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9 耀武扬威!

    章节名:059耀武扬威!

    唐心看到秦管家的身影飞掠而来,她便放慢了速度,侧身退开,几乎是一瞬间的功夫,那抺玄色的身影就已经掠到了她的面前扣住了纳兰德宇的手,并将他拉开了一段距离。

    “嘶!秦天南!放手!”纳兰德宇皱着眉头怒视着,手腕被扣住,根本无法做出攻击,也挣脱不开他的束缚。

    秦天南沉着脸,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纳兰德宇一眼,沉声道:“二爷,家主有令,谁见了大小姐都得礼让三分,二爷如今对大小姐动手,莫非,不怕家主责怪?”

    “你!”他怒视着他,又扫了那静立一旁的纳兰明月一眼,道:“她目无尊长!嚣张放肆!”

    “大小姐就算有什么不对,也轮不到二爷动手教训,反之,二爷身为长辈,却对一个小辈动手,这传出去,二爷就不怕颜面尽失?”他沉声说着,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威压,睨了他一眼后便放开了他的手,转而走到唐心面前,问:“大小姐,没事吧?”

    “没事。”唐心淡淡的说了一声,视线掠过纳兰德宇那愤愤不平的面容,唇角多了一丝的笑意。

    纳兰德宇冷哼一声,扫了纳兰明月和纳兰若尘一眼,当即便甩袖往外走去。占不到半点便宜,还得秦天南说才教,真是太可恶了!该死的秦天南,不就是区区一个管家,这管的事也太多了!

    秦天南回头看了纳兰星辰一眼,道:“大少爷怎么也在这里?”

    “我听说她又闹出了什么事情,便过来瞧瞧,没想到,还是这样的精彩啊!”他睨了后面的纳兰明月一眼,冷笑一声:“把纳兰家族的人都得罪了,我倒要看看,明天你如何过得了关。”说着,衣袖一甩,也迈步离开。

    青荷见状一脸的愕然,直到纳兰星辰离开,她才噗通一声跪在纳兰明月的面前:“大小姐恕罪,奴婢本想去请秦管家的,不过半路上被大少爷拦住了。”她是真不知道,大小姐和大少爷两人不和的。

    “起来吧!”唐心挥手示意着,对纳兰若尘道:“我就先回去了。”说着,就要迈步往外走去之时,就听秦天南的声音在耳边传起。

    “大小姐请留步。”秦天南来到她的身边,道:“纳兰家族并不像一般的贵族世家,虽然家主有心护你,但却不能时常在你身边,实力比你强的修士大有人在,大小姐还是不在轻易得罪人的好,若不然,凭你现在在这纳兰家族之中的地位,还不足以与那些人对抗。”

    她挑着眉头看着他,问:“哦?秦管家口中的那些人,又是哪些人呢?”

    “大小姐在纳兰家族呆在一段时间,自会清楚。”他沉声说着,声音一顿,又再度开口:“明日到场之人,除了家族中的长老之外,还有纳兰家族中各堂的主事,虽然家主承认了大小姐的身份,但,想要得到他们的认可,大小姐还得让他们看看你的实力,否则,就算有家主的庇护,但,大小姐想在纳兰家族立足却也不易。”

    “这就不劳秦管家费心了。”她迈步往前走去,两名青衣婢女也迅速跟了上去。

    看着她离开,秦天南朝纳兰若尘看了一眼,便也转身往外走去。

    没有不密不透风的墙,尤其是在这纳兰家族当中,消息的流走更是快得惊人,短短的一天里,关于纳兰明月的消息一件又一件的传出,让后院的众位夫人心惊之余,更对这位大小姐有着浓浓的好奇,到底那是怎样的一位女子?竟然敢这样的挑衅纳兰德宇?还能得家主宠爱有加?

    而府中的那些子弟,纳兰啸天的十一个女儿和除去纳兰若尘和纳兰星辰后的三个儿子则也对那纳兰明月心存好奇,好奇的同时,却又有些妒忌,因为一个就流落在外的女子,突然回到纳兰家族中来,竟能得他们父亲那般厚爱,他们心中难免有些不平衡。

    因为明天便可见到那纳兰明月了,后院的几位夫人皆不知在想着什么,又吩咐自己的女儿明天盛妆大扮,毕竟能在纳兰啸天面前露脸的机会并不多,像后院的这些夫人和她们的女儿,有的大半年甚至一两年都没见到纳兰啸天的人,如今好不容易能见到,又是在众位夫人和众位小姐都会出现的场合,自是希望自己的女儿们可以胜过别人。

    夜色下的纳兰家族,各个院落中,每一个人都在夜思忖着,不约而同所想的事情多多少少与纳兰明月有关,而在春晖院中的唐心,却是一夜好眠,直倒天亮时,才起订床洗漱。

    依旧是一袭简单的白色衣裙,淡雅的妆扮却毫不损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在两名青衣婢女的侍候下,吃了早点,便往议事堂而去。

    而此时的议事堂,早已经坐满了人,主位上的纳兰啸天,以及左右两旁的几位长老和纳兰德宇以及纳兰德元,还有家族中的各堂主事,一一到位,只为一睹这纳兰明月到底是何模样,是否有身为嫡系子弟的风范?

    早就见过纳兰明月还跟她闹得不太愉快的纳兰德宇微沉着脸,秦天南昨日还是将事情跟纳兰啸天禀报了,昨天半夜,他还被叫去训了一顿,此时更是怨恨难消。

    “家主,大小姐来了。”一名侍女在门口通报了一声。

    “嗯,请她进来。”纳兰啸天点了点头,目光落在那门口处,而站在他旁边的秦管家则静立着,微垂着首,敛着眼眸。

    听到家主用请这个字眼,底下不少人皆相视了一眼,眼中暗光流动,不知在想着什么。

    此时议事堂中所坐之人皆是家族主事,因此,后院女眷一律没在,纳兰若尘也不在这里,不过,纳兰星辰却是坐在这里面当中,因为,他可以说是备受认可的人物了,在纳兰家族中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庶出子弟那么简单,而是最有机会成为纳兰家族少主的人。

    外面,侍女一听,连忙到院外通报:“大小姐,家主有请。”说着,恭敬的垂低下头,跟在一旁。

    唐心迈着优雅的步伐往里面走去,不紧不慢,不骄不傲,浑身散发着一股淡然的气息,她迈步进了议事堂大门,而身后的两名青衣婢女则留在外面。

    踏入议事堂,众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她看来,她也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走上前,微微向主位上的纳兰啸天行了一礼:“见过家主。”

    堂中众人初见她时,只觉此女身姿优雅,气质飘逸淡然若仙,再观她容颜绝色,浑身散发着一股清雅绝尘的气息,不自觉的眼中皆闪过惊艳的光芒,暗赞一声,真不愧是嫡出子弟,承继了家主与主母的出色容貌与气质,这等风华绝色,真真前所未见,再观她,身上实力品阶已经在化神巅峰,竟与纳兰星辰的品阶相同,更是让人暗暗惊讶,本以为流落在外的女子,就算是家主与主母所生,但怎么也比不得纳兰家族中的子弟,但如今一看,却是令人眼前一亮,这等实力,看来,还真与纳兰星辰不相上下,尤其她还是嫡出的,更是叫人心中隐隐有些期待。

    但,却在听到她对家主的称呼时,微微一皱眉。家主?为何她要称他为家主?按理说,她应该唤家主一声父亲的,别人没有出声,但,大长老却是面露不悦之色,锐利的目光盯着堂中的纳兰明月,沉声问:“你既然已经回到纳兰家族中来,又是家主与主母所生的子女,理当叫家主一声父亲,为何却叫家主?真是不像话!”

    威严的声音一经传出,堂中顿时一片肃静,一个个的目光皆落在那抺白色身影之上,想看看她有何反应,却不想,那女子面色淡然,丝毫没有因大长老凌厉的声音而有胆怯之意,相反的,只见她淡淡抬眸,看向大长老,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口中传出。

    “尊称一声家主,那是敬意,既是嫡亲子女,又岂是父亲二字便可概括一切的?我虽没唤出,但我放在心里,莫非,这也不可?”

    在长老皱着眉,还想再说什么,却被主位上的家主所制止:“大长老,无须多言,是我许可月儿这般唤的,她是我的女儿,血脉相连,就算没叫我一声父亲,也是我的女儿,就莫要在这事上多言了。”低沉的声音夹带着一股摄人的威压,在这议事堂中响起,让人不敢再多说什么。

    只见主位上的纳兰啸天露出了一抺笑意,看向堂中的那一抺白色的身影,示意道:“月儿,坐下说话吧!”

    唐心敛下的眼眸中划过一抺幽光,微点了点头,抬眸在众个位子上扫过,只有在最后面一处剩下一个空位,她眸光微闪,见纳兰星辰所坐的位置在前方,在左边数下来第四个位置上,而就在她抬眸一扫间,正好撞上了他眼底掠过的那抺光芒,似乎在说,就算你是嫡系子弟又如何?在这议事堂中,你的位置也只能在最后面。

    她淡淡的勾起了唇角,脚步却是未移动半分,她一个嫡系子弟,若是当真坐到了那个位置上去,那就别想在这纳兰家族中抬得起头了,纳兰啸天当没看见,看来,也是有心想要试她反应。敛下的眼中划过一丝冷意,再抬眸时,眼中的冷意已经散去,只是平静与淡然的看向主位上的纳兰啸天:“家主,我的位置呢?这堂中莫非没有我的位置?还是说,堂堂纳兰家族嫡系小姐,得坐在最后面,靠门边的那个位置?”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是清晰可闻,让堂中众人清楚的听见。

    听见了她这一番话,堂中众人相视一眼,却没人起身让位,而那站在家主身边的秦天南微抬眼眸看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看了主位上坐着的纳兰啸天,便敛下了眼眸,并不言语。

    大长老冷哼一声,睨了她一眼道:“你不过区区一介女子,这议事堂乃是商量大事的地方,一般女眷都不得入内,有你一席之位你就应该偷笑了,还想挑三捡四?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身份!”

    “就是,就算你是家主的女儿,却也没有资格出现在这里,今日若不是家主说要让你来给大伙看看,议事堂这样的地方,又岂是你这样的人能进来的?”一名男子也不屑的哼了一声,在他看来,这纳兰明月就是一个花架子,一介女子又能做什么?自古崇尚的是强者为尊,在这议事堂也不例外,若没个什么本事就能出现在这里?简直痴心妄想!

    “议事堂的位置断然不会为你空出来,除非,你的实力能打赢这里的哪一个人,那么,你便可取代他的位置,否则,就算是家主,也不能为你私偏。”另一名男子沉声开口着,眼中同样划过轻蔑的神色。

    听着众人的话,唐心勾唇一笑,看了那大长老一眼,道:“我是什么身份,大长老不是已经知道了吗?”眸光一转,掠过那几个说话的人,最后落在主位上的纳兰啸天身上,道:“原来这里还有这样的规距,既然这样,那,我是否可以挑战这里的每一个人呢?”

    纳兰啸天眸光微闪,眼底划过一抺不知名的光芒,笑了笑,道:“月儿何须如此麻烦呢?我让人设个位置在我旁边,这样可好?”

    “家主,万万不可,能坐在您旁边的,那只能是少主,她虽说是直嫡血脉子弟,但却未经考核,断然不可如此轻率决定!”

    “是啊家主,少主人选责任重大,又岂能让她来继承?而且她才回纳兰家族,对外也还没宣布,这样做不妥。”

    “就是就是,还望家主三思。”

    纳兰啸天的一句话,让这堂中的大半人都不约而同的开口反对着,一个个瞪向纳兰明月,眼中皆是怒意,仿佛她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似的。

    纳兰星辰更是紧绷着身体,抿着唇,敛着眼眸不语着,果然,这个纳兰明月是他最大的威胁!回来不到两天,竟然让父亲有了这样的意思,在父亲的主位旁边设下一个座位,那位子可非同一般,那是少主才有资格坐在他的身边,而她,何德何能?

    唐心只是笑了笑,然而,这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她看向主位上的家主,道:“如果不以实力打败,估计也很难令人信服,而我对家主身边的位置并不感兴趣,相反的,我对纳兰星辰所坐的位置比较感兴趣一点,不如,就来比试比试?”

    “你一介女流,有什么资格跟大少爷交手?”一名中年男子不屑的说着,睨了纳兰明月一眼,很明显,他是站在纳兰星辰那一边的。

    “那不如,你先来?”她看向他,唇边的笑意透着几分的诡异。

    那人脸色一涨红,看了主位上的家主一眼,道:“我怕打伤了你!”

    “比试交手,偶有错手在所难免,就算伤了,也只是我技不如人。”她淡淡的笑着,往外走去:“请。”

    见家主没有阻止,那名男子便也起身迈步往外走去,见状,堂中的众人相视一眼,便也走到外面的院子处去观看。

    院外,那名中年男子气势凛冽,浑身散发着凌厉的气息,目光紧盯着前面那抺白色的纤纤身影,对他来说,这么一个女人根本就不堪一击,很多的女修也只是花架子罢了,能有什么真本事的?既然是她自己提出来的,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反正,家主没反对,就算伤了她也就像她所说,是她技不如人罢了!

    唐心静立着,身影翩翩,墨发与白衣相衬托着,显得她飘逸绝尘美若仙,她的气质淡雅,身上气息也并不张狂,似乎,根本不像要与人交手那般,一双清眸平静的直视着前方,落在那名男子的身上,唇边再度露出了那抺莫名的淡笑:“请。”意思很是明显,就是让他先出手,这可看成是她的礼让,也可看成是她没将这样的一个对手放在眼里。

    果然,那名中年男子脸色一沉,当下也不客气,低喝一声,手掌凝聚一股雄厚的气息便朝对面那抺白色身影袭去,然,几乎是同一时间,唐心脚下步伐一移,快如鬼魅的向影几乎可以说并未怎么运用一身灵力,反倒显得只是单单的运用精致的身法与武技,那极快的身法,就连那与秦天南站在一旁看着的纳兰啸天也没看出她是怎么运用的,就在众人惊叹于她的身法奇妙之时,却听一声惨叫声伴随着咔嚓的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声音凄厉无比,令人听了不由毛骨悚然,震惊的看去,却在看到那一幕时,胸口掀起了一股惊涛骇浪。

    他们只看到白色的身影如同鬼魅般的一闪,不用是如何运用的手法,轻易的扣住了那中年男子袭出的手,侧身一站,猛的扣手往后一折,便是硬生生的将那人的手腕给折断了,凄厉的声音响起之时,却又见她抬脚一踹那名中年男子的后膝盖,一脚下去狠厉无比,蕴含着暗劲的一脚一经踢出,又是一声咔嚓声响起,那名中年男子整个人便是冷不防的趴跪了下去,痛呼哀嚎,惨叫连连。

    这一幕,快而狠,干脆而利落,一出手便是凌厉的招式,大大的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之外,也深深的令他们震惊不已,毫无疑问的,如果这个中年男子不是纳兰家族的人,此时,他根本不可能仅仅只是断手断脚这么简单,她在刚才那一瞬间,有的是机会取他的性命,他,堂堂一名化神级别的强者,竟然在一个纤纤女子的手中连一招都过不了,甚至,在他一出手的瞬间,就已经败给了她……

    太不可思议了,如果这一幕不是亲眼看到,试问谁会相信?这议事堂今日所坐之人,哪一个不是威震一方的强者?哪一个走出去不是响当当的人物?然,却是这样简单的败在她的手里!

    纳兰啸天眼中划过一丝惊讶,惊讶的不是她能打赢那个男修,而是她竟然在不动手灵力的情况下轻易的将对方打败,而且身法和手法皆是那样的精妙,就连他也看不了同其中的门道,难怪秦天南会说她很出色,不得不说,她,确实是让他很意外。

    站在他旁边的秦天南则显得蛋定一些,眼中依旧是一片的平静与威仪,视线只是落在那抺白色的身影上停顿了一下,便又再度敛下了眼眸,静静的站在纳兰啸天的旁边,他不开口,还真的让人很难注意到他,因为他敛起了一身的气息,如同一个毫不出色普普通通的管家一样的站着。

    早知道她实力不弱的纳兰星辰见了这一幕,也是眸光微闪,那样的身手,只怕,就算是他也闪避不及吧!阴晴不定的脸色隐隐黑沉了下来,他盯着那抺白色的身影,眼中有着锐利的光芒闪过。该死的纳兰明月,她是想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他出丑么?想坐他这个位置?真是可恶!衣袖下,拳头紧紧的拧起,却又在纳兰啸天的旁边而不敢太过暴露情绪。

    淡淡的扫了那脸色惨白,额头渗着冷汗的中年男子一眼,她歉意的道:“真是抱歉,我下手似乎重了些。”然,那语气那神色,却根本看不出有一丝的歉意与内疚,反而睨了着他的目光透着一股轻蔑与不屑。

    若换成先前,看到她这样的目光那名中年男子一定气愤不已,但此时却是眼中划过一抺惊惧,眼神不敢与上她的视线的垂低下了头,半句话也不敢多说,没人比他清楚,刚才那一瞬间离死亡竟然是那样的近,他毫不怀疑,她要杀他,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太可怕了……她真是太可怕了……

    唐心抬眸一扫,目光落在纳兰星辰的身上,唇角勾起了一抺淡淡的笑意:“怎么办?我想坐你的位置,不如,我们也来切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