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2 仙人之姿!

    章节名:032仙人之姿!

    另一边,夏镇川几人匆匆的回到队伍当中,他脸上带着焦急之色,人还没到,就已经在问着:“云汐回来没有?你们看到云汐没有?林叔,林叔,云汐有没回来?”那焦急的神色,那担忧的神情,看在别人的眼中,还真像一个为夏云汐担心的好兄长,只是,谁又能想到,正是这样的一个人,把那性子单纯的夏云汐给推下山坡,让昏迷着的她处于随时可能被灵兽吃掉的险恶处境呢?

    原本正与几个中年男子在说话的汉子一听这话,心头一沉,当即迈步走了过来,沉声问:“你说什么?云汐不是跟你们一起去的吗?怎么反倒回来问起她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听了他的话,夏镇川整个人跌坐在地上,一脸的懊悔与自责之色:“她没回来?都怪我,都怪我……”

    “镇川,到底怎么回事?云汐呢?”林志森沉声问着,眉头紧拧了起来,眼底隐隐有着掩不住的担忧之色。

    “她、她不见了……我们去寻找猎物时,她就跟在我们后面的,可不知怎么的,她就不见了,我以为、以为她回来了……”他抱着头,一脸的担忧与慌乱,语气中尽是浓浓的自责。

    一旁的乔振东目光微闪,看向了另一边,没有说话,而另一名男子则开口道:“林叔,云汐原本是跟在我们后面的,我们一路上都有照顾着她的,可是等我们再回过头去找她时,她已经不见了,我们以为她已经回来了,谁知……”

    “啪!”

    响亮的一记巴掌清脆的响起,打落在那名男子的身上,惊得周围的众人纷纷围了过来,只见,林志森沉声怒喝着:“不见了?谁知道?你们竟然把活生生的一个人给弄丢了?竟然让云汐自己一个人在林子里走丢了?你们是不想活了吗?还有你!夏镇川!你年长云汐几岁,是她的兄长,而且我也一而再的交待了,要好好看着她,你现在竟然回来说她弄丢了?”盛怒的他一把拧起地上夏镇川的衣襟,怒骂出声:“你们几个人都是吃什么的?看着云汐一个人也看不了?我告诉你,如果云汐有个三长两短,你们也脱不了干系!”

    林志森虽不是夏家的子弟,但却是夏家主极为器重的一个人,而且他对夏家也是忠心耿耿,对夏云汐更是视如亲生,此时不见了夏云汐,他的怒火与担心可想而知。

    乔振东是乔家的人,他不能骂不能打,但夏镇川两人不同,他们是夏家的子弟,他们把云汐带出去却弄丢了,就算不是故意的,他们也脱不了关系!

    被这样骂着,夏镇川心中的内疚更深了,他这一路回来就自责不已,此时被他这么一说,更是连头也抬不起来。而那被掴了一巴掌的夏子宇虽愤怒,却也不敢还手,只能咬了咬牙低下了头。

    “既然没回来,那就让大家一起去找吧!要不然等天色暗了下来,只怕是凶多吉少。”乔振东开口说着,低沉淡漠而无情,本来,他对那夏云汐就没好感,死了最好,现在这么说,也只是让自己日后免于落人口舌罢了。

    林志森看了他一眼,沉着脸对夏镇川和夏子宇两人道:“你们在哪里不见了云汐的?马上带我们去!发散人手在周围找!要找不到她,回去家主非剥了你们一层皮不可!”

    也就这样,众人迅速在他们的带领下,往林中而去,只是,他们并没有直接将他们带到斜坡那里,而且带到了较远的一个地方,毕竟不做都已经做了,又岂能后悔?

    另一边,墨在林中走着,习惯性的摸了一下腰间的凝魂石,可就是这么一摸,却发现原本吊在腰间的凝魂石不见了,不由的一怔,眉头一皱,迅速的原路返回,一边寻找。

    准是先前被野灵犬扯掉了,真该死!他竟然先前没察觉!

    而这一边,夏家的人寻来,却是一直没找到夏云汐的人影,然而,没人知道,就在墨在寻找夏雨,而夏家的人在寻找夏云汐时,那滚落在山坡下的夏云汐的生命却也已经到了尽头,她知道自己活不了了,便恳求着,如果夏雨用她的身体重生,那么请她代她孝敬她的爹爹,因为她只有她爹爹一个亲人,到了将死的这一刻,她心里也只掂记着她爹爹,夏雨也点头应了下来,如果她用她的身体重生,那么,从今往后她就是夏云汐了,这具身体的父亲,她自会孝敬。

    得到了夏雨的应承,她这才放下了心,也就在她的灵魂离开身体的那一刻,夏雨的灵魂也直接附上了她的身体,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身体,她可不想在这里等死,她相信,墨如果知道凝魂石掉了,一定会返回来寻找的,因此,她得爬上去,只有这样墨才能找到她。

    闭着的眼睛缓缓的睁开,夏雨,不,应该说是夏云汐,再次这样看到天空的颜色,心中不由的划过一丝酸涩与激动,她真的重生了,这已经多少年了?在龙腾大陆时被杀死,在鬼界中受了那么久的苦,她以为她不可能投胎转世,不可能再见到她想见的人,却不想,她的小姐把她带了回来,她的重生全是因为她,若不是她将她的灵魂从鬼界带回,依附的凝魂石里,若不是她让墨带着她寻找合适重生的向体,她也断然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一天。

    小姐,我真的重生了,我真的又活过来了……

    这次的生命是这样的来之不易,她想要好好的珍惜,因此,她不能在这里等死,她得自救,她得爬上去!

    身体各处传来的痛意是那样的明显,她握着身边的树枝,慢慢的爬着,身体在地上摩擦着,传来的痛意剌激着她的神经,那股灵魂与身体的结合,让她更感觉到自己现在是真真切切的活着。

    “墨……”她低低的喊着,虽然她有着很强的求生意志,但她的身体此时已经很是虚弱,真不敢想象,如果真的遇到灵兽会怎么样。

    “云汐……云汐……”

    没听到墨的声音,反倒隐隐的听到了一些陌生人的声音,但,那些人的话所喊的却是夏云汐的名字,只是,那些声音离这里很远,只怕也找不到这地方来。

    斜坡太斜了,她拉着树枝往上爬,却不想,爬了一半又滑了下来,这一回身体往下一滚,又重新的滚到了那杂草丛中。

    “嘶!”她低抽了口气,身上的伤又被撞了一下,痛得她冷汗直冒,看着那斜坡,她咬了咬牙,只能选择放弃,那地方太斜了,她只能另找生路,于是,她往草丛中爬去,身体慢慢的爬着……

    “小雨!小雨……”

    此时,墨的心微慌着,心中有着浓浓的担心,因为感觉不到她的魂魄在何处,如果换成平时,就算她不在他的身边,他也能感觉到,而现在,他竟是什么也感觉不到,而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她的魂魄消失了,另一个则是找到了重生的身体,只是,找到重生的身体?这可能吗?

    “没有?”他来到了先前跟野灵犬战斗的地方,可是,只看到了一地的灵兽尸体,却感应不到夏雨的灵魂波动,那只能说明,她不在这里!

    “怎么会这样?到底在哪里?”他的眉头几乎快皱成了一团,心中的担心不减反增,就算她真的找到身体重生,可是他不在他的身边,他也担心着,到底,她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呢?

    无疑的,夏云汐是好运的,她虽没等来了墨,也没等来了夏家的人,但,却遇到了出门历炼的另一个家族,暮家的人,一个与夏家有着世交关系的家族。

    当暮家出门历炼的一队人马经过这片杂草地时,空气中的血腥味让他们都提高了警惕,走在前头的一名着身白色劲装的女子眼尖的看到草丛中有着一抺白色,当即迈步就要上前,却被身边的中年男子给挡下了。

    “飞雪,小心一点,你留在这里,我去看看。”那中年男子说着,迈步便往前走去,而他身后的众人则停下脚步在原地等着,然,那名叫飞雪的女子却并没有停下,反而是跟了上去,当看到那抺白色竟然是一个受了伤的年轻女子时,当即连忙蹲了上下,上前查看着。

    “二叔,是个姑娘,看起来受了不轻的伤呢!”说着,她将昏迷着的人扶了起来。

    其实,夏云汐并没有昏,只是她在感觉到有人来了,所以才装晕,打算静观其变的,毕竟这是在危险的森林中,指不定会遇到什么阴险的人。

    “她不是夏家的夏云汐吗?怎么伤成这样了?”当暮飞雪扶起她时,才清她原来是夏家的夏云汐,一时间,不由怔了怔,谁不知,夏云汐是夏家主的掌心宝?可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伤成这样昏倒在这里?

    “真的是夏云汐,伤得不轻啊!”暮家老二看着那被扶起来的夏云汐,道:“我是听说夏家的人也来红树林历炼了,指不定,她是不小心出了什么意外,这样吧!我们带上她,先给她治疗一下身上的伤。”

    “好。”暮飞雪点了点头,从空间中取出伤员用的抬架将她放上去,让两名男子抬着她,又因天色快暗了,于是,他们加快了找了个地方原地休息。

    来到一处树林处,众人点起了火堆取暖,而一旁,暮飞雪则和另外的两名少女一起帮夏云汐包扎着伤口,而一直假装昏迷着的夏云汐察觉到他们没有恶意,便也缓缓的醒了过来。

    “咦?你醒了?”暮飞雪露出了一抺笑意,看着睁开眼睛的夏云汐,道:“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暮飞雪,我们见过一次的,你的伤我已经帮你包扎好了,你的身体失血过多,现在还很虚弱。”

    “暮飞雪?”

    她看着面前的女子,她应该也就十八九岁,长得很是出色,柳月眉下有着一双似水秋眸,粉唇水润润的,不点而朱,精致的五官与面部轮廓相结合着,虽不是倾城的美,但却也是极为出色的美丽,尤其是,她一身白色劲装着身,整个人看起来英姿飒爽却又有着一股女子的温柔气息。

    “嗯,暮飞雪,那边那位是我二叔,我们在杂草丛中发现了你,对了,你怎么自己弄成这样了?你也是跟你的家族出来历炼的吗?怎么你自己落单了?还伤成这样?是不是遇到灵兽攻击了?”

    她微低下了头,她并不是真正的夏云汐,现在,她的身体容颜虽然是夏云汐,但,她的灵魂却是夏雨,自然不可能记得这个叫暮飞雪的女子,她的脑海里所拥有的记忆是夏雨的记忆,夏云汐的记忆已经随着她的死去而一并的消失,她低着头,敛着眼眸在思忖着,应该怎样应对面前这样的问题?却不想,她的举止倒是让暮飞雪误会了。

    “你不用担心了,跟我们在一起很安全的,就算现在没找到你家族的人,出了红树林我们也能送你回夏家的。”夏云汐是出了名的胆小懦弱的,她的这一低头沉默的反应,让她想到了一些关于她的事情,因此,也不再多问,因为据她所知,夏云汐似乎不擅长与陌生人相处,而且因为性格的胆小,话也不多。

    “你休息一下吧!”暮飞雪笑了笑,站了起来便离开,往她二叔那里走去,两人不知在说着什么,而夏云汐则抬眸静静的看着她,思下暗自思忖着。

    夏家,其实她并不想去,因为她虽然现在是夏云汐,但她骨子是的灵魂是夏雨这,她要找到墨,还要去找她家小姐和她姐姐,她是不可能留在夏家当一个千金小姐的,只是,现在这事情,应该怎么办呢?

    相对于这边的他们在休息着,另一边夏家的人却是举着火把到处找着,一个个的嘴里都在喊着夏云汐的名字,只是,找了整整一夜,也依然没有找到夏云汐的人。

    而墨也找了一天没找到人,直到晚上,他直接唤出了一些鬼魂去寻找着,只是,同样的没有找到夏雨的灵魂,她就像不见了似的,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远在东大陆的另一边,唐心和颜沐他们也已经来到了黑雾森林的外边,等待着集合,他们因飞行灵兽的阶级比较高,因此,飞行的速度也比御剑要快很多,他们几人比东鹤仙门的众弟子快一步到黑雾森林,只是,那另外的三个仙门的弟子似乎比他们更快一步到达。

    “看,那是东鹤仙门的弟子吗?他们的坐骑竟然是一头独角天马和神鸟青鸾?”

    “就是,那只神鸟青鸾还是上古神兽级别的,去年也不见有这样弟子来参加啊!那上面的是东鹤仙门哪位峰主门下的弟子?竟有这么大的本事,能让神鸟青鸾和独角天马当坐骑?”

    三个仙门的弟子站在底下看着,一个个虽然脸上带着羡慕的神色,但那一双双的眼睛中仍是难掩妒忌之色,在他们的眼中,东鹤仙门的人一向以贵族弟子自称,很是倨傲,虽然他们的实力也算是出众的,但他们可不认为,他们的实力会比不上对方,因此,每一年的历炼,几个仙门的弟子都会进行比试。

    “青鸾,在半空停就行了,我们跃下去。”唐心开口说着,同时示意易水寒和纳兰若尘他们下去,两人朝他点了点头后,便也从上空飞跃而下。

    白色的身影,出色的身姿,易水寒浑身所展现的冰冷气息就像在警告着陌生人不要靠近似的,然而,他这种冷冽的人对于一些女子而言,却是觉得他散发着一股特别的男人魅力,尤其是他的容颜出是极为出色的,这一飞身而下,稳稳落地,健壮矫捷的身姿便吸引了另外三个仙门不少女弟子的惊艳的目光。

    纳兰若尘的谪仙气息仿佛是与生俱来的,他淡雅若仙,飘逸出尘,而且那股温和的气质更是让人见了都感觉如沐春风,尤其是,他的俊美与众不同,易水寒是那种刀刻般的铁血硬骨,铿锵硬汉的感觉,而纳兰若尘的出色却是如同谪仙,他是温和的,却也是不易靠近的,但,这两人的各有特色,却是让那些女弟子看了一个个移不开眼睛,心下却又不自由主的期待着,那青鸾上面的那名男子,又将会是怎样的一个人中龙凤?

    唐心见两人已经稳稳落地,便也飞身从半空中跃了下来,那一瞬间,白色的衣袍轻拂着,墨发飞扬,男子绝妙的身姿令人不由自主的将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只为那名男子在自然而然间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气势,那是一种清傲摄人的气势,是一股俯睨众人的强者气势,是一种高高在上不可侵犯的威压,其实,他没并有怎样刻意去展现,但,那飞落的白色身影就是这样的吸引住了众人的目光,让众人脑海与心头都是猛然一震!

    他的容颜比起前两名男子,并不出众,但,那股强者气势却是压倒性的在两人之上,那一种从他身上展现出来的霸气,就好像,仿佛天地之间,唯他独尊……

    “哎呀,这么多人来迎接我们,真是过意不去啊!”

    就在众人怔怔的看着那一幕时,突然间传来的一道带着轻笑的男子声音打破了那一刻的震撼,将众人的神智拉了回来,转移到了那说话之人的身上,可当他们看到那名男子时,却是嘴角齐齐的一抽,以着看怪物的目光看着他,而在这些目光中,总有几双不由自主的扫过那男子露出的结实胸膛。

    那是一名同样穿着白衣的男子,那张妖孽的容颜就不用去说了,单单看着他穿着白色衣袍却露出性感胸膛的风骚一幕就已经够他们震撼的了,看着并不怎样强壮的一个男子,却诡异的有着纹理分明的胸肌,那松松垮垮的白色衣襟与那古胴色的性感肤色相互映衬着,越发的透着一股勾人的魅惑之意,尤其是,他那一双凤眸还不时的朝那些女弟子抛着媚眼,看着那媚眼乱飞的一幕,有些女弟子是羞红了脸,有些则大胆的回视着他,而有的则不屑鄙夷的移开了视线。

    “让你们久等了,我们先到了,后面还有上百人马上就到了。”颜沐笑着看了众人一眼,视线掠过众名弟子后,落在那三个仙门带队的峰主身上。

    那三个峰主看着这先一步到达的几名弟子,不由的目光微闪,其中一人问:“你们东鹤仙门的带队峰主还在你们的后面?”真是诡异,堂堂一名带队峰主,又怎么能落后于弟子?不过,今年东鹤仙门的弟子竟这般的出色倒是让他们意外不已,毕竟,去年虽也有不少出色的弟子,却极少有像这几人这样的。

    “呵呵,几位峰主再等片刻就可以了,我们带队的那位峰主可是我们东鹤仙门最厉害的一位峰主,从来都只有别人等他,可没有他等别人的。”颜沐低低的声音带着笑意,那声音中透着几分的漫不经心,像在说事实,可这话听在别人的耳中,却又显得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果然,那三名峰主听了,脸色微微一变,敢情东鹤仙门的这带队峰主是看不起他们几个仙门,看不起他们!这架子都摆到他们这里来了,真是好大的威风!他们倒要看看,这东鹤仙门今年来的到底是哪一位峰主这么会显摆架子!

    一旁,唐心唇角勾了勾,清眸中掠过一丝笑意,朝那一旁的颜沐瞥了一眼,这妖孽,几句话就给那汪峰主树下几个敌人,而且还给他来个先入为主的坏印象,他这话一出,不管等会那汪峰主怎样表现,在这三个仙门的带队峰主眼中,他都是一个摆臭架子的人,而,四个仙门一起历炼,除了历炼之后还要促进几个仙门之间的关系,颜沐这样一来直接就给汪峰主惹下一些麻烦了,还怎么去促进关系?

    而就在几人说话间,天空中那几队御剑而来的白色身影也随着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只是,此时底下无论是带队的峰主还是仙门的弟子,看着那天空中的白色身影皆没好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