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 沐浴被撞!师兄你干嘛?二更

    颜沐妖冶的一笑,瞥了风华一眼,道:“我们都是师兄弟,小师弟的外婆当然也是我们的外婆了,小师弟,你说师兄说得对吗?”

    唐心露出了一抺笑容,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轻笑着:“师兄说得也是,我外婆能多个外孙,我也替她开心,只是,师兄,这一声外婆既然叫了,以后可就得多照顾着外婆一些了。”

    被反将了一军,颜沐唇角的笑意微僵,见他那带笑的神色,便道:“那是自然,我颜沐的外婆,自然会多照顾着点,小师弟,你就放心吧!”

    “师傅,师兄,风华。”纳兰若尘从外面走了进来,见他们两人也在,温和的一笑,走上前,来到桌边,视线落在一袭白衣的风华身上,道:“谢谢你的灵果,很好吃。”

    唐心笑着点了点头:“喜欢就好。”

    “真是不同的待遇啊!”颜沐叹了一声,抚了抚衣袍站了起来,看了几人一眼,玩笑的神色敛去,脸上露出了正色,道:“好了,既然人都齐在这里,那我们来说说正事吧!”

    “正色?有什么正事?”老头疑惑的看着他,有什么正事是他这个当师傅的不知道的?

    仿佛早就知道老头没记起来似的,颜沐摇了摇头,笑道:“我说老头,你这日子看来真是过得太逍遥了,难道你忘记了,半个月后就是十二峰主门下弟子与另外的三个仙门的弟子进黑雾森林历炼的大日子了?”

    “喔,你说的是这事啊!只是,这事跟我们好像没什么关系啊!去年你们两个不是也推托有事没去吗?怎么?难道你今年打算参加?”说着,老头怪异的睨了他一眼,像是颜沐做出这样的决定有多奇怪似的。

    这东大陆所处的地方除了东鹤仙门是远近驰名的贵族仙门之外,还有另外三个的名气稍逊于东鹤仙门的大仙门,几个仙门的门主也曾有过商议,每一年让各个仙门各个峰主手下的弟子进黑雾森林历炼,这样有利于他们提升实力与危险的应变能力,只是,每年进黑雾森林的弟子都会有一些死在那里面,因此,一些没有实力的人根本不敢参加这个历炼。

    “师兄想参加吗?”纳兰若尘也看向了他,往年他这样的事情都是不参加的,难道,今年会例外?

    颜沐勾唇一笑,冷哼一声:“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陪他们玩玩又如何?”

    “只怕,进入黑雾森林我们会危险重重。”纳兰若尘心下还是有所顾忌,那黑雾森林地势险峻,而且进了里面又有另外的几个仙门的弟子,明争暗斗自是不会少的,这样的事情,其实真的不太适合他。

    “我想,今年就算你不想去,纳兰星辰也会想办法让你去,然后在里面将你杀了,这样一来,就真的是神不知鬼不觉了。”以纳兰星辰的为人,他相信,纳兰若尘若是留在这里,他也一定会想办法杀了他,因为他既然想杀一个人,就一定不会让他活着!

    闻言,纳兰若尘眉头一拧,沉默着不语,确实,以纳兰星辰的人为,只要事情不解决,他的危机也一天不会解除。突然间,像是想到什么似的,他看向了颜沐,目光微闪,问:“师兄,你、你是想让我到黑雾森林里解决了与纳兰星辰之间的事情?”

    “难道你想走出仙门就被伏杀?”他双手环着胸,慢慢的在院子中走着,不紧不慢的道:“这世界就是强者的世界,你已经到了化神二阶的实力,你的实力比别人要强很多,只是,你虽空有这实力,但面对的实战却极少,一味的退让只会让人觉得你软弱可欺,只有你让别人看到你的强大,他们才会惧你,才会怕你,才会不敢惹你!”

    听着这话,一旁的老头只是笑眯着一双眼睛,没有开口,而唐心则朝颜沐看了一眼,目光幽深,让人看不出她在想着什么,纳兰若尘听了这一番话,心头重重的一震,像是有什么被炸开了一般,怔怔的看着他大师兄好半响,良久,这才点了点头,道:“好,师兄,就按你说的做,今年,我们参加吧!”

    他的声音温和中透着一股坚定,眸光中浮现着一种莫名的光彩,那是一种不再逃避不再忍让的光芒,他,决定奋起!以前的他只有自己一人,不用去守护谁,但现在的他,想去守护那个第一次就带给他亲切温暖感觉的女子,他同父异母的妹妹,纳兰明月,虽然她现在说不回纳兰家族,但,纳兰家族的势力绝非一般,终有一天他们会找到她,而她,也一定会回到纳兰家族,他希望,到时他可以站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因为,她与他一样,在纳兰家族中只是孤单的一人,虽然有着父亲,有着那些所谓的亲人,但,谁敢说,他们就是真心对待她的?谁敢说,他们愿意真心的守护着她?

    她只是一个女子,她是孤单的一人,他希望,他这个当兄长的可以保护好她,就算,就算她不愿意承认他是她的兄长也好,他也想守护着她……

    “既然你们两个都说要参加,那风华,你也去凑凑热闹吧!有你两个师兄看着你,再加上你这小子自身的本领,我想也不会有人能伤到你的,跟着去历炼历炼也好,长长见识。”老头笑眯着眼说着,眸光落在那一旁的风华身上。

    闻言,她眸光微闪,看了两人一眼,道:“好。”不过就是历炼,又有什么可怕的?尤其是,她是越挫越勇遇强越强的人,谁若敢招惹她,她也绝对不会跟别人客气的!

    “小师弟,放心吧!到时只要跟着你大师兄我,保管你不会出什么事情的。”透着妖冶笑意的眼眸朝风华扫去,颜沐轻笑着,迈步便往外走去:“哎,太久没回来,昨天还被伏杀险些丢了命,今天我得到处去转转,显摆为摆才行。”

    “嘿嘿,既然你们几人要去,那老头去跟门主说一声,而且这次的历炼就要开始了,我还得给你们几个安排一下,老头我也先走了。”老头话还没落下,人已经溜到了外面去了。

    “那我也回去了。”纳兰若尘朝他点了点头,这才转身朝外走去,他在想着,唐心此时会是在哪里呢?纳兰家族的人又将从何处入手查找她的下落?如果他们的父亲真的派人来了,只怕,那些不希望她回纳兰家的人所派的杀手也会随着而来。

    看着他们离开,唐心这才将目光落在她身边的外婆身上,半个月的时间,她只剩下半个月的时间可以来打开她外婆的心扉,问题是,这要怎么打开呢?她外婆这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而是思女成疾而形成的心病,哪怕是极其珍贵的药物对她也是没有用处的,心病还须心药医,她知道她外婆的心病是什么,只是,她应该如何做呢?

    几日后

    在唐心所处的山峰的后山中,有一处瀑布,那里环境清幽,而且也极少有人来这里,因为这是属于疯老头的山峰所占的地域,别的峰的弟子是不能到这地方来的,而且,这里也是他们所沐浴的地方,只不过,像纳兰若尘他身子较弱的,他是不会到这里来沐浴的,因为冰凉的手会让他的身体受不了,而老头则是直接提了水回去烧开了倒在大木桶里再慢慢洗,颜沐则天色一暗便会来这里洗冷水澡,而唐心平时也是提着水回去烧开了洗,只是今日她想泡泡凉水,放松一下,好好的想想她到底应该怎样打开她外婆的心扉,好让她的神智能恢复过来。

    因此,她等到夜深人静之时,等到她外婆已经睡下,她自己才往那后山走去,来到那瀑布下方,她朝周围看了一眼,漆黑的一片,也没有人的气息,神识外放,便脱下了身上的衣袍,解开了胸前的束缚,将衣物放在一旁的石头上,这才伸着脚尖试了试水,脚尖所触到的是一片的冰凉,那种冰凉再加上夜晚吹来的风,让她不由的打了个冷颤,伸手轻抚了下自己的手,这才迈步走入水中。

    她伸手解去了束着的发丝,柔顺的秀发轻轻的一扬,垂落在她雪白性感的背部,看着面前清澈的溪水,她一步步的往那瀑布下走去,冰凉的水一点点的从她的小腿处没上大腿,直到腰间,她站在水中央,曼妙的玲珑身段,雪白的肌肤,沐浴在月光下的她,单单只是一个背影,便是美得令人窒息。

    越靠近瀑布,那从上飞流直下的水冲击着下方的石头,发出的声音在清幽的夜间更为清晰,那从上飞流直下的水流飞溅到她赤果果的身体时,她还能感觉得到那冰凉的手带来的那股冲击的剌疼感,只是,她并没有停下,而是一步步的往前走,越过了那底下的那一面瀑布,来到了瀑布的后面,正好,这地方后面有两块石头形成一个足以容纳一个人的缝隙,这里的水也比较深,当她坐下时,水已经没入她的胸口,整个人浸泡在这种冰凉的水流之中,一种奇妙的感觉自是在身体里散开着。

    高处飞流直下的瀑布拍打着底下的岩石所激起的水花飞溅着,还有那涌动的水流轻轻的推按着她的身体的那种舒服感,就像是在水中做着按摩似的,很是舒服,冰凉的水能浇息人心中的燥火,能让人平静下来,达到一种心平气和的境界,就像此时,她浑身毫无束缚的静坐在冰凉的水中,靠着身边被水流冲洗得细滑的岩石,闭着眼睛,静静的感受着这一种溶入大自然气息的感觉,这一刻,她像是与水溶合在了一起。

    “真舒服啊!”一声轻叹自她的口中而出,一只雪白的胳膊从水中抬起,轻抚着面前的水流,轻轻的拍打着,因夜色已深的关系,清澈的水也看不清水中的身体,因为,在夜色下,饶是这水再清也是无法看清水中的景物的。

    这样舒服的一个泡澡,她本想着是没人会在这么晚还跑到这里来的,毕竟,往常这个时间,颜沐是泡好回去了,绝不会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只是,事情往往的总是出乎人的意料,就算此时,她认为不可能出现的人,却正迈着脚步往这边而来。

    今天他因在房中冥修而过了时间而不知,等从冥修中出来时才知道天色已晚,虽然天色晚了溪水会比较冷,不过对于喜欢泡冷水澡的他而言,这也是无所谓的,只是,当他越是靠近时,就感觉到前面有人的气息存在着,因为他的修为已经到了化神巅峰,自然也能察觉到那外放的神识,奇怪会是什么人在这里?还以神识外放这么远的距离?于是,他敛起了一身的气息,悄然无声的走近着,打算看看是哪个峰的哪个胆大的弟子,竟然敢跑到他们峰的地盘上来。

    越是走近,越觉得诡异,因为他站在离瀑布不远的地方可以看见,那瀑布后面正坐着一个人,而这前面溪边正放碰上一套白色的衣袍,内门弟子的衣袍都是一样的,看衣袍根本无法分出这是谁跟谁,当下,他盯着那瀑布后面的人让影看着,只是,那从高处飞流直下的瀑布却是形成了一面水帘,让他根本无法看清那后面的人到底是谁?

    既然无法看清,那就只有走出来了,于是,他光明正大的迈着步伐走出,似笑非笑的声音在这夜色间传开:“真是胆子不小啊!连我们峰的地盘也敢来?你是哪个峰的弟子?竟然跑到我们这里来泡澡?”他的声音,带着几分的冷意,那是一种对于自己地盘的捍卫。

    原本正闭着眼睛泡着澡的唐心听到这声音当即睁开了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将身子往水中再沉下去几分,而后才看向那前面的人,看到那人竟然站在溪边正朝她这边盯着看时,她的嘴角不由的一抽,额间划过几条黑线。

    居然是颜沐那个妖孽!这妖孽怎么突然跑来了?他不是应该早就洗好了吗?

    微深了一口气,让心情平静下来,她尽量的以着淡定的声音开口:“师兄,是我,风华。”再怎么说她现在可是赤果果的在水中,而这妖孽又是那样的诡异变态,谁知他会不会站在那里不走了?等着她上去?

    听到这声音,颜沐眼中划过一丝诧异,继而勾唇一笑:“怎么是小师弟你啊?我还以为是哪个峰的弟子这般大胆竟跑到我们这里来泡澡呢!不过,小师弟,你也喜欢泡冷水澡吗?师兄我也喜欢,没想到我们这爱好还挺相同的啊!”

    闻言,她无语了半响,一时间还真搞不清他这是想干什么,便扯出了一抺笑容,让自己的声音尽量的随意一些,道:“师兄是要泡澡吗?如果是,风华马上起来,把地方让给师兄。”

    像她这么一说,如果换成别人,一定会说,不用了,这就留你泡吧!毕竟是大晚上的,两个男人在这里泡澡成什么样?只是,偏偏她遇上的就不是正常的人。

    这颜沐听他这么一说,竟是挥了挥手道:“不用了,小师弟,你就不用起来了。”

    闻言,唐心微松了口气,想着,这妖孽还是识趣的,知道她不想跟他一起泡,只是,她这才松了一口气,那边却又再度的传来了颜沐带着笑意的声音。

    “小师弟,今晚夜色正好,我们师兄弟又偏偏在这里相遇,而且又有着这么相同的兴趣,呵呵,不如,我们就一起泡澡吧!还可以聊聊天,你说多好。”

    其实,此时的颜沐只是想逗逗他,毕竟,他从风华这小子的语话中就听出他不想跟他一起泡澡,可是他颜沐是什么人?他越是不想,他想是想要逗他,尤其是这小子总是跟他不对盘,而且,他也觉得两个男的泡澡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毕竟都是男人,他有的他也有,就算是赤着身体相对着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只是,唐心可不是这样想的,一听那颜沐的话,她这边原本是靠着岩石的,因身体往下沉了几分,而且岩石被水冲洗得也滑,这冷不防的听了他的话,扶着身边岩石的手一滑,整个人也溜了下去,一不下心咽下了几口水。

    “咳咳……”

    从水中冒出头来,她猛咳了几声,而溪边的颜沐听到这声音却是挑了挑眉头,眼中划过一丝疑惑,问:“小师弟?你怎么了?”这小子,在那瀑布后面搞什么?

    “咳咳!没、没什么。”她咳了几声吐了口中的水,见颜沐还站在溪边,便道:“被师兄的话吓到了,师兄,我不喜欢跟人同处一地方沐浴,这样吧!师兄你先等一下,我还是起来把这地方让给你,这时候也不早了,而且我也觉得我差不多要回去……”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因看到那溪边颜沐的动作时说不下去了,愣了愣,她只感觉有什么哽在她的喉咙中一样,有些难以开口。

    “师、师兄,你在干嘛?”

    “脱衣服啊!”某人理所当然的说着,打算去那瀑布后面看看那小子到底躲在那里干什么。

    ------题外话------

    这是二更,这是二更,不知,有没人想要再来个三更?哈哈,想要三更,就得让我看看你们的票票了哟,有的别藏着,要不然,嘿嘿,那就明天再更,亲爱滴们,票票甩过来吧!我喜欢往前奔呐,天气冷了,我需要激情需要后面有人加把火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