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9 开心扉,治心病!三更!

    “咳咳。”她轻咳了几声,扯了扯有些僵硬的嘴角,道:“师兄,我不喜欢跟别人一起泡澡。”她说着,手已经透过空间手镯从里面重新拿出一件外袍来往自己的身上披上,而后又重新将湿渌渌的墨发给束在身后,弄好这一切抬眸时,看到那前面的一幕,她的嘴角不由的一抽,当即移开了眼睛。

    这暴露狂……

    他居然三两下的就把自己给剥了个精光,这该死的妖孽啊!她只是小时候偷看了沐宸风那家伙沐浴,而且除了他之外,可没看过别的男人的赤身果体的样子,这混蛋这样的暴露在她的面前,她这明天会不会长眼针啊?

    “小师弟,师兄来了,正好,你帮我擦擦背吧!你可要对师兄好点,到时去了黑雾森林时你要有个三长两短的师兄也能把你给运回来,你说是不是?”

    她额头划过几条黑线,这妖孽嘴里从来就说不出一句好听一点的话,这是在咒她出事吗?看着他迈不往这边而为,而随着他越走越近,溪水已经没过他的腰间,当下,她的目光朝溪边她的衣服看去,那里有她裹胸的布条,好在他没发现,要不然她的女儿身岂不是暴光了?

    手掌暗暗的运上一股灵力,一手拉着身上的衣袍,因湿衣着身身体的曲线都显露了出来,她自然是不能与他来个正面相遇的,只能以水屏阻拦,迅速离开水中抱起那溪边的衣服马上离开,看着他越走越近,她从水中站了起来,隔着水帘,笑道:“师兄,你就自己慢慢洗吧!我就不奉陪了。”

    声音一落,她的手掌往水面上一击,灵力涌动,一股水流被她的掌力击起,形成了一面巨大的水帘,哗啦的一声骤然在这夜间响起,同一瞬间,她提气飞掠而出,在半空中几个旋身,稳稳的落于地面,手掌反力一吸,将那放在石头上的衣物给吸到手掌上来,身一揽,抱在胸前,那一看去,还真就看不出她是有意护着胸口,那模样与姿势,倒像是抱着衣服一般,只是,她衣服一拿到手,当即便头也没回的飞掠而起,往自己的院落而去。

    而后面,那怔怔的站在手中的颜沐被那击起又落下的水花溅得一头是水,把头发也给弄得凌乱了,水滴划过他健壮结实的胸膛,慢慢的滴落,尤其是在月光之下,他那身段与模样,还真的就像一只魅惑人心的妖精。

    “呵呵……就这样走了?”

    低低的轻笑声从他的喉咙中而出,那带着磁性的声音在这夜间显得充满男性的魅力,只见那妖冶的眼眸中带着笑意,摇了摇头,自己走到那飞流直下的瀑布下坐下,任由那从高处飞流直下的瀑布冲击在他的身体上。

    夜,渐深,也越发的显得幽静,回到院中的唐心重新换上干爽的衣服,手指摸向了自己的脸,脸上的易容隔些日子就得取下来,让那底下的肌肤吸呼新鲜的空气,这会摸到自己的脸时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一怔。

    “对了,我可以这样试试!”当下,她将自己脸上的易容取了下来,换上了一身白色的裙女,取下喉咙的假喉结,不再束着胸部,完全展现出女子的神态,她这才走出房门,往西厢房而去。

    素素的小丹照顾着她外婆,一人在屋里,一人在屋外,此时在屋外的素素看到她一身女装,眼中也浮现着诧异:“主人,你这是?”

    “我刚想到了一个办法,试试行不行,你在这外面守着。”她说着,走了进去,房中的小丹看到她一袭女装也是一脸的诧异:“主人,你?”

    “你到外面守着,没我吩咐别进来,也别让任何人进来。”虽然这会已经夜深了,但谁知道会不会有什么人来?毕竟老头和颜沐那妖孽都是不按理出牌的。

    “是。”小丹应了一声,便也往外走去,与素素一起在守在门外。

    厢房里,一片安静,只有着桌面上的烛光在微晃着,而里间,她外婆睡着的里间却是光线微暗,而且床账也放了下来,唐心慢慢的走上前,她挑开了床帐在床边坐下,手轻轻的握着她外婆的手,玄月曾说过,她有三分像她娘亲,而她外公也说过,她的眉眼有几分像外婆年轻时的样子,她想,以着她娘亲的身份来唤醒外婆,来打开外婆那心中深深的自责与内疚,只有这样,外婆才能从她自己困着的黑屋中走出来。

    心病,还须心药医,想要治好外婆的病,她只能先治好她的心。

    她并没有说话,她只是静静的握着她的手,等着她自己醒来,而,就在她握着外婆的手不久,外婆便也本能的握住了她的手,只是眼睛还没睁开,只是嘴里喃喃的在唤着:“女儿……女儿……”

    唐心握着她的手,微微加重了一些力道,果然,便见她外婆悠悠的转醒,醒来的那一瞬间,她本能的就想要跃起来,她要去找女儿,她要去找女儿,只是,还没起来,就被按住了。

    唐心的另一只手掌一摊开,一枚晶莹的绿色晶石便垂吊着在她的手掌下轻荡着,在她外婆的面前轻轻的晃来晃去,她的声音很轻,很柔:“看着它,看着它……这里面有你的女儿……”她轻柔的声音似乎带着盅惑的气息,轻轻的,慢慢的传入她的耳中。

    她一直在注意着她外婆的目光,她打算用催眠之术来医治她的心病,打开她的心扉,只是,似乎她外婆的心智非同一般,如果是一般人只怕早已入被她催眠,而她,却仍盯着那颗绿色的宝石着着,眼珠随着宝石的晃动而移动着,似乎想要从里面看到些什么似的,直到,约半柱香的时间之后,她的目光才渐渐的放柔,慢慢的闭了起来。

    “娘亲,你听着我声音,我是云烟,你的女儿姬云烟……”她柔柔的说着,声音轻轻的,缓缓的,传入她的耳中,她看着躺在床上外婆眼角流出的泪水,嘴里也在喃喃的轻唤着:“云烟……烟儿……我的女儿……”

    “娘亲,我在这里,我是你的烟儿,你的女儿,我就在这里……”

    “不……我的孩子不见了,我的烟儿被坏人偷走了,她不见了……我找了很久,一直在找,一直在找,也没找到她,她不见了……”泪,一滴滴的顺着眼角划过,滴落在枕头上,似乎想起了心底的悲伤,她的眼泪流得很凶,握着唐心的手也很紧。

    “娘亲,我长大了,我就在这里,你睁开眼睛看看我,我就在你的面前。”

    “不,她不见了……我的女儿不见了,是我没照顾好她,才让它被偷走了……女儿……女儿你在哪里……”一声声来自心底的呼唤,透着一股心伤与悲戚,还有着那股对至亲骨血的浓浓思念,她的声音微激动着,眼睛却一直闭着,没有睁开。

    “娘亲,我长大了,我过得很好,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就在你的面前,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娘亲……”她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哽咽,像是无助的孩子迷了路不懂回家,透着丝丝的慌乱与彷徨,而正是这样的声音,让床上的老妇人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含着泪水带着悲痛与自责的眼眸,那里有着一个母亲最真最前的伤,她的眼,她的心灵之窗,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滚落了下来,划过眼角,滴入枕头之中,她看着那坐在她面前的年轻女子,看着面前那绝美的年轻女子,她的心,在跳动着,她的心,在抽痛着。

    面前的女子,年约双十年华,弯月般的秀眉下,一双美丽的眼眸含着泪光,精致绝美的容颜仿如上天精雕细刻而形成,又如汇聚天地灵气而幻化而成,她美得如同九天之上的仙子一般,那样的美丽,那样的耀眼,那样的令人移不开眼……

    尤其是,她的眉宇间的那几分熟悉的感觉,让她莫名的觉得亲切,这个女儿是谁?她是谁?

    唐心的眸光对上她的眸光,看着她眼中的神采在流动着,感觉到她握着她的手在颤抖着,她似乎能感觉到,她此时的心情,似乎能感觉到,她此时的紧张与期盼,她露出了一抺柔柔的笑意,握住了她的手,轻轻的唤了一声:“娘,你还记得烟儿吗?烟儿长大了,样子长得像不像娘年轻的时候?”

    她的目光从恍惚到怔然,她就躺在床上怔怔的看她,脑海中,像是突然间打开了一扇门一般,无数的记忆力涌了进来,那曾被她试图着摒除的一切,尽数的涌入脑海之中,她的嘴唇在颤动着,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瞳:“你、你烟儿?我的女儿?”

    “娘,我是烟儿,我就是你的孩子啊!”她俯下了身搂住了她,同时也将她带了起来,让她坐着正对着她,她仍旧用着轻盈的声音在说着:“娘,当年我被仇家抱走了,你还记得吗?你看,我现在长大了,我很好,真的很好,你不要再自责了,这不是你的错。”

    “烟儿……真的是我的孩子……”她紧紧的抱住了她,失而复得的欣喜让她的泪水止不住的涌出,半响,她伸着枯瘦的手轻轻的抚上了她的眉宇:“真的是我的孩子,真的是我的烟儿……这里像、这里像我……”

    “娘,我很好,一直都很好,娘,我也希望你能好起来,你能走出来,我们一家会团圆的,真的,你的相信我。”唐心握着她的手,在心中暗暗的下定决定,一定要找到她的娘亲,让她的娘亲与外婆团聚,圆了外婆的这个心愿。

    “多少年了?烟儿,我的女儿……多少年了?娘一直在找你,可是却总找不到你,娘找啊找,走过了很多的地方,娘一直在喊着,我的女儿……我的烟儿……可是、可是你却一直都没有出现……”她边说边哭着,泪水滴落她枯瘦的手上,那皱皱的皮肤让她怔了怔:“我老了?我是什么时候变老的?”

    她的话,让唐心的心头泛着阵阵酸涩,她足足花了几十年去寻找,她浑浑混混的生活了几十年,为的就是找到她被偷走的女儿,不知不觉间,她已经老了,虽然,在修仙的世界中是可以保持女人的容颜永远停留在最巅峰时期的,但,那除非在那一巅峰时期便服下筑颜丹,否则,是不行的,而她,花了几十年在寻找着女儿,到现在,却仍没有找到她的下落,突然间,她心中有着一个念头,想研制一种可以让女人服下后,便能将容颜和身体恢复到年轻时期的丹药,而据她所知,也确实是存在着这种丹药的,这种丹药的名字叫还颜丹,只是,似乎只是一个记载,却从没有炼丹师炼制出来过。

    “原来,已经过去很多年了……”看着她自己布满皱纹的手,她喃喃的低语着,只是,这低落的情绪只维持了一会,下一刻,她又将视线落在面前这张亲切熟悉的容颜上:“女儿……我的女儿,娘亲终于找到你了……”暗哑的声音因哭泣的原因变得有些沙,她已经是一名六十来岁模样的老人了,哪怕,她也是一名修仙者,只是,她却荒废了几十年,这一刻,她相信了面前的女子就是她的女儿,这一刻,她以为她真的找到了女儿。

    于是,她笑了,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抺打心底涌上来的笑意,那是一种开心,一种满足,她紧紧的抱着唐心,搂着她不想放手,直到,唐心以着银针让她昏睡过去,慢慢的把她扶着放在床上,看着她熟睡着,脸上却还带着满足的笑意。

    “外婆,希望你明天醒过来,把那以前的一切只当成一场梦。”她握着她的手,柔声的说着:“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一夜,她在床边守着,静待着她明日的醒来,只是,不知不觉中却是睡了过去,就趴在床边沉沉的睡了过去,因为,催眠也很费她的精神力。

    清晨时分,第一缕阳光斜斜的照了进来,床上的老夫人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看着床顶,怔怔的看着,脑海中划过的一幕幕是那样的真切,却又像是一场梦,突然间,感觉手好像握着谁的手似的,她一看,竟是一只柔软白皙的手,朝边上看去,正好看见那趴在她的边上熟睡着的绝美容颜,看到那张容颜,她眼中再次的涌现出了泪水。

    原来,不是梦,她的烟儿真的回来了……

    唐心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她外婆欣喜而激动的目光,看到她那清明涣发着神采的眼眸,她露出了一抺欣喜的笑容,只是还没开口,就见那因暗哑的声音传来。

    “烟儿……孩子……我的女儿……”

    闻言,她一笑,坐了起来,也将床上的她扶了起来,笑道:“外婆,我是唐心,你的外孙女呢!”

    “什么?你不是烟儿?”她一怔,脑海里只有着前面的一句,而当反应过来,想到她所说的后面一句,说是她的外孙女,她不由的再次问:“你、你说什么?我的外孙女?烟儿、烟儿的孩子?你是烟儿的孩子?”

    “嗯,外婆,您忘了吗?这些天都是我陪着你的呀!外婆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她笑看着她,相信,她若恢复了清醒,定然也会记得的。

    “唐心?唐唐?”她怔愕的看着她,面前的这张绝美的容颜,与她昨晚见的一模一样……突然间,想起了前些天所发生的一些事情,她曾跟她说过的那些事情,前后的事情连接在一起,终于理清了眼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你不是烟儿,你是烟儿的孩子,我的外孙女,唐唐。”她释然的一笑,眼神不再像以前那样的带着恍惚,想到了昨天的一切,她伸手抱住了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道:“孩子,谢谢你。”

    “外婆,我们是亲人,不用说谢。”她笑了笑,心头骤然一松,解决了心头的一件事,她总算可以放心的去黑雾森林历炼了。

    “真像一场梦啊……”她轻叹了一声,看着那窗外的景色,心中一片的感慨,多年的心结解开了,是她的外孙女把她从黑暗中拉了回来,让她知道,她的女儿还活着,而且已经有了这么大的一个孩子,虽然现在他们不能相聚,但终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团聚的!

    时光飞梭,一眨眼,便到了仙门十二位峰主门下弟子出门历炼的日子了,唐心这里,因为她外婆的神智恢复了,她也放下心来,不过,她还是留下了素素,让素素照顾着她,而且也交待了老头多看着她点,心结解开的老夫人现在脸上整天都带着笑意,而且也已经开始重新修炼,她本来就有着一身浑厚的实力,此时再修上手也很快,而且,又有唐心悄悄给她的丹药,她的身体各方面恢复得让老头见了都惊讶不已。

    黑雾森林的生死历炼就要开始,东鹤仙门中的众名弟子也已经整装准备出发,而老头的山峰上,准备出发的几人又杠上了……

    ------题外话------

    传说中的三更。送上来了,谢谢妹纸们的票票了,也码得我累死了。休息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