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6 再进阶!飞仙强者!

    纳兰星辰冷眼扫了前面那些人一眼,眼中泛过森寒的煞气,他半侧过身,睨了身后的众人一眼,道:“这些人给你们对付,如果不想死,那就杀光他们!一个不留!”

    冰冷的声音蚀骨森寒,那浓浓的杀气让那一队的佣兵都不由的心头一震,心底隐隐的生出几分不安之意,可轻眼又想,这些人就是一群黄毛小子,仙门的弟子又岂能跟他们这些经常在刀尖浪口舔血的佣兵相比?目光朝那一伙人看去,人数也就跟他们差不多,难不成他们这些老佣兵还会怕了他们这些小子不成?

    “兄弟们!既然他们这么来识相,那我们就给他们点颜色瞧瞧!杀光了他们,将他们身上的东西夺过来!”杀人夺宝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尤其是他们又没将这些仙门弟子放在眼中,一声令下之后,那数十名佣兵便持刀朝他们砍去。

    跟着纳兰星辰的那一众弟子微顿了一下,看了一眼已经退到一旁的纳兰星辰一眼,咬了咬牙,便也纷纷取出佩剑,冲上前,他们一身本领,在仙门修炼多年,区区佣兵团,又岂会是他们对手?

    “铿锵!咻!”

    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一经传开,空气中凌厉的剑罡之气也随着扬起,地面的落叶被拂动,纷纷扬扬的飞荡在空气之中,两方人马嘶喊的声音,痛呼着声音,刀剑相碰的声音,一声声的在林中传开……

    而那纳兰星辰则不知何时跃至树梢上静观着底下的一幕,当看到底下的人处于危险当中时,他便出手相救,并不是他好心,而是这些人是他师傅交给他的,在十年集合之前,这些人若是死了一个,那就是对他能力的质疑,而这,是他所不允许的!

    “咻!锵!”树梢上的他看到一名女弟子背后受敌,当即手中弹出一道气流,击中了那名佣兵,砰的一声,那名佣兵毫无反抗之力的倒在地上。

    仙门的弟子们越战越勇,看着那一个个的佣兵死在他们的手里,尸体凌乱的倒在地上,他们心中像是燃烧着一团火焰似的,这一刻,他们觉得自己不是仙门的弟子,而是一名战士!一名拥有着强硬实力的战士!这个发现,让他们心中激动万分,只是,他们却不曾想,为何对方死伤那么多,他们这边的人却只是受了些轻伤?

    “不好!快撤!”佣兵头头心下大惊,猛的一声大喝,迅速的飞跃而开,往林中逃去:“快走!快走!”该死的!谁来告诉他们,为何那些黄毛小子一个个都那么能打?他们不就是一些仙门的子弟吗?竟然能将了他们一大半的人?

    “追!”不知是哪一名弟子喝了一声,众人便大算追上去,而在此时,身后传来的声音却让他们停下了脚步。

    “回来!”纳兰星辰冷声喝着,他站在树上,冷冷的看着底下的众人:“收拾东西,继续上路!”他飞身而上,负手迈步便往前走去。

    身后的众人面面相觑,却又不敢多说什么,只能收起剑,迅速的跟在他的身后,往林中深处而去。

    而,此时独自一人在黑雾林中的唐心,在服下这一颗丹药后,便在自身周围设下结界,而她就坐在结界中盘膝修炼,她的这一个结界是屏闭结界,只要结界一经设下,结界之外的人是感觉不到这里有一个结界,而结界中有人的,除非,精神之力很是强大的人才能从中感应得到这空气中所设下的结界,而且,就算是灵兽什么的经过,也不会走到这里来,因此,她在这里准备进阶很是放心。

    已经过了九九八十一道的化神级别天雷,再进入飞仙境界,她只需要承受三道天雷即可,三道天雷,如果快的话,一天之内就可以成功进阶,只是,不知她这一回到底能不能成功突破化神巅峰,毕竟,从上回进入化神级别到现在也就几个月的时间,如果换成别的修仙者,这就是一道门槛,想要再进界,没个七八年甚至几十年是不可能再进阶的了,而她,所依的是她的丹药,她比别人进界快的一点,除了她身体里有几头上古神兽和金莲印记之外,就是在丹药方面她从不缺少。

    她闭上眼睛,气运丹田,身体里的气息随着她灵力的运动而涌动了起来,闭着眼睛的她并不知道,她的身体里随着她气息的涌动,泛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光芒,眉心之处,隐隐的有着一朵金色莲花浮现着……

    身体里的气流在丹药的辅助之下迅速的澎涨起来,尽数的涌向了丹田之处,她的额头渗出了丝丝汗水,她的头顶冒起了缕缕轻烟,身上的那一股金色的光芒带动着气息的涌动,又似乎被什么压着一般,金色的光芒并没有尽数迸射而出,尤其是在结界之内,更是无人能够察觉得到。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白天到了黑夜,黑夜又渐渐的天明,一天的时间,就这样在她盘膝进阶中穿梭而过,一天一夜的时间,在丹药发挥之下,此时,她身体里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气流在筋脉中冲击着,似乎找不到突破口一般,在身体里横冲直撞,感觉到这股气流的熟悉,她心一喜,当即将这一股气流引向了丹田之处。

    进入化神期,只是冲破了那道门槛,她便可成为飞仙强者了!而她的实力,将远远的不止如此!

    ‘呼!咻!’

    结界之中,强大的气息涌动在呼啸着,如同猛兽一般的咆哮着,那一道道的声音,那样的摄人,那样的强大,身上的白色衣袍被强大的气流吹拂了起来,发出了那啪啪的声音,墨发飞扬,面容清冷,这一刻,感觉到了那等待良久的契机,她当即抓住机会,一股作气的引领着身体里的气流冲向了丹田之处!

    “呼!”

    刹那间,强大的气息行走于全身筋脉之间,迅速的澎涨着,扩大着,身体里的灵力气息仿佛在那一瞬间进入了另一个境界与区域似的,只是,她不敢放松,那头顶上传来的闷雷声让她知道,三道天雷就要来临,而天雷一经打响,势必会引来这黑雾森林中的强者前来查看,她必须得在承受三道天雷的粹炼之后迅速转移地方调气养息,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轰隆!”

    第一道天雷轰隆的一声从天上劈了下来,此时,正处于早晨时分,突然间打雷,而且还是震得地面微微晃动的雷鸣声,凡是听到了这道雷声的修仙者都不由的从地上站了起来,纷纷抬头往上空看去。

    这个时辰的雷,不可能是普通的雷,也许,是什么人在进阶?只是,会是多少道天雷的进阶?正在他们沉思着时,天空中再次的劈下了第二道天雷,轰隆的一声巨响,震耳欲聋,几乎让整个黑雾森林的修仙者都听到了这第二道的惊雷声,原本一些只是抬头看关天雷所劈落方向的修仙者在感觉到这股天雷的惊人威力后,不约而同的寻着那天雷劈落的地方而去!

    果然是有修仙者在黑雾森林进阶!到底会是什么样的人?竟然敢跑到这黑雾森林里面来进阶?

    林中的某一处,颜沐和纳兰若尘以及易水寒三人不约而同的看着那天空上所出现的一幕,此时正是早晨,本应万里晴空一片碧云,不过,那远处的林子上空却浮现着一大片的乌云,而且已经击落了两道天雷,明显的,这就是有修仙者在这林中进阶,只是,到底是什么样竟然敢在这黑雾森林进阶?要知道,若是被这里面的人发出了,又碰上了,那个在进阶的人随时都可能功亏一篑,甚至是性命不保!

    同样的,在林中另一处的纳兰星辰看着那远处天空中的一片乌云,也是目光微闪,沉思着,到底是什么人在这里面进阶?回头瞥了身后的那些弟子一眼,微皱了皱眉,如果不是因为要看着他们,他倒是想去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修仙者竟然这般大胆,敢在这危机重重的森林中进阶。

    与此同时,结界中的唐心承受了两道天雷,此时正在等着第三道天雷的下来,她知道,这么大的震动,一定会有强者往这边而来的,只要第三道天雷一经下来,她成功进阶,马上就要离开这里转移地方!正想着,头顶上强大的气息压了下来,摄人的威压与骇人的气流一同而下,几乎欲将她毁灭一般,只听头顶上轰隆一声,第三道天雷狠狠的劈落在她的身上,强劲的电流击入身体,那一瞬间,体内的能量蹭蹭蹭的直窜而起,从飞仙一阶迅速的进入了巅峰阶段,那股强大的气流让她骤然睁开眼睛,仰天大喊一声。

    “啊!”

    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而出,直冲云霄,声音久久的在空气中回荡着,只见,她紧拧成拳头的手蕴含着强大的能量气息,直到,她体内的气息渐渐的平复下来,她才迅速调整气息,轻呼出一口气,重新收回那弥漫在身体上的气流,低头一看,只见她所坐的地面在三道天雷的强大暗劲劈打之下,深深的陷了进去七八米深,原本就坐在地面的她,此时倒像是坐在地底下似的,她站了起来,撒去空气中的结界,迅速的便飞身离开……

    当那些修仙者陆续的赶到这里时,没有看到人影,只看到那地面上深深的一个窟窿,看着那约七八米熔的窟窿,一个个人看了都是沉默不语,目光泛着沉思。

    这样的窟窿,断然不可能只是一名小小的修仙者,只是,会是一名怎么样级别的修仙者呢?

    早已转移到另一个地方的唐心,在一处树叶茂盛的参天大树上调整着体内的气息,浓密的树叶遮住了她的身影,如果没有人细细寻找,很难发现树上的她。约过一柱香的时间,待她服下丹药调整体内气息后,便重新把脸上的易容弄好,因为进阶时天雷的威力与气流之强大,很容易让她脸上那层假的面容给震裂,她必须得重新处理一下才可以。

    如今,她的实力进入了飞仙界,虽然并不是特别的强,但,这样的实力在她这样的年纪中绝对是少之又少的,而且,是飞仙巅峰的级别,这样的实力,已经可以超过仙门中一些峰主的实力了。

    十天的历炼时间,很快的便过去了,这一夜,以烟火为信,在召集着四个仙门的弟子迅速集合,而那些看到烟火的仙门弟子们,也迅速的往那集合的地点而去,十天的时间不少人遇到了不少事情,有的遇到的是灵兽,也有的是遇到了佣兵团,有的是佣兵团和灵兽都遇上,几个仙门的弟子,有的身受重伤被抬着来集合,有的则包扎着伤口,似乎只是轻伤,今年比往年要好得多,今年死亡的弟子几乎是零,至少,到目前为止都是。

    当纳兰星辰带着众名弟子来到集合点时,锐利的目光一扫,却不见了纳兰若尘和风华他们,不由的目光微闪,这时,看见他师傅带着队伍走了过来,便上前行了一礼:“师傅,我所带的几个小队的人员全部到齐了,没缺一人,不过,颜沐他们那几个自成一队的却还没回来。”

    闻言,汪峰主眉头一皱,声音带着不悦:“这几个人也太不像话了!竟然不听劝告几人自行活动,回去我一定要让门主严惩他们!”

    纳兰星辰敛下目光,静静的站在一旁,严惩?如果可以,他想杀了他们!让他们把小命留在这里,只是,他派出去的人却是一个个的折损了,看来,想要他们的命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就在他们说话间,颜沐和纳兰若尘以及易水寒便也从不远处出现,只是,他们的目光却是一一掠过众人,像是在寻找什么似的,看了一圈之后,没有发现风华的身影,不由的,心一沉。

    “他没在。”纳兰若尘眉头浮现着担忧之色,几日来,他们坚信着他一定会没事的,可是,这会他却不在这里,难道,真的出事了?

    “会不会还没来?也许,他再过一会就到了。”易水寒说着,目光不由的朝周围看去,想要寻找那抺熟悉的身影,只是,周围却是风拂树叶,沙沙的声音传来,却不见有人影走出。

    看不到风华出现在这里,颜沐也不由的拧起了眉头:“也许还没到,我们再等等。”他觉得,风华不可能那么容易死!

    “他们来了。”一名弟子指着颜沐几人,却在看到他们三人时一怔,道:“咦?好像少了一人?那个风华不见了,不会是死了吧?”

    “啪!”

    一道掌风击出,一巴掌便是扇到了那名弟子的嘴上去,清脆响亮的一记巴掌声一经传出,当即令众人错愕的看向几人。

    “你凭什么打我!”那名弟子怒目瞪着颜沐,只是一瞬间,那半边脸就红肿了起来,他来不及避开他的掌风,可却是清楚的看到他出手,这一巴掌打得莫名其妙,让他心中怨气难消!

    颜沐迈着脚步走了上前,妖冶的眸光扫了他一眼:“你几天没漱口了?嘴巴这么臭?”

    “你!”那名弟子气得脸色涨红,拳头紧拧着,那模样就像是要冲上去跟他拼命似的,只是,却在听到身后纳兰星辰传来的话时硬生生的忍住了。

    “你不是他的对手,别自取其辱了。”纳兰星辰迈步走上前,目光扫过纳兰若尘和易水寒,落在颜沐的身上,似笑非笑的勾起了唇角:“怎么?那小子真的死了?要不然怎么这么动气呢?”

    颜沐眸光一眯,眼底划过一抺寒光,扫了他,不紧不慢的道:“你死了他也还活着。”

    纳兰星辰唇角笑意一僵,冷笑一声:“哼!没死吗?没死怎么还没出现?我看,指不定被什么猛兽还是被什么人给拆骨剥皮了呢!”

    纳兰若尘和易水寒以及颜沐三人听了这话,那一张脸色冷得几乎要结成冰,浑身的气息也森冷的摄人,尤其是易水寒,他本身的气息就是冷冽的,此时更是摄人的冰冷气息弥漫而开,就连那靠离他们较近的几个弟子都感觉到他身上迸射出来的寒意,然而,就在此时,一道不紧不慢的戏谑声音却打破了这一僵局。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打算较量一番吗?”

    听到这声音,颜沐几人眼睛一亮,心头一松,猛的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那依旧一袭白衣洁净不染的男子迈着悠哉的步伐走了过来,而在他的身边,正跟着一只蓝白相间的狐狸,男子飘逸的身姿,出众绰绝的气质,不是风华又会是谁?

    “风华!你怎么现在才来!”几人当即迈步走上前去,来到他的身边,上下打量了他一番,见他身上一点伤也没有,这才放下心来。

    而那边,纳兰星辰见他竟然独自一人也能活着来到集合之地,不由的眯起了目光,那脸色也在瞬间黑沉了下来。

    “这几天我们担心死了,现在看到你没事,那就好了。”纳兰若尘衷心的说着,如今看到他平安归来,总算是放下心头的一块巨石。

    “我就知道你会没事的。”易水寒看着他说着,心头也微松,若真的为引开那名强者而死,他心里一定会无法释怀的。

    看到风华平安归来,颜沐那张妖孽般的容颜是笑得跟朵花儿一样,挑衅般的朝纳兰星辰睨了一眼,一手勾搭着风华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笑眯着眼道:“小师弟啊,你可回来了,你不知道,这几天师兄我想你想得吃无味,睡不眠,这几天不见你,师兄才发现你对我是这么重要的。”

    听着他的话,唐心嘴角一抽,额头间划过几道黑线,瞥了那勾搭在她肩膀上的大手,道:“师兄,这才几天不见,你转性了?”吃错什么药了吧?几天前还一脸幽怨的盯着她呢!现在这会亲热得这样?

    “小师弟,这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几天不见,我才知道我对你是如此想念,师兄以前总是欺负你,师兄知道错了还不行吗?不过你放心,以后不会了,师兄罩着你,这些人里面,你看谁不顺眼的,师兄就抓过来练练手,怎么样?”他挑着眉头笑眯着一双眼睛看着他,只是搂着他肩膀的手却是没有放开,一个愿意用自己的生命去当饵的人,又有什么不值得深交的?更何况,这个人还不是别人,是老头的小徒弟,他的小师弟。

    一旁的纳兰若尘和易水寒见了,两人相视一眼,唇角皆微微扬起一抺笑意,回来就好,看到他平安归来,他们就放心了。

    汪峰主看了他们几人一眼,目光落在风华的身上时划过一抺沉思,单凭一人便敢在黑雾森林中行走?还能平安归来?正想着,便听见另外三个仙门的峰主传来的声音。

    “汪峰主,你们的弟子到齐的没?接下来,是不是应该是几个仙门的弟子切磋比试了?”

    听到这话,汪峰主看向他们三人,脸上露出了笑意,道:“我们的人已经到齐的,三位若想开始,也可现在就开始,只是,我看你们仙门的弟子似乎都伤得不轻,是否需要休息一两天后再比试?”他的目光掠过那三个仙门的一些受了伤的弟子,言下之意很是明白。

    那三位峰主听了他的话,一张脸更是黑沉得可怕,他们仙门的弟子确实是伤了不少,但,几个实力较为出众的却是一点伤也没有,若是派出来切磋比试,自然是派他们上去,而这姓汪的明显就是瞧不起他们,竟敢这样明言的放着挑衅的话语,真是可恶!

    一旁,纳兰星辰目光微闪,扫了风华和纳兰若尘一眼,唇角勾起一抺嗜血的笑意,他走上前,来到汪峰主的身边,道:“师傅,我们东鹤仙门毕竟是第一大的贵族仙门,门下弟子个个战斗力惊人,当然,也许他们的实力也不差,不过,我想我们应该有第一仙门的气度,这样吧师傅,我如今的实力已经到了化神巅峰,对方根本没有一人是我的对手,我就不参加了,把机会让给其他的弟子,让他们切磋切磋,也好提升一下实力。”

    ------题外话------

    今天有点忙,无法将万更一次更上来,先更六千,晚上再更四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