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3 杀机再现!

    而看着这一幕,那骑坐在独角天马上的妖孽男子凤眸一闪,眼底掠过一道寒光,手中血玉箫咻的一声袭出,像是有灵魂似的,那支血玉箫挥出的一股凌厉的气息击中那几名攻击纳兰若尘的黑衣人,被血玉箫击中,那些黑衣人几乎是在那一瞬间脑袋传来一声咔嚓的碎裂声,身体在那刹间僵硬的倒了下去,而那血玉箫在击中了那几名黑衣人后又回到了妖孽男子的手中。

    这一切,只在一瞬间完成,快得令人措手不及,快得令人不可思议……

    刹那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就连那些在攻击古世君和水依儿的黑衣人也警惕的看着那抺红色的身影,只是血玉箫一击,便能让他们的同伙毫无反抗之力的死去,这个人,很危险!

    古世君也愕然的看着那个红衣妖孽,他是不认识这个人的,莫非水依儿认识?朝她看去,见她眼中浮现了惊喜,这才放下心来,看来真的是认识的,从那人一出手来看,就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这么说,他们是得救了?

    “不用这么惊艳的看着我,我知道我是风华无双的。”他露出了一抺笑容,自恋无比的说着。

    虽然知道他长得妖孽得过份,也知他的俊美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但这话从他自己的口中说出来,总觉得有那么几分的诡异。周围的百姓看着他骑着独角天马一步步上前,却又不急着下马,不由猜测着,这个人是谁?难道与那几个人是认识的?

    “你、你是颜、颜沐师兄?”

    水依儿有些激动的看着他,她曾远远的见过一次颜沐,纳兰若尘的大师兄,风峰主的大弟子,听闻他经常下山不在仙门中,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妖孽人物,而这个人虽然没有穿仙门弟子的服饰,但这容貌跟她记忆中的有些相似,尤其是他出手帮了他们,应该不会错的,他就是颜沐!

    “小姑娘认识我?没想到我这么久没回来,还有人记得,看来,全赖我这张举世无双的容颜啊!”他又开始在那里自恋的说着,拂了拂红衣,跃下了独角天马的背,一步步的往前走去。

    “颜沐?”古世君一怔,看了看昏迷着的纳兰若尘,面色怪异的道:“他的大师兄?”纳兰若尘那天曾跟风华提起过他们大师兄就叫颜沐,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他了,还是他救了他们。

    颜沐笑眯着眼眸,点了点头:“不错不错,我是颜沐,这小子的大师兄,真是难为你们两个了,居然为了护着我家小尘子而弄得一身的伤。”

    闻言,古世君嘴角一抽,无语的瞥了他一眼,这人怎么回事?既然是他的大师兄先前居然在那里看着也不动手帮忙,还得非等到险些被砍到才动手,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哎?我家小尘子这是怎么了?虽然他的实力不如我,但也不至于成了这样吧?”他用手中的血玉箫挑直了昏迷着的纳兰若尘看了看,那举止与神态,还真像是在调戏一个女人则的。

    一旁的黑衣人交换了一个眼神,杀意从眼中划过,咻的一声,剩下的十人一同持剑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了他们几人。

    “小心!”古世君和水依儿见状惊呼一声,颜沐眸光微闪,还没动手,就听身后传来一声清喝也传来。

    “花非花!”

    一抺白色的身影从人群中跃出飞掠而来,手中寒剑一挑,凛冽的剑罡之气袭出,只见空气中划过一道破空之声,骇人的气流顿时将那几名袭向红衣男子的黑衣人给击了出去。

    轻盈的身影一闪,旋身落于红衣男子身边,唐心劈头就是一顿咒骂:“花非花!你找死是吗?谁让你背向敌人的?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可当看到那回过头来的男子时,她却是皱起了眉头冷下了脸,脚下步伐也退开了一步:“你是谁?”

    “花非花?”颜沐挑着一双妖冶的凤眸,唇边带着玩味的笑意:“谁啊?有我这般风华绝代吗?竟然认错人?”

    唐心看着面前的这红衣男子,这一身的红衣,这一身的妖孽气质,她从后面看时还真的跟花非花那妖孽一模一样,只是,当这人转过身来时,却是两种不同的风格。

    花非花的妖孽是一种妖媚的感觉,尤其是他那张比女人还要美上三分的脸,更是让他看起来媚态万千,花非花的狠厉是自然显露出来的,身上的气势也是张扬的,而面前的这个男子的妖孽,应该说是妖冶吧!他浑身透着一股放荡不羁的邪肆气息,那一双凤眸更是深不可测,他面带笑意勾魂摄魄,气息内敛却能感觉到他绝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单凭这几点,就知道他与花非花不是一个级别的。

    她的目光从面前红衣男子身上移开,视线扫过三人,见到纳兰若尘竟然一点伤也没有,而古世君和水依儿的身上却是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不由的眸光微闪:“你们怎么样?还好吧?”

    “风华,我们差点就死掉了,你怎么去那么久?也不知是什么人派来的这些杀手,一个个想要置我们于死地。”一见到他,古世君眼中浮现着欣喜,道:“你看,我们可是护着他没让他伤着的。”

    “痛死我了,我都好久不曾受伤了,下山一趟却弄得一身的伤。”水依儿也松了一口气,看到颜沐和风华在这里,她知道他们是安全了,别的不知道,这两人她可是知道的,都不是好对付的。

    她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抺笑容,道:“你们到一旁歇会吧!这里就交给我。”说着,扫了身边的红衣妖孽一眼,又将视线落在了剩下的那几名黑衣人的身上。

    才下山就被人盯上?谁的消息这么灵通?

    长剑在手,眸光掠过剩下的那八名黑衣杀手,这些人身上杀气凛冽,嗜血的气息那样的浓烈,一看便知是受过专业培训的杀手,这些杀手居多都是死士,不完成任务势不罢休,而面前这八人,七名筑期巅峰修士,一名金丹修士,难怪古世君和水依儿会被他们所伤。

    “上!”

    那名金丹级别的黑衣人一声令下,几人一同围了唐心,一袭红衣的颜沐早已经退到一旁,搬来了椅子坐下观看,一脸的兴致勃勃,还在那里喊着:“左边左边!后面后面!妙啊!这一招厉害!不错不错,没想到你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啊!”

    唐心一边对付着那八名黑衣杀手,听到那后而传来的话,额头不由的划过几道黑线,侧身闪开一名黑衣人的攻击之时,瞥见他坐在那里还翘起了二郎腿,不由的眸光微闪,唇角勾起了一抺诡异的笑意。

    看戏是吧?

    “咻!”利剑飞闪而出,她击向一名黑衣人的时候,顺便把身边那边金丹级别的黑衣杀手一脚给踹到了那红衣妖孽所在的位置,那名黑衣杀手屁股被踹了一脚,眼中蹭的一声窜上了火焰,整个身体也刹不住脚步的扑向了前,眼见就要撞上那名红衣妖孽,他连忙以手中利剑挡之。

    “敢往我这扑过来?你想死啊?”颜沐怪叫一声,手中血玉箫一转,轻易的便拨开了那朝他剌来的利剑,同时抬脚一踹,正中对方跨下。

    “嘶!啊!”那名金丹修士痛得倒抽了一口冷气,惨叫了一声,脸色唰的一声变得惨白,连手中的剑都握不住的趴跪在了下去,无法站起来,只用着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那前面倚坐在的红衣妖孽。

    “瞪着我干嘛?”颜沐挑眉一扫,他冷不防的站起身,脚往地上的剑上一踩,挑起了那把剑握于手中,抬手一挥,一道寒光划过,那旬金丹修士的一双眼睛便被划了一刀,凄厉的惨叫声如同杀猪一般的划过天空,却又骤然而止,原来,那原本握于颜沐手中的剑已经一剑穿喉的剌在了那名黑衣人的喉咙之处!

    “嘶!”

    那周围看着的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看向那红衣妖孽的目光不再是带着惊艳,而是带着惊惧!为他那干脆利落却又狠厉摄人的手段而感到惊恐,百姓中,不少的修士看到了这一幕那脸色也微微一变,那红衣男子竟能那样面色如常的下此狠手,不得不说,此人定然是冷血的,一般的人既然要杀死对方,就不会在再对方的眼睛划上一刀,而他,却是划上一刀后再杀了对方,这样的手段,真的很骇人……

    唐心挑起了眉头,朝那红衣妖孽瞥了一眼,手中利剑一划,凛冽的剑罡之气划过,一剑击杀了剩下的几名黑衣人,收起手中的长剑,她迈步走上前,而经过那男子身边时,那男子却是低声一笑。

    “小子,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呢?”

    “你又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唐心淡淡的说着,脚步没有停留的走到纳兰若尘的身边。

    而一直看着这一幕的古世君和水依儿则相视了一眼,看了看他们两人,顿了一下,对他们道:“那个,其实,你们、你们是有关系的。”

    “嗯?”红衣妖孽走上前,上下打量了唐心一眼,很是无奈的道:“可惜我不好男风,要不然,还可以收了这小子。”

    听到这话,几人嘴角一抽,为他的口无遮拦而感到无语,深吸了口气缓了缓,古世君这才对唐心道:“风华,他就是颜沐。”

    正从空间中拿出那颗胆要给纳兰若尘吃的唐心听了这话,脸上露出了怪异的神色,抬眸又扫了那红衣妖孽一眼:颜沐?他居然就是颜沐?她的大师兄?没想到,还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嗯?你认识我?”颜沐感兴趣的盯着他看着。

    “不认识。”她淡定的说着,走进店里取来的茶杯,倒上半杯酒,加入蜥蜴胆,便掐开纳兰若尘的嘴,打算灌下去,谁知手却被那红衣妖孽给捉住了。

    “你想对我家小尘子做什么?这么恶心还散发着臭味的东西要给他吃?你是想恶心死他不成?”

    “放手。”她微拧着眉头,脸上带着几分不悦之色。

    然而,颜沐似乎存心跟他杠上的似的,戏谑的道:“不放又怎样?”只是,他没想到,他的话才一落下,这叫风华的小子竟然就对他做出了反击,那被他扣着的手不知是怎么转的,竟然就被他脱开了,而且还以着诡异的速度反扣他的手,把他的手扣住后往后拧了过去。

    “啧啧!还真有两下子。”被扣着手的颜沐也不急着松开,只是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下一刻,骤然出手攻向了他,而唐心也早将手那杯放着蜥蜴胆的酒递给古世君,空出了手与他一来一往的就较起劲来。

    “咻!砰砰砰!”

    拳头与掌风击过空气带起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那周围的众人一脸愕然的看着,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们难道不是一伙的吗?怎么突然打起来了?

    相对于两人的诡异相处方式,古世君和水依儿却是有些担心,连忙道:“你们两就别打了,颜沐,风华是你师傅新收的弟子,你的师弟,他不会害纳兰若尘的。”

    听到这话,颜沐目光一闪,眼底划过一丝诧异,当即便收起了手,看了面前的白衣男子一眼,神情玩味:“喔?小师弟?这么说,你还得叫我大师兄呢!来,叫声大师兄听听。”他一副欠扁的神色,看得唐心一阵无语,瞥了他一眼后便转身回到纳兰若尘身边,对古世君道:“把那酒给他灌下。”

    见他竟无视他这个大师兄的存在,颜沐笑了笑,走上前,问:“这喝的是什么?小尘子是怎么回事?”

    小尘子?唐心额头划过几条黑线,懒得应他的话,只是道:“等他醒来了自己告诉你。”掐开他的嘴,便将那酒灌了下去,这才看向古世君和水依儿两人,见他们身上的伤也不少,便道:“先处理一下伤口再回去吧!”她从空间中取出金币放在桌上,道:“掌柜,这些赔偿你的损失,再找间干净的房间给我们。”

    “是是是。”那掌柜连忙从后面走出,接过桌上面的金币后松了一口气,连忙亲自带他们上楼:“客倌,楼上请,楼上请。”

    后面的颜沐勾唇一笑,心下暗忖:看来老头收的这个弟子胆子不小,在这酒楼被人埋伏还敢在这里处理伤口?不过,这性格,他喜欢!当下也迈步走上二楼。

    厢房中,唐心帮两人包扎了身上的伤口,而他们也换上了新的衣服看起来倒是好一点,至少不会一眼看去就满身的伤,而那红衣妖孽颜沐则自顾自的在桌边喝着茶,里面的床上则躺着还没醒来的纳兰若尘。

    “风华,没想到你真把那只妖物给杀了呀!不过那东西纳兰若尘吃了会醒过来吗?这都过去半柱香时间了,他好像还没动静。”古世君整了整身上的衣袍也走到桌边坐下,见颜沐一双眼睛不时的盯着那风华看,便开口问:“看什么呢?从刚才就一直看到现在,不认识啊!”

    颜沐没有理会他,而是摇了摇头叹道:“风华?长得不怎么样却叫风华,真是浪费了这么风华绝代的一个好名字,要模样没模样,要身段没身段,老头怎么就这么没眼光,给我找了这么个师弟呢?”

    帮水依儿包扎后,唐心便也走到桌边坐下,淡淡的瞥了他一眼,道:“我也奇怪着,老头怎么就收了这么个妖孽当徒弟?不知道的人就这模样,还以为是哪个男馆里面的红牌呢!”

    “哈哈哈哈……”

    一声浑厚的大笑从颜沐的口中而出,他一脸笑容的看着那神色淡然的在桌边坐下的风华,凤眸中光芒闪动,轻笑道:“你这小子,胆子真是不小,见了大师兄我也没尊称一声,还敢这样说你大师兄,有趣,真是有趣。”

    唐心静坐着,不搭理他,而在这时,后面却传来了纳兰若尘轻咳的声音。

    “咳咳……”

    “醒了!纳兰师兄醒了。”水依儿欣喜的说着,因离得近,便走上前去,看到那已经转醒从床上坐起正揉着太阳穴的纳兰若尘。

    唐心和古世君也走上前去,看到他醒来,唐心便问:“你怎么样?感觉好点没?”

    “风华,没想到那东西还真有用。”古世君惊叹的说着,看了纳兰若尘一眼,继而将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

    纳兰若尘抬起头来,看了他们几人一眼,道:“好多了,只是,我这是怎么了?”

    “没事了就好,你休息一下,我们也准备回仙门了。”她开口说着,见他没事便也放下心来。

    “小尘子,师兄不在你身边,你怎么就把自己弄成这副模样了呢!”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听到这声音,纳兰若尘一怔,脸上浮现诧异:“师兄?”那一袭显眼红衣和那熟悉的妖孽容颜不是他的大师兄颜沐又会是谁?

    “小尘子,这么久没见,想不想大师兄啊?”他走上前来,挤开了古世君和风华,来到了纳兰若尘床边坐下,然后抬起手中的血玉箫便是指着风华,道:“小尘子,这小子真的是我们的小师弟啊?”

    早已对他那样的称呼习以为常,只是在风华和古世君几人的面前被这样唤着,纳兰若尘脸上也不由的浮现了几分不好意思的笑意,道:“师兄,风华是师傅新收的弟子,我们的小师弟。”

    “哦!”他点了点头,一双眼睛一直落在那静立一旁不语的风华身上,眼神诡异,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在酒楼中休息了一会,几人也好好的吃了一顿饭后,便也起程往仙门中去,路上,古世君也将纳兰若尘昏迷时他们所遇到的伏杀告诉了他,边走边说,便也来到了外面城外。

    “我们御剑回去吧!这样能快一点到仙门。”古世君说着,正打算唤出飞剑,却见旁边的颜沐和风华以及纳兰若尘动也没动一下,似乎在听着什么似的,不由的朝周围看了一眼,问:“怎么了?”

    “危险的气息。”唐心淡淡的说着,神识扫了一圈,发现了那潜伏在不远处的那些人,眉头皱了皱,心下暗想,难道会是纳兰星辰派出来的人?

    颜沐瞥了唐心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小师兄,你的感觉挺敏锐的呀!”

    “师兄,似乎来人实力不弱。”纳兰若尘也开口说着,因感应到那股强大的气息心下微微担忧着。

    “哪里?我怎么没看到呢?”水依儿不解的朝周围看了看,虽不知他们所说的危险在什么地方,但却相信他们几人是不会弄错的,整个人也马上进入了警惕状态。

    经他们提醒,古世君也感觉到了那股危险的所息正在朝他们靠近,不由的咒骂一声:“这到底是哪个王八孙子一直搞这伏杀啊!有完没完?还一批比一批厉害?存心想要我们的命不成?”

    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那数十名黑衣人也随着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只见,大约有五十名左右的黑衣人,个个脸上都蒙着黑布,手中持着长剑,而且,五十名黑衣人当中,三十名是金丹修士,十名是元婴高手,剩下的那八人竟是化神级别的强者,这阵容,绝对是强大的,在看到了这四十八人的品阶后,纳兰若尘和古世君以及水依儿的脸色都是骤然一变,而风华则微微皱着眉头,颜沐则是笑了笑,眼中神色意味不明。

    “真是大阵势啊!这架势看来是想我们都死在这里呢!三十名金丹修士,十名元婴高手,八名化神级别的强者,啧啧,真是下血本了。”他轻笑着,只是那眼眸中却是不带一丝笑意的看着那前面的那些将他们围住的修士,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对风华和纳兰若尘几人道:“你们几个真是运气不好,怎么就碰上我了呢!这些人是来杀我的,这么多高手在这里,如果不想死,可得打起精神了。”

    ------题外话------

    貌似,唐心很久没受伤了?要不要见点血呢?嘿嘿,求票票,我期待超过前一名,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