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5 风华无限,救下!

    “砰!噗!”

    “爹爹!”

    “家主!”

    眼见那恶神蕴含着强大威压的一击重重的击落在夏卓涛的身上,砰的一声,强劲的气流直接伤入五脏六腑,夏卓涛的身影猛的被击了下来,胸口剧痛与血气涌了上来,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也朝地面摔去。

    夏云汐和夏家的那些修士们惊呼了一声,当即飞掠上前,将重伤的夏卓涛接住,迅速的带到一旁。

    “爹爹,爹爹……”夏云汐眼眶微红,心中焦急万分,如果不是为了救墨,他也不会伤成这样。

    “家主,快,服下颗丹药先。”林志森扶着他,迅速的拿出颗丹药给他服下,一边凝重的道:“家主,您不是恶神的对手,不能再那样去中眼他硬碰了。”

    夏卓涛盯着那从半空中探出了身体来的黑色身影,推开了他们:“不,进阶中的修仙者一般人无法伤,而能伤到进阶中的修仙者的,一伤不死即伤,我不能置之不理人!”说着,想要站起来,却又吐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无力的跌坐下去。

    “爹爹!”看碰上他这样,夏云汐不由的掉下了眼泪来,按着他说:“爹爹,你不要去了,你去也是救不了墨的了,我去,就算是死,我也要跟墨在一起!”说着,就站了起来,却被一旁的林志森给拉住了。

    “小姐,你不能去!你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然,就在这时,那天空中又传来了狂妄的哈哈大笑,那完全出现在天空之中的那抺黑色的身影,一身的邪恶气息,一身的骇人威压,只见他突然间俯下身盯着下面的夏卓涛几人,冷哼着,阴鸷的声音中透着嗜血与嚣张的气息:“小小修仙者,真是不自量力!本君今日就要取这鬼尊之命,谁人能奈我何!哈哈哈哈……”

    “哦?无人能奈你何吗?”

    突然间,天边传来一道不紧不慢的低沉声音,男子的声音低沉而带着一股磁性,很是悦耳,仔细一听,能听出那声音中所蕴含着的冷冽与威压,也正是这样的一道声音,让底下的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寻着那声音看去。

    只见,不知何时,天边出现了一抺白色的身影,他踏着轻风而来,身形飘逸宛如谪仙,墨飞与衣袂纷飞扬起,尊贵宛如天神,男子那出色的容颜与不凡的身姿,一出现就让底下的众人纷纷倒抽了一口气,再看他浑身散发着强者气息,王者威压,一举一动间皆散发出一股俯瞰天下的气势,这一幕,看在众人的眼中,心中皆不约而同的激起了一波波的骇浪,久久无法平复……

    此人,到底是何方强者?竟有这般强硬的气势,还敢公然与恶神叫板?

    底下的夏云汐看到那抺白色的身影,眼睛不由的睁得大大的,一脸的不可置信,继而又浮上了惊喜与兴奋,冲着那人喊着:“沐公子,墨在进阶!”竟然是他,竟然是他,太好了!太好了,墨有救了!

    听着那声音,沐宸风眉头一挑,朝夏云汐扫了一眼,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她,只是奇怪着,她怎么会认得他?朝那前面还承受着天雷的院落看去,他就是感应到这股气流之阴寒,像是墨的气息,所以才来的,没想到,这个在这里惹事的,竟然又是恶神!上回趁他进阶时对他出手,今日,他断然不会轻易放过他!

    那恶神也在听到那声音和感觉到那股气流时眯着阴鸷的目光往回扫去,看到那抺宛如天神一般的白色身影时,脸上浮现了狠厉的嗜血笑意:“竟然是你!本君找了你这么久都没找到你的下落,没想到你倒自己送上门来了,哈哈哈,今天,本君就要让你死在我的手中!让你知道,本君的厉害!”

    “轰隆!”

    那边,天雷还在继续劈下,一道道的天雷已经无人去数,此时到底还差多少道?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抺白色的身影吸引住了,他们在想着,那个男子到底是什么人?他当真敢与恶神较量?以他们的实力,竟然无法看透那名男子的修为,只能说,对方的实力远远的在他们之上!

    “爹爹,放心,有他来,墨不会有事的。”夏云汐轻声在夏卓涛的耳边说着。

    夏卓涛心下疑惑,却又压下没有问,他现在身受重伤,得尽快调息运气才行,于是,便让林志森将他扶到后面去,一边盘膝调整体内的气息。

    “那就要看你有没这个本事了!”沐宸风冷哼一声,下一刻,提气飞掠而起,空无一物的手中却像是拿着什么锋利的兵器一般,那股被他凝聚在手中的风刃宛如一把利剑,迸射出骇人的气流在天空中划过,以着诡异的速度袭向了那恶神,气势之凌厉,有如猛虎下山,排山倒海!

    原本打算迎上去的恶神看到那股气流之强,不由的目光微闪了下,心中震惊不已,他何时修为提升得这么快了?那一身的邪魔之气又是如何驱除的?眼见那夹带着凛冽杀气的气流朝他而来,他当即飞身一翻,避开了那道强大的气流攻击,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肩膀之处仍传来一阵剌痛之感,低头一看,脸色不禁变得阴沉。

    “该死!”他以着那样的速度来闪避,谁知竟然还被伤到了,着实可恶!

    “嘶!他竟然把恶神打伤了!”不可置信的声音从底下传来,那些退得远远的修士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脸上尽是不可思议,他们看到了什么?他们竟然看到那恶神被那白袍男子所伤?

    “真不知他是哪个地方的强者,竟然这般厉害!”

    “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那一道道惊呼的声音还没落下,这一边,天雷一道道的劈落,那一边,一黑一白两抺身影以着凌厉招式在战斗着,强者与强者的对战,那股威压之强大,那股气流之骇人,就算隔着天上地下这段距离,就算他们已经退得远远,仍旧能感觉到那股非同一般的威压与气流让他们有些喘不过气来。

    “咻!咻!砰砰砰!”

    一道道凌厉的气流声伴随着撞击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那在院子之中进阶的墨,此时感觉到浑身的力道汇入丹田,隐隐的想要一冲而出,身体里的能量在涌动着,空气中,也有灵魂在飘落着,只见他双手一转,迅速的引导着身体里那股能量进入丹田,也就在这一瞬间,头顶上的天雷像是蕴含着前面几十道的威力一般,狠狠的朝他劈了下来,轰隆的一声巨响在天空中散开,他所坐的地面也深深的出现了一个窟窿,也就在这一瞬间,他将丹田里的气息一冲而上,终于突破了那最后的一道门槛,成功进入化神级别!

    “砰!”

    强劲的气流一经弹开,那一身战袍的墨便飞掠而起,披散着的墨发凌乱飞扬着,扫了底下的众人一眼后,目光落在那正与恶神战斗的沐宸风身上,看到他,眼中划过一抺喜意,原来他已经出了炼狱了,太好了!

    血色的眼眸,让人不敢与他直视,触及那一双血眸,底下的众人全是浑身一震,那人,竟然当真是鬼尊!

    “噗!”

    就在这时,那恶神又被沐宸风击了一掌,一口鲜血猛然喷出,他眯起了阴鸷的双眸,看向了那不远处已经成功进阶的鬼尊,再看向前方白衣飘飘一副悠哉模样的沐宸风,恶狠狠的搁下了狠话:“你别得意!本君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哼!”声音一落,黑色的衣袍一拂,整个人消失在天空之中。

    而那天色,笼罩着的乌云早已随着墨的成功进阶而散去,此时,众人看着那上空的两人,似乎在说着什么似的,这时,夏云汐朝他们两人喊了一声:“沐公子,墨,下来这里。”

    所有人的目光唰唰的朝夏云汐看去,似在思量着,这夏家千金怎么会认得那个白衣强者一般。而天空之处,墨与沐宸风相视了一眼,便飞身而下,来到下面,却,只是冷冷的看着那一身浅绿色衣裙的夏云汐,没有走近半分。

    夏云汐见状,快步的跑了过去,而就在距离墨三步之远的地方,却被他冷冷的喝住:“你是什么人!”在这边,他们并没有熟悉的人,她为何会认得他们两人?

    “墨,沐公子,我是夏雨啊!”她露出了一抺笑容,压低着声音道:“墨,上回在红树林你大意的把我弄丢了,不过后来我遇到了这具身体的主人,然后……”她没有再说下去,相信他们是明白的。

    闻言,墨的目光这才缓和了一些,看着面前完全陌生的她,实在很难将她跟夏雨想到一块,不过,那凝魂石里确实是没有了夏雨的灵魂,她这么说,倒也没错。

    “前阵子我去佣兵工会那里找过你,不过没找着,但知道你跟几个化神强者打开了,而后又受了伤,我托人四处打听,才知道你被邵家的人捉来了。”

    “嗯,我是遇到了些事,不过已经过去了,现在没事了,而且我的实力也成功进入化神阶段。”他看着她,面前陌生的人是小雨,只是,她用了这具身体重生,也许以后不会再是夏雨了吧!

    夏云汐才不管他发什么呆,看向一旁白衣飘飘的沐宸风,道:“沐公子,你找到小姐了吗?”

    汰宸风露出淡淡的一抺笑意,摇了摇头:“我从炼狱出来不久,目前还没找到她的下落,你们可有她的消息?”想要在这无边无际的飞仙界中寻找一个人,那就如同大海捞针。

    “总有一天会找到的,对了,我现在住在夏家,夏家家主也知道了我的灵魂并不是他的女儿,不过他还是认了我当女儿,刚才为了救墨,他受了不轻的伤。”她说着,看向那一边的几人。

    闻言,沐宸风和墨染相视一眼,沐宸风道:“既然来了这里,那就先在这里落落脚吧!你跟他们说一下,看会不会打扰了。”

    “我这新认的爹爹人真的很好,要不知也不会因为我而救墨了,走吧!先回夏家再说。”她笑着,在前面带路,来到夏卓涛面前时简单的说了一下,一行人便往夏家而去。

    而后面,那些修士们个个怔愣的站在那里,还要猜测着那个白衣男子到底是什么人?莫非,是夏家新攀上的势力?

    而那邵家家主,在他们走后,迅速的跑到别院去,哪知,一进别院,看到他儿子那凄惨无比的死状,不由的当即大哭起来,发泄完悲痛的情绪后,他紧拧着拳头,恨恨的说着:“夏卓涛!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随着众人的离去,那湖心小院也恢复了平静,只是,那空气之中仍旧有着一股还没散去的气流在涌动着,陆续散去的众人心中仍旧有着还没压下的震惊与起伏,他们想跟去夏家瞧瞧,到底那白衣男子是何方强者,但,却又打消了这个主意,因为强者的脾气都是诡异的,稍有不慎惹怒了他们,那么,下场便是惨痛的。

    夏家大厅中,被扶着回来的夏卓涛在服下丹药后已经好了不少,只是胸口的伤没个十天八天的只怕还不能完全恢复过来,他看着那一黑一白两抺身影,道:“两位,请坐吧!汐儿已经将你们的事大约的跟我说过了,只是没想到,今日一见,真是震撼连连,今日如果不是你正好来到这里,只怕,就是拼了我这把老骨头也不是那恶神的对手。”这两人的年纪并不大,但那一身修为却是很多人修炼一辈子都无法修来的,尤其是那白衣男子,他身上的尊贵气息是打骨子里散发出来的,这样的人物,他还真是第一回见。

    “夏家主客气了。”沐宸风笑了笑,看着他,道:“今日我也是偶然经过,而且,墨又是我们的伙伴,见到伙伴有难,自是应该相救。”

    墨染站了起来拱手一礼,道:“多谢夏家主为我挡的那一击。”如果那一道气流击落在他的身上,只怕,他不死也会重伤,更别说能否进阶了。

    “何需言谢,我都是为了汐儿。”他轻叹一声,看向身边的夏云汐,又对两人道:“两位,我知道我这小小地方是留不住两位的,汐儿也不是以前的汐儿了,但我还是想请求,你们让她留下来再陪我一段时间可好?”看到了他们这些出色的男衣儿之后,他知道,虽然汐儿说会留下来一些时间,但,也一定不会太久的,他虽然贵为夏家家主,手握权力无限,但膝下却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他真的不舍得她这么快便离开他的身边。

    闻言,两人相视了一眼,道:“这让她自己决定就好,我们不会干涉的。”说着,看向那一旁的夏云汐。

    听了两人的话,她站了起来,道:“沐公子,墨,我打算留在这里先提升实力,等我的实力突破金丹期,便去找我家小姐。”

    沐宸风点了点头,道:“这也是对的,你如今已经成了夏云汐,在夏家主膝下孝顺他也是应该的,现在我也没找到她的下落,等找到了她的下落再通知你们也不迟。”说着,对一旁的墨道:“墨,你也一起留下吧!跟她也好有个照应。”

    墨看了夏云汐一点,点了点头:“好。”

    “那太好了。”夏卓涛欣喜的笑开了,只是这一激动,扯动了胸口处的伤口,一阵剧痛袭来,他猛的咳了几声:“咳咳……”

    “爹,你怎么样?那个人的实力那么厉害,只怕这一掌也伤得不轻啊!”她担忧的说着。

    沐宸风看了他们一眼,从空间中取出了一颗丹药:“把这给他服下吧!”这夏卓涛对夏云汐的疼爱倒是不假,既然如此,他也不介意把唐心治疗内伤的丹药送他一颗。

    “咳!不用了,我刚才已经服下了。”他摇了摇头,他的丹药就已经是顶级的了,也只能这样,多吃一颗又有什么区别。

    “爹,你别小看这丹药,这可不是一般的丹药,你服下这丹药,包你等会胸口处的伤就好了。”夏云汐露出一抺笑意说着,倒了杯水,把丹药递上前给他。

    “好吧!”虽然不太相信,但为了不让她失望,他还是将那颗丹药吞了下去,丹药一下肚,竟然散发着一股奇异的气息,像是有什么在修复着他胸口处的伤似的,原本剧痛的胸口,竟也慢慢的好转,呼吸也不再那样的困难。

    “这,这……这是何人所制的丹药?竟这般的神奇?”他掩不住内心的震撼,再一次的,被他们这几人的非同一般给震到了,一颗服下就能恢复内伤的丹药,他们,到底是何许人物?

    夏云汐笑眯了一双美丽的眼睛,神秘的道:“爹爹,将来你一定有机会见到她的。”她家小姐,是那样的不凡,无论是在哪一方面都是是了为出色的,只是,她好久没见到她了,也不知她如何是在何处?

    旁边的沐宸风凤眸也是微闪,心下在思忖着:她会在哪里呢?

    ------题外话------

    我很歉意,本来今天要万更的,但人算不如天算,早上还没将发烧当回事,打算吃点药就好了,谁知下午已经烧到三十九度了,浑身酸痛外加冷得发抖,实在是码不了二更了,二更的五千字等我好了再补上吧,明天不知会不会好点,注意我置顶留言,要是实在写不了,估计我会请假,唉,这回真的烧得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