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9 命悬一线!她的出现!

    又是天雷?

    其中一名隐世家族的飞仙巅峰期强者皱起了眉头,本来打算进入结界之中的,但不知为何,那从不远处传来的天雷声却是让他心中涌上一股不安,迈进结界的脚步微顿了一下,回头沉声对身后的两名修士道:“你们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是!”后面的两名修士应了一声,相视一眼,迅速飞掠而起,寻着那天雷打响的山峰而去。

    而结界里面,纳兰若尘和颜沐几人被那几名飞仙修士围攻着,对方招招狠厉,嗜血气息凛冽而骇人,手中之剑蕴含着凌厉的剑罡之气,一经袭出便无收手之意,若闪躲不及,那么,将命丧利剑之下!

    “咻!”

    其中一道骇人的剑罡之气袭向颜沐,速度之快如同闪电划过,几乎让人措手不及,饶是颜沐这实力已经达到化神巅峰的人在迅速闪避之后仍被击中,锋利的剑罡之气划过手臂和背部,如同刀割一般的剧痛袭来,深可见骨的一剑,虽不至于让他命丧当场,却也让他脸色瞬间一变。

    “嘶!该死!”

    他倒抽了一口气,妖冶的容颜冷了下来,杀气骇人,眸光透着一股狠厉的光芒,他半低下头看了手臂上的伤口一眼,腥红的鲜血染红了那一整边的衣袖,而那白色的衣袍已经被划开了一道口子,那正涌出鲜血的伤口,深可见骨,触目惊心!虽然没能看到好背后的伤,但从那背后沾着身体的温热血液来看,可想而知那伤口不会比这手臂上的轻。

    这是他离家多年,在各方追杀中,第一次受这这样的伤!身上白衣,竟然变成血衣?好!很好!真的很了!

    妖冶的目光在闪烁着,一股危险的嗜血光芒在眼底浮动着,嘴角勾起了一抺森寒的危险笑意,半眯着目光盯着前面的飞仙强者:“你可知,伤了我,会有何后果?”

    没人发现,颜沐身上的气息骤然而变,因为此时各顾各都顾不过来了,哪有那个心思去管别人?因此,也没人发现,此时他身上的气息竟是散发出一种诡异的能量,尤其是他那一双妖冶的凤眸,里面涌动着点点幽光,神秘而诡异。

    “哼!小小修仙者,就是杀了你,也不过如同踩死一只蚂蚁美女诱惑!”那名飞仙强者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不过就是一个化神巅峰级别的修士罢了,那又如何?他可是飞仙级别的强者了,会怕他一个化神期的?眼中划过一丝轻蔑之意,手中利剑一抖,就打算再度飞掠而上,这一次,他要一命取了他的小命!

    颜沐没有开口,只是低低的笑了出来,笑声中冷冽中透着诡异,莫名的,让人有些不安……

    而另一边,在纳兰若尘和易水寒两人被那两名飞仙期的强者步步逼紧,若不是纳兰若尘用一些临时阵法阻拦,只怕两人早已没命了,只是,临时的阵法毕竟比不得那些经过时间来设下的,不消一会就被两名飞仙强者给破了。

    “砰砰!”

    爆破的声音猛然响起,那原本利用树木暂时设下的阵法一经被毁,阵法中的两人也映入两名飞仙修士的眼中,两把泛着锋利光芒的利剑一转,凛冽杀机就要迸射而出朝两人设下,然,就在这时候,却被一道突如其来的冷喝声给喝住了。

    “不要伤他们!”

    那两名飞仙修一怔,回头一看,这才收回手中利剑,拱手向来人行了一礼:“少主!”

    一袭蓝衣着身,浑身透着贵气的俊美男子瞥了两名飞仙修士一眼,越过他们,走上前,眸光落在纳兰若尘和易水寒的身上,微顿了一下,问:“没受伤吧!”

    易水寒微拧着眉头看着面前那名男子,觉得他有些熟悉,但,这个人似乎又是不曾见过的,而听他的语气,又明显的是认识他们的,莫非,他们认识?

    “你是……古世君?”纳兰若尘清澈的眼眸划过一丝诧异,看着那面前的蓝衣男子,面前的他,锦衣华服,眉宇英气凛然,那出色的容颜也不再被那厚厚的一层粉盖住,而是露出了他本来的容颜,这样的他,十足一个散发着男性魅力的男子,实在很难跟先前他相比。

    “嗯。”他微点了下头,视线扫了一圈,没看到那抺熟悉的身影,不由的眸光微闪,莫非,他没来?

    “风华没来。”纳兰若尘开口说着,看了那两名阴沉着脸站在一旁的修士一眼,眸光微闪。古世君,他是隐门的少主?这么说,他进仙门为的是打探上十十二神将的消息?并将这消息传了出去?

    “少主,为何不让我们杀了他们!这两个人欲阻我们大事!”两名修士阴测测的说着,盯着纳兰若尘和易水寒的目光仍带着嗜血的杀意。

    听到这话,古世君脸色微沉,扫了那两名飞仙修士一眼,冷喝一声:“放肆!”冷喝的声音一声,透着几分的戾气与狠厉,久居上位的气势更是自然而然的尽显而出,明显感到他的怒意与杀气,两名飞仙强者心头一惊,当即双手抱拳跪了下去。

    “少主恕罪!”

    “哼!我做事得向你们交待吗?还得给你们理由?滚远点去!”他沉声喝着,声音中所带的威严,让纳兰若尘和易水寒都不由的惊讶了一番。

    “是!”两名修士应着,顾不得其他迅速往塔上掠去。

    “啊……”

    而就在这时,一惨凄厉的惨叫声从不远处传来,惊得几人猛然回过头去看,这一看,不由的瞪大了眼睛,就在他们约二十米远的地方,背对着他们而站的颜沐背后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腥红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白衣,因他背站着看不见他脸上的神情,但这一刻,不知为何的,几人竟感觉到他身上有一股很是诡异的气息在涌动着,而就在他的身前不远处,那名飞仙级别的修士竟是拿着手中的剑在自己的身上拼命的砍着,一剑一剑的削着,皮肉落了一地,凄厉的惨叫声不停的传出,那一幕,真心的是诡异得让人毛骨悚然……

    “师兄!”

    纳兰若尘猛然惊醒,迅速的朝他跑去,那一身的血,他到底伤成什么样了?还有那名修仙者,怎么会突然自残?

    看到颜沐伤成那样,古世君也是一怔,旋即快上不的跟了上去,那是风华的师兄,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只怕他也不好跟他交待,在这仙门之中,他最大的收获并不是查到了上古十二神将是否真的存在,而是认识了风华这个朋友,对于居于高位的他来说,想交到一个他欣赏而对方又不图在他身上得到什么的人,真的太难了抗日之我为战神全文阅读。

    易水寒走上前,来到那名自残的修士身边,就在刚才他倒下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他除了惨叫声是正常的之外,那双眼睛的神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只是,他来到他的身边查看,却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师兄,师兄你受伤了,快到这边坐下,我帮你包扎一下伤口。”纳兰若尘焦急的扶着他到不远处坐下,此时,大部份的修士已经进入塔中,而有个别的修士似乎是认得古世君,见他在这也并没有走上前来,而是直接进入塔里,至于原本在塔外的那几个峰主弟子,虽然没有死,但一个个也全受了伤。

    颜沐此时已经敛下了眼眸,静静的坐在地上,任由纳兰若尘帮他包扎伤口,身上的那股诡异的气息也渐渐的散了开去。

    “轰隆!”

    又一道天雷劈了下来,颜沐忽然抬眸看去,见那天雷所劈的地方时,不由的眸光微闪,眼底掠过一丝不明的暗光,静静的看着,抿着唇,像是思忖着什么似的。

    而在那山峰之上,唐心承受着第二道天雷的粹炼,一道天雷的强大力量像是蕴含了数十道天雷的能量一般,劈落在身上,几乎是让一身的骨头都有一种快散了架的感觉,雷与电的交换,雷与电的气流,让她的身体筋骨经历一次又一次的蜕变,而就在这时,就在她渐渐的适应这第二道蕴含着强大威力的天雷时,第三道的天雷也随着从空中击落而下。

    “轰隆!”

    响透半边天的天雷几乎是让让整个仙门都震动了起来,强劲的气流在天空中渐渐散开,乌云散去,头顶上的蓝天似乎变得更加的蔚蓝,唐心咬着牙大喊出声,伴随着丹田之处冲上去的那一股浓郁的威压与气流,身体里的暗劲在提升,实力品阶也是蹭蹭蹭的直窜而起!

    她的丹药,与众不同的地方就在这里,服下一颗巅峰进阶时的避雷丹,还能有助于让实力迅速提升,不会说只停留在第一个阶级,在她的周身之边,浓郁的灵力气息与强大的威压弥漫而开,这极速进阶又诡异的一幕,让那不远处的那名药痴老头瞠目结舌了半响。

    “怪物……变态……变态的怪物……”

    药痴瞪着一双眼睛看着那一抺白色的身就影,就这样进阶了?这进阶的品阶似乎还不低呢!不过,他最感兴趣的不是他的品阶,而是他的丹药,到底他是怎么炼制出来的?还是逆天的丹药?刚才那药是有什么用的呢?如果、如果他能学会,那就真的太好了……

    突然间,脑海中划过一个念头,他双眼闪亮兴奋的盯着那抺白色的身影看着。

    唐心轻呼出一口气,将身上弥漫着的气息尽收体内,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一连又进了一个级别,仙者巅峰,无论是视觉上还是神识都比先前有所提升,而,也就在她释放神识的那一刻,扫到了有几道人影正往这边飞掠而来。

    她才站了起来,扫了那正往这边而来的两道身影,是两名化神巅峰级别的高手,只是,突然间,身侧一道人影却是猛然扑向过来迅速的抱住了她的大腿,让她怔愕之余皱着眉头往下看去,因扑过来的人没有带杀气,因此,她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出手,而且,这里也只有那个老头从刚才一直坐在现在,只是,他莫名其妙的扑过来抱住她的大腿做什么。

    “你干什么?放开!”看着那个像无尾熊一样手脚并用的抱住她仿佛生怕她给跑了似的老头,她的嘴角不由的抽搐着,心下暗忖,这老头不会不正常吧?

    “师傅军婚诱宠最新章节!师傅你收下我吧!我要当你徒弟,跟你学炼丹!师傅,师傅收下我吧!”老头本来就是鹤发童颜,此时再看他这举动,再听他的话,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一个小孩硬要缠着唐心学炼丹呢!

    唐心听了他的话,额头划过几道黑线,道:“你堂堂炼丹峰峰主,跟我学炼丹?别开玩笑了,快放手,有人来了没看见吗?”她的目光落在那前面持剑而来的两道身影上,看着两人的举动,她眸光微冷,竟然不问青红皂白的就下杀手?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我不管,我就要跟你学炼丹!我就要跟你学炼丹!师傅!师傅收下我吧!”像是没看见那两名剑锋夹带杀气的化神巅峰修士一般,老头还坐在地上像个孩子般的紧抱着唐心的腿不放,似乎没有危险来临时的危机感。

    她嘴角忍不住的又再次的抽搐着,被一个老头这样抱着腿,还真让她有种想杀人的冲动,可是,她一向不杀无辜之人,死在她手里的都是该死的人。

    “咻!”

    凌厉剑气袭来,唐心的脸也黑了下来,因为那老头还死死的抱着她的腿!

    “放开!”

    “不放!”

    “再不放我对你不客气了!”

    “死也不放!除非你收我为徒。”老头像是不怕死的一样,死命的抱着她的腿,死缠烂打的就是打算缠住他:“师傅,你就收下我吧!我会采药,我会晒药,也会分拣灵药,而且,我也能打,师傅只要收下我,我马上把那两人给杀了!”他侧过头来看向那长剑朝袭而来的两人,眼中闪烁着不明的光芒。

    唐心一听,挑了挑眉:“那还不去,抱着干什么?”谁知,她声音才一落下,老头竟是瞬间撒出了一把粉沫,那药粉一经碰触到那两人,堂堂两名化神期的修仙者,竟然在瞬间身体嚓嚓嚓的腐烂着,惨叫声与惊呼声划过天空,只是刹那间,两抺身影还没来到唐心和药痴的面前,便已经从半空中摔了下去,滚落山坡。

    看到这一幕,唐心抬脚就踹开了老头,挑着眉头扫了他一眼:“你是毒师!”一般来说,炼丹师是无法成为医师和毒师的,但这个老头却会使毒粉,那只能说明,他对毒有研究,一个炼丹师,怎么会对毒有研究?

    “嘿嘿,师傅,我是会玩毒,也会炼丹,不过你放心,我这毒不会用到你身上的。”药痴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讨好的看着他。

    闻言,唐心唇角勾起一抺淡淡的弧度,露出了一抺意味不明的笑意:“哦?是吗?”用毒?哼!他要敢把毒用到她的身上来,她绝对会让他知道,比用毒,谁也比不过她!

    “当然,我是很尊师重道的人,师傅,你这是要去哪?”药痴跟在后面,只是从他那模样来看,还真看不出他哪里尊师重道了,尤其是像他这样一个不修边幅的人,尊师重道?怎么看都跟他扯不上关系。

    唐心提气而起,飞身朝雷音塔的方向而去,到底,来仙门的都是些什么人?纳兰若尘和颜沐他们可应付得来?说不去,可怎么还是有些不放心,毕竟他们与她不仅仅只是师兄弟的关系,这段时间的相处,也让她把他们当成了伙伴,当成了朋友,当成了亲人。

    “师傅!”药痴一见当即就追上去,不过,他的速度又怎么可能跟唐心相比?眨眼不到的时间,就已经隔开一大段的距离。

    雷音塔这边,原本进去的百名修士中竟是无一人能解开那里面的阵法,而因去尝试解开阵法却被重伤的纳兰星辰此时被两名飞仙强者押着站在一旁,他胸口起伏着,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因为他是纳兰世家的人,还是最被看重的一个子弟,所以那些修士并没有要了他的命,虽然他们是隐世家族的人,但,纳兰家族的强大他们也是知道的,如果没有必要,他们并不想与纳兰家族结仇。

    “咳咳洪荒之本源不朽!我解不开这阵法,但,我知道有一个人一定能解开。”纳兰星辰咳嗽着,一边开口说着,那眼底掠过一抺暗光,只是无人看见。

    “谁?”一名中年男子沉声问着,此人,是隐世家族罗世家的家主,这一次十大隐世家族各派出二十多名修仙者前来,而古家的则是由古世君出面,除了两人之外,还有另外的八大世家的人也在,因此,在这上百名修仙者中,各怀鬼胎的也是不少。

    “纳兰若尘,他应该就在塔下面,他在阵法上面的修为,远远在我之上,如果让他来解,一定可以解开。”

    站在一旁的古世君闻言,眉头微皱了起来,朝纳兰星辰看去,眸光微闪。

    “去!把人带上来!”他的一声令下,那原本都围着的修士便迅速的往下而去,来到塔外,捉了一个受伤的弟子询问,找到了纳兰若尘所在的地方。

    “你们缠着那两个人,我们负责把人带上去!上!”其中一人盯着那不远处的三人,对着身边的几名十名飞仙修士说着,因下来抓人,每一个家族都让一名修士跟着下来帮忙了。

    因受了不轻的伤,虽然已经包扎好,但流血过多,再加上一扯动伤口就痛的颜沐此时的脸色已经很是苍白,他也没料到自己竟然会伤成这样,正坐着一旁休息,突然间却是眼中迸射出一道精光,抬头朝不远处那正朝这边走来的十人看去。

    易水寒和纳兰若尘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他们来者不善,一时间脸上神色也有些凝重,两人站了起来,挡在颜沐的前面

    “纳兰若尘,乖乖的跟我们走一趟!”其中一名飞仙强者说着,见那后面的男子身受重伤,气息不稳,明显就算是再战斗实力也只剩下不到一半的人了,便伸手一挥:“把两人捉起来!”

    数道身影一闪而出,极快的身法根本让他们三人没有反应的机会,毕竟对方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而且此时颜沐还受了重伤,再战,必死无疑!

    “你们想干什么?”纳兰若尘沉声问着,脸色一片平静,由始于终,他都不像一般的弟子,会对死亡感到恐惧。

    “跟我们走就对了!”其中一名飞仙强者说着,睨了他一眼:“你最好乖乖的听话,按我们说的做,否则,你的师兄小命可能就会不保了!”

    三人皱着眉头,沉默着,被他们押着往塔中走去,战,他们根本不是对手,而且,只能见机行事了。“嘶!啊……”

    过了好半会,雷音塔中不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似乎是谁触动了什么似的,原本涌进塔中的众人,全部被一股强大的威压给逼退了出来,塔中,像是有什么正开始苏醒一般,强大的气流在塔中涌动着,让那些实力在飞仙期以下的修士一个个的在里面呆不住,纷纷退至塔外,而一道白色的身影则从第九层塔的窗口中被击了出来。

    “噗!”

    强劲的冲击力袭来,胸口传来一阵剧痛,纳兰若尘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悬空的往下摔去,下坠的速度之快,让身受重伤的他无力自救,而那些退至塔外的修仙者们,看到纳兰若尘的身影从九层高的塔上坠了下来,却是一个个冷眼看着,根本懒得伸手去救一个不相干的人,至于仙门的那些人,有的则还在结界之外,有的则怔愕着,根本反应不过来。

    然,就在此时,突然不知从何处飞掠而来的一抺白色的身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让人惊呼连连震惊不已的同时,却见他快如鬼魅一般的飞身掠入了那层结界,速度之快,根本无人看清那人到底是谁,只知道他进入那个就连飞仙强者都无法瞬间进入的结界却是仿如进入无人之境,轻松自如……

    ------题外话------

    今天晚上还有一更哟,估计会在九点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