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 贵族盛会!万更

    那詹致威盯着她,眼中尽是阴狠毒辣的神色,他低低的笑着:“我的命你不在乎,姬云烟的命,难道你也会不在乎?”声音一大不小,但却如同一颗惊雷般在众人的心中炸开,让人猛然的大惊。

    “你什么意思!”唐心和秦天南不约而同的喝出声。

    听到秦天南的声音,唐心眼中掠过一道幽光,朝他看了一眼,便移开了,微拧着眉头落在那个詹致威的身上,心下在思量着,他是用一毒高手,莫非,给她娘亲身上下了什么毒?不过,这府应该不可能啊!毕竟纳兰啸天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纳兰家族的人在医药方面有很深的天赋,就算纳兰啸天,他本身就是一个很出众的炼丹师,如果她娘亲身上被下了毒,他身为她最亲密的爱人,不可能没察觉的!

    秦天南察觉到她看来的目光,神色微动,却是敛下了眼眸,不再开口。

    纳兰若尘和玄月两人则在听到那詹致威的话后,眼中划过一抺深思,眸光也落在他的身上,看他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难道曾经暗中动过什么手脚?

    “哈哈哈!你不是想我死吗?来啊!别说你不能杀我,就是我身上有一丁点的痛楚,你娘亲也会受着跟我一样的罪!”他得意的眯起了眼睛,张狂而嚣张的笑着,挑衅的看着他们,阴测测的道:“马上放我们离开,否则,哼!信不信我就让你娘亲尝尝苦头!”

    听到他的话,唐心几人脸色一变,脑海中皆闪过一个可怕的字眼,盅虫!而且还是子母盅!子母盅是分别下了两人身上的,听他的话,他体内的应该是母盅,而她娘亲身上的,必定是子盅,如果母盅死了,或者这个身体受到一些什么伤害,无论相隔多远,子盅也会感觉得到,并且承受着同样的伤害空间之锦绣田园!但,若是子盅出了什么事母盅却是依旧没事的。

    “你下了子母盅?”虽然心中隐约猜到几分,但此时,却仍是心惊了一下,如果真是如此,在盅虫没解开之前,这个詹致威还真不能死,要不然,只怕连她娘亲的性命也危矣!

    “不错!我就是下了子母盅,哼,也好在我早有防备,要不然,今日岂不是得栽在你们的手上?”他眯起了眼,感觉到身体的异样越发的明显,当即喝道:“把解毒拿来!”

    唐心皱起了眉头,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敛下了眼眸,如果放他离开,那么,她娘亲的危险根本没有解除,而且指不定这还会成为他威胁的筹码……

    “快点!磨蹭什么!还是你想让你娘亲也跟着尝尝你的药的滋味?”低喝的声音带着一股阴鸷,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的女儿竟然也是用毒高手,能轻易解了他的毒药的同时,还能给他也下了药,不可否认,她,真的很出色,只可惜,却成了他的敌人!

    秦天南眸光微闪,看了唐心一眼,抿着唇,像是思量着什么似的,静观着她的举动。纳兰若尘和玄月的目光也落在她的身上,只是,前者是担忧,后者却是看了她一眼后,便将视线落在詹致威的身上,像是寻找着动手的机会似的。

    半响,唐心这才抬眸看着他,淡淡的道:“我可以给你解了身上的药,不过,我要如何相信,你确实真的在我娘亲的身上下了子盅?”

    “不信?哼!如果没有下,你以为,我为何会这般的有恃无恐?不过,你想离确认我倒可以让你看看。”他阴测测的说着,嘴角勾起一抺阴狠的笑意,伸手便扯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干瘦的胸膛,上面,皮肉之下,有一只手指姆大小的东西静静的伏在那里,这,便是母盅!

    看到那只母盅,唐心微不可察的一叹,素手一翻,手中多了一个瓶子:“拿去吧!”她伸着手,摊开手掌示意着,脸上尽是无奈之色。

    “想骗我过去拿?哼!门也没有,让你身后的青衣婢女拿过来!”

    闻言,唐心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唤道:“青荷。”说着眸光却是朝玄月看了一眼,在接触到他的目光后,又朝那躲在詹致威身后的詹荣扫了一眼。

    玄月眸光微闪,目光也随着落在了那躲在后面的詹荣身上。

    一名青衣婢女快步上前,来到她的面前,飞快的抬眸看了她一眼,又低下了头,接过她手中的那瓶药,这才往那詹致威走去。

    詹致威一边注意着那婢女,一边又注意着秦天南,还得护着身后的儿子,还得想着如何逃走,一心四用,自然也会忽略了一些重要的东西,比如,唐心与玄月的目光交流。

    青荷把那瓶药递上前,然后便退至一旁,而那詹致威看了他们众人一眼,便打开药盖闻了闻里面的药,见没有什么不对劲时,这才放下心来,而这时,他却是抬头看了秦天南和唐心几人一眼,阴沉着声音道:“你们最好别耍花样!”

    “药都给你了,你还想怎么样?”唐心挑了挑眉,淡笑着。

    “哼!”他冷哼一声,这才放下抵着脖子的匕首,倒出了里面的药丸来,就在准备仰头服下的那一瞬间,玄月却是瞬间挥力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那詹荣劈去,看到这一幕,那詹致威心头一惊,手中的药洒了一地,几乎是本能的便要出手,然而,就在这时,一抺白色的身影却是快如闪电般的掠出,手中的三枚银针无声无息的射入了他的身体,只看到他的身体一僵,整个人竟是在下一刻便晕死了过去,整个人无力的摔倒在地面上。

    这一幕,快得如同闪电,让周围的众人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可也就在这时,一声惊呼声传起,下一刻,詹荣整个人也倒了下去,他并没有死,因为玄月用的只是刀背将他打昏了,会对他出手,也不过是分散詹致威的注意力罢了风流小电农。

    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她这样诡异的身手了,秦天南还是怔了一下,继而回过神来,迈步走上前看了那昏死在地上的詹致威一眼,锐利而威严的目光一抬,朝身边的唐心看去:“大小姐打算如何处理?”有母盅在身,别说是杀了他了,就是伤了他,夫人无论是在哪个地方,也会感觉得到。

    唐心蹲下了身,从空间中取出了一颗药丸塞进那詹致威的口中,点住了他身上的穴道,这才取出三枚银针,道:“找人引出母盅,再杀了他!”她对盅并不熟悉,但,她知道红绫对盅却是极为精通,倒是可以找她来看看,只是,此时他们又会是在哪里?

    “只怕,这不会是一般的盅虫。”秦天南看了她一眼,沉声说着。

    唐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我若将这个人交给你看管,你可有能力让他活着?”

    听到这话,秦天南眸光微闪:“你不想把他带回纳兰家族?”

    “没错,尤其是,他身上子母盅一事,也不得宣扬出去。”纳兰家族就是一个复杂的地方,这詹致威若真的安放在纳兰家族里面,相信消息一经传开,他活不过半个月!

    “这事瞒不过家主。”他沉声说着,威严的目光直视着她,心下有些异讶她竟然会想到让他交给他看护。

    “我会跟他说的,你只要负责他就行了,相信,也用不了多久。”她朝地上的詹致威看去,不会太久的,药痴如果不会让她失望的话,多则半年,少则三个月,她便可再见到他们。

    玄月听着他们的话,看了那个昏迷着詹荣一眼,问:“这人如何处置?可要杀了?”

    唐心瞥了一眼,扫了那周围的修士一眼,开口道:“一把火烧了这里。”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两名青衣婢女自然是紧随在她的身后,而玄月和纳兰若尘看了地上的两人一眼,不知怎么的,也朝秦天南看了一眼,这才跟着唐心先行离开。

    茶楼中,唐心和纳兰若尘以及玄月坐在二楼的窗口处,桌面上摆着的是一壶茶和一些小点心,两名青衣婢女则恭敬的站在她的身后,因三人容颜与气质的出众,引得楼中的客人们频频向他们看去,尤其是那目光总是有意无意的落在一袭白衣淡雅绝色的唐心身上。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男人?看到如此绝色,自然是想多看几眼的。不过,他们可不敢随意上前搭讪,那名同样穿着白色衣袍的男子就不用说了,虽然气质温和随意,但从那一身衣物与隐隐流露出来的气息上便可看出,定是大家族的公子,而那名黑衣男子浑身冰冷摄人,一个眼神扫过来,也几乎可以冻死人,试问,这样的几人,又有谁敢随便上前去?

    “主子,主子信得过他?”最终,玄月还是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他虽然没有多说什么,但这话的意思很是明显,这里的他,除了指秦天南不会有别人了。

    而这句话,也是纳兰若尘想要问的。他虽然离开纳兰家族在外多年,但也曾在那里面生活过,秦天南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看似卑微,却又高不可攀,一个复杂又难懂的人,她又为何要将詹致威交给他来看护?

    唐心轻品着杯中茶水,举止优雅而透着一股迷人气质,不知道的人这样看着她,只会觉得她是一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断然不会有人想到,她若狠起来,就是十个实力出众的男修也比不过。

    “他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让我娘亲死,把人交给他,最好不过了。”她放下茶杯,淡淡的说着,拿起了一块糕点便尝了一口,入口酥香的口感让她食欲大开,吃完了一块,又拿起了一块,看着两人那凝重的神色,轻笑出声:“别把事情想得太复杂,难得出来,尝尝这糕点吧!味道还不错。”

    看到她这样的一派悠哉,纳兰若尘这才松开了眉头,也许真如她所想,想得太复杂了,至少,秦管家虽然深不可测,但也没做出什么对纳兰家族有害的事情,而且,让主母死去,对他也没什么好处我的长孙皇后全文阅读。

    玄月端起了茶杯,敛下了眼眸,轻抿了一口茶水,但对那些精致的糕点他却是动也没动一下的,这些精致的小点心,估计也只有女子会喜欢吧!男子,一般都很少吃这些东西。

    “玄月,你说,胖子哥哥他们现在会在什么地方呢?”

    听到这话,玄月放下茶杯抬眸看去,见她一手托着脸颊,半侧着脸看着那底下热闹的大街,神色恍惚,似乎在想着什么,那轻轻的,低低的,带着思念的声音,便是从她的口中而出。

    是的,她想他们了,想她的胖子哥哥,想她的爹娘,也想她的伙伴们了,不知,他们又遇到了什么样的事情呢?他们如今又是否安好?

    玄月敛下了眼眸,道:“也许,不用多久便能见到了。”

    “是啊!总会见面的。”她喃喃的低声应着,目光还是落的外面。

    已经不止一次从她的口中听到她喊出胖子哥哥这几个字了,纳兰若尘不由的好奇着,那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男子?他与她有血脉关系,但她也就称呼他名字,对她而言,也许并没在意两人身体里有着相似的血脉吧!她对他的认可,也许只是单单因为他这个人。

    眸光看向她,一句话,不自觉的便从口中而出:“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听到这话,唐心回过头来,笑看了他一眼,道:“你想知道吗?那我说给你听。”她的眼睛微亮,在说着她的胖子哥哥和那给予她亲情与温暖的家人时,眸光不由的变得柔和:“我与他相识在五岁那年,从小,胖子哥哥就长得胖胖的,因为他很喜欢吃,小时候有人嘲笑我,他会二话不说的撸起拳头挥过去,他的每回打架都是因为我,无论他去外面吃了什么,总会带着一份回来给我……”

    她一边回忆着小时候的事情,回忆着那温馨又快乐的短暂时光,想起那个真心爱护着她,宠爱着她,甚至,为了她连命也不要的胖子哥哥和她的爹娘,她的心头如同一片暖流划过,分外的幸福。

    而一旁的纳兰若尘静静的听着,看着她在说起他们时,那脸上的柔和与眼中的暖意,都是那样的少见,听着她的话,听着那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他终于知道,为何她会唤一个没有血源关系的人为哥哥了,而且还是那样亲昵的唤着胖子哥哥,这一刻,他不免羡慕着那一个叫唐子浩的男子,能被她视为至亲之人,能在她的心中留下无人能取代的地位。

    然而,唐心此时并不知道,她心中所念着的胖子哥哥,此时与她一样都在西大陆中,只是,地域之广大,虽然同处一大陆,却是隔之千里。

    与唐子浩在一起的除了夏雪之外,还有的便是莫子漓和红绫,以及梦珊和凌子寒还有八煞几人。八煞他们是后来才遇到他们的,因为不知唐心在哪里,又想着以后若是出了什么事怕她的势力比不过人,于是,他们众人位聚在一起,运用自己的本领,为她建立势力与信息网。

    红绫和莫子漓还有梦珊负责的是青楼的事情,他们主要透过青楼来收集与传递信息,而唐子浩和夏雪还有轩辕筱筱负责的则是酒楼的事情,因为有的修士是不会去青楼的,酒楼经营得好,也是一个就消息来源的可靠点。

    八煞和凌子寒他们则建立了八煞门,主要以接任务为主,不过,他们所接的任务一般都是杀人的任务,暗杀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不过他们也不会滥杀无辜,在接单之前他们会透过青楼先查清楚要杀之人的信息才决定接不接,而由他们出手的任务,几乎是没有失败的,手段干净利落,一点线索也不会停下,只要出得起价钱,无论是什么样的人物,他们都能取之性命,因此在某些地域八煞门之名也是让人闻风丧胆。

    这一天,众人齐聚在一起,因为他们打听到了一个消息,那便是在两个多月前,东大陆那边的东鹤仙门出了一些事情,因两个大陆所隔的地域之遥远,消息很难传到这边来,因此就算他们在这边四处打听,却也极少人知道,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丝线索,于是众人便聚在一起打算谈谈,看这事情到底怎么样大枭雄全文阅读。

    “那应该是主子没错,不是说有人看到火凤了吗?那就是错不了的。”凌子寒开口说着,一边思忖着。

    唐子浩眯着眼睛,问:“最近手头上的事情先放一放,先查一下这个纳兰家族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家族,还有就是看查查她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原来,妹妹也来了西大陆这边,她是回了纳兰家族了吗?

    “我倒是听说,不久前纳兰家族放出了消息,说纳兰家族的大小姐找了回去,还邀请一些家族的人到时去纳兰家族宴请。”梦珊的声音一顿,看了他们一眼,问:“要不要到时去看看?”

    唐子浩摇了摇头,看着众人道:“我们所建立起来的势力,不能让纳兰家族的人知道,八煞门和青楼以及各处的酒楼,只能压下,不适宜现在浮出水面,但却是必须要联系她的,至于让谁去纳兰家族那里联系她,则得再想想。”

    “嗯,我赞同子浩的说法,现在八煞门在这一带已经凌驾于当地的一些家族之上,有很多的家族想要拉拢,因此,这个时候是不能面世的,尤其是,八煞门的规格还太小,我们得再收一些实力强硬的修士进来,扩大势力才是我们当下最须要做的。”莫子漓沉声说着,告诉他们一些自己的见解。

    红绫则托着下巴在一旁看着他,眸光闪亮闪亮的,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别人说话她都没听进去,她的一双眼睛也就一直盯着莫子漓看着,那眼中的爱意是那样的毫不掩饰,让一旁的轩辕筱筱见了都不由脸色一红。

    就在众人在这里商量着事情时,外面的传来了一声低唤:“公子,外面有客人。”

    “不是说了今天不见客吗?”唐子浩沉声说着。

    “那个人说他是熟人,让属下来通报一声。”

    闻言,房里的众人相视一眼,唐子浩站了起来,对他们道:“我去看看。”说着,便往外走去。

    酒楼的一楼处,一名鹤发童颜的老头坐在角落处,桌上面摆着几个小菜和一壶酒,看到唐子浩的出现,不由的眯起了一双眼睛打量着他。

    见他面容俊朗不凡,一身锦衣着身,气息沉稳而内敛,却是贵气逼人,那细小而狭长的眼睛半眯着,隐隐透着一丝精光,看到这名男子,他不由暗赞一声,他师傅的身边真是美男无数啊!只是,不知到底哪个才是她的良人?这个男子又会是她的什么人?

    在药痴打量着唐子浩的同时,唐子浩也在打量着他,见是一个不曾见过的老者,便问:“老人家,你想我有事?”

    “嘿嘿,不用叫我老人家,我还很年轻,叫我药痴就好了。”他笑眯着一双眼睛,审视着他,顿了一下,又问:“还不知你是谁?”

    “在下姓唐,名子浩。”唐子浩露出一抺笑容,在桌边坐下,看着面前的老者,正打算开口,就见他眼睛一亮,一手拍着大腿就跳了起来。

    “唐子浩?你就是唐子浩?我知道你,你就是我师傅口中的胖子哥哥啊!不过我怎么看着你都不胖啊?”第一次见到那个不止一次听说过的人物,原本想着那定是一个胖乎乎的大胖子,谁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浑身透着成熟稳重气息的俊朗男儿?

    听到这话,唐子浩眸光微闪,问:“是我妹妹让你来的?”他妹妹定是不知他们在这里的,那么,就是这个老头找到了这里。

    “她让我找你们,说真的,我还真是找了好久,好不容易打听到一点消息,便过来看看,没想到还真对了,嘿嘿,看来我的运气还是不错的。”他想着,到时回去后,还可以让她指点他一二,要是他也能炼制出还魂丹来,那就真的是太好了划天为界全文阅读。

    只是,药痴并不知道,还魂丹那珍贵无比的丹药,就连是精于炼丹的纳兰家族的家主纳兰啸天也炼制不出来,他又怎么可能炼制得出来呢!毕竟,除了那些极为少见的药材之外,火焰也是占着一个极为重要性的,一般的火焰,就是怎么炼制也炼制不出还魂丹,只有本命天火才有机会炼成,但,这拥有本命天火的人,想要炼制成功的话,这步骤和火候也是不能错乱的,因此,可以说,还魂丹之稀世少见,可不是随便的炼丹师便可炼制出的。

    要不是唐心会炼丹还魂丹一事纳兰家族的人还不知道,也未在这飞仙界传开,否则,那上纳兰家族的人一定会踏烂了纳兰家族的门槛,而唐心也定会被捧上少主之位,毕竟,一位能炼丹还魂丹的炼丹师,那可是可遇不可求的,更何况,这还是纳兰家族的嫡系小姐!

    此时,酒楼中还没什么人,坐着的几人也就只是普通的百姓,因此,唐子浩也没避讳的直问:“她现在可好?是否交待了什么事?”

    药痴朝周围看了一眼,便笑道:“她交待的你们好像已经在做了,那我也就不多说了,现在找到你们,我的任务栏总算完成一半了,我打算这两天就回去看看我师傅她老人家,你们有没什么要我顺便带的?”

    唐子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便道:“你跟我到楼上来吧!”说着,便起身往楼中走去。

    药痴挑了挑眉,便也没有犹豫的跟了上去,到了楼上一处阁间,前面的唐子浩推开了门走进厢房中,跟在后面的他也看到了那里面的众人,看到一屋子的俊男美女,他不由的眼睛一亮,眯着眼感兴趣的在他们的身上掠过,猜测着,这些人又是她口中的哪些人?

    看到唐子浩带人上来,屋中众人的目光皆落在后面的老者身上,一个个都在打量着他,不用他们开口,唐子浩便已经开口介绍着:“他叫药痴,是心儿的徒弟。”说出徒弟二字时,他脸上神色都有几分怪异,毕竟收一个老者做徒弟,这样的事情还真的少见。

    “嘿嘿,大家好啊,你们叫我药痴就好。”他全然一副自来熟的模样凑上前去,便在桌边坐下,盯着他们一个个的看着,却又不知他们是哪个跟哪个。

    唐子浩帮他大概的介绍了一下,便对众人说:“他打算这两天去纳兰家族,你们可有什么话想让他带去的?”

    闻言,众人相视了一眼,道:“既然主子在那一边,不如,我们把根据地移到那边去岂不是更好?这样一来,主子要联系我们也容易,而且,就近的话就算是有什么事也能照料着,你觉得呢?”

    “嗯,我也有这个意思,那就这样办吧!”唐子浩点了点头,对药痴道:“就麻烦你跟我妹妹说,我们会将根据地移到她就近的地方去,到时再与她联系。”

    “好,没问题,我出来也有两个多月了,明天便起程回去看看。”他嘿嘿的笑着,对他们道:“那,今天我就留在这里打扰了。”

    远在九龙城的唐心并不知道药痴已经找到了唐子浩他们,此时,回到纳兰家族的她,此时,正与纳兰啸天在说着话,她把灭了詹家一事告诉了他,也说出了她的顾虑,就是那个詹致威由秦管家安放着,在听完了她的话后,纳兰啸天一张脸更是黑沉得可怕,大手往桌上一拍,怒喝出声。

    “砰!”

    “真是该死!他竟然敢给烟儿下盅!这样的人渣就应该碎尸万段!”

    重重的一记响声响起的同时,还伴随着那蕴含着威压的怒喝,强大的气息在这厅中弥漫着,很是压抑,很是骇人,然,唐心却是不亢不卑的站着,气息如常,面色依旧,只是静静的看着他在那里怒喝着,直到他的怒气稍消的时候,她才开口道:“所以我想问,有没哪个对盅术比较精通的?可以让他先引出詹致威身体里的母盅,那么,母盅出体一死,子盅便也不碍事了。”

    “这个……”他凝起了眉头,沉思着,道:“这个你放心,解盅之事就交给父亲来解决就可以了,十天之后,我便可让人把那一位精于盅术的人请来,他一定会有办法引出母盅的混在抗战。”

    “好,那我先回去了。”她微点了点头,便转身往外走去。因此,也没看到,就在她转身后,那坐在主位上的纳兰啸天黑沉的眸光中掠过了一抺不明的暗光……

    在唐心出去后不久,秦天南走了进来,微微朝主位上的纳兰啸天行了一礼:“家主。”

    “嗯,坐吧!”他看似随意的说着,看着那站在厅中的秦天南,道:“有件事,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属下很乐意为家主分忧。”他敛着眼眸,恭敬的说着。

    “你觉得,让月儿当纳兰家族的少主她是否能够胜任?”他的手指漫不经心的在桌面上敲着,发出叩叩的声音,听着那声音,像是很随意的问出,但真正心下是如何思量的,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坐在一旁的秦天南恭敬的道:“大小姐各方面都不逊色于大少爷,如果由她当纳兰家族的少主,自然是能够胜任,不过……”他的声音微顿,抬眸看了他一眼。

    “说。”

    “不过,大小姐似乎对少主之位并不感兴趣。”他再度敛下眼眸,说出了后面的话。

    “哦?何以见得?”

    “如果大小姐对少主之位感兴趣,那么,凭着家主对大小姐的宠爱,她只要开口,相信家主定会将少主之位许她,不过她没有,也没争取过什么,可想而知,她对少主之位,又甚至可以说,是对纳兰家族不感兴趣。”

    听完了他的话,纳兰啸天的眼中终于有了一丝的笑意,点了点头:“没错,你说得没错,如果她肯唤我一声父亲,那么,不用她跟我开口,这少主之位也是她的,不过,就算她不肯叫我一声父亲,我也依旧是她的父亲,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而纳兰家族的少主之位,我也有心要让她来当。”说到这里,他眼中的笑意又再度的敛去,只是意味深长的说:“她会留在纳兰家族的。”

    正好抬眸的秦天南不经意间看到了他眼中的那抺暗光,不由的眸光微闪,又再度敛下了眼眸。

    像是想起什么似的,他忽然问道:“对了,宴客之事准备得怎么样?”

    “家主放心,已经准备妥当。”

    “嗯,那就好,你去忙吧!”他挥了挥手,示意着。

    “是。”秦天南站了起来,微微行了一礼,这才迈步往外走去。出了外面的他,抬眸看向前方,眉头微拧着,不知在思忖着什么,不过,这个表情稍纵即逝,很快的便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严厉高傲管家模样。

    几日后,纳兰家族大门请站着数名容貌清秀的侍女,迎着那一位位远道而来的客人进入里面,前来的道贺的不管十大家族中的人,大部份都是带着家中儿女一道前来,毕竟,纳兰家族摆下的这宴会,一定会吸引很多的世家子弟来到,利用儿女攀好关系,也是大家族中常用的戏码。

    纳兰家族散发出去的消息,说要为大小姐纳兰明月摆的宴会,不仅是十大家族的家主都特意赶来,就连一些隐世家族的人也前来,这当中,包括古世君。

    因为进入纳兰家族时,来宾都是有登记的,是什么样的家族,来的是什么人,一一登记在红纸中,当有的人看到连隐世家族的古家的少主也来了,不禁感叹这纳兰大小姐的面子之在,竟然连一向不理会世俗事的隐世家族也前来道贺。

    没人知道,古世君是怀着激动紧张的心情而来,那日惊艳的看到风华的女儿装扮,那样的清雅飘逸,那样的风华绝代,真真让他一颗心不由自主的为他悸动着,早在相识之前他就对他很有好感,很是欣赏她的为人处事,当得知她竟然是女扮男装隐藏在仙门的纳兰家族大小姐时,心中的激动与欣喜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想要登门拜访,却又怕太过唐突,当得知纳兰家族广发的请贴之后,二话不说的便来了傲天狂尊最新章节。

    只是,来到这里,他却又有些紧张与不安,她是否会恼了他?她还这认他这个朋友吗?当初他混入仙门对她有所隐瞒,那日雷音塔他家族的修士也与她大打出手,她可会记恨着他?

    在侍女的引领下,他怀着激动又紧张的心情进入了纳兰家族,而这里面所坐的位置,也是依就家族的大小,来宾的身份来安排的,一些名不经传的小家族自然是坐在后面了,毕竟,总不能让一些大家族的家主坐得远远的吧!

    “呵呵呵,夏家主,怎么只有你自己来?令千金怎么没带出来?”一名中年男子看到熟人,当下便走过去打着招呼,这些人,同为十大家族里的人,见了面虽然并不是真心实意的问候,但客套的话语,却是不会少的。

    “小女一向少出门,而且这次路途遥远,便没有带她出来。”夏卓涛笑应着,朝他拱了拱手,看到他身后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不由的笑了笑,这些人,出个门用得着带这么多儿女上别人家吗?

    看到他的目光,那姓范的中年男子对身后的儿女道:“来来来,见过你夏世伯,这是我的三个孩子,他们少见世面,难得有这样的盛会,便带他们出来见识一下。”

    “见过夏世伯。”三人中规中距的行了一礼,唤了一声,只是,那目光却是不时的朝别处看去,女的不外乎目光落在那些世家公子身上,男的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那些世家千金的身上。

    这次的宴请有三天,因为各方来宾路途有的虽近,但也有的较远,因此,让他们多在纳兰府中住两天,也是冲着能在纳兰家族中多住几天,所以不少的家主都把自己最出挑的儿女带上,想着,就算不能跟纳兰家主打好关系,自己的儿女能跟纳兰明月打好关系也是不错的。

    不过,夏卓涛倒是个例外,这样的盛会若不是碍于对方是纳兰家族,他估计也不会来,更别说带上他女儿来了,他的汐儿也不喜欢这样的宴会,当初他问了一下她的意见,她便说和墨留下修炼,不想出这个远门,因此,他便带着几名随行的修士而来。

    跟夏卓涛说着话的中年男子眼角看到了另外一人,当即便对他拱手笑道:“夏兄,我就先陪了。”说着,便带着自己的儿女又往另一处去。

    因为是主人家,后院的几位夫人和小姐少爷们,自然是出来帮忙招呼着,只见她们一个个打扮得跟花蝴蝶似的,穿梭在众人的周围,听着众人的恭维,笑得面若桃花。

    古世君可没那份闲情逸致去看哪个千金长得好,他的一门心思尽系在风华,也就是纳兰明月的身上,不时的抬望着,寻找着伊人的身影,然,却是久久不见那抺熟悉的身影出来。

    “哈哈哈哈……”

    人没到,低沉而带着愉悦的笑声已经传来,这股蕴含着雄厚气息的笑声,放眼全场,除了纳兰啸天之外,还会有谁?

    听到这笑声,众人静了下来,也全都站了起来,目光一致的看向了某一个地方,落在了那抺浑身散发着强者气势的中年男子身上,年约四十左右的面貌,正是男子最巅峰之期,长相本就不俗的纳兰啸天面带笑意,除了那一身久居上位的强者霸气之外,还有的便是那一股特有的中年男子魅力,他的一出场,那几位夫人一个个低头整理着衣摆,见衣裙妆容没乱之后,这才一脸如花笑颜的迎了上去。

    “老爷。”

    ------题外话------

    说一声,以后一般来说,早上八点更文,晚上妹纸们就别等了,早点睡,最后,少不了的是各种求了,哈哈,票票神马的,别藏着,我可是万更走起了哟,想万更多久,看你们的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