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 相认,一更

    两人离开不久,唐心正打算去老头的院子里跟他说一声,没想到他倒是自己来了,看着那从外面直进来的瘦小身影,她迎了上去,道:“老头,我跟你说件事。”

    “不用说也,老头我知道了,你手上的伤怎么样?严不严重?怎么好端端的下了山也能弄成这副模样回来?”他走上前看了看风华那包扎着的手臂,伸出食指截了截:“怎么样?痛不痛?”

    唐心嘴角一抽,看了他一眼,把手移开,道:“那是伤口,被你这样截能不疼吗?”这老头,果然也是不正常的,这说起来也是,就那颜沐那妖孽也就一不正常的货,他这当师傅的能正常到哪去?

    老头伸长着脑袋往里面探了探,四处看了看,面色古怪的看了风华一眼,问:“小子,你带回来的真的是你外婆啊?”说着,又贼兮兮的凑上前笑眯着眼道:“不如,你跟老头说说,你是从哪里来的?”

    “我从外面来的,你不是知道的吗?”她神色淡然的说着,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看着面前的老头子。

    “嘿嘿,老头我知道,你的来历一定不简单,两头神兽,还有只奇怪的狐狸,还有刚才那只肥肥的猫,那只猫好像还不是普通的猫,你小子,别以为老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跟你说,没事你还是别出仙门,要不然哪天被人在外面给宰了可别说老头没提醒过你啊!”

    闻言,她笑了笑,眸光流转间,自有一股风采在其中,只听那清冷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不紧不慢的传出:“没关系,如果真的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会将将那些想杀我的人先给杀了。”

    “呵,你小子口子倒是不小啊!”老头笑眯着眼睨了风华一眼,道:“那好吧!既然是你外婆,就让她在这里住下,我去跟门主说一声就行了,你最近好好养伤吧!”

    目送他离开,唐心这才转身走回厢房里,见她外婆还没有醒,便让小丹帮忙,脱去了外袍,将手臂上的伤口拆开,用药灵的血液来恢复这深可见骨的一道伤口。只见,拆开那布条,那触目惊心的一道伤痕摆在眼前,看得小丹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主人,我来就好,你不要动,免得扯到伤口了。”小丹轻声说着,将那瓶子里的药液倒出几滴滴落伤口上,只见,原本深可见骨的伤口当即便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着,点点莹光在皮肉间散开,生肌活血,迅速的抚平着那道伤口,直到,最后的一点幽绿的莹光消失没入她的皮肉中,那伤口也完全恢复如初,依旧是雪白如凝脂的肌肤,光滑如镜。

    看到伤口恢复,唐心露出了一抺笑容,道:“药灵的血果然是非同一般,这么深的伤口也能瞬间恢复,真不愧是集天地灵气幻化而成的万年药灵。”她站了起来,重新穿上了衣袍,整了整衣襟,唤道:“素素,你也出来吧!”随着她的声音一落,只见身为神兽的母虎也出现在唐心的面前,下一充刻,母虎幻化成了人形站在小丹的身边,恭敬的朝唐心行了一礼:“主人。”

    唐心看着幻化成人形的母虎,笑道:“素素,你很少出来外面,这样吧!现在我身边多了我外婆,而她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你和小丹就以人形跟在我身边吧!”

    闻言,两人相视一眼,露出笑意的道:“是,主人。”能跟在主人的身边照顾着,是它们的荣幸,而且,还是以着人类的身份存在着,从这一刻起,它们不再是母虎和蓝灵蛇,而是素素与小丹。

    出乎唐心的预料,她外婆这一昏迷就是到了次日的清晨才醒了过来,而当时,天,还没亮,在东厢房休息的唐心便听见西厢房传来的吵闹声,她当即跃了起来,穿上衣袍便走出房门。

    “主人,是老夫人醒了。”门外的素素跟在她的身后,与她一同往西厢房而去。

    “外公说外婆的神志有些问题,只是不知有多严重,看看再说吧!”她说着,脚下步伐也加快了几分,因天色还没亮,晨风吹来,有着丝丝冰凉的感觉。

    西厢房中,房里的老夫人推开小丹一直在喊着:“让开,你走开!我要去找我女儿……我女儿……”疯人的力气是很大的,虽然她只是一个老人家,但,她却并不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家,小丹被她用力的一推,整个人也失去重心的跌向了后面,一时间,挣扎开的老夫人连鞋子也没穿的就朝外面跑去。

    “我不要被关着,我要去找我女儿……我女儿……”

    哪知,她才一打开房门,就扑到了迈步走来的唐心怀里,唐心见是她,顺势的便抱住了她,一手在她的背上轻轻的拍着,目光柔和,轻声道:“外婆,外婆您怎么了?”奇异的,她在听到唐心的声音后竟是怔怔的不再挣扎,泛着泪光的眼睛抬起愣愣的看紧紧抱着她的年轻男子。

    唐心温柔的一笑,脸上的笑意柔柔的,眸光带着平时少见的柔和和暖意,轻轻的再唤了一声:“外婆。”看着她怔怔然的看着她,一时间没有反应,她笑了笑,扶着她慢慢的往回走去,来到床边坐下。

    “外婆,您还认得这个吗?”她拉起了衣袖,露出了手腕上的紫金手镯。

    看到紫金手镯,老夫人含在眼中的泪水直掉着,眼瞳微张,脸上尽是激动与惊喜的神色,那眼睛也不再像先前那样的恍惚没有聚焦,反而是透着一股难言的激动,泪水一滴滴的落下,滴落在唐心的背上,老妇人颤抖的伸出了手,轻轻的,细细的抚着那个镯子,颤声轻喃着:“镯、镯子……紫金镯子……”

    她激动的投起了头,伸出枯瘦的手抚上了唐心的脸,细细的摸着,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睛对上了唐心的眼睛,似乎,她想从那双眼睛里看出些什么似的,突然间,她伸手紧紧的抱住了唐心,豆珠大的泪水一滴滴的滴落着:“女儿……娘终于找到你了,女儿……我的宝贝女儿……”

    她抱着她,从无声的落泪到最后的呜嚎出声,她的双手紧紧的抱着唐心,似乎生怕这一松手,好不容易找到的女儿就会又不见了似的,多年的思念,多年的心酸,多年的内疚,多年的自责,在这一刻全化成了泪水,十月怀胎,她满心期待着她的孩子的出世,她期待着看着她牙牙学语,看着她学走路,看着她慢慢的成长,可这一切,都在那多年前的某一天被毁掉,她的孩子,她的宝贝女儿,那么小的孩子,突然间有一天不见了……

    “呜呜……女、女儿……娘终于找到你了,终于找到你了……不用怕,娘带你回家,娘带你回家……娘会保护你,我们不用怕坏人了,娘会把坏人打跑的,不用怕,不用怕了……”她还在哭着,声音已经变得沙哑,她紧紧的抱着唐心,不愿放手,也不肯放手,在她的脑海中,她记得她的女儿,她记得她亲自为她女儿戴上的紫金手镯,找到了紫金手镯,也就找到了她的女儿。

    几十年的岁月,她多少个日夜都在担心着,她的孩子那么小,会不会被坏人虐待?她的女儿那么可爱,那些坏人会怎么对她?天凉了她穿得暖不暖?她又吃得饱不饱?她那么小,要是哭着找娘亲怎么办?

    思之切,爱之深,她的自责她的内疚也逐日加深,不知从何时开始,神智便开始恍惚,她什么也不记得了,她只记得她的女儿不见了,她的女儿被坏人偷走了,她的女儿还小,会哭着找娘,她要找到她的女儿,因此,她记得紫金手镯。

    小丹和素素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心头泛酸,眼中也不由的盈上了晶莹的泪水,它们不是人类,但它们一个已经是两只小虎崽的母亲,一个在将来也会是母亲,它们明白骨肉分离的痛苦,明白这其中的心酸,骨肉分离数十年,错过了孩子的成长,错过了孩子的一切,这对父母来说都是永远无法填补的心伤。

    听着她那声声真切的轻唤声,唐心的心里也泛着阵阵的酸涩与难受,眼中也不由的盈上了泪水,她的外婆啊!这是得多思念她的娘亲?是否,她的娘亲也是像外婆这样的思念着她呢?想到这,她心中突然有着一股冲动,想要回纳兰家去,想要去问出她娘亲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想要让外婆和她娘亲能够团聚,但,她心里也清楚,这事情急不来,也不能急。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起伏不定的心情,她轻轻的拍着她外婆的背,轻声说:“外婆,我是唐心,您的外孙女,我的娘亲,才是您的女儿。”

    哭泣的声音一顿,老妇人怔怔抬头看着唐心:“你不是我女儿?”说着,一手又握着她的手,摇了摇头,双眼看着唐心手腕上的紫金镯子:“不,你是我的女儿,镯子是我帮你戴上去的,你是我的女儿!”

    唐心轻搂着她,轻声道:“外婆,您听我说,我啊,叫唐心,是您的外孙女,就是您的女儿生的女儿,您早就当外婆了,您知道吗?”

    “我的女儿的女儿?”老妇人愣愣的看着她,又看了看她手上的镯子。

    “嗯,这镯子是我的娘亲给我戴上的,我慢慢的说给您听,事情是这样的……”她一边安抚着她,让她的情绪平复下来,这才慢慢的把事情说给她听,直到,天色渐亮,西厢房的床上,老妇人依在唐心的肩膀上,一手还紧紧的抓着她的手,似乎怕她不见了似的,静静的听着。

    看着她静了下来,似乎已经听懂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她露出了一抺笑容,道:“所以外婆,您知道的事情要保密喔!这是我们两人的小秘密,不能让别人知道的。”

    闻言,老妇人眼睛闪亮的看着她,点了点头,朝周围看了一眼,小声的道:“唐唐你放心,外婆不会告诉别人你是女孩子的,不会说的。”她像是要记下什么似的,嘴里一直喃喃的低语着。

    唐心笑了笑,因为她是她的外婆,就算她的神智时而清醒时而恍惚,她也不希望对她用假的名字,因此,她所告诉她的一切都是真的,只是,从她帮她反脉来看,这一刻她也许能记得她所说的话,但也许再过一会,她就会全部忘记,又会什么都不知道,冲着她就喊女儿。

    “外婆,你身上还有伤,不能乱动这一边的手,来,我帮你穿多年衣服,然后我陪你到院子走走怎么样?”

    “好,唐唐,外婆不会告诉别人你是女孩子的。”她做出一副噤声的动作,示意谁也别出声。

    看到她孩子般的举动,她笑了笑,帮她穿上衣袍后,扶着她往外面走去,来到院子的桌边坐下,她从空间中取出了灵果用水属性清洗干净后摆放在盘子上,然后再拿出一些分成三份让小丹送去给老头和颜沐以及纳兰若尘三人,至于古世君和水依儿,他们在内门里面,小丹不能去走动,因此,只能等他们来时再说了。

    将面前的灵果移开她的面前,她轻声道:“外婆,您吃点灵果吧!”看着身形消瘦的她,她心下在暗忖,看来,她得在这院子里开个小灶台才行,她得先帮外婆调养好身体,这样才能把她送回去与外公团聚。

    “这果子好吃。”她拿起果子边吃边笑着,一脸掩不住的开心。

    另一边的颜沐正打算大清早的到风华的院子里窜窜门的,谁知却见小丹端着果子走了进来:“颜公子,这是我家主人请你吃的。”小丹将灵果摆放在桌面后不等他说什么便转身往外走去。送到颜沐和院子里后,它还要去纳兰若尘的院子,而主子师傅的院子离这里比较远,得最后送去。

    颜沐瞥了转身就走的小丹一眼,走上前,拿起一枚灵果闻了闻,挑着眉头道:“这么好心?不会有毒吧?”话虽这么说,但他却是张口就咬了一口,入口的美味多汁以及那浓郁的灵气让他眼中光芒微闪,眼底掠过一丝诧异的神色,面色古怪的看着面前的这盘灵果,神色不明。

    另一边,同样看着面前一盘灵果的纳兰若尘也怔了怔,这样的灵果似乎很少见,而且还是拥有着如此浓郁的灵气的灵果,拿起一枚轻尝细品,只是轻轻咬了一口,那浓郁的灵力便从那一缺口涌入口中,让他浑身一阵舒爽。

    “风华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他不由的喃喃出声,震惊不已。

    而老头那里是拿到了灵果的第一时间就直冲到了风华的院子里,直喊着:“小子,你这果子哪里来的?怎么这么好吃?还有没有?老头我还要。”说着,竟是笑眯着一双眼睛,伸着手到了风华的面前。

    正与老夫人在院中坐着,吃着樱桃的唐心神色淡然的瞥了老头一眼,淡淡的道:“很贵。”

    “老头是你师傅。”

    “所以我送盘给你吃。”

    闻言,老头嘴角一抽,瞥了他一眼,睿智的眼眸一转,笑呵呵的道:“那老头跟你买?”买了他再拿去卖,赚回来!

    “我不缺钱。”

    这回,老头无语了,他这收的都是什么徒弟了呢他?一个比一个不正常,一个比一个变态,这小子也不知是打哪里蹦出来的,神兽两头,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小宠物,而且还把那么珍贵的灵果当饭吃,真是太打击人了!

    “徒弟儿,你看为师算很不错的了,你就……”他的话正说着,可突然间,接到了那坐在风华旁边的老夫人朝他投来的那鄙视的一瞥,直接就说不下去了,嘴角抽搐了几下,脸上的笑容也有此微僵,他怎么就忘了还有这么一号人在这里了呢?

    “噗嗤!”

    唐心也看到了她外婆朝老头投去的鄙视的一眼,那目光真是太搞笑了,堂堂一个仙门峰主,竟然让她外婆给鄙视了,一时间没忍住,直笑便轻笑出声。

    “哎呀,我说小师兄,这大清早的什么事情这么开心呢?”门外,一袭仙门白衣的颜沐走了起来,依旧是那衣襟半开的性感模样,看得唐心嘴角一抽。

    这货怎么就没有一天正常的?好好的一身白衣,偏偏能给穿出这样的一种风骚气息来。

    “小师弟,师兄我是来谢谢你的,你这一大清早的便送来了美味多汁的灵果,真是让师兄的受宠若惊呢!”他走到院子,看了老头一眼,道:“老头,你怎么也来了?”

    “你能来,老头怎么就不能来?”对于这些弟子的没大没上,他都已经习惯得不能再习惯了,不过,他本身就不受世条的束缚,自然也不在意那些所谓的称呼。

    “我来看看外婆。”妖冶的眸光微闪,他走到桌边就在老夫人的身边坐下,亲热的便唤了一声:“外婆,你在这里住得还习惯吗?要是不习惯可以到我那边的院子去住几天,我那边的院子比这边还在大一些。”

    “你叫什么外婆?她又不是你的外婆。”老头嘴角一抽,对这妖孽徒弟很是无语。

    ------题外话------

    被一土豪剌激到了,今天最少万更。五千先上来,妞儿们涌跃加群哟,群号在置顶处有,再次呼唤,票票,你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