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7 被轻视的人,战!二更

    被他这一番话的剌激,那三个仙门的弟子在切磋时一定会尽全力的往死里战斗,那三个仙门确实是有那名几名实力不错的弟子,此时再用一用激将法,他相信他们的战斗力将再度提升,到时真的切磋了,就算他们将人打成了重伤或者残疾,他们也可以来一句战斗中有所失手是难免,一句话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的,现在,他只要在一旁看看,他们的战斗力到底是怎么样的就成了。

    视线再度划过纳兰若尘和风华这两人,颜沐的实力不用说,是明摆在那里的,纳兰若尘依他对他的了解,虽有实力,却不擅长用来战斗,至于那个风华,他倒想试试,到底他有几斤几两!

    汪峰主听了这话,看了身边的纳兰星辰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视线落在风华和纳兰若尘的身上,不由的目光微闪,顿了一下,道:“也好,你就在一旁看着吧!把机会让给别的弟子。”

    而那一旁,听了那纳兰星辰的话的唐心,敛下的眼眸划过一丝笑意,纳兰星辰这个人虽然有点实力不错,但,这性子也太过倨傲了,化神巅峰强者又如何?竟在那里沾沾自喜,自恃自傲,真是让人忍俊不禁。

    另外的三个仙门的峰主和弟子被他们的这一番话说得那一张张的脸是难看至极,心中怒火难消,一个个紧拧着拳头,似乎想要将愤怒化为力量一拳拳的击落在对方的身上似的,一时间,三个仙门的弟子同仇敌气的盯着东鹤仙门的弟子,那几个实力较好的弟子也不约而同的开口,道:“师傅,既然东鹤仙门的人这么礼让,我们也不能让他们失望,就让我们跟他们切磋切磋吧!”他们倒要看看,东鹤仙门的人是否真的有那么厉害!

    “呵呵,既然这样,那就开始吧!不过,我们的目的也就是想让几个仙门的弟子切磋切磋,所以最好就不要用剑了,免得误伤好谁就不好,这样吧!赤手空拳,直到一方无法站起时,那另一方就赢?可好?”汪峰主笑了笑,对那三位峰主也是没什么好感,在他们的眼中都是各看各不顺眼的,尤其还是不同仙门的人,就更不可能看得顺眼了,但毕竟是交流,这种口头之交谁人不会?该怎么做还得怎么做,失了礼数可就是他们不对了。

    “好!”三位峰主也不约而同的应下,他们朝东鹤仙门的弟子看了一眼,口气不是很好的问:“不知,你们打算派哪些弟子出来切磋呢?”

    一旁,颜沐从刚才一直拉着唐心说个不停,压根也没管他们这边的切磋什么的,几人早就坐到了一旁的树下去,尤其是颜沐,问东问西的问着他那一天到底是怎么逃脱的?而那又是一个怎么样的强者?这几天他又是在什么地方的?

    唐心被他问得无语死了,直接保持沉默,听着他自己在那里说着这几天他是怎么担心着,想着快点到集合之日,看看她是否还活着?说着说着他话锋一转,又来了一句:“小师弟,师兄我一直就觉得你不是正常人,你瞧,一个人也能在黑雾森林里度过几日,还身上半点伤也没有,果然就如我说的一般,那个纳兰星辰死了,你也还活着。”

    一直注意着他们,听着他们说话的纳兰星辰听到这话,那双眼睛冷冷的朝他们扫了一眼,抿着唇,不语。这样的隐忍力倒是让唐心目光微闪,纳兰星辰的实力不弱,因为是受到重点栽培的子弟,那一身的气势也是属于人上人的,再配上这心机,那就更不用说了,如果他以前动了想弄死纳兰若尘的心思,她估计,纳兰若尘也活不到如今。

    “风华,易水寒,纳兰若尘,颜沐,就你们几个吧!”汪峰主的视线一转,落在他们几人的身上,那语气带着不容拒绝的强硬,眼神也蕴含着威压的看着他们。

    颜沐睨了纳兰星辰一眼,似笑非笑的站了起来,道:“汪峰主,你真的打算让我们几人代表仙门来切磋?你就不怕我们几个输掉了,到时回去你不好跟门主交待?”

    “这只是切磋比试,而且,就你们几个也代表不了仙门,顶多,只能代表你们所在的山峰。”

    唐心微拧起了眉头,看了那三个仙门的弟子,问:“那要是在切磋中出了什么意思怎么办?”

    听到这话,不少的弟子暗自冷哼着,东鹤仙门的弟子谁不知这风华说是半路出家的?他进仙门不过几天就到了思过崖面壁了几个月,紧接着又不知踩了什么狗屎运成了颜沐的师弟,他有能多少斤两?他们可不会认为就他那几和站可以跟女子相比的纤弱身体就能打赢那几个仙门的弟子,毕竟,那几个仙门也并不是什么不入流的仙门,他们门下也确实有着实力出众的弟子,此时又被纳兰星辰那样剌激,下手之重那更是不用说的。

    汪峰主睨了他一眼,想着,这人果然是胆小,估计此时看到这场合就退缩了,就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对面三个仙门那些弟子的对手?当即,轻咳了一声,沉声道:“那也只能称得上是意外,只要不打死人就不能算是事。”

    “喔!那我知道了。”她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抺笑容,只是,这抺笑容看在纳兰若尘和颜沐以及易水寒的眼里却是怎么看怎么诡异,而看在那些不知道他实力的人的眼中,却是觉得他估计是吓傻了,这会居然还笑得出来?

    “就让我先来会会你们,你们几个,打算谁先来?”一名男子率先站了出来,男子年约二十五六,眉宇间尽是倨傲之色,看向风华和易水寒几人的眼中尽显轻蔑,还没开始动手就似乎知道自己一定会赢一般。

    易水寒看了那男子一眼,迈步走出:“我来。”目光朝风华看去,朝他微微的点了点头。

    唐心淡淡一笑,往后退了一步,静看着他们的切磋,而周围几个仙弟的弟子也全围成了一个圈,中间站着他们两人,一双双的眼睛全落在他们两人的身上,众人最先做的事情就是以神识查探一下两人的实力品阶,惊讶的发现,这两人的实力级别竟然是一样的,不由的面上露出几分怪异的神色,两人实力品阶一样,那么,谁会赢?

    赤手空拳的交手,比的就是暗劲与招式和身法,两人各站一方,在切磋比试之前朝对方抱拳一礼,几乎是同一时间,两道身影飞闪而出,还没等围观的众名弟子回过神来,只听拳头碰撞的声音砰砰砰的传来,两人赤手相击向,拳头相向,暗劲与气流所发出的声音声声入耳,听着那相碰时所发出的声音,众人不由的心口微提,那样的力道,如果真的击中了,只怕,会伤得不轻……

    易水寒的实力本来就不弱,原本的他就是天班的第一高手,出手凌厉带暗劲自是不用说,虽然对方的身手也很快,但却没有易水寒同手时的那股凌厉之势,只见,两人过了数十招后,蕴含着全身灵力的两记拳头砰的一声击落到一起,拳头相抵,两股肉眼可见的气流声呼的一声迸射而出,两人的身体也因这两股力道而猛然后退,直到,后脚一转,往地上加重力道稳住了身形才停了下来。

    而就在这时,易水寒趁着对方慢着他半拍的时间迅速再度进攻,身体猛的往前掠去,凌空一跃,蕴含着暗劲的两脚砰砰砰的往那名弟子的胸口踹去!

    “砰砰砰……”

    “嘶!啊!”

    倒抽气的声音伴随着痛呼声传出,那名弟子在他的凌厉攻击之下身体不由自主的被踹向了后面,因那一脚脚的力道伤入五脏六腑,胸口传来一阵剧痛,一口鲜血噗的一声便喷出,洒落在地面上,而他的身体也直直的倒了下去,那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带着不服与不甘的死盯着那易水寒。

    “四师兄!”

    围观的一些弟子惊呼一声,见他的身体直直的倒了下去,嘴角还在溢着鲜血,不由迅速的跑了过去将他扶了起来,愤恨的怒视着易水寒:“你想打死他吗!这只是切磋!用得着下这么重的手吗?”

    面容冷冽的易水寒冷漠的看了他一眼,薄唇微动,冷冷的道:“不是他倒下就是我倒下,我认为,他倒下会比较适合一些。”冰冷的话语说得不带一丝感情,却是在述说着事实,两人比试,必须有一人倒下,而他既然不想倒下,那当然是将对方打倒了,他不认为他这么做有什么不对的。

    “你!”

    那几名语气一时语塞,找不到话来说,只得怒视了他一眼,迅速的将那受了重伤的师兄给扶到一旁去。

    那三个仙门的几名实力较为出众的弟子眯起了双眼看着这一幕,一个个抿着唇,不语。而在后面,一个模样很是平凡的矮小男子在看到这一幕后,抬起的阴鸷目光掠过那后面的纳兰若尘和颜沐以及风华三人,目光在颜沐的身上停顿了一下,似乎将他当成他的对手一般在暗暗评估着。

    相对于另外三个仙门弟子的愤怒,东鹤仙门的一些弟子却是大声直呼好,对于易水寒他们并不像对风华那样的反感,此时看到他出手那样的凌厉,第一个上场便将对方的人给打成了重伤,不由的大赞着。

    纳兰星辰的视线在易水寒的身上掠过,停顿了一下,便落在纳兰若尘的身上,易水寒有这样的身手毫不意外,他倒是期待,纳兰若尘会怎么做?就他那温吞的性子,战斗起来又将如何?纳兰若尘无论是在心计上还是在实力上或者在志向上都不是威胁到他对手,以前他也一直没将他放在眼里,因为知道他没有雄心壮志,他对纳兰家族和那至高无上的权力没有眷恋,这样的人他是不用去理会的,但偏偏,就是这样的他,竟然敢公然与他作对,还是为了那个所谓的嫡系子弟纳兰明月!

    纳兰明月!

    他的目光暗了暗,衣袖中,拳头紧紧的拧起,心中的不甘与愤怒是那样的浓烈,一个女子,一个那样的女子,竟然取了那样的一个名字,明月!如夜空中圣洁尊贵的明月,天地之间,只此一个!

    纳兰明月!区区一个女子凭什么跟他作对?而且还是一个从小就流落在外的女子,又有什么资格跟他作对?他好不容易拥有今日的一切,被家族重点栽培为下一个继承人,他将来所拥有的一切是那样的令人羡慕,而他,也一直在努力的做好他应该做的一切,他努力的修炼,他被送进家族的重点培训点训练,他的实力在纳兰家族的众多子弟中是最出众的!他所吃的苦,他从没有一丝的不满与怨恨,因为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将来他可以很好的接手纳兰家族!

    纳兰家族一定会是他的!但,这突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纳兰明月,却极有可能夺走现在他所拥有的一切,他怎么甘心?纳兰家族是他的!那象征着强者之位,强大势力的纳兰家族家主的位置只会是他的!他绝不允许任何人从他这里夺走!绝不允许!

    “你,出来!”又走出了一名男弟子,而这一回,对方所指的人选,是纳兰若尘。

    纳兰若尘看了那男子一眼,迈着步伐走上前去,对于他这种一叫就出的服从举止,那名男弟子很是满意,眼中也浮现了一丝的狂傲之色,他睨着他,看着那容颜俊美气质出众的男子,脑海中想的是,他要把这张脸给揍得鼻青脸肿,因为从这人一出现开始,他心仪的小师妹一双眼睛就一直痴痴的落在他的身上,让他看得恼怒不已,不过就是一个绣花枕头罢了,空有容颜又如何?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能打才是最重要的!

    “小尘子,你怎么这么听话乖乖走出去?真是让师兄我丢脸死了。”颜沐以手遮脸,一副没法看的神色又是摇头又是叹气。

    ------题外话------

    四千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