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 风华难掩!一更

    一处山峰之上,两名穿着仙门弟子特有白衣服饰的男子迎风站在山峰的边上,底下是仙门的景色,各处院落与庭宅错落有致,花草树木相衬托,形成了一副优美的画作,空气清新,触目所及的景色更是怡人心境,周围一片的幽寂,宁静,只有偶尔轻风拂过树叶时发出的沙沙声,几片枯叶悠悠晃晃的飘落于地面,回归尘土……

    然而,面对如此清幽雅静的美丽景色,两人的气氛却有些沉重,像是胸口压抑着太多的东西似的,连带那气氛也是凝重的,两名男子都是那样的出色,但那性格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格。

    纳兰若尘的一袭白衣,穿出了飘逸绝尘的气息,他容颜俊美略显苍白,那是因身体长年虚弱的原因所导致的,他目光温和,面容平静,身上透着一股淡漠和与世无争的气息,此时,他看着前面所站着的男子,目光微闪,心下知道他来找他是因为什么,但,他却选择了沉默。

    纳兰星辰负手而立,冷峻的面容,眉宇间散发着自信与狂傲的气息,薄唇紧抿着,锐利的目光一片的幽深,他同样是白色的内门弟子服着身,只是,白色的衣袍穿在他的身上却显示出了一种冷傲张狂的气息,他的身上自有一股摄人的威仪,那是一种打小就被培养起来的威仪与气势,哪怕对面的人是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他也毫不收敛一身张狂凌人的气势。

    “那天的金光你看到了?”沉默了良久,他微拧着眉头沉声问着。

    “汪峰主应该已经跟你说了,仙门的人都看到,我自然也不例外。”纳兰若尘淡淡的说着,声音温和,却是透着一种淡漠与疏离。

    “我师傅说你跟她认识?你可知她现在身处何地?还有,你,可有跟她提起过什么?”他的眉头依旧没有松开,一双锐利的眼眸也一直盯着前面的纳兰若尘,注意着他脸上的神色。

    闻言,纳兰若尘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只是,这抺笑容却是不达眼底,他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声音一如既往的淡然疏离:“以你的聪明,你应该知道我什么都不会说的。”声音的落下,他便转身迈步往回走去。

    别说他不知道唐心现在在哪里,就算知道,他也不会告诉他,纳兰星辰,他动的是什么心思他心里明白,他又岂会给他透露一丝一毫的信息?只是,现在纳兰星辰知道了,只怕会展开行动,他的势力之广大,此时他还真担心唐心的安危,如果被他们找到她,就算此时她已经到了化神级别,也一定无法活命的。

    他护不了她,但,有一个人能护得了她,看来,他得亲自回去一趟了。

    看着他转身离开,纳兰星辰负在身后的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头,目光阴沉得可怕。纳兰若尘,你也想跟我斗吗?我好不容易拥有今天在纳兰家族的地位,好不容易成为最有机会继承大典的继承人,你以为,我会允许别人破坏这一切吗?

    “出来!”他沉着低喝一声,便见两名不知隐身何处的黑衣蒙面男子咻的一声出现在他的面前,恭敬的唤了一声:“少主子。”

    “盯着他,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如果出了仙门往家族的方向而去,那就,杀、无、赦!”低沉的声音中透着一股狠厉的气息,身上的杀气也迸射而出,十分骇人!

    “是!”两名暗影应了一声,又如出现一般,咻的一声消失无踪。

    另一边,思过崖上边,盘膝而坐的唐心身边趴着冰雪蓝狐,冰雪蓝狐的九条大尾巴卷着它的身体,不时的看着那闭目静修的主人,突然间,它抬起了头,往外看去,身子一窜到了洞口,在边上往那山下看去,而后迅速回到洞中向唐心禀报:“主人,有人来了。”

    唐心慢慢的睁开眼睛,唇角淡淡的勾起了一抺弧度,三个月的时间还差几天呢!是谁这么忍不住气来找她了?朝九尾狐招了招手,九尾狐便窜进她的怀里,她摸个着它的九条大尾巴,问:“你这尾巴能不能变成一条?”

    “可以啊!”冰雪蓝狐应了一声,九条尾巴一抖,瞬间八条消失不见,只剩下一条。

    见状,唐心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铃铛戴在它的脖子处,道:“人类对于妖有一种仇性,不管好坏看到妖他们都会想要杀了它,你虽极力压制身上的妖气,但毕竟是妖狐,还是一只九尾妖狐,碰上实力雄厚的人神识一探查就知道你的原形了,这铃铛是仙品神器,可以将你身上的妖气散成灵兽的气息,这样一来,别人就不知道你是一只妖狐了,记得,除了我之外,不要让人拿下你的这个铃铛。”

    “原来还有这样的宝贝?”它惊奇的看着那套在脖子上的铃铛,甩了甩头,当即便是一声清脆的铃铛响声,它回头看着她,问:“主人,那我走路不是会发出声音了?”

    “只要你跟在我的身边,你就不会有事,发出声音又怎么样?不碍事的。”她淡淡的说着,轻抚着狐狸的柔软的皮毛。

    而在这时,外面来传话的那名弟子也来到了洞口处,听着洞里传来的声音是,面上不禁有些怪异,想着他怎么在里面自言自语?迈步往里面走去,才看到原本他是在跟只狐狸说话,不由的一怔,多看了那只狐狸一眼,这才说:“你,跟我走,汪峰主要见你。”

    唐心抬眸看去,瞥了那名弟子一眼,道:“我在这里还没三个月的时间呢!不能出去。”她不紧不慢的说着,低下了头玩着狐狸身上的皮毛:“你跟汪峰主说,再过几天,等我在这里呆满三个月我才再出去。”

    那名弟了听了他的话后一阵怪异,道:“你怎么回事?这地方冷风嗖嗖的你还呆上瘾了不成?要不是峰主他们想要问你话,谁会掂记着你呀!”

    “喔!这样啊!那你就回去按我说的说,我是听孙平师兄的话进来这里思过的,当时众位峰主也没说什么,想必是认可的,既然如此,我又怎能逆了众位峰主的意呢?”

    “你!”

    那名弟子一时语塞,这本以为他定会激动万分的跟他下去的,谁知他竟不下去了?这让他怎么回去跟汪峰主交待?想了想,还是再度开口道:“你当真不下去?我可告诉你,不仅是汪峰主,就连另外的各位峰主也都在等着,你要是不下去,到时少不了你苦头吃的。”

    唐心直接闭目养神,压根不将他放在眼中,而那名弟子一看,气结的哼了一声,便气冲冲的走了。

    山下,议事堂中,众人正等着,听见外面传来的脚步声,想着定是那名弟子把人带来了,谁知,抬头看去却只看到那名弟子独自一人走了进来。

    “弟子见过各位峰主。”

    “人呢?怎么没来?”汪峰主沉声开口着,眉头微拧眼中带着不悦之色。

    “回汪峰主的话,那个风华太不知好歹了,弟子传峰主的命令让他下崖来,他却说他三个月的期限还没到,不能下山,说峰主如果想要见他,就得再过几天。”他名弟子硬着头皮说着,话才说完,就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息从头顶上传来,不由的心头一滞。

    坐着的众位峰主主闻言,面面相觑,眼中皆闪过一丝诧异之色,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汪峰主的身上,并不言语。而那汪峰主此时一张脸黑沉得可这怕,尤其是那目光像是要吃人一般,十分的骇人,这时,站在他身后的纳兰星辰目光微闪,走上前一步,拱手道:“师傅,让我去吧!我去看看这个叫风华的弟子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我保证,一定把人带下来。”

    听到这话,汪峰主的脸色才缓了缓,挥了挥手,示意道:“去吧!如果他不下来,你就把他押下来!”

    纳兰星辰应了一声:“是。”这才往外面走去。

    而坐在最后面的一张椅子上的老头则打着哈欠,一副没精打采的模样坐在椅子上,不时的伸了伸手,蹬了蹬脚,嘴里动了动,伸展了一下筋骨后又继续打着瞌睡,心下则在思忖着:门主已经将此事交给汪峰主自己处理了,而叫他们一起来是因为毕竟他们也是仙门中的峰主,这事情要怎么处理他们还得看着点,只是,他们把主意打向那个叫风华的弟子身上有用吗?他明显的就不是一般的弟子,就算真的是他杀的,只怕,他也不会轻易的承认。

    纳兰星辰御剑而上,来到思过崖上过,站在洞口处,他看了看这里的阴风嗖与冷气,目光微闪了一下,迈步往洞中走去。来到洞中,只见,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放在石壁上,照亮了整个洞中,也让他清楚的看到了那里头盘膝而坐的那名男子。

    男子一袭白衣着身,怀中抱着一只狐狸,他垂低着头轻轻的细抚着,似乎并没察觉他的来到一般,虽没看到他的容颜,但不得还承认,这男子有着一身超凡脱俗的气质,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气息,他静静的坐在那里,身上的威压什么的也没释放出来,却自有一股摄人的气势,果然,他想得没错,这个人,不简单!

    锐利的目光移落到他怀中的那只狐狸身上,雪白的皮毛,头上有着一簇紫蓝色的毛发,那条蓬松的大尾巴也一样好有着一圈紫蓝色的毛发,正是这种颜色,让这只狐狸看起来显得有些不平常,毕竟,一般的狐狸可没这样的毛发。

    从那人来到时她就知道了,只是没有抬头,可当来到进入洞中后,她就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与摄人的气息朝她袭来,她感觉到那人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打量着,这样凌人而张狂的气息,让她挑起了眉头,抬眸打量着来人。

    只见,那是一名穿着内门弟子服的男子,约二十五六岁左右,面容冷峻而透着狂傲之色,眉宇间,是一股自信与张狂的气息,男子目光锐利,深邃如古井一般,高挺的鹰鼻,紧抿着的薄唇,足可见,这人不是一个简单的角色,尤其是,这个人身上有着一股凌人的摄人威压,那不是他与生俱来的,而是从小培养起来的气质与气势,不得不说,这个人,是他在仙门中所见到过的,最危险的一个人。

    “你就是风华?”低沉的声音透着一股高高上在的气息,他负手而立,锐利的黑瞳注意着唐心脸上的神色。

    “难道这里还有别人?”她漫不经心的应着,轻抚着怀中的狐狸,心下则在思忖着,这个人,看来应该是汪峰主的弟子,只是,会是他哪个弟子?

    听出他话中的随意与漫不经心,纳兰星辰黑瞳微闪,很少有人能在他的面前保持着神色如初,甚至不惧他身上摄人的威压与凌人的气势,这个叫风华就冲着这份胆量,也不是一般家族的子弟,孙平如果真是栽在这人的手中,看来也不冤。

    他迈着步伐慢慢的在洞中走着,来到那石壁边打量着那颗夜明珠,见那夜明珠表面光滑雪白,光芒又那样的耀眼,便移开了脚步,看向了那依旧盘膝坐在地上抚着狐狸的男子,道:“我是纳兰星辰,被你杀死的孙平,是我的四师弟。”

    唐心唇角微勾,眼中划过一抺光芒,这人好深的心机,说话也很有技巧,一句话的介绍就将孙平的死往她身上摊,不错,孙平是她杀死的,只是,她会傻到去承认吗?而且……纳兰?又是一个姓纳兰的?据她所知,纳兰在这飞仙界中是极少有的姓,这人莫非与纳兰若尘也有关系?

    她不紧不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说真的,她还真不喜欢仰着头看着别人说话,尤其是那人就站在她的身边,抬头看去时,总能看到对方那种俯视的目光,真让她不舒服。

    轻拂了一下衣袍,怀中的狐狸仍抱着,她直视着面前的男子,露出了一抺笑容,道:“原来是汪峰主门下的大弟子,纳兰师兄,风华这里有礼了。”她还真就向他行了一礼,这才不紧不慢的笑道:“纳兰师兄话可不能乱说,孙平师兄死了吗?我怎么就不知道呢?我只听说他失踪了,不久前也有弟子来找我问过,今日纳兰师兄一来到这里,就说我杀了孙平师兄,这怎么可能呢?我风华也就只是一个小小的仙门弟子,怎么可能会是孙平师兄的对手?”

    闻言,纳兰星辰锐利的眼中划过一抺暗光,黑瞳直视着他,勾起了唇角,沉声道:“你很聪明。”

    她淡笑不语,静看着他。

    “各位峰主有令,你可以提前出思过崖了,关于孙平的事情,众位峰主还等着你的交待,跟我走吧!”

    “既然纳兰师兄都这么说了,那我就随师兄下去吧!也好一次说个清楚,免得三天两头的有人跑来找我。”她淡笑着,取下墙上的夜明珠后,这才迈步便朝外面走去。

    纳兰星辰眉头微皱,瞥了一眼他往外走去的身影一眼,沉默着迈步往外走去,只是,出了外面时他的脸色又沉了下来,薄唇抿得更深,黑瞳紧盯着那前面的身影,顿了一会,这才迈步跟了上去。

    他以为他会御剑离开这里,直接下山,谁知他竟然是步行下去。

    走在前面的唐心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脚下步伐不紧不慢的走着,迎面吹来冷风嗖嗖,扬起了她身上的白色衣袍与墨发,冷风拂面,那是一股剌骨的寒意,但,她却感觉到这股冷风真是吹得她心里一片舒服,而怀中的狐狸则蹭了蹭,趴在她的怀中静静的看着前面的路。

    不多时,纳兰星辰也走到她的身边,与她并肩走着,两人沉默的走了一大段路后,她笑着开口,道:“纳兰师兄想必跟孙平师兄的感情很好吧!”

    旁边的纳兰星辰抿着唇,不语。他与孙平的感情怎么可能会好?以他的修为与家世,这仙门中哪个不想巴结他?但他又怎么可能见人就结交?他所结交的都是对他有帮助的人,当然,像他们这样的人,就算是结交也只是利益之间的结交,没有了利益关系,自然也就没有结交的必要。

    似乎早知道他不会应话似的,她又继续道:“纳兰师兄身为汪峰主的大徒弟却亲自跑来接我下山,真是让我感到受宠若惊呢!所以我猜想,你们的感情一定很好,要不然,纳兰师兄也不会对孙平师兄的事这样上心。”

    “东鹤仙门真不愧是贵族仙门,这里面的弟子大部份都是来自大家贵族拥有雄厚背景的,我还想着在这里面结交几个贵族公子呢!至少,将来行走时多少也能有点靠山,纳兰师兄,你说是吗?”她面带笑容,似真似假的说着。

    纳兰星辰瞥了他一眼,脸上的神色让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只听他顿了一会,沉声道:“既然你明白这一点,却还杀了孙平,你就不怕惹祸上身?”

    “呵呵……纳兰师兄说什么话呢?怎么又扯到我身上来了?”她轻笑着,神色依旧不变。

    他锐利的目光盯着他,沉声道:“难道不是你杀的?”

    “纳兰师兄怎么会这么想呢?我初来仙门,又没与人结怨,再说,孙平师兄人称快手,又是汪峰主的得意门徒,又岂是我这小小内门弟子就杀得了的?”

    纳兰星辰收回了目光,看着前面的路,道:“孙家的人不是善罢甘休的,无论是不是你杀的,你都逃不掉。”是他杀的也罢,不是他杀的也罢,他师傅必须给孙家一个交待,而最好的结果就是推一个人出去,而他,风华,就是最好的人选。

    唐心淡笑着,不语,想推她出来?那就要看他们有没本事了。

    议事堂中,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原本就在伸长着脖子等着的几位峰主越发的不耐烦了,瞥了一眼同样脸色黑沉的汪峰主一眼,道:“我说,这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连你大徒弟都去叫了,不会还带不下他一个小小的弟子吧?”

    “就是,你闲着没事可不代表我们也闲着没事,这都什么事啊?叫一个新进仙门的弟子都得这么费功夫?”

    “汪峰主,这叫来的到底是什么人?你说事情有进展上,是已经找到了杀害我儿的凶手了吗?”孙家家主也开口问着,他们被通知来这里等着,说事情有进展,只是这都等了好久了,还没见他们口中所说的那个人到来,这到底是什么事啊?

    听了他们的话,汪峰主重呼出一口气站了起来,跺着脚步走到门口处看了看,又走回了里面,道:“应该就快到了,星辰去带的人,不可能带不下来。”

    那托着脸颊眯着眼的老头瞥了他们一眼,扯了扯嘴角笑了笑,站起来伸了伸腰,转了转,喊着:“来人啊!给老头我换杯热一点的茶。”

    随着他的话一落下,外面候着的弟子便快步走了进来,为他们加茶换水,而在这时,不远处也走来了两名男子,看到那两人时,堂中的众位峰主不由的眯起了眼睛。

    纳兰星辰的出色是众所周知的,他一身摄人的强者气息甚至是凌驾于一些峰主之上,他们知道,他是因为与他的家族有关,他是自小受到重点培养的,有一身强者气势和摄人的威压很是正常,毕竟,他就是如同那夜空中的星辰,走到哪里都会吸引众人的目光,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强硬气场,让人很难忽视他的存在。

    但,奇怪就奇怪在这里,与这样一个耀眼的人物并肩走在一起,那一袭白衣怀中抱着狐狸的男子让人看去竟感觉他的气质毫不逊色于纳兰星辰,甚至,是凌驾于纳兰星辰之上,他身上的是淡雅的气息,一袭白衣更衬托得他飘逸绝尘,明明容颜很是平凡,但浑身却散发着有如明月一般的神圣气息,圣洁而尊贵,让人不敢亵渎。

    ------题外话------

    本来打算更六千算的了。想想,要不,再来个二更?还要谢谢七巧果这枚土豪,送的一百花花,以及亲们所送的钻钻和票票,我虽没提起是谁,但亲们所送的礼物我是知道滴,群么一个,啵啊!哈哈,晚点送上个二更吧,估计会在五点左右。有点犯懒了,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