉了回来。

    上官震南也回过神来,想着不过就是区区一管家,便也没放在心上,端起面前满上酒的酒杯,便与纳兰啸天一个示意,这才一口饮尽了杯中之酒。

    宴会上的众人,面上虽然都带着笑意,却是心思各异,喝着酒水,聊着闲天等待着纳兰明月的到来。

    而在另一边,出了春晖院的唐心带着玄月与两名青衣婢女便往前院走去,半道上,便看到了那迎面走来的秦天南。

    “大小姐,客人都到齐了,都想见一见你,家主让你快点到前院去。”秦天南看了那依旧淡雅素净的女子一眼,慢慢的敛下了眼眸,而那敛下的眼眸中则浮现了一丝恍惚。

    真的好像……眉目间的几分相像,与那身上的淡雅绝尘,真的好像……

    没注意到他的异样的唐心点了点头:“知道了。”便继续迈步往前走去。秦天南在她越过他的身边后,这才抬眸看着前面远去的身影一眼,几乎只是一瞬间,那眼中又恢复了严厉高傲管家的模样,迈着步伐跟上去,仿佛,那刚才眼底浮现的恍惚,只是一份错觉。

    “大小姐到!”

    外面护卫的一声通报,让里面的众人纷纷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也停下了说话,一双双的目光都朝那外面看去。而古世君更是隐隐有些激动与欣喜,眼底的波动是那样的显而易见。

    颜沐则依旧漫不经心的坐在,手中端着酒杯在轻抿着杯中之酒,只是那双妖冶的眼眸却也是有意无意的扫向那外面的门,等待着那抺熟悉的身影的出现。

    上官震南也在继续喝着酒,只是却是凭借着喝酒的动作而掩住了眼中光芒,他看似不怎么感兴趣,但却也是在注意着那院门口的动静。

    主位上的纳兰啸天将底下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眸光微闪,不知在想着什么。不一会,便见,那院门口处迈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来的那抺白色的身影,看到那抺淡雅绝尘的身影浑身散发着一股飘逸绝尘的气息,他不由的目光微眯,看着她在众人的目光中缓步朝他走来,那身姿,那身形,那气质,那容颜,竟在这一刻让他有了一丝的恍惚。

    “烟儿……”

    低低的,不自觉的唤出了这两个字,声音之低,让那些一门心思系在纳兰明月身上的众人都没有注意到,但,上官震南却是听到了,在听到纳兰啸天的的那一声低喃之后,他端着酒杯的手微不可察的晃了一下,只是纳兰啸天此时有些走神,其他人的目光则落在纳兰明月的身上,因此没人察觉。

    他抬眸扫了纳兰啸天一眼,继而放下了酒杯,掩去了自己的异样,转而看向那走来的白衣女子,初看去,第一眼时,他的心也是猛然一怔,掀起了一阵波涛骇浪,眼中也有一瞬间的恍惚,像是看到了云烟朝他走来一般,只是,这恍惚只是一瞬间便逝去,很快的他便回过神来,只是眯起了眼睛打量着那走来的女子。

    绝色的容颜带着一股清冷的气息,随意而淡然的清雅气质,圣洁若仙,飘逸绝尘,她步伐优雅,一举一动都散发着一股尊贵的优雅气息,别说是那倾城容颜了,就是这气质,都已经胜过在场的每一名女子,不可否认,云烟的女儿,确实是有着天人之姿,风华绝代比起她,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再次看到她的女装打扮,不仅是古世君,就连是颜沐都不由眯起了眼,眼底再次的划过惊艳的光芒,他这小师弟,哦,不,应该是小师妹,穿起女装来还真的是女人味十足,怎么他先前就没察觉出她是一名女子呢?

    看着那缓步走来的她,脑海中不由的想起了那一夜意外的撞见,当时,她应该是在赤着身体在沐浴的吧!却让他撞了个见,只可惜,当时夜色太暗,又隔着水帘,什么都看不到,不过现在想起来,总算是知道为何当初她从水中起来要溅起一面水墙阻挡了,原来,如此……

    唇边勾起一抺邪魅的笑意,他轻抿着杯中酒中,心下暗忖着,似乎,还没听说她有意中人吧?

    好美……好美的女子……

    那一个个年轻的世家公子们,一双双的眼睛都痴迷的落在她的身上,那一抺白色的身影,素雅而淡然,却偏偏该死的吸引人的目光,让人一颗心不自由主的为她而悸动着,不可否认,男子看女人,第一看的自然是面貌了,一个绝色美人的轻易的便能让他们心动,但,一个容颜普通的女子,却是得经过长时间的相处过后才会慢慢的倾心,以貌取人,是大部分男人的本能。

    纳兰家族的那些千金小姐们,看到她仅仅一袭素雅的白衣出现在这里,不由的暗自撇了撇嘴,脸上的妒忌与不甘是那样的显而易见,试想她们绫罗绸缎上等轻纱着身,容颜精心绘画而来,可却仍比不上她的一丝一毫,那些人的目光更是不曾落在她们的身上停顿过多久,而此时,她的一出现就让全场的年轻公子们一个个眼露惊艳之色,痴迷不已,真真让人妒忌。

    那几位夫人看着一身简单白色衣裙的绝色女子,也是不由的眼中一闪,不可否认,她是绝美的,她的美一部份源自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独特的气质,清冷而圣洁的气质,另一半,则来自于她的绝色容颜,有的人的美是俗气的,而她的美,却是别有一番韵味,就连是同身为女子的她们,看到这样淡雅清冷,却尽显风华绝代的她都不由的暗赞一声,此女真不似人间所有……

    “月儿,来来来,到父亲身边来坐。”

    回过神来的纳兰啸天脸上露出了慈爱的笑意,招手唤着她到他身边的位置去坐下,而听到他的话的众人,一个个神色各异,坐在家主的身边?这府中那么多位夫人都没资格坐在他的旁边,甚至就连那位很是被看好的纳兰大少爷也只能坐在一旁,他却让她直接坐在他的身边,看来,这纳兰大小姐真的很得纳兰啸天宠爱啊!

    唐心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微点了下头,这才走到他的身边坐下,而就在她坐下后,众人的目光才注意到那名黑色衣袍的男子,刚才众人的注意力都落在纳兰明月的身上,此时她一坐下,才看到那名站在她身边的俊美男子,心下都在暗忖着,这人,又是什么人?

    且看那名男子容颜出色不说,就是单单那气势与身上的气质,都是毫不逊色于各个家族的公子的,而他一身黑色的衣袍既不像一般的护卫或者暗卫,也不像这府中的公子,但不可否认,这人还真的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因为他身上那股冷冽的气息让他们都感觉到有几分的骇人,只是,这样的一个人,却没听府中的人介绍过,而他既没向纳兰家主行礼,也没看向任何人,那双冰冷的目光也就一直紧随着那抺白色的身影,莫非,他只是纳兰大小姐的人?

    纳兰啸天对于她的听从与温驯很是满意,看着坐在身边的她,他面上的笑容加深了几分,为他介绍着:“这边这位是四大家族之一的上官家主上官震南,你的面子很大,连上官家主也感兴趣想要见见你。”

    唐心清眸淡淡一抬,目光落在那上官震南的身上,平静的眼眸毫无惧意的直视着他,光明正大的打量着。第一眼看到这个人,她就知道,为何纳兰家族只能屈之第第五家族,连第四家族也挤不进去,这个上官震南浑身的气息与威压都在纳兰啸天之上,想必,那实力自是不在他之下的,尤其是,这个人目光深邃难懂,脸上神色更是让人看不出与猜不出他的心思,纳兰啸天已经是一个心机缜密内敛的强者了,而这个人,却更在纳兰啸天之上,又是一个心机男,直觉的,不喜欢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果然是气度不凡。”她淡淡的说着,声音不冷不热,像只是在说她打量过后的评价一般,这样的一句话,说恭维,却又少了些什么,说挑衅,却又偏偏让人找不出语病来。

    原本端着酒杯正在喝酒的纳兰啸天在听到她的话后,敛下的眼眸掠过一抺暗光,却是什么也没放说,似乎全当没听见一般轻抿着杯中之酒。

    下面的众位家主听到纳兰明月那样的一句话,一个个都屏起了呼吸,想着,这上官家族的家主不会生气吧?毕竟,她这样的一句话怎么听着都感觉有些不对劲。

    坐在众位家主当中,一直少言少语的夏卓涛看向唐心的眼中不禁划过一抺赞赏,上官震南是一个怎么样的强者?在场的各位家主都十分清楚,别说是她一个小丫头了,就是他们这些家族的家主也没那个胆量那样明目张胆的打量着上官震南,而她却是做了,她不仅做了,还说出了那样的一句话来,这胆量,这气魄,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单单这样的一句话,他就可以断定,这纳兰家族的大小姐纳兰明月,绝非池中之物!

    就在众人猜测着这上官家主会如何之时,却见深深的看了纳兰明月一眼,仰头大笑:“哈哈哈!大小姐果然好气魄!”低沉而蕴含着威压的声音带着一股笑意的在这院落中传开,弥漫在空气之中,强者的笑声透着一股威压,让在场的人心头血气也随着他笑声的起落而起伏着。

    “今日前来纳兰家主凑热闹,还真的是来对了,若是不来,还真没能见识到纳兰大小姐这份出色的胆量与气魄,不错,确实是不错。”他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那眼中的神色,复杂难懂。

    一旁的颜沐眯着眼扫了那上官震南一眼,继而转向唐心时,则露出了一抺自认为迷死人不偿命的勾魂笑意:“小师妹,师兄我这么大个人坐在这里,你怎么见了我也不打声招呼?师兄我好歹也是四大家族之一少主,你有没觉得我也很是气度不凡?”说着,一双妖冶的眼眸还紧盯着她不放,似乎也想从她的口中听到什么赞美的话来。

    只是,他的话却是让在场的各位家主嘴角微抽了一下,觉得这位颜家少主就不是一个省事的主,他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算什么话啊?而且,看他那神色,莫非,真的心仪这位纳兰家族的大小姐?

    怪异的目光朝那清雅绝色的女子看去,这样的女子,也许,没有男子会不倾心于她的吧!

    唐心面色如常的淡淡扫了他一眼,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意:“我与师兄相识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难道师兄不是一向如此的吗?不过,今天似乎……”她的声音一顿,目光在他那微敞开的胸肌上掠过。

    “今天似乎如何?”颜沐挑着眉,妖冶的眸光紧盯着她。

    她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原本就透着一股清冷气息的她,因为这淡淡的一笑,整张脸都柔和了几分,那份美,简直是看呆了那后面一排的众位世家公子,那些世家公子目光痴迷而惊艳,嘴微张着,只差没流下口水来。

    “不过今天似乎……比原先更添了几分妩媚妖娆之色。”

    她的话一落下,底下各位家主端着酒杯喝着酒的手不由的一抖,愕然的朝她看去,她这话,不是说变相的说颜家少主像女人吗?这、这可是大不敬的话,她竟然就那样漫不经心的说了出来,这胆子啊!

    站在颜沐身后的那四名飞仙级别的修士在听到唐心的话后,齐齐的眉头一皱,正打算说话,却见自家少主愉悦的笑出了声,不由的看了自家少主一眼,复杂的敛下了眼眸。

    其实颜沐在听到她的话后是嘴角笑容一僵,继而又是摇了摇头轻笑出声:“呵呵……小师妹,你还是这样的淘气,总是喜欢欺负着善良又正直的师兄我啊!。”他以着无奈又宠溺的语气和目光看着她,让在场的人又再次的懵了。

    善良而正直?众人嘴角抽搐着,很是无语的别开了眼,这颜家少主真是,闻名不如一见……

    上官震南的目光在唐心和颜沐的身上扫了一眼,敛下了眼眸,喝着酒。而这时,坐在颜沐下面两个位置的古世君则站了起来,走到中间,目光看着唐心,道:“自上次一别,也有几个月了,这次我特意来看你,也给你带了份礼物来。”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盒子打开来。

    只见,一股红光从盒中迸射而出,而这股红色的光芒却又不剌眼,而是显得很是温和,随着盒子的打开,空气中隐隐的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灵力气息,在场人看到那东西,不由的睁大了眼睛,惊呼出声。

    “啊!那是血晶暖玉!”

    纳兰啸天看到那暖玉时,也是一怔,眼中划过一丝惊讶,暖玉也许很常见,但,血晶暖玉却是极为少见,可以称得上算是天材地宝级别的,像有这样的宝贝,一般人都中不舍得拿出来的,没想到这隐世家族的少主竟然把这样一块血晶暖玉送给月儿,真真是出人意料。

    “没错,这便是血晶暖玉,除了对修炼有帮助之外,佩带在身上还能起到宁神静气强身健体的作用,而且邪气之物不敢靠近你的身边。”他的声音微顿,道:“这是我精心为你挑选的礼物,还请你一定要收下。”此时,心头隐隐透着一股紧张,她是否能原谅他先前的刻意隐瞒?

    唐心静静的看着他,与他也相识有段时间了,自然看出此时他眼底的不安与紧张,想到他也没做出什么伤害到她的事,而且他也有他的责任他的立场,再说,她也早就察觉到了什么不是吗?只是一直没说罢了。

    “血晶暖玉如此珍贵,但对于我却没什么用的,你还是留着自己吧!”看着他黯然的敛下了眼眸,她心中一叹,又道:“这么久没见,这次就留下来多住些时日,也好到九龙城中多看看。”

    听到她的话,他眼睛又是一亮,欣喜的上前一步:“你说真的?”

    “当然,你不是我的朋友吗?留你多住些天也没什么不可啊!”她笑了笑,实在是搞不懂不过就是这样的一句话,他到底是在欣喜什么。

    “好,那我留下多住几天。”他当即便说着,笑着朝纳兰啸天道:“纳兰家主,这些天就要多打扰了。”

    纳兰啸天笑了笑,道:“哪里,古公子既然是月儿的朋友,又是月儿开口相留,自然奉为我府中上宾,想住多久都没有问题。”

    “这个你收起来吧!我带来的礼物,岂会带回之理?”古世君上前将血晶暖玉放在她的面前给她,便回到座位上坐下。

    唐心看了那桌上的血晶暖玉一眼,便收了起来,这个对她没什么用,不过,对纳兰若尘却是极为有用的,他的身体本就虚弱,上回几乎断气之后,虽然说修复了,但他一些由于先天存在的问题却还是存在着的,有了这暖玉,可保他万事无忧。

    有了古世君开头的送礼,接下来,一个个也争先恐后的送上了自己带来的礼物,而唐心也只能笑着一一接纳。而纳兰家族后院的那些女眷们,看到她收了那么多珍贵的东西,一个个不禁有些眼红,却又不敢表露出来,生怕被纳兰啸天发现。

    “纳兰大小姐,这是我与小女的一份心意,因不知大小姐喜欢什么样的礼物,小女便作主挑选了株花卉,还请大小姐笑纳。”夏卓涛也将礼物送上,上门作客,又岂能不带礼物?尤其是送给纳兰家族大小姐的礼物,他对挑选礼物没什么心思,毕竟是送给女儿家的,不知送什么好,因此,便让汐儿帮忙挑选,这份礼物,还是汐儿挑出来的。

    “哦?”唐心一怔,送花?这倒是新奇,对于奇珍异宝看多了她倒是没什么感觉,这送花嘛,能拿得出来送的,想必不会是凡物吧!一个眼神示意,身后的青荷便上前接过夏卓涛手中的四四方方的盒子,放到了唐心的面前。

    唐心解开上面的丝带,拿掉了那盖着的盒子,看到了那露出来的奇异花草时不由的眼睛一亮:“这是碧荷仙!”

    在场的人只见那盒子拆开后,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一小株像莲花却是绿色叶子般的植物,奇异却没看过,但见纳兰明月那眼中的神色,似乎很是喜欢那一株植物,不由的也朝那株植物再度打量着。

    “大小姐真是见多识广,没错,这是碧荷仙。”夏卓涛也有些诧异,这样的少见的植物她竟然也名称?

    唐心露出了一抺笑意,看着那夏卓涛,点了点头,笑道:“夏家主的礼物我很喜欢,代我谢过令千金,她挑选的礼物真合我心意。”

    “大小姐喜欢就好。”夏卓涛笑着回到位子上坐下。

    而这时,颜沐眸光微闪,露出了一抺妖冶的笑容,看着唐心道:“小师妹,师兄这次来,也给你带了礼物,你猜猜,师兄的礼物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