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2 命悬一线!惊!

    章节名:022命悬一线!惊!二更

    五福仙女的游街几乎到了正午才结束,而,唐心则早早便到那五福殿等着那妖物归来了,这城中的五福殿是百姓因信仰而供奉的,每十年挑选一名女修来当五福仙女,直到,退了下来,再重挑新的,只是不知从时开始,这五福仙女就让那妖物给换了,能敛下一身妖气,只能说,这只妖还真不简单。

    她悄然无声的潜入了五福殿,在里面四处转了转,来到了殿后的一处林子时停下了脚步,目光落在那林子前面立着的那一块牌子上:擅入者死!

    她眸光微闪,迈步朝里面走去,越是往里面走,越感觉到空气中的阴森之气,隐隐的,还有着鲜血的气息,她微皱起了眉头,神识外探,迈步便神识所落之处走去,不知不觉的越走越深,直到,脚下踩到一些东西时才停下了脚步。

    低头一看,脚下所踩着的树身叶下,隐隐的露出些什么,她抬脚一拨,那东西也随着露了出来,竟然是白骨,从那白骨的大小来看,还是小孩子的骨头。

    她迈步继续往前走着,脚下每每的踩到东西,不用看也知道定是人骨,只是,让她感到惊讶的是,这里所死去的人竟然是那样的多,难怪从外面走着时就感觉到这里面有着一股幽怨与阴森之气,看来,被那妖物所杀死的人死后阴魂都盘据在这里,不是它们不是离去,而是它们心有怨气无法离去。

    若不是此时是白天,头顶上的太阳正烈着,她想,那些阴魂一定会跑出来。往里面走去时,在林中深处,竟看到了一处茅屋,神识外探,感觉到那里面有人的气息,目光微闪,继续走上前,直到来到茅屋前面停下,因为,有东西挡住了她的去路。

    “蜥蜴?”她挑着眉,看着那不知从何处跑出来的一大群蜥蜴将她围住,五颜六色的蜥蜴吐着舌头正盯着她,似乎只要她再走上前一步,它们就会全朝她身上跳过来似的。

    光芒一闪,九尾狐从空间中出来,稳稳的落在地面上,看了那些蜥蜴一眼,道:“主人,这些蜥蜴都是有毒的,要小心一点。”

    她瞥了身边的九尾一眼,道:“你出来做什么?要帮忙?”说话间,长中已经多了一把锋利的长剑,长剑泛着凌厉的气息,在阳光的照耀下,寒光折闪而出,让那围着她的一群蜥蜴都不由的往后退了一圈。

    “出来帮忙。”九尾狐亮出了爪子,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速战速决!”她开口说着,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已经闪身掠出,手中长剑扬起,凌厉的剑罡之气咻咻而响,同一时间,九尾狐也飞跃而起,爪子一扬,几道气流爪过,那些蜥蜴也当即断成两截的落于地面之上,腥臭的味道在那一瞬间传出,十分剌鼻。

    不过眨眼的时间,那些有着致命毒液的蜥蜴便全成了一堆零碎,她走上前,一脚踹开了门,一股腥臭的味道扑鼻而来,她拧起了眉头,朝里面扫了一眼,看到那名被铁链绑在架子上的女子时,目光微闪了一下。

    那女子以为又是那妖物来了,身体微缩,惊恐的抬眸,可在看到是一陌生的男子时,不由的张了张嘴:“救、救我……”

    女子身着破烂红衣,头发凌乱,浑身肮脏,伤痕累累,从那瘦得只剩下骨架的身体和苍白的脸色可以看出,她被关在这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只是,让唐心诧异的是,那妖物竟然没有杀了她?

    手中长剑一扬,寒光划过,锵的一声传出,便见那女子身上的铁链全碎落地面,而那女子整个人也因无力而趴跪在地面上,好半响,她才试着站起来,只是,试了几次都再次趴跪下去,她的身体虚弱得根本无力站起。

    “如果不想死,就尽快离开这里,否则,等那妖物回来了,你就活不了了。”她淡淡的说着,转身朝外面走去,而走出了外面,外放的神识便感觉到一股气息的靠近,眸光掠过一道寒光,唇角不由微勾。

    来得正好。

    “沙沙……”

    林中树叶被一阵怪风摇动,发出沙沙的声音,唐心手持长剑静立着,唇角噙着似笑非笑的清冷笑意,而在她身后的茅屋里,那名女子因求生意志而爬了出来,扶着门,一点点的试图站起来,可是,当看到那林中的怪异后,却是眼中浮现着恐惧,喃喃的道:“它来了……那妖物又回来了……”

    红色的身影一闪,曼纱的身姿,美丽的容颜,只是那笑意却不再是温柔亲切,而是带着点点嗜血,那双眼眸也泛上了丝丝杀气的看着那出现在她领地上的白衣男子,视线掠过后面,轻蔑的扫了那名虚弱的女子一眼,诡异的轻笑声便从她的口中而出。

    “呵呵呵……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竟然敢找到这里来,你胆子不小!”声音一落,狠意立现,她盯着前面一袭白衣却面容清秀的风华:“可惜长得太差,不入我眼,否则,倒是可以留你一命,真是可惜了。”说着,视线掠过那只蹲坐在一旁的狐狸,不知为何,那只狐狸让她有种诡异的感觉。

    唐心眸光一转,勾起了一抺冷笑,轻蔑的扫了那妖物一眼:“小小一只蜥蜴精,也敢在我面前作怪?我看你是活腻了!”声音一落下,白色的身影已经飞掠而出,凌厉的剑罡之气夹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气,凛冽而骇人!

    那妖物被看透了真身,不由的心头一惊,待回神时,那白衣男子已经持剑而来,当即迅速出手攻击,她修炼千年化成人身,又吸食了那么多人类的精元,早已经不是一般的妖,而且它有法宝在身,一般的修士根本不可能看出她身上的妖气,而这个男子竟然看出来了,当真是不简单!

    “咻!”

    一交手,她心头猛然的一惊,冷汗也不由的渗了出来,她不是这个男子的对手!实力高低只要一过招就能知道,对方招式凌厉,杀气凛凛,每一招都是必杀招,她根本无法抵挡!

    “嘶!啊!”

    就在此时,锋利的寒剑划过她的手臂,鲜血顿时涌出,她的血,不是人类的鲜血,而是透着墨绿色的蜥蜴毒血!

    后面扶着门撑着身体站着的女子看到这一幕,眼中浮上了震惊之色,目光一直紧紧的落在那抺白色身影之上,他竟然能轻易的便伤了那只妖物?想她是筑基巅峰的修士都伤不了这只妖,而他却是这样的轻易,难道,这名男子的实力已经在金丹修士甚至之上?

    不由的,眼中的震惊转化为崇拜的灼热光芒,这样年轻的男子,竟然有这样高深的修为,真厉害啊……

    “啊!”

    再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响起,那只妖物处处闪躲,可惜,任她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唐心手中的剑,寒光夹带着剑气在空气中掠过,利剑的扬出,剑罡之气几乎是让那只蜥蜴精避无可避!

    “不、不!别杀我,别杀我,我认输,我求饶,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避无可避,逃无可逃,不想千年道行毁于一旦,那只蜥蜴精当即跪地求饶着,声泪俱下:“别杀我……求求你饶我一命吧!”

    九尾狐蹲坐在一旁看着,扫了那只蜥蜴精一眼后,视线落在它主人身上,它与她的契约,并不是它打心意愿意的,因此,它有很多的本事是保留着的,并没有对她说,而跟在她的身边,它也在慢慢的了解她,就像现在,它不由在想着,她会放了那只蜥蜴精吗?

    “你,没有活着的资格!”唐心冷声说着,长剑一挥,凌厉的剑气劈下,一剑将那妖物劈成了两半,速度之快,根本让那蜥蜴精没有逃命的机会,只听一声惨叫声划破天空,腥臭的味道也随着在空气中弥漫而开。

    “它求饶了,为什么要杀它?”九尾狐不解的问着,它也是妖,当初她就没杀它,反而契约了它,难道,真的只是看它顺眼这么简单?

    唐心淡淡的瞥了九尾狐一眼,道:“你如果滥杀无辜,我也会杀了你。”

    她的声音很轻,淡淡的,听似很随意,但,九尾狐却是浑身一震,心中刹时间明白了什么,一双眼睛落在她的身上,看着她上前取下了蜥蜴精的胆,并将它的内丹丢了过来给它。

    “虽然只是蜥蜴的内丹,不过怎么说也有千年的道行,给你补补。”

    九尾狐听了不知为何,心头却是暖洋洋的,它并没有将那颗内丹服下,而是收了起来,继而摇着尾巴跳到她的面前,道:“主人,其实我觉得你还是挺好的。”声音一落的瞬间,便进入了空间里面。

    闻言,唐心眼中划过一丝笑意,迈步便往外走去。有了这蜥蜴胆,纳兰若尘就能没事了。

    “恩公,等等我……”那女子见他迈步就走,连忙回过神来,迈步就要往前走去,只是没想到脚一软,直接就扑倒在地面上。

    唐心回头瞥了她一眼,道:“救你只是顺便,现在这妖物已经死了,你也自由了。”声音一落,脚步不再停顿的便往外走去。

    只是,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就在她前脚才走出酒楼时,后面就有黑衣人盯上了纳兰若尘,当她到了这五福殿的时候,那一边,古世君和水依儿正和黑衣人打得激烈……

    古世君怎么也没想到,在酒楼中的他们会遇到袭击,如果纳兰若尘没有昏过去那还一回事,可这时,他昏了过去,而风华又不在,这突然不知从何处窜出来的黑衣人招招夺命,一副势要取他们性命的样子,他的实力对付几个黑衣人还是可以的,只是,又要护着纳兰若尘,还有个水依儿,这一下顾左又顾右的,就让他顾不过来了。

    “铿锵!铿锵!咻!”

    刀剑相碰的声音铿锵作响,酒楼也因他们的打斗而弄得客人跑得无影无踪,那掌柜的也躲在了柜子下面不敢冒出头来,十几个黑衣人对着那几人,招招致命,而那一男一女又护着一个不知怎么昏过去的男子,两人身上都被刀剑所伤,身上的白衣也染上了几分的鲜血,看得那退得远远的众人一阵触目惊心。

    “那不是东鹤仙门的内门弟子吗?怎么会招惹了杀身之祸?十几个黑衣人对那一男一女,就是再能打也打不过那十几个黑衣人啊!尤其他们还护着一个昏迷着的男子。”

    “就是,看那十几个黑衣人的出招就知道,那是训练有素的杀手,那一男一女身上都受了不少伤了,那个昏迷着的倒还好,竟然被他们护着,一点伤也没有。”

    “你别说,这东鹤仙门的人还真重义气,这要是换成别人,哪里还会顾得那个昏迷的人啊?早就丢下他自己逃命去了,没想到那两人年纪轻轻却这样重义气,真是好样的,只可惜我们不是修炼之人,要不然我就上去帮他们一把。”

    那退得远远的百姓看着酒楼中的那一幕,一个个议论纷纷,百姓们是不敢上去帮忙,因为他们只是普通人,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他们又有什么本事去帮忙呢?而一些修士则冷眼看着,不关他们的事,他们也懒得帮忙,尤其像是这样的杀手,招招狠厉,他们上去了不死也得重伤,他们才犯不着为了几个不认识的陌生人送上自己的性命。

    “古世君!我、我快顶不住了!”水依儿和古世君一人各架着纳兰若尘手,将他护在身后,因为只用着一手在战斗,那些黑衣人攻击又猛烈,渐渐的,她的体力便开始不支了,气息也微乱了起来。

    “顶不住你也得给我顶着!”古世君挥起手中的剑挡下那黑衣人的攻击,没好气的道:“我就叫你别跟着来的吧?你就不信,现在你说顶不住?你要是敢顶不住就等着被他们杀死吧!这些人这么狠,指不定还会毁了你的容。”

    “你、你是男人吗?都这个时候了就不会跟我说句好听一点的吗?还吓唬我,我怎么就看上你这么个小白脸了呢!”被他的话给气到了,她怒气冲冲,下手也狠了几分。

    “现在我没心情跟你吵,再吵小命指不定就没了!”他低声喝着,挡剑挡开一名黑衣人的剑,只是,眼角却瞥见另一名黑衣人手持长剑剌向纳兰若尘,想到风华把纳兰若尘交给他看着,要是他受了伤,他到时怎么面对他?当即顾不得其他,抬起手臂就去挡下那一剑。

    “嘶!啊!”

    黑衣人的长剑剌入他的手臂,长剑剌穿的那一瞬间,鲜血直渗而出,尤其是那黑衣人猛的又抽回了利剑,那股剧痛让他忍不住的惨叫了一声,鲜血随着那利剑的拔出而喷出,溅了一地。

    听到他传来的惨叫声,水依儿一惊,连忙问:“古世君!你怎么了?”想回头看,却分心不过来,只要她一闪神,指不定哪把利剑就会穿透她的心脏直取她的性命。

    “死不了!”他咬了咬牙,那些围观的人不少是修仙者,只是,他们却选择袖手旁观,不得不说,现在的世界冷血的人真的很多,只要他们愿意出手帮忙,就算是实力再不敌这些黑衣人,站出个十几二十个人也能将这些黑衣人打退。

    也就在这时,一名身着大红衣袍的俊美男子奇着一匹有着一对翅膀的独角天马慢悠悠的挤进了那些围观的人群当中,该如何来形容这名男子呢?只能说,妖孽,绝对的妖孽一名,男子有着极为精致妖孽的容颜,让人见了想忘也忘不了。

    英挺的剑眉下是一双勾人的丹凤眼,此时正半眯着,眸光流转间,自有一般风情在其中,只见那性感的薄唇勾着邪魅的笑意,像是存心要盅惑那些年轻少女似的,大红的衣袍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露出了一大片性感的古胴色胸膛,他手中执着血玉箫,通红的血玉箫透着一种诡异的气息,但奇异的是,被他拿在手中却显得是那样的般配。

    骑着极其少见的独角天马本就是招风吸引人注目的存在了,偏偏他又是一袭显眼的红衣,还存心露出那一大片性感的古胴色胸膛,一双带着魅惑之意的丹凤眼还不时的朝那些年轻女子放电,他的一出现,把那周围的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住了,甚至忘记了去注意着那前面酒楼中的嗜血打斗。

    挤到了前面,坐在独角天马上的妖孽男子挑着凤眸看着那前面的一幕,眼中莫名的光芒流动,似笑非笑的发出啧啧的声音:“这是在干什么?”

    听到这话,旁边的百姓不由的嘴角一抽,这人是怎么回事?明知故问?没看见前面那些黑衣人正在杀那几人吗?

    “啧啧,怎么能这么不懂得怜香惜玉呢?这么漂亮的一小姑娘却被伤成这样,看得我都心疼死了。”他一副怜惜的模样看着前面的一幕,却迟迟没有动手。

    水依儿因听到这话而一闪神让黑衣人有机可乘,眼见那黑衣人的剑就要剌入她的肩膀,古世君连忙帮她挡下,只是这一来自己却又被伤到了:“嘶!你个水依儿!你看什么呢!小心你的小命丢在这里我跟你说!”可就在这一瞬间,那些黑衣人像是早有准备的一般,几名缠着古世君的水依儿,共他的持剑就击向那被护在中间昏迷着的纳兰若尘。

    “该死!”古世君脸色骤然一变,心头猛的一沉。

    谁知道这妖孽是谁呢呢呢?二更来了,妞儿们,票票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