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 进城!遇妖!一更

    “嗯,现在不用了。”他淡淡的笑着,负手而立,看着天空,道:“也许,这才是对她最好的。”

    唐心眸光微闪,唇边只带着笑意,静立不语,直到,老头兴冲冲的抱来了酒坛子,她给他倒上了满满的一坛,这才与纳兰若尘一起下峰。

    走到峰下,经过以前和古世君所住的院子,她停下了脚步,道:“你等一下,我去叫上古世君,他应该也会想进城里走走的。”

    “好。”他点了点头,站在原地等着他。

    唐心迈步往院中走去,进了院子,就见古世君倒立着靠着墙,两手指着地,支撑着身子,闭目养神,看到他这样的修炼方法,她弹手间击出一道气流,咻的一声气流袭出之时,原本闭着眼睛的古世君当即睁开眼睛本能的翻下身避开,那一瞬间眼中闪过的凌厉之势,那出自于本能的反应,动作之快,让唐心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几分。

    果然,这个古世君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也许他的实力没有她的强,但,绝不止他在这仙门中所展现的,只是,既然他拥有这样的实力,又为何甘愿在这仙门中当一名普通的内门弟子?她在这仙门中是避难加修炼,那他呢?他又想干什么呢?

    这个问题她不止一次思考过,只是,却猜不透,只能说,他藏得很深,也很谨慎。

    “风华?是你?”

    回过神来的古世君错愕的看着他,没想到他会来找他,一时间欣喜的走上前:“风华,你怎么来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谁给我来暗招呢!”

    “你的身手这么好,就算有人给你来阴招你也不会有事。”她露出了抺笑容,道:“我要下山去买些东西,你一起去吗?”也许他有目的,但她没感觉到他对她的恶意,因此,此人还是可以相交的,毕竟,多一个朋友总好过多一个敌人。

    “好啊!一起去,走!”他兴奋的笑说着,伸着就要搂着他的肩膀一副哥俩好的模样往外走,只是,他的手还没搭上唐心的肩膀,却被唐心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给看得心里发毛,讪讪的缩回了手。

    她笑了笑,收回了目光,迈步便往外面走,道:“若尘在外面等着。”一个转身,便也是风华无限,看得身后的成世君目光微闪,心下暗忖:可惜了,若他是女的,那该多好?

    外面的纳兰若尘见他们出来,眸光柔和的道:“我们走吧!从这里到城里还有不短的一段路程呢!下了山,我们御剑而行,这样才能快点到城里。”

    “嗯,走吧!”三人点了点头,迈步就往前走去,只是,才走没几步就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小白脸!你要去哪里?”

    听到这声音,原本满面笑容的古世君脸上笑意一敛,嘴角抽搐了几下,对他们道:“我们走快点,那烦人的女人又来了。”说着,便快步的往前走去。

    风华的纳兰若尘相视了一眼,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水依儿,两人淡淡的笑了笑,迈着步伐继续往前走着。

    “古世君!你去哪里!等等我!”身后的水依儿见他越叫越跑,不由的俏脸一怒,提气飞掠而去,直接就跃到他的前面去:“你干嘛!没听见我叫你吗?”她有些恼怒的瞪着他,一双美眸却是暗藏着莫名的情愫。

    他翻了翻白眼,没好气的扫了双手叉腰挡在他面前的水依儿:“我说姑奶奶,你没事三天两头的总跑来找我干什么?没看见我现在正要下山呢?”

    “啊?你要下山啊?去干什么?带上我吧!我陪你一起去。”她自然而然的就挽上了他的手臂,却不想被古世君给甩开了。

    “男女受授不亲,你不要动手动脚的,让人看见了说闲话。”他退开了一步:“还有,我是跟风华他们去城里,你不用想,我不会带上你的,走开走开,从哪来的回哪里去。”

    “你这人怎么这样!”她不依的跺了跺脚,脸上尽是恼怒。

    “我这人就是这样,你都说了,我就是一枚小白脸,你老跟着我干什么呢?”

    “你!”被他这样说,她有些恼羞成怒的瞪着他:“我就喜欢跟着你,你管得着吗?”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古世君被她这莫名其妙的纠缠可说是缠得快疯掉了,现在居然又这么无理取闹,不由的也干瞪起眼睛来。

    风华和纳兰若尘走上前来,也将他们两人的话听了个明白,见状,她便道:“算了,我们也就是进城,她既然想跟着去就去吧!多一个人也没什么的,走吧!别再磨蹭了。”

    “可是……”古世君一时语塞,话还没说出就被面前那欣喜的声音给打断了。

    “风华,你真是好人,太谢谢你了。”水依儿顿时欣喜的道谢着,但因见识过风华的厉害手段,她可不敢太过靠近他,在她的心里,他就是一个表面看起来圣洁如仙的男子,但那手段却是狠厉如修罗。

    一旁的纳兰若尘笑了笑,看了身边的风华一眼,与他一同并肩往山下而去,也就这样,原本只是简单的两三人,随着水依儿的加入成了四人行,尤其是一路上水依儿不时的跟古世君斗斗嘴,几乎可以说是一路笑料不断。

    风华和纳兰若尘都看出来了,水依儿是心仪古世君的,因此才会这般的想要与他相处,与他一同游玩,而古世君想必自己也明白这一点,只是,他在装作不懂,不想去回应,若是碰上一般的女子,被男子这样的说,只怕都得哭鼻子走人了,而水依儿却是越挫越勇,势乎打定了主意要跟着他一样,这一点,倒让古世君很是无奈。

    他就想不明白,自己都往脸上抺了这么厚的一层粉了,怎么还有女人喜欢他呢?

    三人出了山门,便直接御剑往城中而去,御剑飞行减少了步行的时间,大约一刻钟后,他们也来到了城门外面,收起飞剑,这才迈步往城中走去。

    只是,他们并不知道,在他们下山时,纳兰星辰正站在高处看着他们几人,尤其是,目光盯着纳兰若尘和风华,因为孙平的事情,他师傅调查了一下风华进仙门时所填写的资料,知道了他与人称快剑青阳的青阳尊者有关系,青阳尊者,凭着青锋剑法威震一方,同时,也是飞仙界百张榜上排行八十八的一位强者,本来还以为他有什么来路,看来,也不过如此!

    青阳尊者也许很多势力都得给他几分面子,但是,他纳兰家族的人却不用给他好脸色看,这叫风华的男子凭着他的直觉,他相信此人绝非池中之物,也许就在不久之后,他会成长成他的威胁,不能为他所用的人,而又会威胁到他,他断然不能让他活着!

    “风华,纳兰若尘,与我作对是没有好下场的,今天是你们自寻死路,可别怪我这么快就取你们性命!”锐利的眸光中划过狠厉的光芒,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神色阴鸷得可怕。

    五福镇,离东鹤仙门最近的一个城镇,城中什么东西都有,因离东鹤仙门较近的关系,这里的人流客源也是极多的,风华几人一进城,看到的便是大街上那满满的人群,几乎挤不过来,地上有的披着布摆着玩意儿在吆喝着,两旁的酒楼客栈也是人来人往,喧哗的声音不断。

    “风华,你打算买什么?这城中的一些东西都是区分地方摆的,前面的是酒楼客栈居多,后面的都是一些卖东西的,无论是药材还是丹药或者是用的什么都有。”纳兰若尘边走边为他介绍着。

    “我想买张卧榻放到我院子里,这城我来过,我知道卧榻在什么地方有,你们要跟我一起去呢?还是先找个地方坐下等我?”她看着几人问着。

    “一起去吧!难得来一次城里,我也想逛逛。”水依儿笑盈盈的说着,一双美眸尽是好奇与兴奋。

    “这里龙蛇混杂,我们陪你一起去吧!”纳兰若尘也开口说着。

    “走吧!等会买好了东西再找个地方休息一下,现在先逛逛。”古世君也说着,走上前在前面挤开了道,对身后的几人说:“快走,别挤散了,真是的,今天这大街上的人怎么这么多?我记得上回来没这么多人啊!”

    旁边的一些百姓听到他的话,笑着扬声道:“今天是我们五福镇的五福节,今天有表演节目的,还有五福仙女赐福,听说五福仙女还要选一个男子与她双修,所以今天的人比平时的要多。”

    “啊?五福节啊?还有五福仙女?我们碰上这镇上的节日了?真好,我就喜欢热闹,嘻嘻……”水依儿兴奋的笑着,跟在古世君的身后,一边喊着:“古世君,你等等我,别走丢了。”对于修仙之人而言,双修也就是成婚后要做的事情,这也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尤其是对于他们这种修仙之人而言,更是正常不过了,因此,虽听到这话,水依儿也是没起什么反应。

    热闹的日子,总是有意外发生,当风华和纳兰若尘几人挤着人群买好了东西往回走,打算打个酒楼坐下休息一会时,原本挤着人流的大街上就被一队穿着红衣的男男女女给分开了,在中间开出了一条道来。

    “让开让开!五福仙女来了!让开让开!”

    开路的人大声的喊着,将大街上的百姓推到两边,只是,因热闹的节日也有不少的小孩出来玩耍,这一挤一撞之间,一名五岁左右的小孩被挤到了大街的空地上,因找不到他的娘亲而惊慌的坐在地上哭着。

    “呜呜……娘娘……呜呜……娘娘,你在哪里?在哪里?”

    “啊!我、我的孩子!孩子……”

    人群后面,一名年轻的少妇被人群挤退,无法走上前去,风华和纳兰若尘他们也被人群掉到后面,尤其是身边人百姓众多,让他们想要转身都觉得困难,看到那个孩子坐在大街上哭着,纳兰若尘正打算提气而起抱起那孩子送回他母亲身边时,却见八名壮男抬着一顶蒙着红色轻纱的轿子而来,透过轻纱可以看到那坐在轿中的一名红衣女子手执插着柳枝的玉壶端坐在轿中,轿中女子似乎也看到了那坐在大街上的孩子,只见,红色的身影如一闪,那抺曼纱的身影飞掠而出,抱起了那个孩子,轻轻安抚着。

    “乖,不哭。”

    女子的声音温柔而迷人,似乎带着魅惑之意似的,那轻轻的一声安抚,竟真的让那名孩子停止了哭泣,怔怔的看着她。

    “真乖。”

    女子轻笑着,美丽的容颜绽开了那抺迷人的笑意,让她看起来是那样的亲切,温柔,而女子出色的容颜,曼妙的身段,显眼夺目的红色轻纱,以及那眉心所点的朱砂,更是让周围的百姓们看直了眼。

    只见,那红色轻纱的女子抬眸朝人群中看去,寻着声音找到了那个在找孩子们的少妇,提气一跃,便将孩子交到她的怀里:“好好照顾着。”

    少妇怔怔的看着她,半响也没缓过神来,脑海中只有那女子美丽的容颜和温柔的声音。

    “五福仙女!五福仙女……”

    一时间,周围的百姓齐声哄叫着,一个个眼中带着崇拜尊敬之意,那呐喊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而大街上的百姓们也自动的让出了一条路来。

    看到这一幕,那五福仙女面带笑容的朝周围看了一眼,当美眸掠过纳兰若尘时,视线在他的身上停顿了一下,对他微微的一点头,露出了一抺含情带羞的笑容,双手端放在身前,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了他,而见她走来,百姓们自动的让开,直到,她停在纳兰若尘的面前。

    纳兰若尘面上依旧带着淡淡的笑容,神色不变的看着那走到他面前身着红色轻纱的女子,静立,不语。

    风华同样的神色淡然,静站在一旁,清眸也看着那红纱女子,唇边的笑有着几分的意味不明。

    古世君眸光微闪,挑着眉看着,同样不语。

    而水依儿则看不出个所以然,她心中所想的尽数表现在脸上,一双美眸盈着疑惑与不解的在几人的身上转了转,又盯着那个红纱女子,暗想,她不会看上纳兰若尘了吧?想到这,脸色不禁有几分的怪异。

    相对于几人的神色,那被尊称五福仙女的红纱女子温柔的一笑,视线落在纳兰若尘的身上,带着几分羞涩的开口:“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听到这话,再看那白衣男子俊美的容颜与不凡的气质,周围的百姓心下暗想,定是五福仙女看中了这男子了,纳兰若尘淡淡的一笑,笑容是那样的温和,只是,那眼中却是透着疏离:“我没有与陌生人说出名字的习惯。”

    “嘶!”

    “他拒绝了!他居然拒绝了!”

    众人在听到纳兰若尘的回答后,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哗然一声的议论了起来:“五福仙女长得那么美,又那么温柔似水,他竟然拒绝了?”

    “就是!这么美的女子,而且还修仙之人,这男的也太不识趣了,难得五福仙女看中了他,他居然就拒绝了!”

    一时间,议论的声音纷纷变成了指责,全都在说着纳兰若尘,指责着他竟然那样拒绝着五福仙女的爱意。

    那五福仙女只是微怔了一瞬间,唇角的笑意有几分的僵硬,不过很快的便回过神来,深深的看了纳兰若尘一眼,一个转身,红色轻纱的拂动,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红色的轻纱在她转身的那一瞬间拂过纳兰若尘的脸颊,当众人再看去时,她已经端坐在轿子之中。

    “妖精!”

    一旁的水依儿撇了撇嘴,原本心下还期待着这五福仙女是怎么样的?没想到却只是一个会勾引人的妖精。只是,她没想到,她这随口说出的两个字却让身边的三人不约而同的朝她看去。

    被三人的目光看着,她脸色微红,想到自己在他们面前说那个五福仙女的坏话,不由的低下了头,小声的道:“我、我就是不喜欢这样的女人,走就走,还用那红纱乱拂什么的,看着就讨厌。”

    纳兰若尘和风华只是淡淡一笑,而古世君则道:“你小心点,这里的人可是尊称她为五福仙女的,要是让那些人听见了你这样说他们心目中的仙女,一人吐一口口水都能淹死你。”

    闻言,水依儿一怔,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一副激动的模样道:“古世君,没想到你还会关心我,我太开心了!”说着,挽着他的手就把脑袋靠过去在他的手臂上蹭了蹭,一脸的满足,看得古世君嘴角不由的直抽着。

    直到那抬着五福仙女的轿子往前而去,大街上的人才稀疏了一点,因为,大部分的人都跟着去看热闹了,纳兰若尘和风华几人则找了个酒楼坐下,有古世君这个有钱人在,一桌饭菜几乎全是灵兽肉,看得别的桌子的人不时的伸着脖子往他们这边看着。

    “点这么多吃得完吗?”水依儿看着满满的一桌子肉,不由的眨了眨眼睛看着旁边的古世君。这么多灵兽肉,到底得花多少金币啊?这家伙真是败家啊!

    “我请客你担心什么?又不是花你的钱,有得吃你就吃吧!”古世君白了她一眼,直接就夹起一块肉吃着。

    一旁的风华见纳兰若尘从刚才就一直没说话,便问:“怎么了?从刚才开始你就有点不对劲了,还好吧?”

    他揉了揉太阳穴,道:“有些奇怪。”

    一听这话,古世君和水依儿不约而同的朝两人看去,问:“怎么了?”

    “头有点晕,神识感觉有些浑浑混混的。”他一手托着头,微闭上眼睛,皱着眉头。

    “把手给我。”

    闻言,纳兰若尘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便把手伸上前给他,见他搭上了他手腕处的脉博,不由诧异的问:“你懂医术?”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她仔细的查探了一下,却没看出有什么问题,而看他的神色,确实是有些不舒服的样子,便问:“你平常会这样吗?”

    “我虽然身体有些弱,但平时都不会这样的。”他的声音微顿了一下,像想到什么似的,道:“好像是从刚才那红色轻纱拂过我脸上后不久就开始不对劲了,难道会是……”想到这,他的眉头不由拧了起来,自己还是太大意了。

    听了他们的话,水依儿压低着声音问:“那个五福仙女有问题吗?”

    “嗤!仙女?我看是妖女吧!”古世君又夹起一块灵兽肉吃着,一边说:“我就看那妖女不是什么好人,虽然不知用什么东西收起了一身的妖气,不过还是感觉得出来她是只妖物,找只妖物做五福圣女,这里人的真是奇怪。”

    两人听了他的话,目光微闪,视线同时落在他的身上,古世君这样平静而又不以为然的语气让他们有诧异,他也看出来了?确实,如他所说,那个五福仙女就是一只妖物变的,不过据他们猜测,并不是这里的人找了只妖物来当五福仙女,而是那原本的五福仙女已经被这妖物杀死,继而被取代了。

    “什、什么?真的是妖精?”水依儿最是惊讶,一脸愕然的看着他们。

    “嗯,确实是只妖物,只是,不知是什么妖,但可以肯定的是,不是好妖。”风华淡淡的说着,瞥见纳兰若尘的脸色越来越差,一副像是随时就要倒下的样子,不由的拧起了眉头,那妖物到底给他施了什么?竟然让她查不出问题来?

    “砰!”

    就在这时,纳兰若尘终于支撑不住的倒了下去,趴在桌面上,见此,几人顿时连吃饭的心情都没了。

    “我送他到房里休息会,你们看着他,我去找那只妖物。”她淡淡的说着,扶着纳兰若尘站了起来,唤来了小二,要了一个厢房,便带着他往厢房走去。

    “怎么会这样?他、他不会有什么事吧?”水依儿不由担忧的说着,看着风华扶着纳兰若尘去了厢房。

    “小二,把这些给我们送到厢房里去。”古世君也站了起来,跟了上去,眼底深处划过一丝凝重。

    ------题外话------

    光棍节快乐亲爱的们,谢谢蓝雨鄢88打赏的一千八百八十八个币和一百朵鲜花,还有13487896599送的十二颗钻石和花花以及九张票票,当然,还有很多,写不下了,就这样,哈哈,今天收到这些都激动得打鸡血了,所以,今天有二更哟,总更一万一,六千先送上,五千下午五点左右送上,再厚着脸皮求票票,各种求,往前十名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