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 伤!一招必杀!一更

    气息一经改变,就连剑气也凌厉了不少,纳兰若尘下定了决定,下手也不再留情,一出手便是蕴含着雄厚暗劲的一击,旁边,唐心见状唇角微勾:“好!”声音一落,两抺白色的身影一左一右的朝那名化神巅峰强者袭去,而另一边,古世君和水依儿那里有两头神兽帮忙,倒也不至于太过处于险境,至于颜沐那里,两人实力相当,也是一番的激战!

    “咻!砰砰砰!”

    一道凌厉的剑罡之气以横挡的姿势朝纳兰若尘和唐心袭去,两人猛的提气一跃避开了攻击,只听着那骇人的破空之声在空气中划过,紧接着击落地面发出几声响亮的爆破声。

    看到那化神强者招招杀意凛冽,唐心神色微冷,要不是不能使出飞花凌云剑,她一定一剑就杀了他!

    “风华,我们前后夹攻他!”纳兰若尘低喝一声,手中利剑一转,白色的身影飞掠而上,从正面攻击,只见,他的身体弥漫而出的那一股浓郁的气息汇聚到他手中的利剑之上,锋利一闪,寒光凛冽折射而出,以着掩耳不及之势击向那名化神强者,只是,纳兰若尘的实力只是在元婴六级的品阶,而对方却已经是化神巅峰级别根本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而他的攻击哪怕是再快,再凌厉,在那化神强者的眼中也只是缓慢的一击,他根本就没将他放在眼中,同时,更没将那一旁的唐心放在眼中。

    化神巅峰级别的强者,是自负的,他相信他们不可能拥有比他们强的实力,因为他们能有今日的修为也来得这易,而这几个年轻男子想要达到他们这个高度,想要战胜他们,除非再修炼个十几二十年,否则,不可能比他们厉害!

    “黄毛小子,就凭你们两个就想打败本尊?真是笑话!”那化神强者倨傲的冷哼一声,睨了他们两人一眼,那眼中尽是轻蔑与不屑之色:“这般不识好歹有眼无珠,那本尊就先废了你们的手脚,再挖了你们的眼睛,让你们尝尝凄惨受虐的滋味再死去!”嗜血狠厉的声音一落,他突然间身形猛的一变,急速的朝纳兰若法击去,他们的主要目标还是这个纳兰若尘,先杀了他才是最重要的!

    看到那骇人的杀气夹带着凌厉的剑罡之气朝他劈来,纳兰若尘当即持剑迎了上去,两抺身影于半空中交战着,刀剑相碰的声音铿锵而响,丝丝火花从两剑中迸射而出,强大的气流弥漫着,如同巨石压着心头,沉重而压抑。

    底下,唐心提气而起,一前一后夹攻着那化神强者,另一边的颜沐和那名化神强者越打越远,两人竟从这边打到了林子里面去了,而对付古世君和水依儿的那些黑衣人则被两头神兽追得也逃得林子去,两人和两头神兽一起追去,打算杀个干净,免得留下后患,而这边,就只剩下唐心和纳兰若尘在对付着那名化神强者。

    这里是五福镇的郊外,来回进去的人也有不少,那些原本打算出城的人远远的看见外面的打斗早已经躲回城里去了,而那些要进城的在这个时辰的倒也比较少,只是,本以为没人会挑这个时辰进城,谁知还是有一抺身影走走停停的往这边而来。

    “我的女儿,你在哪里?我的女儿,你在哪里……”

    喃喃的低语带着几分的恍惚,来人是一名身着破烂衣服,披头散发的老妇人,凌乱的头发看不清她的面容,但见她枯瘦的手里拿着一根粗树枝当拐杖,每走一步都朝周围看了看,嘴里喃喃的,不时低语着。

    “我的女儿……女儿,你在哪里……”

    老妇人像是没看到那前方的打斗似的,慢慢的走近着,想从旁边经过,只是,那前面的路因三人的打斗而剑气横飞,她若是这样走过去,一定会被气流所伤,尤其是一个老人,若是被伤,一定会当场毙命!

    纳兰若尘看到了那底下的老妇人,连忙喊道:“老人家,快回去,前面危险!”

    只是,他不喊还好,这一喊,便是让那化神强者将杀招转向了那个老人,面对这两人,他竟然是久战不下,占不到任何上风,既然这纳兰若尘心慈手软,那么他就朝那老太婆划去一道剑气,他倒要看看,他是要顾着他自己还是顾着那陌人的老太婆!

    “我的女儿……我在找我的女儿……”

    老妇人像没听到他的话似的,抬头看了纳兰若尘一眼后,又低下了头,握着拐杖一步步的往前走着,走没几步还停下来喊了几声:“女儿……你在哪里?娘来了,娘亲来找你了,别怕,娘亲很快就带你回家……”

    那化神强者眸光杀意一闪,忽的一手飞射出一枚暗器朝那老妇人射去,冷笑道:“本尊倒要看看,你怎么救她!”

    “咻!”

    “不要!”

    看到那枚锋利的暗器朝那老妇人袭去,纳兰若尘一惊,下一刻,见后面的唐心不知射出了什么打歪了那枚暗器,只是虽然如此,那枚暗器却还是射入了老妇人的肩膀处。

    “嗖!”

    “嘶!疼!”老妇人痛呼了一声,脚步微踉跄了一下,她低着头看了自己的肩膀,目光恍惚,喃喃的道:“流血了。”说着,竟自己伸手去拔出那枚暗器,丢下那枚暗器后,她又扶着拐杖一步步的走着,嘴里呢喃着:“女儿……我的女儿……你在哪里?”只是,肩膀上的伤口很深,血也流得猛,她的身体原本就虚弱着,此时再加上受了伤,走没几步就昏倒了下去。

    纳兰若尘看着这一幕,不由的怒喝出声:“枉你身为修仙者,竟这般狠毒,连这样的老人家你都不放过,留你在世上也是害人害己,今日,我就是拼了命也要杀了你!”愤怒让他胸口火气直升而起,看到那老妇人倒了下去,他将自身的实力提起十成,全力的击向那化神强者。

    “哼!难怪你在纳兰家族没地位,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成不了大事!”

    “你果然是纳兰星辰派来的!”听到这话,纳兰若法握着利剑的手不由的紧了几分,虽然心下猜测着,隐隐猜得到,可当真正的这样的事实摆在眼前,心中却还是悲痛着,虽不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但也是同一个父亲的兄弟,而他,竟然真的如此下得了狠手!

    “强者为尊!实力说话!像你这样没经过杀戮洗礼的人,又有什么资格留在纳兰家族当中?又有什么资格去说别人?你,就算是纳兰家族的子弟又如何?在我们的眼中,你只是一个废物!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废物!若不是少主子说要杀了你,本尊才懒得对你这样的废人动手!”他的话才落下,却在看到那一幕时,不由的皱起了眉头,不解的盯着那个叫风华的白衣男子。

    “你!”纳兰若尘才说了一个字,突然间,脑后传来一阵痛疼,整个人突然间便失去了神志昏迷了过去。

    身后,唐心接住了他的身体,轻轻一跃,将他放在地面上,面对那上空中化神强者的疑惑与不解,她只是轻勾起了一抺笑意,一抺不达眼底的笑意,一抺带着几分嗜血冷魅的笑意。

    “你做什么?打昏他,莫非想把他交给我,好请我饶你一命?”想来想去,似乎也只有这么一个理由才能解释这白衣男子怪异的举止,只是,他却要看到那前面白衣男子清冷的神色与泛着杀气的眸光时怔了怔。

    这个人……似乎、似乎变得有些诡异……

    唐心笑了笑,清眸看着前面的化神强者,道:“不,我只是等得太久了,正好他们又都到林了里去了,此时不取你性命,更待何时?”

    她的声音清冷而透着冷傲的气息,眉宇间尽是自信与冷然,先前因是顾忌着颜沐他们在这里,而此时,周围半个人也没有,她若还忍着不出手,那她就不是唐心了!

    那化神强者一怔,怪异的看前面的白衣男子:“你?取我性命?”声音一落,摇了摇头哈哈一笑:“就凭你就想取我性命?未必太过异想天……”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到了。

    只见,原本还站在那纳兰若尘旁边的白衣男子突然间手中利剑一抖,一股丝毫不亚于他的强大威压与气流如同洪水般从他的身体里涌出,汇聚到他手中的利剑之上,下一刻,白色的身影快如鬼魅一般的飞掠而出,诡异而令人心惊,尤其是他手中所舞动的那剑式,更是让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你、你是……女……”

    “第四招!飞、花、夺、命!”清冷的声音夹带着骇人的杀气,只见她手中的剑以着诡异的速度和变幻的招式击向了那名化神高手,而那化神高手在看到她的招式后,哪怕已经是迅速的做出了抵抗的准备,却仍是步步后退,被逼得冷汗直流,惊恐不已。

    只见,唐心手中的剑剑尖抵住那化神高手横挡在胸前的得剑,剑尖直顶着他的剑刃,两股强大的气流在相互碰撞着,强强对抗,自然是谁的内息强大谁便胜出,这化神巅峰强者与唐心相比,两人品阶虽是一样,但内息却是不一样的,别的就不说了,就单凭她身有上古神兽的威压就已经压倒性的胜过对方。

    “锵!嗖!”

    铿锵的一声刀剑断裂的声音在强大的气流中传出,紧接着便是利剑剌透心脏的致命一击,尤其是,她的剑尖更不知以着何种诡异的速度,一击击碎了那化神高手的内丹,让他浑身在那一瞬间一僵,毫无抵抗之力直直的倒了下去。

    唐心抽加手中的剑,冷笑一声:“想取你性命,轻如易举!”她反手收起手中利剑,走到纳兰若尘的身边,打算将他弄醒,否则,以颜沐的精明一定会怀疑她。

    只是,没想到她才走上前去,那离纳兰若尘较近的一个倒在地上的黑衣人突然间撑起了身子,抓起了手中的利剑就朝他砍了下去,那速度之快根本来不及让她有所反应,只能迅速的扑上前伸手一挡。

    “嘶!”她痛呼一声,咬紧了牙关,另一手击出一道气流,一举将那只剩下一口气的黑衣人给击飞了出去。

    “砰!噗!”

    那名黑衣人猛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重重的摔落于地面,身体抽搐了几下这才死去。

    “真诲气!竟被一个剩下一口气的人给伤好!”好拧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臂,深可见骨的一剑可让她伤得不轻,一眨眼的时间那鲜血便将她的衣袖给染成了一片血红,正打算让药灵出来治疗一下,耳边却听到不远处传来的动静,当下,先按了按纳兰若尘的人中,让他醒了过来。

    地上的纳兰若尘悠悠转醒,突然像想到什么似的猛的跃了起来,看到那死去的化神高手时不由的一脸愕然,把眸光转向风华打算问问那人是怎么死的?谁知却瞥见了他手臂上那深可见骨的伤口,当下迅速上前,担忧的问:“风华?你怎么受伤了?怎么伤得这么重?这伤口怎么这么深?你快坐下,我这里有药,我先帮你包扎一下。”说着不由份的便将他给按向地上坐下。

    唐心拧着眉头往地上坐下,她似乎很久没受伤了,受伤还真不好受,尤其是这利剑所伤的,更是痛得她冷汗直冒,真是该死,那人剩下一口气还能下这么重的手,要是再重几分,指不定她的手还得被砍了下来,想到这,不由的皱了皱眉头,这纳兰若尘虽说是她同父异母的亲人,但她至于这般不要命的救他吗?

    “嘶!你轻点。”他洒上药,那药却痛得她倒抽了一口冷气,抬眸时,眼角瞥见了那倒在不远处的老妇人,不由的朝她看去,只是,那老妇人披头散发的根本看不出容颜。

    “主人!你怎么受伤了?”两头神兽先来到她的身边,看着那深可见骨的伤口,白纹虎王焦急的在原地转了转:“主人,主人你怎么就受伤了?还伤得这么重,这可如何是好?”

    “我没事,你们先回去。”

    “可是……你的伤……”

    “先回去,我的伤不碍事的。”

    闻言,两头神兽这才相视了一眼,化做一道精光飞入她的身体里,而此时古世君和水依儿还有颜沐几人也从后面而来,看到他受了伤,古世君和水依儿连忙围了上来:“风华,你怎么伤成这样了?天啊!这伤口怎么这么深,骨头都看得见了!”

    一旁的颜沐则看了风华一眼后,视线落在他手臂上的伤口上停顿了一下,再落在了那不远处的那名化神巅峰高手的身上,走上前去一看,见那人的死状竟是一剑毙命,不由的目光微闪,看了那抺背对着他的白色身影一眼,笑着对纳兰若尘道:“小尘子,没想到你的剑法又精妙了不少啊!”

    纳兰若尘一边帮风华上着药,又撕下布条来给他包扎,一边说:“师兄,那人不是我杀的,应该是风华杀的,我刚才不知怎么的昏过去了。”

    闻言,颜沐唇边绽开了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意,暗沉的眸光落在风华的身上,笑了笑,不再多言。而古世君听了则目光一闪,有些错愕的看着风华,他竟连化神巅峰的高手都杀得了?他的实力,到底有多深啊?

    敛着眼眸的唐心眸光闪过一笑意,心下暗忖,真不愧是颜沐,一开口不用怎么问就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只是,他并没有看见她是怎么杀的,就算知道她的实力不低,他却也没有底。

    “好了,你这只手看来最少得个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我去看看那边那位老人家,她似乎也伤得不轻。”他说着,又连忙走到那位老妇人的身边查看她的伤口,看到那伤口还在流血,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伤得很重。”唐心走了过来,看了那地上的老妇人一眼,老妇人早已昏迷了过去,瘦弱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住这暗器的杀伤力,那披散着的凌乱白发下,那张脸沾着污迹的脸可看出苍白无血色,她虽没打脉,但,猜也猜得出这老妇人此时是命悬一线。

    “嗯,伤得不轻,而且失血过度,我又没有可以救她的药,这可怎么办?”他担忧的看着那老妇人,一时间,心下焦急不已,对于无辜的人他总不愿看到他们受到伤害,尤其还是这样一名老妇人。

    “不过就是一个老妇人,死了就死了,也没什么好惋惜的,再说了,都成这样了,也是救不活的了,我说小尘子,你这心软的性子要是不变,只怕将来会害了你啊!”后边的颜沐是懒洋洋的回了一声,他是冷心冷血之人,尤其是陌生人,他们的死活又与他有何关系?他才不会像纳兰若尘这样的为一个陌生人担心。

    唐心瞥了颜沐一眼,皮笑肉不笑的道:“真没想到你还挺冷血的,只是,谁说这人就救不活了?”

    颜沐毫不在意的耸了耸肩:“难道不对吗?这人气若浮息,又流了这么多血,老人身体本就弱,这里又没医者,就算你们想救,也没那个能力去救了。”

    ------题外话------

    亲爱滴们,先送上五千,今天有二更哟大约在五点左右,求票票!看在我二更的份上,有票票的别藏着了哟,码字也是需要动力滴,后面加把火,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