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 纳兰星辰二更

    “你不是想跑吗?既然你都不想跟着我,那我只好把你烤了,再将你的妖丹拿出来。”她晃着手中的金色火焰在狐狸的身烧着,看着那雪白的肚皮毛被烧焦,发出嚓嚓的声音,冰雪蓝狐这回总算是怕了,连忙喊着:“我跟着你!我跟着你!再也不跑了!真的,我保证!”

    “你有信誉度吗?”唐心挑着眉睨了它一眼,收起了手中的火,道:“契约,与我签订契约,成为我的宠物兽。”

    “契、契约?”狐狸瞪大了眼睛看着唐心:“人类,你没搞错吧?妖是不能契约的,我不是灵兽,我是妖!”

    “我知道,一般的契约是不能用的,但是我的契约能契约妖物,但,我的契约开始时,你的精神力不能反抗,否则,我杀了你!”她声音中透着警告之意与狠厉,只因,金莲印记与一般的契约不同,金莲印记契约时不能反抗,否则,不仅契约失败,她也会被气流反噬。

    听了唐心的话,狐狸盯着他看了一会,这妥协的道:“知道了,我不会反抗的。”它不是这个人类的对手,再挣扎反抗下去只会给自己找麻烦,它看得出这个人类没有想要杀它的意思,它现在又没地方去,既然这样,跟着他也没什么不可的。

    见它点头应下,唐心这才双手合一提起体内金莲气息,随着气息的涌上她的身上弥漫出一阵淡淡的金就以光芒,她置身其中就像是一个发光体一般,下一刻合一的双手转动了起来,食指逼出一滴鲜血汇聚着金色的光芒注入冰雪蓝狐的眉心之处,只见,那一瞬间,一股金色的光芒拂过冰雪蓝狐的身体,连同那被唐心烧焦的皮毛也在迅速的恢复着,光芒没管冰雪蓝狐的全身后汇聚成一道金光印落在它的额头之处,那里,一朵金色的莲花咻的一声浮现几秒后又沉了下去,没入它的皮毛之中。

    契约成功,唐心这才满意的露出了笑容收回了手,抬眸看去时,那只冰雪蓝狐却瞪着一双眼睛看着她,于是,便问:“怎么了?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记得要乖乖听话。”说着,这才解开了那绑着它尾巴的绳子。

    “你、你是女人?”它愕然的瞪着眼睛看着她,它一直以为这个人类是男的,谁会想到竟然是个女的?

    “女人怎么了?女人也是你的主人,走,跟我回去吧!”她说着,迈步便往前走去,一边问:“这林子里似乎不止你和那只狼妖两只妖物吧!”林中阴气很重,妖气冲天,遮挡得那太阳都无法照射进来,足可见不是一般的地方,而她所在的这里,应该还不是这林中最深的地方。

    冰雪蓝狐瞪了瞪眼睛,好半响才消化了这事实,跟上前去,道:“这里面有很多的妖物,不过这里还属于外围林子,再进去一些的话,就能看到一些千年树木修炼而成的树妖,而有时这些妖还会离开这里去外面呆个十天半个月或者直接就离开这个地方。”

    “去外面?做什么?”她挑着眉问着。

    “除了修炼之外,还可以吸食人的精元,那些妖也许是去吸人类的精元吧!吸精元的话,修为也能提升很快的。”冰雪蓝狐摆着九条大尾巴慢慢的跺着步子跟在她的身边,顿了一下,它看了看身边的主人,便问:“主人,你契约我干什么?我契约时我感觉到你的实力是很强的,而且还有好几股其他的能量在身体里面,我就一只小狐狸,你用得着费这么大的劲追着我个不停吗?虽然说我是狐狸中的王族,但现在估计也就剩下我这么一只了,你收了我,又有什么用呢?”

    闻言,唐心笑了笑:“怎么?想反悔?你现在是反悔不了的了,契约都已经定下了,除非我自己给你解除,要不然这份契约会跟到你死。”

    “我又没说要反悔,我只是弄不懂人类的心思。”它低声说着,有些无聊的摆着九条大尾巴。

    “我的心思你不用懂,乖乖听话就行了。”

    一人一妖来到那悬崖下方那个水潭之处,唐心看了一眼那个水潭一眼,平静的表面,却有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水的颜色也较深,像是混浊的一般,不清澈,站在这边上往那水潭看去,不由的让人有一种莫名的不安感觉。

    “主人,这个水潭有些古怪,我们还是赶紧上去吧!”冰雪蓝狐正色的说着,声音中有着掩不住的焦虑。

    唐心瞥了它一眼,应了一声:“嗯。”声音一落,她唤出了飞剑带上冰雪蓝狐御剑而上,回到那个洞中。

    因此,她也不知道,就在她离开之后不久,那个平静的水潭突然间涌动了一下,像是有什么在里面翻了个身似的,紧接着,又恢复了平静……

    而在这思过崖中过着与世隔绝的日子的唐心,并不知道仙门中几乎乱成了一大片,只因快手孙平无故失踪,这本来仙门中人连同他师傅也没当一回事的,想着他不在仙门中应该是下山去了就,只是,大约半个月前孙平的家族却是找上了仙门,说他们家族为孙平点的长生灯却在某一天突然灭了,谁都知道,这长生灯如果灭了那就是死了,而孙平在他们家族中可算是出色的子弟,突然间这样不明不白的没了,孙家的人自然是不甘的,于是,带上孙平的长生灯,找上了仙门。

    也因为这事,仙门中人,连同他师傅才知道,孙平不是下山了,而是死了!只是,好端端的人怎么会死了?又是谁杀了他?快手孙平的实力在仙门中是有目共睹的,谁又有这个本事?

    此时,仙门中的议事大堂中,四名身着锦衣的中年男子坐在下方,看着那堂中所坐的众位峰主和门主,最后将目光落在那前面左边第一位的那名峰主身上,道:“汪峰主,这已经过去这么久的时间了,还没有找到杀害我儿的凶手,汪峰主,你倒是说说,这眼下要怎么给我个交待?”

    汪峰主拧着眉头,脸色也很是难看,道:“孙平的死我也感到很是悲伤,我也想捉出那个杀害他的凶手,将他碎尸万段,只是,查了这么久却仍没有什么线索。”

    “我儿子跟在汪峰主的峰下,实力与身手都是在仙门中有些名望的,一般的人想杀他根本不可能做到,既然如此,那就应该排除那些实力低下的,将目光转到实力在他之上的人进行追查,孙平是我们孙家下一任内主的接班人,现在却突然间就这么没了,连个尸体都没找到,门主,汪峰主,你们一定得给我们主持公道啊!”

    另外的众名峰主听了他们的话,面面相觑,心下也很是郁闷,到底是谁杀了孙平呢?以孙平出了名的快,谁又有那个本事杀了他?

    “孙家主,你们先回去休息一下吧!这件事让我会给你一个交待的。”汪峰主沉声说着,示意他们先退下。

    “那好,我相信汪峰主和门主一定会还我孙家一个公道,但是,如果这件事不能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到时我孙家可就不客气了!”先礼后兵,他们该说的话已经说了,他们的孙家的人不能白死!尤其还是被内定为接班人的孙平,如果他们不能给他们孙家一个交待,到时,他们也不会让仙门好过!

    看着他们几人走了出去,汪峰主看向一直没有开口的门主,问:“门主,这事应该如何是好?是谁杀了孙平我们根本查不出,孙家在地方上有着很大的势力,如果这一回没给他们一个交待,只怕他们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仙门门主轻叹一声,道:“这能查的我们都已经查了,确实是没人看见出事那天孙平的行踪,我们又怎么找个人交给他们?这事虽说是仙门的事,但也是你峰里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着,他起身便往外走去,不再多言。

    另外的几位峰主见状,便也相继着起身离开,这又不关他们的事,让他们来听这些话又有什么意思?要忙也不是他们去忙,他们只要到时看看,这汪峰主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就行了。

    见众人相继离开,汪峰主脸色黑沉了下来,仙门中各峰主都是不齐心的,反而,相互的看着找机会将对方给踩下去,他们又怎么会帮忙呢?压抑着心口处的怒气站了起来,拂袖便往回走去。

    回到峰中,见回家探亲的大徒弟纳兰星辰回来了,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道:“星辰,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看着前面他最引以为傲的徒弟,他的心情才好了一些,纳兰星辰,神秘的纳兰世家的子弟,因缘拜入他的门下,成为他的大徒弟。

    不得不说,那个纳兰家族出来的子弟个个皆是人中龙凤,他的这个徒弟面容俊朗,眉宇间带着自信与狂傲之色,一身尊贵的气质一看就知道出身不凡,尤其是他的修炼天赋也是极好的,在仙门之中,每一年都是他夺下仙门第一的称号,总没让他失望。

    “弟子拜见师傅。”纳兰星辰朝他行了一礼,这才道:“师傅,我刚回来,听说四师弟出了事,不知可查到是何人所为?”其实他匆匆赶回来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找到那一天散发出那金莲圣光的人,他奉母亲之命,要杀了那个人,如果没错,那个人应该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只是,却也是他最具威胁的一个人,因此,他不得不找出她,将她杀死!

    “为师正在为此事犯愁,查了近两个多月了,一点消息也没有,真是无从下手啊!”汪峰主轻叹了一声,在院中的石桌边坐下。

    闻言,纳兰星辰开笑道:“师傅,如果人真的是仙门的人杀的,那要找出还是比较容易的,仙门中有几个人是四师弟的对手?只要通过这些人排查,看看他们近来可有与人结下仇怨,想来要找出凶手就会简单很多了。”

    “你说的我已经试过了,这仙门中是孙平对手的也没几个,发现孙平不见时,他们都有在场的人证,而且他们与孙平也不曾结过怨,甚至,我连几位峰主都怀疑过,但是细想之下不可能,如果是他们的话,想动手早就动手了,不会等到现在。”

    “喔?师傅都查过了?近来真的没人与四师弟结怨?没人跟他闹得不愉快?”他目光一闪,脑海中飞快的思忖着。

    汪峰主思索着,想了想,有些迟疑的道:“说到这闹得让不愉快的我倒想起一个人来,只是……不可能,不可能会是他的。”他摇了摇头,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就那样一个普通的弟子,又怎么可能杀得了孙平呢?

    见他神色欲言又止,又摇了摇头,纳兰星辰便笑道:“师傅既然查不到,不妨将一些细节说给我听,我可以为师傅细细思考一番,看看有什么是师傅漏掉的。”

    “其实也不没什么的,就是有一个新来不久的弟子,叫风华的,当日……”他将那一日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道:“这事也就这样,现在他还在思过崖思过没下来呢!说起来,好像他的三个月之期也快到了,这个弟子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弟子,没什么出奇的地方的,所以我才没想说出来。”

    “师傅,听完您的话我觉得这个新来的弟子应该是不简单的。”他沉声说着,道:“如此此人简单,那就不会在短短的几天之内跃上天班的前十强之位,能跃上前十强之位的定然是有什么过人之处的,师傅轻视了他,只怕,这就是一个大意了。”

    闻言,他拧着眉头道:“可是他当时在思过崖面壁,怎么可能去杀孙平?”

    “师傅不是说那一日四师弟拿了那名弟子的酒葫芦还让他去思过崖思过吗?四师弟喜欢收藏一些玩意儿,他准是看上了那个弟子的酒葫芦了,师傅不妨把那个弟子叫下来盘问,说不定会有一些意想不到的进展。”

    如果唐心在这里,一定会为此人的心机缜密而感到惊讶,他竟然能靠着对孙平的了解和当时的一些情况就推算得八九不离十,这样的人又岂会是简单的人?

    “对,你说得对,我马上让人去把那个弟子叫下来盘问,如果真的是他杀的,我一定会亲手废了他!再将他交给孙家的人去处置!”他沉声说着,当即唤来了一名弟子,交待了一下,那名弟子便匆匆往外而去。

    “星辰啊!你回来真是太好了,这事情被你这么一说,才终于有点眉目了,真不愧是纳兰世家的子弟啊!”他开口赞叹着,一双眼睛带着满意之色的落在他的身上。

    纳兰星辰笑了笑,道:“师傅,其实这一回来,我还想查一件事情的。”

    “哦?什么事?你说,只要师傅能帮忙的一定帮忙。”

    “大约三个月前的一天夜里,东边这边升有一股金色的光芒射出,师傅可知?”

    “知道,这事情我们仙门的众位峰主和门主都知道,那是差不多三个月前的事情,有一天夜里,离我们仙门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女子在进阶,说起来,那可是一个不简单的女子,她的进阶没有人为她护法,但是却有两头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当时因她进阶而引动的气息很是强大,引来了一些强者想要将她扼杀,但最后都没有一人得逞,反而,东城四尊者的其中一人还被那个女子的上古神兽给杀了。”

    “师傅可知那是一名怎样的女子?她大约多大?是何模样?”他的语气有着着急,没想到,竟然就在这仙门附近,那如果他没放回去的话,也许还真能碰上面也说不定,回来仙门时他听母亲说,父亲已经知道了那名女子的存在,也派出了人在寻找她,他只能先一步的将人找到顺便杀死,以绝后患!

    神秘的纳兰世家只会是他纳兰星辰的!他一步步的走到如今这个位置,在纳兰家族站稳了脚,他绝不会允许突然冒出来的同父异母的妹妹夺走属于他的一切!

    虽有些诧异于他焦急的语气,不过汪峰主还是说道:“她大约二十岁上下吧!那容颜是长得绝美,我还真不曾见过一个女子有着那样的容貌,在那金光升起时,我看到过她的眉心之间浮现着一朵小小的金莲,很是神圣,对了,纳兰若尘似乎认识她。”

    纳兰若尘认识她?

    他的话,如同一颗惊雷般轰隆的在他的心中炸开,心头猛的掀起了巨大的骇浪,纳兰若尘认识她?纳兰若尘也是纳兰家的子弟,他也知道那一件事情,这么说,他是跟那个女子说了她的身世了?想到这,拳头不由的紧拧起来,心中怒火腾腾。

    该死的纳兰若尘!如果他也敢阻挡他的路,他一定会杀了他!

    “师傅,我先去找一下若尘问清楚事情再回来。”他站了起来说着。

    “好,你去吧。”他知道纳兰若尘也是纳兰家的人,只是,纳兰若尘似乎在纳兰家并不受宠。

    ------题外话------

    亲爱滴们,求票票,下一章,看唐心如何反击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