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4 劲敌!辰进阶!万更!

    “师兄,这酒……”纳兰若尘才开口,话就被唐心打断了。

    “既然师兄想喝,那就喝几杯吧!不过,还不知师兄酒量如何?”唐心眸光带笑的看着颜沐,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

    只见,颜沐一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似乎在思量着什么似的,喃喃的道:“酒量好像是不错的,至少,我已经很久没喝醉过了,至于酒品……”他突然一笑,一把夺过了唐心手中的酒葫芦便道:“喝了不就知道了吗?哪用得着说?”

    声音一落,竟是直接拧开酒葫芦的盖子,仰着头张开嘴就往口中倒了一口,香醇的酒香味浓烈得直让舌尖起了反应,久没碰到这么醇香的酒了,感觉到那股浓郁的酒香味在口中弥漫而开,顺着喉咙滑入腹部,刹那间,一股火辣辣的感觉在胸口弥漫而开,又冲上了喉咙之处,直奔大脑,顿时令他精神一震,眼睛一亮,当即赞道:“好酒!好醇的酒!”只是,不过也就一口酒,他的脖子处直到他那张妖孽的容颜却是泛上了一层粉红色。

    唐心的纳兰若尘以及易水寒三人一见,目光微闪,不由的相视了一眼。看到他脸上和脖子处泛起的红晕,唐心轻咳了一声,道:“师兄,这酒比较烈,要不你拿水给你喝吧!”这妖孽,脸上泛上一层粉红色之后,那张脸还带着几分女子的妖媚,让她不由的想起了花非花,那个容颜更胜女子三分的男子。

    也不知,他们现在都怎么样了?

    然,就在她这一闪神的瞬间,那颜沐压根就像没听见她的话似的,仰着头又喝了几口,还因倒得太快而溅到了一些在衣服上,一旁的唐心被酒溅到脸,这才回过神来,当抬眸看着那不知何时已经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拿着她的酒葫芦大喝的颜沐时,脸色也不由的微变。

    这里可是潜伏着危险的黑雾森林!他竟然喝这么多,难不想想醉死在这里不成?

    “哈哈哈哈……好酒!好酒!”

    “师、师兄……”纳兰若尘愕然的看着他,只见,那脸色泛红,目光迷离,步伐虚浮的大师兄似乎、似乎醉了?他见识过这酒的厉害,师傅不正是喝了风华的酒一醉就是一天一夜的吗?风华倒了一坛子给师傅,师傅现在虽然馋,但每次也只喝一小杯,可没像大师兄这般喝法,而最诡异的是,风华曾说这酒叫三杯倒,大师兄这样喝怎么也不止三杯了,他怎么看起来似乎只是醉了,却不会倒下?

    而这,也正是唐心所诧异的,萧轩尔这酒的厉害她不是没见识过,这颜沐怎么喝了这么多只醉却不会倒?除非,他原本的酒量就是千杯不倒的。

    压下心下的怪异,她站起身,道:“师兄,这里是黑雾森林,不能喝太多,免得出事了。”说着,上前一步伸手就要夺过他手中的酒葫芦,却不想他把酒葫芦往身侧一藏,反倒一手拉过他的手把她扯了过去。

    “呵呵……小师弟,陪师兄泡冷水澡去,走!”他似乎是真的醉了,目光迷离的搂着风华就要往后走,似乎以为他们此时还是在仙门之中。

    听了他的话,她的嘴角一抽,额头划过几道黑线,伸手拿开他的手,道:“师兄,你醉了,这里不是仙门。”

    “小师弟,你身上、身上好香啊……”

    突然间,颜沐凑上前闻了闻,一脸的陶醉之色,喃喃的道:“不仅香、还、抱着还、还很……嘶!啊!你打我!”他的话还没说完,迷离的目光就被一记拳头击了过来,一股疼痛传来,他当即怪叫了一声,却还没松开搂着唐心的手。

    唐心唇角微勾,眼中却全无笑意,只听她冷笑着说:“师兄,既然你醉了,那师弟我就帮你醒醒酒。”声音一落,不知是怎么出的手,只看到颜沐的身体被凌空摔了过去,重重的摔落在地面上。

    “砰!”

    “嘶!痛……嗝!”

    他倒抽了一口敢,直呼了一声痛,又打了一个酒嗝,趴在地上才翻过身,却是一记拳头迎面直下,一拳击了下来,他整个人也昏了过去……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看得一旁的纳兰若尘和易水寒一阵愕然,目光落到那地上的颜沐两只眼睛多了两个黑圈瘀血,那鼻子似乎是摔落地时磕到了地面似的,也流出了两行鼻血,看到他那狼狈的一幕,两人嘴角一抽,当即别开了眼。

    这下手也太狠了……

    唐心弹了弹衣袍,一脸淡定的看了地上的颜沐一眼,将酒葫芦系于腰间,道:“这样安静多了。”

    听了他的话,纳兰若尘和易水寒不由的相视一眼,朝地上昏睡过去的颜沐看去,心下暗叹,惹谁不好?偏偏去惹他?这明天若是醒来,看到他自己脸上那副妆容,只怕又得天下大乱了……

    与此同时,在另一地域之中,一条弯弯曲曲的小道上,一名身着蓝色轻纱的年轻女子独自行走着,女子拥有着绝色的容颜,一头垂直的墨发用蓝色丝带轻束在身后,飘逸的蓝色丝带与墨发交溶着,随着她的行走而轻轻的扬起,透着一种清灵逸秀的美,只是,她的眉宇间却是透着一股清冷的气息,一种拒人于种里的气息。

    而此人,不是顾天音又会是谁?

    自离开她所在的符箓仙门至今,她一直居住在偏僻的农家村庄里潜心修炼符箓之术,也许是心态的转变有所关系,她的符箓之术进步可谓神速,如今的她虽然只是金丹修士,但她已经能利用符箓之术对付元婴级别的修士,利用我们符箓之术在化神强者的手下安然无恙的活下命来,因此,她离开了那个小村子,她在寻找能帮到自己的东西,她相信命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只要去努力,也许就会有不一样的转机!

    只是,走在小道上的她,突然却是停下了脚步,整个人身上的气息也变得冰冷起来,她转过身,目光在那弯弯曲曲的小道上扫了一眼,冷声喝道:“出来!”

    “呵呵,警惕性挺高的啊!”就在天音的声音落下不久,从一旁的杂草边上便走出了一名年轻男子,男子身着一身玄色劲装,手中握着长剑,此时,正满脸笑容的看着冷若冰霜的天音。

    “姑娘,是我。”男子朝她点了点头,目光落在天音那张绝美的脸上,道:“我们见过一次面的,我叫暮祥志。”

    天音皱着眉头,冷声道:“我不认识你,但我警告你,别再跟着我,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她防着人,防着任何一个不认识的人,她不信任这些人,她能信任的那些人,此时不在她的身边。

    “我对你没恶意。”男子面带笑容的说着:“我见你也是一个人,而我也是一个人,便想着与你结伴而行罢了。”

    “不需要!”她冷冷的的说了一声,转身便往前走去。

    “哎,姑娘,你等等……”他一见,连忙迈步跟了上去,却见前面走着的蓝衣女子突然间停下了脚步,不由的一怔,迅速来到她的身边,脸上的笑意不见了,甚至,带着几分的警惕:“好像有点不对劲。”

    天音皱起了眉头,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绝美的脸上露出了冷冽的神情:“什么人!出来!”

    “哈哈哈……”

    天音的冷喝才一落下,就见两旁的杂草丛中钻出了数十道人影,一个个手持大刀,胡子遮脸,虎腰熊背很是吓人,一看那架势就知是专门做这种拦路打劫勾当的山贼。

    “哈哈哈!没想到是一小娘们和一小白脸,不过看这身打扮,估计身上还有不少值钱的东西。”为首的那名汉子大笑着,一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紧盯着两人瞧着,尤其是那一双带着淫邪的目光直勾勾的在天音的身上转了转,很是令人恶心。

    紧随着那汉子走出来的几十名山贼,身上披着虎衣做成的衣服,手中的大刀互相碰撞着,发出铿锵的声音,似乎想用那声音来给他们一个下马威似的,有的脸上横着一条长长的刀疤,也有的那露出的胸口上也带着疤痕,此时,那一双双的眼睛全都盯着好不容易遇上的两头肥羊,尤其是落在天音的身上,对于这些山贼而言,女人是极其少见的,更别说是长得这么美的女子了,看那身段,那模样,都让他们一阵心猿意马。

    而在那些山贼的目光盯着天音和暮祥志时,两人也在打量着他们,见他们这些人大多都是一些土山贼,甚至连修仙者都不是,更是不将他们放在眼里,不是修仙者的人,只能靠着一些招式和力道取胜,而这些人对付普通人还能有些威摄力,但对于修仙者而言,他们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暮祥志笑了笑,道:“姑娘,你让开,这些人我对付就好。”他们修仙者并不杀凡人,因为杀的凡人太多,对他们将来进阶时会增加难度的,不过,那并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杀他们,碰上了真的该死的,还是会杀的。

    天音瞥了他一眼,从手中拿出了几张符箓便朝那些山贼丢去:“去!”声音一落,只见,那三张符箓呼的一声化成了三头事实上着火焰的狮子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那些山贼扑了过去,那气势之猛,如有猛虎下山一般,令人惊骇,而这一幕,也真的让那群山贼给吓白了脸。

    “啊!是、是修仙者!”不知是谁惊呼出声,那些山贼惊恐的尖叫着,飞一般的往杂草丛中逃命去,只是,后面的火焰狮却还在追着,似乎没想放过他们似的。

    那些山贼怎么也没想到,那看似一大家千金的女子竟然是名修仙者!还一出手就是符箓之术,真是出门不利碰上鬼了!

    “你是符箓师?”旁边的暮祥志诧异的看着身边的蓝衣女子,那丢出符箓的速度快得令人看不清,虽然她用的只是一些低口阶的符箓,但从她直接化符直用的步骤中可以看出,她应该就是一名符箓师,而且还是品阶不低的符箓师。

    听着身边男子的声音,天音突然一扬手中符箓,一道束缚之术下到了对方的身上,那几乎在一瞬间完成的动作快得那暮祥志根本反应不过来,怔愣的看着她,压下心中的愕然,问:“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声音虽然还是平静如常,但心头的震撼却是如同骇浪般掀起,好可怕的速度!好强的束缚之术!竟然连他都能给束缚起来,而且,他暗暗用劲挣扎却是挣扎不开,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来路?竟然这样厉害?如果她要取他性命,只怕,此时他小命不保!

    “别再跟着我!这束缚符箓一柱香的时间后就会自行解开。”天音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转身便离开。

    “姑娘,你这样走了,那要是我现在遇到坏人怎么办?”回过神的暮祥志扬着声音喊着,眸光泛动着一抺亮光看着她,虽不知她是什么人,不过,这性子他还真是喜欢。

    不可否认,第一眼他是被她的容颜和气质给吸引了,才一路尾随着她,但从她的话中与所展现出来的雷行风厉手段却是让发他真的多了几分兴趣,到底是什么家族出来的女子?看着那抺蓝色的身影渐渐的远去,他露出了一抺笑意:“我们一定会再见面的。”

    与此同时,身处炼狱中的沐宸风,此时也已经到了十八层的炼狱,越往后面虽然所经历的越是艰难,但,对于他实力的提升却是越快,而且,他身上的魔性已经在十七层时就已经完全清除,此时处于十八层炼狱中的他,也面临着一个进阶的场面,身体里的气息在涌动着,经历过十八层炼狱,此时,他又迎来了他修炼中的一个进阶,进入仙尊品阶!

    哪怕是在飞仙界当中,真正达到仙尊品阶的也不过十几人,如果不是他在这炼狱中历炼去除一身魔性,只怕也不会有这么快的进阶速度,而且,经历了十八层炼狱的历炼,他上一世的记忆已经完全苏醒,而他的实力也已经恢复了七八层,只要再修炼,相信到达仙帝级别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第十八层的炼狱中,一些鬼魂被绑在十字架上,以鬼锯锯开他们的灵魂,让他们为他们生前所做的恶事承受恶果,凄惨的声音,鬼嚎的声音,声声不绝于耳的在这十八层的炼狱中弥漫而开,但,沐宸风所在之处却是如同云团弥漫在其中,从他进入仙圣级别开始,他就已经脱出三界之外,那些鬼魂的惨叫声于他而言,已经是自动的屏蔽在耳外,就连他所处的地方都像一个天宫云端似的,白云弥漫,身上的白色衣袍早已经换上了新的,纤尘不染,圣洁而尊贵,神圣而不可侵犯!

    他端坐于十八层炼狱的云端之中,墨发任其自然垂落着,闭着一双眼眸,双手以着打座的姿势放在自己的膝上,整个人的周边都弥漫着一股平静祥和的气息,此时的他,如同那九天之上的仙人,不言不语的静坐着,却散发着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眉目静如画,神态安神而透着悠哉,这样的他,有着一种震撼人心的美,仿若谪仙,令人如痴如醉,移不开眼……

    而在阎王殿中,一把吓人的胡须遮住大半张脸,虎目凌厉的阎王正负着手在阎王殿中走来走去,似乎很是烦燥似的,嘴里还一直在咒骂着:“这小子!压根就不是正常人,这才花了多少时间?竟然把本王的十八层炼狱都给走了一遍?他难道不知道,若换成别人的话,没个三五十年根本不可能走出本王的十八层炼狱的吗?真是气死本王了!气死了!这小子,指不定这会正在那里得瑟着呢!”

    一旁的判官看着他走来走去的,看得眼都花了,连忙道:“阎王爷,您别急啊!那一位本来就不是普通人,他可是玄冥真君,御兽大帝,您不是说他在我们地府这里把十八层炼狱弄得乱七八糟的吗?这会他就要离开了,阎王爷难道还不高兴?”“哼!这有什么好高兴的?他才用了多久的时间?还不到两年的时间我能高兴吗?这可是本王的地盘!”他边走边骂着,一双虎目转了转,忽的停下了脚步,问:“他现在还在十八层炼狱那里做什么?怎么没见他到这里来?他身上的邪魔之气不是已经全消除了吗?”

    “玄冥真君如今正处于进阶期间,他就要进入仙尊级别了。”

    听到这话,他嘴角一抽:“又进阶?”想到这些日了他这地府总被天雷击中,他的额头不由的划过几道黑线,什么人不好惹?偏偏让他来了他们地府?

    “可不是吗?他现在就要进入仙尊级别了,估计也就在这几天了。”

    判官说着,擦了擦冷汗,像他们地府这里平时根本不会有天雷劈到他们这里来的,可自从那一位御兽大帝来了之后,这隔没一段时间就是几道天雷飞劈而下的,一些鬼魂还被那股气流给打得魂飞魄散的,而且每一回的天雷都让地府像是发生了几级地震一样,晃动个不停,搞得这地府里面无论上至阎王下至小鬼,都是想着他快点离开他们的地府才好,免得在这里捣乱,不过,他真要离开了,阎王却又有些咽不下这口气。

    “轰隆!砰的!”

    就在他们说话间,猛的地面上一阵摇晃,轰隆的一声巨响的亮声,震得整个阎王殿的一些摆饰的东西纷纷掉落地面,也让那阎王扶了扶头顶上的金冠,瞪着一双虎目吹着胡子怒问着:“怎么回事?怎么搞的?速查!”阎王的怒喝声在空气中回荡着,那些小鬼听到他的话,迅速的散去,去查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而在这一晃动间,地府中的鬼魂有的趁着乱混的时机逃出了外面,也有的在地府中鬼叫着不停,阎王殿里,判官扶着身边的桌子稳住身体,一边朝周围看了看,道:“阎、阎王,这不会又是、又是那一位进阶的天雷吧?”

    “怎么可能!你不是说最快也得……”

    “轰隆!砰砰!”

    一连的两声巨雷声从天而降,击落在地府的的某一处,而身处阎王殿中的阎王,一张脸可说是黑沉得可怕,就在这两声巨雷劈下的那一刻,他整个身体也被地面传来的震动晃得险些摔倒,为免失态,他迅速扶住身边的桌案,只是,这才站稳了下脚步,头上的金完却是歪了下来,一时间形象顿毁,怒得他几乎就要喷火。

    “查查查!速速给我查!”

    愤怒的声音在他的口中传开,那低沉而夹带着怒火的声音一传出,震得那些小鬼惊恐不已,纷纷乱奔乱窜的寻找这雷是怎么回事,不过,因为早有前车之鉴,小鬼们直接就是跑到十八层炼狱去瞧瞧到底是不是那一位尊者在进阶。

    不消一会,便有小鬼匆匆来报:“回阎王爷,是、是、是十八层炼狱里的那位尊者引发的天雷……”

    “混蛋!那小子怎么这么快就进阶了?他不是还得再等几天吗?本王堂堂地聚集鬼的地府竟然一而再的被天雷劈打,真是气煞本王了!那小子,本王真想拧断他的头,把他捉到油锅里翻炸几遍当下酒菜!”

    “哦?阎王真是好兴致。”

    冷不防的,一道低沉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不紧不慢的传来,这道声音与阎王那冒火的怒喝声相比,几乎可以说是两道不同的极端,只是,这声音中所蕴含着的威压与气势,却是丝毫不逊于那贵为地府之尊的阎王爷。

    只见,不知何时已经来到阎王殿的沐宸风已经坐在阎王那张宝座上,披散在身后的墨发,俊美如谪仙的容颜,半眯着的危险眼眸,似笑非笑的薄唇,以及他那令人不由自主臣服于他的那股强者的威仪,竟是让一旁的判官看了都不由的怔了怔,触及到他那摄人的目光,不由的心头一惊,迅速的低下了头,不敢去直视着那浑身散发着尊贵气息的男子。

    听到身后的声音,阎王浑身一震,回头一看,自己的宝座却已经易主,被那不知什么时候进来的男子给霸占了,而且还是以着那样悠哉随意的神态坐在他的宝座上,看得他虎目一瞪,指着他怒骂着:“你这小子!那是本王的专属位子!还不快给本王起来!”

    沐宸风勾唇一笑,唇边的笑意是邪肆冷魅的,那半眯着的凤眸泛着点点寒光,森冷摄人,尤其是他本身就有那股令人畏惧的气势,此时,就算贵为地府之尊的阎王被他那目光盯着,都不由的浑身寒毛直竖而起,暗想着,自己是不是说得太过份了?

    “阎王,在这地府中想必很久没有活动手脚了吧?不如,本尊今日奉陪怎样?”

    漫不经心的声音,却是带着冷冽的危险气息,饶是阎王听了都不由的烧熄了心头怒火,虎目盯着他那一张俊美仿若天神的面容看了看,忽的咧开嘴哈哈一笑,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道:“玄冥老弟,我不过就跟你开个玩笑上,你较真什么呢?咱哥俩是什么关系?别说这一张破椅子了,就是老弟你想要我这阎王殿,我也绝不会说个不字!”

    底下,判官听了这话嘴角猛然抽搐着,心下一阵汗颜,阎王好没节操啊!竟然也是一欺善怕恶的主,先前还骂得那么起劲,这会就以老弟和哥俩相称了,啧啧,这变脸的速度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是吗?”沐宸风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似笑非笑的睨着他。

    “当然!我知道玄冥老弟你今天一定会成功进阶成为仙尊级别的强者的,因此,我还让底下的小鬼准备在这里设宴,给老弟你好好庆祝一番,嘿嘿,玄冥老弟,咱哥俩也好久没一起喝酒了,今天我们就好好喝个痛快怎么样?”他嘿嘿直笑着,一双虎目一转,瞪了那底下的判官一眼,看向沐宸风时,又重新换上了笑意。

    没办法,他虽然是阎王,但也打不过他啊!

    沐宸风弹了弹身上雪白的衣袍,笑了笑,站了起来道:“不用了,你这阎王殿的东西也就只有你吃得下去,本尊今日历炼破关成功,也不会在你这里久呆了,最近这段时间在你这里打扰了,何时若有空,就去本尊的天宫走走吧!到时本尊请你好好吃一顿,总比你整天吃这些油炸鬼好。”

    阎王嘴角一抽,却也只有嘿嘿直笑着:“好好好,那哪天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完了,就去玄冥老弟的天宫走走。”说着,声音一顿,在他的身上转了转,道:“既然老弟今日要走,那我亲自送你出去吧!”

    闻言,沐宸风看着他,笑道:“送就不用了,把你的乾坤镜借我看看就成了。”乾坤镜,这阎王的一个法宝,可以看到人世间的一切,如今估计唐心应该是在飞仙界中,只是,飞仙地域那样的无边无际,他若没线索,怎么去找她?

    “玄冥老弟,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乾坤镜也就只有我能用,而且,我看了还不能说,这就叫天机不能泄漏,老弟,你不会让我为难的吧?”

    他深深的看了阎王一眼,顿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那好吧!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勉强了。”确实,有很多的东西都是天机,不可随意泄漏的,既然不能用乾坤镜,那,他就利用他御兽之能力来找到唐心的所在之处,虽然也许会久一点,但,他相信,他们终有一天会相遇的,而他也相信,就算他没在她的身边,她也一定能够好好的保护自己!

    另一边,身处黑雾森林当中的的唐心与颜沐几人已经到达了黑雾森林的内围,在这时面他们已经过了三天的时间了,三天前,颜沐醒来后看着被打肿的黑眼圈那一张脸黑得几乎滴出墨水来,尤其是在知道是风华给他的这几拳,一路上像一个深闺怨妇般的不时用着幽怨的目光朝那一脸淡然的风华扫去,活像是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似的。

    反观唐心,她一脸的淡然之色,举止之间透着一股洒脱与随意,颜沐看归看,她依旧直她的路,看她的风景,注意着周围的动静,那副赤果果的将他无视的感觉,让那一旁的纳兰若尘和易水寒看了都不由的惊叹他内心的强大。

    被颜沐那样的目光一直盯着,他竟然也能做到无视他,真不简单啊!

    “哈哈哈哈……”

    正当他们几人走在黑雾林中之时,突然间,那从林中传来的一声诡异的大笑声顿时让他们几人停住了脚步,警惕的注意着周围的动静,只是,随着那声音越来越近,他们只觉得胸口处的像是被什么调动了起来似的,一股难受与压抑让他们几乎无法站得住脚步。

    “好强的威压……”易水寒紧拧着眉头,修为最低的他最先承受不住,他整个身体像是失去了支撑点似的跌坐了下去,脸色惨白,额头间渗出了点点冷汗,十指用力的抓住了地面的草屑,神情很是痛苦。

    纳兰若尘的脸色也渐渐的惨白,他像是在强忍着什么似的,额间的冷汗也不由的渗了出来,豆珠大的冷汗滴落,身体也随着跌坐了下去,他的修为到了化神级别,但是,他的身体本来就比较虚弱,也支撑不了多久。

    “小师弟,看来我们遇到对手了。”

    颜沐看了跌坐在地上的纳兰若尘和易水寒一眼,那妖冶的目光便落在身边的风华身上,声音虽然还能保持如初,但内心的震惊却是如同巨浪般涌起。

    他知道他这小师弟不简单,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人物,一个神秘非凡的人物,可是,面对如此强大威压,就连他都隐隐有些受不了,他却仍能像无事人一样的静立着,神色淡然如初,这样的诡异,比起这股骇人的威压更让他震惊,更让他惊骇!

    突然间,脑海划过一个念头,他想看看,到底他的实力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他的强大,又底能对抗什么样的强者?

    “哈哈哈哈……”

    空气中的声音在回荡着,那声音中的威压,震得他们身体里的血液在起伏着,毫无疑问他们是遇到实力远在他们之上的强者了,毕竟是黑雾森林,东大陆所有的强者都会来历炼的森林,这里的危险不仅仅只是来自于这里面的灵兽,更多的是来自于修仙者!

    气息凝聚着,飘荡而落的落叶缓慢的停落在半空中,慢放了下坠的速度,可见,那空气中的气息多有沉重,唐心清眸微闪,看了跌坐在地上的两人一眼,道:“师兄,你这个时候不是应该想想,怎么样让他们两人保住心脉吗?”视线掠过身边的颜沐,却见他额头之上也渗出了丝丝冷汗,脸色也微微惨白,不由的,她眉头一拧。

    “小师弟,这也不知是什么人,竟然让我都承受不住这股威压,现在我的身体在这股威压之下也几乎快到极限了,哪还有什么办法去护着他们两人。”颜沐一副在死撑的模样,像是咬着牙在抵挡着那股强大的威压似的,而只有他自己知道,此时其实他还是可以战斗的,但,他想看看,看看他这个小师弟的能耐。

    看着颜沐那张妖冶的容颜,唐心眸光微闪,忽的道:“既然连师兄都感觉到不适,那证明这人一定很是厉害,那我们快点走吧!避开这人总是没错的。”她说着,当即一手提着纳兰若尘和易水寒,运起体内气息将他们带走。

    颜沐懵了,错愕的呆懵了,他原本还想着看看他到底实力如何,谁知他竟然来个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往林中掠去,感觉到身后危险气息的来到,他迅速的也提气而起,紧跟着那几抺身影逃离这个危险的地方,而这,几乎可以说是他第一次这般诡异的逃遁……

    一个女子的手力,自然是不可能提起得一个男子的,但,对于修仙者而言,这样的事情就容易多了,而且,带他们两人离开了那个被强大威压笼罩着的地方后,他们的气息也渐渐的缓了过来,从后面追着来的颜沐有些气急败坏的来到他们停落的地方停下,正打算开口,却被风华给挡下了。

    “屏起气息别出声!”她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冽,示意颜沐和纳兰若尘易水寒三人不要开口,自己则以神识外探。

    看到风华那副凝重的神色,三人相视了一眼,也识相的闭上了嘴,没有开口。

    而就在颜沐几人离开的那个地方,一名年约三十五六的红衣女子披头散发的从林中飞掠而出,她一侧的发丝遮挡住了她的脸,只露出了那一边的姣好容颜,只是,这个女子画着诡异的眼线,眼尾处勾勒而起的弧度让她看起来透着妖邪的气息,血红的唇色仿佛刚吸了人血出来的一般,白皙的手指有着尖尖长长的红色指甲,怎么看,这个女人都给人一种诡异的恐怖感。

    只见她半眯着眼睛,那双阴狠毒辣的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迈着步伐,竟是一步步的往前走去,她的步伐从慢走到飞掠而行,而所去的方向竟是唐心他们几人逃离的方向。

    颜沐也察觉到事情的不妙了,眼中也不由的浮现着凝重的神色,眉头微皱了起来,因为他也释放出了神识,自然也察觉到了那个人正在往这边靠近,而能这样准确无误的找到他们藏身的方向,这个人的实力绝对非同一般,只怕,他们躲在这里,很快就会被那个人找到,而如果战斗力不行,随时都有可能丧命于此!

    唐心拧着眉头,心下思忖着,半响,看向身边的颜沐,道:“这个人绝对不好对付,我去引开他,你带着他们两个迅速离开这里!”压低着的声音有着一股不容质疑的威严,就连颜沐也不由的被他的眼神和语气给震撼了,一时间,怔然的看着他。

    纳兰若尘听到这话,当即便道:“不行!你不会是那人的对手的,我们一起走!”岂有让他一个置身危险当中的?更何况,他们还是师兄,而他是最小的。

    “一起走吧!”易水寒也开口说着,看到颜沐和他都露出凝重的神色,想必一定很难对付,要不然,以风华的性格,他又岂会逃避?

    她扫了三人一眼,冷声道:“一起走我们都得死!这个人能找到这里来,就已经证明我们甩不掉他,你们两人连对方的威压都抵挡不住,更别说战斗的话了,马上按我说的办,迅速离开这里,我去引开他!”

    颜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道:“我去引开他吧!你带他们走!”他这大师兄总不能白当,要是真让他出了事,回去他怎么跟老头交待?

    “无论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都能安全离开,你能吗?”她瞥了他一眼,道:“别浪费时间了,分头行动,你们马上走,我去引开他!现在离集合之时也就几天时间了,到时我们再集合吧!”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已经飞闪而出。

    见状,颜沐当即一手提起一人,低声喝道:“走!”

    “师兄,这样好吗?”纳兰若尘担忧的问着,眉宇间,尽是不赞成的神色。

    “他不会有事的。”颜沐沉声说着,提气迅速将他们两人带走,真没想到,这黑雾森林里竟然还有那样的强者,但愿,他真如他所说的,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活下来吧!

    另一边,唐心飞身跃出杂草丛,提气飞掠而起,白色的身影停落在一棵参天大树的树枝上,白衣飘飘,墨发飞扬,浑身散发着一股清冷的气息,她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前方,看着那抺朝这边而来快如鬼魅的红色身影,目光微闪。

    确实,是个劲敌……

    ------题外话------

    打劫票票,妹纸们,别留着了,小心给忘记了,哈哈,想不想再来个二更?现在我的月票数是690,再加多60票,也就是满750张票票,那么,我再送上二更如何?达不到可不要找我哟

    PS:沐宸风眼泪汪汪:月票呢?

    唐心:你不是应该找我的吗?

    沐宸风:火火好不容易爬上月票榜,我得帮忙求票啊!

    唐心斜睨了他一眼:敢情火火比我重要?

    “当然你重要,不过月票能让火火早点让我找到你。”

    唐心点了点头,当即大喝:“月票呢!此处需要票票!快点到碗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