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 最忠诚的守护!惊!

    章节名:013最忠诚的守护!惊!

    回头看去,只见,天空之中出现三男一女,男的看起来在四十五岁左右,但,实际的年纪肯定是不止的,而那女的则是一名如花女子,然而是,她的真实年龄自然也绝不会像她外表一样年轻,只是,这四人有一个相同点,就是周身的威压很是雄厚,从他们的出现,他们所飘浮而立的那一处地方的所息就压抑了下去,像是复盖了什么似的,可以看出那弥漫在他们身边的那一股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而能散发出这样强大气息的修士,又岂会一般?

    仙门主门脸色一片凝重,就连那分站四方守护着唐心的那四名峰主也一样,看到那四名突然出现的强者,他们心头一沉,隐隐的有种不安的感觉窜上心头,很明显,从这四人身上散发的气息就可以看出,他们绝不是好惹的,不由的,朝那盘膝而坐在结界中正承受着天雷的白衣女子一眼,眼中划过一丝复杂。

    纳兰若尘见此,心下也微沉,眸光不由的朝他师傅看去,果然,他师傅的脸上也浮现了凝重的神色,看来,这几个人确实是不简单,如今连这样的强者也引来了,如果战斗,他们可有胜算?

    居于高空的四人并没有开口,只是以着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冷冷的扫了众人一眼,那神色,仿佛就是与他们说话都会降低了他们的身份一般,一双眼眸掠过众人,唯独在老头的身上停顿了一下,这才将目光转向了那在结界当中的白衣女子。

    老头被那目光扫过,只感觉身体里瞬间窜起一股冰寒之气,那是怎样的一种威压?四人中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竟然只是用眼睛就让他感觉到他那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摄,他是在警告他,用着那威压警告他,如果胆敢多管闲事,那么,多杀一个对他们而言也不是什么难事!

    心下轻叹一声,目光朝那白衣女子掠去,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啊?不就是进入化神期么?怎么就引来了这么多的强者呢?一般的修士进入化神期所引动的那股能量没有这么大,因此,也不会有强者想要取之性命,但,她却不同,她的进阶竟是让天地都为之震动,气流之雄厚,威压之强大,让那些强者都感觉到了威胁,他们不会让一个对他们有威胁的修士成长起来,因此,他们的会不惜一切代价的将威胁扼杀!

    四人中,那名女修看到那盘膝而坐在结界中进阶的绝色女子时,眼中划过一抺杀气,抬起了染着鲜血蔻丹的手慢慢的在面前一拧,冷哼一声,阴测测的道:“好个狐媚女子,长着一张让人看了就想划花的脸!”

    门主迟疑了一下,还是拱手问道:“在下东鹤仙门门主,不知几位是……”

    “小小仙门门主也敢问我们的尊号?”其中一名中年男子阴沉沉的开口,一双狠辣如蛇的眼睛盯着仙门门主,毫不客气的哼了一声,一点也没将他放在眼里。

    “别跟他们废话,先杀了那个修士再说!”另一名中年男子沉声开口,声音中的狠厉之色毫不掩饰,此时,那目光正直视着那结界中的唐心,浑身的杀意骤然而现。

    此时,先前那赤焰尊者却是一恭敬拱手朝他们行了一礼:“赤焰见过东城四尊者,四位尊者,我本来想杀了那个女子的,只是,这东鹤仙门的人欺人太甚,竟然合众人之力对付我一人,他们说什么要为那名女子护法,四位尊者来得正是时间,此女子引动如此强大的气流和威压,若是留下,他日定成祸患!”

    “你胡言!我们仙门中人哪有以多欺少?明明是你不敌还敢在此挑拨离间!真是卑鄙小人!”纳兰若尘冷声怒喝着那名赤焰尊者,对此人的小人行为很是不屑,只是不想,他的声音才一落下,一道暗劲便朝他袭来。

    “狂妄小儿!竟敢这本尊面前放肆!找死!”

    四人中,为首的那名中年男子厉目一扫,沉声一喝,伸手一拂,一股暗劲伴随着他的威压猛的袭向了纳兰若尘,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众人都没反应过来,而当纳兰若尘惊觉时,那股气息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眼前就在击中他的身体,却在下一刻手臂被扯出往一旁拉去,这才险险的避开了那足以致命的一击。

    老头沉下了脸,放开了自己的徒儿,将他护到了身后,抬头看着那空中的几人:“原来是东城四位尊者,老头我与几位昔日无仇近来无结怨,阁下却对我徒儿出手,这难道就是强者风范?也不怕传了出去被世人笑话,堂堂东城四位尊者欺压一个小小修士,真是好大的威风!”

    听着那冷讽暗讥的声音,众名峰主皆是一怔,目光错愕的看向老头,他不要命了?竟然敢这样对那四人说话?原本他们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何人,如今听那赤焰尊者说起,才知是东城四位尊者,这四人师出同门,各凭着身怀秘技而登上了百强榜,排行还在那赤焰尊者之上,听说这四人同样是心狠手辣之辈,就算是三岁孩童也不会放过的恶人,他竟然敢那样跟他们说话?

    不由的,一双双的眼睛皆震惊而错愕的看着老头,老头平时也就一副散懒的疯模样,实力也在他们之下,竟然敢跟那东城四尊者叫板?依他们看他就是不想活了!

    “若是现在离去,本尊便饶你们一命,否则,别怪本尊不客气!”为首的那人沉声喝着,声音一落,对身边的三人道:“你们去,先将那个女人给杀了!”潜在的威胁,他们不知道也这就罢了,若是知道,断然不会让她成长起来!在修仙的世界当中,一向只有先下手为强!

    “是!”

    另外三人沉声一应,当即飞掠而出,手中运行掌力就要先破了那个结界,而在此时,仙门门主一见,当即喝道:“护住她!此女,一定不能死!”

    “是!”飘浮于立于唐心百米之外四面的四位峰主也是沉声一应,当即运起暗劲,提起体内气息,加强那道结界,因为他们也看出了那个结界的不同寻常,应该,没那么容易被破才对。

    四人身体里涌出的能量气流汇聚成一团,在结界外面形成了一个保护层,那是肉眼可见的能量气息所凝聚而成的保护层,空气中的狂风呼啸着,气流涌动着,他们心下也隐隐的浮现着几分的不安与担忧,东城四尊者非同一般,他们担心无法守住那中间的那名白衣女子。

    纳兰若尘见状,也要飞身而上,打算去帮忙,却不想被身边的老头给拉住了,回头一看,他眼中带着担忧,问:“师傅?您做什么?快放开我,我要去帮忙。”东城四尊者的名声他也曾听说过,只怕,单单只有那四位峰主是抵挡不住的。

    老头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你去什么去?那样强大的威压,不是你受得了的,你去了指不定还得被打伤,在这等着,看看情况再说。”

    “可是师傅……”

    “怎么?连师傅的话也不听了?”

    “不、徒弟不敢。”他摇了摇头,看了他师傅一眼,最终强忍着担心站在原地。

    而老头瞥了他一眼后,全将目光落在那高空中的那名中年男子身上,东城四强,看来,今天是遇到劲敌了啊!他提气而上,道:“既然阁下想打上一场,那么,老头这把老骨头也只有奉陪了。”

    那高空中的强者睨了老头一眼,手往前一伸,只见光芒一闪,一把大刀便出现在他的手中,那是一把长两米的大长,透着一股凌厉与嗜血的气息,刀身上缠绕着一股浓郁的灵力,从大刀一出现,便见那风刃呼呼而响,尽数的被吸收到他的身边而去,形成了一团。

    “东城尊者的宝刀,老头今天还有幸一见,好,就让老头来领教领教阁下的厉害!看看这把大刀是否如传言中一般,是吃人血的饮血狂刀!”示意纳兰若尘退开,老头提气而上,从空间中取出了一把短刀,他的短刀厚实锋利,只是对方那把长大刀的三分之一,战斗中,兵器也是占着很重要的位置,短的明显就比长的要落于下风,毕竟,短刀只适用于近身战斗,而他要的就是要与这东城尊者来个近身战斗!

    一旁,看到老头挥刀而出,那几位峰主都皱起了眉头,就老头那实力也敢跟东城四尊打?他是想找死不成?只是,还没等到这边的两人开始战斗,那一边,东城的三名尊者却是惊呼出声,三道身影飞弹而出,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一股突然袭出的强大威压击退了出去。

    “嘶!啊……”

    “无知的东西!竟然敢对本王的契约者动手,真是找死!”

    浑厚而低沉的声音夹带着熊熊的怒火传入众人的耳中,紧接着而来的是一股铺天盖地的强大气息,那股气息凌驾于众位修仙者之上,隐隐有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只是那愤怒声音的传出,原本以灵力支撑着身体飘浮立于空中的众名修士的身形当即也晃动了起来,众人心头猛然大惊,连忙稳住身体朝那声音之处看去,这一看,不由震惊的睁大了双眼,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只见,那云雾弥漫的地方突然窜出了一条青色的巨龙,龙头伸出瞪着眼睛怒气腾腾,而龙尾还处于那云雾的下方,看到那股弥漫在巨龙周边的那一股强大的威压和骇人的气息,众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惊呼出声。

    “这、这是上古神兽青、青龙!”

    “竟然是上古神兽!这怎么可能!”

    “这是那名女子的契约兽?拥有一头上古神兽的修仙者?她到底是什么来头?”

    那退到一旁的众名峰主震惊的瞪起了眼睛,不敢相信他们竟然看到上古神兽青龙的存在!从那头上古神兽身边弥漫着的强大气息来看,这分明就是一头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拥有着强大战斗力和骇人威压的上古神兽!这一刻,他们心中皆冒起了疑问,那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朝那女子看去,只见她身处结界之中,而这时,天上的天雷再度的轰隆一声劈落她的身上,白衣飞扬,墨发在风中舞动着,她闭着眼睛,绝色的容颜透着一股清冷摄人的气息,浑身散发着一股强大而尊者的气势,她旁若无人般的盘膝静坐,承受着天雷的粹炼,强大的气场,骇人的威压,与那神圣不可侵犯的尊贵,这一刻,他们忽然明白,为何从不管别人闲事的门主会主动为她护法,这一刻,他们忽然明白,门主为何为了这个素不相识的女子愿意得罪那些拥有雄厚后台和势力的修仙者!

    此女气场如此,进入化神的品阶就引得天地为之色变,只怕,她还真的是绝非池中之物,如果今日帮她一把,他日她也许真的会还他们的人情,与一名强者结交,这绝对是有着天大的好处的!这一刻,他们猛的想明白了过来,有些庆幸,自己并没有在刚才出手攻击她,否则,与一名拥有上古神兽的修士为敌,只怕将为自己惹下祸端!

    纳兰若尘也错愕的看着那从云雾下方窜上来的青龙,心中震惊的同时又松了一口气,她的契约兽竟然是上古神兽青龙!而且还是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要知道,单单这上古神兽的威压就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抵挡的,原本还想着她怎么就没人为她护法也敢在这里进阶,原来,是有上古神兽守护在这里。

    老头看到那窜上来的巨龙时,眼睛也是瞪得老头,错愕的道:“这丫头到底是哪个世家出来的?竟然连上古神兽都有?还是一头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有上古神兽青龙为她护法,我们急什么?”当下撇了撇嘴提气退回原地,朝那半空中的那名东城尊者说:“你不是想去杀她吗?去吧!老头我就不管了,老头在这里看戏,看你怎么栽在上古神兽青龙的爪子下。”

    那名东城尊者被他这么一说,一张脸色当即黑沉了下来,目光朝被上古神兽威压击飞的三人看去,见他们三人皆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不由的目光一眯:“上古神兽又如何?本尊就不信,凭我们几人之力杀不了一个小小修士!哼!只要杀了她,说不定还能将这头上古神兽给收了!”

    想到这,目光中杀意一现,手中大刀提起,在空气中舞动了几下,发出了咻咻咻的声音,下一刻,快如鬼魅的身影夹带着凌厉的风刃飞掠向那只露出半截龙身的和龙头的青龙,只是,事情往往总是出人意料,让他防不胜防的一幕就在他看到青龙连闪避都没有时而侥幸时,下一刻,却是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青龙也不知是怎么回事,就伸着龙头在那里看着,看着他手舞大刀飞劈而来却是不闪不避,就连那老头和仙门门主以及那十几位峰主都不解,心生疑惑,为何它不闪?正这么想着时,就见在那东城尊者劈下大刀的那一瞬间,从他的后面云雾之中突然窜起了一只浑身弥漫着火焰的美丽火凤,只见那凤嘴一张,熊熊的火焰精准的就朝那东城尊者喷了过去。

    “大师兄小心!”

    后面不远处,那三名受了伤的东城校正者相扶着在一旁调着内息,却是朝前看去时,看到了那令人心惊的一幕,三人不约而同的惊呼出声,只是,虽然他们出声提醒了,但上古神兽火凤的速度又岂是一介修士可以闪避得了的?

    “嘶!啊……”

    惨叫的声音划破天际,见那东城尊者上了当被火凤的火焰喷了个正着,浑身冒上了熊熊火焰的那一瞬间,青龙瞬间龙尾一摆,强劲的风劲夹带着骇人的威压就那样的横扫而出,将他重重的给击了出去。

    “砰!轰隆!”

    那东城尊者整个人被击出百米,重重的撞到了那山峰之上,撞得那山峰都震动了一下,滚落了巨石,发出山崩一般的轰隆巨响,这一幕,几乎就发生在那一瞬间,快得让所有的人都反应不过来,看到这令人惊骇的一幕,那东城的另外三名尊者一颗心几乎是跳了出来,看着一龙一凤两只上古神兽,惊得背后的冷汗直冒而出,那一张张的脸色也唰的一声变得惨白,再顾不得其他,当即飞一般的朝那撞下悬崖下面的大师兄掠去。

    “啊……”

    只是,让他们想不到的是,无论他们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将那火焰扑灭,看到那还被火焰包围着的大师兄,看到他身上散发出烧焦的气味,看到他连挣扎的力气都变小了,以及,那惨叫的声音也渐渐的弱了下去,他们只觉心头一滞!

    “这、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十二名峰主无一不目瞪口呆,这一幕就是那闪电般的那一瞬间发生,原本没有什么守护着的白衣女子的身边,就在她的结界之外,原来竟然藏着两头上古神兽!一龙一凤两头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竟然被同一个人给契约了?这、这怎么可能……

    “果然是她啊!”

    门主喃喃的低语着,看着那结界中安然无恙盘膝而坐的绝美女子,再看着那守护在结界外面的那一龙一凤两头上古神兽,心下一叹,仙门终有一大劫,如果处理得不当,整个仙门都得在这飞仙界消失,这件事,只有他与四名长老知道,他一直在想着如何避开这个劫数,又有什么人能帮助他们避开这个劫数?然而,就在不久前,他用紫微斗数算出,东鹤仙门的贵人会出现在他们这东边,而且还会在他们仙门的附近,因此,他一直在等,他相信,如此真有此人,那么到时定会有所警示,果然,今日就看到仙门的不远处传来的那一股强大的威压和气流,他怀着激动的心情赶来,却没想到,所见到的只是一个年轻的绝色女子。

    他当时心下还要想,就这么一个女子,当真能解救得了他们仙门吗?能化去他们仙门的大劫吗?虽然心下怀疑,但是事到如今他已经别无他法,如今既然看到这女子在这里进阶,那就只能帮上一把,如果能与她结交,他日也能说得上话,只是没想到,接下来的一幕幕,让他们震惊非常,竟是连东城的四尊者也来了,还想取她的性命,而最令他没想到的是,此女子竟然拥有两头血脉纯正的上古神兽!

    一定是她没错了!一定是她了!他们仙门有救了……

    “啧啧,徒弟儿,你这类朋友是什么来头?真厉害啊!老头都没有上古神兽她却有两头,真不简单啊!”老头儿抚着胡子啧啧出声,像是发现新大陆似的,眼睛亮晶晶的盯着那盘膝而坐在承受着天雷的绝色女子。

    纳兰若尘露出了一抺笑意,心下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原本见她有一头上古神兽已经很了不起了,却不想,她竟然有两头,青龙和火凤,确实是不简单啊!

    “若尘师侄,你说她是你的朋友?那她是什么来历?”这时,那原本退到一旁的几名峰主不约而同的凑上前来,询问着。

    “我与她其实只有一面之缘,并不知她的来历。”纳兰若尘微微一笑,声音温和而有礼。

    一旁,门主听到了他们的话,与四位长老相视了一眼,皆点了点头。而在这时,在那不远处的山峰上,传来了几声悲痛的惨叫声。

    “大师兄!”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那山峰之上,四尊者中为首的那人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而那三人则趴跪在他的身边,看着那前一刻还好好的活着的大师兄此时却已经死去,心中是又悲又痛又惊,只是,下一瞬间,他们也感觉到了那危险的来临,抬头一看,只见,他们的身边围着一条青龙和一只火凤,此时,正对他们虎视眈眈!

    “嘶!”

    看到那青龙和火凤,他们三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他们大师兄就死在他们的面前,在这两头强大的上古神兽的面前,他们的实力根本不顶用!此时,他们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

    然而,青龙和火凤又岂会就此放过他们?它们不出来则已,一出来当然是要为唐心排除一切的危险,尤其是在她进阶时这些卑鄙小人的攻击,更是不可饶恕!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那女修士脸色惨白,竟问出了连白痴都知道的话。

    青龙和火凤居高临下的睨着他们,冷哼一声:“连我们的契约者都敢动,你们好大的狗胆!胆敢对她动杀意?我们首先就杀了你们!”声音一落,青龙和火凤一同飞扑而上,必杀的招式,一击就想取他们的性命。

    三人早有警惕,此时见状,根本什么也顾不上,当即提气迅速退开,几乎是没有去反抗,他们脑海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拿出空间中的逃遁轴迅速离开这个地方,否则,大师兄的下场就是他们的下场!

    “今日之仇,他日必报!”三道夹带着恨意的声音一落下,在青龙和火凤飞扑而上之时,直接就利用逃遁轴逃离此地,三道剌眼的光芒飞闪而出的那一瞬间,三人的身影也随着消失在原地。

    “哼!居然逃了!”火凤哼了一声,眼角瞥见那里的那把大刀,当即旋身一变,化成了一名俊美的男子立于那名东城尊者死去的那山峰之上,走到他身边拿起了那把大刀瞧了瞧,对青龙说:“你看,这把刀好像还不错,收起来留给娘亲正好,咦?这里还有个空间戒指呢!说不定里面还有什么宝贝。”

    火凤像发现新大陆似的双眼一亮,将那死去的尊者手中的戒指取了下来,探入灵识一查,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还真的有不少宝贝,如今他死了,这戒指的契约也解了,正好一并留给娘亲。”

    不远处,众人听到火凤的话不由的嘴角一抽,怎么感觉这上古神兽挺爱财的?不仅那把大刀也要,连那空间戒指也给收了,果然上古神兽就不能跟一般的神兽比,一般的神兽哪会想到这个?

    “行了行了,到那边去守着,别让人有机可乘了,这里可没一个好人。”青龙沉声说着,瞥了仙门门和众名峰主一眼,龙尾一摆,又回到了结界之处盘旋在那被云雾淹没的山峰之上,只露出了一个龙头盯着前面的众人。

    火凤收起那些东西后,便也来到了结界的边上,看着那前面的众人,扫了他们一眼后便也化成火凤模样停落在云雾当中,因此处山峰云雾弥漫,它们所停落之地周围都是悬崖,然而却正好可以掩藏它们的身体,如果它们不自己冒出来,上方的人看不到它们,而它们却是看得到他们的一举一动的,先前它们就是盘旋在这里盯着他们众人,如果他们先前有人想对唐心不利,那么,它们第一时间就会将对方击杀!

    此时,看到青龙和火凤两头上古神兽又藏了起来,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松了口气又余又觉得心有余悸,如果不是有这两头上古神兽在此守护着,只怕,想要击退那几人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

    “轰隆!轰隆!”

    天空之中,雷鸣声声声劈响,击落在下方唐心的身体上,看着她的身体在承受着一击又一击的天雷后仍然没有一丝的损伤,众人心下更是惊叹不已,经历天雷历炼,就算服下了避雷丹也不可能没有损伤,而她却依旧完好,而从他们所看到的来看,她似乎已经渐渐的习惯了天雷的劈打,此时已经开始将天雷所击落的能量引到自己的身体里,将那股强大的气息吸收起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着,一道道的天雷隔没一会的时间又劈打了下来,天空中的气息依旧压抑着,这一天,雷鸣声不绝于耳……

    而在此时,仙门之中,古世君来到了思过崖的半山腰,越是往上走越感觉到那股阴寒森冷之气剌入骨血里面,不由的拧起了眉头,这样的冰寒,他在那洞中怎么受得了?不会出事了吧?想到这,当下提气而上,直接运气而行,飞快的往上面掠去,不多时,来到了那思过崖的上方,看到了那险峻的地方与感受到这上面的狂风与阴寒之气,不由的拉紧了身上的衣服,这才迈步往那洞口走去。

    “风华?我来看你了,风华?”

    他走了进去,见里面一片的幽黑,什么也没有,不禁的目光微闪:不在这?那他去哪了?在里面走了一圈,发现里面的温度比外面的竟然还暖了一些,心下更是诧异。

    “他这是去哪了?”他拧着眉头,朝前面看去,前面是深不见底的悬崖,因处于高处,云雾弥漫着,在这洞口狂风呼啸,冷风吹来寒入骨,透着丝丝的诡异气息,一瞬间,他的目光变得幽深,朝那悬崖看去,一种直觉,这悬崖里面定有问题。

    “轰隆!”

    这时,天空中又传来一声响亮的雷鸣之声,听着那声音,他怔了怔,这是这几道了?好像这雷已经打了很久了,现在还在打,到底是什么人在进阶?回头看了空无一人的洞中一眼,顿了一下,他唤出了飞剑提气而上,寻着那雷鸣声所在的地方而去。

    从白天到傍晚,到这一刻,天色已经渐渐的暗了下来,九九八十一道的天雷几乎是没隔一会就劈下几道,而这样的速度,也让唐心的进阶速度提升了不少,她上回进入元婴期时所用的时间是三天,而这一回,却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可以完成,九九八十一道天道,如今,已经到了七十九道了,只剩下最后的两道天雷便可功成,只是,这最后的两道天雷却迟迟没有劈下,只是在那天空中酝酿着,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古世君也来了,他是大摇大摆的出现的,来到了那十二位峰主的身后,张头探脑的看着那前面的在历着天劫的白衣女子,看了半响也没看到对方的面容,因为天色已暗,女子墨发飞扬起来,凌乱的飞舞的,半遮住了她的容颜,因此,他便问:“峰主,这人是谁啊?你们怎么都在这里看着?”

    众名峰主看了他一眼,沉默不语,只有老头儿瞥了古世君一眼,笑眯眯的说:“你小子怎么来了?”

    “呵呵,峰主好,我以下好奇,便也跟着过来瞧瞧,这雷都打了多少个了?怎么还没打完?”说着,一双眼睛则在那一身白衣胜雪的清雅男子身上打量了一番,眼中带着毫不掩饰的好奇。

    “他是我二徒弟,叫纳兰若尘,怎么样?是不是长得一表人才?英俊潇洒啊?”此时此刻,也只有老头儿有这个闲情在这里开玩笑了,其他的众人听了他的话皆是嘴角一抽,很是无语。

    “呵呵,长得真不错,就是比我差了点。”他自恋的说着,一双眼睛从纳兰若尘的身上移开,又落在了那百米外的那名盘膝而坐的女子身上,目光朝周围看去,心下暗自奇怪,怎么除了仙门的人之外没人为这女子护法?

    “啧啧,还真自恋,就你这样啊哪比得上我的徒儿,你啊,男子汉大丈夫的脸上的粉却抺得跟个女人似的,一点男子气概也没有,不过不得不说,你这小子骨格精奇,倒也是修炼的好苗子,怎么那天你就不上台比试呢?”老头一双眼睛直盯着他,这个小子那天也没上台,虽然看着就这娘娘腔的模样,不过看着,这小子藏得也够深的,似乎,十二位峰主他就没看得上眼的。

    一旁,纳兰若尘在听到他师傅的话后,这才将目光移到古世君的身上,目光在他身上打量了一下,见他正在看他,便朝他点了点头,露出了一抺温和的笑意:“我师傅很少夸人。”

    “呵呵,那是,我就知道我是很不错的。”古世君笑嘻嘻的说着,装作听不懂他话中的意思,指着前面那盘膝而坐的唐心问:“哎,纳兰若尘,那个女子是什么人啊?怎么都守在这里不走了?”

    “那是我的一个朋友,我们来时也不知是她在这里进阶,见她一个人在这里进阶,门主便说让我们一起帮她护法,让她可以安然渡过此劫,现在,九九八十一道天雷主差两道了,可这最后的两道天雷却迟迟没有落下。”他说着,抬头看着天容,心下隐隐有着担心,因为他知道,这最后的天雷隔着的时间越久,天雷在云层中酝酿的时间也就越长,而劈下来的威力也越大,他真担心她会受不了。

    闻言,古世君点了点头:“哦,原来是这样,你也不担心,有门主和这么多位峰主在这里为她护法,她的面子还真够大啊!”说着,一双眼睛又是往她的身上转了转,这一刻,忽见狂风涌动,她身上的气流也在弥漫而出,黑夜之中,虽无光线,但她的身上却是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而这股光芒在随着扩散之时也将她身处的地方都照亮了起来,同时,也让古世君看到了那张闭着眼睛的清冷容颜。

    “哗!真美!好美的女子啊!我第一次见这么美的女子,长得真像天仙一样……”古世君赞叹出声,双眼惊艳的看着那浑身散发着金色光芒的女子,只是,他的眼中虽有惊艳之色,却无亵渎之意,纯粹的只是欣赏。

    黑夜之中,女子白衣墨发,浑身散发着金色的神圣光芒,光芒由弱到大,渐渐的,变得剌眼,而在这时,那在天空之中酝酿多时的两道天雷隐隐的也似乎就要劈下,似乎在响应着女子身上的金色光芒似的,雷鸣之声由闷雷传渐渐的传出,轰隆轰隆的在云层中打滚着,最后,只见正空中咔嚓的一声划过一道闪电,下一刻,一记蕴含着强大威力的天雷轰隆的一声击落唐心的身上。

    “轰隆!”

    “嘶!啊!”

    强大的冲击力劈打在身上,痛入筋骨,几乎全身的骨头要被劈散一般,让她不由自主的痛呼出声,也就在那一瞬间,她身上的金色光芒猛然大涨而起,剌眼的金色光芒如同太阳光芒一般的折射而出,朝漆黑的夜空射去,直达云层之中,耀眼剌目的金色光芒刺得众人的眼睛都无法直射,纷纷抬手遮挡着。

    与此同时,飞仙界天宫的某一处地方,一名中年男子突然间感觉到什么似的,从天宫中走出,来到外面看到那遥远的东边某一个地方折射而起的那一抺金色的光芒,不同的一怔,双眼浮上了不可置信的神色,喃喃的低语:“怎么可能?那是、那是金莲圣光?”看着那抺熟悉而又陌生的光芒,脑海中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某一天,他的孩子出生时,身体里就发出了这么一道金色的光芒,那是金莲圣光,那是他的孩子……他与她的孩子还活着……

    下一刻,他猛的回过神来,心中又是激动又是惊喜,大声的喝道:“来人!快来人!”他的孩子还活着,他与她的孩子们还活着!这多少年了?他们都以为她已经不在这世上了,却不想,今夜竟然看到在那遥远的东方的夜空上方折射出那样的一道光芒,他绝对不会认错的!那就是金莲圣光!

    与此同时,在遥远的某一个地方,被困在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的女子盘膝静坐着,微弱的光线照出她身上只有一袭简单的白衣,如墨的发丝披散着,她闭着眼睛像是静修,但下一刻,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平静的眼眸中浮现了激动而惊喜的神色,眼中隐隐的涌现着泪光。

    身体里血液的涌动与叫嚣让她平静的心掀起了惊涛骇浪,那是一股来自内心深处的感觉,那是血脉相连的感觉,多少年了?多少年不曾有这样的感觉出现了?

    泪,划过脸颊,她又是激动又是悲戚的低低轻喃着:“我的女儿,你还活着吗?女儿,你在哪……”

    亲爱滴,你们的票票呢?如此精彩的万更,票票此时不给,更待何时何时何时何时?