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6 这声爹爹,我叫不出

    “大小姐,前面就是纳兰家族了。”秦天南指着前面那座气势恢宏仿如宫殿一般层层叠叠的纳兰府,带着他们几人往那府中走去。

    唐心缓步走着,不紧不慢,抬眸看了那纳兰家族一眼所在的府邸一眼,确实是很庞大的一个地方,占地之广,还真不是一般的家族可以相比的,这里说是说一个府邸,但这样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府邸里面包裹着几个大宅一般,根据纳兰若尘所说,这里面,少说也住有上千人。

    “啧啧,真不愧是十在家族之首的纳兰世家,虽然比超级四大家族差了点,但这气势,还真不是一般的家族能比的。”药痴双眼发亮的看着,一边看身边的唐心看去,问:“师傅,以后我们就住这里了?”

    唐心只是看了他一眼,笑了笑,没有说话。

    而一旁的秦天南看了老头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视线在纳兰星辰和纳兰若尘的身上扫过,继而沉默着,迈步走上前,不多时,几人便来到了那扇大门前,守门的护卫一见秦天南和纳兰星辰,当即恭敬的唤了一声:“属下见过大少爷,秦管家。”而对那纳兰若尘和唐心,却是无视了。

    秦天南眸光微闪,看了两名护卫一眼,道:“开门。”

    “是。”两名护卫应了一声,打开门让几人进去,而视线则不着痕迹的掠过唐心和纳兰若尘以及药痴,像是思忖着,这几人又是什么人一般。

    纳兰若尘离家多年,极少回来,护卫不认识他也说得通,至于唐心,那护卫更是对她没是印象了,不过却是在奇怪着,这几人到底是什么人?正想着时,便见秦管家侧过身退到一旁,看向唐心,做出请的姿势:“大小姐,请。”

    唐心瞥了他一眼,迈步便往前走去,纳兰若尘和药痴则跟在她的身后,而最后面,是脸色阴晴不定的纳兰星辰,看着他们几人进去,他这才迈步往里面走。

    而那两名护卫却是一脸愕然的瞪大了眼睛,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渐渐远去,心下震惊非常。大小姐?秦管家叫她大小姐?难道她就是……

    纳兰明月回到纳兰家族的消息不过短短半柱香不到的时间,就已经在纳兰家族传开,一个个都好奇着,想要来看看这个纳兰明月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不过,却碍于没有召唤,而不敢擅自前往前厅。

    在纳兰家,规距,是极为严格的,一大家族的人,如果没有规距,那还指不定乱成什么样了,纳兰家主明言规定,前厅等多久议事的地方,如果没有召唤,后院女眷不得踏入半步,因此,此时他的那几位夫人虽然听说了,却是不敢前来,唯恐惹怒纳兰啸天,然,却有一个人是例外的,这个人,便是纳兰星辰的母亲,这府里的二夫人。

    她因为有纳兰星辰这个儿子,又因地位非同一般,因此,那几位夫人不敢做的事,她却是敢的,就像这会,另外的几位夫人不敢去前厅,她在打扮妥当之后,便两名丫环的半扶之下,迈着优雅的步伐往前厅而去,看她容颜美丽,有着少妇的迷人风韵,面上又带着一股威仪之色,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便是这府中的女主人呢!

    因为纳兰星辰也许久没回来了,如今他一道回来,她就算不为去看那个纳兰明月长得是何模样,她也能去看看她的儿子是否安好,因此,她出现在前厅,没有人会说。

    与此同时,前厅中,让唐心等人在这里休息的秦天南在得到家主并不在这里时,便亲自去天宫禀报,这会,这厅里便只剩下唐心纳兰若尘和纳兰星辰以及药痴四人,纳兰星辰的一双眼睛从秦天南走后便一直盯着唐心看,黑瞳幽深,暗流涌动,面上虽没流露出什么,但,几人却是清楚的知道,他此时心中定是恨不得杀死唐心。

    不过,相对于纳兰星辰一双眼眸紧盯着唐心,唐心却是看也没看他一眼,由始至终都是举止优雅神态淡然的轻抿着茶杯的茶,轻品慢尝着,压根就是无视那人的存在,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自在,就仿佛她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丝毫没有半分的紧张与催促不安,相反的,那份神态俨然就像她才是这里的主人。

    厅中侍候着的几名侍女静静的站在他们的身后,适时的为他们添茶加水,不时的偷看着那一位绝美的白衣女子,身为纳兰家族的下人,别说是那些来此走动的家族千金了,就是府里的众位小姐也没有一位有这一位的容颜与气质,雪脂凝肤更是托得那张倾城容颜越发的美丽,美得不似人间所有,就算是同身为女子,也不由的让她们看呆了眼,移不开眼睛。

    纳兰若尘则轻抿了一口茶水后便静坐着,淡淡的看着这前厅,静待着他们父亲的到来,他想,父亲如果看到了她,应该是会很欣喜的吧!只是,没想到,还没等来他们的父亲,倒是先等来了这会中的二夫人。

    因为秦管家离去前,曾命人关上了前厅的门,说不许人打扰,此时,门外却是传来一阵骚动。

    “二夫人,秦管家吩咐了,一干人等不得入内,二夫人还是请回吧!”那四名飞仙强者守在门外,执行着秦管家的命令。

    一身华服盛妆的二夫人被挡,脸色看不出有一丝的怒气,只是轻声笑道:“我这不是听说星辰回来了吗?怎么?我一个当娘亲的,还不能进去看看久未归家的儿子?”

    “还请二夫人不要为难。”四人不为所动,依旧站在原地不退半步。

    然,厅中的几人却是听到了外面的声音,纳兰星辰在听到那是他母亲的声音后,当即便站了起来,大步走向门边,打开了门,不悦的扫了那四人一眼,沉声喝道:“你们真是放肆!竟然敢将我母亲拦在门外!退开!”

    四人脸上神色有些犹豫,这秦管家的话不能违背,而大少爷更不能得罪,正当他们不知如何是好之时,已经见纳兰星辰走上前扶着他母亲往里面走去。

    “母亲,小心门槛。”

    二夫的面带笑意,只是那眸光却是隐隐露出威严之色,她脚步一顿,看了那四人一眼,道:“你们且放心,秦管家不会怪罪于你们的,还有,身为下人,应该有分寸。”说着,不再看他们便迈步往里面走去。

    她的声音不大,却隐隐透着一股威仪,四名飞仙强者听了,不由心中一震,相视一眼,纷纷低下了头退到一旁。

    被纳兰星辰轻扶着美少妇缓步走了进来,一进前厅,她的一双目光便是掠过厅中几人,在纳兰若尘身上微顿了一下,便落在了那一袭白衣正敛着眼眸轻抿着茶递水的女子身上,看到那女子的第一眼,她眼中掠过一道暗流,不动声色的走上前。

    纳兰若尘见她进来,便站了起来,拱手朝她行了一礼,声音温和的道:“若尘见过二夫人。”再怎么样,她也是长辈,虽然他并不喜这里的每一个人,但,礼数却是不可废。

    “多年不见,没想到你也已经长成翩翩贵公子了,这一路上,累了吧?快坐下说话。”她轻笑着说着,在纳兰星辰的轻扶下到了右边的第一个位置坐下,而这,正好与对面的唐心相对。

    纳兰若尘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在唐心的身边坐下,道:“路上时而休息,并不累。”说着,便不再开口。

    唐心轻抿着茶,漫不经心的听着他们的对话,也不抬眸去看那对面的二夫人,也不开口,依旧做着她自己的事。

    这一幕,让那站在后面的几位侍女看了都有些不好意思,但却见她根本没有开口的打算。而那二夫人也不时的打量着她,见她半响也没开口说过一句话,甚至,连抬眸看来一眼也没有,不由的微微皱起了眉头,最终,还是她先忍不住的开口了。

    “这位一定就是明月了吧!”她说着,目光直视着她,想看看她到底有何反应。

    这时,唐心才不紧不慢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然,开口的第一句话却不是对那二夫人所说,而是对身后的侍女说:“再给我砌一杯茶来。”别的不说,这纳兰家的茶水倒是挺好喝,她可以喝得出,这泡茶的水不是一般的水。

    众人都一愣,那身后的侍女更是怔愣过后迅速上前:“是。”连忙再为她重新砌一杯茶。

    一旁的纳兰星辰见她竟然敢这般对他母亲无礼,眼中怒火隐隐跃动着:“纳兰明月!你没听见我母亲正在跟你说话吗?你这是什么态度!”低喝的声音夹带着一股怒火,声音在这厅中传开,空气中,流动着一股压抑的气息,让那些侍女们一个个惊得垂低下了头。

    而外面的四位飞仙修士听见里面传来的声音,不由的相视一眼,其中一个迅速离开。他们还真没想到,到了纳兰主家,那大小姐纳兰明月竟然还敢这样跟纳兰星辰挑衅,这胆子啊!真让他们这些侍候着的人心惊胆战。

    二夫人此时端着茶水轻抿了一口,像是没看见自己儿子正对纳兰明月发火似的,也不开口阻止,静静的喝着茶。

    对于他们这种大家族中的斗争,药痴最是没兴趣了,自己端着茶水背过身去,眼不见为净,毕竟,他可不认为,他师傅会怕了那一对母子。

    在纳兰星辰担忧的目光中,唐心勾起唇角,露出了淡淡的一抺笑意,抬眸睨了那发火的纳兰星辰一眼,又瞥了那正像贵妇一般举止端庄的喝着茶,像是没看见这一幕的二夫人一眼,唇边的讥讽笑意加深了几分,手中端着新砌的茶,轻轻的刮着茶水,不紧不慢的道:“区区一个妾,见了我不行礼也就罢了?我的名讳,也敢直呼?胆子倒是不小。”

    在这世界中,大家族中,除主母之外家主的女人都只能算是妾室,但因妾室不好听,因此,便简称第几夫人,而这些妾室见了别的嫡系子弟可以不用行礼,但,见了家主与主母所生的嫡系子女却得曲膝一礼,而且,她们不得直呼其名,得尊称对方一声少爷或者小姐。

    此时听到纳兰明月的话,纳兰若尘眸光微闪,眼中的担忧这才散去,而纳兰星辰则有色微僵,半响也说不出话来,那一位端着茶在喝着,一副贵妇姿态的二夫人在听到她的话后,手中茶杯微晃了一下,茶水溢出了些许,她本能的抬眸看向那对面的女子,正好见她一双清眸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不由的,心头微沉。

    果然是不简单!难怪派出去杀她的人一个个有去无回,看来,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纳兰明月了,本想给她来个下马威,岂料她一进门,便先给她来个下马威!好,很好!

    她整了整心神,露出了抺笑意:“现在说这个还早了点,毕竟,你还没入族谱,这大小姐的身份,也还没确定下来,不是吗?”她放下茶杯,轻弹着身上的华丽衣裙:“待你真的在这个家中站稳了脚步,得到家族众人的认可,我再向你行礼也不迟。”毕竟是多活了几十年的老怪物,一开口,便不是纳兰星辰可比的,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毛病来。

    听到了这样的一番话,唐心眸光微闪,不由的勾起了唇角,看来,在这纳兰家族中的日子,是不会无聊的,这个女人确实是个厉害人物,听说她那所谓的父亲除了她娘亲之外还有九个女人,纳兰若尘的母亲很早便死了,那么,便还剩下八个,这八个当中,竟然只有一人来到这里,看来,纳兰星辰的这个母亲不简单啊!只是,再怎么不简单也就只是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妾罢了。

    也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厅中的二夫人和纳兰星辰也适时的调整身上的气息,只是,空气中仍有着几分剑拔驽张的气息,紧随着纳兰啸天进来的秦天南不动声色的扫了里面的几人一眼,眸光微闪,在家主落座位,便走到他的身边静立着。

    “妾身见过老爷。”二夫人起身朝他行了一礼。

    “孩儿拜见父亲。”纳兰若尘和纳兰星辰不约而同的上前行礼。

    然,纳兰啸天的目光根本不在他们的身上,打一进厅,那一双蕴含着威严的目光便是落在那一抺纤纤白影身上,一瞬间,记忆中的那抺人影与眼前的这抺白色身影相互叠合着,竟是那般的相像,眼中,再也忍不住的浮上了激动的神色,隐隐的,似乎有些许泪花在眼中闪烁着,只是,毕竟是久居上位的强者,他极力的压下心中的欣喜与激动,挥手示意那他们几人一旁去,这才小心翼翼的开口。

    “你……”想开口,却又不知应该说什么,尤其是在看到她眉宇间与烟儿的那几分相像,他更是无从开口。

    唐心也不开口,只是静静的看着他,清冷的神情,并没有激动或者欣喜,她就仿佛一个局外人一般,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说是她生父的男人,说白了,对她而言也就是一个陌生人,一个从没接触过的陌生人,想让她对他生出什么父女之情来?除非他能做到像她爹爹那样,真心待她,或许,才能让她接纳他吧!

    不过,她并不太看好这段父女感情,毕竟这纳兰啸天可是一个久居高位的强者,子女那么多,又怎么会太过在意区区她一人?

    而那纳兰啸天在停顿了好半响后,看着她那清冷的绝色容颜,心中轻轻一叹,这才道:“孩子,过来,让爹爹好好看看你。”

    他的话一出,原本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几人纷纷披异讶的抬眸看去,要知道,久居高位,身为纳兰家族当家家主的纳兰啸天,无论是对他的哪一个孩子,他都不曾用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自称,爹爹?对他们来说,好遥远的称呼,他们只能称他为父亲,无论是他们男子,还是后院的那些女子,都只能称他为父亲。

    秦天南敛下的眸光微闪,家主的一开口,便已经笃定了纳兰明月在这个家中的地位,就算是不入族谱,也没人敢怠慢于她。他微微抬眸看去,见,那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子,亭亭而立,浑身散发着一股难以言表的气息,那份从骨子里透出来的尊贵,那份淡然,无一不令人惊讶。

    二夫人在听到纳兰啸天的自称后,那张脸色也是微变,心中有着愤怒在形成,只是,却被她掩饰得很好。她没有想到,这个纳兰明月一到来,什么事情都没做,竟然就已经让纳兰啸天这样另眼相看,如果按这样发展下去,纳兰家族少主之位,又怎么可能会落在她儿子身上?

    纳兰若尘心下微松,她能得到父亲的喜爱,那自是最好,有父亲的庇护,相信她也会安全一些。

    然,也乎众人的意料之外,唐心并没有就那样听话走上前去,而是定定的看着他,淡淡的开口道:“自我记事起,便是自己一个人流落在外,收养我给予我照顾和温暖的才是我的爹爹,家主就算是我的生父,但,只生了我,却从未尽到一个为人父亲的责任,爹爹这二字,我唤不出口。”在她的心里,胖子哥哥和她的爹娘才是她的家人,这里?要不是为了找到她的娘亲,打听她娘亲的下落,要不是为了报复那拐走她娘亲的那恶人,她岂会来此?

    她的话,如同惊雷一般在众人的心中打响,震得每一个人都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谁也没想到她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毕竟别的不说,就冲着纳兰家族不是一般家族而言,能得家主这样一句话,谁还会把这样一个大靠山往外推?除非是脑子有病吧?

    然,她唐心就是不屑,这纳兰家族在她的眼中根本算不得什么,更何况,不是连超级四大家族都还没入吗?她若是凭着自己的本领,相信不用几年,她所建立的势力便可凌驾于纳兰家族之上,也只有那种目光浅短的人才会想着继承这纳兰家族,而不是靠自己的力量去再建立一个强者家族。

    从来他说一别人不敢说二,从来都没被拒绝过的他,纳兰家族的家主,纳兰啸天,此时却是怔怔然的看着那抺纤纤身影,脑海中尽是她刚才所说出的一番话,那一番话,在他心中激起的震动不小,第一时间,他并没有怪罪于她的无礼,而是想着她的话,她说她自记事起就是一个人流落在外,一个小小孩子,流落在外,如何生存?她又受了多少苦?

    她说他只生了她,却没尽到一个为人父亲的责任,她的指责,他竟然哑口无言,因为他确实没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他让她受苦了,让她一个小小孩子离开了父母的身边,让她孤身一人流落在外,甚至,他连她的娘亲都照顾不好,甚至,他连她娘亲去了哪里都不知道……

    她说爹爹二字她唤不出口,这句话,让他心酸,也让他心中难受非常,他不怪她,此时,他心中只有着怜惜……

    就在众人以为他会大发雷霆之时,却不想,他只是轻叹一声,亲自走了下来,来到了唐心的面前,看着她,道:“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你说得没错,我确实是没尽到一个当父亲的责任,若不是当年我没保护好你,你也不会被人带走流落在外这么多年,孩子,你受苦了,但以后不会了,回到家里来,爹爹再也不会让你受苦了。”

    他轻拍着她的肩膀,叹了一声,道:“如果你不想叫我一声爹爹,那我也不勉强你,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一定会心甘情愿的叫我一声爹爹的,不急,慢慢来。”

    他的话,不仅让众人震惊,也让唐心心中有些惊讶,毕竟他是一个久居上位的强者,她这般说话,他竟然还不发怒,还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来。不可否认,她刚才是有心一试,她想知道,她的这个生父到底是如何看待她的?现在听了他的这一番话,也许,她应该重新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