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身世内幕!

    “汪峰主,就算是我们想找出凶手,但也不能随便找个人出来顶罪,东鹤仙门是贵族仙门,这里面的弟子个个都是身份不简单的,你这样做,是会害了我们的,孙平的事我们还是找仙门门主讨个说法吧!看看有什么解决的办法。”说着,孙家的几人也朝外走去。

    他们是想找出凶手没错,但,却也不希望因此而得罪了一些有着雄厚势力的人,眼下这事他们还是找门主处理好一点,至少,就算是找不到凶手,他们家族也能得到一些补偿,至于凶手,他们相信,终有一天会找到的,这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孙平真的是在这仙门中试死的,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也没有。

    汪峰主黑沉着脸色看着他们几人离开,而堂中的几位峰主也相继离去,直到剩下他和纳兰星辰在这里,他沉着脸,问:“星辰,你怎么看?你也觉得孙平真不是这个叫风华的男子杀的吗?”

    “师傅,是不是他杀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没有证据让孙家的人相信,这个人很不简单,我觉得,我们应该查查他的身后势力,现在他拜入风峰主的门下,师傅如果再动他,只怕……”他没有再说下去,相信他也是懂的。

    “哼!一个老头而已,有什么好忌惮的!”他压根就没将那疯老头放在眼里,一个实力在他之下的人,有什么好顾忌的?

    另一边,唐心和古世君扶着老头回到他的山峰,迎面一袭白衣的纳兰若尘便迎了上来,看到醉得不成人样的老头时,目光微闪,看向了唐心,问:“这怎么回事?”

    “他喝了我一杯拜师酒,然后就倒了。”她露出了一抺笑意,清眸看着面前这温和清雅的男子,道:“先把他送回房睡一觉吧!没到明天早上他是醒不来的。”

    闻言,纳闷若尘一怔,深深的看了风华一眼,道:“把他我交给我吧!你们到那边的亭子坐会,我一会就出来。”说着,扶着老头往他的院中而去。

    看着他扶着老头离去,古世君这才看向唐心,犹豫了一下,这才道:“风华,你今日在议事堂里拂了汪峰主的面,让他下不了台,我看你以后在仙门里还得小心一点才好,尤其是,那纳兰星辰也不是好对付的。”

    她迈步往亭子走去,在亭中坐下,淡淡的道:“我知道。”原本她打算拜入十二位峰主的门下然后专心修炼的,但,十二位峰主也就只有这老头比较合她眼缘,如今她已经从元婴期进阶到化神巅峰,短时间里可能也不会再突破了,但这段时间她却是可以炼制丹药,这样一来,呆在这山峰中不出去的话,别人就算想找她麻烦也难。

    只是,她隐隐的总感觉到即将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她的金莲圣光会引起了什么人的注意?纳兰若尘那一天看到她在进阶时,他的眼中也明显有着错愕与震惊,那么,如果她想得知什么消息,也许可以先从纳兰若尘这里入手。

    “原来你就是师傅提起过的风华,我是纳兰若尘,师傅有两个弟子,我是他第二的弟子。”纳兰若尘走了过来,面上带着温和的笑意,看着那一袭白衣坐在亭子中的年轻男子,这是他第一回见到他,听说三个月前他进了思过崖,也是到今天才出来,只是没想到,一出来就让师傅收为弟子了。

    他在桌边坐下,笑道:“你可以叫我若尘,也可以叫我二师兄,我们的大师兄名唤颜沐,他下山还没回来,不过以后见面的机会多得是,他也是很好相处的人。”

    “好,那我们就以名字相称吧!你叫我风华即可。”她露出一抺笑容,看着面前这浑身透着干净气息的男子,如果没有她猜得没错,这个人与她还是有些关系的。

    一旁的在古世君见状,便也笑眯着眼道:“我是古世君,风华的朋友。”

    纳兰若尘朝他微微的点了点头,顿了一下,又看向风华,道:“孙平的事情我想师傅会去处理的,你最近就不要出峰,尽量避免跟他们接触,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就找师傅,相信再过没多久大师兄也会回来了。”

    听了他的话,唐心目光微闪,笑道:“若尘,听你这话,难道你最近不在这峰中?你也要下山吗?”

    “嗯,我有些事情要去处理,等明日师傅醒来,我跟他说一下,便要下山,这一走,估计最快回来也得三个月的时间。”他忧心忡忡的轻叹一声,站了起来,迈步走出了亭子,看着那前面优美的景色,却无心欣赏。

    她看了纳兰若尘一眼,便对一旁的人道:“古世君,你先回去吧!”

    闻言,古世君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纳兰若法,抿着唇,心下有些黯然:“嗯,那我先走了。”说着,朝纳兰若尘点了点头,这才迈步往峰下而去。他知道,风华定是要跟纳兰若尘说些什么,他有意与他结交,而他似乎却并不希望他掺与太多的事情。

    她走到他的身边,与他并肩站着,看着前面的景色:“若尘,虽然我们第一次见面,但我们从这一刻起也便是师兄弟,虽然说这句话有些冒昧,但我想说,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可以说出来,只要我能帮上忙的,一定不会推辞。”

    纳兰若尘一怔,目光微闪,看向了身边的风华,继而摇头笑了笑:“谢谢你,我没事的,只是在为一个朋友担心。”人心隔着肚皮,虽然这叫风华的男子给他的感觉很好,但,有些事也并不是一定得说出来,至少,他目前还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就能信任。

    听了他的话,唐心笑了笑,道:“既然这样,那不如先带我去我住的地方?也好让我先熟悉一下环境。”

    “好,你随我来。”他点了点头,迈步便带他往后面走去。

    每个山峰上面除了峰主所住的一处院子之外,还有四处院子,各占据山峰右侧的四方,别的山峰一个院子里面可住四名弟子到八名弟子,但因老头的门下原本只有两个弟子,因此,他们是一人各自挑选一间,自己一个人便住着一个大院子,尤其是,这上面的院子还是各自围起来的,里面除了有东西两个小院四间厢房之外,还有一些空地以供种着花草。

    “那一个院子是大师兄的,我的在这一边,现在还剩下那边两处院子,你可以随意挑选一间住下。”纳兰若尘带着风华熟悉着山峰的环境,让他去挑选那剩下的两处院子。

    唐心走上前,在两处院子里头转了转,越看越是喜欢,因为这格局真是太好了,尤其是这院子是围起来的,就像是一栋坐落于高峰之上的小别墅一般,每一处院子相间的距离约五十米左右,周围环境优美,轻风拂面,真的让人见了心情都愉悦起来,或是再在院中种下一些花草,那更是赏心悦目了。

    “我就要这一间了,坐东向南,院子里面还有一颗树。”她指着自己看中的那一处院子,笑着对身边的纳兰若尘说着。

    “好,你看缺点什么,我给你送过来。”

    “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来就可以了,如果差点什么,我可以让古世君陪我下山去城里买。”

    闻言,他点了点头,道:“那你如果下山,记得小心一点,我就先回去了,如果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好。”她笑着目送他离开,回到五十米外他自己的院落中,收回眼眸,她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这才转身往院子走去,站在院子门外,她双手环胸,想了想。

    也许是女人的天性吧!她总喜欢布置住处,把住处布置成一个温暖的小窝,就算此时,她又在想着,应该给她这院子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进了院子,把院子里里外外清洗了一遍,又松了松院子里的土,洒下了一些鲜花的种子,来到树下,看着那茂盛的大树,她找了找,就是觉得这里少了一张卧榻,要是摆上一张卧榻在这里的话,那就差不多了。

    “看来,还真得下山一趟,买点东西回来。”看了看外面的天色,今天是不能下山的了,那就明天吧就!今天晚上她还得去找纳兰若尘问些事情呢!当然,不能用风华的身份,而是要用唐心的身份。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纳兰若尘坐在院子中,抬头看着夜空中的星星,思绪却是不知不觉的飘远,他在想,唐心真的会是纳兰家族的人吗?还是嫡系的子弟?金莲圣光,他目前唯一能肯定的也就只有这金莲圣光,其他的他却是一无所知,她现在是在哪里?如果她出现在这里的话,至少他还得问个明白,也不至于现在这样一直在猜测着。

    如果她真的是纳兰家族的人,如果父亲知道了,那么,他会接她回去吗?会让她回家族吗?而她,又能否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家族里面站得稳脚?纳兰星辰和他的母亲会放过她吗?不仅是纳兰星辰和他的母亲,纳兰家族里面的那些人,会让这么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嫡系子弟去凌驾于他们之上吗?只怕,如果她真的回到了纳兰家族中,所要面对的事情和危险还是不计其数的,到底,他要不要去告诉父亲呢?

    内心在挣扎着,一方面,他担心她会被纳兰星辰他们找到先,继而杀死,一方面,他又担心父亲如果将她接回去了,那么,她又能否在家族中占有一席之地?纳兰家族是强者家族,他们也只会臣服于强者,认可有能力有实力的强者,纳兰星辰在纳兰家的地位如日中天,家族中有不少的人支持着他,而她虽为嫡系,又能不能与纳兰星辰争斗呢?好争得过纳兰星辰吗?

    要知道,在那样的家族当中,除非是一开始就没渗足在其中的,否则,若是输了,下场,将会是死……

    “到底我应该怎么做呢?”他喃喃低语着,心下挣扎不已。

    “什么应该怎么做?”突然间,一道女子的声音轻盈盈的传入他的耳中,听到那并不陌生的声音,他浑身一震,猛的回过神来,便见一名穿着白衣的女子从围墙上轻盈的跃了进来,稳稳的落于地面,站在他的面前。

    “你……”他睁着眼睛,一时间有些不敢相信,是她?真的是她?

    唐心轻笑着,唇边带着浅浅的笑意,道:“怎么?才多久没见?就忘了我这个朋友了?”她缓步走上前,在桌边坐下,道:“上回多谢你了,我今天可是特意来道谢的。”

    “你、你还好吧?”千言万语,一时间却不知从何说起,只化为了一句轻轻的问候,他没想到她会突然出现,这个,这个有可能就是她妹妹的女子,同父异母的妹妹,血缘的牵绊,难怪从第一回见面时就让他感觉到亲切。

    “嗯,挺好的。”

    看着面前的她,有些话,他想问,却不知从何开口。心下激动着,却也担心着,问:“你是怎么进来的?可有遇见别人?”纳兰星辰在他这得不到什么消息,难保不会盯着他的一举一动,她这样来找他,可会引起纳兰星辰的注意?

    “我就这么进来的啊!”她倒着桌上面的茶水,递给他一边说:“还真的就遇到人了,上来的时候看到有两个黑影在暗盯着这山峰,我就顺手把人给打晕了。”

    还别说,好在她够谨慎,换了衣服取下脸上的易容后就先下半山腰,转了一圈才上来,只是没想到的是,竟让她发现有两个暗影在盯着这山峰,而那两个暗影所藏身的地方就是对着纳兰若尘的院落,不用想她也知道定是那个纳兰星辰的所为,本来是打算杀死的,不过想想免得节外生枝,只是将两人给打晕了,今晚遇到那两名暗影,更让她相信,自己定是引起了纳兰家族的人的注意了,原本就有人想杀她,而她一直也在怀疑,这想杀她的人就是纳兰家族的人,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

    端着茶水的手因她的话而一抖,茶水也洒落了一些,他怔怔的看着她,内心却已经掀起了巨大的骇浪:“你是说,有人盯着我?”他放下了茶杯,看着面前的她,语气也有些不平静,似乎受到内心愤怒的影响,道:“既然如此,你怎么还来找我呢!你可知,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他要盯的人其实并不是我,而是你,他想找出你的下落,你知道吗?”

    敛着眼睛喝茶的唐心眼眸闪过一道光芒,抬眸时,却是露出了疑惑的神色,不解的看着他,问:“谁?谁要找我?”

    纳兰若尘轻呼出一口气,平复着心情,看着面前明显对什么事情都不了解的她,缓了缓神色,正色的道:“唐心,如果不是那一天看到你进阱时身体所散发出来的金莲圣光,我也不会知道,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

    “什么?”她皱着眉头,道:“你什么意思?”

    他叹了一声,道:“我说的是真的,你应该是纳兰家族的人,在纳兰家族中一直都有一个传说,很多年纳兰家族的家主和主母生下的一个女儿,她背带金莲,出生时金莲光芒熣灿耀眼,金莲圣光,纳兰家族的开创祖先就曾有拥有这样的光芒,当时的纳兰家族所处于的一个高度,是别人无法想象的,但在后来的子孙后代中,从没有人能继承得了这样的光芒,而当那个孩子出生时,纳兰家主可说是兴奋得当场就许下,将来纳兰家族要交到这个孩子的手里,要由她来继承纳兰家的大典,其实,纳兰家族在经过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时代变化后,已经从原本的飞仙四大强者家族的首位掉到了第五位,而这孩子的出生无疑让家主兴奋和期待,期待着纳兰家族将来在这个孩子的带领下,重新回到四强之首的强者地位,只是,事情总是出人意料,在还没来得及给孩子点燃长生灯之前,那孩子就不见了。”

    说到这,他的声音一顿,看了她一眼,见她静静的听着,便继续道:“有的人说定是被纳兰家的仇敌得知这个孩子背带金莲所以才被设法偷走了,也许,这个孩子在被人偷走时就已经死了,因为他们都知道,如果换成了他们,他们也不会让这样一个威胁成长起来,一定会在她还没长大之前扼杀了她,而这么多年来,虽然纳兰家族的人有派人出来找,但却是如同大海捞针,什么消息也没找到,事过多年,谁也没想到,这个孩子会活着,纳兰明月,这名字是你的母亲为你取的,而,金莲圣光,就是你最好的身份证明。”

    唐心静静的听着,这些话,有一些是玄月曾告诉过她的,她知道她是纳兰家族的嫡系子孙,她知道她的生父是一个拥有很强实力的一名强者,同时也知道他身边的女人很多,她没想认回这个所谓的父亲,但,她却想找到她的母亲,她想认回她的母亲,只是,就连玄月也从没提起过,她的母亲如今身在何处?

    ------题外话------

    今天,应该没有二更了…就更五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