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 化神巅峰强者!战!

    章节名:024化神巅峰强者!战!

    “也许是冲我来的。”

    纳兰若尘淡淡的说着,眉宇间尽是凝重的神色,面前的这些修士的综合实力比他们强,再加上他们有那么多人,而他们只有几人,古世君和水依儿身上又还有伤,而风华的实力似乎比他还要弱,他们几人中,只有他大师兄颜沐的实力比那些人强,只是,就算再厉害,也是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这还不止十几二十人。

    这些人,会是纳兰星辰派来的吗?还是真如大师兄所说,是冲着他来的?

    唐主目光微闪,心下在思量着,以风华的身份,她不可以敌得过这些人,三十名金丹修士,十名元婴修士,还有八名化神级别的高手,而她,以风华的身份生活在仙门中,她的实力被她压至元婴期,这样的实力根本无法对付这些人,而且,她虽有上古神兽随身,却不能叫它们出来,否则,不仅会暴露了她的身份,还会为她引来杀身之祸!

    眸光流转间,落在了那一袭红衣着身的妖孽颜沐身上,这个人的实力深不可测,看来,还真得靠他了。

    “这些人跟我一路了,没瞧见这一个个都是高手啊?要是对付你,哪里用得着这么多人?”气死人不偿命的话语从颜沐的口中而出,他的声音闲闲的,一开口就是损人抬己,不过碰上纳兰若尘这温吞性子的人,倒也不与他计较,只是问:“师兄,你有没把握取胜?”

    他的话一问出,几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颜沐的身上,看到他们几人的目光,他露出了一抺笑容,妖冶的眸光扫过他们几人的面容,顿了一下,勾唇邪邪的道:“没有。”

    闻言,古世君和水依儿的心骤然一沉,连他也说没把握,看来,他们今天还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唉!要不是碰上你们几个,我自己逃都能逃走,哪用得着跟他们正面交锋?一进仙门这些人也不敢去仙门捣乱了,还趁力气,只是现在多了你们几个拖油瓶,看来也只能拼一拼了。”他轻叹着,转动着手中的血玉箫,道:“把耳朵捂上。”声音一落,那血玉箫已经凑近了他的唇边。

    几乎是那一瞬间,纳兰若尘几人便将耳朵捂上,只是这样一来,他们却是无法对那些黑衣人发起攻击,不由的,朝站在他们前面的颜沐看去。

    幽扬的箫声轻轻的传出,如水过山间,轻扬悦耳渗入心扉,箫声由轻到重,缓缓的在变幻着格调,他那修长的十指一放一按在箫孔间,变幻出不同的音符,肉眼可见的一股气流自箫孔中弥漫而出,而就在那些黑衣人察觉到不对劲时开始动手朝他们几人发起攻击时,箫声骤然而变,如同突然划过的破空之声,尖锐而剌耳,震撼而惊人……

    “啊……”

    混集着威压与攻击气流的箫声如同无孔不入的利器袭向了那周围的黑衣人,原本持剑而上攻上前来的黑衣人在听到那有如破空的尖锐声音时不由的惨叫一声,双手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迅速的退后,黑布之下,一双眼睛惊恐的看着那闭着眼睛吹着箫的红衣男子。

    “音、音攻!”

    那早在第一时间退后的八名化神高手眯着眼看着颜沐,语气中难掩震惊之意:“夺命血箫果然非同凡响!竟然连元婴高手抵挡不住那剌耳箫声!”

    “用布塞住耳朵,以气屏住气流,迅速布阵,取他性命!”另一名化神高手迅速喝着,而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那些黑衣人也迅速按他说的去办,只是,虽用布塞住耳朵,却仍无法阻挡那刺耳箫声的入侵,耳朵嗡嗡的作响,耳膜也隐隐的剌痛着。

    毕竟是不是一般的杀手,他们强撑着耳朵传来的剌痛感,迅速的屏气阻挡气息的入侵,手持长剑摆好阵法,等待着几名化神强者的一声令下便马上发起攻击。

    捂着耳朵的唐心眸光微闪,看着那站在他们前面的红衣妖孽,不得不说他的音攻比起她所认识的人还更加厉害,竟是连元婴高手也抵挡不住那声音,难怪他刚才让他们迅速捂起耳朵,那些黑衣人中一些来不及捂耳后退的只见那耳是渗出的鲜血,估计是耳膜被剌破了,颜沐,真不简单呐!

    而前面,颜沐睁开了眼睛,看着那些黑衣人摆出了阵法,唇角不由的勾起一抺嗜血的冷笑,手指一按一放间,那箫声猛的一转,如同惊雷突起,又如同洪水决堤而下,那剌耳的箫声几乎到了极至的尖锐,原本准备好随时进攻的黑衣人刚摆出阵法就被这箫声给震得脑袋发痛,隐隐的身体里像是有什么要破裂而开似的,一些金丹级别的黑衣人也因承受不住这股极至的声音而惨叫连连,七孔也流出了鲜血,扑倒在地上惨叫着无法起身。

    “该死!可恶的颜沐!我就不信凭我们这么多人仍无法取你性命!”其中一名化神高手就算耳中塞着布却也无法阻拦那声音的入侵,脑海隐隐的要受不了了,他知道,再这样下去脑中的血管一定会爆破的,而他也会无法活命,当下,分析了厉害之处,便迅速从空间中取出了一银针毫不犹豫的剌破了自己的耳膜,让自己变成聋子,这么一来,哪怕他的箫声再厉害,也无法再伤他分毫!

    “剌破耳膜!快点!”他一声令下,那些黑衣人当即也不再犹豫,迅速的将自己的耳膜剌破,一时间,一声声的惨叫划过空气,那些黑衣人也随着耳膜的破裂而慢慢的平复了下来,耳朵完全听不见,那箫声的杀伤力也对他们毫无用武之地了。

    只是,让一名拥有不俗实力的修仙者自破耳膜,这样的愤恨也让他们心中杀意澎涨而起,下定了决心势要杀了这个害得他们从此变成聋子的男人!

    看到这一幕,颜沐笑了笑,停了下来:“没想到,竟成了一群聋子了,唉!可惜,现在连我说话都听不见了吧?”他轻笑着,只是那声音中却是夹带着嗜血的杀气,声音的一落间,睨了身后的几人一眼,道:“你们自己顾好自己了。”

    几人只见面前红衣一闪,快如鬼魅的身影却有着优美魅惑的身姿,他一出手便是必杀招,手中血玉箫直击向黑衣人的致命之处,血玉箫击向对方头颅的一瞬间,只听咔嚓的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传出,下一刻,他手一转,再度击向另一名黑衣人,那雷行风厉的手段倒是让古世君和水依儿看得惊叹不已。

    只是,他们也没有多少可以惊叹的时间,因为那些黑衣人已经持剑朝他们而来,也许是因为黑衣人主要想杀的是颜沐,所以那几名化神级别和元婴级别的修士都专门对付着他,剩下一些金丹级别的对付着古世君和纳兰若尘他们,这样一来,他们这边自保倒也还可以,只是,却无法腾出手去帮颜沐。

    唐心在对付金丹修士的时候,朝颜沐看了一眼,他的实力是不错,但,仅凭一人之力对付那十八人,其中还有八名是化神级别的高手,这样一来,起初他还能凭着绝佳的身法周旋在他们当中而不受伤,只是渐渐的便有些力不从心,看着他周边弥漫而出的那股强大的气息,那是十几名黑衣人身上弥漫而出的杀气与威压,压抑得如同一块巨石压在胸口,连喘息也觉得困难。

    “铿锵!铿锵……咻!”

    刀剑相碰的铿锵声清脆的传出,丝丝火花夹带在其中,凌厉的剑罡之气四处凌乱的飞扫着,空气中,杀气涌动,弥漫着丝丝鲜血的气息,这鲜血的气息,更是剌激着黑衣人的神经,手中攻击越发的狠厉,招招致命,一副不杀死他势不罢休的狠劲让他看了心头发颤。

    “师兄小心身后!”纳兰若尘挡开一名黑衣人后,眼角瞥见一名元婴高手持剑剌向颜沐的身后,不由的惊呼了一声,想要扑上前去帮忙,却又被另外两名黑衣人给挡住了。

    唐心眉头一皱,瞥了纳兰若尘一眼,视线看向颜沐那边,手中一转,几枚银针飞射而出,在那黑衣人的利剑要剌进颜沐身体时剌入了他身体的经脉中,一击即中,一击即倒!诡异得让人震惊,只是,她的手法太快,银针太细,颜沐又是背对着她,古世君就纳兰若尘他们更是没瞧见这一幕,对那名黑衣人的倒下只是觉得诡异莫名。

    手中利剑一挑,她闪身来到纳兰若尘的身边,冷声问:“你怎么只挡不杀?你不会以为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不会杀你吧?”这个纳兰若尘,空有一身好本事,却是只挡住对方的攻击,根本没有下杀手,她知道他的手定是干净的,不染鲜血没有人命的,只是,没想到在这样的关头他竟然也能忍住不下杀手,纳兰家族既然是一大家族,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族,怎么就会养出这么一个干净得过份的人来?

    “我、我下不了手。”他脸色有些惨白,这一闪神,正好被一名黑衣人有机可乘,眼见长剑就要剌向他,旁边的唐心一见,眼中杀意一现,手中长剑一扬锋利的剑光闪过,一剑便将对方整条手臂给砍了下来。

    “嘶!啊!”

    倒抽一口气的声音传出,紧接着是一声划破天际的尖叫声,只见,那黑衣人整条手臂都被砍断,鲜血直涌而出,也许是巨痛过度,也许是鲜血流得太猛,他脚步踉跄了几下,整个人也倒了下去。

    唐心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前,瞥了他一眼冷笑道:“想活命,你就得先杀了他!否则,就是你死!”

    也许是唐心身上迸射出来的气势骇到了那些金丹修士,也许是她身上的冷冽气息让那些黑衣人震惊,一瞬间,剩下的那约二十名的黑衣人竟是没有马上攻上前去,而是警惕的打量着她。

    纳兰若尘的脸色一片的惨白,他的目光就那样怔怔的看着面前那倒下的黑衣人,嗜血的一幕,鲜血的血流了一地,让他心中莫名的一紧,他没杀过人,就算有人对他不利,他也从没取人性命,如今,被风华这样一说,不知为何,心中竟有些挣扎,是啊!他太过心慈手软了,在这以强者为尊用实力说话的世界中,他这样的人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

    “啊!我快顶、顶不住了,风华,风华救我!”水依儿又被划伤了几剑,她的实力在几人当中是最弱的,又加上原本身上就有伤,一番打斗下来,体力很快的就不支了。

    唐心看了她和古世君一眼,两人的体力都快支持不住了,当下,她开口唤了一声:“白纹虎王,出来!”声音一落,便见两道光芒从她的身体里飞闪而出,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那些黑衣人都惊了一下,定睛一看,齐齐的眼中浮现着震惊之色。

    “神、神兽!竟然是两头神兽!”

    那二十来名金丹修士震惊的看着那出现在唐心身边的两头猛虎,白色的条纹,健壮的虎躯,还有那强大的威压,这不是神兽又是什么?

    “那小子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两头神兽!真该死!”

    古世君和水依儿也瞪大了眼睛,他们还不知道风华竟然有两头这样的神兽,那是白纹虎王?虎中之王?还是已经到了神兽巅峰级别的实力,这、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到底是打哪里弄来的这两头神兽的?

    “去!帮忙!”唐心一声令下,两头神兽当即飞扑而出,仰天的一声怒吼,锋利的爪子,快如闪电的身影,飞一般的扑向了那些黑衣人。

    “吼!”

    面对神兽,还是已经到了神兽巅峰的神兽,哪怕是金丹修士也无法承受得住它们的威压与强大的气息,二十来名金丹修士有些乱了脚步,左闪右避的想要躲开两头神兽,只是,他们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身为风属性神兽的白纹虎王。

    “啊……”

    “咔嚓!嘶!”

    惨叫的声音,骨头被咬碎的声音,撕裂的声音,一声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一地的血腥,一地的残骸,看得众人震惊不已,古世君和水依儿早已经来到纳兰若尘和风华的身边,咽了咽口水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就连那原本在进攻着颜沐的那十几名修士也不由的停下了手来,一颜沐一同各退到一方,错愕的看着那急变而下的战况。

    颜沐眸光微闪,眼底掠过不明的暗光,他看向那一袭白衣的男子,风华,他的小师弟,竟然还有着两头神兽?真不简单呐!这还是头一个他颜沐看不透的人,到底在他的身上还有着多少的秘密?短暂的接触,让他感觉到他的身上就像蒙着一层层神秘的面纱,揭开了一层以为看透了,却又发现下面还有一层。

    呵,不得不说,这个小师弟,真的引起了他的兴趣了。

    眼角瞥见那些修士也被前面的一幕惊呆了,唇角一勾,下一刻,骤然间出手,出奇不意的击向了离他最近的一名化神高手,袭出的手化为爪形,五爪擒成,强大的气流涌动在手爪之中,快而准的一击便是直取他的心脏。

    “嗖!”

    “呃!”

    他的手深深的剌入那名化神修士的心脏之处,擒住了他的心脏,将他的心脏掐在手中,而那名化神修士反应过来时,为时已经晚了,他只来得及闷哼了一声,浑身僵硬的站着,看着面前的红衣妖孽对他勾起了一抺嗜血的笑意,下一刻,只听见一声砰的爆破声在脑海中响起,心脏被硬生生的掐碎,内丹被毁,双眼在那上一刹间瞪得大大的,下一刻,直直的倒了下去。

    “砰!”

    如此血腥而骇人的一幕,惊得那一旁的十几名修士眼中浮现惊惧的神色,他们的耳朵听不见,反应也要比他慢上半拍,那个男子,谁也没有想到他竟然会那样出奇不意的对他们出手,还是一招必杀,手段的凶残与血腥丝毫不亚于他们这种在刀尖浪口上行走的杀手!

    震惊,惊恐,不约而同的在心中蹭起!他们是杀手,他们是训练有素的杀手,见惯了不少的大风大浪,手上的人命不计其数,但,这一刻,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被这个红衣男子,颜沐的手段给惊到了!这样直接的必杀招,深深的震撼着他们的心,让他们心中第一次浮现着恐惧……

    不远处,唐心清眸微闪,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意在唇边绽放着,杀敌先攻心,这颜沐,确实厉害,只是一招便能轻易的摧毁这些人的内心防线,让他们感到恐惧,对于一个修士来说,还是一个杀手,任何时候,惧,只会让他们死得更快!

    相对于众人的震惊,颜沐却是露出了一抺妖冶的笑意,扫了一眼脸色惨白的纳兰若尘:“小尘子,看着,对付坏人就得这样才够干净利落,知道不?”像是在对小孩说话一般的语气,轻淡风轻的,却是让众人心头都是一凛,脑海中不约而同的浮现着一句话,此人,切不可与之为敌!

    “吼!”

    白纹虎王的一声怒吼惊醒了众人,只见,当众人回过神来的时才惊见,四十入名的黑衣人,如今竟只剩下那围在颜沐那边的十几人了,而地上,凌乱的尸体倒在那血泊之中,浓郁的血腥味在空气中传开……

    “真是没用的东西!”

    就在这时候,突然从空中传来的两道声音夹带着雄厚的威压袭来,底下的众人抬头一看,那十几名黑衣人眼中划过茫然,他们不认识那两人,而且,组织只派了他们来,并没有说还有别的帮手,而这两人,一身浑厚骇人的气息,锐利的眼神杀意腾腾,实力竟是在化神巅峰,真是好强!

    看到那两名强者的出现,颜沐的脸色也微变,化神巅峰的强者,可是非同一般了,他能对付一人,却无法同时对付两人,而这两名化神巅峰级别的强者又蛤才能人派来的?直觉得他认为这两人跟这些人不是一伙的,要不然,早就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

    就在他打量着那两名化神级别巅峰的强者之时,却惊愕的发现那两人的目光竟是盯着纳兰若尘,看到这,眼眸不禁划过一抺暗光,心下暗自思量着,这两人是冲着小尘子来的?小尘子去哪里惹了这么强大的对手?两名化神巅峰强者,幕后之人是想取他性命啊!

    唐心也注意到了,那飘浮在天空中的两名化神巅峰强者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总是落在纳兰若尘的身上,看来是冲着他来的,只是,两名化神巅峰强者?这可不好对付了。

    “阁下是?”底下的几名化神级别的修士疑惑的看着他们两人,搞不清两人的意图。

    “我们是来帮你们的,速战速决!一个活口也不要留!”其中一人冷喝一声,瞬间飞身而下,一出手,就是朝纳兰若尘而来。

    看到那凛冽的杀机,强大的威压和骇人的气息,纳兰若尘苦笑了一下,除了纳兰家族的人之外,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可以调动得了化神巅峰的强者?看来,这两人是纳兰星辰派来取他性命的,就因为他护着唐心吗?就因为他没有将唐心的信息告诉他?再怎么说,他们也是同一个父亲所生的兄弟啊!

    颜沐见状,觉得化神巅峰强者风华是对付不了的,当下便打算出手相助,哪知另外一名化神巅峰强者却是出手袭向了他,挡去了他的去路,而另外的那几人则攻向了古世君和水依儿以及风华。

    风华见颜沐被缠住,而纳兰若尘却是不知在那苦笑什么,当即冷声一喝:“让开!”声音一落,她直接将他拉开了,自己持剑迎了上去。

    纳兰若尘被他这一喝猛的回过神来,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持剑而上,替他挡下那攻击的风华,不由的怔了怔,心头一暖,瞬间提起身上的气息,道:“风华,你不是他的对手,我们两人联手对付他一个!”那声音中,有着连他自己也没察觉到的坚定,而他,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信任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