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4 她的美,风华绝代!

    因为出现的这一幕,让所有的修士都不敢再有非分心思,尤其是,十二神将分散各地,下落不明,再留在这里于他们也没有好处,于是,众名修者相视一眼,迅速离开。

    古世君本不想走,奈何被两名飞仙期的强者强行带走,那个纳兰家族的秦管家那样可怕,他们可不敢留下少主在这里冒险,于是,不管怎么样,都将他带离这个地方。

    而那罗家的一些修士见家主已死,纷纷脸色惨白,却又不敢蓦然跟那纳兰家族的人作对,只得跟着众人相行离开。随着那些隐世门中的人相继离去,门主和四位长老这才让仙门中的弟子处理现场,让他们把伤者带下去,见炼丹几峰主药痴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也不走,门主便走上前,道:“药痴,你先给他们看看伤吧!看有什么丹药可以给重伤的人服用。”

    “我没空啊!我现在很忙,门主,你去找别人吧!”他头也不回的摆了摆手说着,一双眼睛紧盯着那前面的白色身影,他好不容易找到的师傅,可不能让她给跑了,虽然,从原本的男儿身变成了女子,不过,她那炼丹术那么厉害,他看得都心痒痒的,只是,现在那个纳兰家族的管家要她回去,要是她跟着回去,那他怎么跟她学习炼丹?

    门主一听,额头划过几条黑线,这会闲着居然说很忙,可这药痴又不属于他管的,他并不能强行命令他做什么事,心下轻叹一声,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毫无意外的是落在那白衣女子的身上,他眸光微闪,怎么也没想到,原来风华就是她。

    他交待了几位长老一些话后,便走上前来到唐心和那秦峰主的旁边,道:“几位,不如到议事堂坐坐吧!关于十二神将的事,我还有一些疑问,想问问你们。”门主沉声说着,目光扫了纳兰星辰和颜沐他们众人一眼,为何十二神将解开封印后会飞散各地?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唐心微点了点头:“好。”说着,走上前,来到颜沐和纳兰若尘以及易水寒的面前,道:“你们还可以吧?”

    几人相视一眼,点了点头:“嗯,我们没事。”比起先前的重伤,此时的伤,他们还不放在眼里。

    “那就好,走吧!一起到议事堂坐坐。”说着,她迈步便往议事堂走去,几人见状,便也跟了上去,而那一旁的纳兰星辰沉着脸,看了前面的白色身影一眼,眸光中暗流涌动,也迈步往议事堂的方向走去。

    后面,秦天南脸色如常,但那双蕴含着威压的目光却划过一道暗流,微顿了一下,也跟着走上前去。

    议事堂中,众人齐聚,主位上坐着的是门主,再下来,左边第一个位置上坐着的却是一袭白色衣裙的唐心,而在她的对面,坐着的则是纳兰星辰,依次下来的是秦管家和颜沐他们,以及,还有一个自己跟上来的药痴。

    门主看了他们几人一眼,轻叹一声,道:“没想到,东鹤仙门竟然收了纳兰家族的三位子弟在这里,还一个个都是这么的出色,风……”他微顿了一下,问:“这风华应该不是你的真名吧!”

    秦管家看了唐心一眼,沉声道:“她是纳兰家族的大小姐,自然不叫风华,大小姐的名字是,纳兰明月。”蕴含着威压的眸光直视着唐心,似乎,并不觉得此举是冒犯了她。

    闻言,门主微怔,朝秦管家看了一眼,按理说,他只是一个管家,不得这样跟少主子说话的,但,他的实力摆在那里,自然也狂傲了些,他看向纳兰星辰和风华,见,纳兰星辰是半敛着眼眸,一副事一不关己的模样喝着茶,而风华则是似笑非笑的睨了那秦管家一眼。

    “纳兰明月吗?秦管家身为管家,又尊称我一声大小姐,如今直呼我在纳兰家族的名讳,不如,这是谁给你的权力呢?”她漫不经心的说着,然,声音中却是透着丝丝寒意,唇边那抺似笑非笑的讥讽,更是让秦管家一张老脸瞬间变得铁青,却又说不出半句话来。

    他只是一个管家,虽然在纳兰家族中除了家主之外,人人见他都得给他三分薄面,但,确实还只是一个管家,一个管家直呼少主子的名讳,确实是不妥,如今被她当面这般说,只得咽下一口闷气,确实,是他考虑不周了,以为,这个纳兰明月怎么也会像纳兰星辰和纳兰若尘一样给他几分薄面,哪怕她竟这般不知好歹!

    扫了他那铁青的脸色,再看他那放在膝上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唐心勾起了一抺冷冷的笑意,又继续道:“不过,秦管家倒也不必太在意,毕竟,我还没正式回纳兰家族,也就是说,我还并不是纳兰家族的人,自然也不叫纳兰明月了,也不是你的大小姐,要不然,你一介管家又怎么可能与我平起平坐呢?”

    听到这话,压抑着怒气的秦天南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深吸了口气,这才站了起来拱手朝她微弯下腰行了一礼,声音硬绷绷的,像是压抑着怒气一般,道:“是我冒犯了,还见大小姐见谅!”

    纳兰星辰看到这一幕,不自觉的朝唐心看去,心中震惊不已。她竟然一点也不惧秦天南身上的威压与气势,甚至,也不惧于他在纳兰家族的地位,竟然敢这样挑衅于他,还把他压制得死死的,这秦天南是什么样的人物?他在纳兰家族中最是清楚,就连他母亲见了他都得脸上带笑礼让三分,这纳兰明月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纳兰若尘也微怔,照理说,秦天南只是一个管家,自然是不能与他们平起平坐的,不过,由于他在纳兰家族的地位非同一般,谁也不敢轻易开罪他,只是没想到,她竟然敢这样直言,还把秦管家压制得死死的,让他憋了一肚子的气却不能发出来,这一幕,真的让他太过惊讶了。

    看着这一幕,颜沐和易水寒还有那后面的药痴都不由的眸光微闪,那秦管家气焰嚣张,见了人那下巴都几乎抬到天上去了,还真很难想象,她竟然把他压制得死死的。

    门主有些愕然,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竟引来了这样的一幕,看这样子,似乎……唉,他还是不管了,大家族中的事情与复杂自然是多,他又何必去理会?于是,轻咳了一声,道:“是这样的,我想问的是,当时你们几人在塔中,而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十二神将会飞散各地?”

    “那就要问纳兰星辰了。”唐心淡淡的说着,看也没看秦管家一眼,眸光朝对面的纳兰星辰扫去。

    而被忽视的秦管家敛下了眼眸,迈步走到后面站着,这一幕,让那在外面等的四名飞仙强者看见了,纷纷眼中划过一丝惊讶,相视了一眼,也没弄懂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里面,议事堂里的人不知在说什么,直到约过一个时辰之后才各自走了出来,一出外面秦管家当即便迈步来到唐心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沉声道:“大小姐,家主在家中盼望多时了,请你现在就跟我们回去。”

    “现在?”她挑着眉看了他一眼,问:“你没看见今天出了这么多事吗?我怎么可能马上就跟你回去?过几天再说。”说着,她迈步走上前,看向那一旁的易水寒一眼,对紧跟着她的药痴道:“你帮他看看伤,尽快处理好。”

    “师傅,这怎么行?我……”药痴的话还没说完,在看到她的眼神后当即就识相的闭上了嘴,转而冲着那易水寒道:“小子,走,跟我回去,我把你处理一下。”说着,像是生着闷气一般的朝前走去。

    处理?易水寒嘴角一抽,看了那老头一眼,微顿了一下,对唐心几人道:“我晚点再去找你们。”说着,便问在老头的后面,他的伤虽然不严重,不过,如果老头有什么能让他尽快恢复的丹药,那就更好了。

    “师兄,若尘,我们走吧!”唐心说着,便与他们一同往山峰而去。

    秦天南看着她竟然再一次的无视了他的存在,不由的沉下脸色,抿着唇,盯着那前面远去的身影,对身边的几人道:“跟着,好好看着。”

    “是。”几人应了一声,便跟在他们的后面而去。

    纳兰星辰走到了他的身边,唇角勾起了一抺笑意,道:“秦管家,她可不是好对付的人,现在就已经这样了,回到纳兰家族更不会将你放在眼中,你说,你们千辛万苦的寻找她回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闻言,秦天南睨了身边的纳兰星辰一眼,皮笑肉不笑的道:“大小姐是少主子,就跟大少爷一样是家主的骨肉,我秦天南不过就是一跑跑腿的,大小姐不把我放在眼里也是理所当然的,找大小姐回去是家主交给我们的任务,无论如何,我们都会完成的,这一点,就不劳大少爷费心了。”说着,负手迈步便往前走去。

    看着他离开,纳兰星辰那一张脸色阴沉得可怕,眼中蕴含着一股骇人的风暴,像是在等待着合适的机会发作一般。这个秦天南,太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山峰之上,几人来到唐心的院子之中,一进院子,她便看向颜沐,道:“把衣服脱了。”

    “嗯?”颜沐一怔,继而道:“我的伤口包扎好了,不碍事。”

    “脱了。”她淡淡的说着,同时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瓶子,那里面装着的是药灵的血液。

    一旁的纳兰若尘见状也有些不自在,温和的道:“唐心,你是女子,怎么能随便看男子的身体呢!大师兄的伤从手臂连到背后,刚才也已经包扎过了,如果你想给他换药,不如,把药给我,我来换吧!”再怎么说她也是女子,以前不知道是一回事,现在知道了,又怎么可能让她看大师兄赤着上身的样子呢?

    然,这时颜沐却是勾起了唇角,一双妖冶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唐心,道:“小师弟,哦,不是,小师妹,既然你这么担心我的伤,那我就听你的话脱了吧!反正,我光赤着全身都让你看见过了,也不差这上半身,你说是吧?”

    “什、什么?”纳兰若尘睁大了眼睛,口也微张着,看了看那笑得勾魂摄魄的颜沐又看了看那一脸淡然的唐心。她看了大师兄的赤着身体样子?不、不会吧?

    唐心唇角微勾,视线扫了他一眼:“就你那身材,还好意思拿出来说?”看到他的脸色一变,她顿时心情大好,把手中的药递给纳兰若尘,道:“用这个吧!”说着,便转身进入屋中。

    颜沐铁青着脸,这女人,竟然敢说他的身材不好?这简单就是存心侮辱人!还有她临走时那记眼神,根本就是赤果果的鄙夷!

    “师兄,你坐下来吧!我给你上点药。”纳兰若尘温和的说着,帮他脱去上衣,将原本包扎着的布解开,看到那外快的伤口,眉头不由的微微拧起:“这伤口好深,只怕,没个十天半个月也不会好的。”说着,他打开瓶子,却见里面是液体,便倒下一些在伤口上,下一充刻,神奇的事情便发生了。

    他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大师兄……”那伤口,竟然以着肉眼的速度在愈合着,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因在背后,颜沐看不见自然不会惊讶,以为他是担心他的伤口,便道:“放心吧!这点伤算不得什么的,过些天自然就会好。”

    直到,看到那背后长长的一段伤口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甚至一点伤痕也没有时,纳兰若尘也还没回过祝来,只是怔怔的看着,心中震惊非凡,他在纳兰家族中什么药没见过?却没见过这般神奇的东西,这到底是什么来的?竟然有这样的神效,如果不是亲眼看见,真的是不敢相信!

    “小尘了,发什么呆呢?”见他愣了半响,颜沐便出口提醒着。

    “师兄,你自己看吧!”他只是说了这么一句,便解开他手臂上的布,往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上倒下一些药液,下一刻,就连颜沐也不由错愕的看着那以着肉眼见可的速度在恢复的伤口。

    重新穿上衣袍的颜沐与纳兰若尘一起走进了唐心的房间,见到她此时正盘膝坐在床上静修着,两人相视一眼,默默退出。

    直到,几日后,闭关修炼中的老头出关了,对什么事情都还不知道的老头见那几年都不踏出他自己的炼丹峰半步的药痴竟然坐他这峰头的草地上,一双眼睛还直勾勾的盯着风华的院子,便走了过去,问:“药老头,你怎么有空上我这来了?”

    药痴看了他一眼,道:“我在这关你什么事呢?去去去,别烦我。”他现在正在为他师傅要走而烦心呢!要是她回纳兰家族,那他怎么学炼丹?

    “这是我的山峰,怎么不关我的事了?”老头挑着眉,在他的身边坐下,问:“你一直瞧着我小徒弟的院子做什么?”

    药痴睨了他一眼,道:“我在看我师傅什么时候出来。”

    “你师傅?”

    “就是你徒弟。”唉,突然间,他怎么觉得这有点乱了套?好在,他跟这老头不是同门,要不然那还得叫他一声师祖?想想就一身恶寒。

    疯老头一听就懵了,他这才闭关多久?到底闹出什么事了?怎么这老家伙说话怪怪的?这时,正好瞥见纳兰若尘从他的院中走了出来,当即便起身走了过去,一边笑眯眯的喊着:“若尘啊!若尘,师傅我出关了。”

    另一边,秦管家又上了这山峰,这几日来他每一日都会来这问着同一句话,就是,大小姐打算何时回去?他的耐性也快被磨没了,如果她再不跟他回去,他就是硬请,也会把她请回去!

    秦天南看了那一旁的纳兰若尘一眼,连招呼也没打,便朝那前面的院子走去,只是,却又是进不得她的院子,因为,她的门口蹲坐着两头白纹虎王,两头神兽巅峰级别的白纹虎王,他自然是不能硬闯,而且,这几日他也有些摸清了她的脾性,如果惹怒了她,她更不可能乖乖跟他回去。

    “大小姐,秦天南求见。”他站在院子的门外沉声说着,蕴含着暗劲的声音自然而然的传入里面,根本不用人通报。

    屋中,正准备出门的唐心听了这话,唇角勾了勾,迈步便往外走去,整理好这里的事情,她也不会一直留在这里了,也是时候回纳兰家族去看看了,今日,便与众人道别吧!

    “大小姐,秦天南求见!”他微皱着眉头,再度喊了一声,而正当他的声音一落下,便见那一抺令人惊艳的白色身影正缓步朝这边而来。

    女子一身就淡雅白衣,清淡的妆扮却毫不损她的倾城美丽,一举一动皆散发着一股优雅的气质,这样美丽而出色的绝色女子,集天地灵气于一身,风华绝代,任谁看了都会移不开眼,如果她到了纳兰家族,那些人见了这样的她,不知又会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