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7 老虎发威!

    唐心被安排在春晖院中,那是一个独院,环境清幽雅致,园内百花盛放,周围处是一片竹林,这个地方据说是以前主母所住的院落,这些年一直空着,没想到唐心的到来,倒是让这里有了一个新主人。

    由于纳兰啸天的发话,笃定了唐心在纳兰家族中的地位,也让一干人等不敢轻视于她,药痴和纳兰若尘住在一起,是秦天南安排的地方,据说环境还不错,因为唐心的来到,纳兰家族中的众人都想一睹这纳兰明月到底是何人物,因此,纳兰啸天便吩咐,明日一众人等全到前厅,把纳兰明月介绍给众人认识,也准备安排她入族谱之事。

    春晖院中,唐心眯着眼在院中的树下卧榻休息,忽听一阵脚步声传来,睁开眼睛一看,见是秦管家亲自领着八名女子过来。

    “见过大小姐。”秦天南微微弯身行了一礼,声音依旧是那样的低沉,那样的具备威严。

    “嗯。”唐心淡淡的应了一声,看了他一眼后,视线便落在后面那八名女子身上。

    “大小姐,这几个是侍候你的丫环。”他一示意,那原本站在他后面的八人齐齐迈步上前,恭敬的朝那睡在卧榻上的女子行了一礼。

    “见过大小姐。”八人曲膝微垂低着头,齐声说着。

    唐心淡淡的瞥了一眼,便说:“我这不用这么多人,随便留下两个即可,其他的,带回去。”

    闻言,秦天南看了她一眼,便从八人中挑出两人,道:“既然大小姐这么说,那么,就你们两人留下,以后好好侍候在小姐,听到没有!”

    “是。”那两名女子轻声应着,其他的几人则退回后面。

    “没事就退下吧!”她再度闭上了眼睛,看也不看秦天南一眼。

    秦天南眸光微闪,这才带着那六名女子转身往外走去。而随着他们的离开,那两名站在一旁的女子却显得有些紧张,不时的偷偷抬眸偷看那闭目休息的大小姐纳兰明月,家主直达下的命令,府中上下一会便传开了,对于这位大小姐,似乎家主更为看重。

    随着秦天南的评离开,院中形成了一副诡异的画面,一袭白衣的唐心闭目在树下的卧榻上休息着,而两名女子则有些催促不安的站在一旁,没有她的话,也不敢退下,就这么静静的站着,直到,不知过了多久,唐心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轻弹衣裙站了起来。

    “前面带路,我要去珀玉轩。”珀玉轩,纳兰若尘和药痴所住的院子,只听若尘说不错,自己却没去看看,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若尘在这家族中的地位,还真的是可有可无,再加上他的性子又那样温和,估计就是吃了亏也不会说。

    “是。”两名女子一怔,连忙在上前带路,初来侍候这新主子,还真有些摸不着她的脾性。

    看了那两名有些紧张的女子一眼,她唇角微微一勾,淡淡一笑,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听到她的话,两名女子连忙应道:“奴婢青荷。”

    “奴婢青竹。”

    “嗯。”她淡淡的点了点头,扫了两人那清秀美丽的容颜一眼,这两人不仅是下人这般简单,因为她们还是筑期七段的修士,虽然,这样的品阶在纳兰家族的人眼中,就跟蚂蚁一样弱小,不过,怎么也比一般的普通百姓来得要强。

    虽说是带路,但两名女子也不敢走在唐心的前面,只是跟在她的后面,除非遇到分叉口时,才会开中口说走哪条路,而唐心脚下步伐缓慢,神色淡然透着几分的漫不经心,走走停停,倒不像是要去看纳兰若尘和药痴,反倒像是在欣赏着这纳兰家族中的景色一般。

    “什么嘛!不过就是父亲一个流落在外的女儿罢了,就算是嫡系又怎么样?我就不信父亲真的对她那么好。”

    “四妹,你小声点,免得让人听见了。”

    “难道不是吗?要不是我娘不让我去看,我还真想去看看那个叫纳兰明月的到底有什么三头六臂,一回来竟然就住进春晖院,哼!就凭她是嫡系子弟吗?我们也是父亲的孩子,哪有什么不一样的。”

    正在唐心走着时,就听见前面传来的两道女子声音,两人的声音一道娇蛮无礼,另一道虽然温和,却没几分真心实意在里面,不过听到那声音,想想也知道,定是纳兰啸天众多子女中的两人。

    跟在她后面的两名女子在听到这话后,抬眸悄悄朝前面的主子看了一眼,见她还是那样漫不经心的往前走着,似乎没听到那些话似的,不由的微怔,却也不敢多言,敛着眼眸静静的跟着。

    唐心本是没将那两人放在眼里,毕竟,纳兰啸天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他的子女,那就更不用多说了,视线从旁边的碧湖中收回看向前面,只是,就在拐弯处,两人走了出来,看到了她却是皱起了眉头,视线越过她之后落在身后的两名女子身上时,眼中划过一丝惊讶,又再度的看向她,皱着眉头问:“你是何人?”竟然有青衣婢女跟着,这人到底是谁?

    清眸一抬,扫了两人一眼,两名女子身着衣质上乘的轻纱,头上珠光宝玉更是不在话下,看着两人那一身复杂的化丽打扮,她心下微叹,这些人,活像是怕别人不知她们是纳兰家族的贵族千金似的,这一身的打扮,还真的叫人看了眼花缭乱。

    “我是何人,与你们又有何关系呢?让开,别挡了我的道。”她淡淡的说着,迈步就往前走去,只是,正当她走上前时,其中一名女子竟是伸出脚来想要拌倒她,她眸光微闪,唇角轻勾,在身后两名青衣婢女想要上前之时,已经抬脚往那伸出来的脚上踏了下去。

    “啊!我的脚……”

    惨叫的声音骤然响起,唐心却是像无事人一样的迈步往前走去,头也没回一个。然,那名被唐心踩了脚的女子却是一脸愤恨的伸手就要去拉她,两名青衣婢女这时才回过神来,迅速上前,挡下了那名女子的动作,只是没想到这一挡,竟让她整个人失了重心的往那边上的湖中倒去。

    “啊!噗通!”

    一声尖叫划过,猛然间,一片巨大的水花飞溅而起,两名青衣婢女一怔,其中一人连忙飞身而下将湖中的人带上来放在一边,而那早已吓傻的另一名锦衣女子怒瞪着前面的白衣女子,大步上前,一扬手就想要给她一巴掌:“竟然敢踩我三姐!看我不打死你!”

    唐心眉头一皱,回头过扫了那一眼气喘喘的咳嗽着,一边低低抽泣着的女子一眼,再看那扑过来扬手要掴她的女子一眼,清眸中寒光掠过,当即扬手就给了那女子一掌,同时冷喝一声:“放肆!啪!”

    清冷的声音夹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伴随着说一记响亮的巴掌声响起,那名排行第四的女子被打懵了,整个人因被掴了一掌而倒着那惯性趴倒个地面上,一手捂着火辣辣的脸,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那就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女子,想开口,想怒骂,却在触及她那清冷的眸光与那一身不怒而威的气势后而怔住,脸上火辣辣的疼着,而心头却是微颤着。

    太可怕了,这女人到底是谁?她只在她的父亲身上感受到这样强大的威压与凌人的气势,这一种让她心惊胆战的气势,在她那清冷的目光之下,一股寒意从脚底窜起,直达心头……

    因为唐心的这一声冷喝,那被青衣婢女从水中捞起的那名排行第三的女子也不由的噤声不敢再哭,偷偷抬眸一看,更是垂低下了头,此时,她心中隐约的猜到那白衣女子的身份。

    两名青衣婢女也因唐心的那一声冷喝而本能的跪了下去,垂低着头不敢开口,心中却是掀起了一阵阵的惊涛骇浪,她的那一声冷喝,竟是带着一股令人心惊的威压,让人由心底生出恐惧与臣服之意。

    清眸朝地上的几人瞥了一眼,她冷冷的移开了视线,落在两名两名身着轻纱的女子身上,道:“这就是纳兰家千金小姐所有的风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外面的市井泼妇!这般的没有礼数成何体统!”

    “你、你到底是主谁!”那被掴了一巴掌的四小姐看着唐心的眼中有着惧意,却又有些不甘,莫名其妙的被人打了一巴掌,还不知道她是谁,这口气,如何咽下?

    唐心冷笑着:“不知道我是谁你就敢对我动手?”

    闻言,四小姐眼睛微闪,竟不敢直视于她,这时,那两名青衣婢女上前来,看了唐心一眼,又看了地上的两人一眼,道:“三小姐,四小姐,这位是大小姐。”

    “什、什么!你、你……”那四小姐一惊,看着面前的绝美女子,脸色惨白,竟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那浑身湿渌渌的三小姐则垂低下了头,一手捂着自己被踩的脚,咬了咬唇,不语。

    唐心淡淡的扫了她们两人一眼,将她们两人的神色收入眼中,视线不着痕迹的扫了某一处假山,便转身往前走去,不去现会那两人,而看到唐心离开,两名青衣婢女连忙跟了上去,只留下那跌坐在地上的两人久久怔愣的坐着……

    不多时,秦天南从一处假山中走了出来,看了那远去的身影一眼,眸光微闪,而那坐在地上的两人一看到秦天南,竟是不约而同的露出了恐惧的神色,慌忙从地上站了起来朝他行了一礼:“秦、秦管家。”按理说,就算她们是庶出的,也不用向一个管家行礼,但,这个秦天南在这府中的地位却是非凡,就连这府中的几位夫人见了,都得轻身福一礼,又更何况是她们呢?毕竟,她们又不像纳兰星辰那样深得器重,不像他那样在这府中有着不可撼动的地位,因此,她们只有低头。

    “三小姐,四小姐,我劝你们还是少惹大小姐生气的好,她,不是你们能得罪的人。”负手而立的秦天南压根就不像一个管家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这府中的主人呢!看他此时负手而立,沉声警告着那两人的语气,试问,这样的话,又岂是一个普通管家敢随便说出口的?

    “是、是,我们不知道她就是大姐姐,以后、以后我们一定不会惹大姐姐生气的。”两人脸色微白,垂低着头不敢去看他。

    “嗯。”秦管家看了她们两人一眼,便迈步离开。

    而此时,几名与纳兰若尘岁数相当的男子正在珀玉轩中自顾的闲坐着,叫着丫环端茶倒水,送上点心,一派俨然是这珀玉轩主人的模样,只是,这些人举止轻佻,吃了果子就随手一扔,没一会,便弄得这里满地的狼藉。

    纳兰若尘微叹一声,看了那几人一眼,道:“你们吃果子就吃,怎么就弄得满地都是呢?”他有些无奈,久没回来,这里的人还是这样,真让他生不出一丝好感。

    “若尘,我们听说你回来了来见见你,你不招呼我们也就罢了,怎么吃你几个果子你还在一旁说三道四的?真是没趣。”其中一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伸手一挥,将一盘子瓜子洒了一地,盘子摔落地上,摔了一地。

    外面,唐心听着里面的动静,眉头轻挑,却是停下了脚步,没有走进去。她一停下脚步,身后的两人更是不敢上前,也垂着首静立在她的身后,对于这个小姐,不过短短的一天不到的时间,她们就是心服口服,不敢有一丝的放肆。

    看着那一地的狼藉,再看他们几人甚至是将脚放在桌面上,那等无礼的行为,真是让他心中隐隐冒起了怒火,再看他们把那些瓜子洒了一地,当即便沉下了脸,道:“你们还是请回吧!我这里不欢迎你们,以后没事也不要到我这里来。”这是他说过最重的话了,若不是真的惹恼了他,他也不会这样下逐客令。

    “哟!若尘,几年没见,你这脾气倒不小呀!我们这又怎么了?我们来看你那是看得起你,你不要不识好歹!要知道,你在这纳兰家族可是半点地位也没有的,说是说二少爷,不过,你这二少爷的地位,估计是连这府中的一等护卫都比不上吧!”

    纳兰家族中,护卫与婢女都是分等级的,有一等护卫,自然也有一等婢女,而跟在唐心身边的两名青衣婢女就是属于一等的,她们平时只是侍候着家主,就连纳兰星辰的母亲那位二夫人也不能用一等的婢女,因此,可看出,纳兰啸天对纳兰明月的重视性。

    那几人敢这样对纳兰若尘,一是因为听了纳兰星辰的话而来找麻烦的,二是这纳兰若尘是出了名的温和性子,对谁也没红过脸,是一枚极好捏的柿子,因此,他们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

    外面,唐心听着里面几人的话,敛着眼眸,唇角勾起一抺似笑非笑的笑意,却是不急着进去,依旧静静的站着。而她的身后,那两名青衣女子看到她一身的气息越发的冰冷摄人,不由的额头冷汗微渗而出,心口微提着,她们可以知道,大小姐此时正在生气当中,那里面几个人也太大胆了,竟然敢那样说与二少爷说话。

    并不知唐心就在外面的纳兰若法微皱着眉头看着他们,脸上的不悦神色尽显无疑:“你们出不出去!”

    然,其中一名男子却是站了起来,拿着手里的果子咬着,一边伸着手指着他的胸口道:“我们就是不出去,你能耐我何?还是说,想跟我们动手?你敢跟我们动手吗?你要知道,我父亲可是家主的亲弟弟,我在我父亲的眼中,那地位可不是你能比的,怎么?还想跟我动手吗?哼!谅你也没那个胆量!”

    那名男子冷哼一声,睨了皱着眉头的纳兰若尘一眼,道:“听说,你是跟着纳兰明月一道回来的?这么说,你们的感情是不错的喽?府中的下人说她长得跟仙女一般,看来,我们兄弟几个得找个机会去瞧瞧,你们说,是不是?”说着,朝那身后的几人示意了一下,换来了那几人轻佻的大笑与附应。

    外面的两名青衣女子相视一眼,擦了擦冷汗,抬眸偷偷一看,见前面的主子已经迈步往前走去,这才连忙跟了上去。

    唐心面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只是,这抺笑意却是不达眼底的,只挂在她的唇边,她迈着优雅的步伐缓步走近里面,却正好有一枚咬了几口的果子朝她扔来,她没有动,因为身后跟着的青荷已经飞闪而上,将那扔过来的半个果子打向另一边,这才恭敬的退到一旁。

    纳兰若尘抬眸愕然的看去,这一抬眸,正好撞入了那双清眸之中,不由的眸光微闪,眼中划过一丝赧然,他说过不用她出面的,他说过他会照顾好自己不会让人欺负到他的,却,让她撞见了现在这一幕,一时间,真不知如何开口。

    唐心看着他,只是淡淡一笑,她知道他性子温和,更不曾与人红过脸,那样沉下脸来下逐客令估计也不多做,她本来是打算让他自己处理的,不过,以他温吞的性子,她觉得她要是再不出来,估计他也不会有什么行动。

    “咦?这是谁啊?长得真美。”

    那名男子回过身来,他名唤纳兰易天,是纳兰啸天二弟的二儿子,平日里也就四处闲晃,摆着贵族公子的谱,却是一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此时,他正一双眼睛流里流气的盯着那一袭素雅白色衣裙的唐心瞧着,他怎么也不会想到,面前这个衣着淡雅的女子会是纳兰家族的大小姐纳兰明月,因为,她身上穿着的衣服,太过素净了,就是纳兰府中的丫环穿的也要比她的好。

    唐心却只是淡淡的扫了那名男子一眼,视线掠过他身后的两人,便落在那一地的狼藉上面,原本精幽雅致的院子,被这几个人弄得一地的脏乱,咬了几口的果子乱了一地,还有碎盘子和洒落一地的瓜子,真真让人看了都不自觉的皱起眉头。

    她迈步往前走去,而向后的青竹见状,当即上前将即椅子扫干净让她会下,又将桌面上的东西用盘子装起放在一边,这才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

    她的举动让唐心很是满意,上前坐下,青荷已经不知从哪里砌了杯茶放在她的面前,也恭敬的退到一旁。

    原本还一脸轻佻的几人见两名青衣婢女竟然那样恭敬的侍候着她,不由的多看了她几眼,心下暗忖着,这到底是谁啊?正想着,就已经听到一道尤如清泉般悦耳的声音传来。

    “若尘,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别人若是欺你,自当双倍还回去,如果你做不到,不如,趁早离开这里回到仙门中去。”唐心端着茶水轻轻的刮着,一边不紧不紧的说着,淡淡的声音,却让纳兰若尘心头一震。

    身后的两名青衣女子微抬眸看了纳兰若尘一眼,又敛下了眼眸,静立着。

    “哈哈哈,你开玩笑的吧?他敢跟我作对?怎么可……砰!嘶……”那纳兰易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记拳头给打偏了脸,连带着最后的那一句话也变成了一声痛呼声。

    “纳兰若尘!你疯了吗!你竟然敢打我!”纳兰易天拭擦着嘴角的血迹,回头怒声厉喝着,然,纳兰若尘却是脸色如常的看着他,温和的道:“我早就叫你离开了,是你不听我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了。”这声音,温和得如同春风一般,还真不像在打架中所有,就连那两名青衣女子,都不由的眼中划过诧异,再度朝他看去。

    唐心敛着眼眸喝茶,一边看着纳兰若尘将那名男子打得惨叫连连,而那另外的两名年轻男子显然有些畏惧,竟是不敢上前帮忙,只是想逃出去,却在唐心的示意下,被青荷和青竹拦下了。

    “这院中的东西还没清理好,你们想去哪?”唐心放下茶杯,看着那两人,清眸从那一地的狼藉上掠过,意思很是明显。

    “你、你想让我们清理?你、你想得美!”两人脸色涨红,眼中有着怒火在闪跃着。

    ------题外话------

    说一声,明天七号的章节,会在今天晚上十二点零五分更文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