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8 再进阶!惊天地!

    她收回目光,继续注意着自己炉中的火焰,掌控着火候的力道,此时她倒是有些好奇,颜沐和纳兰若尘他们会不会进入雷音塔?如果真的进了雷音塔,又碰上这些从外面而来的强者,只怕还真的是凶多吉少。

    清晨的风,凉爽中带着点点昨夜的雾气,迎而吹来,让人感觉有着丝丝冰凉,然而,站在炉边,炉中的火焰与温度却是让她的身体变得暖和,在这一股冷暖相交的感觉中,静静的,等候着这逆天丹药的出炉,三道天雷的降落……

    另一边,雷音塔中,众人正一脸惊愕的看着那就倒在他们前面浑身是血已经奄奄一息的那名女峰主,眼中的震惊之色久久无法平复下来,就在刚才,她进入那阵法当中不久就传来了凄厉的惨叫声,紧接着,一身白色的仙门衣袍竟染成了鲜血变成了一个血人被一股强劲的力道弹了出来。

    “这、这……”

    另外的那些峰主饶是见识过不少的场面,也被这面前的一幕给吓到了,活生生的一个人进去了,而且没看到里面有什么人存在,可还没有说几句话的时间,她竟然就变成了一个奄奄一息的血人倒在他们的面前……

    咽了咽口水,压下心头的震惊,汪峰主对身后的两名峰主道:“把她先带到一旁去吧!看、看能不能救活。”伤成那样,只怕,想活命是很难的了,这会还没进去里面,甚至连里面的景象都没看见就有一位峰主重伤成这样,谁还敢进去?

    “我、我带她先出去吧!”其中一名峰主说着,强压着心底的那份恐惧,当即便是上前扶起那个奄奄一息的女峰主,打算趁着这个机会带她一同出去,离开这个雷音塔。

    好好的一个人进去一会就变成这样了,那里面到底有什么?除了有被封印着的十二神将之外,谁还知道?原本是想着试一试,但现在看到这一幕,已经将他心底的那份兴奋与期待也扑灭了,他实在不敢想象,如果换成自己进去,那岂不是也会变成这样一个奄奄一息的血人?

    “我、我们也不进去了,我们先出雷音塔。”后面的一些弟子也说着,纷纷跟着那名峰主一起扶着那名奄奄一息的女峰主一同往下而去。

    连峰主都没能进去,他们如果还再不自量力的进去,那岂不是自寻死路?

    看到他们相继离开,而一些峰主见状,也皱着眉头沉思着,再三犹豫,还是决定不进去,他们不敢拿命去赌,这还只是一个阵法就已经了,再往里面一点,岂不是连命都没了?

    “我看,我们也不进去了,上古十二神将岂是凡物?只怕想要解开他们的封印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还是先出去吧!再跟门他们商量一下再做打算。”说着,还真的一个个的相继的往下走去,只有汪峰主还不太死心,不愿意放弃这样一个大好的机会。

    而众名弟子中,也只剩下纳兰星辰和颜沐以及易水寒和纳兰若尘几人还站在他们,他们在沉思着,不进也不退,那样的一幕摆放在面前,如果他们还要去试,只怕,真的是不死也会重伤。

    几人看了汪峰主一眼,颜沐眸光微闪,笑道:“汪峰主,不如,你来试试?你的实力在仙门峰主中是最厉害的,别人办不到,也许你就能办到。”

    纳兰若法微怔的看了身边的大师兄一眼,继而敛下了眼眸,嘴角微微抽搐着,他今日才发现,他师兄不止妖孽,还很腹黑,这分明就是死路一条,却在后面倒油加火鼓励他去试,这不是存心想害死他吗?清澈的眸光微闪,他抬眸看了那前面的汪峰主一眼,而这汪峰主,似乎……被名与权冲昏了头,看他的神色,莫非还真的打算一试?

    汪峰主一双眼睛一直落在那前面的阵法中,像是思索着什么似的,他眼中有着犹豫,也有着一拼到底的决心,而就在内心犹豫不决,在进与不进之间做着选择时,却突然听见塔外传来的厮杀声,当即,他目光一凛,迅速来到那小窗口处往下看去,这一看,不由的脸色一变。

    那塔外,不知何时已经被近百名外来的修仙团团围住,有的正与仙门中的弟子和峰主以及门主他们在战斗着,有的则在试着打开那百米之外的那层阻挡着众人前进的结界,刀剑相碰的声音,气流涌动的呼呼声,以及那攻击撞落地面时的那一声声的爆破声,只能说,那场面是一片的混乱,上百名外来强者与仙门的人在战斗着,仙门的弟子虽然多,但却丝毫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甚至还有的弟子惊知自己实力不如对方,已经远远的退开了安全的地方躲避着,而那些出了雷音塔打算出结界之外的几名峰主和众名弟子却是呆然的站在结界之内,没有三长老打开结界,他们也无法走出结界半步……

    “这、这怎么会这样?是什么人走漏了消息?”

    汪峰主震惊的瞪大了眼睛,心中的不安猛然扩散着,那上百名的强者,一个个的实力都不在他们之下,那些仙门弟子又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对手?

    后面的纳兰星辰和颜沐几人见他脸色大变,当即也迅速上前查看,这一看,几人的脸色也是凝重的沉了下来,只是一眼便可看出,那些人的实力不是一般的修仙者,他们的实力几乎都与仙门峰主们差不多,这样的实力根本不是仙门弟子可以对付的,而雷音塔的结界,只怕也无法挡住他们多久。

    世界之大,能人之多,如果那些人是隐世家族的人,那么,一定会有人精通结界之术的,三长老所设下的结界,一定会被解开的!

    如今,第九层雷音塔他们连门槛都无法跨入,而外面又来了上百名强者,危机直逼而来,他们应当如何应对?

    “破了阵法!解开封印!降服十二神将,当可解眼下之危!”汪峰主回过身看了他们几人,低沉的声音在这并不算太大的空间里回荡着,他的目光透着锐利的光芒,落在他们几人的身上道:“我知道你们几个都不是池中之物,想要解开这阵法,如果单靠一个人的力量那是办不到的,唯今之计,便是合几人的力量,破解阵法,解开封印将十二神将降服,只有如此,方能令那外面的百名强者各自散去不敢惹事,否则,今日如果十二神将落在那些人的手中,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闻言,几人目光微闪,却是沉默不语,破解阵法,解开封印,再收服十二神将解仙门之危,他说得倒是轻巧,如果真的破解了阵法,又解开了封印,那到时十二神将由谁人收服?由他?简直痴心妄想,他们怎么可能拼上自己的性命去为他人做嫁衣?

    见几人沉默着,汪峰主目光微闪,看向了纳兰星辰,道:“星辰,为师知道你对阵法有研究,相信,这阵法如果由你来解,应该是有成功的机会的,你是纳兰家族里出色的子弟,如果有了十二神将为助力,一定可以将你纳兰家族推上再高一层巅峰,你是我最得意的弟子,我愿意助你得到十二神将,你觉得呢?”

    听到这话,纳兰星辰抬眸看了他一眼,确实,有些心动了,本来他就有得到十二神将的决心,如今再听这话,心下更加坚定了,尤其是,外面已经来了上百名的强者,相信再过不久,附近一些家族的强者也会相继而来,到时,只怕就麻烦了,如果眼下他能破得了那阵法再解开里面的封印,那么……

    “小尘子,易水寒,我们还是先出塔外去看看,总觉得,呆在这里面不安全。”颜沐突然说着,看了身边的两人一眼,笑眯了一双凤眸,对汪峰主和纳兰星辰道:“我们几人实力是没什么本事,这十二神将,谁有那个能力谁就去收服吧!我们还真不想用自己的命去赌,你们就在这里慢慢研究吧!我们先下去底下看看。”

    汪峰主和纳兰星辰沉默着,想要指望他们帮忙,那是不可能的,想破解阵法,也只有靠他们自己。纳兰星辰敛下了眼眸,眼底掠过一抺暗光,他师傅说得没错,他对阵法确实是有研究,而且,绝对不会输给那名女峰主,只是,这阵法到底是什么阵法,他得进去看看才知道,而这也代表着,他将一只脚迈出了悬崖,如果在里面稍微走错了一步,那么,下场随时都有可能跟那名女峰主一样,一袭白衣进去,变成一身血衣出来……

    “走吧!我们下去看看。”颜沐示意着,便迈步往下走去,留下汪峰主和纳兰星辰在上面。

    三人边往下面走着,大约来到第四层塔的时候,颜沐笑了笑,道:“小尘子,如果是你,要解开那阵法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带笑的声音说出来的话却是肯定的,听在易水寒的耳中,却是一怔,目光划过一丝异讶的看向那一袭白衣清雅绝尘的纳兰若尘。

    纳兰若尘露出一抺温和的笑意,脚下步伐一步也没停下,只是缓声应着:“嗯,不难。”

    这样的一句话从他的口中传出,让一旁的易水寒有些惊讶,那名女峰主在阵法上就有一定的钻研了,而她进去了却是成了奄奄一息的出来,纳兰星辰也不敢说出不难两字,他竟是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确实是让他有些愕然。

    见一旁的易水寒脸上难掩惊讶神色,颜沐轻笑着:“不要大惊小怪的,我家小尘子的院子,一般人进去了可是出不来的。”说话间,几人已经来快来到了第二层,而听着那外面的声音,也越发的清晰,他看着脚下的阶梯,道:“那些人都不是一般人,能避就避,不要跟他们正面交锋,实在是避不了了,那么,也要以守为重,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听到他的话,两人皆点了点头,外面的那些人确实不是一般的修士,只怕,这次仙门真的是遭逢大难了,身为仙门中人,想要独善其身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不一会,来到第一层,走出塔里时,几人空间间皆是一怔,回头看了雷音塔一眼,刚才在塔中还没什么感觉,而如今出了塔外才惊觉,这个雷音塔里面竟然是有着什么在压制着他们体内的能量的,就好像身体里十层的实力被压至剩下不到两层,这般诡异的感觉让他们都不由的眉头一拧,为什么会这样?又为什么在里面时没人意识到?

    “咻!砰砰!铿锵……”

    然而,他们没有过多的时间去思考,思绪就被前面传来的声音给吸引了,雷音塔的周围皆有百米完的地方是空地,而这片空地到了百米的地方正是施放结界的地方,没有解开结界,这里面的人若是不懂结界之术,根本无法出去,同样的,外面的也是一样,想要进来,就必须先解开那一层结界。

    而此时,在那结界的外面,不少的修仙者正试着各种办法在解开那一道由三长老所设下的防御结界,而更多的一些修仙者则在对付着门主和峰主以及一些仙门弟子,在结界里面的几名峰主和一些仙门弟子则紧张不安的来回走着,此时,就算是他们想帮忙,也帮不上什么忙,因为他们出不去。

    “师傅,这、这会不会打进来啊?”

    其中一名弟子在这里面这样看着外面嗜血狠厉的杀戮,已经承受不住内心的恐惧而颤声问出声,眼中尽是掩不住的担忧与不安,让他与实力相当的人对打他不会觉得恐惧,应该他也许会有胜出的可能,但,那外面的那些修仙者明显的实力与他们根本不是在一个级别的,这、这要真的跟他们对上了,他们也只有死路一条啊!

    “慌什么慌!没看见他们还进不来吗?三长老的结界之术可不是一般人能破的,你以为是什么人都能打开的啊!”其中一名峰主沉声怒喝着,本来就心焦,被自己的弟子那样一说,更是心中烦躁不已,可,正当他的话才一落下,身边竟传来一声声的惊呼!

    “啊!不、不、不好了!那边有名修仙者就要打开结界之门了!”

    颜沐和纳兰若尘以及易水寒三人看到那边一名中年男修正费劲的打开结界之门时,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当即三人几乎是没有犹豫的,不约而同的朝那一方向而去,打算阻止他在这个时候打开结界之门,这个结界虽说是三长老在此守护的,但,据说真正设下这个结界的却是另有其人,结界也只有十二神将被收服离开雷音塔才会真正的破解,否则,想要进来,也只能寻得结界之门设法打开。

    凡是修仙者,对结界之术多少是懂点的,但,精不精通却又是一回事了,颜沐几人对这结界之术便可说是半桶水的料,此时看到那结界外面的修士一点点的打开结界之门,也只能迅速凝聚体内气息,念着关闭的术法,想要阻止对方打开,但,让他意外的是对方的实力不下于他,甚至远远在他之上,凭他一人之力根本无法阻止。

    易水寒和纳兰若尘见状,两人迅速凝聚能量以手掌抵到颜沐的背上,合三人之力相护,哪知,结界外面的一些修仙见状竟也相助那人,只感觉一股强劲而骇人的力量从结界中反弹回来,三人猛然间齐齐的被弹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

    “噗!”

    三道身影摔落地面,溅起一地的尘烟,想要迅速站起,却不料不约而同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胸口传来阵阵剌痛,而就在这一瞬间,他们抬头看去时,结界之门已经被打开,那外面的修仙者竟也一个个的跃了进来,毫不恋战的进入结界之内,打算进入雷音塔寻得十二神将所在之处,只是,一进入结界里面,那些修仙者一个个也不是善良之辈,竟是记着刚才颜沐三人的阻拦,当下,共中几人厉声喝着。

    “不自量力的小子!胆敢阻拦我们,真是找死!”

    蕴含着杀意的声音一落下,几人亮出了锋利的利剑,浑身散发着浓烈而骇人的威压,利剑在手中一转,强劲的气流注入,骤然间,势如破竹的朝他们三人劈去,意在一剑就将他们三人给劈成两半!

    看到那杀气凛冽的剑刃朝他们而来,颜沐脸色一变,当即惊喝一声:“快闪开!”该死的这些人竟然是飞仙期的强者!飞仙期强者,就是他化神巅峰也无法与之匹敌,更别说纳兰若尘和易水寒了!

    “咻!”

    纳兰若尘和易水寒两人看到那朝他们而来的骇人杀气时也是脸色一惊,几乎是本能的,身体的求生本能比他们的反应还要快了半拍,也正是这半拍,让他们险险的躲过了那致命的一击,只是,因为他们两人是直接就整个人往另一侧扑去,这一扑落地就地翻滚了几圈,狼狈之余身上也擦伤了不少,只是,那几名飞仙期的强者却似乎不准备放过他们,再一次的持剑飞掠而上,似乎,不取他们几人性命势不罢休一般。

    “轰隆!”

    正当这边打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在这个时候仙门中的某一处竟然有人引来了天雷,轰隆的一声天雷的震响声让打斗中的众人都微怔了一下,只是,感觉到那天雷的能量波动不大,所有人便也没怎么在意,只是,紧接着,那弥漫着乌云与传出阵阵闷雷声的天空又再度的劈下了两道相连着的天雷,每一道天雷的力道与能量,都比前面的一道要强上很多,这一来,倒是引起了一些修仙者的注意,想着,会是什么人在进阶?只是,虽然心下有些好奇,却又比不过这雷音塔中的十二神将来得强,于是也没去看看,因此,也没人知道,所有人错过的到底是怎么样的一幕……

    某一山峰之上,随着三道天雷的劈落,随着逆天丹药的现世,天空中的异象也随着散去,浓郁的药香弥漫在空气之中,就在一处院子的后面,一抺白色的清雅身影正站在一炼炉边,在她的身边,空气中还涌动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真龙鼎中的炉火已经熄灭,而炉中的逆天丹药在经过天雷的粹炼,也已经成功的出炉,从空气中那浓郁的药香便可看出,那炉中的丹药,绝对不会是一般的丹药。

    只是,那些在打斗中的人没人赶往此处,但,仙门中炼丹峰的峰主,人称药痴的一鹤发童颜的老头却是在三道天雷劈落后急急的赶了过来,那是一个炼丹成痴的老头,同样的一袭宽大白袍,只是,这一身白袍穿在他的身上却已经变成了土灰色,可以看出最少也有好些天没换洗过的了,衣袍上面有的地方还染着一些药汁的颜色,仙门里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从不走出炼丹峰的怪人,不修边幅门中弟子皆知,只是,偏偏他炼丹出来的东西还真不是一般炼丹师能比的,因此,虽然不常露面,虽然不修边幅,但却很受人尊敬。

    “是谁在炼丹?是谁在炼丹?还引来天雷?那就一定是绝世好丹!一定是逆天的丹药,到底是谁在这上面炼丹……”他一跑往上山峰上跑着,嘴里一直喃喃的自言自语着,那一双眼睛看着那山峰上面,却是亮得出奇,脚下步伐也是如同踏风而行,几乎是不着地的飞奔着上去。

    也许别人看不出这是炼丹引来的天雷,但他药痴不可能看不出!进阶时的三道天雷可不是后面两道追着直下的,只有逆天的丹药出炉才会如此,真是太让他兴奋了,到底是什么人在这上面炼丹?仙门里来了别的炼丹师吗?他怎么不知道?

    山峰上,唐心眼中划过一丝欣喜,将那里面的十二颗全属上品的还魂丹收入空间中,这是她第二次炼还魂丹,上回的那她这里只剩下一颗,而这回的还魂丹比上回的那些还要好,因为所用药材的都是几千年以上的,而且一出炉还是十二颗,虽然不比别的丹药多,但她已经很满意了。

    轻呼出了一口气,调整心态,她从空间中取出了一颗修炼恢复体内能量的丹药服下,盘膝闭眼静坐调息,而就在这时,耳边一动,听到有人往这边而来,不过因为对方没带杀意,因此她也没睁开眼睛,继续调息养气。

    “真、真、真、真、真龙……”

    药痴是瞠目结舌一脸不敢置信的呆住了,他瞪大了眼睛像是受到什么惊吓的指着那个真龙鼎,真了好半会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只感觉一口气卡在喉咙,上不去也下不来。

    半响,唐心轻呼出一口气,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这才看到了那站在不远处鹤发童颜的老头,眸光微闪,她知道这个人,虽没见过,但听说过。

    意念一动,她收起了真龙鼎之时,突然感觉身体里的内息在波动,脸色微显得古怪,这气息,莫非……是要进阶?

    当下也顾不得那老还傻站在那里,迅速的从空间中拿出一颗丹药服下,调息运气,准备进阶!

    而这一幕,又让那眼尖的老头给瞧见了,看着他拿出来的那颗吃进嘴里的丹药整颗呈金黄色,还散发着一股金色光芒,他又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跌坐在草地上,瞪大了眼睛指着他:“那、那、那是、那是……”天啊!他到底看到了什么啊?谁来告诉他这个变态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又是谁去找了这么个变态回来的?怎么没人跟他说一声?

    根本顾不上那老头的唐心在服下丹药后的一瞬间,就马上感觉到丹田处的强劲气息涌动,浑身的强劲威压瞬间爆涨而开,白色的衣袍随风拂动着,那浓郁的灵力气息汇聚着强劲的威压散而在她的周身之边,竟是连跌坐在三十米之外的药痴老头都被那股气流给震得受不住,连滚带爬的迅速退到百米之外,震惊的看着那前面的一幕。

    肉眼可见的气流之中,那白衣拂动的清秀男子盘膝闭目而坐,调气运息的正在进阶,他的身边弥漫而出的那股强大的威压以及气流竟上让天上原本刚散去不久的云层又再度的聚了起来,一道道的闪电伴随着一道道的闷雷声在头顶上的天空中传来,压抑而强大,震撼而让人心惊……

    “轰隆……”

    闷雷声像是酝酿着什么似的,只在云层中响起,却是久久没有劈落,只是,底下的一幕却是猛然间发生了变化,狂风大起,呼呼狂啸着,强劲而骇人的威压与气流像是在空气中与互碰撞挤压似的,互不相让的发出丝丝凌厉的破空之声,那股能量的强大,压得人喘不过气来,更是让人不敢靠近百米之内,而就在这时,乌云中骤然间咔嚓的一声划过一道剌眼的闪电,下一刻,如同要毁灭天地的惊雷轰隆的一声狠狠的劈了下来。

    “轰隆!”

    声音震得地面猛然晃动了一下,甚至,就连在雷音塔那一边的众名强者也心头一惊,隐隐的生出了几分的不安……

    ------题外话------

    三十号了,最后的一天,我会尽量多更,将二十八号差下的五千字补上,总字数绝不会少于一万五,不过,我码字慢,无法弄成一章更上来,这一章就先看吧,剩下的,明天何时码好,何时更。

    有票的妹子,甩过来吧。最后一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