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5 踩在脚下!

    纳兰家族,位居西方大陆的九龙城中,位靠山林,方原百米之外除了纳兰家族一家并没邻近,占地之广,那就更不用说了,纳兰家族中除了纳兰家主纳兰啸天这一支的血脉之外,还有他的两个弟弟的血脉子弟也住在这里面,除此之外,府中上下的护卫与丫环,加起来也有近千人,可以说,是一个很庞大的家族。

    不过,家主纳兰啸天所住的地方却是天宫,就是居于天空的某一个地方,所居住的宫殿是一个神帝级别的空间法器,里面有花有草,有山有水,仿如人间仙境,而这个地方,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来的,在宫殿中侍候着护卫和丫环,每一个都是经过精挑细选,在纳兰家族中的众多女人当中,只有主母才去过那里居住,对于那个地方,纳兰啸天的几位夫人皆是盼着有一天能去那里与家主居住在一起,但,这样的事情,似乎不太可能发生。

    并不知秦天南已经找到了纳兰明月并将她带回的纳兰家族中的众人虽然面上什么也没说,但背地里却是已经在议论着,谁都知道家主派出了秦管家去寻找纳兰明月,也就是纳兰家主唯一的一个嫡系女儿,出动了秦管家去寻找,可见,家主对于那流落在外的女儿很是在意,只是,相隔多年,那纳兰明月也不是在纳兰家族中长大,想必,也就是一上不得台面的女子吧!

    纳兰家族绝非一般的家族,就是一些大家世族的千金到了这里都难免会流露出怯懦的神色,更何况是一流落在外不知如何成长起来的纳兰明月。

    此时,天宫之中,一身锦衣华服的纳兰啸天负手站在云端之中,看着远方的天空,神色莫测,不知在想着什么,这时,一名护卫出现在他的不远处,恭敬的朝他行了一礼,道:“家主,秦管家传来消息,说已经找到大小姐,并且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听到这话,纳兰啸天心中一喜,回头沉声问:“他有没说大小姐如何?”他与烟儿的女儿啊!终于找到了,只是,烟儿又在哪里呢?

    那名护卫心下微怔,这才道:“秦管家说,大小姐很是出色。”秦管家传话来时,只说,如果家主有问,那就告诉家主,大小姐很是出色,如果没问,那就不用说,没想到家主还是问了,难怪秦管家这么多年来都是家主面前的红人,连家主的心思都摸得差不多透徹了,真是好生厉害。

    “嗯,你退下吧!”他挥手示意着,心下很是欣慰,秦天南眼高于顶,能得他一句称赞,那么,他与烟儿的女儿一定是很出色,不自觉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他纳兰啸天与烟儿的孩子,出色那是必须的。

    “烟儿,你是去了哪里呢?你可知,我终于找到我们的女儿了……”他喃喃的低语着,看着那无边的天空,心下有着化不开的愁怅。

    没人知道,遥远的某一处,容颜绝色的女子正被人困在一处地方,只是,她却又并非犯人所在的那种地牢,因为她所在的这个地方,是在竹林中的一个清幽的院落里,只是,这个院落设下层层结界,里面的人,根本无法走出结界以外的地方,而在这里,也只有她一个人,十年如一日的被困在这里。

    一名身着锦衣华服的男子迈步走了进来,男子面露威严之色,浑身自有一股摄人的威压,显然,是一位久居上位的强者,只是,原本面露威仪的男子在踏入这清幽的小院后,却是收起了那一身的威严之色,放轻了脚步,缓步走进里面。

    院中无人,他便推开那紧闭着的房门,走了进去,房中,一袭白衣着身的女子盘膝坐在里间,如墨般的发丝垂落在身后,房中窗户皆关着,就算如今是白天,屋中也显得有些光线不足,床上的女子,紧闭着双眼,静静的坐着,像是在冥修,但,她的身上却偏偏没有一丝灵力的涌动,她的容颜精致而绝美,容颜看起来约三十来岁,仔细一看,与唐心有着几分的想像。

    “烟儿,我来看你了。”男子放轻着声音说着,那神色,像是唯恐吓到她一般,那一双蕴含着爱恋的目光痴痴的看着女子绝美的容颜,却又像深知她的性子似的,不敢太过靠近,只是站在三米之外看着她。

    盘膝坐在床上的女子并没有开口,更没有睁开眼睛,依旧是静坐着。而男子见状,轻叹一声,自己便在桌边坐下,静静的看着她,不知过了多久,好他叹了一声:“烟儿,你到底要我怎么做?”这么多年了,他做的一切就是没能让她有一丝的动容,到底,要怎么做她才肯接受他?

    女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平静的眼眸看不出有一丝的波动,只见她启唇淡淡的道:“放我离去。”

    男子苦笑:“烟儿,你明知道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说他自私也好,说他霸道也好,就算她不接受他,他也不会放她走的,只有这样,他才能时时来看她,只有这样,他才能感觉到她是属于他的。

    “你也明知道,我是不会接受你的。”她淡淡的说着,再度闭上了眼睛。

    男子面露痛苦之色,看着她质问着:“为什么呢?都这么多年了,我对你不够好吗?为什么你就是不肯接受我呢?为了那个纳兰啸天?呵,你可知,自从你不见后,他一个女人一个女人的娶进门,他根本就没将你放在心上!”

    女子的睫毛轻轻的动了一下,却仍没有睁开眼睛,试问,天下间,有几个女人愿意看见自己所爱的男人接受别的女人?试问,又有几个女人能容忍得下,自己的男人睡在别的女人那里?那个曾经誓誓旦旦说永远只爱她一人的男人,何尝不是像别的男人一样,娶了一个又一个的女人?在一次次的伤透了她的心后,她终于还是离开了……

    多少年了?她已经快不记得了,她以为她一直被囚禁在这里,那就这样一样生活下去吧!反正外面她也没有牵挂的人了,但,那一日她感觉到的,清晰的感觉到的,她的女儿还活着,原本死寂的心,再一次的激起了波动,再一次的活了过来,她的女儿啊!会在哪里呢?

    时光匆匆从指尖流过,让人无法捉住,也无法挽留……

    从仙门出发至今已快一个多月的唐心一行人,正往位于西大陆的纳兰家族而去,经过这么些天的御剑飞行,离纳兰家族也不是很远了,这一天,路经一城镇,几人便进了城,打算在城中休息一下。

    除了唐心之外,也只有纳兰星辰和纳兰若尘以及那死活也要跟着来的药痴几人,颜沐和易水寒他们估计也会各自回到家族中去,仙门,闹出了那些事情后,已经不是一个可以静心修炼的地方了。

    有秦天南和那四名飞仙强者在,纳兰星辰也不敢搞出什么花样来,在精明的秦天南眼皮底下搞花样,除非他是不想活了才敢那么做,纳兰若尘则一路担忧着,担心着她回到纳兰家族后所要面对的事情,以及那种种考验,纳兰家族是一个庞大的家族,想要在里面站稳脚不是那么容易的。

    秦天南一路上一直在观察着唐心,发现,比起纳兰星辰,她显得更加的深不可测,那一身自然而然流露出来的气质与威压,实在很难想象到那只是在一身化神级别的人身上所拥有的,本来怀疑她的实力品阶,不过,再三确认,才确定她确实只有化神级别的实力,这个实力在他们眼中并不算高,但比起同龄的人,却已经算是少有的了,至少,纳兰星辰也只是一名化神巅峰级别的修士。

    “哎,老头我有多久没逛街头了?没想到,都到了这把岁数了,还有这机会。”药痴跟在唐心的身边,一边左瞧瞧一边右看看的,喃喃自语,自叹自怜。

    唐心抿唇而笑,淡淡的道:“既然很久没逛了,那就好好看看。”

    “算了,我还是不去了,免得跟丢了。”他叹了一声,跟着他们一起进入了一家酒楼。

    几人都是容颜气质极为出色的人物,一进酒楼立马便吸引了众人的目光,只是,碍于那几名气场强硬的修士却是没人敢上前,见他们出门带着那实力非同一般的修士,心下也知道,这想必定是什么大家族的子弟。

    “掌柜,给我们个包间。”秦天南沉声说着,拿出几枚金币放在柜台上。

    “是是是,几位,楼上请。”掌柜连忙应着,亲自带人上楼,为他们打开门,请他们进去,这才吩咐小二上茶水。

    唐心走了进去,淡淡的打量了一下厢房里的格局,便在桌边坐下,纳兰若尘和药痴自然是坐在她的旁边,而对面,坐着的便是纳兰星辰了,有了第一次的教训,秦天南等人是不敢与他们同坐的,此时,正候在一旁。

    这一路上,她与纳兰星辰倒也是各做各的,如今这一坐下来,又是坐对面,看着他那黑沉沉的脸,唐心不由勾起了一抺淡淡的笑意,只是,这抺笑意在纳兰星辰的眼中却是极为碍眼的。

    “你笑什么!”他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她。

    唐心挑着眉,淡淡的扫了他一眼:“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我笑什么,又与你何干?”

    一旁,秦天南看了两人一眼,沉默着没有开口,依旧敛着眼眸静候在一旁,静观其变。

    “那倒也是,现在不笑,估计回到纳兰家族之后就会笑不出来了。”他压下怒气,睨了她一眼,心下十分的恼怒,竟是轻易的被她挑动怒火,完全失去自制。

    “哦?为何我到了纳兰家族就笑不出来了?”她一副不解的样子,很是疑惑的看着他。

    纳兰星辰扯了扯嘴角,扫了那一旁敛眸静立着的秦管家一眼,冷声道:“你虽然是父亲的女儿不错,不过,想要真正入得了纳兰家族的族谱,成为纳兰家族的子弟,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你要知道,纳兰家族,不需无用之人!”说着,还扫了那一旁的纳兰若尘一眼,意思很是明显。

    纳兰若尘脸色微白,敛下的眼眸没抬起,但睫毛却是微动了一下,没有插话。

    “是吗?”眼角瞥了身边的纳兰若尘一眼,见他脸色微显苍白,心下也知没有任何势力的他在纳兰家族定是没什么地位的,当下睨了前面的纳兰星辰一眼,玩味的道:“听说你在纳兰家族的地位非同一般?不过,你不就是一庶出的吗?还是说,你已经从庶转正,变成嫡系的了?”看着他的脸色骤然大变,她不禁愉悦的勾起了唇角。

    听到她前面的评话,纳兰星辰的眼中是闪过一抺自信与傲然之色,但,听到她后面的话,整张脸却是瞬间黑沉了下来,他最忌讳别人说他是庶出的,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庶出的,他早就是纳兰家族的少主,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庶出的,他也不用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如果不是因为他是庶出的,他今日也不用被她当面这样讥讽!

    该死的纳兰明月!就算她是嫡系又如何?他就不信,回到纳兰家族她能站得稳脚!

    秦天南在听到这话后,微微抬头看了那面带淡笑的女子,眸光微闪,又敛下了眼眸,静立着,不多时,便见小二端着酒菜进门,见状,他便也退了出去,打算去隔壁用餐。

    “你们好好守在这里,不要让人进去打扰了。”秦天南走出厢房,便吩咐着四名飞仙者的修士,自己便进了另外的一间厢房用餐。

    “是。”四人沉声应着,守在门外。

    进了另一间厢房的秦天南坐了下来,倒了杯茶水喝,一边则是思忖着,这大小姐纳兰明月,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从没去过纳兰家族,却毫不将纳兰星辰放在眼里,更敢与他对抗,不得不说,就这份胆量就是纳兰家族里面的众人所不及的了,看着今日她与纳兰星辰的对话,他突然有种直觉,她如果回到纳兰家族,估计还不知会搞出什么事情来。

    “砰!”

    才吃了几口菜,突然间,就被隔壁的动静给惊到了,当即连忙搁下筷子往外而去,直奔隔壁的厢房,来到时,那四名修士已经推开了房门,而他正好看到,纳兰星辰被狠狠的摔在地上,面朝下,背朝上,只是在他的背上,还踩着一只脚……

    脚!

    他愕然的抬头看去,映入眼前的便是纳兰明月那清冷的容颜,只是,此时她的脸上已经没了那抺淡淡的笑意,取而出现的是冰冷嗜血的寒意,也不知她是怎么做到的,地上的纳兰星辰想要反抗站起身来,却是怎么也起不了,他朝一旁看去,那老头还是坐在桌边吃着东西,只是时不时的朝地上瞄了一眼,而纳兰若尘脸上却是溅满了茶水,身上的白衣也弄得一身湿,看到这情况,他大约也明白是什么事了,这才迈步走了进去。

    “大小姐息怒,这样将大少爷踩在脚下,有些于理不合,还请大小姐高抬贵脚,让大少爷起来。”他在纳兰家族大半辈子了,还是第一次见有人敢把纳兰星辰踩在脚下,真不得不说,她的胆子真是太大了,这一幕,若是让纳兰星辰的母亲,二夫人看见了,估计会暴跳如雷。

    “该死的纳兰明月!”气结的纳兰星辰何尝不是暴跳如雷?只是不知她到底搞的是什么把戏,踩着他的脚,他浑身硬是使不上半点力气起身,要不然,怎么可能会被她区区一介女子踩在脚下!

    真真该死!竟然敢把他踩在脚下,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算了,我换件衣服就好。”纳兰若尘的声音在旁边响起,看到她这样为他出头,他心头暖洋洋的,却又异常的担心。

    唐心根本没理会那一旁的秦天南,只是冷冷的直视着地上的纳兰星辰,警告着:“我告诉你,别动纳兰若尘一根头发,否则,我一定十倍奉还!”声音中的冰冷气息那样的骇人,她的眼神那样的认真,一点也不像是在说笑。

    看到这一幕,秦天南不由的朝一旁的纳兰若尘看去,实在想不懂,这个温吞性子的纳兰若尘,到底哪里入了纳兰明月的眼?竟能让她这样相护?看来,回到纳兰家族后,他得重新安排一下纳兰若尘了。

    除了这中间出的这点事情之外,接下来,倒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众人在这酒楼中度过了一夜,次日清晨,便也起程往纳兰家族而去,御剑飞行,日行千里不止,眼见就要到达纳兰家族的所在的九龙城了,这一夜,他们在一处林子中落脚。

    “大小姐,明日一早进了九龙城,便可到纳兰家族了。”

    秦天南走过来说着,这些日子的相处,她真的给了他很多的意外,从起初的不屑,到如今的有些心服,也许,这样的她,就算是在纳兰家族那样庞大的家族中,也能稳立阵脚的吧!只不过,纳兰家族中表面上虽没什么,暗地里却是各个势力斗个你死我活,她的出现,估计会是一大异数,此时,他还真有些期待,她到了纳兰家族之后,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她将如何赢得众人的尊重?如何让人心服口服于她?

    “嗯。”她淡淡的应了一声,闭目养息,并不多言。

    见状,秦天南也不再多话,走到一旁坐下,看了那另一旁的纳兰星辰一眼,见他正死死的盯着纳兰明月,他不由敛下了眼眸,纳兰星辰也是一个不可轻视的对手,他能凭着庶子的身份,从众多子弟中脱颖而出,赢得纳兰家族中众位长老的认可,就已经很不容易了,且不说他自身能力不错,就是他的背后势力也不容轻视,他的母亲二夫人娘亲的势力虽然比不上纳兰家族,但,却是另外的那几位夫人所不能相比的,尤其是他们暗中培养自己的暗卫,这一点,家主虽然知道,却也没多管,很明显是允许的,因为在纳兰明月还没出现之前,纳兰星辰是做为接手纳兰家族的不二人选,只是,如今多了个纳兰明月出来,事情估计就会有所变数了。

    纳兰若尘走到唐心的身边坐下,而随着他的出现,唐心也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他,她知道,他定是有什么话想说。

    看着面前绝美无双的容颜,纳兰若尘轻叹了一声,道:“你其实大可不必为我出头的,这样做,只会让你有更多的麻烦,我虽没有能力保护你,但我至少能保护好我自己的。”

    唐心定定的看着他,忽而勾唇一笑:“忍让吗?”看着面前温和的男子,这个与她有着血脉关系的男子,虽不是一母同胞,但却是她认可的,她自然见不得他被人欺。

    “你可知,你的隐忍只会助涨他的气焰?你并不输给他,他也并不比你高贵,何必忍让于他?我知道你的性子与世无争,其实你并不应该跟我回来的,但,你既然选择了跟我回来,那就得学会适时的反击,别人不惹你倒罢,若欺你,无论是谁,自当双倍还回去!”

    她的声音不轻不重,便,却在这夜色中隔外清晰,自然,也落入了众人的耳中,纳兰星辰是阴鸷着脸色盯着她,那神情,像是恨不得吃了她的肉,吸干她的血似的。

    而秦天南则讶异的抬眸看了她一眼,嘴角微抽了一下,别开了视线,她这是在教纳兰若尘反击?还这样张扬毫不避嫌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说了,越相处,他真的越搞懂这个纳兰明月。

    纳兰若尘怔了怔,最后,还是应道:“我知道了。”

    次日清晨,一行人便进了九龙城,往纳兰家族所在的地方而去,对于御剑而行的他们而言,很快的,便到了纳兰家族的地域……

    ------题外话------

    祝:xintiaonvyao妹纸生日快乐哟,二更是没有了,不过我今天更六千。汗,比前两天多加一千字算不算,嘿嘿,最近脖子有些酸痛,不能对着电脑太久,还望各位妹纸见谅哈,群么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