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1 封印解!金光再现!

    往塔中走来的唐心上了一层又一层,前面的七层半个人影也没有,直到第八层时,才看到倒在那里的两抺身影,一个是奄奄一息的易水寒,另一个则是受了重伤昏迷过去的汪峰主,她走上前探了探易水寒的脉博,从空间中拿出颗丹药塞入他的口中,将他移到到了一旁,这才迈步往上走去。

    敛起一身气息,走路无声的她悄然无声的来了,而那第九层的人,却无一人知晓,当她来到第九层的楼梯口时,听到那上面传来的嗜血声音时,眸光微闪,抬眸看去,正好看到一中年男子掌心凝聚一股雄厚的气息猛的朝气息虚弱脸色苍白的颜沐拍去。

    清眸中寒光点点,浑身的气息也释放而出,下一刻,她猛的提起身上的能量气息飞掠上前,衣袖下,手掌微动,一股雄厚的气流凝聚在掌心之处,抢在那名中年男子的手掌击向颜沐之前,凝聚着气流的手掌砰的一声与对方相碰撞着,两股强大的气流涌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周围的众人猛然心头一跳,皆被那突然掠出的白色身影给吓到了。

    “砰!”

    雄厚的气流相互碰撞着,爆发出一股强劲的气息,空气中,一股摄人的威压震得那一个个的飞仙强者心惊不已,尤其是在看到那名隐门罗家的家主脚下步伐踉跄了一下,被对方的强劲气流给击退,一个个的心中如同掀起了一波波的狂潮与骇浪!

    他可是飞仙巅峰期的强者!竟然被人击退了?

    怀着心中的难以平复的震惊看向那一名突然出现的白色身影,十来名修仙者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只见,那名男子只有着普通的容颜,但,此时,就在他那毫不起眼的容颜之上,一双蕴含着摄人威压的眼眸正怀着清冷的寒光扫视着他们,不由分的,他们被他那双眼眸所散发出来的摄人光芒给震摄到了,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只是觉得不可思议,诡异非常!

    那不过就只是一个年轻的男修,竟然敢将罗家家主击退?这不可能办到的事情,他却是办到了,而且还是在他们的眼前!压下心头的震惊,再看他,白衣着身,浑身散发着强大的威压,一股凛冽的气息与骇人的气流并存着,眸光的一扫,强者气势自然而然的尽显而出。

    这人是谁?他虽然身着仙门弟子服,但,那眉宇间散发出来的自信与尊贵的气息却是让人不敢小瞧,这样的一个人物,怎么可能只是一个小小的仙门弟子?尤其是,他还是一个有着强悍实力的修仙者!

    最是怔愕的当数颜沐了,他本来已经做好了接那人一掌的准备,却不想,那突然掠出的一抺白色身影替他挡下了那一击,救了他一命,还将那押着他的两名飞仙强者给拂开了。

    而在这挡在他面前的人,不是别人,而是风华,他的小师弟。以往只有他保护着别人,还不曾试过有人站出来保护他,突然间,他的心头划过一股莫名的感觉,一股陌生的感觉。他看着这挡在他面前的白色身影,看着他的背影,心头暖暖的,像有什么暖流划过心田,妖冶的目光闪了闪,慢慢的敛了下来,停顿了一下,像是整理好了眼底浮现的情绪后一般,又再次的抬眸看着面前的身影。

    他想开口的,他想戏谑的对他来一句,但,此时却是什么也说不出来。

    比起颜沐的怔愕,那一旁的纳兰星辰却是脸色阴沉沉的盯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又是这个风华!如果不是他突然出现,那么,这个颜沐也得死在这里,现在竟然被他救下了!真是可恶!不过……

    他的唇角勾起了一抺阴森的笑意,浑然不在意此时还被两名飞仙强者给押着,而是眸光闪动着暗光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他来得正好,就凭他一个人,就算是再厉害又如何?难道还难抵挡得住这里十来个飞仙强者的击杀?哼!他还真的是自己送上门来找死的!他倒要看看,今天他又将如何逃过一劫!

    “你是什么人!”

    那罗家家主回过神来,压下心中的震惊,沉声问着,同时也暗暗的打量着那一袭白衣的男子。竟然能挡下那那一击,能将他给击退了,这个人,不简单!

    清冷的眸光扫过这里的众人,看到了那个晕倒着被两名飞仙者护着的古世君时,唐心眸光微闪了一下,半侧过身来,看向了身后的颜沐,见他气息虚弱,手臂连着背后的伤口还在流血,她当即拿出一颗丹药给他,道:“吃了。”

    颜沐怔了怔,接过他递上来的丹药便吞下,问:“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们都死了。”她淡淡的回了一回,睨了他一眼,道:“你到八楼去。”

    闻言,颜沐心一动,他这话,莫非是说,小尘子还活着?眼中划过一抺激动,他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那些飞仙者,对他说:“小心点。”声音一落,便往八楼走去,而那些飞仙者一见,其中两人就要拦住他,不过一抺白色的身影却挡在了那楼梯口处。

    唐心扫了他们一眼,唇角微勾,道:“你们的对手,是我。”

    “好大的口气!我们这里十几个飞仙期的高手,你以为,就凭你一人之力可以对付?”其中一名飞仙强者冷哼一声,眼中明显有着怒气,十几飞仙期的强者对付他一个人?这分明就是看不起他们!

    清眸睨了他们一眼,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她的口中传出:“刚才是谁,把纳兰若尘打伤了?”不紧不慢的声音,仔细一听,里头却是透着一股冰冷的杀气,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那小子是我丢出去的,怎么?现在已经摔了个粉身碎骨了吧?哈哈哈哈……”另一名中年男子仰头大笑着,语气中尽是嚣张的气焰,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笑声还没落下,猛然间,面前白色的身影闪过,咻的一声,他只感觉天地仿佛在一瞬间静止。

    “你……”

    “嘶!”

    旁边的众名修仙者,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纷纷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那前一刻还在嚣张大笑的中年男子面上呈惊恐神态,他的身体微微提起,全身紧绷的僵硬着,一动也不动的保持着那个姿势,而,在他面前的白衣男子,清眸泛着嗜血光芒,浑身杀气弥漫而出,他的一只手,竟是深深的剌入了那名中年男修的胸口处,鲜血渗出,这样骇人的场面,让众人浑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

    “我就成全你,让你也摔个粉身碎骨!让你自己尝尝,那到底是什么滋味!”清冷的声音透着一股无情的气息,她的脸上表情连变都没变,依旧是那样冷着一张脸,根本不觉得自己此时的手段是多嗜血,就在她的声音一落下的那一瞬间,她伸手一挥,便将那男子甩出了塔窗,这一幕,快得让人无法阻拦,也快得让人心惊。

    纳兰星辰的目光终于变了,变得深沉,变得震惊,他知道这个风华不容易对付,但没想到,他竟然一出手能将一名飞仙强者人秒杀了!没错,就是秒杀了!甚至连这让对方惨叫的机会也没有,不由的,他再一次的重新打量着这个男子,风华,他到底是什么来历?而他的实力,又已经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众名修仙皱着眉头看着他,这一刻,他们才意识到这个男子的可怕,如果是以一对一,他们当中绝对没人是他的对手,因为他的身法太快了,他的招式太过诡异了,但,如果一起上,就凭他一人那么就不是他们的对手了!

    想到这,众人相视了一眼,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下一刻,十几抺身影低喝一声,猛的飞袭上前,这塔中似有什么镇压着他们的实力,如今的实力只能用上五成功力,但,他们只能用五成,他也一样,而且在人数上面,他们还占了上风,就不信,拿不下这个冷傲轻狂的小子!

    “咻!呼!”

    原本还算宽的空间,但若是用来动武,那就显得有些狭窄了,此时,除了扶着昏迷着的古世君的两名修仙者之外,其他的都加入战斗之中,就连那纳兰星辰此时也没人去看住他,就在这狭窄的空间中,十几抺身影攻击着唐心独自一人,他们出手也全都是狠厉非常,欲置对方于死地的必杀招,而唐心则凭着诡异的身法周旋在他们之间,不得不说,人多势众是稳占上风的,就算是她已经是仙者品阶的强者,但,对付着这十几个飞仙期的修士,却也是一件很是吃力的事情,如果没有找到更好的突破点,久战下去对她可就不太好了。

    而在这时,趁着他们战斗着的纳兰星辰一步步的靠近着那扇门,那里面的阵法已经被纳兰若尘给解开了,现在进去可就不用担心有什么杀机了。他不动声色的瞥了那些人一眼,见那边的两名扶着古世君的修士注意力全在战斗之上,也没人留意到他,当下,他身形一闪,往里面掠去。

    这一回,总算是进到了里面了,看清了里面的景象时,他心头一片激动难抑,这第九层这里,只有中间那里摆放着一个用血玉雕刻而成的四方形盒子,玉盒的上面画着一个复杂而古老的封印,整层塔中,也只这这么一个盒子,周围什么也没有,一片空空的,但不知为何在这里面却能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感觉。

    他的心头热血沸腾着,就是这个玉盒里面封印着上古十二神将的将魂,只要能解开封印,收服十二神将的将魂,到时,谁还敢与他为敌?只要收服十二神将,到时,纳兰家族少主之位,也只能是他纳兰星辰的!纳兰明月是嫡系子弟又如何?她不过就是纳兰家族一个流落在外的子弟罢了,就算是嫡系又如何?修仙世界,强者为尊!区区一介女子,还想与他争锋?真是笑话!

    外面,被打昏的古世君缓缓的醒了过来,可,当他一醒来时,看到的竟然是十几个飞仙期的修士正在对付风华,一脸俊脸当即沉了下来,他推开身边的两人修士,喝道:“不要打了!住手!都给我住手!”

    然,根本没人去理他的话,那些修士们一个个想置风华于死地,因为,这样年轻就已经这么危险的一个人物,如果留着,将来势必会为他们带来更大的威胁,所以,这个人,无论是什么来历,今天他们都得将他给灭了!

    “风华!”

    古世君脸上尽是担忧的神色,见他们不肯停下来,他就要上前帮忙,哪知,又被身后的两名修士给强行拉住:“少主,您不能过去,他们会伤了您的!”

    “放手!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强行打晕我?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们!”他怒声厉喝着,挣扎着,但他的实力毕竟不如两名飞仙强者,根本挣脱不了他们的束缚。

    而在此时,唐心因闪避十几个飞仙者而退进了那一扇门,回身一转之时,见纳兰星辰已经在那里研究着如何打开那个玉盒上面的封印,却是不敢靠近,不敢随便触碰,因为,门主已经说过了,如果不能先解开就去碰的话,重则当场死亡,轻则重伤!

    想到这,她微微一闪神,可正是这一闪神,竟让那姓罗的中年修士抓住了机会,朝她背后重拍了一掌,蕴含着飞仙巅峰强者的一掌,虽然只有五成功力,但那气势之猛,力量之大,仍让她胸口传来一阵剧痛,只感觉喉咙一咸,整个人被背后的那股力道击向那个玉盒的同时,一口鲜血也猛然喷出!

    “噗!”

    她口中的鲜血溅了那突然回头一看的纳兰星辰一脸,同时,她的鲜血也喷到了那玉盒上面的封印上,古老而复杂的封印竟在她的鲜血之下渐渐的消失着,而就在她整个人刹不住力道扑上前的那一瞬间,身体里的一股光芒猛然迸射而出,而玉盒也在这一瞬间打开……

    ------题外话------

    今天出门晚归了。字数不达六千却已经六点了。先更上来吧,我晚点再码几千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