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3 以其人之道!

    章节名:033以其人之道!

    “呵呵,几位好啊!在下汪……”那御剑下来的汪峰主一落地后,便面带笑容的走近三位峰主,只是,他的自我介绍还没说完,就被几道声音给打断了。

    “我们在这里等你们很久了,都说东鹤仙门是贵族仙门,看来真是不假,就连这架子都比别人要大得多。”

    “就是,这都什么时辰了?竟然姗姗来迟却不自知,真当东鹤仙门有多了不起不成?”

    “废话也别说了,准备一下,我们进黑雾森林历炼吧!”

    三人自顾的说着,瞥了那笑容微僵的汪峰主一眼,各自转身对自己门下的百来名弟子吩咐着。而汪峰主嘴角抽搐了一下,看向了那一旁的风华和颜沐以及纳兰若尘和易水寒几人,沉下了脸,问:“你们跟他们说了什么?”若什么也没说,这几人怎么会用这样的口气与他说话?

    风华是懒得跟他多说,直接移开了眼睛,而纳兰若尘只是淡笑着,也移开了目光看向周围的景色,易水寒是面无表情,根本看不出什么,只有颜沐,挑着一缕墨发在指尖轻缠着,勾唇低笑:“汪峰主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们能说什么?我们也就比你们先到了那么一会罢了。”

    走上前来的纳兰星辰瞥了他一眼,目光落在几人的身上一扫,便对汪峰主道:“师傅,时辰也不早了,我们整理一下,分出各小队和带队的弟子吧!”

    听到这话,汪峰主收回了目光,点了点头,道:“嗯,分成几小队,再让几名实力较为出众的弟子带队就好。”

    “你们几个也过来吧!编排一下。”汪峰主的声音冷漠而低沉,压根就是打心眼里对几人没有好感。

    “不用了,我们几个一队就可以了,我可以负责他们几人的安全。”颜沐双手环胸,微抬着下巴笑说着,那一双泛着妖冶光芒的眼眸划过身边的几人,落在风华的身上,笑了笑,道:“小师弟,师兄这么做,你没意见吧?”

    风华唇角微扬,笑道:“当然。”她的眸光落在天空之处,看了那在天空中飞了几圈的青鸾一眼,便唤道:“青鸾,回来。”声音一落,一声鸣叫声划过空气,便见青鸾的身体一转,如同形成一个圆圈一般的在半空中滚了一圈,紧接着化成一道光芒进入了唐心的身体里。

    “原来那只神鸟是他的啊!那男子是什么来历?竟然拥有神鸟青鸾,真厉害!”

    “那人的长相比不得前面几人,不过那股气质却是毫不逊色于在场的任何一人,东鹤仙门说是贵族仙门,还真一点不假,这仙门中的弟子,个个都是卧虎藏龙之辈。”

    “是啊,听说还有不泛大家贵族的子弟呢!”

    一些弟也出在小声议论着,而也有一些女子的目光不时的落在那几个较为出色的弟子身上,在几百名弟子当中,那几抺白色的身影无疑是极为出色的,哪怕,那个容颜并不是很出众的男子,但他身上的气质也显示出了他的不同寻常,在大家族里面,身为女子的她们的地位远远不如男子,她们只是家族联婚的棋子,用来拉拢别的家族的一个弃子,她们最大的作用就是能攀上一个雄厚强大的家族,哪怕,为妾,为侍都好,被送进仙门,也是出乎这一层的考虑,因为,不少的贵族子弟都在仙门中修炼。

    直到几个仙门的峰主把各自的弟子安排好后,这才与汪峰主说了几句话,一行人才朝黑雾森林走去。各自的峰主只注意着自己的弟子,并不会去管别人的弟子怎么样,而进了黑雾森林后的四个仙门弟子这也随着分开行走,出来历炼他们并不是几个仙门一起的,而是先行各自在林中历炼十日,十日之后以烽火为信再集合到一起。

    东鹤仙门的上百名弟子在汪峰主和纳兰星辰的带领下往林中而去,只不过,他们并没有注意到,那走在最后面的风华和颜沐几人不知何时已经悄然无声的脱了队,失去了踪影,直到,他们来到一处地方停下时,正打算安排一些事情时,才知道那几人不见了。

    看不到几人的身影,纳兰星辰的脸黑得像炭一样,衣袖下,拳头紧紧的拧在一起,青筋浮现,好不容易才压下胸口的怒火走到他师傅的身边,将事情说与他听。

    “哼!不用去管他们,这林中危险重重,他们竟然敢掉队?我看是吃了豹子胆了!”原本就对几人不喜的汪峰主一听,当即便冷哼了一声,吩咐道:“星辰,我们各带几十名弟子,十日之后,以烽火为信,这林中危险重重,你们也要小心一点。”

    “是,师傅。”他敛下了眼眸掩去了那眼中不明的神色。

    另一边,颜沐和风华几人自成一队的走在林中,此时他们所处的地方是黑雾林的外围,危险相对的也比较少,走得也比较轻松,一路上,几人聊着闲话,走走停停,那神色不怎么像是出来历炼的人,反倒像是出来游玩的人。

    “到前面坐会吧!这外围相对来说危险还是比较少的。”颜沐走到前头,随意的便飞身跃到一棵树上休息,一袭白衣的他斜倚在树上,丹凤眼睨着底下的几人,笑了笑:“好好休息一会吧!等进了里面可不能这样随意了。”说着,双手环着胸,闭着眼睛便倚着树枝休息着。

    纳兰若尘站在树下看着那上面的师兄,怔了怔,温和的笑道:“师兄,这会天色还早就要休息了吗?”

    唐心瞥了那树上的颜沐一眼,又看了一眼纳兰若尘,便随便找了棵树坐下,盘膝调气。从纳兰若尘的话中可听出,他应该是极少来这样的地方的,要不然,又怎么会不知道,进入危险的森林中,最好的休息时间就是错开危险期?夜晚对于这种潜伏着危险的森林来说,所要提高的警惕性不比白天低,就算真的休息,也不能真的进入状态去休息,否则,随时都有可能死在这森林之中。

    易水寒好像是跟定唐心似的,见他盘膝在树边坐下,他也来到他的旁边坐下,只是,他并没有像他一样闭目冥修,而是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树上的颜沐睁开眼睛睨了风华的易水寒一眼,眼底掠过一丝笑意,对纳兰若尘道:“小尘子,乖乖休息,听师兄的话准没错的。”笑了笑,他又再度的闭上了眼睛。

    闻言,纳兰若尘一怔,继而摇头无奈的笑了笑,他也不过就虚长他两三岁,却一直叫他小尘子,这师兄,真是……

    林中,轻风拂过,树叶沙沙而响,几人各自休息着,时间也一点点的过去,直到,太阳西下,夜幕降临,那各坐一处的几人才不约而同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周围。

    夜色一经降临,危险便在无声靠近,几人相视了一眼,站了起来,目光在周围扫了一圈后落在了某一处,林中,那声音越来越近,像是猛兽的撕咬低吼声,像是有猛兽在追捕着什么猎物似的,没一会,只见林中动静传来,一只小灵兽飞窜而出,下一刻,一头猛兽也紧接着飞扑而出,锋利的牙齿便咬上了那只小灵兽,三两下的便将那只小灵兽给生吞了。

    这一幕,就发生在几人的眼前,除了纳兰若尘一脸的错愕之外,其他的三人脸上是一片的淡然冷漠之色,弱肉强者的世界,不仅仅是在人类的世界,在动物的世界也一样存在着。

    “小尘子,你来吧!”

    冷不防的,颜沐眸光一闪,直接将怔愣着的纳兰若尘推上前,去对付那头猛兽,那是一只凶残的灵兽,似猪非猪,像虎却又不是虎,有着锋利的牙齿,凶残的目光,此时,因生吞活啃了那只小灵兽而沾满一嘴鲜血的它,正伸着舌头在唇边一卷,滴着口水盯着面前的几人。

    被推上前的纳兰若尘回过神来,看了他师兄一眼,这才拿出了他的剑握在手中,他明白师兄的意思,他确实是需要煅炼,对于这种极有可能会伤害到他们性命的凶残猛兽,杀了它,才是正确的!

    “吼!”

    一声低吼声传来的同时,纳兰若尘白色的身影也在夜色中掠过,对于修炼者而言,夜晚虽然看得不太清楚,但,如此近距离,却是可以清楚的看见他的猎物的,这头猛兽嗜血凶残,他,必须得杀了它!

    白色的身影在夜色中掠过,手中寒剑一扬,那速度,似乎要与那头猛兽比快一般,一旁,唐心静立着,目光平静的看着这一幕,而在她的身边,易水寒也静静的站着,只有那颜沐不时的说着话。

    “小尘子,这样可不行,你要一击必杀,给它来个痛快才行。”

    “咻!”

    “吼!”

    剑气划过的声音带起的凌厉气息在空气中弥漫着,那头猛兽的级别并不低,而且身形体格也较大,此时让纳兰若尘一人对付虽不至于处于下风,不过想要在以着闪电般的速度击杀了那头猛兽却还是不太可能。

    似乎是觉得纳兰若尘下手不够狠,并没有完全将那股狠厉与杀气展开出来,颜沐目光一眯,下一刻,白色的身影如鬼魅般掠出,那在夜色中透着丝丝冰冷与杀气的声音也随着传入几人的耳中。

    “小尘子,应该这样才行。”

    只见他飞身掠出的一瞬间,整个身体骑在了那头猛兽的身上,双腿在那猛兽的身两侧运用暗劲一夹,咔嚓的声音当即传出,那头猛兽惨叫了一声,身体也往前扑了过去,而在此时,颜沐手掌凝聚暗劲往猛兽的头骨一击。

    “砰!咔嚓!”

    干脆而狠厉的一击,让那头约几百斤重的猛兽当即倒了下去,那杀猪嘴般的尖叫声划过天际却又瞬间停止,身体抽搐了几下便死去,短短的时间以着嗜杀的手段将那头猛兽给杀了,而这一幕,只是在那电光火石之间,看得纳兰若尘心神一震,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与他的区别。

    他和他的实力品阶同处化神级别,但,他是巅峰期,而他却只是二级,尤其是,他的狠厉是打小历炼出来的,他一出手必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将对手打败,甚至杀死,而他,却做不到像他那样的雷行风厉……

    看到颜沐动手,唐心也只是抬眸看了一眼他一眼,便将视线落在那头猛兽的身上,她走上前,经过纳兰若尘的身边,淡淡的道:“既然有灵兽肉,那就点个火堆烤烤肉吃吧!”

    相至于她的平静,颜沐只是笑了笑,道:“好,就听小师弟的,不过,我只会吃,不会做的。”

    “没关系,这已死的灵兽就是你的功劳,看在这份上,你就坐着一旁等吃吧!”她无所谓的说着,对易水寒道:“找些树枝来。”

    看着易水寒往边上走去,捡些树枝堆放在地上开始点火,纳兰若尘这才回过神来,他敛下了眼眸,走到火堆边坐下,看着那蹲在猛兽边的风华,拿着锋利的小刀划开了那只猛兽的肚皮,直接就在里面挖肉,看到这一幕,不知怎么的,他只觉得一阵反胃,隐隐的有种想吐的感觉。

    看见他反应的唐心勾了勾唇角,把小刀丢给他,道:“你也去挖几块肉吧!这是兽,人吃兽是天经地义的事,就像你平时所吃的肉一样,不也是别人从这些整只的猛兽身上切下来的?”她自顾自的在火堆边坐下,翻烤着手中的肉,道:“想吃就得自己动手,就像大师兄,他出力杀死猛兽,那么我就负责了他所吃的。”

    纳兰若尘皱了皱眉头,有些恼怒的看了风华一眼,抿着唇,别开了头,闷声道:“我不吃。”

    “随便。”

    易水寒看了两人一眼,便拿起小刀走到那头猛兽边切了块肉,又走回火堆边翻烤着,而一旁的颜沐则好整以暇的看着这一幕,眸光中泛着笑意,一边在说着:“好香啊!小师弟,你这手艺看起来不错啊!”

    相对于这边的几人在吃着烤肉,另一边,隔着这里算不上很远的一处地方,纳兰星辰他们却是一个个在树上休息着,负责几个守夜的弟子在周围不远处走动着,吹着夜间冷风,还不能睡觉,也不时的打着瞌睡,夜间的风吹着,呼呼而响,还伴随着一些猛兽的低吼声和虫鸣之声,这些声音在这林中传来时,隐隐的让人心底有着几分的恐惧之意。

    “师兄,我、我饿……”

    一名女弟子小声的说着,声音中带着惧意,那一双眼睛更是不敢看向那盘膝坐在下面的纳兰星辰。

    “不是有辟谷丸吗?”纳兰星辰眼睛也没抬一下,依旧盘膝而坐,冷声说着。

    “我的用完了……”

    闻言,他睁开了眼睛,冷冷的扫了树上的那名女弟子一眼:“那就忍着!”对于失去纳兰若尘几人行踪的他而言,此时心情本就不好,却还敢拿这小事来烦他,真是不知死活!

    被那冰冷的目光一扫,那名女弟子明显的脖子一缩,虽然饥饿难耐,却也只能低声应着:“是……”

    林中,忽的传来一阵鸟儿的鸣叫声,听到这声音,纳兰星辰目光一闪,站了起来拂了拂衣袖,沉声道:“我走开一会,你们提高警戒守着,自己多注意着说点。”说着,也不等众名弟子说什么,便迈步离开。

    寻着那声音而出,看到了那站在夜色中等着他的众名黑衣人,他目光微沉,问:“怎么样?可找到了?”

    “少主了,他们就在离这不远的地方,而在他们的左上方,有着一队佣兵,属于请问少主子,要我们自己动手还是设法让那些佣兵动手?”为首的一名黑衣人走上前来,恭敬的问着。

    “就在这不远的地方?”他眸光微闪,眼底掠过狠厉的光芒,冷笑道:“既然在他们不远处有佣兵。又何必让我们动手?你们挑开战斗坐壁上观就可以了,等到他们筋疲力尽之时,再给他们致命一击!让他们全死在这里面!”与他做对?他就要让他们一个个死无葬身之地!

    “是!”那黑衣人沉声一应,当即带着众人迅速离开,往林中而去。

    有什么比夜间做事更好的?尤其还是杀人放火之事,漆黑的夜,神秘的夜,总有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在悄然进行着……

    夜间的风,轻轻的吹着,风拂过树叶时发出的声音和被扬起的墨发让人知道,风,悄悄的从他们的身边经过,空气中,夹带着青草香与烤肉香味的空气中,似乎,隐隐有着一股淡淡的气息,这气息很淡,几乎是没人发觉,当然,那应该是前提是在没有药师或者炼药师在的情况之下,而偏偏在颜沐几人当中,唐心对药的精通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药神,什么药都逃不过她的鼻子,哪怕,这混杂着的淡淡气息。

    她烤着肉,闻着空气间的气息,敛着着眼眸闪过一抺暗光,那微勾着的唇角挂着似有似无的笑意,似乎在嘲笑着,竟然在她这用药高手的面前玩这小把戏,一边翻烤着烤肉,一边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株干药材来,直接就加入火堆中烧着,而且暗暗用劲,催动着空气中的气流往回而去,看到这一幕,颜沐是挑了挑眉,瞥了他一眼却没说话,而纳兰若尘则背对着他,没看见这一幕,而易水寒则是看了他一眼,也没有开口。

    虽不知那是什么东西,但直觉的相信他不会有恶意。

    只见,唐心从空间中取出这一小瓶子,在烤肉上洒了一些粉沫,然后递给几人:“来,尝尝吧!”

    “我也有。”易水寒指着自己的烤肉,也快熟了。

    “我的是加料的,比你的香。”

    闻言,他只好接过,低头吃了起来,而颜沐直接将那递到面前的烤肉就给接过手去了,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也开始吃了起来,一边还在那说着:“不用自己动手却能吃到这么好吃的肉,小师弟,带你出来真的没错。”

    唐心只是笑了笑,只是给纳兰若尘倒了杯水,道:“若尘,肉你应该是不想吃的了,不如,喝杯水吧?”

    纳兰若尘回过头,看着那递到面前的水,不由的目光微闪,看了他一眼,顿了一下,还是伸手接过:“谢谢。”说着,一口喝完。

    “今晚的夜色真美啊!”她看着天空,这外围的林树叶也不是很茂盛,能看到那头顶上的明月高高的悬挂着,只是,她的目光看似在看着天上的明月,实际却是在看着那从火焰中升起来的一缕缕轻烟……

    不远处,潜伏着等待着下手机会的一队约三十人的佣兵静静的屏息等待,身为佣兵,他们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做出最有利于他们的事情,尤其是他们这种常年在这危险的森林中行走的佣兵,更是清楚的明白,想要杀死敌人的办法远远不止冲上去这一种,让敌人神不知鬼不觉的中招,财物任他们取,人毫无反抗之力的任由他们宰杀,那才是最精明的佣兵!

    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料到,等了好久也不见那几人中招,反而,他们自己却是感觉到胸口不适头昏脑胀,隐隐的,还有一种想吐的感觉,因这股反应的不正常,他们心底也微惊,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可正当他们想迅速离开之时,却发现自己浑身一阵无力,而且身体还在抽搐着,嘴里已经开始不受控制的吐着白沫。

    “嘶!啊……”

    “噗!”

    一声声的声音从夜色中传来,因只是闷哼一般的声音,听在这边唐心几人的耳中,也没怎么在意。只是,听着那沙沙的声音却仍心下有些疑惑着,到底是怎么了?

    “我去看看。”易水寒站了起来,打算去看看,哪知,却让唐心给唤住了。

    “要看也等天亮再去看,现在去看什么?”她漫不经心的说着,依旧低头吃着烤肉,又拿出了她的酒葫芦,仰头喝了一口。

    而这时,那一旁的颜沐看到他有酒喝,便挑着眉头笑了笑:“小师弟,美酒独饮又怎有滋味?不如,师兄陪你喝几杯怎么样?”

    闻言,纳兰若尘一怔,回头瞥了风华手中的酒葫芦一眼,这酒……

    妹纸们,明天开始万更,有票票的别留着哟,甩过来甩过来,有想念小沐子的没?想不想他出来溜几圈?嘿嘿,你们懂的,此处震要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