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6 十二神将!惊天下!

    另一边,在东鹤仙门中,原本正在峰中修炼的纳兰星辰被一名弟子叫了出去,主要是,外面有人送来了三个盒子,说要交给他的,从峰中下来,往山门的接待处走时,来到那里时,看到三个四四方方的盒子放在那里,他走上前,问那名接待处的弟子:“是何人送来的东西?有没留下什么话?”

    “是一个普通汉子送上来的,说是有人托他把这交给你的。”那名弟子说着,便又低头处理着事情。

    闻言,纳兰星辰目光微闪,打开其中的一个盒子,却在看到那里面摆放着一个死人头时脸色骤然一变,阴寒之气与身上的杀气迸射而出,吓得那名弟子连忙抬头一看,哪知,这一看正好看到那颗死人头,顿时吓得整个人往后倒退了几步,尺呼出声:“啊!”

    纳兰星辰阴沉着目光扫了那名弟子一眼,又解开了另外的两个盒子,在看到里面的那另外两个死人头时,拳头不由紧拧而起,目光中杀气凛冽,在心下暗暗的念着:风华!好个风华!竟然有本事杀了这三人,确实是不简单!我纳兰星辰就不信,无法取你性命!

    “处理了!”他冷冷的瞥了那名弟子一眼,转身便走。

    那三人是他派去捉快剑青阳来威胁风华的,不久前三人还跟他联系过,说快剑青阳已经捉到手,那一夜三人说带上快剑青阳去对付风华,而当时他因有事在身没跟去,后来又因看到那股金莲圣光他又寻着那股光芒而去,想怎么也会遇到那个纳兰明月,谁知连纳兰明月的影子都没瞧见,这几日他一直在联系几人,却没想到,今日见到的竟然是三人的人头!

    这一边,唐心下了峰,正在仙门的小道上走着,打算去找古世君,看看他最近都在做什么,怎么他们回来这些天了,也不见他到峰上来,只是没想到,还没到古世君的院落,就看到了那同样一袭白衣的纳兰星辰正阴沉着脸色走上来,看到他,她唇角扯出了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意,当没看见他似的,继续迈步往前走着。

    心情阴沉的纳兰星辰抬眸一见,看到前面那抺白色的身影,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着拳头,他迈步上前,在他的面前停下了脚步,强忍着想出手杀了他的冲动,阴测测的说着:“你的大礼,我收到了,总有一天,我会回你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

    唐心抬眸瞥了他一眼,冷笑着:“我拭目以待。”声音一落,便迈步往前走去,留下身后的人在那里用着杀人的目光怒视着。

    “终有一天,你会后悔跟我作对的!”纳兰星辰阴狠狠的说着,拂袖这才转身离开。

    另一边,找一到古世君唐心在出院子时遇到了水依儿,一问之下,才知道古世君在他们下山后的几天便离开了仙门,也没说去哪里,到现在也没回来过,可以说是不知所踪,听到了这话,唐心目光微闪,古世君进仙门是有目的的,只是什么目的她却一直不知道,如今突然离开,是否跟他进仙门之事有关?

    一边思忖着,一边往山峰走去,她还没回过神来时,就听到了一道带笑的自恋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小师弟,这是在想什么呢?怎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莫非,是在想师兄我?”

    她抬眸一看,见,那抺以着妩媚的姿态半侧着身子倚在那树上的妖冶男子,不是颜沐又会是谁?墨发垂落在胸前,而他胸前的衣襟是轻敞开着的,露出了古胴色的性感肌肤,白色的衣袂垂落在半空中,在风中轻扬着,就这样的一枚性感的妖冶美男,在那一树的绿叶衬托之下,竟是显得异常的妖娆,异常的吸引人的目光。

    “这几天我要闭关修炼,还请师兄不要打扰我。”她步伐平衡的走上前去,一步也没停留的往自己的小院走去。

    “嗯?修炼?要不要师兄陪你一起修炼?”树上的颜沐自己跟了上去,笑眯着一双眼眸说着:“小师弟,你的实力到底是多少?怎么一直都藏着呢?师兄又不是外人,跟师兄说说又不会怎么样”

    她突然停下了脚步,半回过身,看着身边的颜沐,似笑非笑的道:“师兄只要知道,我们不会是敌人就行了,至于我的实力高低,那只是我的敌人应该担心的事情,不是吗?”

    颜沐一怔,继而哈哈一笑:“哈哈,没错,小师弟的实力就算是很恐怖我们也无须担忧,因为我们不会是敌人。”他眸光带笑的看着他,眼中暗光流动,心下对他却是越加的欣赏。

    风华风华,确实是一身风华无限,无论是在心智上还是在实力上,他都是顶尖的,与他成为朋友,那是幸运的,而,那成为他敌人的,只能说是倒了八辈子霉了,碰上这样的一个人,想要战胜他,很难。

    看着他回到院子,颜沐止住了步,并没有跟上去,只是含眸带笑的看着他的身影消失在那院子处,而在他的身后,纳兰若尘迈步走了上来,道:“师兄,刚才门主派人传话来,让师父过去一下,我回了话说师父此时还在闭关中,门主又派人传话,让我们师兄弟三人过去。”

    “嗯?”颜沐挑着眉头:“可知是什么事?”

    纳兰若尘摇了摇头,缓声道:“不知道,没有说。”

    “你去叫上风华,一起去看看吧!”

    “好。”纳兰若尘应了一声,迈步往风华的院子走去。

    才回院子的风华不一会又随着纳兰若尘出来了,其实她心下也疑惑着,什么事须要让他们也一起去?看到那站在不远处沉思着的颜沐,她眸光微闪,看来,疑惑的不止她一人呢!

    三人到齐,相视了一眼,便往山下走去,在那名传话的弟子带领下,来到了议事堂,而此时,议事堂中,已经坐着另外的十一位峰主以及门主和四位长老,而在十一位峰主的后面,也摆着几张椅子,坐着的是他们门下比较出色的一两名弟子,议事堂中的众人看到那走进来的三抺身影时,目光皆闪了一下。

    不可否认,疯老头门下的弟子是最少的,但,却是极为出色的三人,别的就不说了,就他们三人这一身的气质与容颜,就不是一般的弟子能与之相比的,三人的实力,颜沐的实力可以与纳兰星辰打成平手,这也是不久前他们去黑雾森林后回来,汪峰主禀报的才知道的,原来,颜沐的实力已经到了化神巅峰,这一点,倒是让众人都很是惊讶,毕竟,以往都不曾听说过他有任何出风头的事情,更不曾听说过他的实力已经到了这样的一个阶别。

    至于纳兰若尘,这个弟子他们也是知道的,性子温和,如果别人没惹他,他也是不会惹事的,就算别人惹他,没有惹怒他,他也只会以忍为先,很少动手,他身上的气质太过干净,就像是一汪清水,一染不染,给人很是温和,很是亲切的感觉。

    而三个中,最让他们看不清的,应当属这个来到仙门还没半年,却一次次的让人印象深刻的男子,风华了,他的容颜在三人中是最普通的,甚至可以说是走在大街随处可见的普通面貌,但,那一身风华绝代的气质,却又是那样的与众不同,他像是一口深潭,深不可测,让人摸不到底,窥之不透,在他的身上弥漫着一层又一层的神秘气息,让他看起来平凡中却又带着不平凡,平和中却又透着危险的气息,一个让人无法猜透他想法的人,来历神秘,身世神秘,一层层的神秘感让人不敢轻视于他,就仿佛,他是那潜伏于深潭里面的睡龙,一朝冲天而起,将惊艳世人,震撼重重!

    坐在汪峰主后面的纳兰星辰,看到他们三人进来,阴鸷的目光一扫,视线在风华的身上停顿了一下,便敛下了眼眸,不知在想着什么。

    “见过门主,各位峰主。”三人微微行了一礼,齐声说着。

    议事堂正中间,坐着的仙门门主看了他们三人一眼,沉声道:“既然你们师父在闭关,那你们三人也坐下吧!今天主要是有些事情要跟你们说说,也看看大家有没什么好的意见。”

    “是。”三人相视一眼,走到那最后面还空着的位置坐下。

    坐在其中一名峰主后面的易水寒看了三人一眼,朝他们点了点头,表示打了声招呼,而三人见了,也回他一个淡笑。

    四位长老中的其中一人挥手一示意,那守在门边的两名弟子便将议事堂的大门关上,守在外门,不让不相干的人走近,而议事堂中的众人见状,一个个此中划过一丝疑惑,心下暗忖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为何门主和几位长老皆是一副那样凝重的神色?

    “今天叫你们来,是因为我们仙门可能就在不久后会遭遇大难。”仙门门主叹了一声,一时间,又不知从何处说起。

    “门主何出此言?”其中一位峰主不解的问着,问出了众人心中的疑惑。

    门主看了众人一眼,叹道:“你们可知,我们东鹤仙门中的雷音塔为何常年禁止任何人靠近?”

    其中一名峰主沉思了一会,看了门主和四位长老一眼,道:“我曾听说,我们东鹤仙门的雷音塔中有传世神将,不知可有这样一回事?”

    “我也听说过,说是雷音塔中封印了上古十二神将,只是……”那名峰主看了众人一眼,又笑道:“不过谁也没证实过,也许,这也就只是一个传说。”

    “不,这并不是一个传说,而是真有此事。”门主沉声说着,脸上带着凝重的神色,道:“仙门的雷音塔是门中禁地,里面确实是封印着上古十二神将,这上古十二神将侥勇善战,每一位神将的实力都相当于仙尊级别的实力,而且据说他们每一人还有一样特殊能力,这十二神将,可说是随便跺跺脚都会让半边天为之一震的超强者人物,也正是这样,无论是隐世世家,还是一些家族,都希望想要得到他们,只是,这毕竟是上古神将,并不是随便的人就能收服他们的,如果不能收服他们,那么,随时都有可能命丧于他们的手中,但就算是这样,也仍有一些人想尽办法的想要得到他们,以前,雷音塔十二神将对世人来说也就只是一个传说,并不足以为真,但不久前却有消息传出,将雷音塔的秘密公诸于世,如今,我也是苦无办法,才让你们来想想,到底有没什么可行的法子。”

    听完了门主的话,众人脸色都是神色各异,有的是诧异,有的是惊呆,有的是不可思议,也有的眼底闪烁着贪婪的光芒,也有的眼底掠过势在必得的决心,也有的一脸的沉思。

    将众人的神色尽收眼底,门主和四位长老相视了一眼,十二神将确实是有很大的诱惑力,无论是谁听到了都会想要将这样的十二名绝世强者据为己有,为自己所用,他们在决定说出这件事之前就已经猜测到,众人的神色,虽然他们都是修仙者,但毕竟,人心都是自私的,贪婪的,如果不是事情已经到了无法包藏的地步,他们也不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说。

    那十一位峰主的神色就不用说了,就是他们后面的弟子,那眼睛在听到十二神将时都是闪亮闪亮的,尤其是纳兰星辰,他想的是,如果他得到了这十二神将,那么,就算将来纳兰明月真的回到了纳兰家族,也根本没有资本跟他来较量,十二名仙尊级别的强者,还每人都拥有特殊的能力,这是多大的一个诱惑?如果有了这十二神将,将来纳兰世家交到他的手中,那么一定可以在他的手中发扬光大,重新挤入超级四大家族之一!甚至,会是四大家族之首!想到这,心情都不由的澎湃起来,心中的激动让他的双手都隐隐有些颤抖,好在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压下内心的激动与兴奋。

    此时的他,根本就没在意仙门门主所说的那些话,他只记着门主说,这十二神将是多么的厉害,多么的神奇,却忘记了,这十二神将,想要收服他们是多么的难……

    颜沐是一脸的神色莫测,听着那些话,说没有想要夺得的心是假的,那样强大的上古神将,谁不想要?只是,如此厉害的上古神将为何会被封印着?又是何人封印的?想要收服他们,又需要具备什么样的条件?

    纳兰若尘听着门主的话,眼中无波无喜的朝纳兰星辰看了一眼,见他眼中闪过的光芒,心中微沉,十二仙尊级别的强者,还带有特殊能力,如果落在纳兰星辰手中,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只是,凭他之力估计却是收服不了的。

    心下沉思着,看了一旁的颜沐的风华一眼,也许,他们可以也说不定,落在他们的手中,总比落在纳兰星辰那样的人的手中好。

    易水寒听了是微拧着眉头,他看了众人一眼,视线落在那一脸平静看不出在想什么的风华身上,只见他半敛着眼眸,像是静静的在听着,又像是沉思着,他的脸上神色看不出一丝的信息,也不因门主的话而浮现出惊讶与不可思议,甚至,由始于终连头也没抬一下,只是那样静静的坐着,仿如一个局外人,置身事外。

    “咳咳。”

    门主轻咳了一声,再次开口,道:“你们说说,有什么主意没?”他的目光掠过众人时,在那最后面的风华身上停顿了一下,不知为何,这个叫风华的弟子身上的气质总让他觉得有些熟悉,却想不起在什么地方曾见过这样的一个人?而他,也是是为奇怪的,别人都抬着头看着他,注意着他的话,唯独他,从刚才坐下后就一直没抬起过头来,他就像置身事外的局外人一样的在作壁上观。

    汪峰主看了门主和四位长老一眼,笑道:“门主和几位长老既然叫了我们来,想必,心中已经有了什么打算,不如,就说出来给我们听听?”

    “是啊!主门和几位长老是怎么想的,就说出来吧!也好让我们知道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另外的一些峰主也附和的说着,他们既然准备把这事说开,不可能没有自己的打算的,叫他们来,又怎么可能只是想听听他们的意见?

    “那好吧!我就说说我和几位长老商量后的决定吧!”他看了几位长老一眼,对众人道:“如果到了实在没有办法保存的时候,那么,根本第一任门主传下来的话是,这十二神将只能由我们仙门的弟子或者峰主来收服,你们都是仙门里最为出色的,我希望趁着那些想上雷音塔夺取十二神将的外来人还没到之前,让你们试试,就是不知你们可愿意?”毕竟,这可是稍有不慎便会丧命的事情,就算是不会丧命,只怕也会身受重伤,这样的事情只能他们自己去选择。

    听到这话,众人心头一喜,当即便是应道:“门主,我们自然是愿意的!”

    “你们愿意就好,只是,我要先跟你们说的是,想要收服十二神将并不是易事,收服不成,重则命丧当场,轻则重伤,而只要一旦你们当中谁人能收服十二神将,将来仙门若是有难,一定要挺身而出,倾力相护!”他深深的看了众人一眼,道:“我也只有这么一个条件,如果你们当中有人能收服还好,如果无人能收服,只怕……唉!”

    “门主,你放心吧!无论行与不行,我们都会尽力一试的!”其中一名峰主站了起来说着,声音铿锵有力,眼光闪烁着激动与兴奋的光芒,衣袖下的双手还紧握成拳,仿佛在压制着那内心的激昂一般,还没踏入雷音塔,就仿佛那十二神将已经是他囊中之物!

    后面,颜沐看了那一旁的风华一眼,见他一脸的平静神色,便笑道:“小师弟,你怎么看?”

    听到他的声音,风华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有什么怎么看的?既然是绝世神将,又岂是轻易便能收服的?想收服?分分钟付出的可是性命,这代价可不小。”她的声音淡淡的,不大不小,却是清晰的传入议事堂众人的耳中。

    听到了风华的话,有的峰主敛着眼眸沉思着,有的则皱着眉头扫了他一眼,有的弟子则无视他的话,认为他这是贪生怕死的想法,而原本处于兴奋激动当中的纳兰星辰听了这话,也不由的定下心来沉思着。

    确实,他说的就是存在着的一个危险,一个可以预见的危险,门主做出这个决定对他们根本没有半点坏处,如果十二神将真的保不住,那么,被仙门的人收服总好过被外来人收服,而且,如果是仙门弟子收服,那么,还能保得仙门太平,如同承了仙门一个人情,这样的好处,在场的人又岂会不明白?

    只是,十二神将的诱惑力实在太大了,就是明知有危险,他们也想去试一试,这也许,正是应了那句,飞蛾扑火,自寻死路吧!

    见众人一时间沉默了下来,门主和四位长老相视了一眼,目光皆在风华的身上停顿了一下,继而轻咳一声,道:“今天要跟你们说的就是这件事,雷音塔的周围都设有结界,平时由四位长老守护,平时若是走近雷音塔,化神级别以下的修士重则死,轻则伤,但,明天辰时,我们会在雷音塔等候你们,到时几位长老会解去外围结界让你们进去,成与不成,就看你们自己的了。”说着,声音一顿:“你们有一夜的时间可以想清楚,如果不想参加,明天也可以不用来,我们是理解的,好吧!都各自散去了。”

    众人起身站起,迈步往外走去,而就在风华迈步往外走出时,却被身后传来的声音唤住了。

    “风华,你留下。”

    ------题外话------

    烧退了,我就爬起来了,然后又恢复六千党了。谢谢妹纸们的关心,目测我是复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