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1 主子,有杀气!

    “什么人!做什么的!”守门的护卫见玄月站在那里一直看着纳兰家族,也不走开,当即便沉声喝了一声。

    玄月回过神来,敛下眼眸微顿了一下,这才迈步走上前,冰冷的声音透着一股冷漠的气息:“我找大小姐。”这么久没有主子的消息,却不想,她是回到纳兰家族来了,纳兰家族水太深,她身边没有人可以照应,再三思量,他还是来了。

    听到这话,守门的护卫相视一眼,打量了面前一身气势冷冽的玄月一眼,问:“你是什么人?报上名来。”关于大小姐纳兰明月,短短的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就让这府中上下的人另眼相看,没人敢轻易得罪她,也没人敢与她作对,只因她一次次的让人信服,让人不敢看不起她,而前这人又是什么人?为何要找大小姐?

    “玄月。”他敛下了眼眸,冷声说着。

    “你等一下,我进去通报一声。”那护卫看了他一声,终究不敢给他脸色看,而是匆匆往里面而去,而他,自然不会说是去禀报大小姐,而是去找秦管家。

    “秦管家,外面来了一男子,说是要找大小姐的。”那名护卫找到秦天南,恭敬的禀报着。

    闻言,秦天南抬眸看了那名护卫一眼,问:“有没说是什么人?”

    “那人说他叫玄月。”

    “玄月?”

    秦天南微怔,脑海中划过些什么,眸光微闪,便迈步往大门方向走去,当来到大门口时,看到那名静立着的男子,墨发高束,容颜俊美,健壮的身躯在那一身黑色的劲装衬托之下,更显得他的出色与不凡,他的身上透着一股冷冽的摄人气息,这股冷冽的气息让人就是站在他的三步之外也能感受得到,身姿与气质都是极为出众的,毫不逊色于府中的少爷。

    感觉到一道目光落在他的身上打量着,玄月半回过头看去,视线落在了那名玄衣中年男子的身上,看到他,他眸光微闪,上前一步,冰冷的声音唤了一声:“秦管家。”这么多年,他还是一点也没变。

    “果然是你。”他看着他,道:“你怎么回来了?”

    “我来见我主子。”玄月的目光直视着他,声音还是那样冷冰冰的。

    听到这话,秦天南眼底掠过一抺幽光,问:“你的主子,指的是大小姐?”

    “嗯。”

    “跟我来吧!”他看了他一眼,便负手迈步往里面而去。玄月则跟在他的后面,再一次的迈步走进纳兰家族,看着里面熟悉却又陌生的环境,他敛下了眼眸。

    春晖院中外的竹林间,幽扬悦耳的琴声轻轻传出,如珠落玉盘,又似泉水叮咚,回荡在这片青翠的竹林中,一抺白色的身影坐在亭子中,石桌上摆着的是一架古筝,幽幽琴声便是从她纤纤十指间传出。

    女子半敛着眼眸,容颜清雅绝尘,气质飘逸若仙,轻风拂面,时而轻扬起她垂落的墨发,美人如兮,俨然就像一副赏心悦目的画作,在她的身后,两名青衣婢女恭敬的静立着,而在桌边,纳兰若尘则品着香茗,听着琴声,不时的将视线落在她的身上,整个竹林间,只有悦耳的琴声回荡和轻风拂过竹叶时所发出的沙沙声……

    秦天南与玄月来到竹林,迈步往里面走着,直到,看到那亭中的几人时,便停下了脚步,听着林中回荡着的琴声,两人皆是眸光微闪,秦天南想的是,她竟有这般的闲情逸致在这里抚琴听风,而玄月想的则是,她在这里应该一切还算安好。

    琴声骤然而止,原本抚琴的唐心停下了手来,抬眸朝来人看去,在看到玄月时,唇角露出了一抺淡淡的笑意,而坐在她旁边的纳兰若尘一听,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见到那名一身黑色劲装的男子时,微怔了一下,朝她看了一眼,又再度打量着那名男子。

    那是何人?看她的神色,似乎,与他认识?

    玄月走上前,朝她行了一礼:“主子。”也只有对着她时,他的声音才有那么一丁点的温度,对着别人时,只有冷冰冰的语气。

    “嗯。”唐心点了点头:“坐吧!”

    秦天南见状,便也上前,道:“大小姐,那我就先退下了。”说着,深深的看了她和玄月一眼,这才迈步往外走去。

    “你们两人退下。”唐心示意着,身后的两名青衣婢女便恭敬的走开。

    玄月走上前,看了纳兰若尘一眼,便在桌边坐下。

    “若尘,他叫玄月,以前,也是纳兰家族里的人。”唐心淡淡的说着,眸光流转间,落在玄月的身上,问:“只有你一人吗?可有见到我胖子哥哥和小雪他们?”说起来,自修仙界一别后,到了这才边也不直没见到他们,算算时间,也有一年多了吧!

    玄月看了纳兰若尘一眼,见她没有避开他问话,这才开口,道:“我们最近一次联系是在三个月前,当时他们说要去森林历炼,到现在我也没有他们的消息,不过,主子不用担心,他们不会有事的。”

    “你是听到散布出去的消息而才找到这里的吧!”

    “嗯,我知道没人在你身边,所以我便来了。”

    听着他们两人的对话,虽说是主子的下属,不过这相处的方便倒像是朋友与伙伴那样的随意,只是,玄月?听着似乎觉得有些熟悉,但他可以肯定,自己是没见过他的。

    “既然来了,那就跟着我吧!至于他们,不急,总会见到面的。”她淡笑着,轻轻的拨动了琴弦,指尖下又再度发出了几道声音,低低的在这竹林中传开……

    然,玄月回来的消息,很快的便落在纳兰啸天的耳中,听到玄月竟然回来了,还是为了纳兰明月而来的,纳兰啸天不知在想着什么,只知道他眼底掠过一道不明的幽光,交待了下去,也不用去管他,不让他跟在纳兰明月的身边。

    飞仙界的某一处,那名中年男子又再度来到了小院落中,走进去,看到院中的女子今日在院中浇着花,修剪着叶子,女子绝美的容颜是那样的令人着迷,她身上的那份淡雅气质是那样的让他心动,宁静与祥和的气息弥漫在她的身边,莫名的,也让他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而这一刻,这样的美好,真让他有些不想出声打破。

    然,白衣女子察觉到了他的来到,却是头也没抬看也没看他一眼的便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身往厢房中走去,轻盈的步伐,优雅的身姿,淡雅若仙……

    “烟儿,我今天来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的。”中年男子开口说着,却见她停也没停下,更没多问,便急急的又道:“你的女儿回到纳兰家族了。”

    那抺白色的身影听到这话,脚步骤然一顿,敛下的秋眸中试泛着丝丝泪光,她的女儿啊!她就知道她还活着,只是,回到纳兰家族中去了么?纳兰啸天待她可好?她在那里有没被欺负?

    见她停下了脚步,却半天也没回过身来,中年男子再度开口,道:“纳兰啸天放出消息,设下宴会准备宴请各大家族的人,我打算到时去看看,你说可好?”其实,他知道,纳兰啸天这么做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就是想让烟儿回去,就算他有什么对不起烟儿的地方,但,他认为只要有他们的女儿在纳兰家族那里,烟儿一定会放心不下,也会舍不得,无论是如何都会回去见她一面。

    然,他一定怎么也没想到,烟儿是被他囚禁了起来,她是想离开这里,但是,他不会放她离开的,永远也不会!

    看着前面那抺背对着他的白色身影,他眼中闪过狠绝的神色,为了将她留在他的身边,他狠下心来,折断了她的羽翼,让她无法飞翔,在这个地方,除非他放她离开,否则,她永远也无法从这里逃离,她,注定是他的!

    推开房门,走了进去,顺手便关上了门,将那中年男子隔离在门外,她靠着门,这时,眼中的泪水才滑了下来,她的女儿啊!这么多年了,她无时无刻不想着再见到她,可现在,她却无法离开这里,但愿,但愿她好好的活着,只要好好的活着就好了……

    纳兰家族中,春晖院,这一天,唐心带着纳兰若尘和玄月以及两名青衣婢女便打算进城,去那居住在九龙城,去请了好几回也没来过一次纳兰家族的詹府看看。

    詹府,主人詹致威,是纳兰家族家主纳兰啸天的岳父,当年姬云烟被偷抱走后,就是他养大的,也自然跟了他姓,叫詹云烟,而就算是纳兰家族的人也没人知道,这个詹致威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

    詹致威是一位毒者,他最是擅长的便是制毒与用毒,唐心的外公是炼丹师,也是一名医者,也正是因为这样,两人曾在年轻时结下仇恨,只是不想祸及下代,竟让无辜的姬云烟在婴儿时期就被偷抱走。

    前不久秦管家差人去请,不过,请了几回了,他府中的下人都以他在炼制药物无法走开为由,没有来到纳兰家族,他詹家因为纳兰家族的关系,在这九龙城一带可说是混得如鱼得水,而他府中的小妾也在姬云烟嫁给纳兰啸天后不久生了一个男婴,算算时间,如今也与唐心一般大了。

    对于这个儿子,詹致威可说是很是宠爱,因为有了香火的传承,虽然,对于修仙者而言亲情与他们并不看重,但,有总好过无,他的这个儿子名唤詹荣,平日里为人嚣张好色,不过碍于纳兰家族的势力,却是没人敢对他做什么。

    不过,几人还没走出纳兰家族的大门,就被人唤住了。

    “大小姐,你们这是要去哪?”

    一道带笑的声音传来,不多时,便见一身华衣锦服的二夫人被两名侍女扶着走了过来,因为纳兰啸天的命令,就算是她,也得尊称她一声大小姐,这让她心下很是憋屈,却也只能硬生生的压下。

    “我去哪,用得着用你禀报吗?”唐心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声音清冷,眉宇间透着一股凌人的气势。

    “呵呵,大小姐说哪里话呢!我其实也就问问,毕竟,如今大小姐不再是那外面的野丫头了,这抛头露面的事情,可是不能常做的,像府中的众位小姐,平时就算出门也是端坐轿中,面纱遮脸的,免得引来一些登徒子的调戏,大小姐就带着这几么几个人就要出去……”她的声音微顿,视线扫过纳兰若尘和玄月,又是掩嘴笑道:“知道的人会说,一个是你的兄长,一个是你的护卫,不知道的人,指不定会怎么想你呢!”

    听完她的话,唐心唇边勾起了一抺淡淡的笑意,忽然迈着步伐走向了那二夫人,二夫人见状,微微抬高了下巴,示意身边的两名侍女退后,自己俨然一副主母模样的姿态站在她的面前,似乎,拿准了她不敢对她怎么样似的。

    然,唐心的心思,又岂是一般人猜得透的?只见她走到她的面前,看着她那张精致而美艳的容颜,低低的笑了,可那双清眸中,却是没有一丝的笑意:“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对你怎么样?”

    闻言,二夫人眼中浮现着一抺高傲的神色,睨了她一眼:“你敢对我怎么样?别说我是这府中的夫人,你可知,我身后的势力有多大?别以为家主宠爱你,我告诉你,若是没有价值,就算你是他亲生的血脉,那也入不了他的眼。”声音一顿,她扫了那一旁的纳兰若尘一眼,再度开口:“这若尘不是最清楚吗?他还是这府中的少爷,可在这府中有地位吗?”

    “离间计?”唐心忽然浅笑出声,低低的笑声在周围传开,看着这跑来她面前说了这一番话的美艳妇人,她凑近了她的耳边,低低的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存在威胁到了纳兰星辰的地位?是不是害怕,这纳兰家族继承人之位会落在我手中?”看着她脸色一变,她又再度笑了起来,声音不紧不慢:“看来,你也不过如此,这么快就沉不住气了?”

    她微抬起手,看似漫不经心的将自己垂落脸颊的发丝给拢到耳后,眼中闪过一抺诡异的笑意,便退开了她的身边,道:“青荷,去叫秦管家过来。”她觉得,放着这纳兰家族的势力不动手,要自己动手?似乎有点没那么划算,想想,还是叫上秦天南,由他来动手更为的好,巧妙的利用一切可利用的资源才是正道。

    “是。”应了一声,一抺青色身影快步离开。

    而那二夫人则以为她是想叫秦天南来,当即冷哼一声,便也甩袖离开。毕竟,秦天南可是家主面前的红人,若是让他知道她说了那些话,只怕……

    说起来,她确实是沉不住气了些,可,这个纳兰明月来到纳兰家族短短的这两个月不到的时间,却一次次的出尽风头,让那纳兰家族中的众位堂主不敢再轻言她的不是,就连几位长老虽然心中不满,却也不敢多言,她真担心,照这样下去,少主之位真的会落在她的身上!

    不行!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她既然想要跟她儿子争纳兰家族,她就一定不会放过她!眼中闪过狠厉的光芒,她回头扫了那一抺飘逸的白色身影一眼,心下恨意昭然,该死的纳兰明月,当年怎么就没要了她的小命!今日竟然活着回来跟她作对!哼!她当年能瞒着家主和詹云烟让人抱走纳兰明月,今日,也依旧能让她死在她的手里!这一次,绝对不会再有失误!

    不多时,青荷跟在秦管家的身后而来,气势凛冽摄人的秦天南走在青荷的前面,那副姿态,那一身的威压,竟是隐隐有一股强者风范,再一次看着这秦天南,唐心不由的眸中掠过一抺深思。

    这个秦天南不是一般人物,可,为什么会甘心在这纳兰家族中当一个管家?虽然,说他这个管家当得很是威风,可怎么说也比不上他自立门户吧?尤其是,她总感觉到他好像有意无意的在隐藏着自己那一身威压与气势,这才是让她觉得很奇怪的地方。

    “大小姐,找我何事?”

    低沉而夹带着威严的声音传来,是秦天南那一惯的语气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也让她回过神来,压下了心中的疑惑,道:“我找你来,是要你带几个人,跟我出去一趟。”

    闻言,秦天南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问:“不知大小姐要去做什么?大概需要多少人?”

    唐心勾唇淡淡一笑,清眸直视着他:“你觉得,将詹府连根拔起需要多少人?”毫不意外的,当她的话一出,果然见到他微皱起了眉头。

    “那是夫人的父亲。”他的声音依旧低沉,似乎还带着一股不悦。

    她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秦管家,如果那真是我娘亲的父亲,我的外公,你觉得,我会去对付吗?”

    原本心中还带着一丝怒气的秦天南听到她这话,眼中划过一抺深思,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确实,据他这段时间的观察,她并不是那种无理便会取闹的人,更不是那种会欺压无辜之人,对于欺她之人,她有仇必报,双倍还之,这性格,倒是让他很是欣赏,那么,她现在说出这话,又是何意呢?莫非……

    “这件事,我得去请示一下家主。”他虽然这么说着,脚下步伐却没移动半分,只是一双眼睛仍看着她。

    “回来后,我自会亲自去说。”她声音一顿,道:“你如果不想去,那就算了吧!我想,凭我们几人应该也能处理的,顶多就是多费些力气受点小伤罢了。”她的语气漫不经心的,说着便是转身往外走。

    而秦天南一听,却是眉头一皱,看着他们几人往外走去,顿了一下,便转身往里面走去。

    出了外面的几人,往城中而去,路上,纳兰若尘也是心生不解,要不是刚才她跟秦管家所说的话,至少,他是不知道她竟然想去除了詹家的,到底这是为何呢?

    唐心看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笑道:“想问什么就问,怎么吞吞吐吐的?”

    “难道詹家不是你娘亲的娘家?”他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一个理由,如果真的不是,那么,詹致威还会是她的仇人,要不然她也不会说想要去除掉詹家,毕竟,他跟她认识这么久,相处这么久,也不见得她是一心狠手辣的人。

    “没错,我娘亲是被偷抱走的,说起来,我跟我娘亲幼年的遭遇还有几分相像,估计我娘亲也是不知道这件事的,要不是我遇见我外公外婆,我也不会知道这事情的真相。”她一边说着,一边欣赏着周围的景色,从这里到詹家还有一段不少的距离,他们倒也不怕走漏消息而让那詹家的人跑了。

    而跟在后面的两名青衣婢女,听到他们的谈话后不由的相视一眼,眼中皆过闪惊讶之色,毕竟,这样的事情可是不曾听说过的,如果那詹家的人不是主母的父亲,那么,主母的父母又是何人呢?身为婢女,她们不敢多问,只是静静的跟着,听着,长耳不长嘴,是婢女的首则。

    就在他们几人渐渐接近九龙城之时,跟在唐心身边的玄月突然脚下步伐一顿,他抬眸朝周围扫了一眼,眉头一拧,脸色微沉了下来,唤住了唐心。

    “主子,有杀气!”

    唐心眼中浮上几分笑意,停下脚步看了他一眼:“玄月,你的实力提升了,这警惕性也跟着提升了不少啊!”

    旁边的纳兰若尘则是一怔,有杀气么?他怎么没察觉到?不由的,朝那名叫玄月的男子看了一眼。而两名青衣婢女则有警戒起来,护在了唐心的身边,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你们说,这会是谁派来的杀手?消息这么灵通?”唐心挑着眉头看了周围一眼,感觉到那股凌厉的肃杀之气渐渐接近,不由的眸光一闪。

    ------题外话------

    也许,你们会想念我的万更?也许,你们应该砸票了,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