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5 分道扬镳!二更

    那名诡异的红衣女子也看到唐心了,看到了猎物,她反倒放慢了速度,那双阴狠毒辣的眼睛盯着树上白色身影,细细的打量着,越看,越是满意,唇边也勾起了诡异的笑意,那双眼中的阴狠之色反倒减少了几分,只是,就在她放慢脚步靠近的时间,那白衣男子却是突然飞身往另一个方向掠去,见状,她当即提气追了上去,直到,来到了茂盛的林子中,看到那前面的白衣男子再次停落在树梢之上时,这才笑了起来。

    “一个人?”女子的声音有些是暗哑,沙沙的,像是被什么烧过似的。

    唐心站在树上,看着那名女子走近,不紧不慢的从空间中抽出了长剑,一点也不敢松懈,因为对方竟然是一名飞仙巅峰级别的强者,她若大意了,指不定还真会栽在这个诡异女子的手中。

    灵力提了起来,身体隐隐的弥漫着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随着她身上气流的涌动,白色的衣袍也轻轻的拂动着,发出呼呼的声音,她的目光落在那名红衣女子身上,眸光微闪,眼底掠过一丝暗光,如果她猜得没错,这个女子,应该是修炼那种采阳补阴的功法的,她的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太过明显,尤其是,在她知道了这个女子所修炼的是那种采阳补阴的功法后,再看她盯着她的那种诡异目光,浑身的不由一阵恶寒。

    “呵呵呵……”

    女子轻掩红唇低笑出声,那沙哑的声音一经传出,便带着一股威压在空气中弥漫而开,骤然间,笑声一顿,声音传出:“虽然长得不怎么样,但,这气质,我喜欢。”声音一落,红色的身影当即飞掠而起,朝那树枝上的唐心掠去,似乎,并不将手持长剑的唐心放在眼里。

    唐心静立着,不闪也不避,只是那清眸中却是泛过一丝杀气,待那红衣女子飞身而上,她手中长剑一转,猛然出手,手中的利剑顿时以着诡异的招式袭向那名红衣女子,似乎没想到唐心出手的速度会那么快一般,红衣女子眼中掠过一抺愕然,一个闪躲不及,眼见长剑直指胸口而来,她只能迅速侧身一翻,避开致命的一击,当即挥出一掌。

    “咻!”

    “嘶!”

    掌风与利剑一道而出,红衣女子的掌风再快,也不是慢了唐心早就袭出了利剑半招,利剑划过红衣女子的胳膊,鲜血顿时飞渗而出,只是她身穿红衣,根本看不怎么出那鲜血的颜色,倒伤口之深,仍是让那红衣女子倒抽了一口冷气,目光阴森的盯向唐心:“你竟然隐藏实力!”该死!这男子,她看着明明就一小小修士,可他一动手的暗劲与速度,竟然是那样的快,那样的诡异,一出手就将她伤了,确实,不简单!

    “现在离开,你也许还能活命,若不然,你的下场只有一个!”飞身而下的唐心稳稳的落于地面,那染着一丝鲜血的利剑斜指着地面,杀气凛冽,尊贵不容侵犯!

    只是,这样的她,虽然一身男装,虽然面容只能算得上清秀,但,她身上的气质与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是那样的让人惊为天人,就连那专门针对男子下手的诡异女修此时也不由看痴了眼,目光怔怔然的看着那抺出众绰绝的白色身影,回想起现在她所捉到的那些男修,虽然当中也有几个容颜较为出色的,但,却没有一个的气质像面前的这名白衣修士这般的飘逸出众……

    “男人,你,我要定了!”

    诡异的红衣女修眼中泛着势在必得的光芒,像是发现了猎物一般的紧紧盯着那风华绝代的白衣男子,饶是她是一名飞仙巅峰级别的强者,也根本看不出这站在她面前的男子其实就是一名女扮男装的女子。

    听了这话,唐心勾了勾唇角,冷笑一声:“就你这货色,本公子还看不上,不过,你的命,我倒是可以勉为其难的收下了。”声明一落,手中的利剑一转,锋利的剑光飞闪而出,对付这飞仙巅峰期的强者,她根本不想浪费时间,只想速战速决,手中利剑所挥出的剑法,不是其他的剑法,而是飞花凌云剑!

    不过,这诡异的红衣女子却不认得这飞花凌云剑法,只是在唐心的剑利之下步步后退,招招显得狼狈,原本打算在几招之内将他拿下的红衣女子,眼见自己越打越处于下风,不由眯起了眼盯着前面的白衣男子:“你这是什么剑法?竟然这般诡异!”好奇妙的招式,竟然能让她无法靠近半分,甚至就连闪避都显得有些力不从心,那变幻莫测的剑影飞掠而出,快得让她看不清他到底是怎么出的手!

    “诡异?”唐心勾唇一笑,手中利剑一转:“更诡异的还在后头!”声音一落,手中的利剑突然从她的手中飞袭而出,在半空中形成了一把把的剑影,一把剑化成了无数把几乎就是那一瞬间的事情,因利剑在半空中旋转的关系,那空气中的气息也越发的凌厉起来,仿佛吹拂过脸上的风都是一把把的利刃化成,划过肌肤如同刀割!

    “啊!”

    那红衣女子惊呼一声,因被飞袭而来的剑气挑开了脸上遮着的墨发,当即露出了她那脸上的肌肤,那是被火烧过的半张毁容的脸,坑坑洼洼的很是恐怖,而且似乎她用了什么药带起的一股不良反应,那脸上的皮肤还泛着血水,咋一看去,几乎作呕。

    “你该死!”

    见自己最不想让人看见的容颜露了出来,她眼中杀意顿现,脸上表情变得狰狞,浑身的气流迸射而出,身体的气息在一瞬间提升了十倍不止,呼呼的凌厉气流声吹得她的一身红衣飞扬,空气中凝聚的强大威压也全朝前面的唐心袭了过去,气势之强大,铺天盖地,这一刻,飞仙巅峰强者的实力尽展而出,似乎要将唐心淹灭一般!

    “噗!”

    冷不防的被那股强大的气流击中,身体飞弹而出,重重的撞击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一口鲜血也随着从口中喷出,鲜血落地,血腥的味道像在空气中弥漫而开,她看着地面上的血,清眸中寒光咋现。

    “真不愧是飞仙巅峰级别的强者,果然非同寻常!”她拭去嘴角的血迹,抬眸看着前面的那名红衣女子,感觉胸口隐隐作痛,便从空间中取出一颗丹药服下。

    “伤了我,是要付出代价的!”

    她的声音变得冰冷,凌厉的目光扫向她那张容颜,唇角勾起一抺嗜血的笑意,下一刻,白色的身影持剑飞袭而出,错踪复杂的步伐伴随着她的飞花凌云剑,速度之快,只看到白色的身影和凛冽的剑光掠过,看到那一道道的寒光和诡异的身明她而来,红衣女子步步后退,然而,却仍是被伤到了。

    “咻咻咻!”

    锋利的剑刃从空气划过的同时也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深深的在那名红衣女子的身上划开了一道道的伤口,唐心手中利剑之锋利几乎是削铁如泥,更何况这人的身体了。

    “嘶!啊……”

    那红衣女子倒抽了一口气,一声剌耳的惨叫声也随着从喉咙中传出,如破空之音一般的划破空气,弥漫在森林之中,那声音的凄惨,似乎正受着什么极刑似的,让了听了都不由的心神一震。

    几道寒光剑影掠过之后,白色的身影已经不知何时从她的身边穿过,落在了红衣女子的身后,手中斜指地面的长剑滴着鲜血,地面上除了鲜血之外,还有着红衣女子那被削落地面的红色衣物,唐心转过身,泛着杀气的清眸看着那浑身都在颤抖的女子,只见,她的身体已经被划出了一道道错踪杂乱的剑痕,身上的红衣也碎落了一地,鲜血从她的身上滴落,每一剑都是几乎深可见骨,每一道伤口都是皮开肉裂,让人见者,触目惊心!

    痛!很痛!非常痛!一股椎心之痛在身体的每一处弥漫而开,身体不自由主的颤抖着,抽搐着,她低着头一看,看到那布满错乱交杂的伤痕的身体时,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她要杀了他!该死的男子,竟然敢伤她成这样!她要他不得好死!

    仿佛知道红衣女子心中所想一般,欲杀其人,必先快其一步,制敌之术,往往在于出其不备之时!唐心眸光微闪,眼中划过一抺暗光,白色的身影飞掠而出的同时,手中长剑的凌厉剑罡之气也咻的一声飞袭而出,然而,那红衣女子早有防备,手一扬,不知从何处拿出的一把利剑便挡住了唐心袭来的利剑,两剑相碰,铿锵的一声碰撞声在空气中传开,两剑之间的那股凛冽杀气迸射而出,咻咻而响!

    “啊!”

    突然间,那红衣女子这痛呼一声,身体一僵,一双阴狠泛着杀意的眼睛怒瞪着唐心:“你、你使暗招!”声音一落的同时,她的步伐也微晃了几步,脸色也迅速的发生了变化,紫黑色的颜色因她运气之猛而迅速的在她的身体散开,毒素直攻心脏!

    蓝灵蛇此时已经宛如一件饰品般的静静呆在唐心的手腕上,就在刚才,它飞窜而出咬了就那红衣女子一口,中了它的毒,那红衣女子也只有死路一条!

    唐心勾唇一笑,迅速的退开了身影,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她的口中传出:“暗招?能置对方于死地的就是好招,尤其是对付你这样的人,任何办法都好!”她要善于利用身边一切能利用的东西,她的品阶不如她,久战之下必败无疑,但,她的契约兽可不同,她所拥有的契约兽就是她的帮手,对付不了时,她可以让她的帮手帮她,这就是契约灵兽最有好处的一点!

    “你……”

    她倒退了几步,想要从空间中取出解毒丸服下,可,蓝灵蛇的毒太过猛烈了,而且又是在她全身的气流都调动起来的情况下,身体抽搐着,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至死,她的一双眼睛都是瞪得大大的,仿佛不甘于她堂堂一个飞仙巅峰强者死在一个实力比她弱的修士手中一般,只是,到死她也不知道,她看上想带回去的男子,其实就是个女人……

    直到那红衣女修断气,她才上前将她的空间戒指取了下来,每杀死一个实力强大的修士,她都能从对方那里得到很多东西,这其中,包括珍宝,也包括一些他们所珍藏武功秘诀,将那枚空间戒指消去对方的烙印便丢入自己的空间里面,等过段时间清闲了,她再去翻翻看里面到底是都是一些什么东西。

    只是,看着地面上的红衣女子,她想了想,手一扬,一簇火焰尊复上了那红衣女修的身体,将她的身体燃烧了起来,看着她化成一把灰烬后,这才转身往林中而去。

    历炼,她并不一定得跟着颜沐他们,尤其是,颜沐那家伙一直想试探她,既然如此,再过几人再集合也一样,到了这里,她倒是想看看能不能突破化神巅峰,迅速的进入飞仙品阶。

    虽然是化神巅峰的实力,而且也有着几头上古神兽在身边守护着,但,她心中隐隐的还有些莫名的不安,尤其是这几天,她感觉到,纳兰家族的人就要来了,也许再过不久,他们就会找到她,带她回去纳兰家族,虽然说她并不想回到那个地方,但,面对实力远在她之上的强者,此时的她还是太弱了,尤其是,她的生父还是一名那样强大的修仙者,化神巅峰的实力已经为他们所知了,她希望能尽快的再突破,再提升,就算将来真的去了纳兰家族,别人也摸不清她的实力到底在什么程度,而那,也许在某一天,会成为她的保命符。

    而确实如她所想的那样,由她的父亲派出的人,纳兰家族的暗影已经来到东大陆这边,也已经在寻找她的行踪多时,被纳兰家族的暗影找到上,那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至于另一批人,那由纳兰星辰的母亲派出的人想要找出唐心,可却在纳兰星辰也不知她在哪的情况下,用来对付风华,只是不想折兵损将剩下没多少人,此时,纳兰星辰也不敢轻易动用那些人,就怕真的到找到那个叫唐心的女子时,却找不到人来取她的性命!

    另一边,颜沐和纳兰若尘以及易水寒三人都沉默着,谁也没有开口,谁也不知该如何开口,他们三人的心里都是在担心着风华的安危,都觉得让他一个人去引开那名强者是不明智的,但在那样的情况下,却又别无他法,而此时,却又忍不住的在担心着。

    “师兄,我们回去找找吧!也许能找到风华也说不定。”纳兰若尘开口说着,心下,仍有着浓浓的担心。

    易水寒见状也道:“其实知道他会没事,但没亲眼看到,还是有些担心着。”风华的实力给他的感觉是深不可测,他相信他不会出事的,可是,心里却是不自由主的担心着,毕竟,他是为了救他们才去引开那名强者的。

    “你们也别太担心了,别忘了,他的契约兽一只比一只本事,不会有事的,不过既然你们都这样说了,那我们就按原路回去找找看吧!”他说着,声音一顿,想了又想,道:“不过我觉得找到他的可能性不大,他说了到时集合时再会,估计这会也不会站在那里等我们去找他的。”

    纳兰若尘和易水寒站了起来,虽然知道颜沐说的是事实,但,不去走这一回,他们心中总有些过不去。

    “走吧!看看也好。”颜沐叹了一声,也从地上站了起来,这历炼,看来也不是很好玩,早知道,他还是不出来的好,可惜啊!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与这边的几人相比,纳兰星辰那一张脸是黑沉得可怕,让跟着他走的那些弟子们一个个都不敢上前去,也不知他是怎么回事,一天到晚活像是谁杀了他的老娘似的,只要有弟子说了什么不合听的话,不是一记凌厉得几乎要杀人的目光就是一种足以冻死人的语气,几天下来,也没有弟子敢去跟他交谈。

    迈步走在前头的纳兰星辰心中是愤怒难消,他派出去的人竟然折损了一半,而这些人还是有别的任务在身的,这事要是让他母亲知道了,只怕也会大发雷霆,毕竟,培养一名心腹强者可不容易,可他这却是折损得不明不白,这一口气,又让他如何咽得下去?

    可偏偏正当他处于胸口怒火难消之时,竟然还有不怕死的人来挑衅他。那一队从林中走出来的佣兵,看到他们一个个穿着仙门的弟子服,又没有年长的峰主带队,一时间,一双双阴狠毒辣的目光都落在他们的身上,想从他们身上捞些好处,毕竟,身处这样的森林里面,拦路打劫是经常发生的事情。

    “小子,识相的,都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来,否则,哼哼!”为首的那名佣兵双手环胸,一脸凶煞的看着他们,一挥手,便让身后的佣兵将他们围住。

    ------题外话------

    谢谢妹纸们的票票,票数到了,还过了,看到那些投票的会员名,都是一些默默看文的妞儿,虽然有的不曾冒泡,但你们的会员名我却记着,因为每个月都在后台看到,握个爪子虎摸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