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9 重伤!慢了一步!万更

    “云、云汐,对不起。”夏镇川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歉意与自责,一双眼睛紧盯着她,在看到她看向他那陌生的目光时,心中划过莫名的滋味,她是真的忘记了?

    夏云汐看了他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连应也没应一下,这人就一披着羊皮的狼,也只有夏云汐才看不清,反正现在她装失忆,不去理会他也没什么关系。

    “好了,我们先回去吧!有什么事回去再说。”夏家家主说着,拍了拍自己女儿的手,走上前来到暮家二爷的面前,道:“暮二爷,今日你们救了我女儿,这份恩情我夏卓涛记住了,他日暮家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事情,我夏家只要能帮上忙,一定义不容辞!”

    夏家家主的话向来一言九鼎,此言一出,周围的百姓们不由的哗然一声,有夏卓涛的这一番话,暮家的地位更是非同一般了,要知道,在这流江城中,暮家与夏家是虽说都是大家族,然,夏家是公认的贵族,而暮家却也只能称为大家族,如今能与夏家搞好这一层关系,无论是在利益上还是在哪一方面,都是对暮家有着极大的帮助的。

    暮二爷听了这话,也是脸上露出惊喜与愕然之色,当即拱手道:“如此,那就多谢夏家主了。”这样的机会真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回去后跟他大哥把事情说一下,相信他也会很惊喜的。

    这时,夏云汐走上前,来到暮飞雪的面前,第一次主动跟她说话:“飞雪,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就来夏家找我玩吧!”这阵子她看得清楚,暮家的人还算不错的,至少对她一路上是照顾有加。

    暮飞雪明显也没料到夏云汐会主动跟她说话,一怔,继而温柔一笑:“好,那我有时间就去夏家找你,到时,我们可以出来玩玩。”

    “嗯。”夏云汐点了点头,也露出了一抺笑容。

    夏镇川看着她无视了他们的存在,只是跟暮飞雪说话,不由的目光微,定定的看着她,不知为何,她这次回来给他的感觉怪怪的,就算是失忆了,那性格应该也不会怎么变的吗?可他怎么感觉她的眼神不再懦弱?就连身上的气质也变得有些不一样?

    时间,总在不知不觉中过去,已经回到夏家有半个月的夏云汐,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把身体调养好了,今天,她一袭浅绿色的衣裙着身,妆容简单,衣着素雅,再加上那出色的美丽容颜,让人看了不由的眼前一亮,一个人的气质也能影响一个人的美,一个人的性格与气质的影响也有着很大的关系,虽然夏雨是唐心身边的人,但,唐心从没有将她和夏雪当成丫头,她们的吃装都是最好的,跟在唐心的身边,见识也多,就是在很多珍贵的东西摆放在她们的面前,她们也不会露出一丝惊叹的表情,因为见过太多了,早已经习以为常,她们的气度,她们的修养,让她如今置身于夏家这个名门贵族之中也能很好的适应着这个身份。

    这一天,迈步走出了院子,打算出门去佣兵会那里看看有没墨的消息,佣兵会并不在这城中,如果她从这里去的话,估计得半天的时间,这半个月来,她已经着身开始修炼,身体也恢复得很快,原本的夏云汐只有炼气七阶的实力,但,她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将实力提升至筑基巅峰,而且目前正在修炼着小姐传给她的一套心法,要进入结丹期,她必须得有避雷丹才行,而在此之前,她得先找到墨。

    半个月的夏家生活,夏家家主夏卓涛对她的宠爱让她心中有着浓浓的愧疚感,因为她并不是他的女儿,她的灵魂是夏雨,每当他那关怀备置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时,她总感觉到歉意,这份宠爱原本是不属于她的,她有想过把事情跟他说清楚,可当看着他时,她却总无法开这个口。

    往院子外走去,凭着她的直觉能感觉到暗处有人在跟着她,她知道那是夏卓涛派着暗中保护她的暗卫,目光微闪,装作不知道的继续往前走着,而在这时,却见前面走来的夏镇川和乔振东。

    “云汐。”夏镇川走上前,道:“乔家少主来看你了,你的身体好点没?”

    一旁,乔振东负手站着,朝夏云汐看了一眼,眼中划过一丝惊艳,这个女人今天怎么感觉不太一样了?一身浅绿色的衣裙,简单的妆容,素雅的打扮,竟让她那张原本就很出色的容颜越发的透着一股吸引人的美丽,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少了以前的懦弱之色,竟是多了一抺自信的神采,一个人失忆后会转变得这样厉害吗?

    微皱着眉头看着她,继而又不屑的移开了,再怎么样也改变不了她那骨子里的懦弱,空有美貌又如何?不过一个草包罢了,对于这个女人,他是打心底没好感,而他的家人却非要他跟她成亲,她也真是命大,那一回竟然没能要了她的命,说起来,也怪夏镇川还不够狠毒,竟然不敢一刀杀了她。

    夏云汐停下脚步看了两人一眼,迈步便往前走去,连应也没应他们一声,不过就是两人一肚子坏水的男人,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个乔振东还一副自命不凡的神色,她看了都作呕,还是她家的墨好,虽然冷冰冰的,但是体贴入微,对她也很好,只是,不知他现在在哪呢?找不到她,他一定急坏了吧?

    看到她竟那样无视两人走了过去,两人皆是一怔,夏镇川反应过来后当即一手抓住了她的手:“云汐,你怎么了?这是要去哪?怎么见了我连招呼也不打了?”

    看着那被抓着的手,她皱起了眉头:“放开。”这玄夏镇川以为他是什么人啊?她见了他还得打招呼?

    然而,夏镇川并没有将她的话在眼中,反而沉下来脸来,声音也带着警告之意:“云汐!”只是,他的话才一落下,那等得不耐烦的夏云汐反手一挣,伸手一扣,脚下步伐一转,一记过肩摔就将他狠狠的摔向地面。

    “砰!”

    “嘶!”

    这一幕,快得让人反应不过来,别说是那一脸震惊的夏镇川了,就是乔振东也是眼中划过一丝错愕的神色,目光再度的落在夏云汐的身上,似乎想要看清,一个人就算是失去了记忆了,可怎么连气质和性格都转变了?

    暗处的暗影看了也是眼中划过怔然之色,夏云汐有多少斤两夏家的人都知道,她性格软弱从不跟人争强斗勇,也正是因为这样,她一直被人瞧不起,只是,今天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他们有必要向家主禀报一下。

    “云、云汐?”夏镇川震惊的看着那一脸冰冷的她,这样的她,真的太陌生了,此时,心中的震惊让他连身体传来的疼痛都顾不上,一时间竟是反应不过来。

    乔振东勾起了唇角,眼中划过一抺兴味,来到她的面前:“夏云汐,听说你失忆了?那么,你可还记得我是谁?”

    她睨了他一眼,眼中毫不掩饰的划过轻蔑与鄙夷之意,冷冷的道:“凭你这句话就可看出,你的智商是有问题的,都说我失忆了,就你长得这模样的人,我又怎么可能会记得?”

    轻描淡写却是狠狠的踩了一脚,她的话,让暗处的暗影再度的傻眼了,还有那地上的夏镇川,更是一副看怪物的目光看着她,尤其是那乔振东,那一张脸黑得跟木炭似的,拳头紧紧的拧了起来,像是在强忍着什么似的,只是,这人的忍耐力明显的还不够格,竟挥起了拳头就想要打向她。

    “你这个草包!”

    “怎么?想打我?你试试看打了我之后你能不能走出夏家。”她冷眼看着他,一脸的轻蔑不屑之色,这样的男人,她那个便宜父亲夏卓涛到底是怎么选的?打女人?真够没品的。

    在听了她的话后,他强压下怒气道:“我是你未婚夫,乔振东!”

    闻言,夏云汐睨了他一眼,突然间迈步就往前走去,现在,她打算先去找夏卓涛把这亲事给退了,这个人挂着未婚夫这三个字听了真让她恶心。

    “你去哪!”他在后面喊着,谁知前面的人却是理也不理的走远了。

    “该死!”他怒骂了一声,眼中划过一抺狠厉之色,很好,真的很好!这个夏云汐,竟然敢这样无视他,激怒他!很好!他会让她知道,惹怒了他的后果是怎样的!

    另一边,在下人的带领下,夏云汐走进了大厅,见他正与几个人在说着话,见她进来,便招手示意着:“汐儿,来,过来这边坐。”

    她看了里面的人一眼,便走上前:“爹,我有事要跟你说。”

    “呵呵,来来来,爹爹也有事跟你说,这位是乔家家主,今天他过来是打算来谈你和振东的亲事的。”他露出了笑容,知道她定然是不知道他们是谁,于是帮她介绍了一下。

    “云汐啊,我是乔伯伯,听说你前阵子出了些意外,现在应该好点了吧?刚才振东说去看你,你可有见到他?”那名中年男子这也是一脸的笑容的看着夏云汐,虽然夏云汐是草包了点,但夏家的家业很大,而且势力也不少,尤其是夏卓涛更是一名仙圣级别的强者,夏家又是真真正正的名门贵族,虽然说他们乔家也不差,但与夏家这门亲事,说起来还是他们高攀了。

    听到这话,她露出了一抺笑容,道:“原来是乔家家主啊!那正好,我要说的正是与乔家有关的。”她看了那乔家家主一眼,转而看向夏卓涛,道:“爹爹,我不要跟乔振东成亲,我要退了这门亲事。”

    她的话一经传出,厅中顿时一片鸦雀无声,一个个满脸错愕的看着她,乔家家主脸上的笑容也微僵了下来,夏镇川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呵呵一笑,道:“汐儿,这是怎么回事?你与振东的婚事以前你也是同意的啊!能告诉爹爹,你为何说出这样的话来吗?”

    “是啊云汐,是不是振东做了什么惹你生气的事情?乔伯伯回去好好修理他!”乔家家主也开口说着,心下在暗骂着,那个不省事的畜生到底在做什么?这订下这亲事若节外生枝,他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夏云汐看了他一眼,视线落在夏卓涛的身上,道:“那个人我不喜欢,而且,他不是好人,就在刚才,他还想打我,爹爹,你这么疼我,不会真想把我嫁给那样的一个人吧?”

    果然,听了她的话,夏卓涛的脸色顿时黑沉了下来,夏云汐是他的什么人?是他的心中之宝,掌中明珠,他都不舍得打骂她别人竟然敢这样对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他抬眸看向那脸色难看的乔家家主,似笑非笑的道:“令郎真是好本事啊!而且,胆子也不小!”

    他的声音透着一股森寒的冰冷气,仙圣级别的强者威压在这一瞬间弥漫而出,除了被他护在身边的夏云汐之外,厅中的众人一个个感觉胸口喘不过气来,如同压着一块大山传的,体内血脉澎涨着,胸口剧痛,像是随时可能窒息一般,惊得厅中几人一个个脸色惨白。

    而看到这一幕,夏云汐眼中划过一丝诧异,夏卓涛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竟然一个威压能让他们几乎断气在这里?太厉害了!这样的实力,似乎,比起她家小姐还要厉害?

    “夏、夏兄息怒,夏兄息怒……”乔家家主连忙开口说着,他的实力远不如夏卓涛,此时也是好不容易才说出这一句话来,看到震怒的夏卓涛,他心中的愤怒又岂会比他少?夏云汐是什么人?就算她是草包,他们乔家娶回去之后还得供着,而那不肖子竟然想要打她?这、这真是气死他了!

    “哼!”夏卓涛冷冷一哼,威压这才收回,只是那脸色却依旧难看,只见他沉声道:“既然我家汐儿不想嫁给你的儿子,那这门亲事便作罢吧!我可不想让我的宝贝女儿到了你们乔家受委屈!”什么事到了他这里都是他女儿最大,既然是她的意思,他自然是会同意的。

    “这、夏兄,这……”

    “现在我女儿还没嫁过去就敢这样,那若真嫁过去了,还得了?”他沉声一哼,睨了他们一眼,道:“就这样吧!婚事作罢,你们也该回去了,我就不送了!”下客令是下得毫不给情面的,一瞬间的变脸速度之快,让一旁的夏雨看得目瞪口呆。

    听到这话,虽然不死心,可也不敢触碰他的底线,尤其是现在他又在盛怒当中,也只有起身拱手一礼:“那我们就先回去,过几天再登门拜访。”说着,看了夏云汐一眼,叹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

    直到他们离开,夏云汐才露出了笑容,轻声道:“谢谢爹爹。”如果他真的是她的父亲,那该多好啊!

    “傻孩子,谢什么呢?那个乔振东既然你不喜欢,爹爹就再给你找个你喜欢的,出不出色是一回事,最重要的是要疼你,这样爹爹才能放心把你嫁出去。”面对自己的女儿,他从来都是一副慈父的面容,就算心中有怒火,也不会板着脸对着自己的女儿,因为,她是他的孩子,是他一生中最爱的女人为他生的孩子。

    听着他的话,她心头暖洋洋的,脸上的笑容也加深了几分,道:“爹爹,刚才我把夏镇川给摔地上了。”她的语气带着笑意,像玩笑,又透着女儿家洋洋自喜。

    “呵呵,就你那点实力,能能将他摔倒?”他低笑着,摇了摇头,可当目光落在她的身上探查了一下时,却是诧异的发现他女儿的实力提升了不少,不由诧异的看向她:“汐儿,你的实力怎么升得这么快?”原本只是炼气七段的她,现在竟然是筑期巅峰?这怎么可能?

    “这阵子调养身体时我也在修炼,而且,前几天就突破了炼气期,一下跃进筑期巅峰。”在这样的强者面对是藏不住的,她只能老实交待了。

    闻言,夏卓涛深深的看着她,忽的道:“来,陪爹爹说会话。”他示意着,将她的头按在他的大腿处,让她枕着他的腿,道:“汐儿从小就喜欢这样枕着爹爹的腿,说这样最舒服了。”他低声说着,一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头,目光微闪,那原本抚着她的头的手,却是轻轻的拨开了她耳后的发丝,直到,看到那里的一枚梅花形的红色小胎记时,眼中的疑惑才散去。

    这阵子虽然她失忆了,但那性格与气质却也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如今再看她进阶的速度,让他不由的心一沉,以为是别人假冒的女儿,但如今,看到这枚梅花形的红色小胎记时,才放下心来,这枚胎记长在耳后,极少人知道,而且还是梅花形状的,这是假不来的,是他的女儿没错。

    夏云汐心中也有点紧张,跟在小姐身边那么久,察言观色的本领自是不在话下,她自然看出了他的怀疑,只是,他也许怎么也想不到,身体还是夏云汐的,而灵魂却已经不是了……

    “爹爹,我想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也好,但是记得带上人随行保护着,还有就是别太晚回来了。”他轻拍着她的手说着。

    “好。”她坐起身,脸上露出了笑容:“那我现在就出去。”

    “你等等,一般的护卫就不要带了,带几个暗卫,他们的实力比较好,跟着你我也比较放心一点,我让人从暗卫中挑了名女暗卫,她的实力已经到了金丹巅峰。”说着,他朝空气唤了一声:“魅影。”

    “家主。”

    一道影子瞬间出现在厅中,只见,女子面容秀丽,一身黑色劲装,手中握着把剑,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以后你就贴身保护汐儿,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情,相信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你会有什么后果。”夏卓涛沉声说着,目光凌厉的看着那名女暗卫。

    “是!魅影明白!”她应了一声,看向夏云汐,单膝跪地:“魅影叩见主子!”暗影一生只有一个主子,一旦认了就不能改,哪怕,是家主也不能,虽然,她的这个主子在夏家中是出了名的懦弱,但既然她成了她的暗影,那以后她就会舍命相护!

    看着那名叫魅影的暗卫,夏云汐目光微闪,露出了抺笑:“起来吧!”

    “谢主子。”她恭敬的站到一旁。

    “爹爹,那我出去了,你不用等我回家的,有魅影跟着,我会没事的。”

    “好,去吧!玩得开心点。”她愿意出去走,他这个当父亲的自然是开心的,而且,如果她能自己强大起来,那就更好了。

    于是,夏云汐带着魅影便往夏家外面走去,只是没想到在出门时却又遇到了那乔振东,看到那黑沉着脸的乔振东,她冲他说了一句:“恭喜啊!”

    乔振东皱着眉头,正想着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之时,却见她身边的那名黑衣女子御剑带着她飞了起来,往天空中而去,而在她们两人的后面,还远远的跟着几名暗卫。

    正当他站在那里深思着时,一名护卫急匆匆的跑来:“少主,快回去,家主要找你。”

    闻言,他这才迈步离开,只是,此时仍不明白那女人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来到他父亲那里,见他正黑沉着脸在夏府外面等着他时,他走上前正打算开口,谁知迎面一记巴掌就掴了下来。

    “啪!”

    “你这个逆子!我看你是吃了豹子胆了!”愤怒的乔家家主此时根本顾不得是在夏家的门外,也顾不得外面来来往往的有着众多的百姓,一记巴掌掴下去,仍不能解他心中怒火。

    被打懵的乔振东一脸愕然的看着他的父亲,问:“父亲,怎么回事?”无端端的,他父亲为何发这么大的脾气?

    “你还好意思问怎么回事?你可知,你跟夏家的亲事吹了!你竟然想要找夏云汐?她是夏家主手中的宝你不知道吗?你这逆子!气死我了!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见来来往往的百姓围着对他们议论着,知道自己再这样骂下去他们乔家就真的抬不起头了,当即怒气冲冲的把他儿子拉上马车,喝着车夫迅速离开。

    而那乔振东在听到他父亲的话后,拳头不紧紧的拧起,在心中恨恨的念着:好你个夏云汐!

    话说另一边,墨在找不到夏雨的情况下,更是遇到了麻烦,原本在佣兵会没人敢挑衅他,但却有不少人想要整死他,因为他的出现让不少的佣兵失去了赚得更多佣金的机会,任何好的差事都由他先得,这让这佣兵们很是不满,尤其是那些佣兵本来就都不是什么好人,因此,他们出钱请了两名化神强者来收拾他。

    在红树林中没找到夏雨,他便回到了佣兵会这里,他相信,夏雨一定会回到这里来找他的,只要他在这里等,一定能等到她的到来,只是没想到还没等到夏雨,却等到了两名化神级别的强者。

    两名散修,两名实力已经到了化神级别的散修,他们出现在这佣兵会的前面,那两双阴鸷的目光在佣兵会里扫了一圈,视线落在一名身着黑色战袍的男子身上。

    感觉到那两道阴鸷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墨抬眸扫了一眼,血眸中泛着点点寒光的直视着那两人,而那两人看到他竟然拥有一双骇人的血眸时,不由的眉头一拧,血眸?脑海中突然的窜出了两个字,鬼尊?

    这男子莫非是拥有御鬼能力的鬼尊?鬼界的鬼尊?一般的修仙者是不知道的,但是他们在飞仙界打滚多年,岂会不知道这些?曾经古书中记载,天地之间只有一人会拥有血色眼眸,那便是鬼界的鬼尊,拥有御鬼能力的鬼尊,就是鬼魂见了他都得退避三舍,这个男子,一身阴寒的森冷气息,莫非,真的是鬼尊?如果是鬼尊,想要对付他就得让他没有机会使用万鬼幡,否则,就算他们两人是化神级别的强者,只怕也无法对付得了他一个人!

    凛冽的气流在空气中弥漫着,墨敛下眼眸,从空间中取出了墨玉箫低低的吹着,箫声出,起初声音优扬悦耳,令人不觉沉醉其中,只是,就在那一瞬间,他却突然间出手,手中的墨玉箫在那一刹间变成了他的武器,凌厉的攻击朝那两名化神强者袭去,气流之强大,速度之快,令人掩耳不及。

    然,他如今的实力也就只是元婴级别,只有元婴四级品阶的他就算是速度再快,但在那两名化神五六阶的修士眼中仍可看到他的攻击方向与出手的招式,猛然间,两人出时出手,一左一右的进行夹攻,那副凌厉的姿势,似乎存了心要置他于死地似的,凛冽的杀气,骇人的气流,让那佣兵会的人纷纷惊得躲得远远的,唯恐被他们的气流波及。

    “咻!呼!砰砰!”

    三抺身影从地面打到半空,一招招致命的杀招令底下的人看得心头一寒,更是惊叹不已,那个血眸男子,竟然那么厉害,一个人也能对付得了两名化神级别的强者,只是,饶是他再能打,以一敌二,尤其是对方的实力还在他之上,这样的战斗很快就能分出胜负,而且,胜出的那一方,绝对会是那两名化神期的强者!

    “砰砰砰!”

    血眸一眯,手中的墨玉箫击出的气流被两人闪开,狠狠的击落在地面上,爆发出一声声的凌厉气流声,那地面之处因被气流击中,出现了深深的几个窟窿,看得周围的众人不由的心头一跳。

    好厉害的气息!竟然能透过那箫袭出,那把箫是什么箫?竟那样的诡异?

    “哼!真不愧是鬼尊!果然是不易对付!”半空中,悬浮着身体的两名化神修士阴鸷的目光直视着那一身黑色战袍的男子,男子血色的眼眸在阳光下仍旧让人心头惊悚,那一身的冰冷森寒气息仿佛能冻地三尺,只是,对于他们散修而言,虽然这次的收取金币来杀了这个人,但此时,难得遇到一个这样的对手,还是一个鬼界的尊者,虽然不知他为何不在鬼尊反而出现在这里,但是既然碰到了,他们就绝不会放过!

    悬浮着的墨血眸半眯着,冷冷的扫了两人一眼,敛下了眼眸,将墨玉箫放置于唇边,轻轻的吹了起来,只见,箫声突然一转,那退到远处观看着的底下的那些佣兵们手中的兵器竟然全都飞了起来,像是被什么控制住似的,一把把泛着凛冽寒光的利剑纷纷直对着那两人,呼呼的强大剑罡之气弥漫而开,剑阵形成,下一刻,咻的一声不约而同的以着势如破竹的气势袭向了那两名化神修士。

    只是,化神强者也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看到那些利剑朝他们袭来,他们握剑的手瞬间凝聚一股强大的气流,化神强者的威压伴随着剑罡之气袭出的同时,两抺身影也如鬼魅一般的朝那抺黑色的身影掠去,杀气迸射而出,一前一后的攻击,他只能来得及应付下一个,此时两道强大的气流同时袭来,他必伤无疑!

    “咻!砰!”

    挡开了前面化神强者的攻击,可背后却挡不下来,对方的速度之快,根本让他来不及作出任何反应,他只感觉一道凌厉的剑气劈向他的身体,不过却被他身上的战袍给挡下了,利剑伤不了他,对方又猛然的击出一记蕴含着强大暗劲,砰的一声,透过防御战袍直达身体五脏六腑,化神强者的实力太过厉害,让他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

    “噗!”

    身体也猛然的往地上摔去,而在此时,两名化神强者趁机再度发起攻击,一副势要致他于死地的凛冽杀气,他血眸一寒,强忍着身上的剧痛站起再度战斗,手中的墨玉箫一转,挡下了其中一名化神强者的利剑,只见,箫与剑的相抵,这本应该被砍断的玉箫却是完无损,反观对方的利剑却是缺了一角。

    “铿锵!”

    “天啊!他那是什么箫!竟然是剑砍不断的,而且那把剑你们看,那化神强者的剑竟然缺了!”

    “这到底是什么人?他身上的那件黑色衣袍竟然是利剑砍不坏的,太不可思议了!”

    “中了化神强者的一掌竟然还能战斗,他的命还真大啊!这换成一般人,估计当场就得死了!”惊呼的声音从那些围观的人口中传出,一个个都是那样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咻!砰!”

    “啊!”

    就在这一瞬间,众人看到一身黑色战袍的墨竟然在挡开了化神强者的利剑之后,手中的箫接击入那名化神强者的胸口,一击粉碎了对方的内伤,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便取了一名化神强者的性命,那样的诡异速度,那样的骇人杀气,让那周围的众人猛然的倒抽了一口气。

    “嘶!”

    “砰!”

    只是在这一瞬间,墨杀了一个化神强者的同时,却又被另一人击了一掌,承受了两次攻击的他再次的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几乎就要抵挡不住这股攻击了,他猛然的退开了身喘着气,一双血眸仍盯着上那前面的那名化神强者,那名化神强者看出了他身上的伤和体力已经支撑不了多久了,当即迅速出手,心下却是一点也不敢大意,毕竟,那一名化神强者就这样死在了他的面前,就是被他给杀死的!稍有不慎,死的便有可能是他!

    而就在前面那名化神强者攻击着墨时,一名退到不远处的佣兵眼中却是露出了歹毒的神色,手中悄然的握住了一枚泛着毒素的暗器,眼见他此时在正背对他,又与那名化神强者在战斗着,当即咻的一声将手中那枚有毒的暗器袭出。

    “砰!”

    “咻!”

    “嘶!”

    他在击了那名化神强者一掌后,察觉到背后的杀气,回身一避,却还是让那枚暗器剌入了肩膀处,看到那枚泛着毒素的暗器,他迅速从空间中取出主子给他防身的丹药服下,同时击了自己一掌,逼出那枚暗器。

    “铿锵!”

    那枚带着鲜血的暗器落于地面,而他整个人也几乎站不稳了,虽然服下药不会毒发身亡,但伤上加伤,他无法再战斗了……

    步伐踉跄着,感觉自己撑不了了,他只来得及唤了一声那正处于进阶中的银龙一声,便倒了下去,银龙正处于进阶阶段,非到万不得己,他不想叫它,不过现在,不得来叫了。

    “哈哈哈!这回你还不死!”那名化神强者仰天哈哈大笑,迈步上前,抬起手中的剑就要狠狠的剌入他的胸口,哪知就在这时,墨的身体里突然飞闪出一道剌眼的精光,伴随着这道精光出现的还有一声怒吼着。

    “大胆人类!竟然敢伤本尊的主人!找死!”

    “砰!”

    所有人都惊呆了,只看到一道精光飞一般的钻入了那名化神强者的身体,砰的一声,那名化神强者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身体碎了一地,而那一抺精光还没让人看清到底是什么,竟又在瞬间卷起了地上昏死过去的那名黑衣男子瞬间往天空中飞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那是什么……”

    所有人怔怔的看着,却没有一人看见那抺精光到底是何种东西……

    当夏云汐来到佣兵会时,却只看到那那一地的鲜血和死去的人,她眉着皱着,走到里面问:“那个穿着黑色战袍的男子呢?”外面那一地的鲜血是怎么回事?墨不会出事了吧?

    “他、他这些天一直在这里也没出任务,像在等人似的,可刚才跟两个化神强者战斗,后受了重伤,现在也不知是死是活。”那佣兵工会的人看着面前一身浅绿色衣裙着身的女子,不由的老实说了,目光掠过她身后跟着的那名黑衣女子,不由的暗忖着,这女子是什么人?找那个男子做什么?

    跟在夏云汐后面的魅影看着身前的主子,心下有些疑惑,主子应该是不曾来过这地方的,怎么却能知道这里的佣兵工会?还来这里找人?她要找的到底是什么人?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虽然心下疑惑,但她深知,身为暗影,只能服从,不能过问。

    听到这话,夏云汐脸色沉了下来,冷声问:“不知他去了哪?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来!”化神强者,竟然是化神强者!墨的实力也就是元婴级别,他怎么可能是两名化神强者的对手?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他到底哪里去了?

    “是这样的,我们也就只看到一抺剌眼的精光从他的身体里闪出,杀了剩下的一名化神强者,然后再回神时,就见那名黑衣男子被那抺精光给带走了,往天边飞去。”

    “哪个方向?”精光?是银龙吗?墨的契约兽,应该是的,在进红树林之前,墨曾说银龙正在进阶,如果突破,极有可能会成为超神兽。

    “就是流江城的那个方向。”那人说着,就见面前的女子已经转身走出外面。

    出了佣兵工会,她眼中浮现着浓浓的担忧,看向那流江城的方向,在心底喃喃的轻唤着:墨,你在哪?伤得那么重,如果落在坏人手中那该如何是好?

    与此同时,另一边,出了黑雾森林的唐心他们,也遇到了一些事情。从黑雾森林中出来,他们便与汪峰主那些人走散了,但都知道,这走散了便自己回仙门就行了,反正最重要的便是活着,只是,他们几人出了黑雾森林后进了城里的客栈休息不久,一枚带着纸条的利箭便射进了唐心的厢房里。

    坐在桌边喝着茶水的唐心微微一挑眉,走上前将那纸条取了下来,只是,在看到那纸条里面写着的内容时,脸色一变,清眸中泛过一丝冰冷的寒光,唇边也勾起了一抺嗜血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