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0 她的出现!

    见她良久了没反应,只是静静的,沉默不语,他顿了一下,道:“纳兰星辰同样是纳兰家族的人,他这些年在纳兰家中的地位也非同一般,而你是嫡系的子孙,我担心若是让他知道了你的下落,你会有生命危险,所以我打算回纳兰家一趟,把你的事情告诉父亲,也只有他才能护你周全,你觉得呢?”

    原本他的内心就在挣扎着,此时她就在这里,正好可以听听她自己的意思。

    闻言,她眸光一闪,淡淡的道:“纳兰家我并不想回去,我自己一个人生活惯了,喜欢自由自在的生活,就像现在就很好,大家族里有很多的事情都是肮脏的,你也不用把我的事情告诉纳兰家族的人,我只是唐心,不是纳兰明月。”

    “可是,这样一来你的处境就很危险。”他微拧着眉头,心下担忧着。

    她瞥了他一眼,问:“难道回去就不危险?”她站了起来,慢慢的在院中走着,道:“你也会说,纳兰星辰想置我于死地,相信他定是找过你了,你觉得他会允许我回到纳兰家吗?我想,只要你明天出了这个仙门往纳兰家而去,指不定你的命就会丢在半路上。”

    她的话让他一怔,沉默了下来,这一点他也有想过,纳兰星辰是什么样的人?他可以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如果在半路截杀他又有什么好出奇的?虽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在这样的大家族当中兄弟情缘根本就可说是没有的,甚至,连普通的朋友都比不上。

    只是,若不回去禀报,真让她一个人在外面?

    “你可知,纳兰家族不是一般的家族?你回去的话也许会有危险,但,你所得到的也会很多,纳兰家族的继承大典非同一般,如果你不回去,那你就与这一切失之交臂了,你当真愿意?”他深深的看着她,不得不说,她真的是一个让人很难看懂的女子,第一回见面的洒脱随意深得他心,第二回的见面却是在她进阶之时,那一幕,深深的震撼了他的心,而这第三回,她竟然愿意舍弃那常人所追求的一切,竟然会不想回到那个拥有不凡实力与地位的家族,这个妹妹,真的让他刮目相看啊!

    唐心回头一笑,眉宇间流露出的尽是比天高与地齐的冷傲之气,那与生俱来的强者气息,霸者威压,在这一刻显露无疑,只听她清冷的声音夹带着自信,缓缓的从她的口中而出:“不过就是一个纳兰家族,还是连四强都进不了的,又有什么好稀罕的?如若我想要,凭我自己的本事将来也能凌驾于四强之上!”

    她的声音虽不紧不慢,但却透着一股铿锵有力的感觉,那语气中的自信,那眼神中的冷傲,那浑身散发而出的强者气息,无一不在说明着,她,确实有这个能力!

    纳兰若尘怔怔的看着她,心头如同掀起了狂风暴雨一般,震惊得就不出话来,被世人追捧着的纳兰家族,那拥有强者无数和强大势力的纳兰家族居然还入不了她的眼?她竟能那样平静的用一句:不过就是一个纳兰家族,来形容那强者世家?这一刻,心中的震撼是说不出的,他不由的在想着,这些年,她是怎么过来的?又是什么人把她教得这么好?

    而她,也许她现在的实力甚至比不上纳兰家族中的一位客卿强者,但,莫名的他却相信,她有这个能力,她能做到她所说的事情!她能自己开掘一条新的道路,她能自己建立一个强大的家族,凌驾于四强之上!

    他苦笑的摇了摇头,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轻叹一声,无奈的道:“也只有你会这样说一个强者世家,也只有你会看不上这样一个强者世家,你的决定我尊重,既然是你的意思,那我也就不回去了。”他轻叹一声,抬头看着夜空,声音飘渺的喃喃低语:“我也已经很多年没回去那里了。”

    闻言,唐心目光微闪,看着他那苍白的脸色,沉默着没有追问,每个人心中都藏有事情,每个人心中都有着无奈与悲痛,她相信,他心中也定有不想提起的事情,只是,虽如此,但有一个问题她却是要问的。

    “若尘,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嗯,你想知道什么?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他回过头看着她,看着她那张绝美的容颜,心下暗赞,真不愧是纳兰家族的嫡系血脉,就是这绝色的容颜也是世间少有的。

    “我的娘亲呢?她还好吗?”

    听到这话,他一愣,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半响也没说话。

    “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他歉意的看着她,道:“真的,我也不知道,我虽然很小时就离开家族跟在师傅身边修炼,但我记得,你的娘亲却不在纳兰家族里,而纳兰家族也有禁言令,不准议论和提起,我只知道,虽然你娘亲不在纳兰冢,但主母之位依旧是她的,就算这么多年来有不少夫人在窥觊着那个位置,却也没人能坐上那个位置。”

    然而,听了这话的唐心却是脸色冷了下来:“我娘亲不在纳兰家?那纳兰家主也不知道吗?身为她的夫君,连自己的女人去哪里了都不知道?这夫君当得可真称职!”

    听出了她话中的冷意与怒气,纳兰若尘不由的想起了那个男人,纳兰家的家主,一个拥有着强硬实力的强者,他身边的女人之多,在别人眼里也许是正常的,毕竟是那样的一名强者,再多几个女人又有谁会去说他?他是那样的充满着男性的魅力,散发着强者的气势,而女子,明知是飞蛾扑火也依旧想要去到他的身边,就像他的母亲,那样美好的一个女子,却也葬身在那样的家族后院之中。

    他缓了缓神,看着身边的她道:“你既然不想回纳兰家,那我就不回主家了,不过,你要自己保重好你自己,我这里已经被纳兰星辰盯着了,你如果没什么事的话也不要来找我,今天你打晕了他的两名暗影,只怕下回他的不会现这样大意了,如果遇到有什么处理不了的事情,你就找个可靠的人送信进来,就算我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我可以请我师傅帮忙的。”

    闻言,她看向他,点了点头,道:“嗯,我知道了,时候也不早了,那我就先走了。”她说着,顿了一下,问:“纳兰主家在哪个地方?”飞仙界地域之广,她还真不知那纳兰家族在什么地方。

    “在西大陆的天宫,那里,是纳兰家族所有强者和有地位身份的人所居住的地方,我没去过,只听说过。”

    唐心目光微闪,道:“好,谢了。”声音一落,她旋身飞跃而起,往外掠去。从他的话中不难听见,他在纳兰家族是真的很没地位,身为家主的儿子之一,却连主家都没去过,可想之知这待遇是怎么样的。

    她往半山腰转了一圈,听了些话,她便不打算留着那两人的性命,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两名暗影的命,她是取定的了。

    转了一圈来到那两人晕倒的地方,她淡淡的开口唤了一声:“小丹。”声音一落,一条小蛇缠在她的手撑起了头:“主人?”

    “给这两人来一口致命的。”她把手抬前,让它下去。

    “是。”小丹应了一声,咻的一声窜出,在两人的脖子上咬了一口才这回来,温驯的缠在唐心的手上。

    看到两人的脸色蹭的一声变黑,身体抽搐了几下后死去,她抬脚一踹,直接将两人给踹下山去,滚落山坡,这才满意的往院子而去,现在是纳兰若尘口中的大师兄颜沐还没回来,而且老头也醉倒了,要不然,她这样在这山峰上转,不被发现才怪。

    回到自己的院子中,换上了那张属于风华的容颜,穿上了内门弟子的白衣,这才往屋中走去,时候已经不早了,该好好休息一下了,就算那纳兰星辰想找到她的下落,相信,无论是他有多聪明,也猜不到她就藏身在这仙门之中,而且就是他的眼皮底下,果然,越是危险的地方,通常都是最安全的。

    次日,清晨的一大早,仙门中又传出了死人的消息,不知从何而来的两名黑衣人浑身发紫发黑的倒在小道上,从两人身体的僵硬度可看出,是死了有一段时间的了,这消息一经传出,仙门的人又又再一次的惊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最近总有死人的事情在仙门中发生?

    而这两个黑衣人明显的不是仙门中的人,他们又是什么人?又怎么会死在这仙门里头?

    听到消息的纳兰星辰赶来时,看到那两名脸色变黑发紫的黑衣人时,幽深的黑瞳阴鸷得可怕,身上的气息也随着阴沉了下来,他看着那山峰,拳头紧紧的拧起后又放开,心头只感觉一团怒火在燃烧着。

    好个纳兰若尘!他还真低估他了!

    而在山峰之上,醉了一天一夜的老头睡了沉沉的一觉总算是醒了过来,浑身只觉得一阵舒服,打着哈欠走出院子,想起了他多了个徒弟了,不由的眯起了眼睛,直接就朝外面走去,一边喊着:“那个风华?在哪呢?”那小子,昨天让他喝的到底是什么酒来的?竟然一茶杯下去就倒了?还一醉就醉了这么久?

    “师傅,您起来啦!”一袭白衣的纳兰若尘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走了过来,道:“风华估计还没起来,师傅找他有事吗?要不,我去叫他?”

    “看来你是见过他了,怎么样?那小子不错吧?为师的眼光如何?”又收了一个得意弟子,他那脸上的神色是掩不住的开心,眼睛都笑眯成了一条线。

    “师傅的眼光何时会有错?”他笑了笑,顿了一下,问:“师傅,那孙平的事情……”

    “放心吧!没事的,孙平的事情自有那汪老头去摆平,不过,风华这小子现在已经是老头的徒弟了,那姓汪的如果敢再打他的主意,哼,小心我跟他翻脸!”说着,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道:“不跟你说了,我去叫那小子起来,昨天喝了他一茶杯的酒老头竟然就醉倒了,啧啧,真不知那到底是什么酒,不过那口感还真不是一般的好。”

    纳兰若尘轻笑着,看着他声音才一落下,人已经去到了十米之外,不由的摇了摇头,迈步往峰下走去,他们这里多了一个人,他得去炼丹峰领多一些辟谷丸才行。

    凡修炼者,多数少食凡物,一般吃辟谷丸的居多,而吃灵兽肉的人则较少,不为别的,因为那所要花费的金币也是不容小窥的,而每个峰都是按弟子的人数进行发配辟谷丸的,风华入了他们的山峰,他自然得去再领一份辟谷丸。

    来到山下时,却见众人围着不知在看着什么,而,纳兰星辰竟也在那里,两人视线相对间,他能从他的眼中看到凛冽的杀意,他淡淡一笑,走上前去,看到了那被众名弟子围着的两名黑衣人时才了然,原来是他的暗影被唐心杀死了,从两人脖子处的牙印来看,是被毒蛇咬死的。

    他敛下了眼眸,眼中划过一丝笑意,唐心,她确实很聪明,这样的死法任谁也不会怀疑到她身上去,因为他们不是死于他杀,而是死于毒蛇,就算纳兰星辰心里明白,却也找不到证据,而且他也不能承认这两个人是他的暗影。

    已经是死人了,没什么好看的了,他转身便朝炼丹峰而去,风华的院中可能还差些东西,他既然不用回主家,那可以与他一同下山去城中买些东西,往炼丹峰走去的他,走没多远时却停下了脚步,转身抬眸朝那跟在身后的人看去,声音淡漠中透着疏离:“有事?”

    “她来找你了!”

    纳兰星辰沉声问着,锐利如鹰的目光紧盯着他,刚才,他细想了一下,又看了那两名暗影的身体,两人身上一点伤也没有,如果人是纳兰若尘杀的,两名暗影不可能身上没有打斗的痕迹,唯一可以解释的就是他们是在背后被偷袭的,而能一出手就让两名暗影毫无还手之力的,看来,就是他那个还没见过面却让仙门众人都惊叹不已的所谓妹妹了!

    两名暗影跟在他身边多年,实力他最是清楚,如今却这样被杀,他心中的愤怒就像一团火在燃烧着,想要揪出那个人,可,她却藏得一点蛛丝马迹也没露出,看来,这纳兰若尘是跟她说了什么了!

    “是又如何?”他淡淡的笑着,笑容却是不达眼底:“她是父亲的女儿,还是嫡系的,家族里的传言你应该也知道,如果她活着,那么她将是承继大典继承家族的不二人选,我想父亲若是知道她还活着,一定会欣喜若狂,但,如果知道有人想杀她,他也一定不会放过那个人,哪怕,那个人是你,也一样!”

    声音一落,他淡淡的转身便离开,他相信他知道这其中的利害之处,不过,他也知道,他不会就此罢手。

    看着他转身离开,纳兰星辰衣袖下的拳头紧紧的拧着,克制着想要杀了他的冲动,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这才转身离开,纳兰若尘!你最好永远都呆在这仙门之中,否则,一有机会,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啊……哪来的老虎!救命啊……别再追我了……”

    山峰之上,老头如同火烧屁股一般的在山峰上乱窜飞掠着,惊慌的尖叫声不时的从他的口中传出,他身上的白色衣袍被后面一直追着的老虎撕裂了几道口子,又有几个虎爪印在那白袍上面,看起来,很是狼狈,却也很滑稽。

    在后面追着老虎正是已经为神兽的白纹虎王,唐心睡觉不喜人吵,不睡到自然醒起来脾气也暴燥,因此,她让白纹虎王在院子里守着,不准让人靠近她的房间打扰她睡觉,因此,就有了眼下的这一幕。

    “吼!”

    白纹虎王低吼一声,神兽的速度一点也不比老头慢多少,尤其是随着唐心的进阶而是阶的白纹虎王,极别早已经到了神兽的最高顶端,只是,它还有再进阶的机会,进阶成为超神兽,不过这超神兽似乎不是那么容易进阶的,但凭着它现在的威压与实力,都已经足以让一些修士退避三舍。

    这一人一虎在山峰中乱跑乱窜着,而唐心则依旧在房中熟睡着,在洞中呆了三个月,如今到了这有温馨感的院子里,不好好睡一觉又怎么可以呢?

    当纳兰若尘回来时,就看到了这一幕,他的师傅在前面跑着,而后面,追着一只神兽,他一怔,错愕的看着这一幕,神兽?这哪里来的神兽?似乎还是一只级别不低的神兽?

    “啊!若尘啊!你、你快来救救老头我,老头快没力气了。”他边跑边喊着,被追了这么久,气息都有些微乱了。

    “哼!谁让你打扰我主人睡觉的!”后面的白纹虎王哼了一声,口吐人言,更是惊得老头一愣,这一闪神,便让后面的白纹虎王给扑了个正着。

    “哎哟!重死了!你这只老虎想压死老头啊!你主人可是我徒弟!小心我让他收拾你!”老头被后面的白纹虎王压了个正着,五体投地的趴在地面上气喘个不停,而上面,白纹虎王哼了一声蹲坐在一旁,爪子还按在他的身上,道:“谁让你跑到我主人院子去的?我主人说了,谁也不能打扰她睡觉。”

    听到这话,一旁的纳兰若尘怔了怔,看着自己的师傅被那头神兽按在地上,唇边的笑意不由的露了出来,师傅就是玩心重,要不然,又岂会轻易被一头神兽给压倒了?他暗自摇了摇头,正打算开口是,就见到那正伸着腰慢慢走来的白色身影,看到他,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

    “回来,怎么能这么没大没小呢?小心我师傅剥了你的虎皮。”唐心伸了伸腰,脸上露出了笑容,朝白纹虎王招了招手,示意它回去。

    “主人!”白纹虎王一见,当下便起身朝她扑去,温驯的跟在她的身边,像一只小猫似的,看得老头嘴角一阵抽搐。

    “这只老虎,刚才追我时那么凶猛,现在却成了这副猫样了,真是小样!”他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袍,虽然嘴里嘟哝着,但那眼中却是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师傅,没事吧?”她走了过去,朝那一旁的纳兰若尘点了点头:“早。”

    “我给你拿了些辟谷丸,你收着吧!”他们这山峰上一般也就是吃这辟谷丸,没有煮饭什么的。

    “谢谢。”她伸手接过,笑着道谢着。

    “小子,你这头神兽是哪契约的?”老头瞥了白纹虎王一眼,看向唐心问着。

    “以前在灵兽森林里契约的,它跟在我身边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了。”她淡笑着,轻抚着身边白纹虎王的毛发,道:“师傅,若尘,我要下山去买些东西,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带上来的吗?”

    “小子,老头想要你那酒,你是从哪里打的?给我弄些回来如何?”他盯着她腰间的酒葫芦,一脸的馋意。

    闻言,唐心笑了笑,道:“这是我一个朋友自己酿制的酒,叫三杯倒,外面是买不到的,昨天的一茶杯相当于四杯的份量,师傅若是喝了不倒下,那才怪呢!”说着,取下了酒葫芦:“师傅既然想喝,那我倒一坛给你,不过,这一次只能喝一杯,要不然三杯下去你又醉倒了。”

    “哈哈哈,好好好,一坛就一坛吧!有总好过没有,你等着,我去找个酒坛子来。”老头一听乐呵呵的笑着点头,拔腿就跑去找坛子,那神色是掩不住的开心。

    旁边的纳兰若尘看着老头走开,便笑道:“风华,我陪你下山进城去吧!正好我也很久没下去走走了。”

    闻言,她看向他,唇角笑意加深了几分,问:“你昨天不是说要回去一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