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8 失忆!归家!万更

    纳兰若尘一怔,一双清澈的眼眸带着迷惑的神色回头看着他,温和的问:“不是这样吗?”说着,又露出一抺如沐春风的笑意,缓声说:“师兄,放心吧!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不少女弟子的目光落在纳兰若尘的身上,只因,他不仅容颜俊美出众,那一身干净的气质和如沐春风的笑意更是让人想要靠近,此时看到两人即将切磋,又因前面一人被打得那么伤,女弟子们纷纷心下微揪,担心着,这样一个出色的男子会不会被打得面目全非?

    两人走到中间,同样的是抱拳一礼,纳兰若尘的脸色温和和平静,而对方却是显露出了狠厉与凶残,双方行了一礼之后,那男子并没有直起身子,而是直接骤然出手,虎虎生威的拳头夹带着暗劲的朝纳兰若尘击去,力道之强,有如破空之声在空气间划过。

    “咻!”

    纳兰若尘迅速出手扣住对方的手腕,侧身一闪的同时将对方的手往后一折,抬脚往他下盘一踢,那名男子也迅速反应过来,脚下步伐一闪一移便避开了他的攻击,同时身形一转想要挣脱开被他扣着的手,却见对方看似虚弱的一男子,可这手劲之大却是连他都挣扎不开,当即放弃挣扎,直接整个身体狠狠的往他身上撞了过去,见状,纳兰若尘松开他的手,借着他撞向他的力道而攻击他的下盘,同一时间抓住他的衣领猛的将他摔了出去。

    “砰!”

    “嘶!”

    重重的一声落地声,那男衣子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看似温和的男子竟然战斗起来一点也不好应付,不过一个不留神就被他摔了个四脚朝天,身体传来的疼痛让他胸口的火气也冒了上来,两手抓了地上的一把泥土,一个鲤鱼翻身跃了起来,拳头击出的同时,手中的泥土也扬了出去。

    纳兰若尘没料到他会出这样的暗招,一时不察,眼睛飞入沙土无法睁开,只是就在这一瞬间,便感觉到前面凌厉的气息朝他袭来,当即竖起耳朵仔细一听,闭着眼睛骤然出手,竟是准确无误的扣住了对方的手,手中用力一扯,抬脚一踹,蕴含着暗劲的一脚便重重的击落于他的腹部。

    “噗!”

    那名弟子整个人趴了下去,如同一只青蛙一般的趴在地上,因那一脚的力道之重而脸色一片惨白,嘴角之处隐隐的渗出了鲜血,痛意袭遍全身,一口气不上不下的险些无法喘过气来,想要站起来,那一瞬间没缓过气来,几乎无法动弹一下。

    一旁,三名峰主和汪峰主诧异的目光不由的朝那纳兰若尘看去,这样一个温和的男子,出手竟也能这般的凌厉?他的灵力气息似乎很是强大,虽然他的招式一出手不是必杀招,但却每一招都有着精妙之处,易防难攻,尤其是汪峰主,如果不是这样亲眼看着,真不敢相信那个疯老头教出来的弟子竟然也有这么两下子。

    纳兰星辰的目光微闪,纳兰若尘的实力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竟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要好,本来他打算那几个仙门的人好好收拾他们的,却不想那些人竟然这般没用,一次次的处于下风,按这样下去,不用几招,纳兰若尘便可轻易取胜。

    这怎么可以呢?他还没让纳兰若尘吃吃苦头呢!锐利的目光中泛过一丝暗光,衣袖下的手微动,暗暗的凝聚着一股气息等待着适合的时机,就算这里没能杀死纳兰若尘,他也要让他吃吃苦头,让他知道,跟他纳兰星辰作对,那就是找死!

    趴在地上的那名男子好不容易站了起来,一而再的被打趴,让他又羞又怒,此时,全身的灵力凝聚在一起迸射而出,紧拧着的拳头隐隐可见青筋浮现,他盯着前面那仍闭着眼睛的纳兰若尘,低吼一声:“啊!”蕴含着威压的声音一经传出,他的身影也飞掠而起,气流涌动,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击向那以着耳朵聆听声音的纳兰若尘。

    颜沐和风华以及易水寒三人一直注意着纳兰若尘与那名男弟子的切磋,明显的,纳兰若尘的实力在对方之上,对方想要胜出几乎是不可能的,只是没想到那人连阴招都用了,竟然抓土洒向他让他的眼睛无法睁开,只是就算如此,只要纳兰若尘静下心来,想要避开对方的攻击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唐心朝周围的众人扫了一眼,看着那些女弟子此时在为纳兰若尘捏了一把冷汗,不由的唇角微微一笑,美男就是有美男的好处,就算是处于敌对双方,那些女子也不希望看到那样一个俊美又温和的男子受伤。

    只是,当她收回眼眸之时,眼角不经意的一瞥,见到了纳兰星辰那凝聚着气流的衣袖时,不由的目光微闪,朝他脸上看去,见他一双眼睛盯着纳兰若尘,似乎正在找着机会出手一般,她不由的心下冷笑,这人真是一冷血动物,无处不在想着置人于死地,在这样的场合,竟然也想耍阴招,真是够卑鄙的。

    纳兰家族的人她虽然只见了纳兰若尘,但,对于这个纳兰星辰,她还真的是打心底厌恶这个人,心机重不说,还阴狠嗜血,纳兰家族既然贵为非一般的大家族,怎么会养出这样的人来?而且,还是说将这纳兰星辰当接班人培养的,就培养出这样的货色?纳兰若尘与之相比,除了实力不如他之外,各方面都比他强。

    刹那间,就在那名男子猛然一手击向纳兰若尘胸口之时,纳兰若尘正准备闪开之际,一道暗劲突然间飞袭而出,猛的击向了他的下盘,打算让他无法后退,好让那名男子一掌击中他的胸口,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周围的众人都错愕非常,眼见那一道暗流就要击中他的下盘,不由的惊呼了一声,却不想,与此同时,另一道暗流不知从何处飞袭而出,轻易的便化去了那一股击向纳兰若尘下盘的气息,风劲转了个方面,击中了不远处的一棵树,爆发出一声重重的撞击声。

    “砰!咔嚓!”

    被那股气流击中,那棵树身竟是咔嚓的裂出了一条缝隙,而闭着眼睛的纳兰若尘根本不知道,自己险些就被暗招所伤,只见他脚步后退之余,双手突然间凝聚一股暗劲猛击而出,那名夹带着一身灵力之气化成两拳击向纳兰若尘的男弟子所击出的气流与他的气息相互碰撞着,空气中发出呼呼的声音,下一刻,整个人飞弹而出,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之上,一口鲜血也随着从口中喷出。

    “噗!”

    愤怒与羞愧让他咬着牙恶狠狠的瞪了纳兰若尘一眼,最终,抵不住身上各处袭来的剧痛而昏死了过去。

    周围,突然间静了下来,一个个拧着眉头看着那闭着眼睛站着的纳兰若尘,又不约而同的带着深思的目光看向周围的众人,似乎想找出,到底是谁使的暗招?刚才他们虽然没看到是谁出的暗招,但那一招,分明就是想致纳兰若尘于死地,如果不是后来的那一股气息将那先前的一道气息给拂向别处,只怕,如今倒下的定然会是纳兰若尘无疑。

    汪峰主目光微闪,他不着痕迹的朝身边的纳兰星辰看了一眼,隐约的能猜到那一道暗招是他出的,只是,那后来居上化解了他那一道暗招的人,又是谁?在场的这些弟子里面,谁的能耐还能比得上纳兰星辰?

    颜沐妖冶的目光朝纳兰星辰瞥了一眼,眼底掠过一丝冰冷的寒意,他虽没看到他出手,但,在场的人除了他,谁还会想要纳兰若尘死?只是,后来那一道气流是……眸光不由的落在身边的风华身上,见他怀里抱着那只狐狸,一手轻轻的细抚着狐狸的毛发,头也没抬一下,似乎不知道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似的。

    易水寒看了看身边的两人,他猜测,那化去袭向纳兰若尘那道暗流的人不是颜沐就是风华,不过,看到颜沐那神色,极大的可能性是风华出的手,心下暗暗惊叹,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竟然能轻易的化去纳兰星辰的暗招?

    看着那站在那里闭着眼睛的纳兰若尘,他走上前,道:“先用水清洗一下眼睛吧!”

    “嗯。”纳兰若尘应了一声,手一转,指尖冒出了缕缕清水,他是水属性的灵根,随时随地都可以运用自身里的水能量。

    用清水冲洗了一下眼睛,这才缓缓的睁开,见周围的弟子们一个个面色怪异,便走到颜沐的身边,问:“师兄,怎么了?”怎么气氛好像怪怪的?就算他赢了,也不用这样的反应吧?

    颜沐勾了勾唇角,笑了笑,轻拍着他的肩膀道:“没事,就是不知哪个阴险小人刚才出手想要偷袭你,不过你福大命大,也不知是谁又救了你小子一命。”

    闻言,纳兰若尘一怔,不由的微拧起眉头朝纳兰星辰看去,在这里,想取他性命的,应该也就只有他了吧!只是,如果不是大师兄救了他,又会是谁?

    那一旁,纳兰星辰的那一张脸冷若冰霜,那一身的寒意让那旁边的一些弟子根本不敢靠近,到底是什么人化去了他那一招?眼见这么好的机会将那纳兰若尘吃吃苦头,可却有人暗中助他,到底,是谁?

    阴鸷锐利的目光朝颜沐看去,心下暗忖,会是他吗?颜沐,这个实力几乎与他不相上下的男子,会是他出的手吗?目光一转,视线又落在那一脸淡然漠不关心的风华身上,难道会是他?可是,他不过就是一个小小修士,就算真的有些小本领,但也绝对不可能拥有与他相比的实力的,那么,会是谁呢?

    “哎,就这样的实力,实在是太不够打了,怎么可能会是我们的对手呢?”漫不经心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散懒,似乎很是没趣似的。

    众人回过神来,顺着那声音看去,见是那名穿着白衣却一身妖孽的男子,虽然听了他的话心下不服,可事实却摆放在面前,连派出了两名弟子皆是败得一塌涂地,此时他们说出那样的话,他们又有什么话可说?要知道,说,永远都不如行动来得让人信服,只是,如今连败了两人,三个仙门的弟子也不由的心里没底,如果上去又输了呢?那岂不是丢脸丢到家了?

    “我来跟你过几招!”一名矮小的男子走了出来,男子虽然身形矮小,但却浑浑身透着狠劲,尤其是那一双眼睛,如同毒蛇一般,让人看了不由心头一寒。

    颜沐睨了他一眼,摇了摇头:“你?太弱了,不是我的对手,跟你打,真是太掉身价了。”他的声音懒洋洋的,不大不小,却是让人气得牙狠狠的,那双妖冶的目光扫了那黑沉下了脸色的矮小男子一眼,轻笑着:“我可不像的家小尘子,会好样乖乖的听话,想跟我打?你也不先掂量一下自己够不够格。”

    低头抚着怀中狐狸的唐心嘴角微抽,这颜沐,说话就是能将人气死,就算对方真的不是他的对手,被他这样当面剌激,又有几个忍得住的?不过说真的,这样的切磋真没意思,似乎……太过小儿科了。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师兄,我来陪他们玩玩吧!也好活动一下手脚。”她抬眸一笑,清眸扫过众人,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将狐狸放在地上,迈步走上前,来到那名矮小的男子面前。

    只是,那矮小的男子似乎还看不上唐心这个对手,冷冷的睨了他一眼,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我要让他当我的对手!”被颜沐挑衅得火气难消,对于自己的实力他很是自信,他认为自己有足够的能力打败对方。

    然而,颜沐才懒得去鸟他,话也不多说一句的便走开了,转而对风华道:“既然你想玩,那就给你玩吧!”

    听到这话,那矮小的男子浑身杀气迸射而出,仿佛欲将颜沐碎尸万段似的,他看中的对手,竟然敢这样的无视他的存在,难道,这东鹤仙门的人当真这么拽?他迈步就要上前,却被前面伸出的手给挡下了。

    唐心面带笑意的看他,道:“既然你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不如,我们加点注?”

    “你什么意思?”男子皱着眉头看着他。

    “字眼面上的意思。”她的声音一落,瞬间出手反扣男子的手就将他重重的摔在地面上,一招便让对方摔了个狗吃屎,那样的速度,快得让周围的弟子都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嘶!”

    那矮小的男子痛得浑身像散了架似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男子竟然敢瞬间对他出手,而且一出手就将他摔了过来,那一瞬间,他居然来不及抵挡身体就已经触地,真是该死!

    然而,没等那男子从地上起来,周围的众人只见白色的身影一闪,骨头断裂的咔嚓声伴随着一声惨叫声骤然传出,惊得周围的弟子一个个不由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名面带笑容手段却狠厉至极的男子。

    他竟然,竟然将那人的手给硬生生的折断了!

    “啊……”

    听着那惨叫的声音在林中传开,那三个仙门的峰主竟也不由的被这一幕给惊到了,怔怔的看着,一时间反应不过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招将那名弟子摔下地面,一手出就折断他的手臂骨头?这、这未免也太狠了吧!

    “住、住手!”其中一个仙门的峰主猛然惊醒,连忙大喝着:“这只是切磋!不能这样!你赶紧住手!”那可是他们仙门的重点弟子之一,如果废了,他回去如何向门主以及他的是师傅交待?

    “切磋吗?我见你们都是往死里打的啊!”说话间,她抬脚一踹,将那正准备从地上爬起来的男子给踢了回去,一脚就那样的踩在他的背上,脚下蕴含着暗劲,此时双手被折断的他,根本无法凭着身子站起来,那些围在一旁的弟子可以看见,那名被踩下的弟子,一脸张也不知是因手骨被折断而痛得惨白,还是因被踩着起不来受着羞辱而脸色惨白。

    “啊!”

    地上的人挣扎着,想站起来,然,那上面的人却是一直不松开脚,原本自信满满的他,战都没战就被这样的踩在地上,这种屈辱,让他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

    “汪峰主!这就是你们仙门的弟子吗?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你还不快让他放开我门弟子!还是说,你们东鹤仙门看不起我们,想要与我们为敌?”那名峰主又急又怒,直接将事情的严重性扩大到仙门之上。

    汪峰主一听,目光微闪,看了风华一眼,沉声道:“风华!还不快放开,胜负已分就好,有你这样切磋的吗?”这几个人,就是个惹事的祸害!

    唐心挑眉一笑:“汪峰主不是说不死就行了吗?这人也没死,而且,他也没说认输,怎么就能放开呢?”她一脚踩在那人的背上,可这一脚看似踩在背上,实际却是踩在了背与脖子相连的颈部,此时,那个人男子的脸抵着地面,根本无法抬起头来说出认输两字。

    一旁,纳兰星辰的目光朝他看了一眼,微拧着眉头,若有所思。

    而那个峰主却是被唐心徹底的激怒了,此时,直接自己上前,一挥手就是一记凌厉的掌风劈向唐心,口中还怒骂着:“好你个小子!真是欺人太甚了!”

    唐心一见,目光微闪,瞬间弯下身子避开他的掌风之时,同时将那名男子丢了回去:“既然这么想要,那就还给你吧!”可她这么一丢,正好迎上了那峰主的一记掌风,那名原本就国手被折断而说不出话来的男子再受了他们仙门的峰主一掌,直接一口鲜血喷出后昏死了过去。

    “可恶!”

    那峰主怒极了,将那名弟子交给身后的人,凌厉的攻击就朝唐心袭去。见目的达到,唐心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好,脸上却是露出了惊慌的神色,一边朝汪峰主所在的方面跑去,一边喊着:“汪峰主,救命啊!他以大欺小!”

    汪峰主似乎不想去搭理风华,微皱着眉头脚步才一后退,可就在这时,面前白色的身影掠过,下一刻,背后被人推了一把,整个人便冲了出去,眼见前面那名峰主挥掌击来,为免自己受伤,他也只好出掌相比,这样一来,原本只是仙门弟子的切磋,到最后却变成了峰主之间的战斗。

    峰主与峰主之间的战斗,又岂会跟弟子一样?他们实力超群,一出手那凌厉的气流呼呼而响,掌风厉如刀刃,拳拳带着暗劲,看得周围的众名弟子一个个目瞪口呆,不知道怎么事情突然间变成了这样?

    而当汪峰主和那名峰主在战斗时,风华却是已经退开了一旁,神情很是悠哉的看着那不远处的一幕,而一旁,颜沐见了笑了笑,道:“小师弟,你就不怕回去后这姓汪的找你算帐?”

    “不过就是切磋吗?也许,汪峰主自己也想着跟那位峰主切磋一下。”她漫不经心的说着,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没事净找些事来给他们做,那么多的弟子不挑,偏偏挑他们几人来与对方切磋?他们真的是那么好摆布的吗?

    “吼!”

    “嗷!”

    “呜……”

    就在这时,林中突然传来了各种猛兽的低嚎声,听到那声音,众人齐齐的脸色一变,就连在战斗着的两名峰主也相视了一眼后,迅速的停下手来,这声音,这声音是猛兽狂潮!黑雾森林几年才会出现一次猛兽狂潮,一经出现,最好就是马上离开黑雾森林,别试想着去战斗,因为,那猛兽狂潮之大,就算是实力超群的强者也应付不了。

    “是猛兽狂潮!快!马上离开这里!迅速出黑雾森林!”几名峰主齐齐脸色一变,怎么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会遇到这狂兽狂潮流,听那在林中响起的咆哮声,不由的,一个个心头一沉。

    “快!马上出黑雾森林!”猛兽狂潮,根本不能战斗,因为那一次涌出太多的猛兽,其中,还有不少高品阶的灵兽,他们就算是实力很出众,也没有那个办法去战斗。

    颜沐虚长他们几岁,对这黑雾森林的猛兽狂潮也有一定的了解,听到那声音后,他也顾不上别人,迅速的来到风华和纳兰若尘以及易水寒身边,沉声道:“快走!”声音一落,直接带着他们几人迅速飞掠而起,往出林的方向而去。

    纳兰星辰见他们离开,目光沉了沉,看了他师傅一眼,同时朝身后的弟子们喝道:“马上运气离开!快!”说着,来到他师傅的身边,道:“师傅,我们走!”

    “走!”汪峰主脸色凝重的点了点头,提气而起,对众名弟子喝道:“跟着我们,迅速出黑雾森林!”

    而就在他们飞身往林中掠去之时,后面涌出的各种猛兽如狂潮一般的直卷而来,也朝着他们所走的方面奔跑着,咆哮着,吼叫着,汇聚着众多猛兽而散发出来的骇人威压弥漫在空气之中,一时间,那奔跑的声音,那嘶吼的声音,一声声的在林中传开,令人闻之不由心头一震,唯恐那身后的猛兽追上前来……

    另一个地域,仍旧身处红树林中的夏雨,不,现在应该是夏云汐了,她已经完全的适应了现在的这个身体,她的灵魂与身体已经合二为一,跟着暮家的那些人,她的身体恢复得也很快,只是,为免说多错多,她一般尽量的少说话,而他们似乎也已经是习惯了似的,对她的沉默倒也没怎么在意,仿佛知道她原本就是这样的一般。

    “云汐,大约下午时分我们就能出林了了,出了红树林回到城里,我和二叔便送你回家吧!”暮飞雪手中拿着一束野花在吸着花蜜,递了一些给她:“你尝尝,这味道很好的。”

    夏云汐看了她一眼,伸手接过,又低下了头,掩去了眼中的神色,她现在虽然是夏云汐,但她的灵魂不是,夏云汐的家她并不像回去,她想先找到墨,再和墨和找她家小姐和她姐姐,只是,墨现在到底在哪里呢?

    突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眼睛一亮,对啊!她怎么忘了!墨一定会去佣兵工会的,她可以去那里找他啊!想到这,这才放下心来。

    看着沉默着的夏云汐,暮飞雪在她的身边坐下,问:“云汐,你还没想起来吗?如果记不起,那你回家怎么办?你连你父亲也想不起来了吗?一点印象也没有?”

    “想不起了。”她抬头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

    闻言,暮飞雪眉头微拧,眼中划过一抺担忧,她这性子这样的软弱,现在又失了记忆,但愿,她回到夏家后她父亲能为她找到好的医者,治好她的记忆症吧!只是,不知为何,总感觉这次见到的夏云汐跟她上回所见了的有些不一样,可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莫非,是因为她失了记忆的缘故?

    而这时,流江城的夏家主宅中,此时却是震怒声连连,一名身着玄色衣袍的中年男子浑身散发着浓浓的怒气,大声的怒骂着:“不见了?我把女儿交给你们,你们却给我弄不见了?不见了是什么意思?是什么意思?”

    厅中,夏镇川和另一名年轻男子以及林志森低着头,一脸的愧疚与自责,任由夏家家主怒骂着,林志森是打心底的自责,他此时是后悔不已,早知道,早知道就不要让小姐跟他们几人出去,可是,谁会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在红树林中找了那么久也没找到她的下落,只怕,她是凶多吉少了……

    “家主,是我的错,是我的失职,是我没照顾好小姐,我愿意以死谢罪!”林志森悲痛的说着,突然间,拔出腰间的佩剑就朝自己的脖子抺去,然而,一道气流却比他手中的剑更快一步。

    “铿锵!”

    利剑被气流打落地面,发出铿锵的一声清脆响起,夏家家主怒视着他,喝道:“死?死有什么用?我要的是我的女儿平安归来!我要的是我的汐儿出现在我的面前!死有什么用?你死了她就会出现吗?”

    “家主,都怪我们,是我们没有照顾好云汐,请您责罚我们吧!”夏镇川和那一名年轻男子一同跪下,低着头没有抬头,说的话是声泪欲滴,可到底如何,也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说!你们给我仔细说来!到底这是怎么回事!到底汐儿怎么会不见的!”夏家家主怒声吼着,暴怒的目光直视着夏镇川两人。

    夏镇川眼中划过一抺悲痛,将事情的经过缓缓道出,那些话中,有真有假……

    “那乔振东人呢?出了这样的事,他难道就那样回去了?”盛怒的夏家家主脸上神色愤怒得可怕,像是一头暴怒的狮子似的,那一身的怒气结与气息都是那样的强大,让底下的众人在这股摄人的威压之下,险些无法说出话来。

    “家主,那乔家少主在出了红树林便回去了。”林志森沉声说着,这事怎么说都是他的出职,他明知小姐不比别人,却没有多照看着点,才会出了这样的事情,说到底,他难辞其咎!

    “哼!好个乔振东!汐儿怎么说也是他的求婚妻,他竟然这样就离去!”他愤怒的紧拧着拳头,怒目扫了底下几人一眼,沉声道:“找!发散夏家里的所有人去找!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找到汐儿!我活要见人,死也要见尸!”他的心在抽痛着,在滴着血,那是他的女儿啊!他的宝贝女儿啊!他就这么一个女儿,本想让他出去历炼,让她变得坚强一点,可谁知,竟然会出了这样的事情……

    汐儿,汐儿你在哪?你若真的出了事,爹爹怎么办?

    天下间,哪有父母不疼惜自己的孩子?哪怕,自己的孩子并不优秀,可在父母的眼中他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宝贝,都是最好最乖的孩子,天下间,最悲惨的事情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此时,他是多么的希望,有好心的人救下了他的女儿,他真的不敢想象,那样娇弱的她独自一人面对林中猛兽时的情景……

    汐儿……你一定要活着……一定要活着啊……

    流江城虽然很大,但,一些大户人家,尤其是像夏家这样的贵族世家的消息,却是流走得极快的,夏家千金,夏云汐随着夏家的人去红树林历炼时不见了,如今夏家家主放出消息,重金寻找他的女儿,凡是能找到他女儿的,无论是谁,夏家一定会重谢,消息一经传开,几乎整个流江城的人都轰动了,更是有不少的人纷纷自己组织着人准备去红树林寻找,而夏家家主也亲自带着人打算再度进入红树林寻找时,却在出城门时,遇到了迎面而来的一队人马,暮家的人。

    前头带队的夏家家主眼尖的看见那个跟在暮家子弟当中的那抺熟悉身影,不由的瞪大了眼睛,脸上尽是欣喜的神色,就连那暮家老二上前来拱手一礼,打算开口说话时,对方却已经从他身边掠过,飞一般的冲了出去。

    “汐儿!汐儿!”正低着头想着如何甩掉暮家的人的夏云汐根本没注意到周围,尤其是,对于夏云汐这个名字她也没什么反应,这会虽然有听见有人在喊汐儿,但她也没抬头,只是,下一瞬间,前方卷来的一抺身影飞一般的扑了过来,一把紧紧的将她给抱住了。

    “汐儿!汐儿你没事太好了!担心死爹爹了,你知不知道担心死爹爹了!”夏家家主眼眶里不由的泛着点点泪光,出门前,他是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只是没想到,他还能再见到他的女儿,心中的激动顿时涌起,刹那间,让他欣喜若狂,心下也暗暗的下定决心,那样危险的事情,一定不能再让她去了,就算她的实力不行,他可以让实力好的暗卫跟着保护她,断然不能再让她出这样的事情了!

    “爹爹?”

    夏云汐脸上浮现着愕然,她只感觉到这个人紧紧的抱着她,感觉到他的身体在颤抖着,他的声音哽咽着,感觉到,这个怀抱的温暖……只是,爹爹?她夏雪的爹娘是就不在了,但,夏云汐还有一个爹爹,他就是了吗?她还在想着怎么离开,他就来了?

    后面,那原本跟着夏家家主准备再去找的夏镇川还有旁边的一名男子,两人的脸色在看见夏云汐竟然活着回来时变得惨白,眼中也浮现着惊慌之色,夏镇川还好,他的惊慌只是瞬间,他强自的压下了心底的慌乱,镇定的看着,一边示意身边的人也镇定下来,打算看看情况怎么样再说,毕竟,当时他们动手时是引开了夏云汐的注意的,也许,她不会怀疑到他们身上来。

    林志森看到夏云汐活着回来,一双眼睛也泛上了欣喜的泪光,心中压着的巨石总算是放开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小姐还能活着,毕竟,他们在林中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还好,还好她吉人天相,被人救下了,当即,他迈步往前来到那暮家二爷面前便是跪了下去。

    “暮二爷,谢谢你救了我家小姐,我老林给你磕头了!”在暮家二爷错愕的瞬间,林志森三个响头已经磕完,暮家二爷连忙回过神来,上前将他扶了起来:“老林,你这是干什么,我们又不是不认识,怎么能行这样的大礼?”

    他摇了摇头,握着他的手道:“不,你不知道,小姐不见了,我都快自责死了,要不是我疏忽,她也不会不见,好在如今平安归来,要真的出了什么意,就是拿我老林这条命也不够赎罪。”

    暮家二爷听了这话,不由的感叹道:“云汐吉人天相,虽然我们救起她时她受了不轻的伤,不过这段时间伤也养好了,只是现在的身体还是有些虚弱,还有,她的头不知是在何处撞伤,她、好好像失忆了。”

    听了这话,那后面的夏镇川和旁边的那名男子相视一眼,心头一松,却又不敢完全放下心来,只是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朝那被家主紧紧抱着的夏云汐看去,眼中带着疑惑,她真的失忆了?

    “汐儿,你、你失忆了?”夏家家主听到后面的话,扶着她的肩膀错愕的看着面前的女儿。

    夏云汐怔怔的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这是陌生的,但,那份父爱却又让她觉得那样的熟悉,那份关怀又是那样的真切,就像小时候,她爹娘还活着时,爹爹总把她抱上大腿坐着,陪着她玩,多久了?她有多久没感受到这样的亲情了?

    看着女儿陌生的目光,夏家家主心中一痛,却又握着她的手安慰着道:“没事的,汐儿,没事的,爹爹记得你就好,忘记了就忘记了,只要你平安回来就好了,你身上伤着哪了?现在伤好点了吗?还有没哪里不舒服的?”一连串关心的话语从他的口中而出,那样真切的语话,真心的关怀,让夏云汐听了眼眶不由的一红。

    “我、我没事。”她语气哽咽的说着,心中泛酸,不由的垂低下了头,眼中的泪水在打转着。

    看到宝贝女儿哭了,他摸了摸她的头,慈爱的笑道:“傻孩子,没事哭什么呢?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走,爹爹陪你回家。”此时,他不是那居于高位的夏家家主,而是一个普通的父亲,一个宠爱着自己女儿的普通父亲,他的一举一动皆带着浓浓的父爱,他的声音不再是那样的严厉,而是带着笑意与难掩的宠溺,这一幕,看呆了周围围观的所有人。

    这流江城的人谁不知道夏家势力有多大?谁不知这夏家是远近有名的名门贵族?谁不知夏家家主夏卓涛是一名实力强硬受人尊敬的强者?只是,他们虽听说夏家家主夏卓涛宠溺女儿夏云汐,却从不知竟是这般的宠溺,这般的慈爱。

    听着他的话,夏云汐抬头时,目光正好看到了后面走上来的夏镇川……

    ------题外话------

    我这么努力的万更。票票何在?莫非,妹纸们希望我不要太累,随便来个几千字就行了?是么是么?求票票,木有票票我快码不动万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