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2 行踪难寻!

    那秦管家听了脸上一喜,毕竟这都好几个月了,他们奉了家主之命在这边寻找,却是什么信息也没找到,如今好不容易吗看到这边再出现金莲圣光,来到这里却已经不见了那人的身影,如果纳兰若尘知道她在哪,那他们只要带她回去,也算完成任务了。

    纳兰若尘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缓声道:“她在哪我并不知道,但,我知道有人对她不利。”他将手中的那枚牌子递上前:“秦管家不妨查查,到底是什么人要取她的性命,毕竟,她可是纳兰家的嫡系血脉,如果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只怕秦管家也不好对父亲交待。”

    闻言,那秦管家脸色微沉,接过那枚牌子看了一眼,目光微闪,确实,如果纳兰明月真的出了什么事,只怕,他回去一定会被家主责罚,只是,到底是什么人想要伤她性命?看来,这事还得禀报家主才行。

    “嗯,我知道了。”他点了点头,看了纳兰若尘一眼,沉声道:“如果二少爷有大小姐的消息,还请一定要通知我们。”

    “好。”他温和的应了一声,点了点头,道:“如此,那我们就先走了。”说着,看了一旁的颜沐和易水寒一眼,几人这才往城中客栈而去。

    看着几人离开,后面的四人才走上前来,其中一人看了那牌子一眼,问:“秦管家,要不要暗中盯着他?也许,他会知道大小姐的下落也不一定。”

    秦管家正打算开口,忽的耳边一动,回头看去,见一抺身影飞掠而来,看到那抺身影,他目光微闪,露出了一抺笑意,上前拱手行了一礼:“秦锋见过大少爷。”与先前对纳兰若尘,这礼数竟是天差地别之分。

    纳兰星辰看了那几人一眼,见是他们,便也缓了缓脸色,露出了几分笑意:“原来是秦管家,秦管家在此,莫非是看到了那道光芒而寻来的?不知,可有寻到人?”没想到,他父亲派出来找纳兰明月的人竟然是秦锋,一个在纳兰家族里面有着不俗地位的管家竟然亲自出来找人,还带着四位飞仙级别的强者,看来,他父亲是真的很希望纳兰明月能回去。

    秦锋,一个就连他见了都得礼让三分的男人,有他来找,肯定能将纳兰明月带回去,只是,他们这里只有五人,莫非,他们赶来时也还没见到那人?

    “我们来时没有见到有任何女子在此,不过,倒是遇见了二少爷。”秦锋笑了笑,一双锐利的目光落在纳兰星辰的身上,道:“大少爷与二少爷同处一仙门,不知,大少爷有没大小姐的消息呢?”手中的那块牌子,已经被他收入衣袖之中,如果说有人不想纳兰明月回去,那么,定是纳兰星辰他们无疑。

    “没有,我至今也还没见到过,如果我有见到,一定会把她带回纳兰家的,相信,父亲见了妹妹一定会很高兴。”客套的话谁都会说,只是,心里是怎么想的,别人就不可能知道了。

    秦锋笑着点了点头,道:“我们应该也会在这一带再仔细寻找,大少爷若有什么消息,也可告知秦锋。”说着,他的声音一顿,又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对了,刚才二少爷说,有人欲对大小姐不利,不知,大少爷可知,会是什么人想对大小姐不利呢?”

    闻言,纳兰星辰目光微闪,却仍镇定自如的道:“秦管家这是什么话?我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吗?父亲盼着妹妹归家,如果知道有人想对妹妹不利,相信,父亲一定不会放过那人的。”好个秦锋,竟试探他?又或者说,他在怀疑他?不得不说,他确实聪明,纳兰家那么多的人,竟直接就想到他身上来了,只是,怀疑又如何?没有证据,说什么都是没用的。

    “呵呵,大少爷说得是,如果让家主知道谁欲对大小姐不利,相信,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他语带深意的说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才道:“我们也该告辞了,大少爷,请。”说着,这才转身离开。

    看着他们离开,纳兰星辰的脸色这才黑沉了下来,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眼中狠厉之色顿现,只听,那阴鸷的声音带着厉色的从他的口中而出:“好个秦锋!终有一日,我会让你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

    只要他成为家主,只要他成为纳兰家族的家主,要杀区区一个秦锋,那根本不在话下!纳兰明月,想回纳兰家?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另一边,回到客栈的颜沐第一个便是往风华的厢房走去,打算去看看他是否回来,推开他的房门时,却已经发现从里面锁住了?不由一怔,目光微闪了闪。

    “怎么了师兄?风华还没回来吗?”后面的纳兰若尘开口问着,而易水寒则站在一旁看着。

    “门从里关了,应该是回来了。”颜沐说着,伸回了手。

    “也许他已经睡下了。”

    颜沐顿了一下,却还是在门外喊了一声:“小师弟?小师弟你在可?”

    房门嘎吱的一声被打开了,穿着白色里衣一脸睡意的风华半睁着眼站在门边看着他们三人:“三更半夜的,什么事啊?”声音,还带着浓浓的倦意,像是在熟睡中被人吵醒似的,有着一丝的不悦。

    看到一脸睡意的他,门外的三人皆是一怔,颜沐看着他,道:“先前你不在房里,莫非,你也去城外了?怎么我们没遇见?”说着,一双妖冶的眼眸紧盯着他。

    “嗯?城外?去城外做什么?我先前就去了一下茅房而已,难道出什么事了?”唐心装着什么也不知道的看着他们,一脸的茫然,心下却是暗自偷笑着,这个颜沐,想从她口中问出点什么?怎么可能?

    “哦?原来小师弟是去茅房了啊!我们还以为半夜三更的小师弟不在,莫非是跑去偷会美娇娘了呢!”戏谑的笑语从颜沐的口中传出,他笑了笑,道:“既然小师弟没不见,那师兄我也说放心的回去睡觉了,夜已深,小师弟,明天见了。”说着,又对纳兰若尘道:“小尘子,来,今晚你就不用睡了,过来陪师兄聊天。”说着,直接拉着他就往他自己的厢房走去。

    纳兰若尘朝风华报以温和一笑,道:“风华,早点休息了。”这才跟着他大师兄进了房,他知道,他大师兄定然是想问他话的。

    易水寒看了他们一眼,转而将目光落在风华的身上,顿了一下,还是什么话也没问,只是道:“明天见。”说着,便也往他的厢房走去。风华是什么人?刚才那道光芒那样他们都知道了,他又岂会不知?不过既然他不想说,他不问便是了。

    天色一亮,几人便也起程回仙门,虽然有青鸾在,但这飞行的时间也不短,几日后他们才到了仙门,回到仙门才和在他们几人是最先回去的,于是,他们先行到了仙门门主那里,把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便各自回峰。

    风华回到峰里时,老头倒没看见,于是便直接去了她的院子,一进院子,便见她外婆与小丹和素素在院中静坐着,她笑着迈步走了进去:“外婆,我回来了。”

    “风华,你回来了呀!怎么这么快?不是说还有些天才会回来吗?”梳洗整齐如同一个富贵人家的老夫人一样的她早已经没有了前段时间的落魄,尤其是,在小丹的素素的照顾下,她也发福了不少,整个人红光满面的,再加上那一头银发,看起来很是和蔼可亲。

    “出了些意外,所以提前回来了。”她走上前,来到她的旁边坐下,道:“外婆,您最近怎么样?在这里可会无聊?”

    “呵呵,最近外婆一直在修炼,这几天也不知怎么的,总想起你外公,说起来,这都已经很多年没见到他了,也不知他一个人在那里怎么样了?”说着,老夫人不由的轻叹了一声,也许是清闲的关系吧!总时会时不时的想起,尤其是最近的身体好了,她便也动了想回去看看他的念头。

    闻言,唐心一笑,道:“这有何难?我现在就可以送您回去啊!”

    “不,风华,外婆知道你也不容易,你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如果有时间,你一定要抓紧修炼,让自己的实力再度提升,其实在这几天外婆也想好了,外婆自己回去就行了,你呀,好好的做你自己的事,等你以后找到了你娘亲,一定要把她带回去见我们,知道吗?”她握着她的手说着,老眼中泛着泪水,有这个一个好外孙女,她又有什么好担心找不到她的女儿?她相信,她一定会找到的,他们一家人,一定会有团聚的一天的。

    听了她的话,唐心想了想,便道:“外婆,那这样吧!我让火凤送你回去,有火凤送你,我才能放心一点,而且,让火凤送你,能快一点到达。”

    “好。”她笑着点了点头,握着她的手道:“孩子,一定要好好的照顾好自己。”

    “嗯,我会的。”她笑着点了点头,唤出了火凤,交待完一些话,便让她外婆坐上火凤的背,看着他们离去,这才放下心来,现在让她回去也好,只怕再晚些时候事情就多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地域中,流江城里,找了墨已经找了很多天的夏云汐此时心中是担忧不已,这么多天过去了,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到底,他在哪里呢?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呢?

    这一天,暮飞雪来夏家找她,在下人的带领下,很快的便来到了夏云汐的院子,见她坐在那里怔怔然的发着呆,眉宇间尽是掩不住的担忧神色,便示意带路的下人退下,自己走上前去,轻唤了一声:“云汐。”

    听到声音回过神来的夏云汐抬眸一看,见是暮飞雪,便站了起来:“飞雪,你来啦!坐。”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遇到唐什么难题?要不要说出来,我帮你想想办法?”她轻声说着,温柔的声音带着浅浅的笑意,让人听了很是舒服。

    “我……”她欲言又止,看了她一眼,拉着她一起坐下,道:“我在找一个人,我知道他受伤了,可是却不知他现在在哪,担心着他不知会不会遇到什么事情。”

    “找人?”她一怔,继而笑道:“如果只是找人,你大可让你父亲下一声令,不就可以了吗?”

    闻言,夏云汐轻叹一声:“我知道如果让他下令的话,一定会很快就会有消息的,但是……”

    但是,他也定然会追问,为何会识得墨?以前的夏云汐寸步不出家门,唯一一次出门还是跟他们去红树林历炼,她如果说了要找墨,那么,势必得把她的灵魂并不是夏云汐这件事说出来,她担心着,如果说出了这件事,夏家家主会以为她是存心想要占据她女儿的身体,毕竟,她确实是用了他女儿的身体复活了,如果到时他雷霆震怒,她担心救不了墨不说,甚至还会害了他,以夏卓涛的实力与修为,他若知道墨是天生血眸,不可能想不到他是鬼尊,到时,又将如何?

    “飞雪,我可以信你吗?”她看着她,轻声的问着。

    暮飞雪一怔,看着她的神色,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似的,她露出一抺温柔的笑容,道:“当然,我们是朋友,不是吗?”虽然外面的人都传夏云汐软弱无用,但在红树林的相处与接触,她却觉得她并不是那样的一个人。

    “魅影,让暗卫都退下,你守在院外,不许人走近。”她突然开口说着。

    “是。”那如影子般无声无息的站在一旁的魅影应了一声,朝周围看了一眼,那几名暗处的暗卫也听到了夏云汐的话,当即便往院外而出,而魅影也走到外面,守在院子外。

    见他们都离开,夏云汐这才看着暮飞雪,认真的道:“飞雪,我需要你的帮助。”

    暮飞雪一怔,问:“我能帮你什么?你说。”

    “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她也是流江城的,暮家在这一带的势力也不小,如果由他们家来找,那么,她就不用跟夏家家主她的父亲交待一切了,而,只要找到墨,他们再把事情告诉他,再去找她家小姐,因为,她不可能会一直留在这夏家的,小姐需要她,她要去到小姐的身边!

    闻言,暮飞雪温柔的一笑,道:“这又不是什么大事,这事甚至不用惊动我父亲就可以办到,回去后,我让我二叔分派人手去找,不过,你要找的人有什么特征,你得告诉我,这样我们才知道怎么找啊!”

    “谢谢。”夏云汐一笑,道:“我要找的人叫墨染,他身着黑色战袍,有着一双血色眼眸,现在他受了伤,我几天前曾出去一趟,找到佣兵工会,可以肯定他现在应该也是在流江城,但我怕他遇到了些什么事情。”她说着,声音一顿,道:“本来这可以让我父亲找的,可若是让他找,他一定会问我为什么会认识他的,有些事,我并不想让他现在知道。”

    “血色的眼眸?”飞雪一怔,目光微闪,脑海中在回忆着什么似的,又再问:“云汐,你确实你要找的那个人有一双血色眼眸?”

    “嗯,这是他的特征,与生带来的,应该很好找。”

    “我是想说,我在来你这的路上,好像看到一个男子有一双血一般的眼睛,但是那男子披头散发的,还被人拷了起来,会不会就是你要找的人?”她的眉头微拧着,如果她所见到的那个男子真的是她要找的人,只怕,事情就有些麻烦了。

    一听这话,夏云汐整个人激动得站了起来,脸上尽是震惊之色:“什么?你真的看见了?他在哪?在哪看见的?怎么会被人拷起来?”

    “云汐,云汐你不要激动,你先听我说。”她安抚着她,道:“是这样的,我来时确实在路上看见一个男子有一双血一般的眼睛,只是,那男子浑身好像没有灵力的,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他的手脚被人用铁锁拷了起来,拉着在后面走着,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你要找的人,只怕,就算是让我爹爹出面,也救不下他。”

    灵力尽无?被人用铁锁拷了起来?

    听到这话,夏云汐只觉心头泛酸,血色的眼眸只有墨会拥有,她家小姐也说了,天下间,只有鬼尊一人拥有血色眼眸,那人一定是墨不会错的,可是,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事了?怎么会灵力尽无?还被人拷了起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飞雪,你说,为何说救不下他?到底将他用铁锁拷起来的是什么人?”

    暮飞雪看了她一眼,心下虽有疑惑,却也没多问,她能信得过她,便是将她当朋友看待,除非她自己想说,要不然,她是不会问的,只是,想到那名男子,她心中还是一叹。

    “你可知流江城的邵家?”她缓声问着,只是,那双美眸中却是难掩担忧之意。

    ------题外话------

    如果…我说,今天只更五千。会不会被拍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