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0 玄月的到来

    清雅淡然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轻轻的传出,却让人不寒而栗,纳兰星辰是不可能跟她在纳兰啸天的面前动手的,但,面对她如此挑衅,他虽然胸中怒火焚烧,却也不得不压下一腔怒气,开口道:“我们是兄妹,又何必为了一个位置而动手呢?你若想坐我的位子,为兄让予你便是。”

    他的话一出,立刻赢来了众人赞赏的目光,觉得他虽是庶出,不过这气度还真是非凡,当下皆是不约而同的点了点头,对于他的做法很是欣赏。

    轻轻松松便赢得众人的赞赏,纳兰星辰胸口处的怒火才渐渐消失,他看了纳兰明月一眼,转而恭敬的向纳兰啸天拱手一礼,道:“父亲,明月妹妹初到家族,很多的事情都不了解,今日召集家族中众人,也就是想让大家认识认识明月妹妹,为她入族谱之事做好安排,这位置之争的事情到此便告一段落吧!还请父亲与众人一同回到议事堂,再详做安排。”

    纳兰啸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纳兰明月一眼,微微点了点头:“嗯,你是兄长,礼让也是应该的,进去吧!”他说着,走到唐心的面前,拉着她的手便道:“月儿,走,跟爹爹一同进去。”

    唐心敛下眼眸,看着被他拉着的手,眸光微闪,却没甩开,而是跟着他迈步往里面走去。

    而后面,众人听到家主对她的自称,不由的相视一眼,一个个神色不明,不知在想着什么。纳兰星辰则抬眸看了那并肩走进的父女一眼,敛下了眼眸,掩去了眼中的神色,迈步往里面走去。

    走在最后面的秦天南则看了那地上的男子一眼,沉声道:“大小姐也是你可以动手切磋的吗?真是放肆!”

    那中年男子本就因手脚传来的痛楚而渗着冷汗,此时再听秦天南的话,整张脸瞬间变得惨白,眼中尽是恐惧之色:“秦管家,我、我……”

    “来人,带下去。”秦天南看也不看他一眼,沉声一喝,挥手一个示意,让人将他带下去,自己便也跟着走了进去,而那人一看,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一般的跌坐在地上,半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众人再度的往里面的位子上坐下,只不过,这一次唐心所坐的位置是纳兰星辰的位置,而纳兰星辰本来打算要去后面坐的,不过,一名中年男子还是起身让了位,让他坐到了他的位置上,也就是右边的第四个位置,正好跟唐心对面。

    因刚才那一小插曲,所有人看向唐心的目光已经不再像先前那般的轻蔑不屑,毕竟,轻易的便将一名化神级别的修士手脚折断,岂是平常人?他们再有什么不满,此时也不敢当着她的面说,尤其是,听家主的语气与看他的神色,似乎对她很是宠溺,他们是嫌命太长了才敢再对她言语冒犯。

    “各位今天也都看到了,她,便是我的女儿,纳兰明月,是这纳兰家族的直系血脉,昨日她才归家,对于纳兰家族还有很多不懂的,以后,就要靠你们多多指点她一二了,今天我就说几点。”纳兰啸天的声音一顿,看了底下的众人一眼,威严的目光落在大长老的身上,道:“大长老,入族谱的事情我就交给你了,你尽快挑选一个黄道吉日让月儿认祖归宗。”

    大长老闻言,眉头一皱,看了纳兰明月一眼,起身拱手道:“家主,这会不会在太快了点?她到底有什么证明,她便是我们纳兰家族的血脉?这虽然说是秦管家带回来的,但怎么说,也得让我们大伙再见证一下吧!”

    “你的意思是,想看看她有没金莲圣光?”纳兰啸天的视线落在他的身上,锐利而威严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

    “家主明鉴。”大长老看向纳兰明月,道:“纳兰家族的人都知道,大小姐出生时身圣光,既然如此,那她的身上一定会有金莲圣光,何不让我们大家当场看看?”

    当看到众人的目光齐齐的落在她的身上请时,她淡淡一笑,道:“我讲确实身带金莲圣光不错,不过,对于这股金莲圣光我却不太会运用,一般都是我遇到危险时才会释放出来,秦管家就已经见过了,你们若是觉得我的话不可信,可以问问秦管家。”她的视线落在那静立在纳兰啸天身边的秦天南身上,轻轻松松的便将问题抛给他。

    想让她释放出金莲圣光来给他们看?当她是什么?

    秦天南抬眸看了她一眼,便对众人道:“大小姐身上的金莲圣光是我亲眼所见,不会有假的。”说着,便也不再开口,再度敛下了眼眸,让人看不清他的神色。

    纳兰啸天眸光微闪,看了众人一眼,这才道:“秦管家的话不会错的,你们也不用怀疑月儿的身份,她确实是我纳兰家族的血脉不会有错,大长老,入族谱之事就交给你了,尽快的安排好,挑选好日子后告诉我一声,另外,秦管家。”他看向一旁的秦天南。

    “在。”秦天南迈步走出。

    “把月儿回归本家的消息散发出去,到时在府中宴请客人,这件事,就交给你来办,一定要办得风风光光,体体面面。”

    “是。”秦天南应了一声,再度站了回去。

    “好了,你们就各自散去吧!”他站了起来,走到唐心的面前,道:“月儿,走,爹爹带你去见见你的弟弟和妹妹们。”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

    唐心站了起来,看了纳兰星辰一眼,便也跟着往外走去。

    随着他们的散去,众人也相继着离开,而另外的三位长老见大长老一脸的愤怒难平,便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家主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吧!这大小姐看来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入了谢族谱,便也是我们纳兰家族的人,怎么说都是好事。”

    “一个小小女子有什么能耐?能与男儿相比吗?虽然说是嫡系,但星辰也很出色,而现在你们看,她一回来,家主就这般的宠爱,他日还不知会弄出什么事情来,如果到时挑选少主,家主要是意属于她,我第一个便是不赞同!”大长老气呼呼的说着,几位长老中可说就数他脾气最急,又眼高于顶,看谁都不顺眼,想当初纳兰星辰也是费了很大劲才让他满意的,现在来了个纳兰明月,又不将他放在眼里,他自然是一口气咽不下去。

    侧厅中,八位夫人排排坐着,其中,便以二夫人坐在右边的第一个位置上,左边第一个位置却是空着的,依次照排,后面坐着的则是十一名容颜出色身着华衣锦服的妙龄女子,最小的似乎也就只有十岁左右,还有三名男子,其中一个最小的是八九岁左右,最大的也就十四五岁,这些,便是这里的众位夫人所生的孩子。

    “母亲,那纳兰明月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啊?听说,她的架子很大,昨日还打了四妹踩了三妹呢!”一名容颜出色,眉宇间隐隐带着傲气的女子微皱着眉头开口问着,她是二夫人的女儿,也是纳兰星辰的亲妹妹,名唤纳兰诗婧。

    “她是府中嫡出大小姐,岂是你可以乱言的?静坐一旁去。”二夫人微扫了她一眼,语气轻柔,却有一股令人不敢违抗的威压,当即便让那纳兰诗婧闭上了嘴。

    其他的几位夫人见状,相视了一眼,没有开口,见众人皆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五夫人掩嘴笑了笑,道:“二姐,就算她是嫡系大小姐又如何?府中没有主母,二姐你执掌后院多年,这府中女眷事务哪一件不得经过你手?我看大家也不用太紧张,左右不过一个小丫头罢了。”

    二夫人端着茶轻抿了一口后放下,只是缓声道:“是不是小丫头,你们见过就知道了,别说我没提醒你们,我们这位在小姐,可不是好糊弄的人,你们管好自己的儿女,别惹出什么事端坐来,否则,到时出了什么事就得自己担着。”

    听到这话,众人不由的一怔,连她都这么说,难道,真的说那个纳兰明月很难对付?而三小姐和四小姐早已经见过纳兰明月的厉害,此时更是什么话也不敢多说,微低着头紧张的坐着。

    不多时,外面传来的脚步声,她们抬头看去,本以为是纳兰啸天他们来了,却不想是纳兰若尘和纳兰星辰两人先一步进来了,两人进来后,纳兰星辰是朝他母亲行了一礼,便找了个地方坐下,而纳兰若尘则朝众位夫人微行了一礼,便也找了个地方坐下,不少还没见过纳兰若尘的,尤其是那三名比他小的男子,更是对他有着浓浓的好奇,这时,正想开口与他说上几句话时,却听外面传来一阵沉稳的脚步声,不由略微有些紧张。

    当看到那随着走进来的中年男子时,几位夫人带着她们的儿女连忙站了起来,曲膝行了一礼:“妾身见过老爷。”

    “拜见父亲。”

    不约而同的声音响在厅中响起,皆带着一份敬畏之意,他们甚至不敢抬头去看他,直到,纳兰啸天落坐主位后,伸手一挥,沉声道:“都坐下吧!”众人这才各自坐了回去。

    唐心走上前坐,来到左边第一个空着的位置上坐下,同时也不着痕迹的打量了厅中众人一眼,除了有她昨日见过的两名女子和那个二夫人之外,共他的十几二十人看得她眸光微闪,就算说是身为一家之主,也不必娶这么多个女人回来吧?还有这么多的儿女,也许在她身边所接触的还没一个男的这么滥情,因此,再度看到他的这些儿女,还真的对纳兰啸天这个人没什么好感,就算是生父,却也是陌生得紧。

    “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下,她,便是你们的大姐,纳兰明月,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纳兰啸天沉声说着,一边对唐心道:“除了你娘亲之外,我还有九位夫人,除了若尘的娘亲之外,这里还有八位……”

    唐心听着他的介绍,脑海里却是在想着别的事情,这纳兰家水太深幽,这里的复杂让她并不想在这里多留,但,她要如何利用纳兰家族的势力去对付那个曾从她外公那里抱地瞳她娘亲的贼人?

    “见过大姐姐。”那一个个比唐心小的女子和男子们,皆起身朝她行了一礼,不约而同的唤着。

    “嗯。”唐心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视线在众人的脸上掠过,便移开了目光。

    “见过大小姐。”几位夫人虽然心有不甘,却碍于家主的面也不得不起身朝唐心行了一礼,家主都发话了,她们若是不从,岂不是当面忤逆?

    纳兰星辰微敛着眼眸,掩去眼中的怒意,父亲竟然让他娘亲和众位夫人一样向她行礼!这一幕,让他看了真的很是愤怒!这都是因为他不是少主,他娘亲也不是主母,若不然,又岂用向她行礼?

    纳兰若尘则好点,面色如常,只是目光平静的看着这一幕,本来还担心她回来会吃亏,但现在看,能让她吃亏的人似乎并不多,现在她以着大小姐的身份便可以让众人低头,如果再成为纳兰家族的少主,那么,想要做什么就更加方便了,而且,若成了纳兰家族的少主,她在这府中的地位才算真正的稳固下来。

    介绍了纳兰明月给他们认识后,纳兰啸天看也没看那些子儿一眼,只是对唐心道:“月儿,陪爹爹走走。”

    闻言,她站了起来,朝纳兰若尘微点了点头,便迈步往外走去,而随着他们两人的离开,厅中的众人这才轻呼出一口气,他们本想在他们父亲的面前好好表现,但不知为何,一看到他就紧张得就不出话来,更别说抬头去直视他那极具威严的目光了,有他在这里,他们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个,那种感觉,真的太过压抑了。

    唐心缓步跟在他的身边,两人一路走着,却是半句话也没说,不知不觉,走到了她住春晖院的那片竹林处,看着面前的竹林,纳兰啸天叹了一声:“以前,你娘亲就住在这里。”

    听到这话,她眸光微闪,抬眸看了他一眼,问:“我一直想问,我娘亲去哪里了?”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负手迈步往前走着,像是回忆着什么似的,道:“当年你不见了,我和烟儿都以为你是活不了了,她日思夜想,却又不愿意相信,后来,有一天趁着我出门了,她便离开了纳兰家族,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我派出了很多的人去寻找,却是什么消息也没有,找了这么多年,也一直没有她的下落,她就像人间消失了一般,无影无踪……”

    唐心微皱着眉头,事情是这样吗?真的如此简单?她本想从他的口中得知她娘亲的下落,不过现在看来似乎不太可能了,忽的,脑海中闪过什么,她又再度开口,问:“那我娘亲的家人呢?”

    纳兰啸天没有回头,若是他回头了,定会看到此时,她的眼底浮同着一抺不明的幽光,眼中透着丝丝寒意,那神色,根本不是一个在问起亲人时所会出现的表情。

    “烟儿嫁给我时,她就只是跟她父亲相依为命,自从烟儿不见后,你外公虽然说也住在这九龙城中,不过却很久没来了,你想见他,便让秦管家派人去通知一声。”说着,他回过头来,看着她说:“这阵子你好好熟悉一下府里的环境和事情,到时我打算让你跟星辰一起竞选,从你们两人当中挑选出继承人来。”

    闻言,她抬眸看了他一眼,微拧起眉头,道:“我不会在这里很久。”她虽没打算让纳兰星辰好过,却也没打算长期留在这里,适当的时机,她还是会离开的。

    纳兰啸天听到她的话似乎毫不意外一般,只是深深的看着她,道:“你是纳兰家族的人,这一点是无法改变的,既然你回来了,那就留下来,不要再想着离开了,留下来,我不会亏待你的。”

    她沉默着,不语。

    “唉!你好好想想吧!”他叹了一声,便转身往外走去。

    唐心静立着竹林中,看着轻风一吹,竹叶沙沙而响,竹影摇曳着,神色微闪,不知在想着什么……

    而另一边,出了竹林的纳兰啸天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那竹林一眼,眯起了眼眸,眼底掠过一抺幽光,神色复杂。这时,前面走来一抺人影,正是秦天南,他神色一敛,继续迈步往前走着。

    “家主。”秦天南拱手一礼,唤了一声。

    “嗯,你来得正好,跟我来。”他说着,提气一跃而起,朝天空中掠去,回到那云端的宫殿之中。

    后面的秦天南看了那朝天空掠去的身影一眼,又朝那竹林看了一眼,眉头微拧起,顿了一下,这才提气跟了上去。

    精美华丽的宫殿中,纳兰啸天端坐在宝座上,看着走进来的秦天南,挥手示意道:“坐吧!”

    “谢家主。”他应了一声,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你可知,我叫你来有何事?”凌厉而蕴含着威压的目光直视着他,低沉的声音在这宫殿中传开着,然,这里除了两人之外,那些侍女护卫皆在外面。

    “家主可是想问关于大小姐的事?”秦天南不紧不慢的问着,抬眸看着主位上的他。

    “我要知道她这些年的一切信息,她师承何人?修为到了什么品阶?又精通什么?跟什么人交往最多?这一切,我都要知道!”他沉声说着,一边把玩着大指姆上的玉板指,神色莫测。

    听到这话,秦天南站了起订来,拱手道:“家主放心,在回来之前我就已经命人去查,不过,因为是突然出现在她仙门中的,而我也不知她以前是用什么名在外行走,因此,查探这些估计会需要一些时间,还请家主耐心等候。”

    “嗯,这事交给你办我很放心。”纳兰啸天微点了点头,看着他,道:“说说看吧!你怎么看她?你觉得,如果由她来承继纳兰家族可会将纳兰家族推向更高的一层?”

    “大小姐无论是胆识,还是实力,或者是智慧,都是一般人无法相比的,她小小年纪沉静得不似这个年龄所拥有,但手段却是雷行风厉的,这样的手段用来震摄他人最是有效,家主也看到了,今日一事,便可看出她的心性也强大的气场,纳兰家族若是有这样一位少主,自然是纳兰家族之福,不过,我认为,大小姐不一定会在这里久留。”他将他的观点说了出来,从最初到现在,不得不说,他现在是真心服了她,但他也看得出,她根本无心在这纳兰家族立足,要不然也不会去得罪那些人了,还一而再的拂了大长老的脸面,想来,大长老为她入族谱之事一定会一拖再拖,还不知会整出些什么事情来。

    听到了秦天南的话,纳兰啸天眸光微闪,沉声道:“她身体里流着我的血,是这纳兰家族的人,她流落在外这么多年,如今被你带了回来,我自是不会让她离开,尤其是,她身带金莲圣光,必定不是一般人物,我相信,纳兰家族若是交到她的手中,一定会越发的发扬光大,甚至,直冲第四大家族!”说着,声音一顿,吩咐道:“你多注意着她,一有什么动静,回来向我禀报。”

    “是。”他敛下眼眸,恭敬的应了一声,其实他是想说,那个纳兰明月不是听话之人,想要强行留下她,估计是不太可行的,不过是家主的命令,他便也不多费唇舌,还是静观其变吧!

    时光匆匆,一眨眼,两个月过去了,果然如秦天南所言,大长老一拖再拖,根本不打算让唐心入族谱,而这一日,因听到散布出去的消息而赶来的玄月,已经来到了纳兰家族的大门外,看着这一扇熟悉又陌生的大门,冰冷的容颜上尽是复杂的神色,他以为此生不会再踏进这里半步了,却不想,今日,还是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