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2 以死威胁!万更!

    脑海中,掠过一个人影,只是,她当真会这般大胆,敢在这里对她动手?

    唐心敛下眼眸,眼底暗光流动,而也就在这一瞬间,十几道脸蒙黑布的身影飞跃而出,手持长剑将他们几人团团围住,浓烈的杀气凌厉而骇人,空气中,因那十几名杀手的出现气流也开始凝固着,变得压抑,低沉。爱睍莼璩

    纳兰若尘怔愣的朝那玄月看去,没想到,竟然真的有杀手,刚才离那么远,那会连他也没感觉到杀气的存在,而他却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这样的敏锐,当真少见。

    两名青衣婢女的实力在这里是最弱的,看到那一个个浑身散发着浓烈杀气的黑衣人,两人的脸色不由的微变,眼中隐隐有着担心,担心自己护不了身后的大小姐,如果大小姐伤到了,只怕,回去她们一定会被秦管家严惩的!

    “五名元婴修士,六名化神巅峰修士,以及一名飞仙强者?这么强大的阵容,看来,是想取我的性命?”一袭白色衣裙飘飘,站在风中的唐心在打量过那十二人后,不紧不慢的说出那些人的实力品阶。

    这样的实力,无论放在哪个家族都是少见的,要知道,一些小家族的家主有的实力也才到达元婴巅峰或者是化神级别,这里一派就是十二人,其中还有一名飞神仙级别的强者,可想而知,这阵容是多强大。

    看到这些人,唐心莫名的想起了那一次跟颜沐在回仙门所遇到的那场伏杀,那些杀手的阵容也是非同一般的,一个个意在取颜沐的性命,他,又是什么样的身份?会引来那么多强者的伏杀?而当时听他的语气,似乎对那样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

    玄月看到这样的阵容,眉头微皱,他的实力虽说提升了,但,却也只是在化神三阶级别,根本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他感觉到这股杀气的凛冽,却不想这出来的竟然一个个都是这样的高手,能派出这样十二名高手的,那背后之人势力一定非同一般!

    “主子,你先走!”玄月冷声说着。由于她的实力只是压到化神巅峰的状态,所以就算是玄月,此时也并不知道,她的实力已经是仙者品阶,对付这些人,已经是绰绰有余,尤其是,她还有青龙火凤和众多的神兽在,又岂会惧于这十二名杀手?

    “唉,你的实力也不是他们的对手啊!这些人有一半的实力在你之上,你再怎么厉害也打不过他们的,而且,他们还是人多势众。”她轻叹一声,眼中却是半点担忧之色也没有,伸手拂开了那挡在她面前的两名青衣婢女,看了她们两人一眼,便走上前,清眸泛着丝丝幽光,看着那十二名黑衣人,浅浅的笑着:“我其实也挺喜欢以多欺少的,尤其是对付那些对我不怀好意的人,更是如此。”

    十二名名黑衣人冰冷的眼眸划过一抺暗光,一个个的目光紧盯着那抺白色的身影,他们的目标就是杀了她!不惜一切代价!在十二人当中的那名飞仙期强者低喝一声:“动手!”十二道身影便以着闪电般的速度袭向了唐心,一把把泛着凌厉光芒的利剑,所指向之人,只是唐心!

    “出来!”唐心伸手一拂,清喝一声,只见数道光芒飞一般的从她的身体闪出,最先出来的是青龙,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一释放,饶是那些黑衣杀手也不由的胸口血气翻滚,一个个只感觉气血在逆行,根本没有给他们反应的机会,只看到那数道光芒划过之后,猛然间出现的一条巨大的龙尾便是冲着他们一摆。

    “咻!”

    “渺小的人类!就凭你们这几人就想伏杀我家心心?真是找死!”

    一声雄厚的气流声凌厉的划过空气间,甩向了那十二名黑衣人,与此同时,只听一声夹带着戾气的暴喝声传来,青龙那粗犷而低沉的吼叫声迸射出一股强大的威压,龙息一哼,那十二个黑衣人在被狠狠的甩出去的同时只感觉胸口处血气直涌上来,喉咙一咸。

    “噗!”

    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一个个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那脸上的黑色面巾也全被脱落的!露出了那面巾下的真颜,只是,饶是看到他们的真容,唐心几人也认不出他们来,因为,没见过。

    “吼!”

    不约而同响起的低吼声,来自于白纹虎王两夫妇的,它们看到那十二人被青龙的龙尾一甩,击倒在地上,当即便是扑了上去,张开虎嘴,亮出锋利的爪子,便朝他们袭去。

    “咝咝……”

    一旁,一条蓝色小蛇也飞窜而起,吐着蛇信子掠向了那十二人,原本被青龙的气息所伤的十二人看

    到那朝他们扑来的神兽和蓝灵蛇,眼瞳不由的一缩,几乎是本能的便跃了起来迅速的避开,毕竟是实力不俗的修士,虽然被青龙击伤,但那动作却还是那样的敏捷,快得如同鬼魅,显然,是经过特殊的训练的。

    “主人。”

    就在那十二名黑衣人被唐心的契约兽给围堵起来时,一只肉肉的,软软的肥喵便在这时窜进了唐心的怀里,撒娇般在她的怀里蹭了蹭:“主人,人家好想你……”

    突然感觉到身上多出的重量,唐心低头一看,嘴角不由的一抽,这不是那只肥肥的龙喵又会是谁?只是,这才多久没看到它?它怎么又胖了一圈上来了?

    见它伸着爪子搭着她的肩膀,稳住不摔下去,她眼中掠过一丝无奈,伸手抱住了它肥肥的身体,果然一摸,除了肉还是肉,再看那只趴在蹭着她的胸的色龙喵,她挑着眉头问:“你怎么也跑出来了?我没叫你出来呀?打又打不过,你出来做什么?”火凤自上回回来后便又进入了冥修的状态,因此,她叫了青龙出来,也好让它活动一下,她连狐狸都没叫出来,这只家伙倒是自己跑出来了。

    玄月看了前面的一幕一眼,微放下心来,有那一群契约兽出来,根本不用他们动手,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无论是谁,想要伤到她都是有一定难度的,这样的伏杀,对她根本没用。

    两名青衣婢女则被面前的一幕给吓到了,那竟然是上古神兽!而且还有白纹虎王和蓝灵蛇啊!这无论是哪一种,都是极为难寻的,白纹虎王是虎中之王,而那蓝灵蛇更是蛇中最毒的蛇,只是被它咬上一口,那人就算是有解毒丸也一定会当场毙命!因为蓝灵蛇的毒,可不是一般的解毒丸就能有效的!

    玄月微怔,那是上古神兽青龙,上回她进阶时就守护在她的身边的,他见过一次,此时,再看那一个个实力强硬是的黑衣人在那几只契约兽的攻击下,狼狈不已的步步后退,甚至,一个个身上还有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口,情势一下逆转了过来,估计,就连那派出这些黑衣人的那人,也没想到他派来的人连他们的身边也近不了吧!

    “嘶!啊……”

    一声声的惨叫声传来,不过眨眼的时间,那些黑衣人便已经显得筋疲力尽,毕竟,跟他们战斗的可不是人类,而是契约兽,其中还有着上古神兽,试问,面对这样的契约兽,他们的战斗力又怎么可能与之相比?

    “留活口。”唐心淡淡抬眸,目光落在那些人的身上,此时,十二名黑衣人也就剩下三名化神巅峰级别和一名飞仙期级别的还活着,其他的,不是死在小丹的毒液之下,就是被白纹虎王和青龙撕成了碎片。

    然,就在她的声音一落下时,那被白纹虎王它们按在地上的黑衣人,却是不约而同的嘴角溢出乌黑的血,身体抽搐了一下而死去,就在这些黑衣人刚断气的那一瞬间,那名飞仙级别的黑衣人却是因在临自尽时凝聚一缕灵魂之力,带着内丹打算逃逸,众人只见一颗如同金色丹药般大小的丹田猛然间飞出便要往天空中逃去,这快如闪电的一幕,就算是上古神兽青龙也反应不过来。

    “不好!他竟然以灵魂之力逃遁!”

    纳兰若尘惊呼一声,看着那抺朝猛然窜出的内丹,眼中划过一丝担忧。修仙者只要结丹成功,就算是在一瞬间断气了,只要能在那最后关头屏住一口气的话,就算是肉身消失,却还是有存活下来的可能的,这便是修仙者的好处。

    几乎是与纳兰若尘的惊呼声一同而出的,是唐心蕴含着一股灵力气息的一根银针,注入了体内灵力的银针咻的一声朝那颗准备逃遁的内丹击去,快如闪电,精准无误,一击即中!

    “砰!”

    只听砰的一声响起,那颗内丹当场爆破,伴随着那名飞仙强者最后的一缕灵魂之力也一同消失在空气之中。

    一时间,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她,似乎没想到她会那么迅速的做出反应来。

    唐心淡淡的扫了那地上的尸体一眼,脸上神色半分波动也没有,只是对青龙它们说:“快到城里了,你们先回空间,我有叫你们再出来。”

    “好。”它们也知道自己太过招摇显眼了,见危险已经解除,便应了一声,化做一道道的精光进入空间中。

    “呜呜呜……”

    突然间,一道细细的抽泣声传入几人的耳中,顺着那声音看去,只见,不远处一名六岁左右的小男孩一边揉着眼睛一边哭着朝这边走来,看到那小男孩

    ,纳兰若尘一怔,几乎是本能的,便迈步走了过去。

    而唐心则站在没动,只是静静的看着,一旁的玄月则微皱起了眉头,看了唐心一眼,便也大步走了过去,赶在了纳兰若尘之前挡下了他的步伐。

    “怎么了?”路被他挡住,纳兰若尘不免开口问着。

    玄月没有回答他,只是看了那名哭着的小男孩一眼,对纳兰若尘道:“我们该走了。”

    “哥哥,你们、你们有没看见我爹爹?”小男孩抬起了哭得红红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们。

    “你爹爹不见了吗?”看到这孩子还这么小,而那边又是一地的尸体,就这样不理他走开,纳兰若尘还是有些办不到。

    “我爹爹让我、我在那边等、等他,可是我等了好久、好久都没见他回来,他是不是不要我了?”小男孩垂低下了头,一双脏兮兮的手紧搓着身上破旧的衣服,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让人看了不由心软。

    玄月只是微拧着眉头看着那名小男孩,没有开口,也没有靠近。而纳兰若尘一向是心善之人,此时看这小小一个孩子独自在这里,又与家人走散了,不自觉的回头看向唐心:“他只是个孩子,我们带上他可好?”

    唐心淡淡的笑着,看了那个一脸无措还挂着泪水的小男孩一眼,见他衣着破烂,一副穷人家的孩子模样,脸上也弄得脏兮兮的,又看了纳兰若尘一眼,便道:“你想带着便带着吧!不过,这样带走他好吗?也许,他的父亲就在这附近。”

    “这周围没有半个人,让他一个小孩子在这里等着实是不安全。”纳兰若尘说着,看向了那小男孩,问:“你可知,你的家在哪?可认得路?”

    小男子摇了摇头,垂低下了头,小声的道:“爹爹带我走了好久的路来的,我不识得路回去。”

    闻言,纳兰若尘不禁皱起了眉头,沉思了片刻,对唐心道:“不如,我们到城里时先找个地方安顿他,回来时,再作打算。”

    唐心淡淡的笑着,问:“你真的打算带着他一起走吗?”这小孩出现在这里很是可疑,如果换成是她,她是不会去理会的,因为这极有可能是跟那些死去的黑衣人是一伙的。

    听到她的话,纳兰若尘微叹一声,走到她面前,道:“我知道你顾虑什么,不过,如果这真的是一个被遗弃在这里的小孩,我们弃之不管,他的下场又将如何?”他知道她和玄月的担心,但,他就是不忍心,毕竟只是这样一个六岁左右的孩子,要是放任不管,极有可能迷失在这里,到时,性命危矣。

    “那好吧!就按你说的办。”说完,她抬眸看向了不远处,那里,秦天南正带着十几名修士而来,看到那一地的尸体与空气中弥漫着的血腥味,他的脸色微沉了下来,快步的走来。

    “大小姐,没事吧?”锐利的目光扫过那一地的尸体,微皱着眉,对身后的修士吩咐着:“检查一下,可有线索!”她才出这纳兰家族没多久,竟然就遇到伏杀,是谁消息这么灵通?

    敛下的眸光掠过一抺暗光,他抬眸看向她,见她一身白色衣裙依旧纤尘不染,身上也没受伤,脸色这才缓了过来,然,当视线触及到那一名脏兮兮的小孩时,目光顿时迸射出一道寒光:“哪里来的小孩?”说着,伸手就要去扯他过来,却被纳兰若尘挡下了。

    “秦管家,他只是个孩子。”纳兰若尘将那个孩子护在身后,生怕他伤到他。而躲在纳兰若尘后面的那个小孩,则垂低着头,一副瑟瑟发抖的模样,不敢抬眸看秦管家一眼。

    唐心看了那个小孩一眼,道:“一个小孩罢了,由着他吧!”是不是真的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孩,相信,再过不久就会知道了,如果真的是他们想错了,那若尘救下的便是一条性命,如果是他们猜对了,那么,也能让若尘看清现实的残酷。

    闻言,秦天南看了她一眼,视线在那个小孩身上打量了一下,这才对唐心道:“大小姐想去詹府,我们陪你一同去吧!时候也不早了,大小姐请。”说着,做出一个请的手势,但那神态却仍是不亢不卑,压根就没有一个管家的自觉。

    “走吧!”唐心对玄月几人说了一声,便迈步往前继续走着,而那名小孩,自然是跟在纳兰若尘的身边,没人知道,在听到他们的话后,那个小孩垂下的眼中划过一抺不明的光芒,快得无人发觉。

    另一边,纳兰家族中,二夫人的院落中,纳兰星辰在听到他母亲的话后,不由的皱起了眉头:“母亲,

    想要取那个纳兰明月的性命可不是一件易事,您派这些杀手去,只怕,是有去无回。”

    “她不过区区一个女子,就算那两人跟着她又如何?我就不信,派出了那一个个实力强硬的杀手还伤不了她!”美艳的妇人眼中尽是歹毒与狠厉的神色,她手中紧紧的握着茶杯,目光直视着前方,那神色,就好像纳兰明月就在她的面前似的。

    纳兰星辰叹了一声,道:“我以前也以为她很好对付,但,派出去的人一个个都是栽在她的手中,现在要对她动手,若没十成把握,只怕会暴露了身份,母亲,这事情还得再缓缓,父亲现在对她很是看重,如果让父亲知道我们暗中下手,只怕……”他看了她一眼,顿了一下,又道:“我刚听说,秦天南刚才也出去了,还带了十几名实力不错的修士,如果让秦天南遇到这事,回到他一定会追根问底的。”

    闻言,美艳的二夫人这才皱起了眉头,问道:“秦天南也跟着出去了?可知他们这是去做什么?”

    “这倒没听说。”

    “这样吧!你放出信号,如果那些修士还活着,看到信号他们就会回来的,计划取消,不过……”她看了看天色,皱着眉头道:“这会不知会不会太晚了些,也许此时,他们已经下手……”

    到了九龙城中的唐心几人,让一名修士去安排了那个小孩,让他在客栈等着,他们便往詹家而去,有秦天南还有那十来个修士跟着,就算是谁,也不敢在秦天南他们的眼皮底下对唐心动手。

    也就在唐心他们离开不久,那名小孩在看到天空中的信号后,便也迅速离开,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走后,一名修士悄然无声的跟在他的后面,只是,跟了一段时间后却被甩开了,只好迅速追上秦天南他们。

    “秦管家,那个小孩在你们走后看到信号便走了,属下跟在他的后面却被甩掉了,不知他去了哪里。”

    秦天南看了唐心和纳兰若尘一眼,挥了挥手:“知道了。”他并有多言,这名修士的话,他们也是听到了,他就说,无端端的怎么会有一个小孩出现在那地方?必然有诡异点,是他们不信罢了。

    然而,纳兰若尘听到了那名修士的话,却是绽开了一抺温和的笑容,如沐春风一般的笑容,那样的开心,那样的愉悦,让一旁的几人看了纷纷一怔,不明白,他上当受骗了,为何还这般开心。

    只有唐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无奈的摇头一笑,也不再多说。善良,是纳兰若尘特有的一种魅力,他的心态太过与世无争,也太过善良,虽然她担心他这样的话会吃亏,不过,显然他并不将吃亏当一回事。

    不由的想起第一次与他相遇,他连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却留她吃个早餐,知道她受了伤,却也并不打扰,在她在他的小别院中疗伤,而她,不正正是因为他待人的温和与善良才对他另眼相看的么?

    一路上,几人也并不多话,像是各自在沉思着什么似的,差不多到了正午时分,他们也终于来到了詹家大门前,看着那富丽堂皇的詹家大门,唐心唇边勾起了一抺似笑非笑的笑意,迈步便往前走去,守门的两人伸手拦住了她,不过,却是被那一旁的玄月直接打晕了。

    旁若无人的往里面走去,见,这府中下人并不多见,只有一些护卫守在各处,看到他们一行人进来,当即喝道:“什么人!”一个个围了上来,大有大干一场的架势。

    秦天南迈步上前,锐利的目光扫过了那些护卫一眼,沉声道:“我乃纳兰家族的管家,陪同大小姐来看高望詹老爷子,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通报!”

    闻言,那些护卫相视一眼,其中一人这才迅速往里面跑去,不多时,出来的不是詹致威,而是他的儿子,詹荣。

    “是什么人敢擅闯我们詹府?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明明护卫就已经说了是纳兰家族的管家,但,这个为人嚣张的詹荣却是装作不知,一出来还是扬声大喝着,只是,当他看到那被护卫围着的那名容颜绝色的白衣女子时,那双细小的眼睛却是猛然一亮,顿时来了精神,迅速的上前,挥手对那些围着的护卫吼着:“去去去!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小心吓坏了美人。”说着,搓着双手就要凑上前,却被一身冰冷气息的玄月给挡下了。

    玄月站在唐心的面前,挡住了那詹荣走近的步伐,冷冷的看着他,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的响起:“站好!”

    “你谁啊?敢管小爷的事?滚开!”美人被挡,可看不可摸,心头只觉像只小猫在挠痒,越挠越痒,顿时

    火气也窜了上来,毫不惧于玄月身上的冰冷气息,冲着他便一声怒喝。

    玄月可不会跟他客气,一抬脚,便是一踢,正中他的胯下。

    “砰!”

    看似随意的一踢脚,可那传出的声音却是不由的让一旁的众名修士眼瞳微缩,不自觉的看了他一眼,身为男人,自然知道这一脚下去得多痛了,尤其那一脚还是夹带着暗劲着,看得他们都不由的想要护住胯下。

    “嘶!你、你、你……嘶!痛、痛死小爷了……”

    那詹荣冷不防的受了玄月一脚,剧痛传来,那一张脸唰的一声变得惨白,额头上渗出着点点冷汗,双手捂着胯下一边倒抽着冷气,一边跳着直痛呼。

    秦天南眸光微闪,扫了玄月一眼,便退至一旁,这里,让给她自己来处理,她想要怎么做,就由着她怎么做,虽然,他还没跟家主禀报过就叫上十几名修士跟着来了,不过,如果这詹致威真的不是夫人的父亲,那么,他的下场如何,也是没人会去理会的。

    唐心示意玄月让开,自己走上前了一步,清眸中一片的平静,看着他,淡淡的问:“你父亲呢?”

    “嘶!嘶!嘶!痛痛痛……”他还在那里捂着胯下直跳着,怒瞪着一双眼睛盯着玄月,那目光似乎想要杀了他似的,就连唐心的问话,他也顾不上来回答,而是腾出了一只手,指着玄月,对着退至一旁的护卫吼着:“给小爷、嘶!给小爷把他的家伙割下来!”

    后面,两名青衣婢女听到这话,不由的偷偷看了玄月一眼,耳根微红,垂下了眼眸静静的站在后面。

    而唐心却是面不改色,依旧是一脸的淡然,仿佛没听见他在说什么似的。一旁的玄月在听到他的话后,那双冰冷的眼眸中掠过一抺寒光,就要上前,却让唐心挡住了。

    “这个人先不要杀他。”她淡淡的说着,扫了那些想要动手的护卫一眼,道:“你们,去叫詹致威出来,就告诉他,再不出来,他的儿子小命就要不保了。”淡淡的声音透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息,让那原本打算对玄月动手的护卫们一个个相视了一眼,迅速的朝里面跑去。

    果然,因为牵扯到詹荣的性命,那詹致威不多时匆匆赶来,只见他一身灰色的衣袍,头发灰白混杂,那一张枯瘦的脸上有着一双如同毒蛇一般的阴狠眼睛,看起来年约六十左右,但,真正的年龄到底是多少,又有谁知道?

    他脚下步伐匆匆,但,却不像他儿子那样一出来便是怒吼大喝,而是眯着那一双阴狠的眼睛盯着唐心和玄月他们看,视线在唐心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后便移开,落在自己的儿子身上瞧了瞧,见他一双手紧捂着胯下,脸色微寒,眼中划过一抺暗光,将目光落在那后面的秦天南的身上,略带沙哑的声音带着一股怒气的传出:“秦天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詹老爷子,这位是不久前才回到纳兰家族的大小姐,纳兰明月,也是夫人的女儿。”秦天南没有回答他的话,反而是上前一步,为他介绍着唐心的身份,一边观察着他脸上的神色。

    闻言,詹致威又再度的眯起了目光看向了那绝色的女子,难怪,刚才见她眉宇间竟然与她有几分相似,没想到原来是她的女儿,只是,她的女儿不是早在多年前失踪了吗?怎么会突然回来了?而她,此时来詹府,又想干什么?

    一个个的问题在脑海中掠过,他整了整心绪,压下了心中的那一连窜问题,缓了缓神色,这才道:“这么说,你是我的外孙女了?怎么见了外公,却连一礼也没有?”听府中护卫说,秦天南这段时间一直差人来请他去纳兰家族,也说是因为这个纳兰明月回来了,不过他并没放在心上,没想到今日他们却是登门来了。

    唐心盈盈一笑,只是这脸上的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她看着他,轻声笑问着:“你真的是我外公吗?我怕叫错了,吃亏。”当看到他脸色一变,她脸上的盈盈笑意也淡了几分。

    “真是放肆!你一介晚辈,竟然敢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来,你可知道,这是大逆不道!”沙哑的声音伴随着一声威压与怒气传出,重重的一喝,不知道的人,还真的以为确有那么一回事。

    她淡淡的扫了他一眼,并不将他的怒喝放在眼里,脸上的笑意这时已经敛下,只剩下清冷之色:“如果你真的是我外公,我自当恭恭敬敬的向你行上一礼,可,如果你是将我娘亲从我外公那里偷走的贼人,你觉得,我还会对你以礼相待吗?”

    听到这话,詹致威脸色一变,沉下了脸眯起了眼

    睛盯着她:“你到底是谁!”

    这句话一出,秦天南眸光一闪,挥手一个示意,便将众名修士围住了他。短短的几个字,已经将这事情的真相告知于他,他真没想到,这个詹致威竟然不是夫人的父亲!

    “我当然是我娘亲的女儿,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何会管这事?”她淡淡的开口,清眸朝他扫了一眼:“就因为你,我的外公外婆受了多少年的苦你可知道?让我娘亲离开至亲之人,却认贼作父,你半上一代的恩怨,带到了下一代,如果不是我曾遇见过他们,我想,这件事也许永远也不会被揭开吧!”

    詹致威盯着她,衣袖下的手,却是微动,像是有什么在他的手中弥漫而开似的,空气中,飘散着一股淡淡的气味,如果不仔细辨认,根本无法察觉。

    他总算是知道了,这个纳兰明月是来讨债的!这个秘密藏在他心里几十年,没有人知道,就算是那姬老头也不可能想到是他偷走了他的孩子,但,今日,却被一个黄毛丫头给识破了,哼!那又如何?带上了这么多人,就想对付他?真是痴心妄想!他们只怕还不知道,他用毒之厉害,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了!无声无息的放倒他们,对他而言轻而易举!

    只是,他却不知,用毒,唐心也是高手,就算是空气中的那气息再淡,她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出来了,同时,也不动声色的洒出了一种无色无味的药粉……

    精明如秦天南,虽然心中有防范,却也没想到在他没察觉的瞬间,那两人已经在空气中洒下了他们所不知道的药粉,吸入鼻息间流走在身体里面。

    “哈哈哈哈!没错!她确实是我偷来的,几十年来,除了我没人知道,你倒是说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那双阴狠的眼眸盯着唐心,他眯着眼,继续道:“就算是她的亲生父母也不知道是我偷了他们的孩子,你又是如何知道的?”这件事,她是如何得知?竟然能找到这里?确实是有些本事!

    “你可认得这个?”她微拉起了衣袖,露出了手腕上所戴着的紫金手镯。

    看到那个紫金手镯,他脸色一变,继而又浮现了了然的神色,喃喃的道:“原来是这个镯子……难怪,难怪……”忽的,他看向她,问:“他们看到了这个镯子?”

    这个镯子,在他当年偷来姬云烟时就已经戴在她的手上,他曾几次想要取下她的镯子,但是却取不出,后来也就由着她戴着,直到后来她嫁给纳兰啸天,将这个镯子戴到了她刚出生的女儿手上,再后来,这个镯子和她的女儿都不见了,看来,定是这个纳兰明月不知在哪里遇到了姬云烟的亲生父母,认出了这个镯子!

    一旁,那终于缓过痛来的詹荣听到他们的话,也是一怔一愣的,原来,他大姐竟然是父亲抱回来的!难道他们姐弟长得一点也不像,而且还相差那么多岁数,只是,如果真是这样,那这些人岂不是上门来寻仇的?想到这,脸色一变,迅速的跑到他父亲的身边。

    “爹、爹爹,他们那么多人,我们、我们打不过怎么办?”他是贪生怕死的,尤其是对方还是纳兰家族的人,而且还有那秦管家,那秦管家太可怕了,实力很强很强,就算是他詹府中的护卫一起上,只怕也打不过他。

    詹致威冷哼一声,眼中尽是阴狠之色:“哼!我们又何须动手?你且看着,不到半柱香时间,他们一个个就会不得动弹,任我们宰割!”

    “真的?那我要这个美人,我要她!”他心一喜,伸手便指向唐心,一脸的兴奋神色。

    秦天南和玄月以及纳兰若尘脸色一变,他们中了他的道了?可是,身体怎么没察觉出来有任何不一样?

    唐心唇色一勾,眸光微闪着:“我知道,你不就刚才利用掌心之力化去了手中的药吗?不过,你又是否如何,我解去了你弥漫在空气中的药之后,还给你下了一味药?”真当她那么好心解他之惑?要不是为了趁机下药,她又怎么会让他看她手腕上的紫金手镯?在她的面前用药?也不打听打听,她鬼手天医之名是从何而来!

    听到她的话,秦天南轻呼出一口气,当即,沉声喝道:“来人!把他捉起来!”

    詹致威在听到唐心的话后,猛的运气才察觉到身体里确实有些不对劲,不由的脸色大变,却又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间拿出了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大喝着:“谁敢动手试试!”

    对于他以死威胁的举动,所有人都是一脸的莫名其妙,他是急傻了不成?拿着匕首抵着他自己来威胁他们?这样的事情做出来对他有什么好处?相反的

    ,倒是让他们省了一个麻烦。

    “爹!你、你干什么?”那詹荣惊呼出声,想要去夺下他的匕首,却被他喝住了。

    “站住!退到我身后来!”他厉声喝着,对于这个就不成材的儿子,他还是有几分指望的,指望着他帮他传宗接代继承他詹家香火,因此,他并不希望他死在这里。

    秦天南皱着眉头,眼中尽是沉思,在思索着,他这样做的用意。

    而唐心则挑起了眉头,清眸中泛着点点流光,她直视着他,看着他抵着匕首在脖子间,心下也在猜测着他这样做的用意,看着他那张有恃无恐的面容与神色,她眯起了眼,淡淡的道:“你想死,也不用这么麻烦,我刚才给你下的毒,只要痛足七七四十九天,你一样会凄惨无比的死去。”

    然,她的话却没有让他有一丝的恐惧,相反的,他还大笑出声:“哈哈哈!让我痛足七七四十九天凄惨无比的死去的毒药?你确实要让我承受那样的痛苦吗?”阴狠的声音,不知为何的,听在众人的耳中,却尽是有恃无恐的语气,像是,有什么皇牌还没使出来似的,让人很是不解。

    唐心眸光微闪,问:“我为何不能让你那样死去?你的持刀抵脖以死威胁,又有什么作用?难道你以为,我会劝你不要死?又或者,害怕你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