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1 将死之人!

    与此同时,身处另一地域中的墨,却是发生了一些意外,他有任务在身,而他的任务就是帮夏雨找到一个适合重生的身体,这看似简单的一件事情,做起来却不是说说那样简单。

    他所在的地方,位于西大陆的东边,因为他们自从修仙界来到这飞仙界后,他便与另外的几人分开了,在这边,他当佣兵行走各地,出各种的任务以赚取金币,获取他所要的消息,其实,对于他来说是不缺金币的,但常在外面走动对一些消息也能比较灵通,而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只是,当佣兵所遇到的危险并不少,像刚来这里的前两个月,那些老佣兵竟还想从他这里抽取佣金,而在他一人将七八名老佣兵给杀了之后,现在佣兵会那里的佣兵看到他的目光都是带着敬畏与惧意的,那些人以为他好欺负,却不知他只是懒得与他们计较,但真的惹火了他,绝对会给对方一个惨痛的代价!

    这一天,他往位于西大陆东边的红树林寻找一株叫赤灵草的灵药,这是一个悬赏一万金币的任务,也是一级任务,一般的佣兵如果没有绝对的实力与拥有一定的徽章品阶还不能接这个任务。

    红树林,西大陆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地方,有时进去了,很有可能就出不来了,但,对于修仙者而言,他们明知危险却又喜欢挑战,尤其是这样危险的地方,因此,一些家族的人还是会组织着队伍进来这里面历炼,因为这里不仅是历炼的一个好地方,这里面还有着一些极为珍贵的药材,如果能在历炼之余再摘取了一些药材,或者收服一些灵兽,那就是一些意外的收获了。

    一袭黑色战袍的墨,独自一人穿梭在这红树林之中,他并不像其他的佣兵一样穿着佣兵服,而是常年穿着唐心给他特制的黑色战袍,黑色的披风随着他的走动而在他的身后轻扬着,而在他的腰间佩带着的则是那枚凝魂石,里面有着夏雨的灵魂,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便已经将夏雨所依附着的这颗凝魂石佩戴在腰间,因为,好现在的灵魂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虚弱了,只要找到适合的身体,她就可以重新。

    他的步伐很大,手中握着的剑不时的砍断前面挡树的树枝与杂草,走路身姿平稳,身上仍旧是那一身冰冷森寒的气息,此时正值下午,头顶上的阳光依稀的洒落在他的身上,整片树林看去是一望无际的红树叶,这片红树林到底有多大没人知道,存在着已经有多少年也没人记得,只知道,这里的树全是参天大树,这里的杂草已经长至半腰,一些树枝还凌乱的横挡在面前,阻挡着前进的步伐。

    突然间,他停下了脚步,屏起了呼吸静静的听着,耳边,传来的沙沙声,那是风吹过树叶摇发出的声音,还有一种灵兽的低叫声,他神识外放,朝周围探去,感觉到一群灵兽正往这边而来,那灵兽的身体穿梭过杂草发出的声音,还有着那夹带在其中的低叫声,让他顿时警惕了起来。

    到底会是什么灵兽?他微拧着眉头,只因,察觉到所出现的灵兽数量不少,而且随着那些灵兽的靠近,一些树上停落着的鸟儿竟是拍翅而飞。

    “呜……”

    越靠越近,而且,那些灵兽似乎还闻到了他的气息似的,竟分布形成一个圆圈从四面朝他围了过来,他握着手中的剑,朝周围看去,看到在那晃动着的杂草中那一只只披着黑黄色皮毛的灵兽,那是野灵犬,这种野灵犬比土狗要凶残一百倍不止,它们嘴里露出的尖尖獠牙锋利无比,喜吃生肉,疾如风,快如电,被它们盯上的猎物多数都是逃不掉的,因为,它们是属于风属性的灵兽,速度之快,可与风相比。

    看到这种野灵犬,墨的眸光微闪,警惕的看着那约四五十只的野灵犬,这野灵犬的品阶虽然不是很高,但这数量多,而且速度快,一时间要对付也不是容易的事,而就在他思忖着,打算不与这些野灵犬正面交峰,先行找机会离开的时候,那些野灵犬却是突然间低吠一声朝他扑了过来,锋利的爪子以及那嗜血的狼牙,一张开所显露的便是嗜血的气息。

    “咻!咻咻!”

    见不能离开,那就只好战斗了,当即,他手中利剑一扬,锋利的剑尖咻的一声朝那些扑上来的野灵犬砍了过去,凌厉的剑气夹带着骇人的气流,虽然他是一击便将那前面的野灵犬给杀死了,只是,后面和左右的野灵犬却是同一时间扑上了他,锋利的爪子往他的身上抓去。

    “撕!”

    由于数量之多,他一个闪避不及,身体被那爪子狠狠的爪了一下,如果他身上所穿的只是普通的衣袍,这一爪下去,他势必会被划伤,但,他的这衣袍就是连利剑都无法砍破,又怎么可能被这些野灵犬撕破呢?

    墨瞥了身上的衣袍一眼,手中利剑一转,咻的一声凌厉的剑罡之气划出,一击将那头扑上来的野灵犬给劈成了两半,一瞬间,浓郁的鲜血气息在林中传开,被这血腥的剌激,那些野灵犬似乎越发的疯狂了,仰着头高声吠叫着,一只只露出了凶残的神色,再次扑上了前。

    都说双拳对敌四手,墨只有一个人,而那些野灵犬却是几十头,若不是银龙正处于进阶之中还可以出来帮忙,现在他却只能靠他自己,虽如此,但好在他身上衣服有着防御的作用,倒也不至于让自己受伤,反倒是一番战斗下来,那些野灵犬倒是死了一半有多。

    “呜……”

    其中的一头野灵犬见瞄头不对,当即仰头吠叫了一声,就在这声音一落下时,那原本正攻击着墨的野灵犬迅速的后退,一双凶残的眼睛紧盯着他,似乎很是不甘似的,吠叫了几声后便往林中狂奔而去。

    斜指地面的剑在滴着血,地面上,杂草丛中,一些野灵犬的尸体凌乱的散了一地,周围尽是一片腥臭的味道,十分剌鼻,墨看了周围一眼,长剑一转,反握于身后,当即迈步往前走去。

    只是,此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腰间的凝魂石被先前的一头野灵犬给扯落了下来,正遗失在那杂草丛中……

    “快点!慢吞吞的做什么?我们可是出来找野味的。”

    就在墨走后的不久,几名年轻的男女往这边走来,他们一身干练的白色劲装着身,有的腰间垂吊着玉佩,有的腰间插着匕首,从衣服的布料和身上的佩饰可看出,这几天应该是一些大家族来此历炼的子弟。

    一女三男容貌很是出色,那三名男子约二十五岁左右,而那名女子却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而在几人之中,似乎是以为着的那名男子为主,因为是他在前面带路,是他在对着身后的几人喝着话语。

    那名女子显得有些软弱,眉眼音尽是惧意与胆怯,看着周围的环境,紧紧的抱着胸前的剑,问:“大、大堂哥,我们会不会遇到危险?这里周围都没有人,我们是不是走得太远了?林叔让我们不要走太远的。”她的声音很小,说话间,又不敢去直视着前面的男子。

    前面的男子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的杀气,头也没回的继续往前走,不耐烦的道:“云汐,你能不能别一路问个不停?不就出来找找有没野味吗?用得着怕成这样吗?你可是夏家的子弟,就你这胆量难怪这回家主要让你出来历炼,你这性子真该改改了,要不然你以后怎么生存?”

    “就是,云汐,镇川哥说得对,你要多听他的话才行,再说,我们现在都了来了,你现在说又有什么意思呢?”旁边的一名男子开口说着,看着她的目光根本几乎可以说是轻蔑与鄙夷。

    而旁边的那名男子则沉默着,厌恶的看了她一眼,这样的女子,竟然是他的未婚妻?真不知他父亲是怎么想的,就算夏家是大家贵族,但这空有出色容貌却胆懦弱毫无一用处的夏云汐又怎么配得上他堂堂乔家少主乔振东?

    被两人这样说,她不由的低下了头,偷偷的看了身边的未婚夫一眼,怯怯的唤了一声:“振东……”

    “干什么!”乔振东冷着声音问着,压根没给她好脸色看。

    “我、我脚痛……”她以前一直呆在家里的,都没走这么多路,这回她爹爹让她跟着出来历炼,她走了好多路,脚都起泡了,可是她却不敢说。

    “才走这么点路你脚痛?你还当这里是你夏家大宅,你还是闲坐在后院的千金小姐吗?出来这里你只能跟我们一样,有苦你也得自己往下咽了!”他厌恶的瞥了她一眼,衣袖一拂,大步的往前走去,将她甩在身后。

    又被骂了,她难过的低下了头,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的脚,脚趾处,白色的靴子已经被染红,鲜血渗出,每走一步都是痛的,她本来不想来了,可他们却偏偏拉她一起来,来了之后又一直不理她,心下泛酸涩,她觉得自己好没用……

    “啊……嘶!”

    脚下步伐一个踉跄,她整个人往前扑了下去,双手擦过地面,被那沙石擦破,剌痛的感觉袭来,她抬起手一看,两个手掌皆是鲜血淋漓,痛得她眼泪直掉着。

    前面的三人听到后面的声音,回头瞥了一眼,看到摔了下去,不由的皱了皱眉头,道:“你怎么搞的?连走路都能摔到?前面就有死去的灵兽了,我们到前面去搬些回去就可以了,你坐在那里干什么?难道还想我们过去扶你不成?”

    “我、我……”

    她摊开了手,把被沙石磨破的手掌伸给他们看,可是,三人却是冷冷的便移开了目光,一副厌恶的神色喊着:“你快过来,让你来历炼可不是让你来当大小姐的。”

    听着那话,她眼中含着泪水,心下很是难受,正打算起来,却看见草丛中一串小玩意儿,那是一颗白色的石头,却用黑色的绳子串着,像是可以系在腰间的饰品,她虽然是大家贵族的千金,但毕竟是女子,对这些小玩意总有一份喜爱,尤其是这样无意间看到的,于是,她伸手将那串小玩意拿了起来,看了看,便也挂在腰间,只是,她却没注意到到,自己的鲜血渗入了石头之中消失不见。

    前面,几人在小声的说着:“怎么样?你们都下决心了吗?如果是,那我们就动手!”

    乔振东听着这话,皱了皱眉,瞥了那一眼慢腾腾的从地上起来的女子,眼中划过一丝犹豫,可当看到那刚站起来又跌了下去的夏云汐时,当即便冷下了脸,移开了目光,道:“你们自己想怎么做就去做,我当没看见。”说着,便走到前面将那刚死不久的野灵犬给收进空间里。

    在这红树林中,因为灵兽居多的原因,所以这些刚死的灵兽是很常见的,因为这里面不仅仅有着一些家族子弟的历炼,还有着一些佣兵在走动,他们只会取足够的灵兽肉,剩下的便丢弃在这里,因此,对于这里刚死的灵兽他们是不会去想,这到底是什么人杀的?

    闻言,另外两人相视了一眼,点了点头,同时朝那正在轻吹着手掌的夏云汐走去,其中一人绕到了她的后面,其中一人则在前面跟她说话:“云汐,手受伤了?疼不疼?”

    听到这话一怔的夏云汐抬头愣愣的看着他大堂哥,心下奇怪不已,她大堂哥竟然会关心她?先前心里的难受一下便消失无踪,她笑摇了摇头:“不疼,大堂哥,云汐不疼……”可,声音才一落下,突然间从背后被人击了一下后颈,整个人也昏死了过去。

    看着倒在地上的夏云汐,夏镇川拔出了手中的匕首狠狠的就朝她的胸口剌去,可是,当匕首抵到她的胸前时,他眼中划过一丝犹豫,脑海中突然间闪过了一幕幕画面,她一直都那样的信任他,小时候一直跟在他的身后,甜甜的唤着他大堂哥,当他犯了家规被罚杖打一百棍时,她哭着跑去求她爹爹不要打他,最后,爱女心切的家主终于改变了主意,让他站在烈日下暴晒三天,是她,是当时只有五岁的她,搬着椅子站在椅子上面给他撑着伞,挡着太阳,在一旁陪着他说话……

    一幕幕在脑海中划过,让他下了杀意的手却怎么也狠不下来,可如果她不死,他在夏家永远都无法再往上爬,她虽然没用懦弱,但却是家主的手心之宝,只有她死了,他才能被重用,因为夏家的子弟并不多,而他,是最为出色的一人,他与乔振东商量过了,只要她死了,将来夏家落在他的手中,他可以与乔家合作,因此,对于不想取夏云汐的乔振东而言,这对他根本没有坏外,因为就算他取了夏云汐,夏家也不可能完全落在他的手中,到时,夏家的长老和夏家的众人都会守护着夏家,只有易了继承人,他得利的才是最多的!

    可是,杀了她,虽然是他一直最想做的事,可到了这会,他手中的匕首却是怎么也剌不下去……

    “镇川哥,你怎么了?还不快杀了她?你不会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下不了手吧?”那一旁的男子有些焦急的问着,不时的回头看了看,看有没人往这边而来。

    “我……”他犹豫着,手颤抖着,还是无法剌下。

    “你要真的下不了手就让我来,我们出来很久了,得快点回去才行。”那男子说着,一把就要夺过他手中的匕首,哪知,却被夏镇川给喝住了。

    “不行!”声音一喝的同时,他伸手推开了他,把匕首收回身边,怒瞪着那男子:“谁准你赢动她的?要杀也只有我能杀!”该死!他竟然不想看到她的身上被剌下致命的一刀,咬了咬牙,他收起匕首,将她抱了起来。

    “镇川哥,你、你干什么?”那男子错愕的看着,就连那走开的乔振东也不由的朝他瞥了一眼。

    “那边有个坡,我把她丢下去得了,这红树林危险万分,而她又是昏迷着的,这样丢下去她必死无疑!”他沉着声音说着,抱着夏云汐迈步就往那不远处的斜坡走去,就算是最后的一点情义,他下不了这个手,也不愿看到别人对她下杀手,所以,只有这个办法了。

    提气飞掠而行,他走到那个斜坡边,看了那斜坡一眼,咬了咬牙,眼睛一闭直接就把她推了下去,手一空,滚落的声音传入耳中,他不由的睁开眼睛看去,只见她的身影顺着那斜坡滚落,直到,消失在那茂盛的杂草之中,他深吸了口气,拳头紧紧的拧起,咬了咬牙,道:“云汐,你不要怪我,要怪,只能怪你太相信人了!”说着,转身便迈步离开。

    而那下方,杂草丛中,那从山坡上滚下的夏云汐的头却是在滚落时撞到了石头,后脑处破了个口子,鲜血一直在流着,而她的腰间,那枚凝魂石中的夏雨虽然白天不能出来,但是对刚才的那一幕却是看在了眼中,从这个叫夏云汐的女子的鲜血渗入凝魂石开始,她便醒了过来,也才知道她竟然让墨不小心给掉了……

    只是正当她正郁闷之时,却奇异的感觉到这个女子的血进入了她的灵魂,她的血液让她感觉得到,这个女子的身体对她的适合,只是,她如果想要借助这个女子的身体重生,那么,这个女子就得先死了她才能依附到她的身体里去,可当看到那男子想要杀她时,她却又为这个女子感到悲哀,那是她的亲人啊!却想置她于死地。

    这女子的身体原本就弱,此时又被打昏了再推下山坡,头还被撞破了,她能感觉到她的生命正在流逝着,也许是疼痛让她有了清醒的感觉,她竟在这时缓缓的醒了过来,只是,身上多处受伤,又失血过多的她,此时根本不可能动得了。

    “你怎么样?”夏雨开口问着,因为夏云汐先前的血渗入了凝魂石,导致她是能听到她说话的,哪怕,现在她看不到她。

    “你……你是谁?我、我大堂哥呢?”她仍在找着她的大堂哥,一个被她视如亲兄长的哥哥,只可惜,她的这个哥哥却想要取她的性命,想要她死。

    “呵,你还在找他?你现在成了这样,就是他把你推下来的,他想要你死。”夏雨的声音淡淡的,跟在小姐的身边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这样的事情估计也只有她这从没见过世面养在深闺的千金小姐才不懂。

    “你骗人,我、我大堂哥不会害、在我的,他、他很好……”

    “我骗你做什么?我亲眼看到的会有假吗?再说,你都要死了,骗你有什么好处?”夏雨轻叹着,语气很是无奈。

    “我、我要死了?”喃喃的声音,已经渐渐的变得虚弱,那是生命在流逝的迹象。

    “你身上多处受伤,头又被撞了,又流了这么多血,加上你较少锻炼,体力早已经透支了,现在又没人来救你,你是活不了的了。”看惯生死的她此时心下也有着一丝的难受,虽然,她的声音是那样的冷漠,但,此时的她也救不了她。

    “我、我不想死、我死了爹、爹爹会伤、伤心的,求、求你救我……”断断续续的话语从她的口中而出,每说一个字,口中便溢出这鲜血,想到死亡,她的心在害怕着。

    “我只是一缕灵魂,现在又是白天,我根本救不了你。”

    她说着,顿了一下,又道:“但,你若死了,我会替你活下去。”她的身体是墨带她找了这么久都不曾遇到过的,她的身体,很适合她,而且,只要她一断气,她就能依附到她的身体去重生,虽然此时她能让她马上死去,可,她却不想,因为她可怜她。

    这个与她同姓夏的女子,是一个可怜的人,谁会想,她会死在这里?

    ------题外话------

    每天的更新时间在下午五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