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 进入化神!

    “轰隆!”

    最后一道的天雷在那金莲圣光中狠狠的劈落而下,强大的威压,骇人的气息扑天盖地的袭向唐心,空气中的气流以及那百米之内的气息全都像大海里卷动的旋涡一般的飞卷向唐心的结界当中,尽数击向她的身体,而也就在那一瞬间,在那剌眼的金色光芒之中,承受着那股惊天威压与气流的唐心身体的白衣终于抵挡不住那股骇人的气流而碎成了碎片散落空气之中,她仰起头,一声响透半边天的痛呼出声紧接着在空气中传开……

    “啊……”

    她的身体被金色的光芒包围着,剌眼的光芒让人无法直视她此时赤果果的身体,在她的周身之边,雄厚的气息与威压呼呼的涌动着,像一头头猛兽一般的咆哮着,飞一般的窜入了她的身体里,与她的身体形成了一体,整个人被强大的气流带动起来飘浮在半空中的她身上就像围着太阳光,众人只看到那股金色的光芒包围着她的身体,这股金色的光芒渐渐的形成了一朵巨大金莲的模形,而那女子就身处那朵金莲之中,她那绝美的容颜展现在众人的面前,隐隐的,那眉心之处还浮现着一朵散发着神圣光芒的金色莲花,美得让人不可思议,美得让人喃喃失神!

    “好美……”

    饶是修炼有成的各名峰主看到这美不胜收的一幕都不由的惊叹出声,一双眼睛紧紧的看着那半空中的一幕,他们知道此时那白衣女子赤着身体,只是,那股金色的光芒将她包围住却不会走露半点春光,但,正是这股神秘而又神圣的光芒,让她看起来就仿佛九天之上的神女,那样的尊贵,那样的圣洁,那样的不可亵渎……

    纳兰若尘怔怔的看着那一幕,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看着这一幕,心头震惊不已,仿佛有什么隐隐的在脑海中冒了上来似的,这光芒……

    古世君看到这一幕也不淡定了,心中掀起了震惊的狂潮,谁会想到这女子突然间身体会散发出这样的光芒来?这样的光芒分明就是金莲圣光!而据他所知,似乎有一个家族的一个孩子自出生就带有金莲圣光,只是后来听说是不见了,难道,会是她?只是,这怎么可能?

    老头看着那浑身散发着金莲圣光的唐子目光闪了了闪,朝一旁的徒弟儿看了一眼,眼中划过一丝复杂,莫非,这两人还有血缘关系?

    而门主和四位长老在看到这光芒形成的金莲后,眼中也浮现了不敢置信的神色,心头如同掀起了狂风骇浪一般,震惊不已,难道她竟然是那个家族的子弟?只是,听说那个家族子弟虽多,却只有一个嫡系的孩子在出生时有金莲圣光护体,难道……

    他们看到的只是唐心此时的美丽,此时的神圣不可侵犯,然,此时的唐心在金色的光芒之中却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她的身体里的每一根筋脉,每一条血管都被气流所涨满,那是一种灼热而痛苦的感觉,血液像是滚烫的,筋脉不停的在澎涨,仿佛下一刻就要爆破一般,仿佛下一刻浑身的血液就要破体而出!

    此时,感觉到她身体里的痛苦,青龙和火凤也窜了起来,盘旋在她的身边,鸣叫着,低吟着,那声音仿佛在安慰着她,在叫她顶住一般,一龙一凤的盘旋在她身边不远处,虽然它们与她是契约关系,但此时的气流太过强大,它们也不能太过靠近。

    品阶蹭蹭蹭的窜了上来,一连从化神期直接窜到了化神期第八级时才停了下来,感觉到身体已经将近到了极限,她咬紧牙关双手用力一拧,大喊一声再度的冲破那一道气息。

    “啊!”

    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在空气中传开,就在那一瞬间,就在她身体终于突破的那一瞬间,原本遮挡在上空的云层终于散开,那股大气层也形开了,骤然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也就在那一瞬间,突破第八级进入第九级停落在化神巅峰处的她猛的睁开了眼睛,手从空间手镯中拂过,一件白衣咻的一声套上了她的身体。

    金色的光芒渐渐的散去,夜色之中,繁星点点,而她,就如同那天上明月一般皎洁美丽的飘浮在那夜空之上,浑身散发着一股尊贵而神圣的气息,一种令人不自由主的想要臣服于她的气势,青龙火凤盘旋在她的身边,下一刻,火凤俯身来到她的脚下,让她立于它的背上,夜空之中,那一抺白色的身影伫立于一只火凤的背上,白衣飘飘,墨发飞扬,清冷绝色的容颜,以及那眉心之处渐渐隐去的金色莲花,这一幕,是那样的震撼人心……

    居于夜空中的她,清冷的目光扫过下方的众人,在纳兰若尘的身上停顿了一下,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我们又见面了。”没想到,他竟然也在这里,而他与她不过只见过一次面,却这样义无反顾的帮她。

    纳兰若尘微怔,继而也回以温和的一笑,衷心的道:“恭喜你进阶了。”她的进阶,这样的惊心动魄,真的是让人吓掉了半条命。

    她朝他轻轻一点头,目光落在那张口欲言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仙门门主身上,停顿了一下,清冷的声音便从她的口中传出:“多谢仙门门主今日相护,今日相护之情,我唐心记下了,后会有期。”声音一落,不待众人多说,脚下的火凤仿佛明白她的心意一般,一个俯身往云雾下方飞去,而青龙也在下一瞬间化做一道光芒回到了空间之中。

    “这……”

    眼睁睁的看着她就这样离开了,甚至连话都没说上一句,仙门门主心下划过一丝焦急,随即想到离开时所说的话,这才释然,今日他们其实也没帮上什么,但她能说出那话,显然已经是给了十足的面子了,他又还能说什么呢?

    “我们回去吧!”他轻叹一声,便与四位长老一同率先往仙门中而去。

    随着他们的离开,其余的众人也陆续回去,而纳兰若尘怔怔的看着唐心离去的方向,心情仍旧在澎湃着,久久无法平静……

    回到过过崖的唐心易回了原本的容颜,换上了男装便在洞中调气养息,虽然进阶所承受的天雷劈打威压无穷,但不得不说,她的实力一连的提升了很多,直接从元婴巅峰跃入了化神巅峰,这是连她自己也没想到的事情,如今正在在这思过崖中调整体内的气息,三个月的时间能让她迅速的适应过来。

    只是,又过了几日,古世君又来到了思过崖,唐心如此的实力进入化神巅峰,神识一探便知道有人到来,不过他依旧闭着眼睛静修调气,直到,那外面的声音传来。

    “风华?风华?”

    古世君边喊着边走了进来,看到里面墙上放着颗鸡蛋大小的夜明珠,不由惊呼一声:“哇!好大一颗夜明珠,我道怎么这里面这么亮呢!风华,你怎么样了?在这里还好吧?”他只是看了一眼那颗夜明珠后便移开了目光,将视线落在一身白衣的男子身上。

    唐心睁开了眼睛,看了他一眼,问:“你怎么来了?有事?”

    “我前几天就偷溜上来看你了,不过当时你没在,对了,你那天去哪里了?”他状似无意般的问着,然,那目光支是落在风华的身上打量着。

    “跟你一样。”她轻呼出一口气,淡淡的说着,从地上站了起来。

    “啊?什么意思?”

    “你不是去看那个女子进阶了吗?我当时也在那里,不过躲得较远你没看见。”伸手轻拂了一下身上的白色衣袍,迈着步伐往洞口处走去。

    “什么?你当时也在啊!”他诧异的张大了眼睛,一脸兴冲冲的说:“那这么说你也看到了?那个女子美吧!竟然还有青龙火凤两头上古神兽,啧啧,真不简单啊!”

    唐心沉默着,看着那前面的悬崖,目光微闪:“你没事也不要来这来。”悬崖底下到底有什么呢?那日从她身边窜出去的又是什么来的?也许,她可以趁着这些天下去看看。

    “我最近也闲着没事做,少了你觉得好无聊的样子,不过,这里面还真的是阴森得很,你在这里冷不冷?要来要我给你带些暖和一点的东西来?对了,你怎么不在这里生些火呢!至少能暖和一点啊!要不然这里的风太多了,这么吹三个月就是活受罪嘛!”

    见她的目光落在那悬崖之下,便好奇的凑上前去:“风华,你看什么?下面有什么吗?”

    “古世君,不关你的事,你还是少管为好。”她突然间冷下了声音来,转身看着站在身边的他,依旧是脸上扑着厚厚的一层粉,但,这个人经过相处,她直觉得他定不简单。

    他心一跳,面上却是镇定的道:“风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知道的。”她淡淡的说着,转身走进洞中,伸手一挥,一个结界布下,同时盘膝在洞中坐下调气养息。

    看着他伸手一挥布下结界,古世君目光微闪,不由的想起那日所见的那名女子,又看了看他,心下摇了摇头,暗笑,怎么可能呢?虽然两人都会结界,而且气质也很相近,但一个是男一个是女,又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人?再说,风华的实力虽然雄厚,但怎么也不可能达到化神级别,他真是想多了。

    感觉到他离去,唐心这才睁开了眼睛,清眸中划过一抺暗光,原本她以为这古世君没什么特别的,但,越想越是不对,尤其是在那一日还看到了他也出现在她进阶的地方,越是让她觉得正常的人就真的不太正常,不得不说他隐藏得很好,险些连她也骗过去了,只是,他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与此同时,在炼狱之中的沐宸风过关斩将的来到了第八层的冰山地狱,这里抬头看去所能看到的地方都是雪白的一片,无论是山峰还是平地,冰雪复盖,空气中的冰冷气息冷入骨血,寒风一吹,更像是一根根冰针剌入骨肉之中一般,有着椎心之痛!而这里,密密麻麻的鬼魂都是赤身果体的在寒冰中行走的,他们要爬过一个又一个的冰山,受尽冰山的冻骨,寒风的摧残。

    此时的沐宸风已经不似初入炼狱的他了,此时的他,披散着一头凌乱的墨发,脚下的靴子早已经不知在哪一层地狱中划破,此时的他赤着脚行走着,身上的衣服虽能遮体,但也好不到哪里去,前面身后左右,都是那赤着身体的男男女女的鬼魂,他们在哀嚎着,在惨叫着,有的在互相推挤着,有的爬上了冰山又滑了下来,又得从下面重新爬过,在这一层的地狱中可以看到有一些鬼差拿着鞭子在抽打着那些鬼魂,鞭子抽动的声音夹带着森寒的冷风,咻咻的响,听得那些鬼魂尖叫出声。

    他冷着脸迈着步伐一步步的走着,脚下所踩的冰冷直达心底,那股寒气从脚底窜起直至心间,再加上那从四面吹来混杂着鬼气的寒风,阴测测的,冰寒剌骨,前面挡住他路的那些赤身果体的鬼魂被他身边跟着的穷奇吃入腹中,他的眼中只有那白茫茫的一片,越过一层又一层的地狱,虽然身上的受了不少伤,但,他身上的魔性却被从他身边而过的鬼魂吸得差不多了,他相信,再下几层地狱,身上的魔性就可以完全驱除,到时,只要出了这十八层炼狱,他就可以去飞仙界找她了。

    想到心中深爱着的那个女人,冰冷的眼中浮上了一抺温柔的神色,脸上冷峻的表情也随着缓和了一些,只是下一刻,眼中的温柔隐去,浮上了一抺冰冷的杀意。

    前面,那朝他涌来的那些赤着身体的女鬼,一个个换上了妩媚的神色,双眼放光的盯着他,仿佛他是她们的救世主一般,看到那几十个女鬼赤着身体扑了过来,有的还摆弄出诱人的姿态,他就知道,定又是那阎王在搞的鬼,要不是他在搞鬼,这些鬼下了这地狱又怎么可能还如此风骚?

    “穷奇,都吃了!”他冷着声音沉声说着,目光掠过那些避着他避得远远的鬼差,下一刻,身形微闪,快如鬼魅一般的掠过,朝那离他最近的一名鬼差掠去。

    “嘶!啊……呜……”

    碰到了穷奇,那些女鬼一只只的鬼叫个不停,惊恐的四处逃窜着,只是脚下冰峰又滑,跑没几步又摔了下去,一些跑得慢的则被穷奇一口吃进肚子里,穷奇在里面四处乱窜着,惊得那些鬼魂鬼叫个不停,一时间,随着穷奇和沐宸风的捣乱,冰山地狱顿时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而穷奇似乎玩得正起劲似的,还在那冰地上跺了跺脚,上古我兽的威压和力道一震,一些冰山便发出了咔嚓的声音,从上面碎滚了下来。

    “啊……”

    “嘶!你、你想干什么?我、我可是鬼差!”那挥着鞭子打着那些鬼魂鬼差突然间被沐宸风给扣住了脖子,本来就是鬼的它一瞬间只感觉到一股冰寒之气与杀气袭来,惊得它说话也是颤抖的。

    “带我去下个炼狱,否则,我让你灰飞烟灭无法存在三界六畜之间!”低沉的声音透着杀意,他扣着那只鬼差的脖子,轻易的将它给拧了起来,只要稍微一用力,就能将它的魂魄消失在他的手掌之间。

    “别、别啊!这、这位尊、尊者,小鬼我也是听阎王吩咐办事,您、您有气不能发我身上啊!”那只鬼差吓得颤抖个不停,连忙求饶着。

    “走!”

    “可是、可是阎王说、说……”想到阎王的吩咐,它又不敢违抗,而此时,它的魂魄又掐在这个人的手中,一时间,左右为难。

    沐宸风目光一眯,眼中寒意一现:“你没得选择!”

    “好、好吧!这、这边,您、您随我来。”说着,这才在空气中一挥,也不知画了什么,竟然出现了另一个地狱,油锅地狱!

    油锅地狱,随处可见的是滚汤的油锅,一些鬼差拉着那些生前作恶多端的鬼魂在油锅里炸着,一遍一遍的炸着,直到酥脆才丢到一旁去,鬼下油锅时的那噼啪的油响声和冒上来的油泡,吓得那些在排除的鬼魂们颤抖个不停,然,到了这油锅地狱里是没有鬼差会去同情这些鬼魂的,因为他们生前都是作恶之人,死不足惜,受这样的罪也是罪有应得,而每个鬼魂在油锅里翻炸的遍数是不同的,依照那些鬼魂生前的作恶程度来判断。

    沐宸风瞥了一眼那些被剥光了衣服丢下油锅的鬼魂一眼,冷漠的便移开了眼,放开了那个鬼差往前走去,每个炼狱他都在呆上一段时间,因为他是人,而这里面的是鬼,人在鬼中行走,那些鬼会吸食他身上的气息,正因如此,他的邪魔之气才会渐渐的减少。

    每一层的地狱中,惨叫的声音都是不绝于耳的,在这里面的都是恶鬼,都是生前作恶的鬼,此时的他们谁就算已经知道害怕知道后悔,但为时已晚,等待着他们的只有着那滚烫的油锅和残酷的酷刑。

    “来,把这几只炸得浑身金黄的恶鬼端去给阎王爷吃。”油锅边,一只鬼差指着那刚炸出来的几只恶鬼,此时,那些恶鬼的三魂六魄只剩下一魄在那里了,而在这炼狱之中,阎王就是鬼王,他法力高深,同时也是喜好吃鬼的,无论是什么鬼,只要他一张开口一吸,那些魂魄什么的都全进入他的口中。

    从油锅边经过的沐宸风听到这话,瞥了一眼那油炸鬼,想到阎王那家伙竟然要吃这些恶心的东西,不由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继续往那鬼魂多的地方走去,然而就在这时,一名没眼光的鬼差随手一位就要捉沐宸风下油锅,谁知扯了好几下也没扯动,回头一看,怒瞪着他厉喝着:“好你个恶鬼!下了这油锅地狱竟然还敢行恶是不是?过来,把衣服脱了下油锅!”

    不远处,几名鬼差朝那个鬼差看了一眼,皆摇了摇头表示同情,他们虽然清楚那个人类并不属于这里的,而且,似乎跟他们阎王爷还有点交情,是不能轻易得罪的,但,却是没有鬼差愿意去提醒这个今天刚上任的小鬼差,一个个皆看好戏般的看着,压根没人想开口提醒。

    而沐宸风被这么一拉着,回过头冷冷的瞥了那个小鬼差一眼,冷声喝道:“放手!”

    “咦?你个恶鬼,好大的胆子!竟敢这样对我说话?”那小鬼差还看不出事情的不对劲,下一刻,在他伸出鬼爪想要去扯沐宸风身上的衣服时反被沐宸风扣住了那伸出的鬼爪,将他提起后直接丢进了那油锅之中。

    “啊!”

    “嚓嚓!”

    砰的一声重响,那小鬼差整只掉进了那滚烫的油锅里,一时间,那些油全冒了起来,一个个大大的油泡嚓嚓的响着,吓得那一旁的鬼魂一只只都缩到了一旁,惊惧的看着那整了整身上衣服,冷着一张脸又迈步往前走去的男子。

    “啧啧,真笨,竟然连那人也敢去动?真是找死,哦,不对不对,他是已经死过的了,现在被油锅一炸,啧啧,真是死得不能再死了。”不远处的那些鬼差议论着,一副幸灾乐祸的看着那只在油锅里惨叫着的小鬼差。

    因为是油锅地狱,这里面的温度很高,脚下所踩的地方也很烫,就像是踩在火焰上面一样,烙得脚下一阵剌痛,在冰山地狱时的冰寒剌骨,而来到了这油锅地狱却又是另一番的折磨,看着那随处可见的油锅,沐宸风在里面转了转,找了一个地方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这是他到每一层地狱都必须做的事情,在这里面修炼,速度提升得很快,而且不仅如此,还能让身体的邪魔之气散发出来,让那些鬼魂吸收,进入减少身上的邪魔之气,只要在这里呆上十天半个月的,就可以前往下一层地狱了。

    阎王殿中,一头戴金冠玉珠半遮面阎王斜倚在宝座上,但见他虎目浓眉,面露凶煞之气,胡须遮面,模样甚是吓人,黑色蟒袍锦衣,玉带束身,在他的身边恭敬的站着一名手拿大本的判官,整个阎王殿中阴气森森,隐隐能听见鬼嚎之气,只是,他却似乎早已经习以为常,手持酒杯喝着杯中美酒,只是那头上金冠垂落的玉珠总在他的面前晃来晃去的,看起来十分碍眼。

    “那家伙现在怎么样了?到了哪一层炼狱了?”他抿了一口杯中美酒,开口问着,粗犷煞气的声音带着一股威严的气息,那是一股与生俱来的威仪,不怒而自威,只消一记眼神,一道声音,便足以震摄这地狱十八层中的恶鬼与阴魂。

    “回阎王的话,那位尊者现在到了第九层油锅地狱,不久前送来油炸鬼鬼差说,他把一名小鬼差丢进油锅里炸了,而后在那里找了一个地方又是盘膝修炼。”一旁手捧大本的判官恭敬的说着。

    阎王一听,虎目中浮现了几分的笑意,声音却仍旧是那样粗犷中带着煞气:“哦?看来他还真不将本王的地狱当一回事啊!这家伙要过十八层地狱又有何难?如今已经到了第九层,依本王看上,不消多久他便可去除身上的邪魔之气离开这里了。”说着,他的声音一顿,把玩着手中的杯子,像是在打着什么主意似的,道:“吩咐下去,给这家伙加点难关,地狱不久前不是来了不少恶鬼吗?后面的炼狱放几只去了陪他玩玩,还有,给他送壶酒过去,再让鬼差给他送盘油炸鬼去当下酒茶,告诉他,等到越过了十八层地狱后,本王就在这阎王殿设宴,也不枉他来到本王的地方游玩了一回。”

    “是。”判官应了一声,这才转身退了下去。

    油锅地狱之中,接到了判官的吩咐,几个鬼差连忙炸了一盘油炸鬼,然后端着酒,这才来到了沐宸风盘膝静修的地方,说来也奇怪,这里面的鬼魂都是恶鬼,就算是对鬼差有时都会反抗,但偏偏他在这里面就是没有鬼魂敢去主动靠近他,也许是因为那只守护在他身边的穷奇,又也许是因为他本身的那股可怕的气息与威压,此时,几个鬼差端着油炸鬼上来,却见穷奇蹲坐在他的身边不远处,又不敢太过靠前去,只好隔着大约三米的距离将东西放下。

    “那个,尊者,这是我们阎王爷交待拿来给尊者吃的,这里有美酒,还有刚炸出来的油炸鬼,请尊者趁热吃,如果不够就跟小的说一声,小的马上为尊者再炸一盘上来。”

    沐宸风听到了他们的话,睁开眼睛一看,瞥了那摆放在他面前不远处的那些油炸鬼,脸色黑沉了几分,他可是人,又不是阎王那个专门吃鬼的家伙,给他弄来这些分明就是想恶心死他。

    “穷奇,去吃了。”他沉声说着,再度闭上眼睛,他不喜欢这些东西吧,但穷奇却是喜欢的,穷奇本来就是吃鬼食肉的凶兽,这些东西给它吃最好不过了。

    “尊者,我们阎王爷还说了,等尊者通过了十八层炼狱的历炼,他到时在阎王殿设宴请尊者饮酒吃鬼。”几只鬼差说着,见他的脸色异色的难看,连忙迅速的退开。

    沐宸风的嘴角微抽了一下,连应都懒懒得应一声,而一旁穷奇则走上前去,开始大口的吃着那些油炸的鬼,咔嚓咔嚓的声音下时的传出,听得那周围的鬼魂一阵惊恐,一个个像是在看着恶鬼一般的看着那头穷奇,颤抖不已。

    时光匆匆,一眨眼,过了两个多月了,这一天,在思过崖中的唐心站在那崖边上,看着那悬崖底下的一幕,那一日的那道影子一直在她的脑海里挥之不去,没有弄个明白,心里就是不舒服,她用了两个多用的时间调整了体内的气息,再将实力压下,如果实力又再进阶的她,一般的修士想看出她的真正实力还有些难度。

    她唤出了飞剑,御剑便下了悬崖,打算去看看那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来的?这个悬崖深成这样,阴气又这么的重,里面会有什么样的东西呢?

    御剑而下,越往下,阴气越重,而这个悬崖的深度更是让她始料未及,下面漆黑的一片,幽深而透着阴森和剌骨的寒风,她拿出夜明珠来照亮底下的景物,当夜明珠的光芒照亮着下方时,她才看到,原来这悬崖下面竟然是一个水潭,一个平静却又透着诡异气息的水潭,而水潭的另一边才是地面,顺着那边看去,竟是一片林子。

    漆黑的光线,幽暗的气息还伴着阵阵的阴风,这种诡异的感觉让她提起了警戒,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真的如这表面一般的平静?尤其是这里面的气息这样的诡异,这里是仙门的地界,难道,这没有人发现这里的不同寻常吗?还是虽发现了这悬崖底下的诡异,却又没人下来探查过?

    这里面,又有什么呢?这种气息虽然阴寒却不是鬼气,既然不是鬼气,那会是什么?

    “咻!”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像是有什么在幽深的林中窜动一般,那速度很快,加上这里面光线较暗,让人无法看清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她停顿了一下,收起了手中的夜明珠,利用着神识探着路,在这尤其漆黑夜色中的林中慢慢的行走着,不知不觉越走越深,让她都觉得诧异,一个悬崖底下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片的林子?

    “嗷!”

    一声狼嚎声让她停下了脚步,那确实像是狼嚎的声音,只是仔细一听,又似乎有些不一样,心下思忖着,她提气而上,寻着声音而去,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幕时,悄然无声的停落在树梢之上,静静的,屏起了吸呼与身上的气息,她就仿佛与漆黑的环境溶为了一体,让人不易察觉。

    “死狐狸!我看你这回怎么逃!足足追了你三个月了,今天,我就要将你的内丹挖出来吃了!”那是一个人形的模样的男子,但是却张牙舞爪的,就连说话间那手也摆弄个不停,一副野兽的模样,很是怪异,而在他的面前,是一个身着白蓝相间衣袍的男子,男子模样妖媚,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更是带着勾魂摄魄的本事,只是轻轻的一挑,便散发出一种妩媚妖孽的魅惑之色。

    唐心在不远处看着,看到那名妖媚男子和对方的那个张牙舞爪的男子时,眼中划过诧异之色,因为她感觉不到这两个‘人’身上有着唐‘人’的气息,不仅没有人的气息,反而透着一股妖物的气息,那股气息与这里的空气间相互交溶着,那一瞬间,让她知道了,这两个人模人样的‘人’根本就不是人,而是妖!

    妖,她听说过,却从没接触过,而此时,竟然让她遇到了妖!这样看着,那名妖媚的男子应该就是狐妖吧!看他那脸色苍白,气息不稳,明显的就是身上有伤。

    “哼!臭狼,要不是我经历天劫时被天雷击伤,你以为你还能活着!”狐狸男一双妖媚的眼睛一眯,射出了点点冰寒的杀气,要不是他被天雷所伤到现在也还没好,岂会被这只恶狼整整追了近三个月!

    “呵呵呵,我就是知道你受了天劫,所以才趁这个机会来杀你,取你的内丹,你说,若不是趁这个机会的话,我又怎么可能是你的对手?狐狸最尊贵的种族又如何?你们狐族不正已经就只剩下你一只狐狸了吗?如果连你也死了,那么一来,你们狐族也就绝种了,想想,我就觉得开心,哈哈哈……”

    在树上听着的唐心目光微闪,挑着眉看着那个男子,这么个男子竟然是只狐妖?妖跟灵兽不同,灵兽是有灵气的动物,它们只要修炼到品阶到了一定的级别就可以化成人形,但妖不同,每一只妖都得修炼千年才有机会化成人形,而妖并不一定只是动物,妖是不拘一体的,一棵树如果集天地灵气,吸收日月精华,再修以时代的悠久,也是可以化成妖的,就算是一条鱼,也能变成鱼妖,五百年的妖只是拥有了智慧,但要化成人形就得上千年的道行才行,同时的,妖的法力也比一般的灵兽要高,这便是妖与灵兽的不同。

    看着那个狐妖变成的男子,唐心心下在打着主意,她有灵兽无数,不过这妖,却一只也没有,灵兽能契约,这妖好像是不能契约的,如果想要收服它,那要怎么做呢?

    脑海中思忖着,在想了很多种契约方法都不能契约时,心下也暗叹,难道没办法契约妖?却不想在这时,脑海里传来了火凤的声音。

    “娘亲,一般的契约是契约不了妖物的,但是,你的金莲印记却可以契约,因为那是相当于一种束缚。”

    “哦?金莲可以契约妖?”她诧异的用神识回着话,心下暗忖着,那前面的两只妖如果想要收拾了,那么,就得先对付,她还没对付过妖物,也不知这千年妖物的实力到底是怎么样?

    心下正想着,就看到前面的两只妖物已经开始打了起来,那只狐妖明显身上有伤,力道不足,步步后退着,而那只狼妖却是步步紧追,招招狠厉而唐致命,想要直取狐妖的内丹,要知道,吃了千年妖物的内丹那实力可是会大增。

    算了,先看看再说,就算要救也得看准时机,在那狐妖受悬一线时再施救,否则,以狐狸的狡猾,谁知道还会弄出什么事来?

    “咻!砰砰砰!”

    一来一往攻击的速度不相上下,她看到那只狐妖一挥手间,竟能袭出雪一般的东西作为攻击,尤其是随着两只妖物在那里打着,周围竟然下起了点点雪花,气息也猛的变冷了下来,雪花飞舞间化成了一道道的寒冰袭飞了出去,从四面包围着击向那只狼妖,只是那只狼妖明显的也不是好对付的,纵身一跃的同时击落了那些寒冰,同时化成狼身飞扑而出,凌厉的爪子狠狠的朝那狐妖抓去。

    看到那只狼爪朝心脏处而来,狐妖心口一惊,猛的后退着,只是那只狼妖却也步步逼紧,直到他身后抵住了一棵大树无处可退之时,看到那只狼爪就要剌入心口之时,他本想提气反击,却又因扯到了旧伤而猛的倒抽了一口冷气。

    “嘶!”

    “受死吧!你的内丹是我的了!哈哈哈哈……”狼妖口吐人言,哈哈大笑着,仿佛已经看到将狐妖的内丹抓在爪中一般,只是,让两只妖物都没想到的是,就在那一瞬间,一根树枝咻的一声夹带着凌厉的气息飞袭而来,精准无比的将剌中了那只狼爪,就那样硬生生的剌透了过去,一时间,一声凄厉的狼嚎声在林中响了起来,划破天际,十分剌耳。

    “呜嗷!”

    狐妖怔愕的看着那枝头上站着的白衣男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是他?那个洞中的人?他怎么下来悬崖了?一时间,失了神的怔怔看着,很是不解,他怎么就出手救了它呢?据它所知,无论是什么人,看到它们这些妖物时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杀了它们,在妖界中也一样,从没有妖能与人和平共处,更不用说人会救妖了,可,他却是真真切切的救了它。

    “不用看着我,因为你很快就会是我的了。”唐心勾唇一笑,眸光掠过那怔愕的狐妖,然而,她的话却是让狐妖惊醒了过来,心中猛的一震,很快就会是他的?他想抓它?果然,人类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当下,趁着那恶狼的爪子受了伤,它顾不得其他的直接化身为原形,手脚并用,飞一般的朝幽深的林中掠去。

    只是,那看着狐妖逃走的唐心却是惊艳的看着那狐妖逃走的方向,眼中闪烁着势在必得的决心,因为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了那只狐妖的原形,是那样的美丽,那样的令人惊艳,就是把它捉了当宠物,她也得把它捉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