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7 蕴藏的杀机!

    她脚步一顿,敛下的目光微闪,微微回头看了那唤住她的人一眼,仙门门主。

    旁边的颜沐和纳兰若尘以及易水寒三人也脚步微顿,看了风华一眼,又看了那门主一眼,眼底划过些什么,才迈步往外走去。

    而那前走的纳兰星辰则回头看了后面那抺白色的身影一眼,暗光微动,负手继续往外走去。

    “不知门主唤住我,有何吩咐?”她回过身,走上前来,声音不卑不亢,清眸中一片平静的看着他,任由着面前的门主以及那四位长老打量着。

    他白衣着身,虽然素雅,却难掩他一身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面对面前的几个居于高位的强者,他目光平静毫无波动,直视着他们,任由他们打量着,那眉宇间散发的自信与摄人的风华,是那样的令人移不开眼,看着这样一张平凡的容颜,他们根本不会去注意他长得如何,因为早在第一眼看见他时,就早已经被他那一身出众的气质所吸引,这样的一个人物,遇事不惊不喜,这份沉稳内敛的修为,真真让许多年过半百的人都自叹不如,尤其是他那一身不怒而威的气势,虽然他已经极力的想要隐藏,别人也许无法发现,但,却逃逃他们的目光。

    这样的一个尤如明珠般的人物,又岂会只是他仙门中的小小一弟子呢?

    “风华,你入我仙门在先前的众名弟子中是最短的,但,不可否认,你却是无法在何处都是极为闪耀吸引人目光的一个人,你入仙门时所填的信息我们也看过了,并没有交待你来自于何处,也没有写上你的家族,在这一层上面,你也是极为神秘的一个弟子。”他的声音微顿,见他只是静静的听着,也没开口,神色也依旧如初,这才继续道:“不瞒你说,我和几位长老私下都猜测过你,你进仙门来并不是只是来这里当一个仙门弟子,也许你是另有所图,但,我们不管你怀着什么目的而来,我们今天只想说,你不要做出有害仙门的事情,否则,哪怕你背后的势力再强大,我们也绝对不会姑息!”

    听完了他这一番话,她不由轻笑出声,笑声清脆如山中泉水,又如春天里的轻风,轻轻的抚过几人的心间,奇迹般的让他们原本担忧的心平复了下来。

    “呵呵……”

    她看着他们几人,眸光浮上了几分笑意,眼底似有不明的暗光掠过,只听她不紧不慢的笑道:“门主,几位长老,你们只说对了一半,至于另外的一半,呵呵,我还真不知你们竟然会这样想。”

    她笑着摇了摇头,看着几人问着:“我进东鹤仙门来,可曾做了什么有害仙门的事?”她的唇边带着几分笑意,继续道:“倒是仙门一再的给我找来麻烦,先是汪峰主的那个弟子想从我这搜刮收藏的宝贝,紧接着又是他的家族来找事时,你们把我推了出去,再接着去了黑雾森林,汪峰主以及纳兰星辰又百般刁难,想让我命丧黑雾林中,如今我回来仙门也没多久,今天碰上这事也是你们叫上我来的,如今又来给我警告,莫非,当真觉得我好欺负?”

    说到这时,她唇边的笑意已经敛去,眼中的那丝笑意已经换成了冷冽的寒光,此时的她,浑身散发着一股摄人的威仪,那是一股蕴含着上古神兽以及她自身实力的威压,这一股威压,竟是让那仙门门主以及四位长老都不由的心头深深的一震,心底如同掀起了一波惊涛骇浪一般,震惊得让他们说不出半句话来……

    他们是什么实力的强者?如今竟然被他施放出来的威压给震摄到了?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他们确实是对他有些怀疑,怀疑他是什么隐门世家的人,怀疑他来仙门的居心,只是,如今听他这么一说,又似乎……

    泛着寒光的清眸冷冷的扫了他们一眼,冷笑一声:“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坦白的说了吧!我进东鹤仙门确实是有目的的,而这目的并不是像你们所说的对仙门不利,我原本想着,东鹤仙门既然是贵族仙门,应该是一个可以静心修炼的地方,只是没想到,也不过尔尔。”她冷嘲着,又道:“又或者说,有人的地方,想要真正的清静,那是不可能的,你不去找别人麻烦,别人还会自己找上你,你们说,是吗?”

    被他的一番话说得无以为对,几人不由的微皱起了眉头,暗忖,难道他们真的想错了?

    “你们放心,我在这里也不会留很久的,再过段时间就会离开,至于你们所担心的事情,我想,你们应该从别处入手,为害仙门,这样的事情可是跟我怎么也扯不上关系的。”她淡淡的说着,转身便往外走去。

    看着他离开,几人竟是说不出一句话为阻拦,毕竟,他说的并不无道理,虽然他们怀疑,但却没证据,而他目前为止,确实还没有做出什么于仙门不利的事情。

    “再看看吧!如果真像他所说的,那还好,我总觉得他不是一般的人,真与这样的人为敌,绝对不是仙门之幸。”大长老叹了一声说着,这些天他们是真的忧心啊!十二神将在雷音塔的消息一经传出,他们几乎没有一日是睡得安稳的,他们守护着雷音塔这么多年,虽然早料到会有这样一天,但真的到来时,还是不免的感慨良多。

    十二神将会落在何人的手中?会为手谁手中的利刃?要知道,那十二神将就宛如天兵神将,厉害之处绝非一般人能抵挡的,就算是同为仙尊级别的强者对上了十二神将,那也不可能占得到便宜,因为传说,十二神将是不会灭亡的。

    回到山峰,颜沐和纳兰若尘和易水寒都在那里,看到她回来,纳兰若尘唤了一声:“风华,没事吧?”

    “没事,你们怎么都在这里?等我吗?”她轻笑着,清眸看了几人一眼。

    “那当然,你没回来师兄我又怎么能放心呢!”颜沐双手环胸,妖冶的凤眸落在风华的身上,神色似真似假。

    一旁的易水寒的目光落在那抺走来的白色身影身上,问:“风华,明天你去吗?”

    听到这话,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风华的身上,他不会去吗?十二神将,这样极具诱惑的吸引力他不会去吗?虽然说会有一定的危险,但,那样的十二名神将,想要拥有他们,又怎么可能没有风险?

    唐心朝易水寒看了一眼,笑了笑,道:“门主不是说了吗?那可是拿命去赌的,能不能收服可又是一回事,既然是上古神将,还拥有那样厉害的实力,你们认为真的能轻易收服?”她迈步走上前,道:“不是说那里所设的结界是进得去出不来的吗?你们当中有人精通结界之术?又或者说,结界之术可以与最擅长结界之术的三长老相比?”

    纳兰若尘一听,微怔,问:“怎么会出不来?风华,你是不是想得太严重了?只要三长老打开结界,我们不就能出来了吗?而且,我们虽然对结界之术不是很精通,但集合众人之力,总能打开结界的吧?”没碰过那样的事,他实力想不懂为何他会这样说。

    一旁的颜沐听了风华的话后却是目光微闪,看着他,问:“你是担心,明天会出什么意外?”

    唐心笑了笑,道:“不是说消息已经走漏了吗?明天门主让人去雷音塔难道真的除了我们这些人之外就没人知道?要是真的没人知道,他也不用这么急的想要找到能收服十二神将的人。”声音一落,她迈步往前走去,道:“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我要回去了,别来打扰我。”她还打算炼几味丹药出来呢!

    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几人目光微闪,听他的话,似乎,他明天是不打算去了?

    “师兄,你去吗?”纳兰若尘开口问着,虽然知道十二神将不是那么容易收服的,但,仍有些担心,担心会落在纳兰星辰的手中。

    “小师弟说的不无道理,明天看看吧!”他说着,便也迈步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我也先回去了。”易水寒说着,便也转身离开,往山下走去。

    看着他们相继离开,纳兰若尘轻叹一声,走到不远处的草地上坐了下来,看着前方的景色,眉梢间浮上了几分的忧愁,他如何不知想要收服那十二神将绝非易事?那是拿命去赌的未来,无论是谁拥有十二神将,将来都绝对不是一般的人物可以与之相对衡的。

    “为什么最近的事情会这么多呢?以前,平平静静的,不是挺好吗?”他喃喃轻语着,心中有着无限的无奈,自处这样的世界之中,如果不是强大,那么就将被人踩在地上,就算你没招惹人,别人也会来招惹你。

    落叶轻飘,轻风带走的仿佛是那看不见的时光,渐渐的,太阳西落,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又来了夜晚时分,这一夜,有很多人是睡不着的,他们都在兴奋着明日到雷音塔中所见的到一切,都沉醉在那收服十二神将的念想中。

    只是,有几个却是例外的,而最让人想不到的是,那被颜沐他们几人以为是在修炼的风华,此时却是在离她的院子不远处的地方炼制着丹药,燃烧着的火焰与那真龙鼎,还有她随手便从空间中拿出来的一株株珍贵无比的灵药,如果此时有人看见,绝对会让人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那精壮得如同婴儿手臂的人参,少说也是五千年以上的灵药,还有那在夜色中仍散发着丝丝幽绿莹光的一株灵药,那是很多炼丹师想要却只能从古书中得到的灵药,就那样的被她整株丢入真龙鼎中,只闻着空气中有着淡淡的药香飘散在空中,真龙鼎中的火焰越发的猛,里面的药材燃烧度也越发的猛烈,如果有炼丹师在,一定能会惊掉牙,因为她所用的都是上千年甚至几年前的珍贵灵药,那可是有钱也买不到的灵药,她到底要炼制的是什么样的丹药?这,也许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随着夜色渐深,唐心炼丹的时间越久,那在另一边的颜沐和纳兰若法两人也不由的有些奇怪,因为他们闻到了一股很浓的药香味,出于诧异,他们两人不约而同的翻身起床,走出院子,寻着那股药香味走去,只是,他们却没有走近,因为看到了那抺在夜色下忙碌着的身影时,他们两人停下了脚步,不想去惊动他,打扰他,只是让他们万万想不到的是,他竟然还是一名炼丹师?

    相隔不远的两人相视了一眼,走到了一起,到了一处不会打扰到风华的地方才停下脚步,颜沐笑了笑,看着面前漆黑的夜色,道:“我们这个小师弟,还真是一身的秘密,跟他相处这么久,我到今日才知道他竟然还是一名炼丹师。”

    “是啊!他真的很不简单。”纳兰若尘轻声说着,声音中带着淡淡的轻叹:“而且,不是一般的懂药理,还是非常精通的那种,我想他这炼丹师的品阶一定也不会低的。”虽然不知道他的炼丹师品阶到底到了什么样的级别,但,他就有种直觉,在这一方面上,他也一定是极为出色的。

    “夜也深了,走吧!回去休息。”颜沐说着,便转身往自己的院落走去,风华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又有什么关系呢?只要他不是他们的敌人就行了。

    纳兰若尘应了一声,朝风华的院子看了一眼,便也迈步往自己的院子走去。明天,将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明天,就会知道……

    夜,渐渐的深了,变得越发的幽寂,然,唐心所在的那一处地方却是呼呼而响的声音不时的传出,火焰烘烤的声音也在夜色中散开,久久不息……

    清晨,颜沐与纳兰若尘天一亮便起来了,辰时,洗漱好之后他们便也没叫上风华,自己便往那雷音塔所在的地方走去,昨夜他已经说过了,不要打扰他,那么,自然也不用叫上他,他如果想去,不用他们叫他也会去的。

    雷音塔所在的地方是仙门门主院落的正后方,塔高有九层,成方形,每一层塔的四角边上都有着上古神兽的石像震压着,每一层长都有九尺,合之九层,为九九八十一数,一般来说,七层古塔较多,九层塔较少,也正是这个结构,才更加的让外面的人相信,是有着十二神将被压在此处。

    当颜沐和纳兰若尘来到时,纳兰星辰和几位峰主和一些弟子已经在那里等候了,当中,有一些峰主并没有来,似乎是再三思量过后决定不冒那个险,但仍有一些不撞南墙不回头,又或者说,不拿着命出去拼一把,他们不甘放弃。

    有的弟子见门主和四位长老还没来,便上前碰了碰百米内的那一层结界,哪知,才一靠近,手才一碰到,就被一股强大的力道给弹了回来,整个人狼狈的摔倒在地面上,甚至,嘴角还溢出了鲜血,看到这一幕,不少人心下诧异不已。

    这结界,当真非同一般啊!

    再等了一会,陆续还有一些弟子到来,而在这时,门主和四位长老也已经来到了众人的前面,大概的看了一下,却发现有一些没来,一些峰主和一些弟子没来,他们倒也不是很意外,只是,意外的是,为何连风华也不来?按理说,他不应该会不想得到那十二神将才对,可是,现在他却是真的没有出现,难道说,十二神将还入不了他的眼?

    “好,今天来到这里是你们自己的选择,接下来,我就会打开结界,让你们进去,我们会在这外面等着,如果有人能收服十二神将,结界不解自破,如果无人能降服,那么,只要还能出来的,我也会迅速打开结界让你们出来,你们可想好了,想要进去的就往这边站。”

    三长老说着,看了众人一眼,手一挥,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凝聚在手中,随着他口中念念有词的声音一经传开,他双手猛然在身前结出了一个复杂的印记,双手朝前面一指,只见,那原本看似透明的空气却是荡开了一圈如水纹一般的气流,慢慢的往外荡去。

    “好了,结界之门之已经打开,你们快进去。”三长老额头上渗出了丝丝汗水,回头对众人说着。

    众人相视了一眼,一咬牙,便迈步往里面走去,相继着,一道道的身影往里而去,颜沐和纳兰若尘还有易水寒几人相视了一眼,也跟着迈步往里面走去,他们打着的主意是,看能不能成功,如果看到前面的人不成功,也许他们就不会去试着解开那镇压着十二神将的封印,免得被反噬。

    直到那些弟子和峰主们都进去了,三长老才收回气息,让结界维持着原来的样子,再退到了一旁,与门底主和另外的三名长老相视了一眼,只见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问:“你们觉得,他们当中真的有人能解开镇着十二神将的封印吗?”

    几人闻言,沉默着,最后还是门主叹了一声,道:“传闻这天地间也只有一人能降服十二神将,而这个人会不会出现在这里,谁又会知道?一切只有听天由命了,该来的,还是会来的……”

    里面,众人皆往那塔中走去,镇压着那十二神将的封印是在第九层那里,他们只有到了第九层试试,才知有没那个本事,一层一层的走着,众人心思各异,有着见到被封印着的十二神将的兴奋与激动,也有着紧张与担忧,害怕着,如果真的不成,那么,他们付出的真的极有可能会是性命,修仙者的性命是何其的珍贵?由其是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修仙者,寿元都是普通人的好几十倍了,因此,他们比普通人更珍惜生命,更害怕死亡。

    约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他们终于来到了那最上面的一层,第九层,只是,这第九层并不是像他们所想的那样,直直的便能走进去,而是被一扇门给挡住了,在他们面前有着一扇门隔住了他们的视线,连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他们都没能看清。

    “我来劈开。”其中一名峰主走上前,对着那锁头便是一记凌厉的风刃劈了下去,只听哐的一声,那锁头掉落地面,门被推开,里面的一幕也随着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什么也没有?怎么可能?”

    众人错愕的看着前面的一幕,然,在错愕过后,却有一些静下心来思忖着,这样一个重重保护着的古塔,又岂会真的什么也没有?想必,这里还被设了九宫阵或者是迷幻阵,看来,想要通过这面前的一关关障碍看到那里面的真实一幕,还真的有些难度。

    “九宫阵?呵,我先来破了这个九宫阵。”一名女峰主说着,她所擅长的东西当中,九宫阵也是其中一,如今看到这九宫阵,根本没将它放在眼里。

    众人退后了一些,看着那名女峰主迈进了阵法当中,只见,才一迈进去,她就发出了凄惨的叫声,那如同杀猪般的叫声冲破塔顶,划过天际,弥漫在空气之中,也正是这一声凄惨的叫声,让后面的人一个个的脸色大变。

    她在里面到底遇到了什么?阵法之中,他们竟然无法看到她在里面所遇到的事情,这里面,不仅仅是一个九宫阵,似乎,还有更多危机暗藏其中……

    那在山峰之上炼丹的唐心看着自己的火炉,控制着火候,突然间听到那凄惨的尖叫声从天空中传来,抬眸扫了一眼,淡淡的收回目光,雷音塔?十二神将?若真的那么容易得到,也不会留到如今了,她想,门主他们并不是担心着这十二神将会落在什么人的手中,而是担心,那些人得不到十二神将,会毁了仙门吧!

    正想着,突然见那底下飞掠而出的一道道身影,那些御剑而来的身影,不约而同的朝着雷音塔的方向而去,而从他们的衣着来看,显然,不是东鹤仙门的人。

    “麻烦终于来了……”

    ------题外话------

    很久没有午夜更文了。今夜,变来销魂一把吧,唐心的身份即将暴光,纳兰家族的人也将来到这里,她接下来会怎么做?又会发生什么事情?那个嚣张的管家碰上唐心,又将如何?最后,貌似已经月尾到月尾了,手头上有票的妹纸,愿意甩过来的甩过来,已经没有的也没关系,都等着看接下来的大高潮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