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 出人意料!二更

    如果说纳兰星辰是夜空中熣灿的星辰,那么,他旁边的那人就是那夜空中的明月,皎洁而神圣,高高上上,明月的风华与光芒完全掩盖住了星辰所散发出来的光芒,两人走在一起,无疑的,这个叫风华的男子更吸引着众人的目光。

    老头露出了笑容,眯着眼看着那走来的男子,这小子,真不简单啊!到底是哪个家族出来的子弟呢?他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就觉得他不简单了,果然,瞧这小子,竟然能把纳兰星辰的光芒全给掩住了,啧啧!他喜欢!

    “星辰见过师傅,各位峰主。”纳兰星辰上前拱手行了一礼,沉声道:“我已经把他带来了。”说着,让到了一边,看着那走上前来的白衣男子,眼中划过一丝复杂。

    唐心怀中抱着冰雪蓝狐,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步伐不紧不慢,神态悠哉,面对着这仙门中的十二位强者,如果换成别人,此时别说是紧张了,估计还得颤抖着,但,她却是一派的淡然与悠哉,走到堂中间,这才朝众人行了一礼。

    “风华见过各位峰主。”

    不亢不卑的声音透着淡然,倒是让那孙家的几人眼前一亮,打量着那一袭白衣的男子,心下暗忖着,这仙门的人叫来了这么一个男弟子,到底是为何?难道说,是他杀了他们家孙平的?

    老头的目光早已经从唐心的身上移到了那只狐狸上面,他怪异的打量着那只狐狸,总觉得有些奇怪,却说不上来哪里奇怪了,一般的狐狸怎么可能会有那样的紫蓝色?而他记得,当时他去思过崖时可是没抱着狐狸的,怎么才上去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抱了只狐狸下来了?

    这狐狸,哪来的?

    “风华,跪下!”

    突然间的一声怒喝夹带着雄厚的威压传来,直逼向唐心,强者的气息,凌人的气势,以及那刻意给笼罩着她的威压感,让她半敛下的眼中划过了一抺冷意,跪下?真是笑话!

    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喝同时也惊到了几位峰主,众人不约而同的看向了汪峰主,见他黑沉着脸,一身威压释放而出,明显的,就是打算给他来个威摄,让他吞下孙平这只死猫,一时间,众人面面相觑,却是沉默不语着。

    只有老头儿笑了笑,玩味的将目光投向风华的身上,想看看他会怎么处理面前的自己的处境。这小子是他看中的,他老头的徒弟又怎么能跪别人呢?要跪也是跪他,而且他相信,这小子就不是一个会让人省心的主,更不可能乖乖的听那姓汪的话,他这回的威压可就是施错了。

    只是,老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只看出了唐心的不简单,却看不出她是女扮男装。

    “男儿膝下有黄金,又岂能轻易下跪,汪峰主这突然的怒喝,还要我下跪,莫非,风华犯了什么错?”她的声音淡然,但却能听出话中的冷意:“若风华真的犯了错,还请汪峰主明言。”

    “哼!好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本尊身为仙门峰主,难道还无权要你下跪?”他黑沉着脸,第一次碰上这么不惧他威压的弟子,一时间,近日来因孙平的死带来的压力而形成的怒火在胸口一窜而起,似乎就是铁了心要找个出气筒。

    “汪峰主是想让我跪你?”她挑着眉,淡淡的道:“我只怕,你受不起。”

    “放肆!”

    怒喝声伴随着威压袭出,强大的威压汇聚成一团的袭向风华所站之处,那一声怒喝让那孙家的几人心口不由的一跳,不约而同的朝风华看去,他们都为这股威压而心生惧意,而他,一个小小的仙门弟子,到底为何还能这样面不改色的站在那里,不惊,不惧?

    低沉的气息一度的让议事堂中的气氛压抑了一来,似乎就连要喘气都觉得困难,但,这绝对不会有唐心,唐心身体里有上古神兽的契约,又岂会怕这小小的威压?只是,被人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怒喝着,她心里还真有的生出了几分怒火。

    “让我来,就是来看汪峰主耍威风的?”她的声音已经完全冷了下来,被人这样喝着,再好的心情也不可能保持着。

    “咳咳!”

    一名峰主忍不住的轻咳了几声,以轻咳来掩饰那险些忍不住而笑出的声音,目光朝那气得浑身发抖和汪峰主看去,又朝那一袭白衣的风华看了一眼,别开了眼,忍着笑意。

    确实,这姓汪的就是在耍威风,没想到竟被一个小小的弟子给点出来了,他自己在那里大声的咆哮着,可惜,人家并不吃他那一套。

    纳兰星辰幽深的眸光再次的落在风华的身上,眼底仍是复杂,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能不惧他师傅的威压,还将他师傅气成这样,他就真的那么自信,他师傅不会在盛怒的情况下一掌取了他的性命?

    孙家的几人相视了一眼,道:“汪峰主,你们让这个年轻人来,难道他知道我儿是被谁杀死的?”

    “杀死孙平的不是别人,就是他!这个叫风华的男子!”盛怒的汪峰主直接就将孙平的死摊到唐心的身上去,没有问清楚,没有查清楚来龙去脉,便定了他的罪。

    唐心似笑非笑的瞥了他一眼,不语。而众位峰主也沉默着,他们虽然知道这姓汪的定是想找个替死鬼,但,眼下这事……

    “啊?这这怎么可能?这个弟子的实力也就是结丹期的吧!他怎么可能杀得了元婴期的孙平?汪峰主,你不会是想随便找个人出来顶罪完事吧?”孙家的人在听到他的话后也沉下了脸来,压根就不相信面前的男子会是杀孙平的人,毕竟,孙平可是人称快手的,而且实力在仙门中也不弱,怎么可能被一个结丹修士杀了?

    一些峰主听到这话,不由的移开目光朝别处看去,这事摆得这么明就是想嫁祸给风华,把他推出去当替死鬼,只是,孙家的人会同意吗?这姓汪的还真的是气糊涂了,还有那风华是什么背景来历?他也没打听清楚,要是惹出了什么事只怕到时还为仙门惹下麻烦。

    “汪峰主,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但也不用把孙平师兄的死推到我身上来吧?你要找也应该找个靠谱一点的,就凭我这小小的结丹修士,就能杀得了孙平师兄?你想安抚孙平师兄的家人,也犯不着推我出去顶罪啊!”唐心开口说着,口气明显的带着愤怒的气味,那神态,还真像被冤枉的一般。

    只听她的声音一顿,瞥了汪峰主一眼,道:“再者,汪峰主打听清楚我的家世没?别到时安抚了孙家的人,却惹上了别的不必要麻烦才好。”

    听着这话,众位峰主不约而同的朝他看去,是啊!这风华是什么来历好像还没人知道吧?看他这一身的气质,似乎就不是一般人家的子弟,难道,还真是什么隐世家族的子弟不成?

    一时间,众人心思复杂的看着这一幕,而孙家的人听到了风华的话后,更是断定这汪峰主想随便推一个出来顶罪完事,心下也很是气愤,道:“汪峰主,枉你为一峰之主,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你这随便推出来的人别说不是杀我儿的凶手,甚至,你连这年轻人是什么背景什么来历都不知道就推出来,莫非是想给我孙家惹上麻烦不成?你也是我儿的师傅,又怎么能这样害我们孙家呢!”

    “我、我没有!”汪峰主也没想到事情怎么会突然间变成这样,一下子,一双双指责的目光都朝他看来,让他觉得愤怒之余又很憋屈。

    纳兰星辰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幽深的目光划过一抺暗光,视线落在风华的身上,他确实是很聪明,轻易的就将局面给扭转了,三两句话就误导着孙家的人,让他们知道他不可能是杀害孙平的凶手,而只是他师傅看不顺眼推出来安抚他们的棋子而已,不仅如此,他还抛出了他身后的势力,却又不说清楚,分明就是想让他们去猜测,让他们忌惮着,不敢对他动易动手。

    不得不说,这心思确实是够缜密的,他师傅低估了他,想推他出去安抚孙家的人,不可能了。

    与此同时,古世君听说唐心提前离开思过崖,但却被带到了议事堂,似乎要汪峰主要让他出来顶罪,听到这个消息他当即就朝议事堂赶去,也许孙平的死是他做的,但是,他也不希望他被交到孙家的手中,否则,只怕就算他身手不错也是小命难保!匆匆的赶到时,就到到里面传来的哈哈大笑,一时间,不由的顿住了脚步。

    “哈哈哈……”

    突然的大笑声传来,诡异得让人愕然,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那一直没精打采的打着瞌睡的老头,只见他此时神采奕奕的从椅子上起来,伸了伸腰,对他们说:“你们要找杀孙平的凶手就去找吧!老头我就不奉陪了,真是无聊透了,还以为是有什么线索呢!原来就是想推这小子出来当替死鬼?”说着,他瞥了汪峰主一眼,道:“姓汪的,这小子是老头看中的弟子,你就别打他主意了,他不可能是杀孙平的凶手,你那徒弟谁不知人称快手?就他这点修为还能杀了他?你是在往你脸上抺黑说你教出来的徒弟不如一个结丹修士呢?还是当众人都是傻瓜蛋?”

    老头的话一出,众位峰主的眼中划过一丝错愕,看着他问:“你要收他为徒?”

    “当然,就冲着他这敢跟汪老头叫板的性格,老头我就得收了他,你们不觉得,他与老头我有几分相像吗?哈哈哈……”他大笑着,一脸满意的看着风华,道:“小子,怎么样?拜老头为师如何?有老头在,不会让这姓汪的乱来的。”

    唐心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老头,他是知道就算今日在这堂中汪峰主不会对她怎么样,但出了这个门,难保以后就不会有事,他此时在这里说出这话,意思很是明显,他护着她!

    她将冰雪蓝狐下来,自己则走到一旁,拿起他原本虽茶的杯子,将里面的茶倒掉,从空间中拿出了酒葫芦,倒上了满满的一杯酒,唇边带着笑意的走到他的面前,端着那杯酒,微弯下腰,道:“师傅请喝酒。”

    老头一愣,看着这连行跪拜之礼都不肯的小子,摇头笑了笑,道:“好!老头也不是拘礼之人,不过,我那两个徒弟端给我喝的都是拜师茶,这拜师酒,老头还真是第一回喝,闻着这酒还挺香的。”他说着,拿到鼻息间闻了闻,这才仰头一口给喝了。

    看到他一口就喝光了,唐心脸上的笑意不由的加深了,一茶杯的酒当然顶得上三杯的份量,就算他酒量再好,这一杯喝下去也会立刻倒下,萧轩尔酿的酒可不是谁都喝了不会醉的。

    众人只看到,老头将茶杯放下的那一刻上,他的一张脸蹭的一声窜上了红霞,目光也带着迷离之色,脚步站着也微晃着,身体摇来摇去的,拿着茶杯晃了晃,道:“嗯?这、这、这酒好、好醇啊……”声音一落,整个人也往后倒了下去。

    唐心早有准备,上前一步扶住了他的身体,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道:“我师傅不擅饮酒,看来,我得先扶他回去了,各位峰主,我想这里也没我什么事了,我就先告退了。”说着,便扶着老头往外走去,冰雪蓝狐则跟在她的旁边,一出门,便见古世君站在那里。

    “我来帮你。”古世君回过神来,连忙上前帮忙扶着,架着老头往外走去,他真的是没想到,到最后,他竟然拜了老头为师,还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得不说,这样的事情结果,真的太让人意想不到了。

    而后面,众人看着他们离开,却是找不到任何理由来阻拦,他的话已经说成这样的,他们还能怎么样?

    纳兰星辰目光紧随着那抺白色的身影,神色难测,不知在想着什么。

    ------题外话------

    二更送上,亲爱滴们,注意置顶留言哟,有通知都会在那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