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3 惊天动地!进阶!

    “邵家?那个势力在流江城仅在我们夏家之下的邵家?”夏云汐一怔,她虽然不是这流江在的人,但在这里也住了些日子了,出于以往的习惯,对这流江城的一些情况也差不多摸透了,自然知道她所说的邵家是哪一个。

    “没事,就是那个邵家。”飞雪点了点头,道:“我来时看到的那个血眸男子就是被邵家的二少爷给拉着走的,邵家二爷有个变态习惯,就是有断袖之僻,这在流江城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而他一向看到什么合眼的都会带回邵家院落,只怕……”

    夏云汐蹭的一声站了起来:“我去找我父亲!”如果真是邵家,只有请他帮忙了,就算是暮家的人邵家也不会放在眼里。

    “等等云汐。”飞雪拉住她,眉眼中带着一丝担忧,道:“夏家与邵家平时也不相往来,而且,据我所设知,关系也不好,你确定要去找你父亲吗?”

    她回过头看了她一眼,轻叹一声,道:“如果是别的家族,也许不用麻烦我父亲,但,如果是邵家,就得非他不可了,邵家的势力在这流江城之大我是知道的,而且他们行为嚣张狂妄,确实不是夏家交好的对象,可墨若真的落在他们的手中,我是一定要救他的,单凭我之力办不到,只有请我父亲帮忙了。”如果,小姐在这边的话,那该多好?只是,小姐没在,所有人都没在,墨只能靠她来想办法了。

    “飞雪,你先坐会吧!我去找我父亲。”她说着,便迈步往外走去,本想着等过些天和墨离开时再说,可没想到,还是得提前说。

    看着她的身影往外走去,暮飞雪微怔,心下疑惑着,到底,那个人是她的什么人?为何她要这般紧张?

    夏卓涛的院落中,一向玄衣的他正负手而立着,目光看着天空之处,眉头微拧着,眼中带着一抺伤痛,像是沉思着什么似的,忽然间,听到外面传来的脚步声,这才回过神来,只是,却没转身,然,身后的脚步声却是在他不远处停了下来,来人也没开口,只是静静的站着,夏卓涛目光微闪,这才转过了身,看着那抺身着浅绿色的衣裙的女子时,才露出了一抺笑容:“原来是汐儿啊!来,到这边来坐会。”他示意着,迈步走到一旁的桌边坐下。

    夏云汐微顿了一下,走上前去,却没坐下,只是看着他,话想说出口,却又不知如何说出口。这段时间,她是真的感觉到夏卓涛对她的疼爱,如果他知道她并不是她的女儿,又将如何?这份打击,他可承受得了?

    “汐儿,怎么了?”在桌边坐下的夏家家主见她站在一旁,便抬眸问着。

    “我……我有件事想说。”

    “那坐下来吧!边喝茶边说。”他说着,脸上露出笑容,摆出两个杯子,倒上两杯茶。

    “我想告诉你,其实,我并不是你的女儿。”她一股作气的把话说了出来,定定的看着他,看着他在听到她的话后,那端着茶水的手微抖了下,还冒着烟的茶水溢了出来,烫了他一手,他却似乎浑然不知。

    他怔了怔后回过神,把手中的杯茶放下,脸上依旧带着慈爱的笑容:“汐儿,你在说什么呢?你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女儿?你只是伤到了头,以前的记忆没有了。”

    她看着他,看出了他强自装着笑脸的面容已经有了一丝的僵硬,看出了他眼底划过的一抺伤痛,她心中一叹,夏卓涛不愧是一家之主,不愧是威震一方的强者,更不设愧是夏云汐的父亲,也许,他清楚这具身体是她女儿的,但灵魂已经不是,只是他一直在强装着不知道,不想去揭穿罢了,此时,在她面前的,在她眼中所看到的,不是那威震一方的强者,而只是一个脆弱的父亲,他害怕知道真相,他宁愿一直这样自欺欺人……

    “为什么你要说呢?这样一直下去不是很好吗?你还是我的女儿,是我的汐儿……”低低的声音夹带着悲痛,那是一股来自心灵深处的伤痛,让人闻之心酸不已。

    “因为我想请你帮忙,而我知道,想要开这个口,一定要把事情说清楚。”她看着他,顿了一下,道:“这阵子我感受到了你对云汐的疼爱,其实我也打算再过些天就要告诉你事实的,因为我不能在这里久留。”她轻叹一声,继续道:“我原本也姓夏,单名雨字,夏雨,我有一个双胞胎姐姐,叫夏雪,我们的父亲在我们姐妹很小的时候就被人害死了,是我们的小姐救了我们,她是一个很了不起的人,她待我们亲如姐妹,只是,在某一天,我为了救我家少爷而死了,直到,后来……”

    她缓缓的说着,把她的故事告诉他,告诉他她曾经所遇过的事情,告诉她是如何来到这里,以及,在红树林中是怎样遇到夏云汐,看到她如何被害的。

    “就是这样,她因为灵魂之力太弱,魂飞魄散了,她走时,让我代替她好好孝顺你,代替她活下去。”她低低的说着,整所有的事情告诉他之后,顿觉心头一松。

    听完了她的话,夏卓涛怔怔的看着她,他怎么也没想到,害死他汐儿的竟然会是夏镇川他们,心,在痛着,如果,如果不让她去红树林,也许,她就不会遇到那样的事情了。

    “夏家主,如今我把事情说开了,我知道我已经不能再叫你爹爹了,但,我想请求你,帮我救救墨吧!”

    “墨?就是那个将你的灵魂从鬼界带回来的男子?那个鬼尊?”他回过神来,听完了她的话,他心中除了有悲痛之外,还有对他们那些人有着浓浓的震惊与好奇,尤其是她口中的小姐,那到底会是一位怎么样的女子?才能让那么多实力雄厚的强者心甘情愿的为她所用?而且,在他们那一行人当中,竟然,连鬼界的鬼尊都有。

    她点了点头,道:“嗯,最近我一直在找他的下落,如今听说他落在邵家人的手中,单凭我的力量是救不了他的,所以想请你帮忙。”

    “这件事你放心吧!我亲自去邵家要人,他们不敢不放的。”他沉声说着,声音一顿,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迟疑了一下,问:“你真的打算走吗?我膝下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了,如果你走了,就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你,能不能不走?”

    听到这话,她眼中涌出了泪水,心中尽是满满的感动,她又哭又笑的问:“你还认我这个女儿吗?”

    他抬手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摸了摸她的头,轻叹一声:“傻孩子,你就是我的女儿啊!汐儿的灵魂不在了,但,你的灵魂因缘来到了汐儿的身体,成为了她,你就是我的女儿了,而且,你不是说了吗?汐儿让你代替她好发孝顺我,难道,你就想这样丢下我这个当父亲的走了吗?”

    “可是,我家小姐……”

    “没关系的,你先留在家里修炼,等你真正的变强了,到时爹爹才放心让你出去找她,只是,如果有一天你真的要走了,一定要记得有时间就回来流江城,到时,把你那个双胞胎姐姐也带来,这里,就是你们的家,我就是你们的爹爹,知道吗?”他搂着她,低声的交待着,心中有悲有喜,悲的是他的汐儿不会再回来了,喜的是,他又得到了一个好女儿,而她,将代替着汐儿,好好的活下去。

    “谢谢爹爹,我永远都是你的女儿,也会永远的孝顺你的。”她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知道真相后还会愿意认她这个女儿,她也暗暗的发誓,一定会好好的孝顺他。

    “走,现在爹爹就去邵家,你也一起去吧!”说着,他握着她的手站了起来,沉声唤道:“老林,带上人,随我去邵家!”回到后,他还要好好的对付夏镇川那几人!乔振东,那个狼心狗肺的小子,竟敢那样待他的女儿,他也一定不会放过他们乔家的!

    “爹爹,你到门外等我一下,我回院子里叫上飞雪。”她说着,飞快的往院子而去。

    而这一边,整装好的夏卓涛带上了数十名顶尖的修士,便在夏家门口等着夏云汐和暮飞雪两人,直到她们来了,这才一行人气势汹汹的朝邵家而去。

    与此同时,位于城西的邵家别院中,此时,那有着断袖嗜好的邵家二少爷邵奇正将带回来的墨绑在了他一个十字架上,手脚上,依旧扣着铁锁,而墨身上除了原先受所的内伤之外,身上倒没什么伤,他披散着头皮,脸色苍白,嘴唇干裂开,一双血色的眼眸却是紧紧的盯着那翘着二郎腿的邵奇,那目光,杀意凛冽,只可惜,如今一身灵力被封的他根本无法冲破身上的束缚,更无法把银龙叫出来,以及,无法用到万鬼幡,否则,他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数日前,银龙将他带到安全的地方,只是,当时带他离开的也并不是银龙的真身,只是它的一缕灵魂之力,因此,它不能能留在他的身边,那一缕灵魂之力进入空间后不久,他醒了过来,可就是服下治疗内伤的药之后,又遇到了一批人,那些人趁他重伤将他扣了起来,而且当中一个实力比他高出很多的修士还封了他的一身灵力,而后又被那一伙人给卖到了奴隶市场,在那里被这个男子给带了回来。

    他现在这样,还真的是应了那句,虎落平阳被犬欺,凭他的实力,要不是正好是在受伤时被人封住了体内灵力,他又怎会轻易被擒?只是,想到那个将那一身灵力封住的修士,他的目光不由的微闪了一下,飞仙界,果然是强者遍地!

    “血色的眼睛?真是个怪物,不过,这模样长得倒是挺俊的,虽然花了本少爷不少钱买回来的,不过,玩玩还是可以的。”那坐着的男子一脸淫邪的笑意盯着那披散着头发的墨说着,那一双目光像是在打量着什么似的,一寸寸的从上由下,忽的挥手示意道:“把他身上那件衣服给我脱了,难看死了,又那么脏。”

    “是!”两名护卫应了一声,上前就要脱掉墨身上的那件战袍,不过他们还没靠近,墨就是一声低吼,浑身的杀气迸射同,蕴含着嗜血气息的狠厉声音一经传出,顿时让那两名护卫不敢上前。

    “敢动我的衣服一下,我一定让你们死无全尸!”

    “没用的东西!竟然被这样一个男子给吓住了?他不过就是一个没有灵力的家伙罢了,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滚开!本少爷自己来!”那名男子走上前,一把推开了两名护卫,自己走到墨的面前,伸手掐住了他的下巴:“跟本少爷比狠?哼!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

    血色的眼眸闪了闪,里面愤怒的火焰与嗜血的气息越发的浓重,身体里,一股气流隐隐的要冲破而出,他死死的盯着面前的淫邪男子被铁锁扣起来的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青筋浮现,杀意是那样的骇人,只是,这邵家二少却是不将他当一回事。

    “不过,这到底是什么衣服?倒是奇怪,竟然用刀砍还砍不破?啧啧,有意思。”那邵奇竟是伸着手在墨的胸膛上来回的游走着,手中力道的加重,以及那眼中的淫邪气息,更是让墨心中猛然窜起一把怒火,一把想要将面前这该死的狗东西碎尸万段的怒火!

    另一边,急步往邵家而去的夏卓涛他们一行人气势汹汹而来,路上的百姓纷纷诧异,到底是出了什么事了?竟然由夏家家主亲自出马?邵家中,听说夏卓涛亲自带人往他们这边而来时,也微怔了一下,他们邵家与夏家一向没有来往,知道夏家不如得罪,也从没明着去得罪他们,今天那夏卓涛怎么带人往他们这里来了?莫非是来找什么事?

    “快,吩咐府里的修士,随我出去看看!”邵家家主当即一喝,便大步往外走去,打算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来到外面,正好看见夏家人已经来到邵家门口,他扫了夏卓涛带来的修士一眼,心下不禁微沉,不愧是流江城第一大家族的夏家,府中修士竟然一个个的实力都在他们之上,确实,不简单!

    整了整心神,他迈步上前,沉声问:“今天是什么风把夏家主这位大人物给吹来了?还带了这么多的人,不知,夏家主这是想做什么?”

    夏卓涛负手而立,挺着胸膛,睨了对方一眼,沉声道:“邵家主,今天夏某来,是来向你讨要一个人的。”

    “哦?要人?夏家主莫不是弄错了?我邵家里怎么会有你夏家主想要的人?”他冷笑着,脸上神色也不太好,虽然惧于对方几分,但在言语上,在行为上,他们邵家一向都是高调狂妄的。

    夏卓涛也不跟他废话,直接道:“我要找的人被邵二公子带来了,有没有这样一个人,我想,邵家主最好找邵二公子问一下,那人可是我夏家的未来女婿,敢打我夏卓涛的女婿,哼!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一旁的夏云汐一听,微怔了一下,她爹爹竟然看出来了?只是,女婿?墨还没跟她表白呢!这还太早了,尤其是,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

    邵家家主一听,眉头一皱,看夏卓涛的话也不像说假,便沉声问:“二少爷哪去了?把他给我叫出来!”

    “家、家主,二少爷去了湖心那边的别院了。”一名护卫颤声说着。

    一听这话,他脸色一沉:“怎么回事?”那别院通常都是他儿子捉到了新的玩物带去的院落,虽然他一再的吩咐他不能再做出那些败坏他邵家的事情来,只是,他却一直瞒着他暗中进行,这个逆子,如今竟然连夏家的人也敢动,真是翻了天了他!

    只是……夏卓涛前几天才与乔家解了婚约,这么快又为他女儿找到人家了?这一回找的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被他儿子给捉去了?

    正在他疑惑之时,突然间,原本万里晴朗的天空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风起云涌,闷雷声不断,那股强在的威压以及气息在空气中弥漫着,沉重得让人震惊。

    “轰隆!”

    第一道天雷忽的从那乌云中击落,而击落的方向,正是不远处的湖心小院,那是邵家的小别院,也是邵家二爷关押那些被他捉回来的俊美男子的院落,此时,看到第一道天雷忽的劈了下来,邵家家主脸色大惊:“那、那是奇儿的院落!”

    听到这话,夏卓涛目光一闪,当即沉声道:“走!去看看!”声音一落,带着众人往那方面掠去。

    而回过神来的邵家家主也迅速的跟了上去,一边喊着:“快!快去看看,到底出什么事了!”天雷?历劫的天雷?无端端的,怎么会有天雷出现?是谁在那里进阶?还引得整片天空都布上了漆黑的乌云,原本晴朗的天空顿时变得如同黑夜,狂风呼啸着,尤其……还伴随着声声鬼嚎的声音,真的让人惊悚不已!

    夏云汐和暮飞雪也是震惊不已,怎么会突然间风云色变?夏云汐还好点,她隐约觉得,应该会是墨在进阶,因为自从来了飞仙界后,除了有一回在森林中出任务时他顺利的进入元婴级别后,再加上最后的修炼的丹药的辅助,要进入飞仙期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墨一直说还差一个契机,难道会是被那邵家二少给剌激到了?

    想到这,她脸上不由浮现一丝古怪之色,那邵家二少是断袖的,墨又是那样的冰块性格,估计是被气疯了吧?

    “云汐,云汐,你怎么愣下来了,快走啊!”飞雪看到她突然停下脚步,不由的也停了下来,唤了她一声。

    “哦,走。”她回过神,迅速的往前掠去,只是,没有靠近那处独立的院子,所有人都停下了脚步,只因,那股院子被一股强大的阴寒之气包围着,他们根本无法靠近,就算是夏卓涛这个拥有强硬实力的强者,也不由的在这里百米之外停下了脚步,因为,那里不仅仅有着天雷的气息,还有着一股诡异的阴寒之气。

    看到那股阴寒之气,以及那如同黑夜一般的天空,夏卓涛目光微闪,难怪汐儿说那个叫墨染的男子是鬼尊,这股气流之强大,遮天盖地,一般的修仙者进阶又怎么可能弄出这样强大的震荡来?

    邵家家主看到那股天雷的威压与气息弥漫着整个院子,甚至,百米之内根本无法靠近时,不由的腿脚一软,险些跌坐了下去,只见他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之色,喃喃的道:“这、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因为这股气息之强大,很快的,便引来了流江城甚至别的地方的一些强者修士,他们本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在此进阶的,但,当看到那与别人不同的诡异气息时,却是无一人敢靠近半分,天雷的威力本就非同凡响,如今再加上那股森寒的冰冷气息,谁敢靠近?那股气息之强大,只怕,还没走近那座院子,就算是拥有强劲实力的强者也得死在外面。

    而在那院落之中,那披散着头发的墨静立着,双手伸开着,他微仰着头,血色的眼眸看着天空,看着那从上劈下的一道道天雷,感觉着那一股股的强劲气流冲破身体里面的那道门槛,在他的身体里行走着,他手脚上的那些铁锁,早已经被强劲的评天雷给劈裂了,被封住的灵力被冲开,束缚一解,凛冽的杀气与强大的阴寒之气在空气中乱窜着,与那天雷的威压和气息汇聚成一团,形成了一股毁天灭地的惊人威压,空气中,还有着乱窜着的万鬼在呼啸着,它们飘荡于阴森的气流之中,它们缠住了那早已被强劲威压和天雷震晕过去的那些人身上,尤其是那邵奇,身受万鬼缠身,墨好像是要他受尽折磨一般,偏偏让他醒着来面对着面前这惊悚的一幕……

    ------题外话------

    亲爱滴们,打滚卖萌求票票,外加抱大腿,哈哈,有票票的妹纸们别犹豫了,甩过来吧,晚上还有一更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